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诫·十架》连载之七:安息的福音

2018年 4月 4日 765点热度 0人点赞

上一次我们讲到“安息的真谛”。安息日是上帝创造之工的终结,是最伟大的创造。上帝称其它受造物为“好”,却称安息日为“圣”。这安息日是时间中的圣殿,无人可以阻挡,无人可以毁坏。这循环往复,连绵不绝的神圣节律,因其对“善”的超越而指向“圣”的上帝,因其对“时间”的超越而与“永恒”相连。

 

在摩西的书中我们看到:每七日有一安息日,每七年有一安息年,每七个安息年又有一禧年。这有关安息、以七的乘方形式不断升幂展开的“时间的律法”,明确提醒我们存在一个无限上升、直至永恒的“时间的福音”。

 

希伯来书的作者在论到安息的时候,直截了当地将安息与福音相连。他说:

 

来 4:1我们既蒙留下,有进入他安息的应许,就当畏惧,免得我们中间或有人似乎是赶不上了。

来 4:2因为有福音传给我们,象传给他们一样;只是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

来 4:3但我们已经相信的人,得以进入那安息,正如 神所说:“我在怒中起誓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其实造物之工,从创世以来已经成全了。

来 4:4论到第七日,有一处说:“到第七日, 神就歇了他一切的工。”

来 4:5又有一处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

来 4:6既有必进安息的人,那先前听见福音的,因为不信从,不得进去。

来 4:7所以过了多年,就在大卫的书上,又限定一日,如以上所引的说:“你们今日若听他的话,就不可硬着心。”

来 4:8若是约书亚已叫他们享了安息,后来 神就不再提别的日子了。

来 4:9这样看来,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 神的子民存留。

来 4:10因为那进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 神歇了他的工一样。

来 4:11所以,我们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学那不信从的样子跌倒了。

 

借着圣灵,他明明地告诉我们,曾有福音传给旷野中的“他们”。那是和我们所领受一样的福音,但在那时却称为“安息”。不过以色列人不信这安息,不信这福音。他们不信,但他们又害怕上帝,故此他们只在外表上守安息日,心里却违背安息日。圣灵将他们的问题总结为“不信”。所以他们断不可进入上帝的安息,就是那给圣徒预备的永恒的安息。约书亚带以色列人进入的迦南地,也不是真正的永恒安息,而不过是天国的预表。既说预表,就显明那不是本体,若“在迦南地守安息”便是真的安息,神就当然不必再提别的日子。然而神却愤怒地起誓:“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故此神明确否定了那一代人的安息,却另外预备了一个日子,为古往今来祂自己的子民存留。这新的安息日叫做主日,这一日更加清楚地指向永恒的安息。

 

这真正的安息,与福音直接相连,与耶稣直接相连。若不明白福音,就不可能明白永恒的安息;若不藉着耶稣,就无法进入永恒的安息。因此今天的讲道是第四诫的下半部分,也是更重要的部分。我深信上一次所讲的“安息的真谛”,即便拿到犹太会堂去讲,他们也会阿们。但今天这“安息的福音”若去犹太会堂讲,恐怕他们会让我享受司提反同样的待遇。因为这安息的福音告诉我们和他们:若不信耶稣,就没有安息。

 

再次强调:神在头六天的创造,祂称为“好”,即便是对最完美的造物——人——祂也只不过说“甚好”。惟有对安息日,祂却将其分别为圣。这分别为圣的原则在人类堕落之后,应用到了人身上。所以,救赎并非亚当犯罪后上帝措手不及的亡羊补牢,而是未有世界以先基督早已计划的寻羊冒险。因为,在罪还没有进入世间时,上帝已经种下“分别善恶树”,虽然乐园中并没有恶;在罪还没有进入时间时,上帝已经分别一日为圣,虽然没有什么不属于祂。

 

