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连 | 申命记系列(四十五)

2020年9月27日 400点热度 1人点赞 0条评论

音频

 

经文

 

【申24:16】“不可因子杀父,也不可因父杀子,凡被杀的都为本身的罪。

 

亚玛谢

 

这条律法的意思就是俗话所说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但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特别是在你手中有权,可以对人生杀予夺的时候。

 

坚决践行这条律法的人,亚玛谢王可算一位。

 

他父亲约阿施王被臣仆所弑:

 

【王下12:20】约阿施的臣仆起来背叛,在下悉拉的米罗宫那里将他杀了。

【王下12:21】杀他的那臣仆就是示米押的儿子约撒甲和朔默的儿子约萨拔。众人将他葬在大卫城他列祖的坟地里,他儿子亚玛谢接续他作王。

 

而他登基之后:

 

【王下14:3】亚玛谢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但不如他祖大卫,乃效法他父约阿施一切所行的,

【王下14:4】只是邱坛还没有废去,百姓仍在那里献祭烧香。

【王下14:5】国一坚定,就把杀他父王的臣仆杀了,

【王下14:6】却没有治死杀王之人的儿子,是照摩西律法书上耶和华所吩咐的说:“不可因子杀父,也不可因父杀子,各人要为本身的罪而死。”

 

能如此行的亚玛谢的确可算为好王,即便“不如他祖大卫”。因为不株连,不扩大,远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战国初期,吴起去魏就楚,大搞变法,得罪许多权贵。重用他的楚悼王刚死,众人便起来围攻他,吴起伏在王的尸体上以自保,但杀红了眼的贵族们把他和王尸都射成了刺猬。楚肃王即位后,便以毁坏王尸的大不敬罪名大加株连,灭族七十余家,将楚国贵族几乎一网打尽。

 

亚割谷

 

但有一种对此条律法所发的疑问不能说完全不合理,就是旧约中显然有不少例子,是上帝亲自吩咐要灭家灭族。比如我们熟知的亚干事件:

 

【书7:24】约书亚和以色列众人把谢拉的曾孙亚干和那银子、那件衣服、那条金子,并亚干的儿女、牛、驴、羊、帐棚,以及他所有的,都带到亚割谷去。

【书7:25】约书亚说:“你为什么连累我们呢?今日耶和华必叫你受连累。”于是以色列众人用石头打死他,将石头扔在其上,又用火焚烧他所有的(“他所有的”原文作“他们”)。

【书7:26】众人在亚干身上堆成一大堆石头,直存到今日。于是耶和华转意,不发他的烈怒。因此那地方名叫亚割谷,直到今日(“亚割”就是“连累”的意思)。

 

所以,亚割谷的做法和亚玛谢的做法如何能协调呢?“连累”和“株连”的分界线在哪里呢?

 

其实,无论我们对此问题持有何种立场,我想我们都可以承认,这两者(连累和株连)一定是有区别的,即便我们各自在心里划定的那条线有的偏左,有的偏右。

 

远的不说,就说这大半年来。我们应该都承认,若一个人感染新冠,他是应该被隔离的,和他有过密切接触的人,也应该被隔离。问题是,多密切算是密切呢?这里无需争论细节,只需要说,恐怕各国的做法都不相同。但共识就是:如果只隔离他一个,让他一人做事一人当,那一定会放过很多危险感染源。但如果无限扩大,不仅隔离他的密切接触者,还要隔离他接触者的接触者,甚至三级、四级、N级接触者,那就不仅不合理,事实上也做不到。

 

所以,智慧的意思,正是做判断的能力。上边的定性原则人人都懂,但“定量”究竟定在哪里,就会直接决定各国防疫工作的效果。而且效果不能只看眼前,准确地说,要在一个很长的时间段内,最后来看究竟哪些国家、地区的防疫工作,在“群体免疫”和“杜绝感染”之间取得了最佳平衡。

 

回到今天这条律法。

 

连累和株连的边界在哪里,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具体的“定量”问题,应该由具备大法官恩赐的人来小心解答。我只能,或者说只想给出“定性”回答。而定性的原则,我想就是黑雷姆和酸葡萄。

 

智慧

 

黑雷姆,是之前讲过的“圣战法则”,除恶务尽。亚干一家就是这样被处死的。上帝曾以这样的法则对待过挪亚洪水时代的世人,以及罗得时代的所多玛、蛾摩拉,也曾以此原则要求摩西时代的以色列人对待邪恶迦南,但事实上并未被彻底遵行。

