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以斯帖记》之六

2018年 10月 21日 2299点热度 2人点赞

经文


斯5-7

 

引言

 

大屠杀之所以变成普珥节,在人间有两个原因。

 

首先是以斯帖的冒死觐见获得特赦,开了个好头。事情可能并不像经文的白描那么简单,约瑟夫就特意说,禁食了三天的以斯帖见到王时其实晕倒了,醒来后才获得赦免。当然以斯帖很快恢复镇定,没有急不可耐地立刻抓住亚哈随鲁的希律式应许(可6:23),而是忍耐等候,步步为营,在第二次更私密的家庭筵席上才展开攻势。

 

第二个原因,是两次筵席之间的那一夜,薛西斯失眠了。他使用的催眠方式是经久不衰的找人讲故事,讲本朝的起居注。虽然这个办法有点儿巨婴,但他所听到并且没有被睡意稀释的故事,成了逆转普珥节意义的另一个重大原因。

 

末底改的逆袭正是本卷书的主题之一。大屠杀变成大节日,末底改哈曼的角色互换。恶毒的阴谋变成美味糖三角,杀人的木架变成被挂东南枝。

 

犹太人虽如此不堪却仍蒙拯救,最主要原因在于,弥赛亚还没有从他们当中诞生,所以这个民族暂时还不能绝种,还可以抢救一下。被逆转命运的犹太人需要在幸存下来之后,忍耐等候“七十个七”(但以理的算法),见证将要以福音来逆转一切的那一位到来。

 

释经

 

薛西斯和希律这种东方君王是习惯于随便许诺的,即便考虑“赐国的一半给你”已经成了某种套话。之前同样的海口害死了他情妇的妈妈,也间接导致瓦实提被废(参见系列第四讲《异族》)。但如今他能如此对以斯帖说,一来显明以斯帖自以为的失宠未必是真,二来即便真曾一度失宠,神在这一刻也如引导垄沟之水一样引导了薛西斯。

 

以斯帖见机会到来,却很能沉得住气,见四围耳目众多,不便行事,便先邀请王来椒房赴宴,然后若无其事地提出,明天筵席上再说正事,并且请王把宠臣哈曼也带来。

 

哈曼的人生巅峰顶峰就在这一刻到达。他自忖竟能与王一起赴王后的私人宴会,夫复何求。但如此得意犹不足意,他在朝门见到末底改不起不动便渣性再爆发,连亚达月也等不得了,直接定制一个高到不合理的木架子,准备明早就把末底改给办了。

 

考察他回家和妻子细利斯及朋友们所说的话,他在列举自己的得意时,先说“富厚荣耀”、再说“儿女众多”、再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显明他的价值观已经颇为扭曲:一个认为财富比儿女更优先的父亲,将要连累(以他们的家风可能也难称连累)十个儿女一同受刑,这就并非不可思议了。甚至第二天他回应王该如何嘉奖功臣时给出的建议,已经颇有八侑舞庭、僭越礼制之嫌,暗示他甚至无意识中已有反意,似是一人之下也不能满足他了。而这种只能由反骨分泌的微妙气味是最容易被专制君王嗅到的,所以他的被杀并不算特别意外。毕竟,亚哈随鲁自己的父亲大流士就是以此起家。多年后亚哈随鲁死于宰相之手,也显明他的一有察觉便立刻痛下杀手,只不过是东方黑暗森林里,应有的冷血猎人法则。

 

这一夜,王失了眠,然后听了个故事,发现有一个功臣竟没有赏。于是照波斯赏罚分明的规矩,他要立刻补上对末底改的亏欠。希罗多德在《历史》中记载了五次类似的奖赏,光薛西斯朝就有两次。

 

哈曼却不知,他连夜(就是亚哈随鲁失眠的这一夜)监制的这刑具,最后把他自己给安排上去了。不但如此,在挂了之前,哈曼还得亲自把本来是他志在必得的最高尊荣,含羞忍怒地亲手加给仇敌末底改,并且还得在前边一边开路一边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个中滋味,堪比本想咒诅却被迫大声祝福以色列人的巴兰。

 

所以方寸大乱的他犯了大忌,在王后当场揭发他、国王怒而离席时,不顾体统地趴在了王后的榻上,让回来的王误会他试图非礼王后。这同样不算十分意外。因为他妻子和朋友们的马后炮式聪明已经告诉了他:犹太人是动不得的,神的选民是动不得的,谁动谁就得完蛋(斯 6:13将所遇的一切事,详细说给他的妻细利斯和他的众朋友听。他的智慧人和他的妻细利斯对他说:“你在末底改面前始而败落,他如果是犹大人,你必不能胜他,终必在他面前败落。”)。