这一切无疑都指向了救赎。“善”的反面就是“恶”,“圣”的反面就是“罪”(我曾称之为“混”),这告诉我们:罪人若不藉着福音得救,回归真正的圣善,就永不能进入并享受真正的安息——永生与天国。

 

故此让我们来到新约,来查看那“天使也愿意详细察看(彼前一12)”的福音。我们来读神的话语:

 

路 9:27 我实在告诉你们,站在这里的,有人在没尝死味以前必看见 神的国。” 

路 9:28说了这话以后约有八天,耶稣带着彼得、约翰、雅各上山去祷告。

路 9:29正祷告的时候,他的面貌就改变了,衣服洁白放光。

路 9:30忽然有摩西、以利亚两个人同耶稣说话;

路 9:31他们在荣光里显现,谈论耶稣去世的事,就是他在耶路撒冷将要成的事,

路 9:32彼得和他的同伴都打盹,既清醒了,就看见耶稣的荣光,并同他站着的那两个人。

路 9:33二人正要和耶稣分离的时候,彼得对耶稣说:“夫子,我们在这里真好!可以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他却不知道所说的是什么。

路 9:34说这话的时候,有一朵云彩来遮盖他们;他们进入云彩里就惧怕。

路 9:35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儿子,我所拣选的,你们要听他。”

路 9:36声音住了,只见耶稣一人在那里。当那些日子,门徒不提所看见的事,一样也不告诉人。


神的国


福音是什么?综览圣经,你可以知道,就是“天国的福音”。耶稣在祂事工的开端便开宗明义:“可 1:15说:‘日期满了,神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救赎的确是圣经的主线,可是救赎本身不是目的。救赎是手段,这手段的目的,是天国。


说了这话以后


“这话”,当然是指上文中耶稣所说的那些话。之前在凯撒利亚腓立比,耶稣对门徒谈论了许多重大的主题:基督、教会、十架、神国。这一番话几乎涵盖了基督教信仰所有重大的主题:因为堕落,人类需要救赎。弥赛亚就是那救赎的主。弥赛亚会在世上设立教会,司掌那有关救赎、捆绑与释放的事(太十六19)。救赎之工,门徒之道,都以“十字架”为标记。救赎的目的,是带人进入神的国,或说将神的国带给人。


约有八天


八天之前发生了什么?就是耶稣讲了上述那一番话。而那一番话的开头,是“彼得认信”。是彼得指出了耶稣是谁。我当然不能说指出主的日子就肯定是个主日,我要提醒大家的是,在彼得认信与登山变像之间,存在着福音书中罕见的一段约有八天的静默期。你可以想象耶稣的那番话带给门徒的震动何等巨大,你也可以想象耶稣在宣告了祂自己的受难与复活后,如何在这一段时间默想自己的未来。八天之后,祂来到了这山脚下。


耶稣带着彼得、约翰、雅各


耶稣无论去到哪里,都尽量带着门徒,尤其是这三位。登山变像这次也不例外。后来,彼得和约翰如此回忆那神圣的时刻:

 

彼后 1:16我们从前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大能和他降临的事告诉你们,并不是随从乖巧捏造的虚言,乃是亲眼见过他的威荣。

彼后 1:17他从父 神得尊贵荣耀的时候,从极大荣光之中有声音出来,向他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

彼后 1:18我们同他在圣山的时候,亲自听见这声音从天上出来。

 

约壹 1:1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

约壹 1:2(这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证,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

约壹 1:3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他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

 

显然,使徒是这一事件的亲历者,是福音的亲历者,是道成肉身的上帝在世间的陪伴者。然而这不是说我们就不能经历登山变像,不能经历福音与基督,因为这经文给了我们莫大的鼓舞:约壹 1:3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他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借着这神圣的“相交(koinonia,团契,交往,参与,分享)”,我们也与主相连。故此毫无疑问,今日所有基督徒,从人间师承而论,都是从使徒们那里领受的福音。这便称为“使徒统续”。一代一代,从使徒到我们,圣徒都是由耶稣的福音所生。


