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复活 |《约翰福音》讲座5/8

2019年10月17日 896点热度 1人点赞 0条评论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整理者是毕宁芳姊妹。
 


 

第11章,前半部分关于拉撒路的死。这个事很重要。这是耶稣行过的最重要的几个神迹之一。这里面有丰富的神学内涵。

 

拉撒路有两个姐姐,马大和马利亚。他们是三姐弟。经文特别提到,马利亚是用香膏抹主,又用头发擦他脚的。这个人很重要。耶稣说过,普天下传讲福音的时候,都要纪念这个女人。

 

姐妹两个打发人去见耶稣时说主啊,你所爱的人病了。这时还没死呢,对吧。耶稣说,这病不至于死,乃是为神的荣耀,叫神的儿子因此得荣耀。后文提到耶稣素来爱这一家人。祂基本上到了伯大尼就是住她家的。这就是接待家庭。

 

我们经常提到上帝是不会误事的。正确的理解是,上帝不会误了祂自己所定的时间。如果你理解为,上帝不会耽误你的事,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比如这里,从人的角度看,这里马上上帝就误事了。拉撒路还在病的时候他姐姐就差人求祂。人正常的反应是,咱们关系这么好,你要到场看一下,最起码也像对迦拿的大臣一样,当场说句话,说拉撒路好了,就完事了。

 

这里耶稣故意在耽误。是故意的吗?祂听见病了,仍住了两天,才说我们再往犹太去吧。门徒说那儿有人要打你,你把那里的法利赛人得罪完了,还要去那里吗?祂说白日就要做工,黑夜就会跌倒,因为没有光。耶稣之前讲世界的光时,说人跟从我就不在黑暗中走,趁着白日能做工的时候就要做工。这里祂在暗示,能做工的时候就要结束了,黑夜就要来了。这是前半部分祂行的最后一个神迹。因为,这件事结束之后,祂就要进入圣城,迎来最后的使命。

 

耶稣说病不至于死,是为了叫神得荣耀。我们经常问为什么,而犹太人和耶稣想强调的却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说的是目的,为什么,找的是前因。很多事情没有前因,但是有目的因,目的是它的原因。到了时候,你才知道那个事情当初为什么会发生。这就是在信仰中,我们因着盼望相信一些事。

 

耶稣强调是拉撒路病是为了神的荣耀,不是说拉撒路做了什么该死的事,就应该死。耶稣只是要证明,死和活在祂那里都不是太严重的问题,就是死了也可以让他活过来。所以故意耽搁这两天是很有意思的。要么不耽误,直接说“好了”,拉撒路当时就好了。耽误了这两天,再加上路上的时间,结果到的时候,拉撒路在坟墓里已经四天了。四天的时间,就是说不是三天。你说这不是废话吗?在犹太人那里,三天和四天的区别很大。犹太人有个大致的观念,三天之内人的灵魂还在,还有救,主耶稣自己也是三日复活的。到第四天,就完了。这里说,是不是臭了,想必是臭了。当时人要想不臭,只有两个原因,一是天冷,二是香料抹得够多。香料是为了防腐。他家看上去不像是很有钱的。我们不知道拉撒路发臭是因为天热还是香料不够多。想必臭了,会使人的信心消失,觉得不能复活了。耶稣就是要打破人们一切的成见。看起来,如果不耽误那两天,主耶稣至少会在下葬两天内到那里。故意耽误那两天,是因为耶稣就是要跨过三天的界限。

 

你可以对比一下这姐弟三人。我们经常喜欢对比,尤其喜欢对比马大和马利亚。很多教会的饭食组叫马大组,服侍组、干活组叫马大组。怎么不把听道的叫马利亚组呢?马大感觉像女版的彼得,做事比较急,一听到主来了就出去迎接。经文提到,马利亚却仍然坐在家里。为什么坐家里,也许不必深究是因为不信了还是怀疑了什么的。可能仅仅因为悲痛过分,没听到耶稣来。下面提到,马利亚听到耶稣来了,她急忙起来出去了。

 

