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受造

2017年12月31日 1131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经文

 

申 11:10你要进去得为业的那地,本不象你出来的埃及地,你在那里撒种,用脚浇灌,象浇灌菜园一样。

申 11:11你们要过去得为业的那地,乃是有山、有谷、雨水滋润之地;

申 11:12是耶和华你 神所眷顾的,从岁首到年终,耶和华你 神的眼目时常看顾那地。

申 11:13“你们若留意听从我今日所吩咐的诫命,爱耶和华你们的 神,尽心尽性事奉他,

申 11:14他(原文作“我”)必按时降秋雨春雨在你们的地上,使你们可以收藏五谷、新酒和油。

申 11:15也必使你吃得饱足,并使田野为你的牲畜长草。

申 11:16你们要谨慎,免得心中受迷惑,就偏离[正路],去事奉敬拜别神。

申 11:17耶和华的怒气向你们发作,就使天闭塞不下雨,地也不出产,使你们在耶和华所赐给你们的美地上,速速灭亡。

申 11:18“你们要将我这话存在心内,留在意中,系在手上为记号,戴在额上为经文。

申 11:19也要教训你们的儿女,无论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

申 11:20又要写在房屋的门框上,并城门上,

申 11:21使你们和你们子孙的日子,在耶和华向你们列祖起誓应许给他们的地上,得以增多,如天覆地的日子那样多。

 

引言

 

今天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当然这是按照公历纪年,也就是“主历”来说。在刚刚过去的这两dàn(圣诞与元旦)一星(期),围绕要不要过圣诞节,网络上有一番争论,能量虽貌似不及两弹一星,但背后的属灵之争却不可小觑。


时间的受造

 

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一方面这种抵制来自无神教对它教徒的直接命令,然后延展成对并非它教众的大学生群体或明或暗的要求,显明这实属信仰之争。另一方面这种抵制又常以“爱国”名义出现,显明国人的普遍常识已经倒退到了何等惊人的地步,魔鬼对国人心智的肆虐已经到了何等可怕的程度。

 

就像许多网友指出的那样:如果说圣诞节是与耶稣基督有关所以要被抵制,那么公历其实也跟耶稣基督有关,“礼拜日到礼拜六”这种一周七天的作息制度也顾名思义同样与耶稣基督有关,是不是应该一并抵制?至于有人说应该恢复农历,那么其实现在通行的农历(基于《时宪历》修订版本的《紫金历》)也是宣教士汤若望制定的,也和耶稣基督有关。

 

中国历史上每逢改朝换代必要更改纪年、修订历法,这意味着,所有针对“时间”的抵制、更改,都是对“时间定义权”的争夺。这种“时间战争”很能显明各人崇拜的神究竟是谁。

 

因此,我愿用三次证道的时间,来尝试论述时间中的正道。愿神得荣耀,愿人得益处。

 

解经

 

今天的主题经文是申命记十一章10到25节。“从岁首到年终,耶和华时常看顾”,这是基督徒常常用来彼此祝福的话语。如果按照国人喜欢的祝福风格,这段经文或许还可以概括为:天时,地利,人和。


所谓天时,是指上帝按着自己定的时间,施行恩典和拯救。所谓地利,是将要领选民进入迦南美地。所谓人和,是要求选民世世代代“留意听从我今日所吩咐的诫命,爱耶和华你们的 神,尽心尽性事奉他”。

 

而这三个方面,具体来说又都和“时间”有关。

 

10-12节明确指出埃及地与迦南地的不同,最主要的就是对“天时”的依赖程度不同。尼罗河有来自中非洲雪山的丰富水源,因此埃及农民藉着沟渠水道便能浇灌农田。他们打水的器械十分简单,是个装在杠杆末端的容器,称为「沙都夫」(shaduf)。打上来的水倒在较大的水道中,水便自然分流到越来越小的渠道。田地得到足够的灌溉以后,农夫便用脚堆上泥土,把水道封闭。以后田地再需浇灌之时,只要把封闭沟渠的泥土踢开便可以了。埃及地就好像菜园一样,需要经常的照顾,但收成却多得出奇。埃及的农田不断需要人力来维持,给人一个错觉,以为田地丰盛的收成,完全是人类勤奋工作的结果。而以色列人要去的迦南却是个崎岖不平“有山有谷”的地方。迦南没有埃及的丰富水源,能否丰收,完全仰赖神所赐下的雨水。所以在应许之地生活特别需要信心。