上山


耶稣带着三人上山。试探耶稣的魔鬼曾带祂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太四8)”。世上最高的山是哪一座?珠穆朗玛峰。我很喜爱它的英文名字:Everest。这名字的直译就是:永恒的安息。这与我们今天的主题完美契合。当然,此刻耶稣带着三使徒登上的山,应该是他泊的黑门山,然而在这山上,使徒们的确看到了永恒安息的惊鸿一瞥。摩西与以利亚都曾在西奈山上见过上帝的荣光,而如今他们再次遇到上帝的地方却是黑门山。这改变再次告诉我们:地点并不重要。相对于分别为圣的地点,更重要的是分别为圣的人,分别为圣的时间,以及分别为圣的终极指向:圣洁的上帝。


正祷告的时候


然后我们看到,这天国的荣光乍现是在祷告的时候。祷告,是何等荣耀的“分别为圣时间”,是何等坚固的“时间中的圣殿”,是何等超越的“预尝永恒安息”。人惟有在祷告时,才会专心对自己的心说话,才会专心对上帝说话,因此这是最容易默想天国的时候。耶稣退到旷野、登上高山,全都是为了去祷告。因此,安息是为了祷告,祷告是为了安息。在安息中才能祷告,在祷告中才能安息。经上记着,有多少大事情是在祷告的时候发生啊!然而我们却只是在发生了大事情时才祷告……


面貌改变,衣服放光


因这荣光太过辉煌,因此描述这荣光的字句便不得不克制而简短,免得让人仅仅沉浸字句当中,不能自拔。然而默想天国之荣美,默想永恒之安息,又怎能不让人悠然神往?主耶稣改变了的相貌与荣光,竟也会发生在我们复活的身体与灵魂之上,想到这一点怎能不令人欣喜若狂?

 

让我们想想看:抵达那永恒安息的天国后,我们将不再犯罪,能永远敬拜主。那时我们止息了一切痛苦忧伤,眼泪变为喜乐。那时我们对上帝的认识、爱慕、赞美都会完全。那时我们能以完美的身体、完美的灵魂,享受完美的上帝。那时本身就是爱的上帝将用完全的爱爱我,我将在祂对我的爱中安息。那永恒安息之处充满欢声笑语,而不是怨言、呻吟和叹息。那天国聚会之所充满悦耳赞美,而不是嘲笑、辱骂和咒诅。不再有骄傲、愤怒、分歧、指责,天国充满完全的合一。也不再有苦难、哀伤、忧愁、眼泪。所有的疾病都已痊愈,所有的疲惫都已卸去。不再有任何的疼痛,不再有任何的饥渴,不再需要睡眠,不再需要劳碌。这改变是从粪堆到宝座,从罪魁到圣徒,从卑贱的肉身到发光的灵体。一切的疑惑都被解答,一切的忧虑都被释放,一切的盼望都被实现,一切的梦想都被成就。我不再需要悔改和祷告,如今只有喜乐与赞美。我不再需要耕耘就能收获,不再需要听道就能喜乐。我的脸上不再有皱纹,我的头发不再变白,我的颈椎不再疼痛,我的视力不再模糊。我不再因死亡而不安,不再害怕失去什么。亿万年已过去,却只是我荣耀的开始,亿万个亿万年又过去,我的荣耀仍不终结。在永恒的荣耀与安息面前,时间不再有意义,那时的每一天都是正午时分,每个月都是收获季节,每一年都是大赦之年,每一代都是黄金时代。