 

王后借力打力,指出哈曼献上毒计号称是要维护王的利益,实际上所作所为恰恰是在破坏波斯和谐社会。末底改的功劳与以斯帖的身份曝光的非常及时,不快不慢,刚好比哈曼的木架计早了一夜,显明上帝的时机唯独由上帝掌控,所有想要逆天半子的人最后都会憾负式完败。

 

太监哈波拿最后的补刀相当精彩(斯 7:9伺候王的一个太监,名叫哈波拿,说:“哈曼为那救王有功的末底改,作了五丈高的木架,现今立在哈曼家里。”王说:“把哈曼挂在其上。”),波斯版的请君入瓮如期上演。

 

经上说,挂在木头上的是可咒诅的(申21:22-23),本卷书里被挂在木头上的两个反贼和一个恶贼,显明了罪人的应然惩罚。可是天下更多罪人的惩罚和代价,后来竟由完全无辜的主耶稣基督承受。祂被咒诅,被挂在木头上,就显明了福音的本意,那就是:我们本是反贼,我们本是哈曼,我们当受咒诅,我们当入死亡——然而神却逆转了这事!我们的出死入生,完全是因为祂的下来上去。

 

细节

 

本卷书里有很多细节,“细思恐极”的细节。其中尤以王的失眠这一节为甚。若没有对上帝的笃定信靠,单靠人意,思想此事岂不后怕?为何王在赴宴时没有如往常一样喝得酩酊大醉回宫倒头就睡?或者不管喝没喝酒为何竟然失眠?失眠的时候为何不喝酒或者找人头部按摩而是找人读书?为何读哪一段不好偏偏读到末底改立功一段?如果还没读到这里就睡过去了是不是就要全剧终?

 

所以,这样的细节才会真的让人明白上帝的护理究竟可以无微不至到何种程度,“祂连我们的头发都数过”,主耶稣所言不虚。

 

因为,历史是基督的历史,基督是历史的基督。所有历史细节,都间接直接与基督有关,都是因为祂,依靠祂,指向祂。

 

如前所述,犹太民族还不能绝种,因为基督还没有来。这是对《以斯帖记》最简明的解读之一。

 

大要理问答论到上帝的预旨时如此说:

 

12问:上帝的预旨是什么?

答:上帝的预旨乃是祂旨意的智慧、自由、圣洁的行动计划(弗1:11;罗11:33;9:14
-15,18),由此祂从永世便为祂自己的荣耀,不变地预定了历史中要发生的一切(弗1:4,11;罗9:22-23;诗33:11),特别是关于天使和人类之事。

 

上帝不变地预定了历史中要发生的一切,一切历史细节都在神的掌握之中,《以斯帖记》或许是最适合解释这一教义的经卷之一。

 

希腊太史公希罗多德精细地记录了,上帝如何一步一步引导亚哈随鲁去打希腊,并且完败。就是有一个“梦中人”屡次在薛西斯的梦里怂恿他去攻打希腊,还让他见到不少“异象”。于是他决定出征。金口一开,无人敢于反对,只有薛西斯的叔父阿尔塔巴诺斯站出来表示不同意见,他说:

 

(ε)你已经看到,神怎样用雷霆打击那些比一般动物要高大的动物,也不许它们作威作福,可是那些小东西却不会使他发怒。而且你还会看到,他的雷箭怎样总是投掷到最高的建筑物和树木上去;因为不容许过分高大的东西存在,这乃是上天的意旨。因此,一支人数众多的大军却会毁在一支人数较少的军队的手里,因为神由于嫉妒心而在他们中间散布恐慌情绪或是把雷霆打下来,结果,他们就毫不值得地毁掉了。原来神除了他自己之外,是不容许任何人妄自尊大的。

(β)因此,你现在既然改变主意,选择了比较贤明的决定,你却说当你愿意放弃征讨希腊的想法的时候,有某一位神派来的梦中人屡次来到你这里,不许你放弃这次的出征。可是我的孩子,这样的事情决不会是上天的意旨。在人们的梦里跑来跑去的幻影是什么样的一种东西呢,让我这个年纪比你要大得多的人教给你吧。梦里游荡在人们身边的那些梦中人,大多数就是人们在白天所想的那些东西;而近日里,我们便一直是拼命忙着这次出征的。

 

这番说辞可算是有理有据。然而那个“梦中人”随后居然直接也给阿尔塔巴诺斯“托梦”了:

 

