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爱 |《约翰福音》讲座6/8

2019年10月18日 76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整理者是毕宁芳姊妹。


13章开篇就提到,逾越节之前,耶稣知道自己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时候的问题终于揭晓了。什么时候呢?十字架的时候,离世的时候,也是归父那里的时候,荣耀的时候。

 

很多人会问,耶稣复活后为什么不一直住在人间呢?从此纵横江湖,谁敢惹。在人间亲临基层,亲自领导我们不好吗?为什么要透过教会呢?

 

你只考虑你自己了。你想,耶稣爱人更多,还是爱父更多。耶稣当然是因为爱父才爱人。从这种意义上说,我们或许可以认为天父不爱人。人都是罪人,有什么可爱的。天父是因着自己的儿子,才爱人。这种理解也许更接近真相。

 

耶稣说,祂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祂如此渴望、盼望。三一神完美的团契要再次实现。当然,在地上,除在十字架上以外,耶稣不是与父有那种意义上的分离。祂说,我与父原为一,就是创世之前、未有世界之先我们一起的那种荣耀。这说的就是祂们之间完美的、彼此相爱的团契。

 

神是这样的,祂也要求人也要这样。后面还会提到,你们要彼此相爱。神和人的关系就是这样的:什么样的神就喜悦什么样的人。外邦的假神、偶像也是一样的。你拜的是什么神,拜神的人就会和你拜的那个神很像。我们的三一神是三位一体、彼此相爱的神。所以我们的信仰是一种群体性的存在。但清真的神呢?那是一位一体的。他也叫真主,上帝,翻译成英语也是GOD。但他是一个孤独的神,是一个清真的神,很高贵,在高处,不与人来往,只能透过古兰经什么的与他沟通。所以你发现信他的人也是那么孤高决绝、不近人情。这都特别的相似。这就是你拜什么就会成为什么,爱什么就会成为什么。

 

耶稣做了一件事,给门徒洗脚。祂说,这是我给你们的榜样。仆人不能大于主人,差人不能大于差他的人。但是,耶稣倒过来了。正常来说,只有仆人给主人洗脚。耶稣跨过了等级、跨过了限制去爱你。这就是另一个版本的王子爱上灰姑娘。上帝来到人间拯救人,这就是绝对地跨越了阶层、等级限制的一件事。上帝来到人间变成人本身就是不可思议。有些人说,我信上帝,是我竭力寻找上帝,我找到了,我有功,怎么能说我没有作用呢?但上帝如果不从天上降下来,他不想让你找到,你能找到吗?祂不下来,你能上去吗?耶稣明确地说,祂是神、你是人。明确这一点后,祂才说我现在由神变成人,由主人来做仆人的事,才让你明白恩典的意思。

 

不懂恩典的人是因为不懂有限制,有阶级、阶层的区分。因为有限制,所以祂跨越之后,才叫恩典。我不该给你的给你了,才叫恩典。如果不说清楚本来就不该给你,他就会觉得那是他应得的。有一个大家熟悉的乞丐要钱的故事,小伙子每次路过火车站,都给这个乞丐五块钱。几年后有一次,小伙子再次路过火车站,没有再给钱。乞丐问你他为什么,他说:“我结婚了,钱不够用。”乞丐跳起来就给他一个耳光:“你怎敢把我的钱给别的女人?” 他觉得那个钱是他的。

 

乞丐从未想到,那是人给他施恩。我不该给你,但我给你了。我可以给你,也可以给任何人,这就是恩典。可人心的罪就体现在这里。葡萄园做工的比喻就是这个意思。如果没有后面来的那个,你好好的,你觉得挣的挺多的。你是因为跟人比较,你恨别人得恩典,才觉得不平衡。他们都在假设自己当得什么。恩典的意思却是你不当得却得了。

 

换言之,谁也不配被耶稣洗脚。最近流行的很多话细想都有神学意义。据说上海最近最流行的一句话是,你是个什么垃圾。我三、五年前讲TULIP教义时,T是全然败坏。当时我就讲,全然败坏的意思就是,我们都是垃圾,只是分类不同,所以,垃圾分类从我做起。配钥匙的师傅也会问你神学问题,他问,你配吗?保安也会问你三大神学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往哪里去。

 

谁配被耶稣洗脚吗?没有。祂为你洗,是想告诉你,我都能这么做,你们也要这么做,要彼此相爱。彼此相爱的真意是,心被恩感而自然做出的事情。由恩典重生的、由福音重生的、由圣灵重生的人丝毫没想到给弟兄姊妹洗脚有什么问题。这里的洗脚绝不是字面意思的洗脚,要不然大家可忙活了。这指的是由心而发的一种生命状态。

