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受洗

2018年1月21日 1447点热度 1人点赞 0条评论

经文


出 6:7我要以你们为我的百姓,我也要作你们的 神,你们要知道我是耶和华你们的 神,是救你们脱离埃及人之重担的。

利 26:12我要在你们中间行走,我要作你们的 神,你们要作我的子民。

耶 7:23我只吩咐他们这一件,说:‘你们当听从我的话,我就作你们的 神,你们也作我的子民。你们行我所吩咐的一切道,就可以得福。’

来 8:10主又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 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启 21:3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 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 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 神。


引言


时间在受造之时与万物同样美好,却在乐园事变之后被人类之罪所累。从此虽然时间未和园外的河一起消失,却也在不断的流淌中,看上去,浑浊不堪。泥沙俱下之余,其中更充满了难解的湍流与旋涡。世界受造之时曾有过的“空虚、混沌、黑暗”,似乎又成了时间,也就是历史的主要面貌。


当然,若说时间是河水,那我们才是河水中的泥沙。正因为我们这些罪人的存在,河水才不再清澈平静。然而即便浑浊如黄河,我们仍得说,那是一条河,其中有泥沙,而并不说,那是泥沙,其中有河。

时间的受洗


时间与历史也是这样。它纵然受害,却仍在奔涌前行,沿着神所划的曲折捷径,向着神所定的未知必然而去。历史之河固然被罪恶泥沙所搅扰,却仍靠着神,将泥沙荡涤分离,浮沉之间,澄明本相,更将神预先放在其中的黄金显露出来。所以泥沙固然使时间受害,时间却也让泥沙受洗,而洗净那因洗净泥沙而受害的时间之水的,是创造时间时运行在水面上的灵。


但以上所说的,并不是诗,而是神学。虽然这两者在神那里,不见得有实质分别。


时间的受害式开始


堕落之人在想要装神或造神之时,也会故意表现出这种没有分别。


几十年前,某红诗人为庆祝更替大典,发表了他的长诗,名为《时间开始了》。以下引文出自第一乐章《欢乐颂》。


他屹立着象一尊塑像……

掌声和呼声静下来了

这会场

静下来了

好像是风浪停息了的海

只有微波在动荡而过

只有微风在吹拂而过

一刹那通到永远——

时间

奔腾在肃穆的呼吸里面

跨过了这肃穆的一刹那

时间!时间!

你一跃地站了起来!

xxx,他向世界发出了声音

xxx,他向时间发出了命令

“进军!”

掌声爆发了起来

乐声奔涌了出来

灯光放射了开来

礼炮象大交响乐的鼓声

“咚!咚!咚!”地轰响了进来

这会场

一瞬间化成了一片沸腾的海

一片声浪的海

一片光带的海

一片声浪和光带交错着的

欢跃的生命的海


这就是他的诗意神学。他以对《创世记》的亵渎式模仿,宣告偶像在黄昏时诞生。他再一次证明了,人人都有神学,以及基于他神学的三观与史观。在他的观念里,十月一日之前,并无时间,时间从此刻开始,从此刻受造——被他的神口中发出的“成立了!”所造。


扣子与三观


既然神学与三观连红诗人都有,基督徒当然更有,因为上帝已经借着圣经,向选民指出了历史的进程与意义。


不过遗憾的是,我们需要承认:并非所有弟兄姊妹所理解的“历史进程与意义”都是一样。有时连“基本一样”其实也做不到。


但这并不是应用“多元主义”的适切理由,特别是在谈论“历史的基本框架”之时。简单来说,基督徒们理解历史,有两种思维模式。一种是认为历史总体有序但局部混沌(河里有沙)。本文引言部分就是这种理解。相对应的,就是认为历史总体混沌但局部有序(沙里有河)。


可能有人会问:但为什么要谈论这个呢?史观一样不一样又如何呢?不是单单信靠神就好了吗?