(17)……随后,当他躺下熟睡的时候,那个常常到薛西斯梦里来的梦中人,便来到了阿尔塔巴诺斯的面前,向他说:“你是不是想劝说薛西斯不去征讨希腊,而打算用这样的办法来照顾他那个人?可是,你这种力图扭转命运注定的事情的做法,使你不拘是在今后,还是在目前,都是不能逃避上天的惩罚的。我也已经向薛西斯本人宣布,如果他不从命的话,他会落到怎样的下场。”

(18)阿尔塔巴诺斯感觉到,梦中人在说了这样的威吓的话之后,好像是要用灼热的铁把他的眼睛烧出来似的,于是他大叫一声便从床上跳了起来,随后就坐在薛西斯的身旁,把他在梦里所看到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薛西斯,跟着他说:“哦,国王啊,像我这样一个在一辈子里看到许多强大的力量被比较弱小的力量所打倒的人,是不愿意要你完全逞自己的血气之勇的。我知道贪得无厌是一件多么不好的事情,因为我没有忘记了居鲁士征讨玛撒该塔伊人和刚比西斯征讨埃西欧匹亚人的结果,而且我自己还亲自追随着大流士去征讨过斯奇提亚人。既然知道这一点,故而我的看法就是,你最好是安安静静地过活,这样世人就会认为你是最幸福的了。不过,既然天意非如此不可,而看来诸神又注定了希腊的毁灭,那我自己也就改变初衷并更正我自己的看法了;现在你把上天的意旨向波斯人宣布,命令他们服从你最初所下的、进行相应准备的命令。既然是神允许你这样做的,则在你的这一方面就得把一切准备齐全了。”在这次谈话之后,他们两人便都因梦中人的话而得到了勇气,因此到天亮的时候,薛西斯便把这件事通告波斯人,而阿尔塔巴诺斯现在也公然赞同先前只有他一个人公开反对的那种做法了。

 

事情很明显了。这个所谓“梦中人”无论是什么身份,显然是上帝差派或至少允许他引导(引诱)薛西斯去作死式征讨希腊的。

 

即便是不信主的世人也知道,这场希波战争留下的遗产至少是辉煌的希腊文明。若猖狂的波斯大一统势力没有被列奥尼达斯的英勇和地米斯托克利的睿智打败,我们至少可以想象一下,新约是否还能以希腊文写成。更重要的是,作为普遍恩典中最辉煌的希腊文明,福音信仰与基督教神学后来从中汲取了不少养分,将它圣化、洗净、重整后,成为今日的信仰、主流的文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逆袭 |《以斯帖记》之六

萨拉米斯海战

 

所以,温泉关与萨拉米斯的意义,就如同本书中书珊城的意义一样,上帝对所有历史事件及其细节的整理,就好像是在整理马槽里的干草一样,要将世界整理成合适的形状,预备等候祂儿子耶稣基督的到来。

 

每一个细节都被神预定,都被神使用,有的我们可以知道前因后果、具体经过,但大多数我们并不知道,只能相信。

 

英谚有云:“失了一颗铁钉,丢了一只马蹄铁;丢了一只马蹄铁,折了一匹战马;折了一匹战马,损了一位国王;损了一位国王,输了一场战争;输了一场战争,亡了一个帝国。”这个背景应该是指玫瑰战争中的理查三世。无英万夜与此有关,基督文明显然从加略山上中间那根木头上的铁钉开始,基督文明成为今天的样子却貌似与博斯沃思原野的这根铁钉有关。


逆袭 |《以斯帖记》之六

 

拿破仑远征莫斯科,士兵的衣服由英格兰定制(他是怎么想的?),为省事,或者为省钱,或者为别的什么原因,裁缝们用锡而不是铜制作了纽扣。结果在俄罗斯的寒冬之中,法军衣服上的锡扣全都冻碎,由此带来的减员最终导致拿破仑的大一统迷梦彻底破灭,欧洲和英格兰的自由重见曙光。


逆袭 |《以斯帖记》之六

 

中原大战,冯方电报员将“沁阳”写成“泌阳”,于是战局一下不可收拾,蒋氏霸业初成。然而40年代末美国的政局变化,直接断掉了蒋的外援,间接导致他的败逃。再然后,无论是韩战坑洞里那一份不可言说的家常食物,还是更后来副统帅暗夜中的三叉戟,再或者前几年平西王的那一记耳光,都在不断显明:细节左右着历史。而一切细节,又都在上帝的手中。


逆袭 |《以斯帖记》之六

 

世上的智慧人或将此事称为蝴蝶效应,试图
在不可测度的人间找出那神秘的洛伦茨吸引子。然而吸引一切,托住一切,引导一切的,若不是基督,又是谁呢?