 

申命记之前的章节也曾提到这除恶务尽的法则:

 

【申13:12】“在耶和华你 神所赐你居住的各城中,你若听人说,有些匪类从你们中间的一座城出来勾引本城的居民,说:‘我们不如去侍奉你们素来所不认识的别神。’

【申13:14】你就要探听、查究,细细地访问,果然是真,准有这可憎恶的事行在你们中间,

【申13:15】你必要用刀杀那城里的居民,把城里所有的,连牲畜都用刀杀尽。

【申13:16】你从那城里所夺的财物都要堆积在街市上,用火将城和其内所夺的财物都在耶和华你 神面前烧尽,那城就永为荒堆,不可再建造。

【申13:17】那当毁灭的物,连一点都不可粘你的手。你要听从耶和华你 神的话,遵守我今日所吩咐你的一切诫命,行耶和华你 神眼中看为正的事,耶和华就必转意不发烈怒,恩待你、怜恤你,照他向你列祖所起的誓使你人数增多。”

 

但显然,这命令从未被严格执行。否则也就不会有后来以色列人的堕落与败坏了。

 

与黑雷姆相关的“母牛犊”条例,可算是从另一个角度提到的“连带责任”:

 

【申21:1】“在耶和华你 神所赐你为业的地上,若遇见被杀的人倒在田野,不知道是谁杀的,

【申21:2】长老和审判官就要出去,从被杀的人那里量起,直量到四围的城邑。

【申21:3】看哪城离被杀的人最近,那城的长老就要从牛群中取一只未曾耕地、未曾负轭的母牛犊,

【申21:4】把母牛犊牵到流水未曾耕种的山谷去,在谷中打折母牛犊的颈项。

【申21:5】祭司利未的子孙要近前来,因为耶和华你的 神拣选了他们侍奉他,奉耶和华的名祝福,所有争讼殴打的事都要凭他们判断。

【申21:6】那城的众长老,就是离被杀的人最近的,要在那山谷中,在所打折颈项的母牛犊以上洗手,

【申21:7】祷告(原文作“回答”)说:‘我们的手未曾流这人的血,我们的眼也未曾看见这事。

【申21:8】耶和华啊,求你赦免你所救赎的以色列民,不要使流无辜血的罪归在你的百姓以色列中间。’这样,流血的罪必得赦免。

【申21:9】你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就可以从你们中间除掉流无辜血的罪。”

 

母牛犊问题的具体讲解可参看之前的证道:《无辜》

 

黑雷姆法则(以及母牛犊法则)清楚表明,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人与人之间有,也必须有关系,这种关系就叫人伦。圣经界定的人伦叫做圣约共同体,以福音和律法为根基。儒家那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可以叫做礼乐共同体,是以宗法和礼教为根基。但历史证明,几千年的实践下来,儒家的人伦里边,几乎只剩下了伦,没有了人。作为个体存在的人,没有意义,不太会被认真对待。许多罪恶,正是由此而来。

 

圣经则不然。上帝启示的人伦,除了黑雷姆(母牛犊),还有一个,叫做酸葡萄。当然,严格来说,其实是“反酸葡萄”:

 

【结18:1】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

【结18:2】“你们在以色列地怎么用这俗语说:‘父亲吃了酸葡萄,儿子的牙酸倒了’呢?

【结18:3】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你们在以色列中,必不再有用这俗语的因由。

【结18:4】看哪,世人都是属我的,为父的怎样属我,为子的也照样属我,犯罪的他必死亡。

【结18:20】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儿子必不担当父亲的罪孽,父亲也不担当儿子的罪孽。义人的善果必归自己,恶人的恶报也必归自己。

 

耶利米也得到了类似的启示:

 

【耶31:29】当那些日子,人不再说:‘父亲吃了酸葡萄,儿子的牙酸倒了。’

【耶31:30】但各人必因自己的罪死亡,凡吃酸葡萄的,自己的牙必酸倒。”

 

以色列流传的这句酸葡萄谚语,正是在说株连。于是上帝分别启示耶利米和以西结,清楚给出,或者说重申了今天我们所讲的这条律法的精神: 

 

【申24:16】“不可因子杀父,也不可因父杀子,凡被杀的都为本身的罪。

 

