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生长

2018年3月18日 594点热度 1人点赞 0条评论

经文


可 4:26又说:“ 神的国如同人把种撒在地上。

可 4:27黑夜睡觉,白日起来,这种就发芽渐长,那人却不晓得如何这样。

可 4:28地生五谷是出于自然的:先发苗,后长穗,再后穗上结成饱满的子粒。

可 4:29谷既熟了,就用镰刀去割,因为收成的时候到了。”

引言

我们知道,整本圣经的主线之一是救赎史。但这并不表示“圣经就是(个人)救赎史”。我们说基督徒最重要的使命之一是传福音,但这并不是说基督徒唯一要做的事就是传福音,如果“福音”只是指“布道”的话。

我们看耶稣基督,他当然最大的福音使者,是圣者。可是你有没有总结过,在新约当中,主耶稣所传的福音,核心内容是什么呢?

也许我们一说“福音”,大家想到的就是受难、复活对吧?加上再临。但是你发现主耶稣自己在福音书中,他所传讲的道和福音,其实出现最多的关键词,是“神的国”,对不对?是天国。又因为这神国、天国太过于奥秘,所以主耶稣又用了许许多多的比喻来说神的国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知道四福音书中的许多经文都有对应的平行经文,但是这一段没有。这一段没有,但是你会发现它的精意是似曾相识的,出现在很多别的地方。

主耶稣道成肉身,他不光是身体道成肉身,他更是在沟通方式上道成肉身。他明明知道天地间的一切奥秘,可是他却跟这些农民渔民小市民出身的门徒,就只用他们能理解的话来去传讲神的道。所以他经常讲打鱼、撒种甚至于和面什么的,各种生活场景。

主耶稣的语言真的是这个世间最伟大的语言。他体现在,一方面三岁孩子都能听懂读懂,但另一方面,又会让最有知识的聪明人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到底什么意思。比如这一段就是。

他说神的国就如同人撒种在地上,黑夜睡觉,白日起来,然后这个种子开始发芽了,渐渐生长了。然后撒种的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渐渐地嫩芽长苗长穗结成子粒,到了时候就可以收割了。主说这一切是因为:地生五谷出于自然。

好,貌似我们都听得懂。很多小朋友自己在家里也种过豆角什么的,大家都见过这个过程,所以你完全理解他在“说”什么——但是他想“表达”的究竟是什么?这就是真正的奥秘了。

对于当时的农民来说,植物或者谷物是怎么长起来的,其实真的是个奥秘,对吧?到了今天我们大概知道了一点,你应该学过什么叫光合作用是不是,植物是怎么长起来的。所谓的“地生五谷出于自然”,这个“自然”规律是什么?今天我们称之为光合作用,知道植物是用这个上帝所造的机理,借着阳光、土壤、水和空气来合成它所需的一切,能够积聚能量。它们将太阳给它的能量以10%的转化率存储下来,然后人去吃植物,又能从能量中转化6%,生态系统就是这么运行的。

天国生长

所以我们说植物的生长至少有两个因素,就是外因和内因。内在的因素,今天我们就称之为基因以及刚才说的光合作用等等这些机制和原理。而外在的因素,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环境,大气、空气、水、土壤、阳光,这些都不可或缺。

这就是植物的生长。耶稣就是在用这样的一个日常的,总能见到、而且也在不断发生、不断重复的谷物或者说植物的生长,来告诉人“天国”是什么样子的。那么这里边的联系到底是什么?说植物我们懂,说天国你觉得你也懂,可是这两个有什么关系呢?这就是我们要来分析的重点。

一切皆有定时

耶稣的这个比喻,如果用旧约传道书的那种说话方式,我们就可以把它总结为:撒种有时,出芽有时,发苗有时,长穗有时,成熟有时,收割有时。是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说“一切都有时候”。

