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善恶

2021年12月12日 1514点热度 60人点赞 4条评论

音频

备份链接

经文

 

斯3:1这事以后,亚哈随鲁王抬举亚甲族哈米大他的儿子哈曼,使他高升,叫他的爵位超过与他同事的一切臣宰。

斯3:2在朝门的一切臣仆,都跪拜哈曼,因为王如此吩咐,惟独末底改不跪不拜。

斯3:3在朝门的臣仆问末底改说:“你为何违背王的命令呢?”

斯3:4他们天天劝他,他还是不听,他们就告诉哈曼,要看末底改的事站得住站不住,因他已经告诉他们自己是犹大人。

斯3:5哈曼见末底改不跪不拜,他就怒气填胸。

斯3:6他们已将末底改的本族告诉哈曼,他以为下手害末底改一人是小事,就要灭绝亚哈随鲁王通国所有的犹大人,就是末底改的本族。

 

引子:“塞翁”的故事

 

大家应该都知道“塞翁失马”的典故:

 

近塞上之人有善术者。马无故亡而入胡。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乎?”居数月,其马将胡骏马而归。人皆贺之,其父曰:“此何遽不能为祸乎?”家富良马,其子好骑,堕而折其髀。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乎?”居一年,胡人大入塞,丁壮者引弦而战,近塞之人,死者十九,此独以跛之故,父子相保。故福之为祸,祸之为福,化不可极,深不可测也。——《淮南子·人间训》

 

马跑了,不好;几个月后却带着胡人的好马回来了,好;然而儿子骑这些好马把大腿摔折了,不好;但因为腿瘸不能当兵,父子得以保命,好。剧情翻转太快,刘安只好感叹:“福之为祸,祸之为福,化不可极,深不可测也。”

 

当我在维基百科上搜“塞翁”时,发现这是一个瑞士小城“seon”的中文译名。于是顺道搜了一下相关信息,借助谷歌翻译,了解了一下瑞士这个“塞翁”的故事。

 

500年前,这个属于伦茨堡的小城在慈运理和伯尔尼影响下,离弃天主教,变成改革宗,很好。不过本地政府和教会的宗教政策相当严厉,于是催生了一批同情南德农民起义并对当局不满的重洗派,这个不太好。不过后来塞翁的教会痛定思痛,宽容了许多,这个好。然而到了如今,根据官网显示,如今的他们,已经宽容到,大概20年前就开始为同性恋者证婚了。这个实在不好。

 

你看,瑞士这个塞翁,即便以五百年的尺度来看,信仰的反复也够快的。

 

东西方的这两段故事,主旨差不多一样,这可以说是“巧合”了。并且我发现,“Seon”的另一个译名,叫做“善”,而我们今天的主题正好就是何为“善”或者何谓“善恶”,这又是个巧合。

 

而“巧合”,恰是《以斯帖记》的重要特色之一。所以这是巧合的巧合。

 

释经:掩面的上帝

 

本卷书没有提到上帝。这是马丁路德几乎想把它从圣经中删掉的最主要原因。但圣经之所以没有变成65卷,当然还是因为神的命定与护理。

 

《以斯帖记》的确没有提到上帝的名,甚至看起来就像当年的一份报告文学,里边的桥段都是机遇和巧合,就好像要呼应“无巧不成书”这句话。

 

然而,从整本圣经来看,这恰恰是本书属于天启经卷的明证之一。

 

因为申命记里有这么一段话:

 

申31:16耶和华又对摩西说:“你必和你列祖同睡。这百姓要起来,在他们所要去的地上,在那地的人中,随从外邦神行邪淫,离弃我,违背我与他们所立的约。

申31:17那时,我的怒气必向他们发作,我也必离弃他们,掩面不顾他们,以致他们被吞灭,并有许多的祸患灾难临到他们。那日他们必说:‘这些祸患临到我们,岂不是我们的 神不在我们中间吗?’