 

相对照而言,我们有个重阳节,也叫敬老节。各单位、组织、部门轮番上养老院给老人洗脚。有的老人家一天被洗八、九次。你知道这是做秀。还有个电视广告,妈妈擦擦汗,给婆婆端洗脚水;孩子看见了说,妈妈,我也要给你洗脚。这是为了弘扬孝道。但孩子给父母洗脚与主人给仆人洗脚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前一个是要告诉你,忠和孝是绑在一起的,我们在这里不展开。

 

我要谈的是,耶稣不该给人洗脚,却给人洗了。人要在上帝面前明白你是被恩典所感,我们不配,我们是不同分类的垃圾,我们什么都不是,我不知道我是谁,不知道我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但是神让我活过来,救了我,这就是恩典。有了这恩典,还不够吗?就像刚才唱的,除你以外,你还想要什么。救恩还不够吗?神会爱你,这个事本身还不够吗?

 

童话中,王子爱上灰姑娘,王子仅仅因为说了一句我爱你已经让她的人生被点亮了。那么天上的神爱你呢?彼此相爱实际上说,每个人在神面前要表示对神的恩典的回馈。你要效法上帝,三一神彼此相爱。但你要效法祂,并不是说你有能力效仿。你的能力是上帝给的。上帝给了谁能力,谁就有这种能力,谁就会自然而然活出这样的生命。彼此洗脚是彼此相爱的具体体现。

 

人与人互相洗脚其实是容易的,但其他事情却很难。比如我能够谦卑地接受你的观点、放弃我的观点吗?你也是牧师,我也是牧师,你刚按立两年,我服侍二十五年了,你的观点能比我的更对吗?我心里不认同怎么办?但真正的谦卑和彼此相爱就体现在,我就以你的为准,我会谦卑地放弃自己的想法。太多的事情比洗脚难得多。

 

洗脚如果变成重阳节式的做秀会很危险,会忽视彼此相爱的深意。因为你捡了最简单的事做,放弃了难事。今日的天主教教皇,方济各,每年做秀好几次,给各种人洗脚,包括乞丐、不信的人,表示自己是最谦卑的大仆人。那能是耶稣设立这个事的意义吗?

 

归根到底,耶稣知道祂拣选谁、弃绝谁。经文18节,耶稣说我知道我所拣选的是谁,现在要应验经上的话,说同我吃饭的人,用脚踢我。犹大都被耶稣洗脚了。但给你洗脚不代表你信主。犹大是被神弃绝的,其他门徒是被神拣选的。神说,我知道我拣选的是谁。

 

这章告诉我们彼此相爱的重要。真信的人一定会彼此相爱。彼此相爱绝不是外在的彼此洗脚。有时候,忠言逆耳地提意见、对方能接受比洗脚更难。彼此的帮助,从任何角度的帮助,不一定让你舒服的帮助,比洗脚更难。给人洗脚是容易的,给人洗心革面是不容易的。真正的信肯定是效法主的榜样服侍人。他也会效仿三一神的样式彼此相爱。这就是这新的命令。

 

13章结尾,第一次耶稣预言,彼得会不认主。彼得的话总是那么热烈,充满激情:主啊,为什么我不能跟你去,我愿为你死!好感人啊!耶稣很冷静说,你愿为我舍命吗?我告诉你,你会三次不认我。主要打消你一切浪漫化、情怀化的想象。这个后面再说。

 

14章,耶稣说关于祂和圣灵的事。这是圣灵论的出场。耶稣说,祂是道路、真理、生命。这要告诉你真正的信是什么、神是谁。耶稣再次说,祂是道路,即路径,祂是真理,即形式,祂是生命,即内容。祂是一切的一切。腓力提了那个问题,你把父显给我们看。耶稣再次教导他,信主就是信父,人认识父只能借着子这条道路,没有人可以直接见父。

 

神所做的事,信祂的人也做,并且信祂的人必遵守祂的命令,这就是爱祂,爱祂的必认识圣灵,必有圣灵同在,必相信圣灵指教的一切话。

 

所以,真信耶稣的人,是会有行动的,是会遵行祂的命令的。信的表现是爱,爱的表现是一种行动。爱不是一种浪漫的感觉。你爱你的妻子,更重要的是你要明白,爱她意味着有什么事情要去做,不是光在心里抒发感情,每天写一首诗而已。

 