那么需要指出,虽然两种观念的分歧貌似是一个“比例”问题,其本质却正是神学问题,是如何信神,和信怎样一位神的问题,具体来说是对“神的主权与预定”如何相信与理解的问题。惟有相信神一直在掌权、掌全权,你才会在看到甚至身陷混沌与旋涡之时仍然相信秩序、公义、恩典的存在。否则,给你再多秩序、公义、恩典的例子,你仍会被湍流与旋涡裹挟,最终沉没在绝望的流沙河中。


或者说,一个人思维体系的形成,就好像穿衬衫的过程。如果最下边的第一个扣子就系错了位置,那么可以肯定,接下来要么就是所有扣子都会跟着系错,要么就会在中间某处虽然好像纠正了过来,却仍尴尬地鼓了个包。

时间的受洗


这第一个扣子,就是你的神学与三观。


我个人的这件衬衫(思想体系),如今回望,就曾经把第一个扣子扣错,由此导致其他地方鼓包,而且鼓了不止一个。多年前的我不仅不思悔改,还常常抱怨这件基督教衬衫设计的有问题。如今在神的恩典独自运作之下(在这个问题上我实在是完完全全被动的),我想至少我的第一个扣子是扣在了正确位置上,其他的扣子也在逐渐地、一个一个地扣上。虽然在这归正的过程中我常常手忙脚乱,常常帮神的倒忙,导致有时看上去鼓的包更多、更难看了,但我仍愿靠着神的恩典与交托,与大家先分享这被扣好的第一个扣子的主要性质。


这个如基石一般重要的扣子,叫做“圣约”。这是我靠着神的带领,在我如今委身的教会与传统中所领受的理解神学与历史的基本法则。

时间的受洗


圣约中的时间与时间中的圣约


在几年前我刚刚认识圣约神学之时,还只将圣约局限在时间之内。但随着进一步学习,我看到早有属灵前辈靠着神给他们的恩典,指出了“时间之前”的圣约,那就是在未有世界之先,三一神彼此之间的圣约。


独一上帝的三个位格,同尊,同荣,同样无限,同样永恒。在我们难以想象的荣耀中(约17:5),在未有世界之先,三一神就在永恒中彼此立下了圣约。这个圣约的全部细节当然不可能全部为人所知,但因其与人有关的部分,可以用人的语言称其为“救赎之约”,就如经上所记:


弗 1:4就如 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

弗 1:10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


所谓“与人有关的部分”,其实至少应该包括“创造”与“救赎”,上边两节经文就分别在表述这两个方面。救赎之约这个名字是不错的,因为是指人和世界的被救赎,就连我今天的题目“时间的受洗”也可以理解为就是“时间的被赎”。但应当承认,或许多数中国基督徒听到“救赎”就只想到人的得救,甚至只是自己的得救。这正是三观问题的一个反映,是系错了第一个扣子的必然结果之一。


所以,如果“救赎之约”这个名字会加强我们这种狭隘的理解,给我们一种错误的暗示,以为三一神的彼此立约只包括救赎,不包括创造和其他,那我愿意换一个名字(仅为方便记忆):可以将这创世之前的圣约称为“三一之约”或“神神之约”,以对应后来的“神人之约”。


“神神之约”与“神人之约”至少有两个重大不同。第一,神神之约发生在时间之前,而神人之约发生在时间之中。当然这都是从时间中的人的角度来看。第二,神神之约才是真正的、本质上的“平等条约”,而“神人之约”是“不平等条约”。


不过,这个“不平等”,并不是说对人不平等,而是说对神不平等。因为神人之约完全是神单方面的恩典,是祂对人的俯就。虽然完全不必如此,神却将自己限制在圣约中,按照圣约的清楚内容与人建立明确关系。仅从这一点来说,我们的神就与世人所崇拜的神(比如希腊神祗)迥然不同,那些神从不清楚说明自己的意思,只让他们的信众费尽心思去猜。


借着新旧约圣经(这个名字已经以圣约为前提)我们可以知道,神人之约有清楚的要素,神学家们将这些要素总结为七个:


1:发起者

2:受约代表

3:受约群体

4:条约内容

5:守约的祝福

6:背约的咒诅

7:立约的记号


这里我特意使用“受约代表”、“受约群体”来取代“立约代表”、“立约群体”,是想更强调神人之约的“不平等性”,因为神人之约并不像人与人的约定那样是双方平等立约,而是神出于单方面的恩典赐圣约给人。或者说,神并不欠你一个圣约。所以就是在此意义上,神人之约也叫做“恩典之约”。


以下表格就是神人之约(恩典之约)的具体内容,“发起者”都是神。

时间的受洗


简单总结一下,圣约就是:


  • 时间之前:神神之约(三一之约,救赎之约)。立约方:三一神的三个位格。内容:创造,救赎,以及其他未知奥秘。

  • 时间之中:神人之约(恩典之约)。详见上表。


不过,这个表格虽然貌似复杂,但若概括一下,其实就是今天主题经文中反复出现的:


出 6:7我要以你们为我的百姓,我也要作你们的 神,你们要知道我是耶和华你们的 神,是救你们脱离埃及人之重担的。

利 26:12我要在你们中间行走,我要作你们的 神,你们要作我的子民。

耶 7:23我只吩咐他们这一件,说:‘你们当听从我的话,我就作你们的 神,你们也作我的子民。你们行我所吩咐的一切道,就可以得福。’

来 8:10主又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 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启 21:3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 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 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 神。


“我要做你们的神,你们要做我的子民”。这句话可以概括神人之约。因为想要明白这句话,你需要知道神是谁,有何本性。人是谁,有何本性。神人的关系又是如何。这个“关系”就叫“约”。所以,圣约不仅是理解历史的关键脉络,还是理解世界的清晰法则。


或许还可以更精炼地概括一下神人之约的精意,那就是:以马内利。我们知道,以马内利的意思是“神要与人同在”。这种同在是借着耶稣基督成就的。或者说,主耶稣基督正是连接“神神之约”与“神人之约”的纽带。


正如他在以马忤斯的路上及随后对门徒们所说的:


路 24:25耶稣对他们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

路 24:26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吗?”

路 24:27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


(当天晚上)


路 24:44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

路 24:45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


惟有按照这种“以马忤斯路上启示的以马内利神学”,也就是“圣约神学”的框架来理解圣经,我们才能真正知道,主耶稣应验、成全了旧约中的所有圣约记号:


他就是生命树;

他由童女所生;

他是被杀的羔羊;

他是道路真理生命;

他是救人的方舟;

他是使人与神和好的圣者;

他带人去真正的应许之地;

他是真正被献上的独生子;

他是万国万族的祝福;

他设立了真正的割礼;

他是生命的活水,生命的粮食;

他以自己的血另立新约,将律法刻在人心版之上;

他成全了一切律法;

他赐给人真正的安息;

他是真正的会幕与圣殿;他是逾越节被杀的羔羊;

他是摩西预言的“那先知”;

他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为祭司;

他成全了一切的献祭;

信他的人组成真正的以色列国;

他是坐在宝座上的永远的君王。


神神之约是神人之约的前提,以“三位一体”为保证。神人之约是神神之约的最重要彰显,借“神人二性”来实现。神神之约(一个)与神人之约(六个)共同构成了“圣约”,终极目的是为了神的荣耀,在实现这目的的同时,也会带给选民永生与平安。


所以,虽然圣约神学的内容极其精深,但我愿先将“圣约神学”的基本意义概括为简短的几句话:


三位一体,神人二性,以马内利,哈利路亚。


分别意味着:


神神同在,神人同在,平安归人,荣耀归神。


圣约与三观


作为第一个扣子的“圣约神学”,与其他扣子有着因果关系。是否认同、具备“约”的精神,就已经能将人群分成两类。


圣约也常被称作“盟约”。这个中文词翻译的很好。盟的意思就是有牺牲,有保证(其甲骨文形态就是在盘中割下来的牛耳);约的意思就是有约束(小篆的字形就可以看出),引申为有规则。

时间的受洗

可能我们一听到“约束”,就会想到“不自由”。然而这是一种误会。实际上不受约束的自由从来就不是自由,而是混乱。诗词被格律约束,音乐被音律约束,科学被规律约束,社会被法律约束。不受约束的诗词,就是胡话。不受约束的音乐,就是噪声。不受约束的科学,就是巫术。不受约束的社会,就是地狱。


同样,不受圣约约束的基督教信仰,就是一种空虚混沌中的高级迷信。


信仰是一个约。婚姻是一个约。法律是一个约。道德是一个约。实际上我们所知道的所有美好和重要的事情都是由“”界定的。然而约的精神可能正是我们这个民族最缺乏的精神。我们一般会把比较重要的事情加上一个“大”字,比如治水的禹,我们尊称为大禹。用这个原则,我们讲得这么重要的“约”,可以叫做“大约”。然而很不幸,我们的民族精神,不是尊约为大,而正是“大约”这个词的字面意思,就是大其概,就是差不多。所以我们说九点开始聚会,这是一个约,但这个约就被我们理解成“大约”九点开始聚会。