申31:18那时,因他们偏向别神所行的一切恶,我必定掩面不顾他们。

 

就是说,神早已经告诉以色列人,将来你们因悖逆被流放时,“我必定掩面不顾你们”。

 

掩面,就是说戴上了面具,不让你看到。于是你在本书中看不到奇迹,看不到神名,所有的事情,都以“自然而然”和“机缘巧合”的面貌依次出现。但所有这些“巧合”,最终却呈现出重大的意义,显明它们都是上帝安排的大棋局棋里的必要步骤。

 

所以,上帝或许自隐,上帝或许乔装,上帝或许戴上了名为“自然”或“巧合”的面具——但上帝从未远离,上帝一直掌权。这位带着面具的上帝,是历史这出大戏的导演,《以斯帖记》,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幕。

 

所以,今日犹太人在庆祝普珥节时,都要化妆,或者戴上面具。他们以这种可见的方式,显明本卷书隐藏的神学,就像犹太女子哈大沙,隐藏在波斯名字“以斯帖”后面做成了许多的事。

 

背景:自然与巧合

 

巴刻曾这样论述神的护理:

 

创造者永不休止的活动,藉此流露出他满溢的丰盛和美善心意(诗一四五9;参:太五45-48),

维持受造之物在天地间有秩序的运作(徒十七28;西一17;来一3),

并引导和管理一切事件、环境、以及天使和人的自由活动(参:诗一○七;伯一12,二6;创四十五5-8),

同时为了自己的荣耀,引导每一件事达到预定的终局(参:弗一9-12)。

 

可以说,《以斯帖记》是帮助我们理解上述四点最好的经卷之一。

 

第一讲已经提过,薛西斯(亚哈随鲁)废后一事颇有政治意味,因为瓦实提应该是出身于“六贵族家”。这六家连带亚哈随鲁的父亲大流士,组成了当年政变的七巨头联盟。当年他们的约定,以后要世代通婚,彼此照应,永掌大权。

 

但亚哈随鲁不见得能接受这种政治安排。他要反抗。所以第二章开始的选美,再次证明,他就是要打破父辈的政治默契。他不再从六家的女子里选后,而是搞全国海选,这正是为了要废除波斯版七龙戏水。

 

另外,两年前他在温泉关和萨拉米斯惨败于希腊联邦。自尊严重受挫的亚哈随鲁,或许因此更加痛恨敌人的联邦共和制,并且更急切地想要在国内树立绝对权威,将原来的寡头共治改为绝对君权。而“选后”就是向那六家发出的一个明确政治信号。

 

所以,平民出身的犹太女子哈大沙能够成为波斯王后以斯帖,神意命定当然是第一因,而人间的最主要次因,大概就是亚哈随鲁的上述考量。至于以斯帖本人的美貌和恬静,要在这两个前提下被评估。

 

亚哈随鲁对本国贵族的警惕,还体现在从外族中提拔哈曼。在君主制国家,高官若出于寒门,就意味着他没有太多背景和网络,所以只能单单效忠君王,因为他个人的成败都在君王一念之间。这种东方君王的统御之术从古至今,屡见不鲜,从李斯到王洪文,莫不如是。波斯王朝早年间的任用但以理,亚哈随鲁后来的重用末底改,亦是同理。

 

本章中提到一个掌管女院的太监“希该”。此处的“太监”极可能只是“职称”,不代表他一定是阉人。这个希该(Hegai),在希罗多德的《历史》中叫做海吉亚斯(Hegias),他和他的兄长本是希腊的埃里司人,甚至一度曾归化为斯巴达公民,但后来又加入了波斯阵营,反过来帮着波斯打希腊(《历史》,第九卷,第33节)。

 

根据希罗多德的记载,这对兄弟尤其哥哥,很善于利用各邦之间的矛盾自抬身价,甚是精明。身为希腊人,他却能在萨拉米斯战役之后跟随波斯大将玛尔多纽斯继续征讨希腊时,代表波斯一方主持战前献祭大典,可见甚得重用。