这个“时候”,是一百多年前的汉语,我们今天可能更多会用“时机”等词语来表示同样的意思。我们说这个时机、时候,就是神所造的时间,是世界的基本属性(相关主题可以参看《时间的受造》)。

古语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对不对?意思就是出太阳了,你就赶快起床去干活,太阳落山你就回家休息。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你顺应这个“时机”,你的身体会比较好,是不是?如果说你昼夜颠倒,那你的身体一定是很快垮下去,今天的人们身体普遍不好,跟违背了这个天时当然是有关系的,因为人的受造毕竟和猫头鹰不同。

包括上帝让我们六日劳碌一日敬拜,这也是一个时候、时机方面的设定,对不对?你不能连轴转,你不能说一周七天都上班,你这样会把自己熬死的,对不对?就所谓的“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是吧?很多企业动不动就“七乘二十四,大干一百天”,这就是违反神所造的自然规律。中国人跑到国外去,到处招人厌恶,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这个。人家外国人开商店开饭店开超市,到了星期天他一定关门休息,其实他都不一定信主了,但他从基督教文化传统中继承下来的风俗就是,那一天就是要休息,要去做点别的,反正不能营业不能工作。中国人不管这套,我礼拜日不礼拜,照常营业,这就等于不仅扰乱当地的风俗,还扰乱人家的市场秩序,结果就被人家恨。

天国生长

你会发现,违背时候、时机会带来很多问题。圣经里关于时间的安排,还有禧年和安息年。每七年一个安息年,每七个安息年是禧年,时候一到,地要休耕,人要休息,债要豁免。当以色列人就不守安息年和禧年,在迦南地住了480年后,上帝就让他们被掳70年,让你一次休息个够,全给补回来。所以按着上帝的设定,连续上班六年,第七年应该是要安息的。当然现在可能实现不了。可是不管你能不能实现,安息还是必要的,你不安息,上帝也有办法让你安息,比如耗到油尽灯枯后在医院安息。

还有一些时间方面的事,因为太司空见惯了,我们可能就不去多想。比如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就是你到了时候就该结婚了,你到了时候就该嫁人了。一般来说虽然青春期就开始成熟,但是在25岁左右,其实才是生理心理都达到了一致,完全的成熟,这是最好的年纪,适合结婚,适合生孩子,生两个三个。然后等到你40多岁的时候,孩子也都大了,你利手利脚,重出江湖,又可以去干点儿什么。可是现在的社会就把这个搞乱了。非得去读研究生,又读博士,好容易毕业了,赶紧找工作,工作差不多稳定下来,三十五六了,这才想起来要结婚生孩子。等孩子25,你60退休了。总之一切全乱了,乱了之后的一个后果,就是你会发现你很疲劳,至少身体就跟不上了啊,你30岁上有老下有小,和你45岁上有老小有小那能一样吗?体力就不一样。

圣经中还有一个例子,关于“定时”,可以叫做“生死顺命”,代表人物是希西家。上帝说你的寿数到了,他说我还不想死,我要向你再借15年。所以他又活了15年,结果基本就是白活。就在这15年里他向巴比伦露富招祸,然后他也变成了一个特别胆小怕事的人,说:“只要在我的年间太平就好”。就变成这样的人。其实你早点死多好。上帝让你活你就兢兢业业活,让你死你就高高兴兴死,多好。生死顺命就是这个意思。该死就死,该活就活,该活别求死,该死别偷生。这就是对上帝的顺服了。

所以说这些的意思就是:上帝做什么事都有时候,你不要超前,也不要滞后,你要就着上帝的“时候”去做事。这就叫“与神同行”。

到了时候

圣经里讲过很多类似于今天这个比喻的事情。比如说加拉太书六章九节,说我们行善不可丧志,若不灰心,到了时候就要收成。你发现你做慈善工作,最容易的就是灰心,你总在不断的付出,可是通常见不着回报,是吧?这是因为时候还没有到,圣经教导我们,到了时候就要收成。