时间的受造

「沙都夫」(shaduf)

 

13-17节接着指出,神对于祂选民的祝福与咒诅,特别会体现在“农时”之上。以色列人如果爱神,尽心尽性事奉祂,祂便会按时照着节令降雨给他们。早雨(yoreh,和合本作「秋雨」)是十月、十一月间所下的豪雨,而迟雨(malqos,和合本作「春雨」)则是三、四月间的暴雨。十月、十一月的秋雨结束夏季的干旱,使土地可以耕作。夏天来临以前的三、四月的春雨则使全地一片青绿。春雨对果树最为重要。有了雨水,农夫便能收成谷物、葡萄、橄榄。雨水又使牧草丰足,喂养野兽和牲畜。但以色列如果把这些祝福,当作是其他神祇如巴力哈达(Hadad)等的赐与(参︰何二7~14),耶和华就会收回祝福。因为这样做就等于是背叛盟约,就要承受盟约指定的咒诅:缺雨、歉收、死亡。

 

18-21节则进一步指出选民对神当尽的本分,仍然特别跟“时间”有关。经文指出我们对自己和儿女的信仰教育,要“随时”进行,分分秒秒,时时刻刻,岁岁年年,世世代代,都要爱神、敬畏祂,好使我们和我们子孙的日子不断增多,“如天覆地的日子”那样多——直到天地灭没,选民完全与神同在。


(以上三段部分内容引自《每日研经丛书》)

 

就这样,这段美好的经文不断基于“时间”概念,来谈论上帝与选民的关系。所以离开圣经启示的“时间”观念,就不能真正明白神的心意。因此我们有必要查考圣经,看圣经对“时间”这一主题有怎样的启示。


按着救赎历史的框架,我会从三个方面来讲时间,分别是:时间的受造时间的受害时间的受洗。分别论及上帝对时间的创造、护理、拯救。当然主题之间一定会有重合之处。

 

时间的受造:创造中的天时

 

上帝之名的时间定义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上帝向摩西启示祂自己名字的时候,这名字就是以时间概念来描述的。“自有永有”的意思,就是本来有、一直有,就是“无始无终”,就是“昔在、今在、永在”。正如神自己所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启 22:13)”。这些形容都是要告诉我们:神不在时间之内,乃在时间之外,祂是时间的创造者,祂不受祂所造的时间束缚。

 

时间有始

 

上帝无始无终,上帝所造的时间却有始有终。那在圣经的第一卷第一章说“起初”(创1:1)的,也在圣经的末卷末章说“都成了”(启21:6)。“时间有始有终”的事实,决定了我们的时间观和历史观是线性的而不是循环的(比如佛教)。

 

时间有“始”,这也是对许多貌似复杂之问题的简单回答。许多慕道友甚至基督徒对信仰的疑问,其中很多与“时间”问题有关。比如常有人问:恐龙是否存在过?化石的年龄为何那么长?地球是否真有46亿年?

 

其实这些问题的产生,都是因为或多或少预先接受了进化论对时间的定义之故。下面我将尝试回答一下此类问题。

 

最早的进化论假设时间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如此才能给出足够的时间来进行达尔文臆想中的缓慢进化。但这种原教旨主义进化论在20世纪天文物理学确定了“宇宙大爆炸”的存在之后,就已经遇到了严重挑战,于是被迫做出了许多修正。今天的进化论学者多以跃迁理论取代了曾经的渐进理论。

 