忽然有摩西、以利亚两个人同耶稣说话


这代表律法与先知的两位圣徒,此刻同律法与先知的总结——主耶稣——说话。这两位在西奈山上同上帝说过话的圣徒,此刻在黑门山上再次同上帝说话。这两位曾被预言将在弥赛亚到来时陪伴祂的见证人,此刻同那已经到来的弥赛亚说话。这传递了安息的真谛给以色列人的摩西,此刻与传讲安息的福音给普天下人的耶稣说话。这经历了“暴风与烈火后的安息”的以利亚,此刻与将要经历“痛苦与死亡后的安息”的耶稣说话。这曾经死过,被耶和华亲手埋葬(申三十四6)的摩西,此刻与将要经历死亡的耶稣说话。这未曾死过,被耶和华亲手所提(王下二11)的以利亚,此刻与将要复活升天的耶稣说话。


在荣光里显现


这荣光的整个画面确实神圣非凡──光、亮、云、自天而降的声音、古人的显现及隐去。福音书中再无第二处有过类似的情景(就连耶稣复活后的显现也不是这样)。不是什么别的光照在耶稣的身上反射出来,而是那圣者本身成了光源,照亮一切。在这圣洁之光中,我们仿佛听到上帝如此吩咐我们:束上腰带,登上高山,以信心和庄重环顾四野,不再回望来时的路。天父就在那里。离开此身后,我们必迁居彼处。上帝的城是新耶路撒冷,那城以珍珠为门,精金为路。太阳在那里变得无用,因为你自己将变得像太阳一样光明,因为神是天上的光源,基督就是那大光,在主的光中,你将熠熠生辉。


谈论耶稣去世的事,就是祂在耶路撒冷将要成的事


大约八天之前,耶稣曾谈论自己去世的事:“路 9:22 又说;‘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此处的“去世”一词,直译为“离开”,原文中正是“Exodus”,即“出埃及记”的同一个词。曾带领以色列人“离开”的摩西,此刻与活着“离开”世界的以利亚一起,同耶稣谈论祂“离开”的事。这一幕完美地体现了何谓福音。不要再说旧约时代没有福音,因为此刻旧约的两位代表性人物正在明确谈论福音,这显明他们在古时传讲的一切,都指向这福音。这更美的事,他们如今因与我们同得,便完全了。

 

这“离开”并非失败,而是“成全”。这平凡的黑门山,因为这神圣的时刻,在圣经中耸立为顶峰。这“去世的事”与“将成的事”组成的福音,此刻以耶稣为核心,光照了一直盼望至今的旧约圣徒,启示了将在世间传道的新约使徒,在时间的现在连接了过去与未来,在时间之中彰显了超越时间的安息,在世界之中显明了不属世界的福音。天国清澈的荣光与大地沉重的叹息在这一刻交汇,天国的福音头一次普照世间成为大地的福音。

 

耶稣将成的事,就是福音。耶稣曾经哭泣,为的是如今我的眼泪能被擦干。耶稣曾经流血,为的是如今我的痛苦变为喜乐。耶稣曾被离弃,为的是我今天不被离弃。耶稣曾经死去,为的是我从今永远不死。耶稣已经复活,为的是我从此永远活着。

 

每当我迷惘痛苦时,神便带我回到西奈山,回到黑门山,回到加略山,回到橄榄山,我便仿佛再次听到我主耶稣如此对我说:

 

“为向你证明我的爱,我已做了这么多,难道你仍要怀疑?我将我的爱和我自己主动赐给你,难道你仍要质疑我是否愿意属于你?我还要付上怎样的重价,才能让你明白我爱你?你难道不相信我惨烈地受难是出于爱?我若愿意任凭你灭亡,又何必做这样多,受这么多苦?我何必以如此大的忍耐和急切的恳求跟随着你?”