所以“时候”真是非常重要的,这是天国的基本规律和原理。中国人讲话,时也命也运也,第一重要的就是“时候”。一切皆有定时,万事都有时候。“上帝的国如何临到这个世界”,这就是整本圣经都在告诉我们的,“天国的福音”。而耶稣这个比喻的核心意思,就是“如何”,是在谈论神的国“如何”临到人间,也就是在谈论天国生长的“方式”。这个“方式”,就是天国的奥秘之一。

通常当耶稣提到“撒种”的时候,我们应该知道,因为耶稣亲自解释过,大多数比喻里,“种子”指的就是神的道。同样的神的道,落在了这块田里,落在了那块田里,后来就有了不同的结局。那么今天这个比喻里的种子,我们相信应该指的也是神的道。所以即便按照比较保守的解释,你至少也可以说,这个比喻是在谈论神的国,是“如何”在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心里成长的,对吧?神的道怎么生长?教会怎么建立?信徒怎么成长?至少是在说这件事。

那么重点就来了:虽然神的道本身就大有力量,可是它也是需要时间去做工的,它是需要慢慢成长的。主耶稣道成肉身,并不是直接以一个30岁成年男人的样子出现在地上,而是从一个婴儿开始,慢慢地、一步不落地逐渐成长为一个成年人的,对不对?

所以这个“方式”和“时候”是非常重要的。主在这里,包括在其他天国的比喻里,都讲到,无论是个人还是群体性的人,你最重要的工作和生活原则,就是:你要守神的时候。主耶稣是不是经常有这种话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我的时候到了?所以他非常清楚那个时候、时机、定时是什么。因此当他讲这个长苗发芽结穗的比喻的时候,他也是在强调时机问题。

所以我们就来从圣经的角度来说,主耶稣到底在提醒我们在“天国生长”这件事上,我们到底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这两个方面。

不该做的:拔苗助长

首先来说不应该做什么。主耶稣讲的这种属灵成长的规律,乃至于万物生长的规律,这里边有一个很重要的词,说到了时候,就“结成”饱满的子粒。结成,就是长成,是按照神定的时候,成为神定的样子。比如“樱桃好吃树难栽”,为什么难栽?它七年才能结果。不到七年你就是吃不到嘴里去。生长是有规律的,它是出于自然,就是按照神的时机,有秩序有规律,稳定地、慢慢地长成的。

是“长成”,而不是“建成”,这两个词的区别大家应该知道。是它自己生长成的,不是你强行建设成的。这也就是所谓,一个鸡蛋,从里边打破是生命,从外边打破是食物。

天国生长

有段相声说,有这么一个人,他不慎摔倒,腿折了,跑到医院,医生拍片一看,骨折。骨折我们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那还得是运动员我猜。一般人你骨折,我看三个月不见得能好。所以医生说你看你这个片子,粉碎性骨折,你得休养三到六个月。可这个人说我着急啊,我有事,有什么更快的办法没有?越快越好。最后给医生逼得没办法,就进里边去一会又出来,重新给他看这个片子:你看片子,接上了,好了,走你。他就问怎么这么快?医生说我怕你着急,就给你把片子P了一下。

你觉得这个荒谬,太可笑?但是我们刚才说的道理就是这样。天国是长成的,一个人的生命也是长成的,不是你建成的,更不能是P成的。听起来简单,但实际上我们却不愿意等候,总想赶紧P图。

其实P图这件事意味着什么,你有没有想过?比如我挺胖的,然后我就把自己P成一道闪电,这什么意思?正常一个人要想变瘦,你应该去锻炼,去节食,很痛苦的,很麻烦的,对不对?而PS能够让你迅速“变成”你想要的那个样子。当然这是不折不扣的自欺欺人,所以现在出现一个新词儿,把“照片”,特别朋友圈的照片,叫做“照骗”。