然而“时间无始无终”的错误定义其实也不能归咎于达尔文,因为他无非是采纳了牛顿的绝对时空观,而牛顿的时空观也不过是从古到今大多数人的直觉。其实就在牛顿的年间,就曾有牧者给他写信说:“如果像你所说我们有无限的过去,宇宙也是无限大,那岂不意味着就应该有无限的星光汇聚过来,以致将夜空烧得光芒四射吗?”牛顿承认这是他无法回答的问题。

 

而到了20世纪,哈勃望远镜对“宇宙红移”现象的观测,最终确定了“宇宙大爆炸”的存在,也就是说从科学上证明了“时间有始”。

 

“起初,神创造天地”,这句话通常可以理解为是“概述”,下边的经文具体解释天地及其中万物受造的具体细节。但这句经文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是“起初,上帝先创造了宇宙”,然后在宇宙中创造了万物。创造“宇宙”其实也就是创造“时空”,汉语的“宇宙”一词,意思就是:上下四方曰宇,古往今来曰宙。其意义恰好很符合爱因斯坦而非牛顿的时空观,在这个目前还没有被推翻的科学理论中,时空本为一体,不能分开表述。


时间的受造

 

“长日说”还是“常日说”?

 

所以“时间有始”,其实也就是“时空有始”。而“创造”,这件发生于“时空起点(或说‘奇点’)”附近(无论你认为是在后还是同时),并且只发生了一次的事件,如果用时间中的参照系和逻辑想当然地去推导,可能就会得出许多似是而非的结论。


比如人们常常争论的创世六日的长短问题,或许就属此类。

 

当年阿舍尔主教直接把圣经记载的家谱年代相加,得出世界受造于公元前4004年。这固然略显迂腐,但其实仍比达尔文拥趸用假设的化石年代相加得出世界诞生于多少亿年前更加靠谱。

 

因为创世记本身已经给出了一条重要线索,可以回应多数“年代”问题:

 

按照创世记的记述,亚当受造时即为成人。


时间的受造

 

我想大家都可以同意,圣经没有任何地方暗示过上帝造人是先创造了一个婴儿(甚至一个受精卵)、然后将他抚养成人。这就是说:刚刚(一秒或一微秒或更微小的某个时间间隔之前)被造的亚当,他看上去却已经成年(比如三十岁)。所以如果达尔文亲临创造现场,给亚当用上测骨龄等技术手段,的确可以“合理推测”出亚当诞生于三十年前。然而这虽然“合理”,却并非“事实”,因为它忽略了“创造”这个独一无二事件的存在,忽略了“时空有始”。

 

同理,虽然有很多人认为,创世六日其实是指很长的六个“时段”,但这可能暗示他们在潜意识中仍想多少迎合一下进化论,给够进化(哪怕是跃迁式进化)所需的漫长时间。


当然,这绝不是说“长日说”就毫无道理,因为很有可能“长日说(六日是六个很长的地质时代)”和“常日说(六日就是六个24小时)”都是对的,真相或许是:


六日(常日)内被造的世界(宇宙),看上去却好像已经度过了几十亿年(长日)。正如刚刚被造的亚当,看上去已经成年。刚刚被造的银杏树,却有着几万年的年轮。刚刚被造的月球,遍布仿佛存在了几亿年的陨石坑。刚刚被造的宇宙,有着好像膨胀了一百多亿年的速度和温度。甚至刚刚被造的地层,就埋藏着专为“调戏”达尔文们而造的“古老”化石。

 

不过或许仍有必要引用一段资料,来说明“长日”、“常日”之争目前的进展:


对“六日创造”问题,美国长老会PCA 在2000 年专门组成了创造论研究委员会,经过深入透彻的研究和讨论,委员会发表一份《创造论研究报告》,报告详细回顾了历史上对“六日”创造的不同解释,最后得出结论,承认委员会没有在“六日”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为教会的合一和建造,委员会认为以下四种解释都是可以接受的,同时认为没有一个解释比其它解释更具有说服力。


四种可以被接纳的解释为:


(1)六日即六个通常的工作日(地球自传一圈,或24 小时一日)。

(2)六日为六个连续的时段,每个时间段长度不一,彼此之间且有重叠。

(3)六日是比喻六个创造框架,重点在创造不同的东西,而不是用了多久和按照什么次序。

(4)六日是指上帝眼中的日子,长短和次序与人眼中的日子并不完全一致。


四种解释的共同点:(1)全部承认创造是历史真实事件,不是虚构,也不是迷信。(2)全部承认上帝是按照各从其类创造了万物,否认进化论。


引自《基督教基础神学第三课》


定性”的还是“定量”的?


