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受害

2018年 1月 7日 1240点热度 0人点赞

经文

 

传 3:1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

传 3:2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

传 3:3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

传 3:4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

传 3:5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

传 3:6寻找有时,失落有时;保守有时,舍弃有时;

传 3:7撕裂有时,缝补有时;静默有时,言语有时;

传 3:8喜爱有时,恨恶有时;争战有时,和好有时。

传 3:9[这样看来],作事的人在他的劳碌上有什么益处呢?

传 3:10我见 神叫世人劳苦,使他们在其中受经练。

传 3:11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 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

 

引言

 

上一次讲到,时间是为荣神益人而造。然而罪的本质恰好就是荣神益人的反面:亵渎神、伤害人。虽然这一讲叫做“时间的受害”,但大家应当知道,时间没有位格,所以严格来说并不会“受害”,因此,所谓“时间的受害”,无非是在说上帝所造的“时间”,或者说“时序”、“时律”是如何在被罪人亵渎之后,反过来伤害罪人的。

 

彰显普遍恩典的彩虹之约向我们指出,有一些最基本的“自然”节律,因着上帝的单方面保证,在堕落后的世界仍得以持续运行,具体来说就是日升月落,斗转星移,昼夜更替,四季轮换。


因此,罪对时间的伤害主要是在“人间节律”,特别是今天经文中的敬拜工作、生老病死、婚丧嫁娶、战争和平等方面。

 

而这些伤害,借着普遍恩典也会晓得。比如我最近听到的一首歌就颇有此种意味。名字叫《奇妙能力歌》,光看歌名还以为是赞美诗,不过查了一下,并不是。虽然不是,而且作者应该也不是基督徒,但其中还是有几句歌词颇为意味深长,与今天的主题不无相关之处:

 

我知道美丽会老去,

生命之外还有生命,

我知道风里有诗句,

不知道你。

 

她虽然不知道神,但她仍在普遍恩典中知道衰老与死亡的必然存在,仍在向往死后的生命,仍在这向往中珍惜“风中的诗句”。所以看起来她几乎已经接近了传道书的核心,好像就要说到“日光之下都是捕风”、“神的作为不能参透”。

 

是的,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至少不都能参透。在“起初”那空虚混沌的黑暗渊面,圣灵运行其上。创造随后发生,至高的造物主、托住万有的圣道与智慧的工师理应都参与了此事,然而具体细节实为奥秘,不可尽知,正如上一次所讲。

 

圣经形容圣灵如鸽、如火、如舌、如风,说祂随着自己的意思吹,你且听风吟,却不晓得祂从哪里来,往哪里去。任何人如果想要操纵利用圣灵,都是名副其实的空虚捕风。就像多年以前有一次我走在路上,手中的十块钱被风吹跑。我很理性很冷静地想到一个妙计,觉得只要再拿出十块钱让风吹,它就应该能追上刚才那十块。


结果当然就是我一共丢了二十块。

 

所以风中诗句,只能欣赏,不便分析。风的作为,容易感知,难以证明。


就像爱一样。

时间的受害

 

而美丽终会老去,也是因为罪。经上说,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罗 5:12)。


衰老与死亡,本是时间单向性最明显的体现,也就等于物理学意义上熵的单向性。生命的电流从乐园中自由无碍的准超导状态,开始被罪的电阻影响,地的出产越来越少,人的寿命越来越短。自然界的节律固然还在,但生命特别是人之生命的节律却慢慢不能与之吻合,所以原则上来说,一切疾病都是因为罪的磨损导致的生命节律失常,有经验的医生虽能够分辨十二种或更多的心律失常,却不见得都知道堕落的世界之所以已经堕落,就体现在失常已经渐渐成为正常。神虽然已将永生放在世人心里,使人盼望生命之外的生命,但这盼望本身,似乎也随着时间推移,被罪渐渐磨损了。

 

所以其实并没有什么进化论,严格来说只有退化论。达尔文想正面挑战加尔文之前,还要先过开尔文这一关。

时间的受害

 

所谓熵与时间之箭的单向性,就是“一切终将败坏,万有归于空虚”。正如传道书另一段著名经文所说:

 