这里边有大道理,天国的道理。那么它是什么?你有没有注意?你看武侠小说,你会发现那种名门正派和邪魔外道的最大区别就是,邪魔外道的武功都是容易速成的对吧?见效快,容易出活儿。而名门正派的武功都很磨叽,得从基本功开始,慢慢练,很艰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循序渐进,没有捷径。

可是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的世界整个就在这种邪教思维里,就是不愿意循序渐进,等待“时候”,总想有速成的秘笈。我们对于“速成”这件事太痴迷了,我们真的恨不得把一切事物都立刻P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你看书店里卖的最好的都是些什么,“《21天从入门到精通……》”,后面可以跟任何词,或者C语言,或者烹饪,或者英语,甚至育儿。都敢这样讲,21天从入门到精通。可我们都非常熟悉和喜欢这种东西,这种(号称)见效快的东西。

天国生长

这就叫邪教思维。这个绝对是完全违反了天国的规律和精神的。我们可以打开以赛亚书的66章第八节,看你的圣经,以赛亚书最后一章,这里说:

国岂能一日而生,民岂能一时而产?

你想这句话什么意思?这就是圣经反复在讲的道理啊!想建立一个群体,建立一个社会,建立一个国度,建立一个民族,建立一个整全性的文明,能那么容易吗?那是P个图就能完成的吗?那是上一个21天速成训练班就能达到的吗?国怎么能一日而生,民怎么能一时而产呢?

历史上神自己亲自出手塑造过一个民族,就是以色列,对不对?花了多久?至少花了40年吧,40年的所谓浸泡式训练,在旷野中才把它塑造成了一个民族。这还只是从出埃及开始算,如果你从他拣选亚伯拉罕开始算,那就要400年了对不对?最近读书会我在给大家分享英国的历史,英格兰或者说不列颠,它真正形成一个民族或者一个文明,那也至少是花了400年甚至更长吧。当然了,其实400年就不慢了,因为毕竟还有一些族群,4000多年了还没成形,也不知道是还没出生还是已经死亡。

所以我们说到了今天,你会发现激进主义、进步主义、功利主义大行其道。人们的心态普遍都是急躁、速成、肤浅、浮夸,或者用今天的话说叫做“根本停不下来”。干什么事都拼命上,憎命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当然倒也不是说今天才有这个现象,其实当年的使徒们一度就这种心态。你发现使徒在跟耶稣的时候,在跟随他的年间,他们一直不太明白天国的奥秘,不明白神要在全地掌权的时机。他们总在不停的问一个事,就是主啊,你的国什么时候降临啊,是不是现在?是不是明天晚上大约八点二十?他们的所作所为都在证明,好像他们都觉得最多几个月就要降临。所以约翰雅各的妈妈还给他俩求职,求耶稣,让我这俩宝贝儿子,一个坐你右边,一个坐你左边,算开国元勋。

甚至于在主耶稣复活之后,就在复活升天之前,使徒们还是在这么问他:

徒 1:6他们聚集的时候,问耶稣说:“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是这时候吗?”

你看这个话。他们就是这么急躁、激进,恨不得立刻把所有事儿都办了。

所以这种急躁和冒进可以讲是影响到了太多的事情。当主说“地出五谷出于自然”,天国也是如此,他在说什么?就是在说什么东西都是有时有晌的,是有时候的,对吧?时候不到你不能着急啊。这也是圣经一贯的教导,比如经上说,初入教的不可作长老,是不是?你说为什么要这样?我们都崇尚唯才是举,不拘一格降人才,自古英雄出少年,甘罗十二成宰相。可是圣经明确的告诉你,初入教的不可以做长老。你要参考旧约的话,犹太男人不到30岁都不可以出来服侍是吧?所以它对“时候”就是有这么一个限制。古话说的“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其实是很有道理的,一个年轻人,根本没有足够的人生历练,就要掌权,那就会出问题。