另一方面,也不能抛开创世记的历史性质去做纯粹的抽象推理。须知,这经文的首要目的,是上帝要摩西把创世之事传讲给选民(即上边解释的第三种)。所以上帝势必、并且已经以“俯就”的方式,使用摩西(和后人)可以理解的语言让他们明白“创造”的“存在”。所以经文的首要意义是“定性”的,而不是“定量”的,是用通俗语言而非科学语言描述创造。

 

所以,创世的细节,上帝并未为了满足人(特别是现代人)的好奇心而详尽论述,反倒特意(在我看来)留下一些貌似参差其实却能彼此补充的线索,让我们知道创世实属奥秘,人或许终究不能全都明白。这些线索包括但不限于:

 

  • 天使何时受造?

  • 为何没有提到“水”何时、如何受造?

  • 创一创二的创造次序为何好像略有不同?

  • 上帝造亚当之后才造了动物并领到他面前让他命名?

  • 动物是“说”有就有,还是和人一样用尘土所造?

  • 第一章说上帝第六日造男造女,但第二章的造男造女之间似乎隔了不止一天?

  • 第一天的光是指“能量”还是“星辰”还是奥古斯丁认为的“天使”?

  • 第四天的大光小光是被“创造”还是被“显露”?还是它们就是第一天的光?

  • 上帝是直接造了成形的植物,还是只造了种子然后让它们从地里自然长出来?

  • 如果是后者,那么荆棘、蒺藜的种子已经埋在地下,直等到始祖犯罪后才长出?

  • ……

 

实际上,希伯来人的时间观念本来就是“定性”的,希腊人才是“定量”的。而我们今天谈论“时间”的方式其实更多是希腊式的。反倒犹太人爱因斯坦所发现的相对论,其时间观念倒是很符合希伯来人的观念:时间可以伸缩,时空可以弯曲,时光不能倒流。

 

所以我们需要想想:当我们谈论创造者,就是那位拥有无限能量、无限速度、无限智慧的创造者,在创造世界时,到底用了“多久”,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因为时间只对人,更具体来说,只对会死的人才有意义。希腊式的定量时间概念不但对上帝没有意义,甚至对伊甸园中的始祖其实也没有意义,因为那时的他们不会死甚至不会老,所以“有晚上、有早晨”更多是定性的。所有“时空”中的事件对上帝而言都已发生,对本该不死的始祖来说都要发生,所以“时间流逝”可能更多是一种心理现象而已。

 

非要问“上帝创世用了多长时间”,其实有点儿类似问:莎士比亚写《哈姆雷特》,按照哈姆雷特的时间,用了多久?然而这显然是两个维度里的问题,或许本质上就无法回答,也没必要回答。


时间的受造


创造次序与救赎次序的呼应


还有一个重要的角度,可以理解创造及其次序。


首先,创造是从“第一日”开始的。而主复活的日子,也是“第一日”。所以当我们说“圣灵重生信徒、使信徒的灵魂死里复活就相当于重新创造”之时,我们就是在表达这种呼应。


其次,创一与创二所记载的创造次序虽然貌似不太一样,但这里特别要注意到一个问题,就是第一章对神的称呼和第二章也不一样。在和合本中,第一章用的是“神”,对应的原文是“以罗欣(elohiym)”,这个词特别强调神是“创造之主”;第二章用的是“耶和华神”,对应的原文是“雅巍(Yahovah)”,这个词特别强调神是“盟约之主”、“救赎之主”。所以,极有可能创世记第一第二章分别是从两个角度来描述创造的,一个更近于独自创造天地之神的绝对角度,一个更近于与神立约、将要被神救赎之人所能理解的相对角度。有人还指出,神造其他东西时都是“说有就有”,唯独造人时是亲手用尘土造成,这就显明了祂愿意与人有位格性交通,建立爱的关系,就是圣约。当然,如果采纳第二章的记述,就是认为动物也是用尘土造成,也不会影响这个结论,因为圣经还提到,神亲自向人的鼻孔里吹气。这一特殊的动作也,或者更足以显明刚才的结论。这样创造和救赎就再一次彼此呼应了。