传 12:1你趁着年幼,衰败的日子尚未来到,就是你所说,我毫无喜乐的那些年日未曾临近之先,当记念造你的主。

传 12:2不要等到日头、光明、月亮、星宿变为黑暗,雨后云彩反回,

传 12:3看守房屋的发颤,有力的屈身,推磨的稀少就止息,从窗户往外看的都昏暗;

传 12:4街门关闭,推磨的响声微小,雀鸟一叫,人就起来,唱歌的女子,也都衰微。

传 12:5人怕高处,路上有惊慌,杏树开花,蚱蜢成为重担,人所愿的也都废掉,因为人归他永远的家,吊丧的在街上往来;

传 12:6银链折断,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损坏,水轮在井口破烂。

传 12:7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 神。

传 12:8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所以当纪念造我们的主。若不是祂恩典的保守与命定,衰老,死亡,乃至宇宙最终的热寂或冷寂,终究不可避免。

时间的受害

 

教义

 

上述种种,诸如彩虹之约对自然节律的单方面守护,以及上帝对人类生命生活之节律、定期的安排、保守、命定,在教义上通常叫做“护理”。

 

“护理”的意思是:上帝在创造宇宙万物之后,并未放弃不管、任其自生自灭,而是透过他全能的护理,引导被造界按照他命定的旨意,最终达成他所预定的目标。


所以,“护理”的教义已经在反对各种“神导……论”,那些理论的共性,就是认为上帝只是拧紧了宇宙的发条,然后任凭宇宙自行运转。

 

《威斯敏斯特信仰告白》在论到上帝护理之工时写道:

 

“上帝这位万物的伟大创造者,以他无谬的知识和自由且不改变的主权意志,实施最智慧和最圣洁的护理,就是托住(upholds)、导引 (directs)、解决(disposes)、和统管(governs)被造全族、世间动态、天地万物,从最大的到最小的,为的是使他智慧、权能、公义、良善、恩慈的荣耀得着颂赞。”(WCF 5.1)

 

荷兰神学家巴文克则用 “保存、协同、统管(Preservation, Concurrence, Government)”三个词来形容上帝的护理,据我来看,他是将西敏四个动词的中间两个合而为一:他所说的“协同”就等于“导引、解决”。巴文克版本的三个词意义大致如下(释义部分引自《基督教基础神学》):

 

(1)保存。保存和创造一样,都是上帝的直接作为,但是和创造又有区别。创造是从无到有一次性的作为,保存则是持续性的维系(托住)上帝所创造出来的一切,保存的目的不仅仅是使万物得以存留,更重要的是导引万物向上帝所预定的方向发展。


正如经上所说:

 

来 1:3 他是 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 神本体的真像,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他洗净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

尼 9:6 “你,惟独你,是耶和华!你造了天和天上的天,并天上的万象,地和地上的万物,海和海中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你所保存的;天军也都敬拜你。

徒 17:28 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就如你们作诗的,有人说:‘我们也是他所生的。’

 

所以上帝的“保存”实际上是“反熵”的,在此意义上可以说“保存”是创造的延伸,是“我父作事直到如今(约5:17)”的意思之一。

 

创造的反面是虚无。若神是创造生命、征服虚无的圣灵,那么魔鬼就是毁坏生命、制造虚无的邪灵。


所谓虚无,其实就是圣经所说的“空虚、混沌、黑暗”——分别是:没有内容,没有秩序,没有光明。而创造正是对虚无的征服:以内容征服空虚,以秩序征服混沌,以光明征服黑暗。

 

故此,“保存”其实就是对这三方面创造的延续性和持续性“保守”,就在“保守主义”之“保守”同样的意义上。

 

创造与保存的三个方面,体现于一切受造物,特别是创造的最高峰“有灵的活人”之中,彼此呼应,缺一不可。若就以人为例,可以说:只有内容,没有秩序和热量(光明)的,是已僵硬的尸体。只有秩序,没有能量和内容的,是未成形的基因。而只有能量,没有内容和秩序的,是无意义的散热。

 

(2)协同。虽然万物按照上帝所命定的次序运行,但上帝并不禁止“第二因”(second cause)的存在,也不否定人的责任。协同指的是:

 

(a)上帝可以允许第二因充分表现出来,而不去改变它(包括好事和坏事);

(b)上帝可以利用第二因为途径来完成他预定的工作(如卖主的犹大);

(c)上帝可以使用直接介入的方式改变第二因(如神迹)。

 