这样,在“犯罪的团体责任和个人责任之关系”问题上,左边的一条线叫做黑雷姆(强调团体责任)法则,右边的一条线叫做反酸葡萄(强调个人责任)法则,这就是问题的左右边界。而断案的智慧,就在这两条线之间。正如“分别善恶树”又名“智慧树”,希伯来定义的智慧,就是在善与恶的两条边界之间做判断、做决定的能力。这智慧就是所罗门祈求并得着的智慧。

 

联合

 

与今天主题并非无关的是,亚割谷与酸葡萄之间的这种上帝启示的人伦责任,一言以蔽之,可以叫“联合”。

 

注意,是联合,不是连合。后者用来形容男人与妻子连合,成为一体,不分彼此。

 

除此之外的人际关系,都应该是、也只能是联合。联合的意思,就是保持边界,保持关系,彼此守望,彼此制衡。既强调个体,又强调关系。

 

意思就是,你不可能也不应该是完全与世隔绝的散沙,但同样也不可能不应该是完全迷失自我的质点。

 

联合的核心意思,以《迦克顿信经》所定义的耶稣基督神人二性之关系的阐述最为精辟:

 

(此二性)不相混乱,不相交换,不能分开,不能离散;二性的区别不因联合而消失;各性的特点反得以保存,会合于一个位格,一个实质之内。

 

甚至可以说,“联合”这两个字,正是我们长老会的神学与体制的核心。只有群体,那叫大一统,只有个体,那叫散沙化。所以无论是加尔文的圣餐观还是教会观,要点都在“联合”。

 

亚当罪

 

另有一个重大问题,看起来也与今天的这条律法有关,那就是:我们是否是因为亚当的罪受罚?是否是因为亚当吃了酸葡萄,我们这些亚当后裔的牙齿才酸倒的?

 

对此问题,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的第二卷第一章有详细阐述。而我们所认信的西敏大小要理问答也有相关章节:

 

大要理问答

 

十七.原罪

23问:堕落使人类处于什么状况之中?

答:堕落使人处于罪恶和愁苦的状况之中(罗5:12;3:23)。

24问:什么是罪?

答:罪就是不遵行或违背上帝的任何一条律法,律法是上帝赐给有理性的受造物的标准(约壹3:4;加3:10,12)。

25问:堕落后,人陷于怎样的罪恶状况中?

答:堕落后,人陷于以下罪恶状况中:亚当第一次犯罪所负的罪债(罗5:12,19),受造时公义的丧失和整个人性的败坏,由此而对一切属灵的善彻底嫌恶,也无能为力,而且背道而驰,一心倾向各样邪恶,并持续如此(罗3:10-19;弗2:1-3;罗5:6;8:7-8;创6:5);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原罪,并由此生发各样的本罪(雅1:14-15;太15:19)。

26问:原罪如何从我们的始祖传递到他们的后裔?

答:原罪从我们的始祖传递到他们的后裔,是藉着自然的生殖。因此,所有以此方式从他们生出的人,都是在罪中受孕、出生的(诗51:5;伯14:4;15:14;约3:6)。

 

小要理问答

 

第十八问:人堕落的状态中,其罪恶有哪些?

答:人堕落的状态中,其罪恶有:一、亚当初犯的罪咎、原有仁义的丧失、人性全面的败坏(通常称为原罪),二、人从罪性所发出的一切过犯。

 

两种法庭

 

综上,我可以以一个比方来形容这条律法所涵盖的两个方面。

 

那就是,可以认为有两个法庭:一个是万军之耶和华亲自掌管的军事法庭,一个是由祂所设立的人间权柄代管的民事法庭。

 

在这个军事法庭上,作为法官的上帝会绝对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虽然这并不表示我们就能知道这种公平的每一个细节。从祂的启示中我们知道,上帝是按照个人的本罪来对待人,正如祂对待所有亚当的后裔。并且祂的确会“拣选”一部分人先受惩罚,作为将来末日审判的预表,比如“拣选”所多玛和迦南受审判。而照着世人的本罪,本来所有人都当承受所多玛和迦南一般的审判,正如耶稣清楚指出的:

 

【太11:23】迦百农啊,你已经升到天上(或作“你将要升到天上吗?”),将来必坠落阴间,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所多玛,它还可以存到今日。

【太11:24】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所多玛所受的,比你还容易受呢!”