然而“时间”本身就是神亲自给世界和人所定的一个很大的“约”,由定节令、日子、年岁的日月星辰具体执行。如果太阳明天不是在确定的时间确定升起,而是大约八点二十出来,那世界本身就要不存在了。

时间的受洗


约的精神,还意味着规则意识。上帝所造的世界充满了明确的规律与规则,上帝也将自己与人的关系限定在自己告诉人的明确规则中。但我们做事却通常凭人情,不是靠规则。我们至今都没有形成一个能以盟约的精神来运作的社会。实际上直到今天,维系、界定、约束我们彼此关系的,更多的还是血缘、利益而不是盟约。所以我们有不讲诚信、不守约定的名声,这并不是偶然的,因为我们的民族精神里边其实没有盟约的概念,而只有利害的概念。因此我们只要有利可图,就敢于撕毁一切约定。只要我不高兴,只要对我不利,管你什么合同什么法规,什么联合国公约什么WTO,谁都别想约束我。

时间的受洗


基督教文明有三个源流:希伯来信仰,希腊罗马文明,日耳曼精神。如果说希腊、罗马、日耳曼文明的核心是一种“猛”的精神,就是奥林匹克精神所谓的“更高、更快、更强”,或者勇士、骑士、绅士的“卵翼妇孺、搏击强梁”,那么希伯来精神就是一种“盟”的精神。所以“”的精神产生英雄,“”的精神孕育圣徒。

时间的受洗

猛+盟=圣骑士


我们呢?可以说以前是“蒙”,统治者蒙蔽百姓,百姓蒙昧无知。现在不让明着蒙了,就改了个词叫“梦”,给你个梦去做或者去作。而现实的情况又是,年轻人既不愿被蒙,也不愿做梦,还不愿结盟——他们可能更喜欢的是“萌”,所以以“萌萌哒”作为自己的喜乐和满足。其实到头来还是一脸懵。 


圣约的概念,就是神对于时间与空间(历史与世界)的定义。盟约的精神,就是神赐给人类社会的普遍法则。所以如果你没有盟约的精神,你就一定不能在一个团体中生活,在一个团契中生长,在一个团队中服侍。因为这些都需要盟和约作为保障,绝不是靠“卖萌”和“大约”就能维持运作的。


实际上约既是约束,又是一种保护。教会确立信条与章程,也就是确立教会之约,这件事情有很多意义,但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就是约束和保护。而这正是对圣经中启示的约的精神的一种遵循和效法。


时间的受洗

约束也是保护


以约的观点来看待圣经的神学,就叫做圣约神学。以圣约神学看待时间与历史,就能在敬畏与赞美神的主权之时,认清无论有多少泥沙和旋涡,河仍是河,主的旨意仍然一定会达成——虽然不是每个事件的具体过程和意义我们都能马上知道,但我们知道那位立约的神,那位创造规律的神,不会失败。


时间的受洗


圣约论与时代论


圣约神学是一种看待圣经的有机框架。框架的意思就是一个格子,保护你不至于出格。圣约把圣经叙事的主题连在了一起,能帮助你理解为何整本圣经是浑然一体。因此圣约的概念有助于平衡主权与责任、律法与恩典、公义与慈爱、真理与生命、称义与成圣、个人与教会、教会与世界等诸多存在张力的观点。


圣约神学也是看待历史的有机框架。在圣约的框架下,历史是一个连绵不绝的统一整体,而不是一段一段的破碎故事。王怡牧师说:历史不是一段一段的,香肠才是一段一段的。所以圣约之间的关系也不是一个取代一个,而是一个继承一个、一个更新一个,最终被基督之约完全成全。这就是每一个圣约都被称为“永约”的原因,神的永恒性是约的永恒性的唯一保证。