所谓“第二因”,是就着“上帝自己是万事的第一因”而言。“第二因”是指上帝命定万物按照固有次序(自然律)运行时所包含的各种可能性。例如万有引力是上帝的命定,但人跳楼而死,客观上虽有万有引力的因素,却不能说是上帝的命定。此时的“万有引力”就是坠楼的第二因。所以第二因的存在,让我们能够清楚自己当尽的责任,比如去遵守上帝在他明言的旨意中告诫我们当遵守的生命律。

 

第二因以及第二因所带来的后果都是真实的。但上帝允许第二因存在并借其行事,并不意味着祂没有能力改变第二因,也不意味着第二因有能力对上帝的旨意和作为构成反面影响。上帝如此行,乃是出于他测不透的智慧和最圣洁的护理,为的是透过互相效力的万事,叫按照他旨意所呼召出来的人得益处。

 

说起来,中文把巴文克所用的这个词汇翻译为“协同”(当然,原文应该是荷兰文而不是英文),其实颇为精妙。近日恰好看了一本书,名字就叫《协同学》,作者所用的词汇Syengreitcs源自希腊文sunerge——这个词也就是著名的“万事互相效力”中“效力”一词的原文。万事互相效力,万事互相协同,为要使爱神的人,就是蒙召的人,得益处。

 

而“协同”,或者说“第二因”,其实很多时候指的就是“上帝看不见的手”,是内禀于万物的真正“物理”,是神所命定的定理、定律、定期。


很多时候,我们对上帝的心意不能认识、不能接受(特别是在与“预定论”有关的问题上),其症结常常只是因为没有真正明白“第二因”的存在与性质,具体表现为在上边所说的“协同”的a、b、c三方面里,过分执着于c,而忽视a与b——殊不知a、b才是常例,c反是特例。常见的那个笑话中,被困于洪水的那位“基督徒”不要橡皮艇救不要救生员救而单单要“上帝亲自”来救因而溺水身亡,所要表达的恐怕也就是这个道理。

 

而对于知道第二因的弟兄姊妹,还有进一步的问题,就是我们常常对第二因的“深刻性”与“奥秘性”认识不足,即便是在普遍恩典的意义上。这体现为我们常常不由自主地将万物运行的规律以“过分简化”的方式去理解和应用。

 

须知,上帝之创造的奥妙与伟大可以有两种体现方式。第一种是简洁、有序、整齐。这个无需多言,属于直觉或常识,在天体运行、数学逻辑、自然定律等方面体现的最为明显。但创造之奥妙与伟大的另一种体现方式,却貌似是上面三个词的反面:复杂、混沌、参差。这一点就要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了,因为看上去违背直觉或常识。

 

现在或许是举一个例子的恰当时机,在我们大脑的熵与温度继续升高之前。

 

比如,当你看到有不法奸商倒买倒卖,囤积居奇,恰好你又大权在握,因此愤而采取许多加强管制的措施,甚至直接去搞计划经济——那么你的这种“好心”却恰好会把经济搞垮。这种现象,苏联等国家已经给出了再清楚不过的证明。而“市场经济”的意思,恰恰就是把极度复杂的经济问题交给“看不见的手”去处理。众所周知,“后三十年”的经济腾飞恰恰就是从认清这一点开始的。

 

举这个例子的意思就是想说:那些貌似简洁、有序、整齐但出于“人为”的“计划”,其实是对上帝精心设计甚至调试过的复杂系统的过度简化,轻则出于无知,重则等同亵渎,所以通常只会带来灾难。


面对复杂、混沌、参差的系统,把主权交给上帝和祂所造的“第二因”或者叫“看不见的手”去处理,在此例中就是交给市场去自行调控,反倒会收到较好的效果。那么这种“自行调控”就属于“协同”,这种“违背常识”的规律就属于第二因,或者不如说是“更深层次的常识”。

 