第三,或许需要指出的一个问题是,信徒通常所以为的自己的“救恩次序”大概是:听道、悔改、相信、重生(请注意,这个词的用法在当代福音派语境里其实是在表示“坚振”或“委身”)、成圣、得荣。然而整体查考圣经之后,我们可以得知,真正的“救恩次序”应该是:预定,拣选,呼召,重生(圣经的意思是:圣灵使罪人的灵魂死里复活),悔改,相信,称义,成圣,得荣。这个问题会在第三讲再次谈到,现在只需要说一点,那就是从人的角度理解的“主观救恩次序”的确可能与从神的角度启示的“客观救恩次序”不同。就像人觉得太阳绕着地球转,其实是地球绕着太阳转。这一点或许有助于我们明白,为何创一从神的角度启示的“创造次序”与创二从人的角度感受的“创造次序”有所不同。 

 

时间的物理性质

 

罗马书提到,神的作为,人可以从自然界中揣摩而得。那么在“时间”问题上,目前“揣摩”得最精确,也得到了大多数科学家承认的时空理论,就是爱因斯坦的狭义和广义相对论。基于他的理论和其他一些研究,我们可以简单描述上帝所造之时间的四大物理性质(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已经是百分之百的定论):

 

有开始。宇宙大爆炸的存在就是证明。但从科学意义上暂时无法证明是否有结束,这取决于对影响宇宙膨胀之速率的某些常数的测定。


有弹性。这是狭义相对论与广义相对论的结论。具体来说就是时空靠近大质量物体时会弯曲,质量越大弯曲越大,弯曲越大时间越慢。并且物体的速度越接近光速时间也会越慢,如果达到光速,时间就会停止。


不间断。这是所有物理学的基本假设,即时间(这里或许就不能带上空间了)是连续的,意思就是是“非量子化”的。假想中的最小时间单位“普朗克时间”尚未测定,也可能永远无法测定。


不可逆。这就是热力学第二定律。破镜不能自动重圆,冷水不能自动沸腾。宇宙中的熵只能不断增加,熵就是“无序度”,是“秩序”的反面。“时间之箭”的单向性几乎是最没有争议的一点。

 

这些可以说就是上帝所创造的时间(时空)的基本性质。


时间的受造

 

所以,时间其实无法度量(可以度量的是时刻),时间其实没有速度(有速度的是物质)。甚至时间其实也无法描述,所以你只能政治正确地说:在刚刚过去的一分钟,你度过了60秒。而且时间其实也不可逆(因为光速不能超越),所以至今没有,以后应该也不会有可行的穿越“回去”的方法。但网友们说倒是有简明的穿越到未来的方法,而且很多人都已经有过这种体验:早晨闹钟响起按掉之后——闭眼五秒钟,穿越两小时。

 

时间为荣神益人而造

 

创 1:14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

创 1:15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这样成了。


创 1:27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创 1:28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创 8:21耶和华闻那馨香之气,就心里说:“我不再因人的缘故咒诅地(人从小时心里怀着恶念),也不再按着我才行的,灭各种的活物了。

创 8:22地还存留的时候,稼穑、寒暑、冬夏、昼夜,就永不停息了。”

 

自有永有的神本身不需要时间,所以时间可以说是祂特意为人创造的。上述几节经文如果拓展开来,其实信息量极大,但若只说其中和今天的证道有关的要点,那就是“节令、日子、年岁、稼穑、寒暑、冬夏、昼夜”这些人类通常使用的时间概念,其实都是神通过祂的创造以及精密微调,用来彰显祂的荣耀,并要使人得益处的。