所谓“连续而非断裂”,可以从创世记第一章来理解。显而易见,创造有秩序,有次序,是一个整体,不能分割。我想我们都可以承认,创造固然有先有后,但这绝不意味着是神造了一样觉得不好(你要记得“祂看着是好的”),就打个补丁,升级一下,再造些什么来弥补之前的不足。因为,六日创造都是整体创造的一部分,只不过是在时间中(特别是在人所认为的时间中)渐渐展开。每一天的创造都是好的,到了人被造,创造就成全了,这一切,这整体,在神眼中:“甚好”。


同理,救赎计划也是一个整体,像创造一样,在时间中、在历史中渐渐展开。


不过,很多基督徒能够认同“创造”是一个整体,却不能认同“救赎”也是一个整体,至少当年的我就是这样。当时我因为看不明白圣经(因为没有圣约神学这样的整体架构和脉络),就把圣经和救赎历史看成一段一段的,把六十六卷圣经,看成了六十六块碎片拼成的百衲衣,或者六十六段连成的一条香肠。简单来说,这种“碎片”或者“片段”式的理解方式,会把“救赎”这件如创造一样浑然一体的事,看的支离破碎,把神看得如人一般,好像祂是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祂的作为好像是一系列的措手不及与亡羊补牢,并且窟窿还越补越大,最后迫不得已,只好亲自下凡来收拾残局。


那么这还能算是信仰吗?这样一位没有全局观的上帝,这样一位做事前后矛盾的上帝,你应该信吗?这和进化论、无神论到底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过了很久,我才知道,我当时的这种想法,其实也并非我一人独有。神学上,这种“三观”,基本上属于“时代论”。文末引用的附表列出了“时代论”与“圣约神学”的30个主要差异。

时间的受洗

引自维基百科


反思与应用


综上,原来这件基督教牌的衬衫不是设计有问题,而是人穿它的方式有问题。扣子系错了地方,所以衬衫看上去特别辣眼睛。而“圣约神学”、“圣约史观”就是更新了我三观的,最重要的那个扣子。


之所以说是“更新”,是因为视角完全被恩典颠覆,思维彻底被福音逆转。原先我看圣经,就是支离破碎的,貌似懂某些经文的意义,但圣经的总体意思对我来说,暗昧不明。如果非要问我整体在说什么,我只能鹦鹉学舌般说,就是:信耶稣、得永生。


看待历史更是如此,可能知道一些史料,其实完全没有史观,一方面不知道如何分辨历史事件的真伪,更要命的,是不知道历史事件的意义。时间长了,就开始自以为义地认为,历史其实没有意义。所以我原来的史观,其实并不比“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高明多少。而如果历史没有意义,那么将来终将变成历史的现在,就当然也没有意义,至少没有整体性的、形而上的意义。于是那时的我活得像个佛系基督徒,浑浑噩噩,醉生梦死,同时又自命不凡,自以为义。


这就是第一个扣子扣错之后,鼓起来的大包。而这种生活态度不但会影响自己,还会影响家人,影响弟兄姊妹。


如今反思,我,以及像我一样的许多中国基督徒,为何会特别受时代论影响?我想这跟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有关。按照汪丁丁先生的观点来说,多数国人那貌似复杂的思维方式,其实一点儿也不复杂,因为其本质不过是好多种简单思维的简单叠加。所以那只是繁琐,不是复杂。真正的“复杂性”,是指高等数学、集成电路、有机生命等复杂系统,精密、有序。繁琐思维充满了死结与旋涡,而非秩序与次序,自相矛盾,捉襟见肘。

时间的受洗

引自《复杂思维为何这么难?》(汪丁丁)


简单思维叠加而成的繁琐思维,其实就是“巫术思维”。巫术思维的特点就是只求实用,不问是非。有一份调查资料显示:


巫术渗透到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多数国人都有巫术思想,官员尤甚。2004年5月,中国科协公布的《2003年中国公众科学素养调查》显示:仅有1.98%的中国公众具备了“科学素养”。让人吃惊的是:这份被认为“基本说明了目前我国18至69岁公众的科学素养状况”的调查显示,13.3%的中国公众迷信。其中,20.4%的公众很信或有些信“求签”,26.6%的人相信“相面”,14.7%的人相信“星座预测”,4.8%的人相信“蝶仙或笔仙”,22.3%的人相信“周公解梦”。国家行政学院的研究员程萍对900多名县处级公务员调查后发现,只有47.6%的县处级公务员不迷信,半数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相信“相面”“周公解梦”“星座预测”和“求签”等。