并非毫无关系的是,有一本讲软件工程的书,《大教堂与集市》,论述的也是完全一样的道理。这本书也是我还在作计算机老师时最喜欢的书之一。大意就是说,想要完成一个庞大的软件项目,直觉的想法就是不断增加人手,划分部门,高效训练……但最终的结果却和计划经济一样,项目一塌糊涂,熵达到最大值。与这种“修建庄严大教堂”的模式相反,采用貌似闹哄哄乱糟糟的菜市场模式,就是让貌似有理的人为设计让位于看上去如菜市场一般的互联网上的自发秩序,却反倒能更高效地完成这个庞大的项目!细节不能再说,只说结论:苹果与安卓等智能手机,它们共同的底层操作系统“linux”,正是借助互联网,以菜市场而不是大教堂的模式创造并维护至今的,它如今的成功或许已经足以证明上帝所创造的“第二因”中并不显而易见的某种深刻规律在软件领域的非凡成功。


时间的受害

 

事实就是:包括大型软件项目与人类经济活动在内的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系统,其实都属于极度复杂的“混沌(chaos)”系统。混沌系统的许多特性,比如其对于初始条件的极度敏感性,也属于上帝所设计的“第二因”,具有深邃的,不那么容易发现的至高美感。“相同的原因带来相同的结果”固然是天经地义,然而“相似的原因带来相似的结果”却是不折不扣的臆想与错误(这就是“初始条件敏感性”的意思)。西播列和示播列的微小差异可以导致生死殊途,叔侄俩往东还是往西的不同抉择足以形成两个民族。理查若不失掉一匹马,大英不能并为一朵花。少帅一念之差,两岸咫尺天涯。

时间的受害

 

(3)统管。统管是护理的最终目标,是上帝主权在一切被造之物上的彰显,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无论是位高的还是位低的,无不降服在上帝的王权之下。他命定光和暗(诗104:19-20),掌管风雨雷电(创7:4,8:2,伯26:8,诗147:16),斥责或平静海洋(鸿1:4,诗65:7)等。上帝同样统管堕落的人类,上帝允许罪恶暂时存在,并不意味着上帝失去对罪恶的控制。

 

所以,和上帝的创造一样,当我们思想上帝的护理时,不得不承认,其中有很多奥秘超乎我们的理解能力。因此护理的教义不是一套哲学系统,而是一种认信,是相信上帝以他的权能和智慧保存并统管万有,好“使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忍耐和安慰,而生出盼望”(罗15:4)

 

时间的受害

 

有了教义的基础,下面我们可以来看,罪对时间的伤害(其实是“被歪曲的时间对罪人的伤害”)究竟有哪些方式。我将其归纳为三种:背时、失时、临时。这三者或分别或组合的效果,就是对上帝护理之工的“保存、协同、统管”的滥用或亵渎。

 

背时与失时

 

“主动”对抗天时的罪恶,可以叫做“背时”。相对而言,虽然愿意顺应天时,却因为自己的罪和软弱而“被动”违背天时,或可称作“失时”。背时与失时的区别,约等于罪孽与罪愆的区别。

 

这里或许有必要指出,本系列证道中出现的“天时”、“天机”、“定时”、“定期”、“节律”等词汇,都可以视为同义词,是对体现在时间方面的上帝护理之工的不同描述方式。

 

背时之罪首先会体现为“改变时间的定义”。如经上所记:

 

但 7:25 

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

 

这位颇有敌基督影子的亵渎者,其中一项诉求就是“改变节期和律法”。改变纪年、改变节期、改变节律,目的都是改变时间的意义,因此构成了对上帝的对抗。必须过国产节不能过“洋节”或可属于此类,以“七乘二十四小时工作制”“大干一百天”之类则几乎肯定属于此类。

时间的受害

 

而改变时间的定义,更常见的做法,就是改变时间的记录或记录的意义。也就是篡改历史。奥威尔的《1984》对此有深刻描绘,但其核心精神完全可以在下面这首异曲同工的网络打油诗里找到:

 

伟大岭绣耄主袭

千古英雄张学良

弃守东北蒋介石

逼蒋抗日西安忙

百团大战毙万敌

中流砥柱抗日强

反动屠夫曾国藩

汉奸贼人李鸿章

太平天国救苍生

义和拳民挽危亡

农民起义皆伟大

地主老财恶如狼

美帝投降中朝胜

文格祸首四人帮

自卫反击打越南

自然灾害闹饥荒

 

无须解释,只需指出:如果这些“历史”你全都或大部分已经接受,已经认为天经地义,那就说明“背时”之罪对你已经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或许,用没有时态的语言记录没有真相的历史,正是没有记忆的文明所赖以存活的没有后路的抉择。

 