 

比如最主要的用来确定时间的物体,就是神所造的“大光小光”:太阳月亮。日月有许多非常奇妙的性质,这些奇妙本身就是恩典。举例来说:


  • 月亮的公转与自转周期是相同的,所以它永远以同一面面对地球,并且也形成了所谓“潮汐锁定”现象,使得地球的潮汐有稳定的规律。

  • 月球与太阳的大小比例,和它们据地球距离的比例非常接近,这就使得月亮的视觉大小与太阳几乎相同,于是才可能形成日全蚀,而对日蚀(特别是日全蚀)的观测能够累积极为重要的天文数据,是检验历法精确程度的重要指标,并且对日全蚀的记载还能够帮助人们确定许多历史大事的具体发生时间。而且,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最终确立,也是通过在日全蚀时观察太阳对星光的弯曲而确定的。科学家对太阳成分的确定,同样是通过在日全蚀时观察太阳的光谱而分析得到的。

  • 月亮的质量以及它与地球的距离也是“刚刚好”,这使得地球大气既不是太厚导致温室效应,又不会太薄以致无法维持生命。

  • ……


这样的“微调”数据还有很多,不能一一尽述,但总意就是:上帝的创造都是为了祂的荣耀,也为了让人能够存在并敬拜祂。所谓“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就是这个意思。


时间的受造


就在这恩典当中,具体来说就是在日、月、地这个被精密微调过的“三体系统”当中,人类才可以观察并记录月亮的运行规律,得出阴历,才可以观察并记录太阳的运行规律,得出阳历。就是说,历法,乃至天文、数学以及一切科学,其实都是对上帝普遍恩典的探究,并不分中国外国,只有正确与否、精确与否之别。并且这种探究之所以可能,正是来自于上帝起初创造时的精心设计,祂仔细搭建了这个名为宇宙的“实验室”,让人可以借着神赐给人的智慧去揣摩时空的(部分)奥秘与规律。而且“能够”开展这些研究本身,反过来就说明人类已经拥有很好的生存和研究条件。所以可以说:创造当中已经饱含神对人无微不至的爱。


时间的受造


也唯有了解了这些规律,人才能真正践行“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的命令。而这些揣摩发现的规律,在时间方面的体现和描述,就是前边所说的“节令、日子、年岁、稼穑、寒暑、冬夏、昼夜”等等。这些“时间的规律”就是所谓“天时”,其实它远比地利、人和更加重要,因为若没有这种奇妙创造和精密微调,生命都不可能出现:地球要么就会像金星一样被硫酸雨和火山灰笼罩(非常像圣经里描述的地狱),要么就会像火星一样荒芜冰冷连最顽强的细菌也不能生存。所以,没有天时,地利、人和根本无从谈起。


时间的受造

金星表面


并且上帝也并不是造了“天时”之后就撒手不管,而是仍然施行护理(下一讲会重点说这个方面),就像今天的主题经文中所说:当人敬拜祂时,祂就“按时”降下秋雨春雨、让野地“按时”长出青草。这就显明“按时”并非理所当然,而是神的恩典,所以当人背约,神就会收回这恩典,让人以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再“按时”发生。

 

总结:

 

上帝所造的时空有始、有终、有限、有向。这些性质特别是“有始”,决定了创世的奥秘或许不能被人完全了解。而创世记记载的创世事件及其次序,首要目的是“定性”而非“定量”,是为了让人能够与祂建立圣约中的关系,所以人类历史中最重要的两个日子,创造日和主日,都是“第一日”,一个显明了创造,一个显明了救赎。在这最重要的意义之外,神也愿意让人借着祂所造的世界去认识祂启示的“天时”,进而顺服祂、荣耀祂,在祂的恩典和圣约当中,得以安享神与人的同在。



时间的受造


相关阅读:


以利以罗欣颂 | 郭暮云


时间的受造



郭暮云的半导体

时间的受造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其他文章)

是在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时间的受造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