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力学中有一个很奇妙且有趣的基本前提:物质小到某一个数量级后,那它的一切便都是不确定的了。它唯一的意义只剩下概率。并且由此得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论断:这量子的运动轨道是不可能确切知道的,若你竟“观测”到了某种轨道,那么这轨道便不过是因为“你观测了它”这一事件的发生而导致的结果。 必须声明,我并非精通于量子力学,甚至于大学物理课曾被连抓了两次……所谓的“死了又死”,是大学挂科的最高境界。然而我却在这一点上明白了什么。 确乎有这样的一些事情,它们仿佛是以某个晴朗夏日早上六点四十分时即将散尽的薄雾构成,你甚至无法清楚地正…

2017年 10月 4日 905点热度 0人点赞 阅读全文

约拿书第四章3-6节 “耶和华啊!现在求你取我的命吧!因为我死了比活着还好。”耶和华说:“你这样发怒合乎理吗?”于是约拿出城,坐在城的东边。在那里为自己搭了一座棚,坐在棚的荫下,要看看那城究竟如何。耶和华神安排一棵蓖麻,使其发生高过约拿,影儿遮盖他的头,救他脱离苦楚;约拿因这棵蓖麻大大喜乐。 其一:青春谶言  “……凡事都将改变,除了改变本身。我终于破译了这一真理!” 哲学老师声若洪钟并不无自得地如此宣告之时,我一哆嗦,慢慢睁开了眼睛。 “凡事都将改变,除了改变本身。并且所有真理最后定是由他破译。”当邻座…

2017年 10月 2日 1013点热度 0人点赞 阅读全文

尉陈老师的这本《墙垣边的人类》是他几年前的处女作《巴别,巴别——不止中外建筑史》的第三版。在这个文化濒临复兴的年代,一位青年学者的准专业性著作不仅能出版发行,更能在两次售罄之后再次加印,可见必有其独到之处。 阅读书稿时,我觉得自己仿佛乘坐一架由尉陈君驾驶的小飞机跟他一起穿越千万年,沿着作为大多数人类之故乡的地球北纬三十度线环行了一周。这样的奇幻飞行其实大有讲究,飞行的高度既不能太低,以致乘客被各种细节弄花了眼,也不能太高——至少得让人看清那形形色色的建筑。如何找准这个适宜的距离感,并保持这旅程始终稳定在历史天空的平…

2017年 9月 22日 1010点热度 0人点赞 阅读全文

基督教古典教育可以划分为三阶段,即常说的“三艺”:文法,逻辑,修辞。 如果说中国的“古典教育”(所谓“国学”)对“文法”和“修辞”多少还是有所涉及,那么或许“逻辑”就是我们最缺失的部分,对基督徒来说同样如此。 笔者理工科出身,全职前在大学教了十几年计算机课,也一直都是逻辑爱好者,自己阅读过不少相关书籍,但同样深感自己逻辑的缺乏,同时也发现,市面上没有很好的逻辑学入门教材。 2015年,成都圣约人文学院邀请我在次年暑期为证书班弟兄姊妹开设《逻辑学》课程。答应下来之后,立刻就发现,相关资料实在匮乏。于是开始在网上、书店…

2017年 9月 12日 6645点热度 5人点赞 阅读全文

引言:作为民族神话发明家的托尔金 一个民族要有神话。神话是民族对那自身所出的温暖而黑暗的子宫的集体记忆。反过来,没有神话的民族,就像是未曾经历产道挤压就剖出的早产儿。所以,若是没有神话,就有必要发明神话,就像有必要尽快给这孩子做充分的全身按摩,并且放进氧气充足的保温箱,让TA继续发育。 汉族其实没有神话,因为它本身可能就是被发明出来的,更像试管婴儿甚至克隆人。或者说,如果有信仰、有文化、有组织特别是有认同才是一个民族的记号,那么它就不像是个民族。它或者是过去民族的灰烬,或者是未来民族的土壤,但目前却处于一个散沙式的…