时代论的流行,或许还和中国文化传统有关。或许,许多基督徒在心里,隐隐约约、不由自主,就把“拯救选民弥赛亚耶稣”,当成了“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苦难太大,因此对“救赎”的渴望超越了一切,甚至超越了“荣耀神”。于是“得永生”成了一种功利主义,成了我们的简单思维库里最新加入的一种简单思维。

时间的受洗


而以圣约神学为代表的信仰观、圣经观,以及随之发展出来的一系列生活观、经济观、政治观、艺术观、科学观、教育观、婚恋观、家庭观、育儿观……彼此之间是彼此呼应,精密配合的,整体上是一个“复杂”系统,而不是碎片重组或简单思维的叠加。


如果圣约神学是衬衫的第一个扣子,上边列举的各种观,就是其他的扣子。那么你的包是在哪里鼓出来的?是婚姻,还是教育?是工作,还是金钱?是婆媳关系,还是政教关系?是罪恶成瘾,还是空虚迷茫?有没有警惕过你头脑里的简单思维,也就是巫术思维?有没有认真在神面前默想,你究竟是从哪个扣子开始扣错的?会不会就是第一个?


对基督徒而言,以时代论为代表的各种不太符合圣经的三观,给我们的误导和伤害是很大的。比如,就有很多“基督徒”自称只信新约,不信旧约,因为今天已经是“新时代”了。


在时代论中,被神所造、被人所伤的时间固然受了洗,却是受了大水洗甚至洪水洗,结果潮湿浑浊,不再清晰一致。


并且,“水越多越有效”其实正是一种简单思维,至少在洗礼方面来说。然而洗礼是否有效当然和水量多少无关。就像“沙漠”的偏旁都是三点水,但沙漠里并没有水。“混沌”的偏旁也都是三点水,但混沌的水并不清澈。因为洗礼的要素是“用水”,而不是“用多少水”,并且最重要的是水所代表的圣灵有没有运行在水上。


所以,时间并不受洗,需要受洗的是我们对于时间和历史的观念。我们是否陷入了自我的旋涡和细节的湍流?是否在浮沉于历史之河的同时,忘记了神在掌权?我们的头脑究竟是受了洗还是进了水?


最后,就用曾宣告“上帝对一切领域都拥有主权”的亚伯拉罕·凯波尔1898年在普林斯顿大学所说的有关“历史之河”的一段话,作为“时间三讲”的结束吧:


世界上只有一股宽广、充满活力的河流,从一开始就承受了未来的应许。这股河流起源于中东,稳定不断地从东流向西。从西欧又来到北美大陆,从东海岸各州又流到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这条河流发源于巴比伦和尼罗河流域,从那里流向希腊,从希腊流到了罗马帝国,从罗马天主教各国又流向西、北欧各国,又从荷兰从英格兰流到美洲。目前此河流在这里伫立等待。她向西的途中有中国和日本的阻拦。此外,现在也没人能看得出将来东欧、斯拉夫民族会发生什么,但至今为止他们还未产生任何进展。尽管未来的面纱尚未揭开,这股从东方到西方的流动之河的历程是不可否认的。


时间的受洗



时间的受洗


相关阅读:


时间的受造

时间的受害


时间的受洗


郭暮云的半导体

时间的受洗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附录:

 