 

曾窥见天国荣光、预尝永恒安息的我们,理当自省:有谁比基督更配得你爱?他的神性与人性、他的富足与赐予、他的甘心情愿与坚定不移,还没有表明他是最配得你爱的朋友吗?尽管你从未亲眼见过自己的主,但你听到过主对你讲话,领受过主的好处,一直活在主的怀抱里。主教你认识你自己,又认识他自己。主为你打开望见天国的第一扇窗口。在你浑浑噩噩之时,是主唤醒了你的心;在你的心刚硬时,是主让它软化;在你的心还顽固时,是主令它降服;在你的心消沉时,是主搅动它成为火热;在你的心自以为完全时,是主击打它使它破碎;在你的心真正破碎时,是主医治它使它完全。


彼得和同伴都打盹


不过,当时的情境却是:主最爱的这三位使徒正在打盹。莱尔主教说:请注意在这荣耀的异象中打盹的门徒,正是主在客西马尼园受苦时也打盹的门徒。血肉之体进入国度之前必须经过改变,我们贫乏软弱的身体既不能在基督受试炼时与祂一同儆醒、也不能在祂的荣耀中与祂保持清醒,我们身体的构造必须大大转变才能享受国度。

 

我们也常常打盹。很多失眠的弟兄姊妹,只要一祷告,胜过安眠药。祷告虽没果效,睡觉却有疗效。或许我们在祷告与默想之中,首先要对付的事,就是劝服己心、攻克己身。你要操练敬虔,你要常常思念天上的事,并在这样做时问自己:想到这复活的日子,你怎会如此冷漠?难道你情愿坐在泥土中,也不愿在上帝的城中行走?难道地上的伙伴比天上的还好?地上的快乐比天上的还大?你能确定你活着吗?是站在地上吗?能看到太阳吗?你若能,天上的荣耀就是同样肯定,甚至更加肯定的事。


既清醒了,就看见耶稣的荣光


当他们清醒了,就看见基督荣耀四射的光芒。这些不关灯睡不好觉的使徒,终于被耶稣的荣光叫醒了。他们若不先醒来,就不能看见耶稣的荣光。然而若不是耶稣的荣光照亮他们,他们就不会醒来。福音也是如此:人若不活过来,就不能听到福音。可是若不听到福音,人就不能活过来。因此,正是福音让你活过来,然后你信了能救你命的福音。正是福音开了你的眼,然后你信了能让人看清一切的福音。正是福音治好你的腿,然后你信了能让人不再被罪捆绑的福音。正是福音开通了你的耳,然后你信了能够让人听懂真理的福音。正是福音洁净了你,然后你信了能让人真正洁净的福音。正是福音使你富足,然后你信了能让人摆脱灵里贫穷的福音。

 

主耶稣如此回答施洗约翰的门徒有关祂是否是基督的疑问:

 

太 11:4耶稣回答说:“你们去,把所听见所看见的事告诉约翰。

太 11:5就是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风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

太 11:6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是的,这福音,完全是神的恩典,其中没有任何人的作为。这一点会触怒所有的人本主义者和神人合作论者,然而主的话今日同样有效:

 

太 11:6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你跌倒了吗?你是有福的人吗?你是有福音的人吗?!


我们在这里真好!


一方面彼得知道“这里”真好,因为“这里”是天国永恒安息的预尝。可另一方面他似乎不是在渴望永恒的安息,他好像不想“去到那里”,只想“留在这里”。若真是如此,他就好像一个只喜欢看预告片却不喜欢看正式版的影迷,一个只喜欢收集明星照片却对明星本人不感兴趣的粉丝。一个只想在今世享受安息却拒绝天上永恒安息的所谓信徒,也是如此。

 

巴克斯特向我们指出了这种“在今世享受中得享安息”之想法的荒谬性。他说:

 

1:将安息寄托在赐恩的手段而不是赐恩者,是一种不易察觉的偶像崇拜。

耶 50:6 “我的百姓作了迷失的羊,牧人使他们走差路,使他们转到山上。他们从大山走到小山,竟忘了安歇之处。

百姓安歇在任何事物上,却不安息在神里面。甚至他们在辛苦事奉和属灵功课中求安息,而不在神里面求安息。如果你的妻子、丈夫、儿女情愿去任何地方也不肯陪伴你,只有离你远远地才高兴,你能不被激怒吗?上帝也是如此。

 

2:你怎能将征途中供你稍事休憩的旅店,当做你荣美的家乡?