2017年 9月 5日 2418点热度 1人点赞 阅读全文

前两天给孩子读书时,看到一个神奇的故事。不敢独享,贴出来给大家看。 有一年的冬天,很冷很冷。人们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用剩下的一点点柴取暖。“再这样冷下去,我们就要被冻死了……” 在深山里,有一条喷火龙和他的妈妈。“妈妈,好冷啊。”“是啊,你看,天上的太阳快灭了。” “孩子啊,你到人间去吃火吧,吃了火就可以把太阳再点着。”“好的,妈妈。”“记住,千万别伤害人啊。”“我记住了,妈妈。” 喷火龙冲进了一户人家:“对不起,我来吃火。” “打呀,打呀,他把我们取暖的火吃了!” 龙冲到另一户人家:“对不起,把火给我吃吧。”“什…

2017年 8月 27日 1584点热度 2人点赞 阅读全文

他不叫张麻子。他叫张牧之。他跟过松坡将军。 他的理想尚在。 理想有两种,一种是希望什么出现,另一种是希望什么不再出现。 李克忠会晒笑说这两者并无不同。希望善出现,就等于希望恶不再出现。 这话有理。 但蔡锷还是起义了。1915年,圣诞节。 袁世凯对我并不重要。但没有皇帝对我很重要。 起义这两个字委实意味深长。什么是义呢? 张牧之说:“就是公平,公平,和XX的公平!” 对此,众人习惯性疲软的膝蠢蠢欲跪,喊惯了口号的嘴又要山呼万岁。 没有麻子的张麻子鸣枪示警:“不准跪!” 人不再需要崇拜人,这对他很重要。 可是义不会白白…

2017年 8月 11日 3633点热度 3人点赞 阅读全文

童年是多数人的黄金时代。虽然所谓童年,不过常常跟某个小地方有关,一座山,一条河,或者,一个花园。 比如鲁迅的百草园。菜畦,井栏。皂荚,桑椹。鸣蝉,黄蜂,叫天子。油蛉,蟋蟀,蜈蚣,斑蝥。何首乌,木莲,覆盆子。仅仅罗列名词,已经像是写诗。 不过,小时候第一次看这个,其实很不耐烦。因为不明白何以专要写这些平常东西。然而三十年后到了和他一样的年纪,再看时,竟不得不先合上书本,平静一下。无非因为知道,那个失落的园子,是断然回不去了。时光已将少年变成大叔,玩任天堂的孩子现在已有天命,无法钻个水管便回到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也…

2017年 8月 10日 1572点热度 1人点赞 阅读全文

  王子与贫儿 假期前最后一次读书会读的是马克·吐温的《王子与贫儿》。故事大意是,英国王子爱德华和伦敦贫民区的小乞丐汤姆同一天出生(但并没有血缘关系),而且长得很像。分别长大后,有一天汤姆在宫门外被门卫殴打,爱德华就把他带进宫去道歉、交谈。出于好奇,两人互换了衣服,结果王子跑出王宫后被当做乞丐赶走。贫儿留在宫内,怎么说自己不是王子都没人信,都以为王子发了疯。于是两人就这样分别体验了对方的人生。好在最后皆大欢喜,两人都恢复了各自的身份,还成了好朋友。 这个简单的故事引发了我不少想象,因此有了本文。 &nbs…

2017年 8月 2日 1135点热度 1人点赞 阅读全文

作者按:如果谈到教育,特别是基督教古典教育,那么所谓四大名著,如今的我是不建议孩子们太早读的。不过已经读了的也不必过分懊恼。这四则短文,就是对我太早读过,所以已经不能忘记的东西,做的一点观想。并不是为博诸君一笑,但若真笑了也并不妨事。更无意要人洒泪,但若真哭了也不必掩藏。每一则里都有几个问题。因为在我看来,能提出些多少接近真相的问题,可能就是中国文学的上限。第四则特别受了王怡牧师的启发,如果看不懂,可以去看他那篇《花和尚的英雄本色》,那是曾以白话文写就的,不可多得的绝妙文字之一。   其一:情终 那泣不成…

2017年 7月 13日 1762点热度 0人点赞 阅读全文
14567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