背时之罪,还可体现为歪曲上帝之“护理”的定义与意义。举例来说,“自发秩序”一词,在哈耶克等人的意义上完全可以接受,因为这里的“自发秩序”、“自组织结构”其实就是在说上帝“看不见的手”,是针对巴别塔式的“人为设计、人造秩序”来说的。但其他一些人使用这个词的时候,就不见得心存敬畏了,比如刚才提到的那本《协同学》的作者德国学者哈肯。他以撑杆三级跳式的奇特脑洞和进路,沾沾自喜地将他或许有所贡献的“激光”现象悍然等同于“自发秩序”和“自组织”,然后就迫不及待地跨越甚至穿越式应用到“生物进化”中去。他自己讲协同,却忽略更大的协同,比如他就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谈论混沌学中的吸引子或自组织性时不能不同时考虑热力学第二定律。因为若无神的创造与护理(前述内容、秩序、光明的三合一),哪来的什么“自发秩序”?哈肯将三者故意分开谈论的方式,恰恰违背他自己这个强调“整体”的“协同学”,因此他的这本书貌似面面俱到,实则肤浅而且矛盾,全书“不用一个数学符号”的标榜与做法,损失了理论上或许存在的精确性,却没有换来实际上确实失去的自洽性。

时间的受害

 

背时之罪,还可以体现为罔顾上帝的护理,悍然建造巴别塔来取代“看不见的手”。这里首先需要思考:上帝为什么要人分散全地居住(点击查看我的另一篇相关讲章)?我想,其中一条原因或许正是因为“分散”当中就蕴含着第二因里的“自发秩序”,分散之后,才能以“无序中的有序”,更好地实现万物各从其类、万国颂赞上帝的至高计划。

 

因为,所谓“分散”,其意义恰恰就是制造尽可能多的小共同体和“边界”,以便产生更丰富、更繁多的生命与文明。


正如在海洋当中,冰冷水域鱼很多,温暖水域鱼很多——但鱼最多的地方却是冷暖洋流汇合之处。多样性生命的本质就是“不平衡”,就是快与慢、冷与暖、咸与淡、碱与酸、密与疏、粘与滑的共同存在,而就在双方或多方边界上,万物生长,生机勃勃。

时间的受害

 

所以,所谓“大一统”,其核心意义就是消除、弭平所有这些差异与“边界”,人为制造或者加速熵的最大化,号称和光同尘,实则质壁分离;貌似一家人齐齐整整,实际得到的却只是败坏与灭亡的平等。


法国学者布冯在1783年的一首诗,或许是对上帝所造之生命的奇妙与复杂性之美最好的描述:


世界运转无止息

因为万物都在时间的洪流中相遇

在广袤无尽的空间中以及物换星移的接轨瞬间

万物混成冥和

不拘任何形体

不拘任何被赋予的形象

因此,万事万物

或相近,或远离

或合一,或分离

或相容,或互斥

或生,或灭

恒久不变的只有交互作用的力

恣意横行,却灵巧而不自戕

为宇宙燃起生命气息

让生命舞台上,无时无刻上演着新的戏码

写下生生不息,永无止尽的诗篇

时间的受害

 

如前所述,后三十年的经济腾飞,人人皆知是从废除经济领域的人为设计、让市场中上帝那看不见的手来掌权所带来的。所谓的“无为而治”或者“不折腾”,其深刻智慧就是让上帝所赋予万物的第二因或自发秩序去不受或少受阻碍地实现上帝对它们的命定。与计划经济类似的计划生育,同样是一种无视生物规律与社会规律(这都属于第二因)的巴别塔式政策。事实已经证明,这样做,人口数量未必能降下来,人口结构却一定会恶化,进而道德沦丧,风俗败坏。

时间的受害

 

曾有一位“科学家”做过这样一个只能进行一次的实验:

 

1914年加拿大蒙特利尔的麦克基尔大学一个实验中有一位28岁的研究工作者,乔治·闵纳斯,他制成了一台小小的能够产生有节律的电脉冲的装置,可以刺激心脏。“当他认为这台仪器可以开始在人体身上进行试验的时候,他面临选择实验对象的问题:谁最合适?他自己。而正就是在这一天傍晚,看门人感到实验室为什么如此的安静,与往常不一样,他走进了房间,看门人发现这位研究家睡在实验室的长凳上,周围绕着许多电线,散置着许多电气设备,有一个跌碎的仪器还连在他的胸前,正对着他的心脏,而且还有一个仪器正在记录他的渐近停跳的心脏博动。他在没有恢复知觉之中死去了。