 

所以,所多玛、亚干、亚哈等都是受了神罚。神罚的意思,就是人因着自己的大罪,使自己与上帝之间,处于了战争状态,当受上帝的军事法庭审判。而上帝正是会以战争、饥荒、瘟疫来作为施行神罚的手段。这三样,也正是祂要数点民数的大卫去挑选的刑罚。

 

也有些群体性惩罚,是自取、自招的咒诅,比如犹太人就在钉死主耶稣时喊着说:

 

【太27:22】彼拉多说:“这样,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他们都说:“把他钉十字架!”

【太27:23】巡抚说:“为什么呢?他作了什么恶事呢?”他们便极力地喊着说:“把他钉十字架!”

【太27:24】彼拉多见说也无济于事,反要生乱,就拿水在众人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

【太27:25】众人都回答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

 

当然,耶稣基督亲自祈求上帝:

 

【路23:34】当下耶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兵丁就拈阄分他的衣服。

 

但那些并未被耶稣宝血遮盖的人,一定会因自己的本罪,承受咒诅与刑罚,无论是群体还是个人。

 

而在上帝设立的代理人代管的民事法庭,因着人的有限,就理当更倾向于今天这条律法所体现的精神,像亚玛谢一样进行司法实践。也就是说,宁可放过千个,不可错杀一人。

 

而遗憾的是,我们这个国度,自古以来奉行的,恰恰是这条律法精神的反面,是:宁可错杀千人,不可放过一个。

 

《赵氏孤儿》的剧情并不合真实历史,但真实的历史可能比剧本更残酷。当时因着家族矛盾,庄姬向晋景公诬告赵氏谋反。晋景公询问与赵氏同为贵族的栾氏和郤氏,这两家因着同侪情节,说此事大概可能也许有。于是早就对赵家不满的晋景公大开杀戒,将赵氏满门抄斩,只剩下躲在宫中的孤儿赵武幸免。

 

这种残酷,甚至聪明的孩子都知道。让梨的孔融,成年后做大官,却得罪了曹操。《世说新语》记载:

 

“孔融被收,中外惶怖。时融儿大者九岁,小者八岁,二儿故琢钉戏,了无遽容。融谓使者日:‘冀罪止于身,二儿可得全不?’儿徐进曰:‘大人,岂见覆巢之下,复有完卵乎?’寻亦收至。”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流传至今的成语,正说明了我们离圣经的律法精神究竟有多远。

 

到了明朝,朱棣更将株连发挥到登峰造极:

 

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变,夺其侄子明惠帝的天子宝座,入主金陵。朱棣登基,命忠于皇室的方孝孺起草即位诏书。方孝孺不但宁死不从,更予以辱骂,于诏书上写上“燕贼篡位”四字。朱棣怒以诛九族威吓之。方孝孺却讪笑似地说:“便十族奈我何!”朱棣便把其门生朋友归入第十族,连同原来九族一并诛杀。最终共诛杀八百七十三人,因此事下狱及被流放、充军者亦数以千计。(维基百科)

 

总结

 

这种东方株连酸葡萄的咒诅,从古到今,从未断绝。咒诅之下,受害者也往往成为加害人。

 

愿主怜悯这国这民。虽然我们其实不配被怜悯,不该被赦免。

 

但恩典的意思,正是怜悯那不配被怜悯,赦免那不应被赦免的。我们的罪,本该自己承担,但耶稣基督替我们承担了,这就是恩典。恩典的意思,就是“跨过界线去爱你”,律法若是那界线,道成肉身就是最伟大的跨过。所以,主耶稣才是真正的“最美逆行者”。

 

愿我们都能认罪悔改。因为照着我们的本罪,我们就该受死,不该埋怨亚当。

 

愿我们都能为主而活。若我们真的已被救赎,求主激动我们,不枕在生命册上沉睡,而是起来征战,为主而活。公孙杵臼的死容易,程婴的活不容易。愿我们愿为主死,愿为主活,照着个人的呼召,按着个人的恩赐,将主的恩典与公义,在这地上彰显。

株连 | 申命记系列(四十五)

株连 | 申命记系列(四十五)


所有文章(包括被删的)在这个网站有备份:

muyunradio.com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访问


我的网易云电台已被封。弟兄姊妹可以去百度网盘下载、收听证道音频(不定期更新。手机上用百度网盘app就可以在线收听)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fsQk6yTeuL5trci5JjpQ3A  密码:bomp


有姊妹将部分证道传到了油管上,墙外弟兄姊妹可以访问: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wPtl7cIvGoSrTjAfL-PgQ/featured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