 

所以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主持女院和选后事宜。这个左右逢源、极为精明的希该,“看见以斯帖就恩待她”、给她需用的物品、又派人服侍她——这显明他似乎已经看好以斯帖将成为王后。或者不如说,也非常可能是希该已经揣摩到了上意,猜到了亚哈随鲁海选皇后的政治用意,所以权衡之下,他一眼就看出以斯帖是最佳人选,于是立刻“押宝”在她身上。

 

所以从谋略方面来说,希该实在比毛延寿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但他“究竟”为何能有如此眼光?这个问题,正如去问“亚哈随鲁何以要攻打希腊?何以要压制六家贵族?”当然我们都能从人间找到一些或“自然”或“巧合”的原因——但这些事终极而言,其实都在显明了那位掩面之神,对祂这些流落四方的选民的不忍离弃。

 

按照上次讲道的标准来看,以斯帖可谓安静自守、女德丰沛。她谨遵末底改的吩咐,暂不透露族裔。也不像王昭君的同侪,行贿索贿。如上所述,精明无比的希该作为王的宠臣,准备下注在以斯帖身上,所以他对以斯帖的各种指点(妆容,打扮,仪态,应对……)当然都很到位,因此以斯帖听从他的确是最正确的策略。亚哈随鲁以降,“凡遇到她的人都喜爱她”,这更是从人来看“可遇不可求”的事。并且成为王后不久后,以斯帖又立下功劳:她转呈末底改的信息,抓获反贼两名,此事为后来的大反转又埋下一个伏笔。

 

所以,发生在以斯帖身上的自然和巧合,再次显明“掩面”的上帝,如何具体地护理祂的百姓,展开祂的历史。

 

而末底改之所以有机会举报反贼,应当是暗中借助王后之力,已经成了一名中低级官员,这就是经文中说他“坐在朝门口”的意思。他的功劳虽然如酒政忘记约瑟一般暂时被忽视,但可以说亚哈随鲁就此“欠了他一命”。

 

这里可以再想一下末底改不让以斯帖透露自己族裔身份的安排。他并不隐瞒自己的犹太人身份,却不让以斯帖透露,初衷应该是想保护以斯帖。但我们试想一下,如果以斯帖不听他的,而是告诉亚哈随鲁她是犹太人呢?那么后来哈曼主张要杀掉犹太人,也就是王后一族时,是否亚哈随鲁的决定会有所不同?

 

所以在“塞翁失马”的意义上,末底改的这个吩咐,可能效果适得其反,就是说,他的保密行动原想保护以斯帖,结果却差点害死以斯帖和同胞们。当然,事情后来的大反转,应该也出乎末底改预料之外。这就显明,即便并非他出的每张牌都正确,但决定命运的仍是爱他的神。是神在掌权,是神在让万事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至于他的不跪不拜哈曼,经文甚至没有告诉我们明确的原因。而他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是福是祸,在人来看,其实也无法判断。如果人非要判断,大概率得出的结论,应该是末底改在“作死”,在故意犯上,在挑衅权柄,如同今日许多人对秋雨的判断。然而后来的事情证明了,人的判断,无聊而且可笑。

 

 

因为神自始至终的作为,没有人可以完全看透。后来人比当事人能有的一点优势,就是我们可以多了解一些历史,于是查考历史我们赫然发现:末底改和哈曼的恩怨,其真正的起因,竟是在五百年前。

 

上帝超越善恶

 

五百年前,上帝曾借撒母耳之口告诉以色列王扫罗:

 

撒上15:1撒母耳对扫罗说:“耶和华差遣我膏你为王,治理他的百姓以色列,所以你当听从耶和华的话。

撒上15:2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在路上亚玛力人怎样待他们,怎样抵挡他们,我都没忘。

撒上15:3现在你要去击打亚玛力人,灭尽他们所有的,不可怜惜他们;将男女、孩童、吃奶的,并牛、羊、骆驼和驴,尽行杀死。’”