民 10:33 以色列人离开耶和华的山,往前行了三天的路程;耶和华的约柜在前头行了三天的路程,为他们寻找安歇的地方。

约柜本身,并不是那安歇的地方,只是为他们寻找安歇地方的仆人。如果你有个仆人,你的妻子爱这仆人更胜于爱你,你难道不为这样的妻子恼火,再将这仆人赶出家门吗?同样,主若是看到你在世上安营扎寨说“我就在这里安息吧”,他很快就要对你恼火,并且要起来将你从那里赶走了。他爱你,所以会把那些你用来毁灭自己的东西挪去。

 

3:人很容易在大功告成、目标达到之时有种虚假的安息感。一旦人像那个财主一样对自己说:“灵魂啊,你只管安逸吧(路十二19)。”那么紧接着要发生的就是:“无知的人啊,今夜必要你的灵魂,你所预备的要归给谁呢?(路十二20)”上帝若是将你的妻子、儿女、朋友、财产挪去,其目的并非挪去这些东西本身,而是挪去这些东西带给你的安全感。当你心想:“我现在还不错”,你就是在将目前的状况看做你的神,从而引起上帝对它的嫉恨。无论你与上帝是友是敌,你都永远无法指望上帝能容你安然享受自己的偶像。

 

4:若神真的任凭你在自己的偶像中安息了,那可以说,这是他给人最大的咒诅。若上帝任凭你在世上安营扎寨,在世上安息,那么这就是说,他会让你在永恒中永不得安宁。

诗 17:14 耶和华啊!求你用手救我脱离[世]人,脱离那只在今生有福分的世人。你把你的财宝充满他们的肚腹。他们因有儿女就心满意足,将其余的财物留给他们的婴孩。

诗 17:15 至于我,我必在义中见你的面。我醒了的时候,得见你的形象,就心满意足了。

 

“只在今生有福分”,是多数走向灭亡之罪人的命运,比如那个与拉撒路相对的财主。你该知道,我们的安息,就是我们的天国。因此你在何处安息,就是把何处当做你的天国。难道你想得到的天国竟像世人的一样不堪吗?

 

5:在今世求安息,是在无安息处求安息。安息不可能在今生得到。即便世上最好的教会,也无法和天上的总会相比。世上最好的赐福手段,也无法和天上的赐福者相比。我们是迷路的孩子,上帝正令我们返回家中,可我们在沿途每样东西面前都要流连玩耍一番,这样我们怎能讨上帝的喜悦?扛抬约柜的祭司岂能在约旦河中站定?以色列人岂能在旷野之中安身?挪亚岂能在洪水之后仍以方舟为家?所以基督徒怎能在这世上安营扎寨?无论我们何时在地上妄谈安息,都是像彼得在变像之山上那样说“在这里真好”。基督岂是对他右边的强盗说“你与我在这十架上得享安息?”他不明明是说“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吗?”

弥 2:10 你们起来去吧!这不是你们安息之所,因为污秽使人毁灭,而且大大毁灭。

 

6:若没有上帝,受造之物只会使我们的结局更惨。

太 11:23 迦百农啊,你已经升到天上,将来必坠落阴间,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所多玛,它还可以存到今日。

太 11:24 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所多玛所受的,比你还容易受呢!”

 

若只有上帝的话语、作为、圣礼等管道,而没有上帝本身,那些只会加重我们的罪,使我们的下场更惨,而不是有真正的安息。

 

7:所有人生经验都证明这一点。得不到拿伯的葡萄园,亚哈寝食难安,可是得到之后,他满足了吗?得不到美貌的妹子,暗嫩朝思暮想,可是得到之后,他满足了吗?只有乌鸦才会飞去之后,就地安息,而那鸽子,岂不一定会回到挪亚身旁吗?想从爱情中得安息的,岂不都会听到雅各对拉结的回答:“我岂能代替神做主(创三十2)”吗?