在个人方面也是如此。全世界股票市场都是一个很正常的投资市场,只有在中国有一个词叫“炒股”,对吧?绝大多数人参与股市都是短线操作,不可能保有一只股票超过一年,除非套牢了。我们的规划都只看的是眼前的事情,只看眼前,为了这眼前的短期的、投机的利益,浮皮潦草地做一点事,并不管长远的结果是什么。

有一次我岳父就讲,他们农村现在已经到一个什么地步,他们有些村民是这样的,就是他走到路边看见棵树,上边结着核桃,他想吃,可太高够不着,又爬不上去,于是他就直接从家里把电锯拿来,把这么粗的核桃树给锯了,然后摘了核桃就走,树就躺那儿了。这就是今天人典型的做事方式,对不对?他完全不管一棵树要多久才能长成,他就为了几颗核桃他就敢毁你。古语有涸泽而渔焚林而猎,现在这个叫砍树摘桃。

这么办事,其实根子里还是在于,他其实不信人死后会复活,不信有永恒、有审判。既然人生就这么几十年,那就赶紧的,今朝有酒今朝醉,赶紧捞,赶紧抢,赶紧吃,这才最对。所以这仍然是信仰的问题。

在家庭的方面也是一样。家庭方面,比如说就有一个现象,夫妻二人原本都不信主,然后其中一位就信了。信了之后,Ta不好好学习圣经,Ta学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用圣徒的标准要求配偶了。对方要是达不到要求,就比原来更生气了。原先能忍的,现在反倒忍不了。有没有这个现象?Ta内心的意思大概是,我本以为我一信,一切就万象更新了,就冰山融化,百花开放,全世界逃犯投案自首了。结果发现不但并没有,而且怎么看起来还不如原来了呢?怎么原先忍得了现在还忍不了了呢?于是求之不得,辗转反侧之余,郁闷埋怨,全上来了。

其实这里边的原因,至少原因之一,还是操之过急,是不是?仍然是操之过急的问题。你自己信主也不是一下就信的啊,其实是有一个漫长的铺垫和过程的啊,那你为什么要求别人速成呢?甚至要把对方P成你要的样子呢?还得晒出来绑架对方?

教育也是一样。教育的方面,咱们学校的教育方针就有一条,就是一定要让我们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我们就是不争这个,谁爱争谁争。教育孩子,家长老师第一件要学的事就是,不要拔苗助长。苗是渐渐长成的,发芽、出苗、长穗、结实,各有时候。甚至极端一些说,你什么都不做,通常都比你乱做要好得多,尤其是在教育孩子方面。他没有到那个时候,你现在非让他做他大了才能做的,或者说大了“自然”就懂的东西,那么你能做到的只是把他的胃口搞坏掉,让他对学习的兴趣早早丧失。这个其实也是在P图而已。

另一种情况就是你用你想当然的方式,随从今世的风俗,给孩子设计一条路径,是你以为好的路径,而不是上帝给他设定的路径。就好比种地,你认为葫芦好,你就拿个葫芦套幼苗上边,然后不管他本来是个苹果还是个茄子,将来都长成了个葫芦。这种培养葫芦娃的方式,就是你改变了上帝给他的设计。明明毁人不倦,你还觉得自己成功了。

天国生长

在整个社会的方面,急功近利的影响就更大了,简单说就是革命思维,一切都要快,要迅速改变,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这种思维已经害了我们好几百年了,看起来还要继续害下去。我们教会的勐佳姊妹,她最近写一篇文章,太好了,题目叫《谁帮我按一下暂停键》。你的生命是不是已经“根本停不下来”?可是圣经一直在说,你要六日劳碌一日安息,这就是在告诉你,要停下来、要安息、要按暂停键啊!这就像音乐一样,音乐里边最重要的音符是什么?其实是休止符!你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这个是很重要的,根本停不下来,这就是上了鬼子当,中了撒旦计啊,因为魔鬼开会时确定的重要方针就是:欲让你亡,先让你忙!