 

然而扫罗却开后世白左风气之先,有意无意地想要证明,自己比上帝更有爱:

 

撒上15:7扫罗击打亚玛力人,从哈腓拉直到埃及前的书珥。

撒上15:8生擒了亚玛力王亚甲,用刀杀尽亚玛力的众民。

撒上15:9扫罗和百姓却怜惜亚甲,也爱惜上好的牛、羊、牛犊、羊羔并一切美物,不肯灭绝;凡下贱瘦弱的,尽都杀了。

 

他或许是认为,上帝的命令太过残忍(对亚甲),也太过浪费(对牲畜)。于是自以为义,悖逆上帝。事情败露后,他又以谎言来掩盖罪行,假称留下那些牛羊是为了献祭给耶和华。这才有了撒母耳那段著名的话:

 

撒上15:22撒母耳说:“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他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

撒上15:23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

 

再后来:

 

撒上15:27撒母耳转身要走,扫罗就扯住他外袍的衣襟,衣襟就撕断了。

撒上15:28撒母耳对他说:“如此,今日耶和华使以色列国与你断绝,将这国赐与比你更好的人;

撒上15:35撒母耳直到死的日子,再没有见扫罗;但撒母耳为扫罗悲伤,是因耶和华后悔立他为以色列的王。

 

割袍断义之后,扫罗灭亡、大卫兴起就已经不可避免。

 

那么这件事和末底改与哈曼的恩怨又有什么关系呢?

 

仔细看经文:

 

斯2:5书珊城有一个犹大人,名叫末底改,是便雅悯人基士的曾孙,示每的孙子,睚珥的儿子。

 

这是末底改的出身。这里的“曾孙”、“孙子”不是确指第四代、第三代,只是在借着他祖上的名人来标记他的家谱。而这个“便雅悯人基士”,正是当年扫罗王的父亲;示每,就是曾经咒骂大卫的那个便雅悯人。

 

而哈曼又是什么出身呢?

 

斯3:1这事以后,亚哈随鲁王抬举亚甲族哈米大他的儿子哈曼,使他高升,叫他的爵位超过与他同事的一切臣宰。

 

这里的“亚甲族”,按犹太传统(比如约瑟夫《犹太古史》第十五章)来说,正是当年没有被扫罗灭尽的,亚玛力王亚甲的后代!

 

也就是说:末底改的祖先扫罗,因为心慈手软,不肯照上帝吩咐,灭绝亚玛力人全族——结果导致,五百年后的犹太全族,险些被亚玛力人的后裔哈曼所灭。《以斯帖记》里边核心事件的真正原因,竟然发生在以斯帖之前五百年。

 

所以,人为何要自逞私智,违背神意呢?为何要以自定的善恶标准,更改上帝的明确吩咐呢?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无比有限的人,才愿意谦卑俯伏在全能的神脚前呢?!

 

每次读到《以斯帖记》这一部分,思想到这五百年的恩恩怨怨时,我就忍不住掩卷叹息。主啊,我们这骄傲的罪,何时才能彻底被治死呢?何时我们才能不以自己的判断凌驾在你的命令之上呢?何时我们才能不以善为恶、以恶为善呢?何时我们才能认清,上帝不在善恶之下,反在善恶之上呢?

 

“真正的善行”来自上帝、借着上帝、指向上帝

 

主曾在回答那少年官时说:

 

可10:18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 神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

 

这神圣的宣告,西敏神学家们谨遵圣经的吩咐,如此解释给我们听:

 

上帝在圣经中所吩咐的那些事才是善行(弥6:8;罗12:2;来13:21);没有圣经根据,只是因着人盲目的热心,或者假借善良的意图而由人所虚构的事,并非善行(太15:9;赛29:13;彼前1:18;罗10:2;约16:2;撒上15:21-23)。

 