马大迎接耶稣,见到就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这表示,她相信耶稣可以在人力能及的范围内做事。换言之,她无非相信,耶稣是个大医生,意思就是,趁着病人还没断气,还在ICU,还可以抢救一下。但下一句她的信心在提升。她说,就是现在,我也知道,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她似乎在暗示,她有点知道耶稣会让拉撒路复活。于是耶稣明说,你兄弟必然复活。耶稣知道她心里想什么。这时马大开始犹疑了,她说她知道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但耶稣的意思是,不是末日,就现在。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这句话很有名,是很多基督徒的墓志铭,比如张学良。耶稣问马大,信不信这话。马大说:“主啊,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可以看出,马大没有明确地回答。这可能是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信。

 

有时候这种问题很有意思。神差遣以西结对枯骨讲道的时候。耶稣问他信不信祂的话、信不信这使命。以西结的回答很巧妙。他说,主啊,你知道。我信不信,你知道。这里马大的回答与以西结的回答有点像。对于马大的回答,你可以解构为,我相信你什么都能做。也可以解构为,但是我知道你是在末日才能做,现在不能做。

 

马利亚出来见了耶稣,就俯伏在祂脚前,说的话与马大一样: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不一样的是姿势。马大应该是站着说的,但马利亚是俯伏在地。有时候知识水平不重要,姿势水平才重要。就是人谦不谦卑很重要。她对耶稣说的话与马大一样,但姿势不一样。耶稣看见她的哭,知道她悲痛万分。

 

下面有句惊人的话:耶稣哭了。耶稣为什么哭呢?有犹太人解释,你看祂爱这人是何等恳切。意思是祂爱拉撒路,也爱他姐姐们,看见他姐姐哭,祂也哭。还有人说,他既然能开瞎子的眼睛,岂不能叫这人不死吗?这好像在暗示,耶稣面对死人,无能为力,气哭了。我们知道这两种解释都不对。那祂哭什么?

 

有一个相关的事情,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时,汗滴如血,极其痛苦,三次求父把这杯挪去。问题来了,耶稣难道不知道祂会复活吗?知道,是吧。因为祂自己都向门徒讲过很多次,祂会复活的。有人问我,那祂痛苦什么?

 

这个问题是有点奇怪的。你知道你会复活,死的痛苦难道就消失了吗?我讲道这么多年,但每次主日讲道前还是会紧张。我知道我明天会讲道,而且一般不会出什么大错,但还是会紧张。知道那个事和经历那个事是两回事。

 

问耶稣痛苦什么,是在问耶稣上十字架之前怎么那么忧愁,那么痛苦。言外之意,耶稣好像还不如祂的很多门徒那么坚强。后世的教会历史上有很多圣徒、殉道士,大无畏,火刑架上烧,烧了一个小时,还提醒兵丁:嘿,这面烤熟了,该翻面了。好狠,这信心好大,一点儿不怕。怎么反倒耶稣这么怕。

 

这里有个关键的问题:耶稣在十字架上承受的痛苦仅仅是一个正常人的死亡吗?我们经常将这个形容为天昏地暗,这是因为祂要与父神隔绝。与父神隔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咒诅、惩罚、地狱的痛苦都加在了祂身上,祂担负着祂所拯救的所有人的罪孽。那种痛苦是我们根本不能想象的。用现在一句俗话来说,就是这世界上根本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现在很多医院的产房提供一种服务,妻子生孩子时,可以让丈夫去感受同样等级的疼痛。据说真有人试过,但绝大多数人根本受不了。有人做过比喻,如果疼痛有十级,被蚊子叮一下是一级,被刀拉一下是三级,生孩子就是十级。可这只是数字。你被蚊子叮过,被刀拉过,但这不等于你就明白生孩子有多疼痛。如果生孩子的时候被蚊子叮一口,难道可以算是十一级疼痛吗?没有这个道理。你没法想象耶稣在十字架上到底承受怎样的痛苦。祂要背负所有选民的罪、背负地狱的痛苦、背负与天父的隔绝呢。你爱一个人多深,分离的痛苦就多剧烈。世人能爱到什么地步,顶多是梁山伯祝英台、罗密欧朱丽叶。爱到那个程度就要死要活就化蝴蝶了。但你知道三一神三个位格在一体中曾经是多么亲密的关系吗?现在圣子和圣父分离了,这里的意思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人无法感同身受。所以耶稣承受的痛苦多么巨大,祂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就多么真实。不是因为我知道会复活,就可以坦然无惧。没事,明天就上一下十字架,反正三天后就好了。没有那么简单,你把耶稣的受死说得太儿戏了。