 

在这世上,你究竟在哪里能找到圣徒真正的安息呢?是中南海吗?是净月潭吗?是小城镇吗?是大都市吗?是商场吗?是农田吗?是科学院吗?是修道院吗?是书房吗?是讲台吗?是银行吗?是库房吗?是实验室吗?是办公室吗?……所有人都会告诉你:真正的安息,在地上是找不到的。

林前 15:19 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


可以搭三座棚


彼得刚刚听到“耶稣离去的事、将要在耶路撒冷成就的事”,也就是那十字架的福音、苦难的福音,却在这山上浑然忘我,既不想上天享受荣美,也不想下山面对十架。他试图搭三座棚,以某种属灵的“到此一游”将此刻变为永恒,将此地视作天堂。然而辉煌如圣殿都留不住上帝的荣耀,天国的荣光又岂是三座棚就能留住?

 

人总是倾向于以空间的方式留住时间。所以在如今,没有摄像头的手机基本要无人问津了。我们在看到美景时,情不自禁地把它数字化到内存卡中,日后流连欣赏这自己搭建的棚,甚至于会爱照片超过爱美景。这便又成了一种若隐若现的偶像崇拜。我们想要留住时光,所以我们不断搭棚。我们造纪念碑,我们用化妆品,我们拍摄视频,我们写下文字。我们想让时间停止,因为我们以为停止就是永恒。然而以停止为标记的永恒,不是永生,而是涅槃。真正的永恒,是天国的安息。在天国,一切都安息了,就连时间也都安息了。我们在那里,将如神一样,不再被时间所限定。那里无需再留住什么,因为没有什么会失去。


不知道所说的是什么


彼得常常说话。但在耶稣复活之前,他的话虽偶尔命中,却多数脱靶。这彼得,正是约有八天前刚刚指认过耶稣是基督的彼得,但他此刻却又将基督和凡人并列。然而主是最了解他的,所以在彼得指认自己为基督时,主就曾经说过:太 16:17 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是的,这意思就是说,他偶尔命中的那些宝贵的话,并不是出于他自己,乃是上帝指示他的。并且紧接着这话,就是:太 16:22彼得就拉着他,劝他说:“主啊,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太 16:23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 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他那些跑偏甚至伤到别人的话,耶稣说是撒旦指示他说的。

 

由此看来人的话共有三种。这三种话,八天里彼得都说了。第一种是上帝指示的话,彼得借着这话,指认耶稣为基督。第二种是不知所云的话,就是彼得所说“这里真好,搭三座棚”之类。第三种是魔鬼教唆的话,就是在耶稣准备去耶路撒冷赴难时彼得所说的“主啊,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愿我们常说第一种话,少说第二种话,不说第三种话。


有一朵云彩遮盖他们


在以色列的历史中,发光的云彩代表“舍吉拿”(shechinah),就是全能 神的荣耀。这荣耀在出埃及时是引导百姓的云柱,在西奈山上是耶和华降临之处,出埃及记结尾处遮盖了会幕(出四十34)。后来这荣耀在所罗门奉献圣殿时降临(王上八11),又在以西结的时代从圣殿离开(结十18)。


他们进入云彩里就惧怕


某些叶公好龙的基督徒,常常谈论神的荣耀,但是神的荣耀真的降临时,却如彼得们一样惧怕。舍吉拿式的荣耀常常让人想到死亡。我想人们不是惧怕荣耀,而是惧怕死亡。可是死亡是绝大多数人到达神之荣耀的必经之路。可是很多人惧怕这荣耀之路。但这就好像天使硬拉着罗得离开时,他对所多玛仍恋恋不舍。死亡本身当然并不令人向往。但灵魂与上帝同在的安息却理应令人向往。而要达致这安息,死亡乃是必经之途。可是我们去惧怕死亡,不愿死去。

 

不愿死去当归因于我们对上帝的冷漠。我们与相爱的人,只愿朝朝暮暮,如胶似漆,相偎相依,不离不弃,那么我们若真爱上帝,岂不更该远胜于此吗?雅各岂会惧怕在埃及与约瑟见面?我们为何惧怕在天上与上帝见面?