爱是要有行动、有决定的。爱主必遵守祂的命令,这有很好的检验方式。一个人怎么说你最爱的是主,怎么说最爱的是谁。一个人最爱的事情,无论他嘴上怎么说,有几件事跑不了。第一个,你看他怎么用脚投票,他实际委身在哪里。第二个,他怎么用他的钱。人的财宝在哪里,心就在哪里。第三个,他的时间花在哪里。你花的时间在谁,你信的就是谁。今天的人信的可能是手机教。手机是我的牧者,领我到可安息的水边,就是有wifi的水边。它的APP、它的小程序都安慰我。还有一点,他把孩子放哪里。号称爱中国,却把孩子往外国放的。很多官员要求我们爱国,却把孩子送出去。这就是用孩子投票、用脚投票。所以要看,你的时间、你的钱、你的委身、你的孩子在哪里。

 

爱就是这么简单,不用说什么高言大志。怎么说不重要。有些人说我可爱主了,他只是会说,他没有行动。聚会他是晚来早走,团契他不参加,教会的服侍他没有,奉献也没有,或者完全达不到十一。有人会质疑:你怎么知道奉献很少?那不是匿名的吗?这有什么难判断的?比如一个教会,走了十几个人,而且还是所谓高收入群体,后来又来了几位正常收入弟兄姊妹,结果教会的总奉献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那你明白发生什么了吗?我说的够清楚了吗?

 

所以,人的钱放在哪,时间放在哪,孩子放在哪,这就足够显明他信什么了。其他什么都不用讲,我就知道你爱不爱主、爱不爱这个教会。这就是检验一个人爱主、真信的很具体的标志。看他的钱、时间、孩子。

 

耶稣应许要赐一位保惠师,即一个中保给我们。16章会再次讲圣灵的工作。这里的圣灵论,是被清真教引用最多的新约圣经经文之一。他们也会说,连耶稣先知都说过,将要有一位保惠师来。根据有的学者的论文,在阿拉伯文圣经中,保惠师的希腊文发音与“穆罕默德”很像。换言之,他们认为耶稣走后,上帝会差遣他来。但我们不要误会,圣灵不是穆罕默德,圣灵是三一神的第三位。

 

15章,耶稣是真葡萄树。这又是一个比喻。神是什么,约翰福音用了好多比喻:神是光、是真光,神是世上的粮,神是羔羊。神是葡萄树,意味着祂结的果子就是我们。我们是真葡萄树上结出的真葡萄。这就像一个教会应有的样子。耶稣是头,天父栽种,上面结出很多果实。

 

我记得提摩太•凯勒牧师打过一个比方,每一个教会像葡萄枝上的一串葡萄,一个大枝上有八个小枝,每个小枝上有七个、八个葡萄。每个小枝就是每个小组。这就是教会该有的样子。这颗葡萄和那颗葡萄,虽不在一根小枝上,但在一条大枝上,更在一棵大树上。它们之间是血脉相连的,是鲜活的,有生命的。当大家在主日,尤其是圣餐主日,同领一杯、同领一饼的时候,那代表的我们是一主一信一洗,表示我们是血肉相连、生命相连的,是比葡萄更紧密的神的儿女,是弟兄姊妹。在这种意义上,你当然会比你的亲人更亲,比你的邻居更亲,比亲同学更亲。

 

不够健康的教会、甚至假教会就不像一串葡萄,而像一袋玻璃球子,也满满当当的。单个拿出来,晶莹剔透,可好看了。但它就是不结果、不长叶,不是个活物。而且,玻璃球之间是没有联系的,是单蹦的,是没有连在一起的。

 

一个教会是玻璃球教会还是真葡萄教会,这是很重要的。什么是真葡萄教会?就是彼此相爱的教会,是因着耶稣彼此相爱。他的钱、他的时间、他的人、他的孩子都奉献在这个教会,奉献在神的事情上。这才是真爱。这样的真信徒聚在一起,葡萄会认出另一颗葡萄。而玻璃球会嫉妒另一个玻璃球,他比我更大、比我更亮。

 

也有一些曾经是真葡萄树上的真教会,但一旦与基督隔绝了,信从了另一个头和偶像,它就和树分开了。它走到了另外的路线。这几天,大家可能听说了,河南的一个三自牧师跳楼自杀了。他自称殉道。就是跟主跟不下去,跟挡,挡的要求又执行不了,两难之间,自杀了。你看头错了多么可怕。牧师、自杀,这两个词放在一起好奇怪。

 