 

这里,耶稣哭了。祂是为世人的不信悲叹,也为拉撒路的亲人如此难过而真情流露。这是自然的。哭了以后,真正的信是什么,就是耶稣说的,复活在我,生命在我,你们相信吗。

 

当祂带着悲叹来到坟墓前的时候,祂要求他们把石头挪开。祂还向上帝祷告: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我也知道你常听我,但我说这话,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叫他们信是你差了我来。

 

这里,祂要证明给众人看,要让人知道上帝来到了人间。对于真信的人,有这样一个例子就够了。对于不信的人,例子再多也没用。对于信的人,耶稣曾经来过,曾经做过一些事情,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过这样一个神圣光辉的时刻。这样的人足可以凭着这样的信念活下去。这样的人能够因此而活,就已经表明他是由神生的。如果不是被神生的,你行了一个神迹,他会向你要第二个。你行了一个小的,他会要大的。你行了第二个、更大的神迹,他会要求你第三次、第四次、第N次去重复,因为他总是不信。即使耶稣亲自出现在他面前,他也会说我出现幻觉了。套用托尔斯泰的那句话,信的人都是相似的,不信的人各有各的不信。信的原因是一样的,被神所生、听了神的道、就相信、就跟随、就坚忍、就成圣、就去得荣耀。不信的人却千奇百怪。

 

我们再来看耶稣在拉撒路身上行的神迹。我们经常说耶稣基督是初熟的果子,是首先复活的。有人说,那拉撒路不是比祂更靠前吗?如果这么说,以利亚还复活过人呢。那些复活的人后来也都死了,还要等待真正的复活。只有耶稣是真正的死、真正的复活、然后永远不死的。所以说耶稣是初熟的果子,并不冲突。

 

这个事情之后,祭司长该亚法出场了。该亚法其实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但上帝借着他的口说出了真相:有一人要为百姓死,不但替这一国死,还要把神四散的子民聚集归一。怎么聚集归一?耶稣说了,人子被举起的时候,就要吸引万人归向祂。那就作了他们可信的凭据。这里,该亚法说出了一些真相。祭司长面对一个显然无法解释的事实,一个人死了、埋了、臭了、活了。怎么解释。他们学会了当今的方法:我不解决问题,我解决产生问题的人。我把拉撒路再杀了就好了。你看他们解决问题的方式。我记得有一个版本的耶稣传就把这一幕写出来了。虽然圣经这里没有明说,但拉撒路真的可能被他们杀了。

 

我们不要觉得这一幕很简单。拉撒路复活对信心的挑战是巨大的。拉撒路的死而复活简直就是阿米念主义和加尔文主义的分水岭。大家知道,卫斯理坚信阿米念主义。当年怀特腓和卫斯理论战的时候,主要用的就是这段经文。

 

我们之前一直在说信,马大的信是怎样的,马利亚的信是怎样的。我们没有问,这三姐弟中拉撒路的信是怎么样的。很明显,他都死了,无所谓信不信。他复活后才有信不信的问题。拉撒路复活之后,有人在伯大尼给耶稣预备筵席,我们看到拉撒路也在其中坐着。

 

一个臭了的死人,从坟墓里出来的那一幕很恐怖的。你都希望人复活。但我告诉你,如果一个人死了、臭了,在你面前突然站起来。你不会欣喜若狂的。那是一个生动的、恐怖的、让人战兢、又让人感恩的场面。真的就像电影中的木乃伊,身上裹着布,踉踉跄跄向前走,还散发着味道。然后耶稣说,解开,让他走。

 

这个神迹一出,没必要行别的神迹了。这个神迹影响之大,传遍了耶路撒冷,耶稣成为一个你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你必须回答,这个人如此智慧,如此温柔,如此怜爱,却又如此僭妄,张嘴就说我是神,我赦免你的罪。你必须回答,他是谁,他做的事情怎么证明他是谁。

 

结论只能是三种,第一,他是个骗子。变水为酒都是有托儿。第二,他是个疯子。只有疯子会面不改色地说我是上帝,我以上帝的名义宣布你的罪赦了。第三个,最不太可能的,莫非他就是他说的这位神?你说变水为酒是造假。五千人吃饱是造假,是因为祂一呼召,小朋友把带的午餐拿出来,你们这些人把盒饭藏着,我当着众人的面祝谢,一刺激你们,你们心里羞愧,各自拿出来,大家一起共进午餐。这是我看到的一种自由派的解释。这成了一个道德故事。耶稣用一个小孩的午餐感动众人,拿出了自己隐藏的不想让人知道的午餐。