(引自《混沌学传奇》第十章)

 

所谓“以人为设计干预神定节律”,这个“真·作死”的例子实在是再恰当不过的形容。


其他或主动或被动的背时与失时伤害还有:

 

  •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现代,特别是现代都市的生活方式却是黑白颠倒,北*京*折*叠,早晨从中午开始,月亮当太阳使唤。

  • 六日劳碌,一日敬拜。现在有许多人是全年无休,以致远离上帝。魔鬼最大的武器之一,就是让人陷入繁忙和疲劳。

  • 禧年与安息年。现在很少有人能够有此机会。多数都是耗到油尽灯枯才不得不彻底休息。而上帝对以色列人违背禧年与安息年之律法的处罚,恰恰也是让他们被掳七十年,一次休息个够。

  •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性成熟虽是青春期开始,但男女都是大约25岁时完全成熟,所以从生理角度来说那时生孩子最好。但现在至少在城市里基本做不到,一方面是读书生涯太漫长,另一方面是25岁的人心理多数还不成熟。很少有人能在25岁的时候就做好了为人配偶、为人父母的准备。而很多大叔顽童与中年少女的存在说明,35岁也未必做好了准备。

  • 生死顺命。希西家的增加十五年寿数与日晷倒退十度,实在有隐秘的呼应:时间的改变必然要付出代价。能像保罗一样说“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提后 4:6)”是何等的幸福呢?

 

临时

 

罪对时间的伤害,或者说节律紊乱在罪人身上体现的第二方面,可以称为“临时”。就是没有计划,随机做事,各种临时起意。须知,“不要为明天忧虑”,并不等于“不要为明天计划”,因为主还曾经说过:

 

路 14:28你们哪一个要盖一座楼,不先坐下算计花费,能盖成不能呢?

路 14:29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

路 14:30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

路 14:31或是一个王出去和别的王打仗,岂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万兵去敌那领二万兵来攻打他的吗?

路 14:32若是不能,就趁敌人还远的时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条款。

 

临时,意味着罪人对时间的看法会越来越“只顾眼前”。眼光日益短浅,忧虑日渐深长。正如威廉老师所说:

 

对于在极端情况下某些高度现实的人来说,今天晚上的十块钱就是永恒,为了这十块钱杀人,明天就死也是无所谓的。像主父偃这种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就说,只要活着的时候能够获得吃五鼎食的待遇,死的时候被五鼎烹也没有关系(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耳)。像公孙述认为称帝时机成熟时,有人就对他说,朝闻道夕死可也,何况是十二年,只要能当十二年的皇帝,即使没有好下场也没有关系(朝闻道,夕死尚可,何况十二乎!)。这就说明他们的博弈时间是很短的,十几年对他们来说就相当于是全部未来,就已经足够了。

 

然而人对永恒的渴望毕竟还在(传 3:11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所以他们仍然极力用各种方式试图征服光阴,击败时间,于是就有了这种或五鼎烹或五鼎食的彪悍逻辑,或者桓温与公孙述那种“不能流芳百世就要遗臭万年”的奇葩志愿。

时间的受害

 

万物皆有定时,人当何去何从?

 

有了教义和应用的铺垫,最后再让我们回到传道书。

 

时间的单向性,或许在罪人来看,正是最大的伤害。但在这滑向空虚败坏的单程旅途中,竟然仍有秩序和生命存在,这本身就是最大的奇迹。因为生命的本质,就是不空虚,不混沌,不黑暗,是创造对虚无的征服。生命的存在与意义,正是来自神的创造与护理,并且体现在由神安排的诸般节律当中,惟当人的节律与神合拍,生命才能兑现它潜在的伟大荣光。

 

这节律,正如经文所说,就是“万物皆有定时”。所谓“与神合拍”,也就是“与神同行”。与神同行之人的标记之一,就是拥有那能够“辨明时机”、 “通晓时候”的智慧,如经上所记:

 

