也论“天再旦于郑” 西晋太康二年,即公元281年,三国归晋的第二年,在汲郡(今河南卫辉)出了一件震撼学术界尤其是史学界的盛事,那就是《竹书纪年》的出土。此书或可称为当年的《盗墓笔记》,因为这套竹简并不是官方组织挖掘的,而是由一个盗墓者弄出来之后,被迫自愿上交给国家的。也许正因为一直藏在古墓里,所以才躲过了秦朝的焚书坑儒。说起来这个盗墓者的名字很意味深长,他名叫“不准”,似乎在暗示被他起[......]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09日 0条评论 148点热度 0人点赞 阅读全文

译者按:我在给教会学校上圣经课时,看到教材的参考文献里引用了这篇文章,就把它译了出来。大卫·罗尔就出埃及的年代问题提出了一个不同的观点。我对他的观点持部分保留意见,但欣赏他的研究方法。现将文章发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大卫·罗尔的“新年代表” 古埃及,以色列,以及美索不达米亚的相关年代表是基于一个单一的“基础同步对照年表”的,而它已经发表了超过165年。1822年,让·弗朗索瓦·商博良破译[......] 继续阅读

2015年10月06日 0条评论 169点热度 1人点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