时代论神学

圣约神学

1. 可能是亚米念主义或改版的加尔文主义。几乎都不是真正的五要点加尔文主义。

1. 一直是加尔文主义,且一般是五要点的加尔文主义。

2. 强调字面解经。

2. 接受字面和象征性解经。

3. 一般不接受信心的类比analogy of faith,译注:即指以经解经)。

3. 几乎总是接受信心的类比

4. “以色列指的是字面意义上雅各血缘的后代。

4. “以色列可以字面上指雅各血缘的后代,也可取象征意义,指属灵的以色列。具体意义取决于语境。

5. 《加拉太书》6:1中的上帝的以色列单指以色列民族。

5.  《加拉太书》6:1中的上帝的以色列指属灵的以色列,与加3:29;罗2:28-29;腓3:3相呼应。

6. 上帝有两群子民,分别有两套计划:以色列(属地的)和教会(属天的)。

6.  上帝一直只有一群子民,就是渐进发展的教会。

7. 教会始于五旬节。

7.  教会始于旧约(参徒7:38)而在新约中得以完全实现。

8. 旧约里没有关于教会的预言,教会一直是隐藏的奥秘直到新约时期。

8.  旧约里有许多关于新约教会的预言。

9. 旧约里一切关于以色列的预言都是指字面意义上的以色列民族而不是教会。

9.  旧约中有一些预言是针对以色列民族,而有一些是指属灵的以色列,即教会。

10. 上帝主要关心的是以色列民族。

10.  上帝主要关心的是基督,之后是他的教会。

11. 教会在上帝永恒的计划里只是一个插曲。

11.  教会是上帝永恒救赎计划的顶峰。

12. 亚伯拉罕之约的继承者只是以色列民族。

12.  亚伯拉罕之约的继承者是基督和属灵的以色列。

13. 不存在三位一体之间永恒的救赎之约。

13.  三位一体之间存在永恒的救赎之约。

14. 不存在亚当在伊甸园时行为之约。

14.  亚当作为一切后代的代表,上帝与他建立有条件的行为之约。

15. 亚当没有获得恩典之约。

15.  上帝与他在基督里的子民立定恩典之约,包括亚当。

16. 在西奈山,以色列民太鲁莽的接受了上帝的约。

16.  在西奈山,以色列本来应该接受上帝的约。

17. 《耶利米书》31:31-34所说的新约只是给以色列民族的,而不是指《路加福音》22:20里所说的新约。

17.  《耶利米书》31章和《路加福音》22章所说的新约正是同一个;根据《希伯来书》8章二者都是给属灵的以色列的。

18. 上帝在历史中的计划主要通过彼此不相关的时代阶段。

18.  上帝在历史中的计划主要通过彼此相关的圣约。

19. 有一些时代论者认为旧约圣徒是通过行为得救。

19.  无人可以通过行为得救,得救唯独通过恩典。

20. 大部分时代论者认为旧约时期的人得救是通过信心,但是他们所信的是所处时代阶段特别的启示,而这信心不包括相信弥赛亚担当他们的罪。

20.  所有得救的人都是因信基督担当他们罪而得救,这个启示在各世代渐进启示。

21. 旧约时期的献祭不是福音或预表担当罪孽的弥赛亚。献祭只不过是献祭而已。

21.  旧约时期的信徒主要通过献祭的预表和预言,来相信担当他们罪孽的弥赛亚的福音。

22. 圣灵只在恩典时代内住在信徒里面,而不是在旧约时期或被提之后。

22.  圣灵在各个世代都内住在信徒里面,特别是在如今的新约时代,并且永远不会离开。

23. 耶稣曾给以色列国发出救恩的邀请,但因为以色列拒绝了它,因此被延迟了。

23.  耶稣只给属灵的国发出救恩的邀请,虽然以色列民族性的国家拒绝了它,但属灵的以色列接受了。

24. 旧约信徒不在基督里,不属于基督的身体或基督的新娘。

24.  各世代的信徒全部都在基督里,都属于基督的身体,基督的新娘。B

25. 律法被废除了。

25.  律法有三重功用:约束社会上的罪恶;引导人们向基督;教导基督徒圣洁生活。礼仪律已经被废除;民事律除了普遍公正的意义之外也已经废除;但道德律继续存在。

26. 旧约时期的律法如果不重复出现在新约圣经里,便不再有效了。

26.  旧约时期的律法若没有在新约圣经里被废除就依旧有效。

27. 千禧年是上帝的国度。时代论者全部都是前千禧年派,并且大部分都是灾前被提论者。

27.  教会是上帝的国度。圣约神学者一般都是无千禧年派,少数有前千禧年派或后千禧年派,极少有灾前被提论者。

28. 旧约的献祭行为将在千禧年时期恢复。

28.  旧约的献祭系统在基督里被成全并永远废除了。

29. 千禧年会成全亚伯拉罕之约。以色列将有复兴。

29.  基督成全了亚伯拉罕之约。有些圣约神学者相信以色列民族的复兴,但大部分不相信。

30. 大卫将在耶路撒冷坐在千禧年宝座上。

30.  唯有基督坐在宝座上。圣徒在基督权下治理。

 

作者:里根·邓肯(Ligon Duncan);翻译:王一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其他文章)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时间的受洗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