代上 12:32 以萨迦支派,有二百族长,都通达时务,知道以色列人所当行的,他们族弟兄都听从他们的命令。

传 8:5 凡遵守命令的,必不经历祸患;智慧人的心,能辨明时候和定理

斯 1:14 那时,在王左右常见王面,国中坐高位的,有波斯和玛代的七个大臣,就是甲示拿、示达、押玛他、他施斯、米力、玛西拿、米母干,都是达时务的明哲人。按王的常规,办事必先询问知例明法的人。

 

经文里的“定理”(希伯来文 mispat),是指“惯例,程序”以及“裁定,判断”。智慧人之所以是智慧人,就是因为他们能够分辨神所定的理,而希伯来文语境里的“智慧”,本就是指判断力(想想“分辨善恶”的意思)。

 

而合神心意的各样“惯例、程序、裁定、判断”,就是万物的节律,它们或者直接来自天启,或者由足够长的时间在足够真的历史中显明。对这两者的敬畏与遵循,就是所谓“保守主义”的精髓。

 

当然,人因其有限与有罪,原则上来说,不可能完全了解这些“定理”或者说“奥秘天机”与“人间良机”。或许连“大部分了解”也做不到。但这其实也是神所造的时间的“单向性”对人的又一限制性保护,正如传道者所言:

 

传 8:6 各样事务成就,都有时候和定理;因为人的苦难,重压在他身上。

传 8:7 他不知道将来的事,因为将来如何,谁能告诉他呢?

 

故此,未来虽然在预定万事之神的眼中确定地“就在那里”,可是对人而言,仍是尚未展开的画卷。日光之下虽无新事,但今日之我毕竟不是昨日之我,今日踏过的河水,终究永远也不能再次涉足。

 

所以在上边所说的“智慧”之上,又有二阶的“真·智慧”:

 

传 9:11我又转念:见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赢,力战的未必得胜,智慧的未必得粮食,明哲的未必得资财,灵巧的未必得喜悦;所临到众人的,是在乎当时的机会。

传 9:12原来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定期;鱼被恶网圈住,鸟被网罗捉住,祸患忽然临到的时候,世人陷在其中,也是如此。

 

这些“机会”,便是那无序中的有序,有序中的随机,随机中的命定,命定中的隐秘。生命中有许多这样的“机会”,但可以断定,无人能够抓住所有良机。不过这并非绝望的理由,反倒是指向生命真正意义的线索,那就是传道者紧接着指出的“终极三阶‘真·真智慧’”:面对把握不住的时机和转瞬即逝的时日,一个人应当在恩典中学会“时常”知足,赖恩得生:

 

传 9:7 你只管去欢欢喜喜吃你的饭,心中快乐喝你的酒,因为神已经悦纳你的作为。

传 9:8你的衣服当时常洁白,你头上也不要缺少膏油。

传 9:9在你一生虚空的年日,就是神赐你在日光之下虚空的年日,当同你所爱的妻,快活度日,因为那是你生前,在日光之下劳碌的事上所得的分。

 

可以说这便是旧约中的“因信称义”——因为你已经被神接纳了,所以才可以,并且应该“赖恩得生”,活出被恩典充满的样式,那就是:时刻敬虔(衣服洁白)、总是高贵(如王受膏)、常常喜乐(爱人相伴)。你若如此,便是与神同行,与神共舞,向死而生,在地如天。


结语

 

所以,愿我们都能得着智慧:分辨时候,珍惜时日,不背时,不失时,不临时。更愿我们得着真·智慧,分辨时机,抓住机会,不空虚,不混沌,不黑暗。


但最重要的,是求神赐给我们那终极的真·真智慧,差祂的灵使我们的心、性、意、力、智都从死里复活,让我们可以靠着祂的恩典,无论时势如何多变,时日如何短暂,都能敬虔、高贵、喜乐地活下去,因着上帝的荣耀与我们的永生,显明我们虽在时间之中,却不再受时间之害,虽在日光之下,却不再受虚空之伤,因为神已经将我们从时间的湍流与世界的漩涡中拯救出来,又带领我们认识祂,跟随祂,并加给我们恩典,命定我们以充满智慧、喜乐、勇气与爱的生命,显明我们真是因信称义、赖恩得生,如今在地见证神的悦纳,将来在天进入祂的荣光。

时间的受害

 

时间的受害



相关阅读:



时间的受造


时间的受害




郭暮云的半导体

时间的受害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其他文章)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时间的受害

暮云

愿你们在祷告中纪念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