神是真的,神是善的,神是美的。神又是全能的,祂的大能恰恰体现在,当人行恶、或者假借善的名义行恶时,神仍能以祂的护理,将那些纷繁复杂、人类不可能理清头绪的事件一一翻转、洁净、梳理、引导,最终把它们都变成荣神益人之事。

 

就是说,人的邪恶动机不能破坏神的计划:

 

腓1:15有的传基督是出于嫉妒分争,也有的是出于好意;

腓1:16这一等是出于爱心,知道我是为辨明福音设立的;

腓1:17那一等传基督是出于结党,并不诚实,意思要加增我捆锁的苦楚。

腓1:18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无论怎样,基督究竟被传开了。为此,我就欢喜,并且还要欢喜;

 

人的邪恶方式不能获得神的悦纳:

 

赛1:11耶和华说:“你们所献的许多祭物,与我何益呢?公绵羊的燔祭和肥畜的脂油,我已经够了。公牛的血、羊羔的血,公山羊的血,我都不喜悦。

赛1:12你们来朝见我,谁向你们讨这些,使你们践踏我的院宇呢?

赛1:13你们不要再献虚浮的供物。香品是我所憎恶的。月朔和安息日,并宣召的大会,也是我所憎恶的。作罪孽,又守严肃会,我也不能容忍。

赛1:14你们的月朔和节期,我心里恨恶,我都以为麻烦。我担当,便不耐烦。

 

人的邪恶目的不能消灭神的荣耀:

 

太6:2所以,你施舍的时候,不可在你前面吹号,象那假冒为善的人在会堂里和街道上所行的,故意要得人的荣耀。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

太6:5“你们祷告的时候,不可象那假冒为善的人,爱站在会堂里和十字路口上祷告,故意叫人看见。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

 

而真正的善,一定是从被信心洁净了的心发出,是按照上帝的话用正当的方式而行,是为了荣耀上帝这正当的目的而作——无论动机、方式还是目的,都属于上帝。

 

伯特纳在《基督教预定论》转述了这样一个例子,论到人以为的善并不是善:

 

人所作的事是否有道德,要看这件事是不是为了爱神而作。人要先爱神,他一切其它的德性才有意义,而且人要能爱神,都得靠神的恩典。奥古斯丁不否认人也有节制、诚实、慷慨等天然德性(naturalvirtues),这些都是世上的美德,但是奥古斯丁认为信徒从神领受信心、爱心、对神的感恩等,这些是神所赐的特殊美德(specificgraces),和天然德性完全不一样,而且严格来说,只有特殊美德才是好的,也只有特殊美德才在神面前有价值。

 

司密斯(W.D.Smith)举过一个例子,清楚描述「天然德性」与「特殊美德」的区别。他说:

 

即使是一群海盗,也有许多「德行」,这些德行是中性的,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好。海盗虽然作违法的事,但是海盗也有自己的规矩,并且要求大家严格遵守。比方说,他们必须勇敢、忠心,才有资格作海盗。他们还能作许多国家法律所要求的事,但是他们这样作并不是为了满足政府的要求,而是为了顺服他们自己的规矩。比方说,政府要求百姓诚实,而海盗在交易和分配掳物上也严格要求诚实,但是在政府和一般人的眼中,他们整个的生活是最糟糕的不诚实。

 

经过这番解说,我们应该清楚了解一件事:只要他们仍旧叛逆,他们所作的事没有一样能使他们配作政府的公民。他们首先必须结束叛逆生涯,向政府投诚,恳求政府宽大为怀,既往不咎。照样,世人按着他们天然的情形,都是悖逆神的;尽管他们可以行出许多合乎神律法的要求,这些事也使他们有资格成为人,但是他们作这些事不是为了神,也没有想到神的律法。相反的,他们作每件事都有一些最高准则,例如社会规条、舆论压力、一己之私、自己的性格、或是其它属世的、甚至邪恶的动机。至于这位使他们能思考、能存活的神,却被他们抛到脑后。他们即使想到神,也是行事邪僻、抗拒神的吩咐、轻蔑神的意旨、硬着顽梗的心、不愿意顺服神。经过这番解说,我们应该清楚了解一件事:人只要没有离开他原有的情形,他就是悖逆神的叛徒,作不出一件神所喜悦的事。他们首先应该离弃悖逆,为罪悔悟,归向真神,依靠救主,求神赦免,与神和好。如果没有从上面来的能力,他凭自己是无法办到的;除非他的心先被改变,否则他还是会一直喜爱罪恶。