所以根本停不下来,这就叫“作死”。在生命中能够按下暂停键,这是最重要的事儿了,暂停一下,等候神的时机。前一阵我跟大家分享教会史的时候,里边有一句话也特别好。我们知道宗教改革是从马丁路德开始的,这把火是他率先点起来的,所以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路德决定了宗教改革如何开始,因此我们都觉得他非常伟大。但为什么我总说其实加尔文更伟大?雪莱在那本书里就说了:因为路德决定了改革如何开始,加尔文决定了改革如何停下。就是不能不断改下去啊!不断改下去,不断革命,最后就会改的什么都不剩,就会破坏一切传统对吧?今天确实有些宗派就是不断的改下去,继续革命,那最后一定会把自己本身也革掉的。

所以最大的智慧和顺服之一,就是学会按下暂停键。因为一切都有神所定的时候。所以我们不能用人为设计去改变神的设定,用PS的方式去处理那些需要慢功夫、笨办法的事情。太想投机取巧,不愿意用笨办法,这就是今日最大的问题之一。

应该做的:撒种浇灌

那么知道了不该做什么之后,我们应该做什么呢?我可以总结成三句话,每句四个字。首先你要“信靠真神”。第二是要“分辨时候”。第三叫做“创造条件”。分别来说。

我们说信靠真神的意思是什么?你需要从神学上,借着恩典和信心,知道三一神才是万物生长的终极原因,无论是外在生长还是内在生长,终极而言都取决于神。规律是圣父所定的,而万物的得赎是圣子成就的,圣灵又继续做护理的工作。一切事情,无论是自然界还是属灵的,它们的成长都有赖于此。所以我们要知道,你的信心总要在圣灵帮助下,藉着圣子,指向圣父。这个叫做信靠真神。

然后叫做分辨时候,刚才我举的那些例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六日劳碌一日敬拜,有禧年有安息年,男婚女嫁,生死顺命,我说这些都是要表达,神定了时候。一些特别明显的时候,人人都知道,或从圣经,或从自然,这些明显的“时候”要去顺应,要顺势而为。当然每个人对于“时候”的分辨力是不一样的。比如在圣经里有多处经文谈这个问题,比如历代志上的12章32节,提到说:以萨迦支派有二百族长都通达时务,知道以色列人所当行的,他们的兄弟都听从他们的命令。

什么叫通达时务?不是我们这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意思,而是说能够分辨时候。大的“时候”谁都知道,出太阳,都能发现,下山了,都能看见。但还有一些更细的“时候”,你就不见得知道。天上出现了云,都是鱼鳞状,这代表什么呢?你如果没有学过见过,你就是不知道意义,对吧?同样在世间也有许多的事情,它发生的时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我们该怎么应对呢?我们有这些以萨迦支派的族长的智慧吗?比如新条例颁布了,对你来说这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做什么?比如国家的XX都改了,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做什么?你能够分辨这种时候吗?

所以说我们需要祈求神赐给我们智慧,去分辨时候,然后去做那当做的事情。智慧人之所以被称为智慧人,就是因为他能够从神那里得到智慧,分辨时候。希伯来文和整个圣经里边提到智慧,指的都是判断力,分辨力。而我们说的智慧多数时候差不多指的不过是记忆力。然而圣经说,有判断力,有做决定的能力,这才是真正的智慧。在暗昧不明的东西里看到线索,在左右为难的窘境中做一个最不坏的决定,这就是神给的智慧。

当然我们也说,没有人可以有所有的智慧,一个人总要敬畏才有智慧。敬畏,就是要敬畏上帝,敬畏他所赐下的圣经,从这里边你能看到学到太多的智慧。另一个同样要尊重的是你要尊重历史,你要尽量观察,在漫长的历史中形成的一些规律,你要尊重这些规律,它能够存到今天,它绝对不是枉然的,它通常就是有道理的,你不能忽视这些道理。就是靠着这些尊重和敬畏,我们才能分辨时候。 