 

不愿死去,也因为我们对罪尚未感到太厌烦。太 17:17 耶稣说:“嗳!这又不信又悖谬的世代啊,我在你们这里要到几时呢?我忍耐你们要到几时呢?”难道你还不累吗?那荆棘一般的世上思虑,刺伤你刺的还不够吗?你在自己的不完全中苟且偷生的念头如此坚决吗?你和你的罪如此难舍难分吗?你真的愿意上帝满足你的欲望,却让你永远与上帝分离,从而把你的耳朵永远钉在那痛苦之门上,将你永远排除在他的荣耀之外吗?

 

不愿死去,甚至不愿听到、想到死去,说明我们还没有认识到世界的虚假浮华。有哪个囚徒不渴望自由?哪个奴隶不渴望禧年?哪个病人不向往痊愈?哪个饥民不企盼食物?哪个农夫不盼望收成?哪个游子不渴望回家?哪个选手不盼望得奖?哪个战士不渴望凯旋?难道你这个天国的子民却对地上世界恋恋不舍、不想回国?不想看到自己止息劳碌?不想达到你信心的终点线、受苦的目的地?

 

不愿死去,实际上是在控告我们自己对主的背叛。这岂不是宁要世界也不要主?这岂不是面对天国的买椟还珠?我们若口称为天国而努力征战,却不肯到那里去,那么我们一小时接一小时地为我们实际上不想获得的荣耀祷告,是何等的口是心非!我们的这种表现,其实是在诽谤主和他的应许,是在世人面前羞辱他的道路。

 

不愿死去,证明我们漫无目的地虚度了许多光阴,没有用我们的一生为死亡做好准备。如果不死,我们就永远无法得到真福分。耶稣自己经过死亡而得到真正的荣耀,我们却不愿意经过死亡而得到真正的荣耀吗?


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拣选的,你们要听他


这一幕与耶稣受洗时何其相似。此刻上帝亲自纠正彼得的看法,提醒他不可将摩西以利亚与他的爱子并列。作为基督徒,要谨记的事,就是我们要听基督的。听摩西和以利亚,也是透过基督在听。听使徒和先知,也是透过基督在听。听从父母,也是在基督里听(弗六1)。听神学家和清教徒,也是透过基督在听。听教会和牧者,也是透过基督在听。


不见一人,只见耶稣


因为,这所有人,都是领我们、伴我们到耶稣那里去的先行者和同路人,在那里最终我们会不见一人,只见耶稣。因为若不是真认识耶稣,我们就不会认识自己、认识别人。

  

这便是安息的福音。这便是耶稣说“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十一28)”的真义。黑门山上的那一幕,解释了旧约与新约,贯通了时间与空间,预告了福音与天国,显露了永恒与安息。从此我们可以知道,这天地的福音将要更新天地,这万物的福音将要释放万物,这罪人的福音将要拯救罪人,这安息的福音将要带来安息。

 

来 4:9这样看来,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 神的子民存留。

 

愿我们都能以神所赐的信心与这安息的福音调和,得以进入那为我们存留的永恒的安息。

 

2014/6/26


《十诫·十架》连载之七:安息的福音



相关阅读:


《十诫·十架》连载之一:序言

《十诫·十架》连载之二:独一的真神

《十诫·十架》连载之三:偶像的黄昏

《十诫·十架》连载之四:偶像的递归

《十诫·十架》连载之五:上帝的圣名

《十诫·十架》连载之六:安息的真谛


《十诫·十架》连载之七:安息的福音


郭暮云的半导体

《十诫·十架》连载之七:安息的福音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收听本次证道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十诫·十架》连载之七:安息的福音

暮云

愿你们在祷告中纪念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