 

司密斯接着说:没有重生的人也能行善事。这些善事本身并没有罪,没有重生的人有罪,是因为他们缺少另一样东西;他们缺少这样东西,就使他们没有办法在神眼中成为义人。海盗的例子很容易看出这一点。海盗作的每一件事都是违逆政府的罪行;在政府的眼中,只要他们还作海盗,无论他们航海、修船、整理器具、甚至吃喝饮食,只不过是他们作海盗的手段,是他们叛逆生活的一部分罢了。照样在神眼中,罪人只要心还不对,他手所作的每件事都是败坏,就连最普通的工作也不例外,因为圣经说得很清楚:「恶人发达......这乃是罪」(箴廿一4)。」

 

虽然的确可能“盗亦有道”,但这有道的盗如果始终为盗,那么他的那些道,非但不能得神的喜悦,反倒会因为加大了对人的迷惑性,掩盖了他“盗”的本质,很可能更加被神恨恶。

 

所以,人自以为的善,若其动机、方式、目的不属于神,往往会导致最大的恶。正如埃德蒙·柏克在论到法国大革命时所说的那样:

 

最慈悲的善行义举生出了毁灭性的胚芽,最美丽的希望之花结出了最恶毒的果实。

 

总结与应用

 

因此,一件事究竟是好是坏,是善是恶,是利是害,是福是祸,人都不要再凭己意判断。甚至福音本身,若只从人意理解,就完全不能理解:耶稣如此“软弱”、“失败”,是好事坏事?福音如此“平淡无奇”,是好事坏事?预定、堕落、代赎、圣约、律法等教义如此令人“厌恶”,是好事坏事?——然而你若真心信靠福音,就意味着你的善恶、好坏、利害、祸福等标准理应已被耶稣基督改变,正如经上所记:

 

腓3:7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

腓3:8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然而如果你发现你骨子里还是热爱粪土,却对基督和祂的福音敬而远之,你就要思考,你是否真的已经重生悔改。若真如此,现在就跪在神的面前,祈求祂吧,求祂的灵在你里面开始运行,让你得着基督。

 

我总爱讲的一个见证,是我大学毕业找工作的事。这个见证与今天的主题有关。

 

因为大学荒废了四年,所以我的成绩单惨淡无比。这当然不是好事。

 

当我去后来我任教的学校面试时,一看别人的简历都那么华丽,其实心里已经先凉了半截。当领导问我:“你的成绩怎么这么低?”时,更是尴尬无比。但神赐给了我当说的话,于是我老老实实地回答:“成绩的确不好,但这就是我的真实水平。”结果另一个领导想了想,突然说了句:“他们吉大的考试我听说都挺难的。”

 

后来我能得到这份工作,应该和这样诚实的回答以及领导的善意不无关系。

 

因为“诚实”而得到这份工作,这应该是好事。然而我很快就在诚实问题上跌倒了。

 

当老师是要参加教师资格考试的。不过十几年前的这个考试,基本上就是走个形式。简单说,就是培训的老师给画好重点,考试的人上去抄一抄就过了。然而,我知道我是基督徒,我知道要诚实守信,“不可偷盗”,不可作弊。但内心却另有一个声音说:别那么认真,无所谓的,走形式而已。于是我就没有遵行神的吩咐,考试的时候,和别人一样,也带了小抄。

 

结果我在最后一排中间位置,理论上的最佳作弊位置,被巡考抓住了。于是当年的成绩全部归零,不得在学校以教师身份上课。

 