当然人因为自己的有限和有罪,就是从原则上来说,他也不可能完全掌握所有智慧。就像传道书提到说:各样事务成就都有时候和定理,因为人的苦难重压在他身上,他不知道将来的事,因为将来如何,谁能告诉他们。所以我们说在预定了万事的神眼中,所有事情都在那里,都已成就,可是对于我们而言,其实大多数事情都只是一幅尚未展开的画卷,我们并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更需要的是,无论我们了不了解神所定的时候,我们都要学会如何信靠他、依靠他,学会相信他的安排都是好的,并且照着他赐给我们的那些“基本原则”去面对事情,去做事情。这就是我们的本分。尽上自己的本分,结果交在神手里。

就比如传福音,同样在传,你在美国传他在中国传,其实在中国传的这个人,可能他的口才能力各方面都没有美国的那个好,但是他这边就是大有果效。为什么?因为圣灵在这里运行啊!圣灵在这里工作,当风起的时候,我们就飞起来了。所以不是说我们有多厉害,而是风有多厉害。所以就是说,我们的能力其实真的不行,但是圣灵在运行,我有幸参与其中,我虽然卑微不配,什么都不会,但是我因为顺服神,与神同行,于是也就见证了一些事情。可是如果没有圣灵,我们就根本什么都做不到,或者说没有圣灵的这种帮助,我们在这儿研究飞行的时候究竟应该保持什么姿势,这个有什么意义呢?除非你真的是鸟。然而万物当中生而为鸟的毕竟是少数。

然后第三个要说的就是你要创造条件。什么叫做创造条件?保罗是不是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但惟有神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

我们说种地,尤其在古代,种地这件事,叫做靠天吃饭,是不是?你说不对,他那么辛苦,分明是靠自己,为什么叫靠天吃饭?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流浃背,在那耕种,在那除草,在那施肥,在那灌溉,在那收割,特别辛苦,对吧?可是为什么还要叫靠天吃饭?关键就在于,如果神不让这个种子生长,你外在的这些努力做的再多也没有用!所以农民最深刻地知道,这是靠天吃饭。地生五谷出于自然,不是出于农民。神如果在该下春雨的时候降冰雹,该收割的时候发洪水,你就毁了。该出太阳的时候天连续40天黑暗,自然界就完了。这些规律都是出于神的恩典,即便是人犯了那么大的罪,可是神仍然在彩虹之约里跟人讲,这地还存留的时候,我不再发普世大洪水,然后这些寒暑、稼穑也永不止息,对吧?是因为有恩典的应许在,你才可以种地,才能收成。

所以说,我们所当做的事,都可以叫做“创造外部条件”。你把种子不往地里撒,你把它扔到石头上,这当然不行。应该把好好它种到地里去,这是你该做的事。也应该给它浇灌,也应该给它周围刨开土,施上肥。也应该给它修剪枝子,也应该去按时浇水,这都是你应该做的,这叫创造外部条件。没有条件的时候创造条件,已经有条件了,保护这个条件不被破坏。这些都要做,但同时还是要知道:叫他生长的乃是神。这才是最核心的规律,对吧?神不让它长,你做什么都没有用。神在拉撒路的墓前呼唤,说“拉撒路出来!”,之后对周围人说,你们解开他的面巾和他身上绑的那些带子,让他走。当然周围人是要做一点事情的,你至少在拉撒路出来之后,你要搀扶他,要给他解开那些东西,可能还要给他喝点水,还要扶着他嘘寒问暖什么的,这是你应该给他的外部条件,是你该做的——但是如果神没有让他活过来,没有让他从坟墓里边出来,那你再会解布条,你专注解布条二十八年,那也没有用,对吧?你的爱心大到说你看见只流浪猫都能哭三天,也没有用,你的爱心再大也不能让拉撒路活过来。