 

就算你这样解构了耶稣的神迹,那拉撒路的事情怎么解释。众人都知道,他死了、埋了、臭了、活了。怎么解释。是骗子吗?解释不了。那他是疯子吗?一个疯子不应该只是间歇性的。他别的时候怎么这么有智慧?这么了解人性。哪有疯子这么智慧、这么慈祥、这么可爱。如果有,我们宁可跟疯子在一起,我不跟正常人了。

 

排除法排除掉以后,他可能真的是神。所以耶稣来的时候,他就会在人群中制造三分。他讲的任何一句话,他做的任何一件事,他的任何一种宣告,他所传的福音都会制造这种三分。相信的,就和他继续谈。不信的表现为愤怒,讥笑:我浪费时间听这个做什么,走。还有一种半信半疑,好像有点道理,但又不太接受得了,他们就要求祂再深入讲讲,耶稣就再讲。

 

福音就是会带来撕裂。同样的一句话、一篇道就是会把人分为三类,就像耶稣不断做的三分工作一样。然后祂才会对信他的人谈真相,说我那个比喻其实是什么意思。至于外人,祂只用比喻。因为比喻和谜语就像笑点。我讲一个中文笑话,你笑了,表示你听得懂汉语。一个老外,汉语也学了18年,非常精通,甚至能用汉语讲道,但不是中国人的一个表现,就是他听不懂中国笑话。笑点如果需要解释,就说明你没听懂。之所以是笑点,就是因为不需要解释。

 

这种比喻、要点,对于祂拣选的人,信的人,一听就懂。就像神的暗号,暗号一出,你马上就知道这是上帝,你就跟过来。神在你放的种子发芽了、开花了、重生了。你没听懂,说明你不是信的,或者你信的时候还没到。

 

耶稣做筛选、甄别的工作,有的话只跟信的人讲。祂和大众也讲道,但讲道的内容具有分裂性。对于门徒讲的道,是带有解释性、建造性的。当然,这两种讲道没办法截然分开。

 

拉撒路的神迹,是无可推诿的,没办法解释的,除非杀了拉撒路。你会发现耶稣的神迹在不断升级,先是变水为酒,后是五千人吃饱、开了瞎子的眼睛,最后让死人复活,再也不用别的神迹了。这已经是人曾经行过的最大的神迹。这是本章的重点:生命在主。为什么生命在主。约翰福音的用意就是让人得生命,生命在祂,祂自己有生命,祂才能给人生命。

 

12章记载了用香膏膏主的事。细节不多说,别的福音书都提过。重点说说犹大。犹大问,香膏为什么不卖三十两银子周济穷人呢?他是个贪污犯,经常从里面拿钱。他一样失焦了。连马利亚都知道,耶稣将要下葬了。耶稣不止一次说过,我将要受文士、法利赛人、长老们许多的逼迫,受辱,被杀害,第三日复活。但只有马利亚就像那个听说要下雨就拿伞的小孩子。她信得如此单纯。耶稣说他会死,而且时候就要到了。马利亚就说,我提前为你安葬,把香膏抹在你身上。我们刚刚说拉撒路下葬四天就臭了,可见香膏没有抹。她哪来的香膏给耶稣抹。你发现她爱主绝对超过爱她弟弟。

 

犹大可能是奢侈品专家,知道香膏的价值。20两银子都可以稍微斟酌一下,能不能让五千人吃饭。马利亚几乎是把她所有的钱拿出来。从人的角度看,这是特别没意义的一件事,产生了什么GDP、经济效益呢?那瓶香膏不是说浇一次还能收集回来。为什么不换成几千袋大米发给穷人?