这看起来是大大的坏事。

 

但当时我就在考场外感谢了上帝。因为成绩的“属零”恰好显明我的生命可能还“属灵”——因为神还在管教我,而经上说,祂的儿女祂才管教。别人作弊祂任凭,我作弊,祂就要管教。这实在是好的无比的事,是对救恩的一种反向确据。

 

然而好归好,没有教师资格证毕竟不能教课,恼火的领导也没法说什么,就把我安排到电教中心去工作。这好像又是坏事,虽然这是自己必须承担的后果。

 

但这个安排实实在在又是“因祸得福”。因为我大学专业其实是电子,对计算机方面并不是特别懂(其实电子也不太懂),但这一年给了我绝佳的机会接触各种硬件设备,又有很便利的网络条件(当年的10M宽带)上网查找资料,还能借阅到很多计算机图书,并且有很多机会去给各个部门修电脑——可以说,这一年为我后来在计算机系的从教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因为掌握了很多很实际的电脑知识。这又是极好的事。

 

第二年,我老老实实再去考试了,不敢再作弊。虽然分数不高,但也通过了,然后很快就回到系里上课了。

 

结合今天的主题,这个见证的结论就是,弟兄姊妹们,在纷繁复杂的判断与选择面前,让我们“只问是非、不问前程”吧。因为我们是圣洁尊贵的神的儿女,但我们又是软弱有限的污秽的人——所以,单单顺服上帝的吩咐吧,即便看上去你好像会吃亏,也凭着信,大胆去做。上帝禁止的,即便看上去对你很有利,也凭着信,坚决不做。这就是基督徒在面对善恶、利弊、祸福、对错的判断时,应有的态度。

 

所以同理,教会人数很少,不见得是坏事,因为可以集中培训,密切团契。找到高薪工作,不见得是好事,因为你可能因此无比忙碌,利欲熏心,远离上帝。找不到对象,感谢主,因为你可以抓紧装备,好好服侍;找到对象了,感谢主,但也要小心,因为你进入了更艰难的环境。

 

固然,上帝的计划奥妙难测,“化不可极,深不可测”,但祂的旨意却并不费解,并不难守,就像经上所记:

 

约壹5:3我们遵守 神的诫命,这就是爱他了,并且他的诫命不是难守的。

 

爱神的人,才能被神所爱,因为神所爱的人,必定爱神。爱神的人才能真明白、真相信:归根结底,“善恶”不是最高标准——上帝才是。爱神的人才有真善行,爱神的人才有真祝福。

 

上帝是最高标准,是唯一标准。违背祂,羞辱祂,就是恶。顺服祂,荣耀祂,就是善。你要用这个标准衡量一切。要不断省察自己的动机、方式、目的,看这些是否出于上帝、借助上帝、指向上帝。

 

基督徒一定要行善,因为这本是上帝预备叫我们行的(弗2:10),但行善不可行到扫罗或白左那样,试图比上帝更善,试图自以为神。

 

基督徒一定不能作恶,但什么是恶,要由上帝的启示,而不是人特别是不信之人的经验和舆论来判断。因为人极其有限,不能完全明白、甚至完全不能明白神的作为——除非祂借着圣经、借着历史,启示给祂要启示的人。

 

愿我们靠着圣灵,竭力行善,结出果子;谨遵圣经,远离试探,不做恶事。在顺境中谨慎自守,在逆境中忍耐等候。信靠神的真意,信靠神的善意,信靠神的美意——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 3:6)。

暮云

【哈2:4】惟义人因信得生

文章评论

  • 石页

    郭牧,这篇文章以前是不是在《以斯帖记》系列里发过类似的?

    2021年12月12日
    • 暮云

      @石页 是的,三年前,129前

      2021年12月12日
  • 钱以伟

    扎心。

    2021年12月12日
  • 许光盐

    郭牧真的讲到我心里去了

    2021年1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