所以我们说,人能做的事情就是创造外部条件,或者保护这个条件不被破坏,这就是我们应当做的事。无论对教会来说,对家庭来说,对个人来说,对教育来说,对社会来说,都是这样。而“天国的福音”本来就是关乎个人、家庭、教会、社会等等这一切的,而不是只关乎“个人”的。

对于教会来说,其实我们没有办法说,我们一定能让这一二百人都信主信到什么程度,但是教会应该把保罗亚波罗所做的“栽种浇灌”的工作做到位,对吧?至少要将圣道正确地讲给你,至少要让圣礼正确地实行,要让教会的制度能够正常地运作。要把一些属灵的资料给你贴在墙上也好,放在PPT上也好,递到你手里也好,发在群里也好,创造这些条件。但是同样发经文给一百个人,不是每个人都看,看了的也不见得都有一样反应,有反应的也不是都去做,做的也不是都能坚持到底。我们只能说,对于神给我们的人,该栽种栽种,该浇灌浇灌,然后把他的生长,交给那能叫他生长的神。

在家庭当中也是一样的,你要忍耐等候。对你自己也是一样,你不要总给自己制定那种什么21天的速成计划,很容易走火入魔。教育就更是这样,你对你的孩子,你从来都没做到的事,你让他做?发芽的阶段非让他做长穗的时候的事儿?不应该。青春期之前能数数就挺好,你到了15岁,有些东西不用教他也会——你说那不对,到了15岁万一他就的不会怎么办?那说明他根本不是学习的料啊,他这棵种子看来不是要长成学术方向的,不就这意思吗?这不就让你分辨出来了吗?不爱学习怎么了?说不定这是要搞大事情的,刘项原来不读书嘛。所以说不要急功近利。我们要尽力创造外部条件,让他去生长,或者说去观察神让谁长不让谁长,长成什么样子。我们不能拔苗助长,也不能给套上模具让他长。

说这一切,总而言之,就是要让我们知道,天国生长的规律就是:神有时候,你要与神同行。就是别跑到神前面去。今天主要是在说这方面,是防左,提醒你不要比神跑的还快,你比神还着急,你比神还属灵似的,这就要了命了。当然也不能落在神的后面,你明明看到这个地方起风了,你还是不去飞,这也有问题。

所以我们说与神同行,保持这种节奏感是非常重要的,而能够保持住,真的完全是主耶稣的血涂抹在谁的身上,叫谁活过来了,谁就听得懂、做得到、守得住。这样的人就会把这天国的道理从他自己开始,到他的家,到他的教会,到他的社会,慢慢地、坚定地施行起来,于是就亲历了天国的生长。

我们都知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所以千万不要急功近利。无论我们有多么美好的憧憬和盼望,都不要去拔苗助长,不要醉心于搞各种PS,形象工程,而是要照着神的时候,等待神的时候。我们能做的只是除去杂草,除去压的太紧的土,给它浇上水,给它施上肥,然后看他结果还是不结,结成什么样子。你不要给他套模具,你觉得工程师好,来钱快,工作好,你就从小让他学编程,结果神的意思他本来应该是个艺术家,结果你这个葫芦娃长大后就四不像,好像有点儿艺术细胞但没有艺术才能,从事工程事业但对本职工作没有兴趣,然后就一直纠结,又不明白毛病出在哪儿。

所以让我们按下暂停键吧,让我们慢下来,不要那么着急,不要那么拼命,不要在不属于你的领域里责任心那么大。与神同行吧!在平安和喜乐当中稳健地,缓慢地做事,无论是教会还是家庭还是社会还是教育还是个人,都扎扎实实地扎根在耶稣这磐石上,看祂要让我们长成什么样子,要让祂的国长成什么样子,亲历天国的生长,成为天国的子民。


天国生长



天国生长


郭暮云的半导体

天国生长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收听证道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天国生长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