 

这里的问题是,你信神的时候,你信的真是神吗?神到底是神呢,还是高过人类一点儿的生物?太过于讲究实利的人,心中根本不把神当神。如果是罗马帝国年间,屋大维皇帝本人到加利利视察,假如民间一个女子上来拿一瓶香膏抹他,没人觉得这个女子僭妄。因为大家都认为,皇帝还不配一瓶香膏吗?怎么浇到耶稣身上,犹大就不满意的?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了别的念头,他根本不认为耶稣是神。这是个贼,他还是暴露了。耶稣说,常有穷人与你们同在,但不常有我。你要小心。现在很多人会说,你干嘛不把钱捐给希望工程,或者用来周济穷人。这就是标准的道德绑架。你不能认为帮助穷人就是一切正义中最正义的。不能以这一点绑架其他所有的一切。至少不能高过耶稣。爱穷人超过爱上帝,就是今天这个世代左翼的特征之一。

 

下面是耶稣荣入圣城。前三部福音书也提到了这件事。首先有个问题,现在喊着和散那、和散那欢迎他的这群人,和五天后喊着钉死他、钉死他的是同一群人吗?我看到有的解释说,他们不是同一群人。前一群人是他的信徒,后一群人是文士、法利赛人。但这里用的是群众、百姓、众人来称呼,不是几个人。当时全城都知道大先知来了,所以是全城迎接。祂上十字架时,也是全城的人激愤起来。别说是被犹太人带节奏了,因为全体人都恨他。我个人仍然相信他们是同一群人。

 

你会问,人怎么变得这么快?可是用五天的时间转变态度,这还算快吗?莎士比亚有部历史剧,凯撒大帝。梗概是,凯撒遇刺身亡之后,那些刺客演讲时,指控他想要当皇帝,他们的刺杀行动是为了维护罗马的共和体制。群众群情激昂,说这是正义的行动,杀得好。马上凯撒的朋友安东尼上台演讲。细节不说。演讲完,群众开始高喊:杀死那些叛贼!他们杀死了我们最伟大的领袖凯撒!这里不用说五天,连半小时都没有。李世民都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意思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群众的力量很强,另一方面就是百姓很善变,很容易被带节奏。前一秒说你是神,后一秒就说你是魔鬼。所以不要被大众舆论、网络舆论左右你的看法。

 

接下来,几个希腊人求腓力带他们见耶稣,耶稣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之前耶稣一直说祂的时候还没到,现在说时候到了,意思是就这几天了。耶稣还说,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这就是时候到了。祂还说,我现在心里忧愁,我说什么才好呢,父啊,救我脱离这时候,但我原是为这时候来了。客西马尼园的情绪在这里出现了。有天上的声音来说,我已经荣耀了你的名,还要再荣耀。这是父神的声音。其他人听到的是打雷了或者天使在说话。这就是同一件事的区分性。什么原因,就是人不一样。人是分为山羊和绵羊的。信的、不信的、半信半疑的。37节提到,耶稣虽然在他们面前行了很多神迹,他们还是不信祂。为什么不信?就是因为他们爱人的荣耀胜于爱神的荣耀。

 

所以约翰福音并不复杂,是几个主题来回重复地强调,很多主题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大家要知道,福音书起初不是为了写成文字让人看的,是要去传讲的,是让人听的。当时绝大多数人不识字,别说希腊文,连亚兰文都不识。所以福音书、保罗的书信都要拿到各处读给大家听。怎么能记住,就是要重复。很多主题在不停地重复:时候、神、信。让听众从各个侧面去了解神的属性,福音的要点。

 

耶稣大声讲论:信父就会信子、信子才能信父。这里呈现了三一论。真正的信是什么,就是像马利亚那样,愿为耶稣奉献自己一切所有。只有她相信耶稣真的要死,因此要为祂的下葬做点什么。信的人,根据耶稣的话:“若有人服侍我,就当跟从我;我在哪里,服侍我的人也要在哪里;若有人服侍我,我父必尊重他”。这就是说,信祂的人就会服侍祂、跟从祂、上帝也会尊重他。耶稣还说:“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耶稣说了这话,就离开他们,隐藏了。信祂的人,相信是父差遣了祂来。

五:复活 | 约翰福音讲座5/8

相关阅读:

一:天梯 |《约翰福音》讲座1/8

二:重生 |《约翰福音》讲座2/8

三:天粮 |《约翰福音》讲座3/8

四:时候 |《约翰福音》讲座4/8

五:复活 | 约翰福音讲座5/8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本次讲座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五:复活 | 约翰福音讲座5/8

暮云

【哈2:4】惟义人因信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