 

毕竟,在基督的身上,我们早已看见,细节可以以怎样的方式,天衣无缝、分毫不爽地应验:

 

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赛五十三7)

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五十三5);

他们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诗二十二18);

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诗二十二16);

因为他将命倾倒,以致于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赛五十三12);

他却担当多人的罪,又为罪犯代求(赛五十三12);

他们拿苦胆给我当食物;我渴了,他们拿醋给我喝(诗六十九21);

主耶和华说,'到那日,我必使日头在午间落下,使地在白昼黑暗'(摩八9);

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诗二十二1);

又保全他一身的骨头,连一根也不折断(诗三十四20);

人还使他与恶人同埋;谁知死的时候,与财主同葬(赛五十三9);

 

这些六七百年前的预言,以及其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在耶稣身上精确地应验了。或有人说,耶稣熟读旧约,所以故意往上靠,可你有没有想过,罗马士兵为什么要配合耶稣呢?他们也看过旧约吗?

 

人被上帝使用,常常与他自己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并无关系。薛西斯其实是参孙一样的人,看上去都是被自己的情欲掌控。但即便如此,他们无意间也被动参与了上帝的工作。

 

万事的确互相效力,无论它们是否自知。爱神的人必得益处,只是“损益”的定义,由一切定义的定义者上帝发出。我们的盼望,就在于我们可以一直忍耐等候神的时机到来。基督是初熟的果子,那丝丝入扣在祂身上应验的细节,已经可以给我们足够的证据,让我们在每一个尚未揭晓意义的细节上,都将感恩与赞美归给上帝。

 

毕竟,耶稣赎价已付,我们永生已得,就是说我们已经得着了天国里的位置,到时会重新观看如今发生的一切,从第一集到最后一集,并且补充了前传后传和外传,全程还有基督这位总导演的评论音轨。

 

一切细节在耶稣身上应验,一切原因在耶稣那里揭晓,一切逆袭靠耶稣真正实现。所以,那时我们才终将知道:真相大于细节,意义大于真相,永生大于意义,荣耀大于永生。

 

结语

 

历史就是大写的“祂的故事”,一切由于祂,藉着祂,为了祂,指向祂。


找到我们在这宏大历史中的个人位置,就是找到了真正的使命与意义。对基督徒而言,你的意义是在你出生前甚至世界被造前就被预定,但却是在你人生中得救的那一刻才正式展开。如果你还没有被上帝拯救,你除了扮演反派角色,就没有更大意义,或者最多像薛西斯,用过之后就被丢在一边。如果你已经被上帝拯救却停下来不动,那么你的结局,也不会好过把1000两银子埋在地里的那个恶仆。

 

上帝精确掌控着每一件事。谁能得救,何时得救,如何得救,几人得救。我们的头发祂都数过,你真的能够想象,创造天地的主,竟然关心你的脱发问题吗?不但关心,而且掌管着具体掉几根吗?你能明白,你究竟是要用生姜还是戴森吹风机也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吗?——如果这些事神都知道,神都掌管,我们为何要为那些远比头发更重要的事担忧呢?


被神拯救的你,一大特征就是通常不会担忧,而更关心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你当如何行”,这就是读圣经、读历史最该问的问题之一。你可能是王,但更可能是给王读书的那个人。你可能是使徒,但更可能是帮助保罗织帐篷的那个人。你可能是温泉关的勇武统帅,但更可能是沉默而坚定的三百勇士中的一位。

 

人生最大的意义,就是与永恒有所关联,与基督有所关联,就像为主背了一段十字架的古利奈人西门一样。人生最大的意义,就是敬拜永恒的上帝,见证上帝的荣耀,就像在月球上和同伴一起领圣餐的巴斯·阿尔德林长老一样。


逆袭 |《以斯帖记》之六

航天员巴斯带上月球,装有圣餐饼与酒的袋子与圣杯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依靠上帝的恩典,逆转了罪恶、逆袭了魔鬼的,与神同行的有福之人。也唯有这样的人,才真正见证了福音的大能,见证了上帝的荣耀。



逆袭 |《以斯帖记》之六


相关阅读:


阳刚 |《以斯帖记》之一

女德 |《以斯帖记》之二

善恶 |《以斯帖记》之三

异族 |《以斯帖记》之四

牺牲 |《以斯帖记》之五


逆袭 |《以斯帖记》之六


郭暮云的半导体

逆袭 |《以斯帖记》之六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本次证道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逆袭 |《以斯帖记》之六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