还有一种危险的情况,看上去是真葡萄,但其实快死了。因为它是断了的一枝。它与大公教会、普世教会、历世教会失去了联系。它是孤立的一串,没有和大树的关系。所以当它刚被砍下来时,看上去还是水灵灵的,甚至还能继续发育,因为养料还有一点儿,但它其实已经死了。这叫做,栩栩如生的基督徒。很像是活的,其实是死的。这比玻璃球更可怕,因为玻璃球一看就是死的。而这个曾有过生命,但这个生命正在迅速丧失。所以跟错了头,很要命。

 

耶稣讲了很多重要的话,比如再次提到拣选的工作。祂传道的工作、护理的工作。因祂所做的事情,才拣选出祂的门徒,祂的门徒组成教会。

 

祂还有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差遣了圣灵来。当人恨基督徒时,他们恨的是基督。

 

真信,第一会与真葡萄树相连,与基督相连。第二,会相信上帝的权柄。“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个人就是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一旦离了基督,就不能做什么。你觉得你有点经验、有点本事,但都是虚妄的。若是离了基督,就不能做什么。这就是基督教最核心的法则,这是上帝主权最明显的体现。若做了什么,是靠着主做的。“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这就是我的命令”。耶稣吩咐他们彼此相爱。

 

16章再次提到圣灵的工作。“他既来了,就让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着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你发现,子是要荣耀父的,圣灵是要荣耀子,也荣耀父。因此,圣灵是从父和子而出的。这就是和子说。圣灵由谁而出,在教会历史上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今天我们这里没什么争议。圣灵是从父和子而出。

 

以前我刚信主的时候,有个小小的疑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尤其看约翰福音的时候。这里面有很多耶稣的长篇讲论,我当时想门徒是怎么记下来的,尤其是耶稣独自说的那些话。祂是后来告诉门徒的吗?那些细节他们全知道吗?这个记忆力太惊人了。当时没有笔记,没有录音笔,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

 

但当我大概明白圣灵的工作后,我才明白这个问题很可笑,因为肯定是真理的圣灵来了,引导门徒明白关于耶稣的一切事。祂要把关于耶稣的一切的事告诉你,因此圣经是圣灵默示的,不是门徒凭着超强的记忆力写的。所以我释怀了。我那个疑问可能受了其他书的影响。比如我小时候看《史记》,觉得司马迁好厉害,他都说了韩信郦食其是在密室中的,左右无人。那他们的长篇大论,太史公你是从哪里知道的?所以他是在搞文学创作。

 

但圣经就不是这样。圣灵的工作极其重要,祂会荣耀子,会让人明白关于基督的事,会写下这本圣经。所以使徒行传可以叫圣灵行传。当我们相信耶稣时,什么叫信神,除了信上帝、信耶稣,这里还要加上信圣灵,信圣灵的位格、属性、工作内容。而且,你也要倚靠圣灵,因为是父和子差遣了祂。

 

16章的最后这节给我们很大的安慰。“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平安这个词已被用滥了,但这里的平安绝不是岁月静好。真正的平安可以用一幅画表示:狂风骇浪中耶稣在船上睡觉。你睡得着吗?你睡不着。耶稣睡得着。因为耶稣有真平安。祂不受外在风浪的影响。这是出人意外的平安。并不是说外在的风浪、逼迫、寒冬消失了,而是你在主里面知道,我们在祂里面,祂在我们里面。我们和祂有这种关系,所以我们有平安。因为祂已经胜过了这个世界。

 

所以苦难对我们而言不会那么绝望,甚至我们会坦然、欣喜地看待苦难。我问大家,在将来的天国,我们还记得今生的事情吗?我原来倾向于认为,应该是忘记了。看约瑟,青少年时期那么多悲惨的经历,他给第一个儿子取名玛拿西,意思就是使之忘了。看来遗忘是医治痛苦的方式,但遗忘是很难的。一个女孩问另一个女孩,那个人你忘了吗。她说我早就忘了,另一个说我还没说是谁呢。可见你还没忘。

 

但我看了凯勒牧师和其他牧者的话以后,我倾向于转变原来的观点。就是即便到了天国,人间的事情应该还是记得的。这个意思大概像,耶稣复活后钉痕还在。我们可以推想出,到天堂后肉身的痕迹,肉身的记忆还在。你会问,那么痛苦的记忆,有必要记得吗?凯勒牧师说,曾经的苦难越大,你在天堂的喜悦就越大。如果你一生岁月静好,没受过苦,在天堂的感觉是不一样的。38度的天,你搬了一整天砖,给你一瓶冰可乐,和在空调房吹了一天,给你两瓶冰啤酒,是不一样的。凯勒牧师的话很安慰人。

 

世上有苦难,但耶稣已经胜了这世界。祂是那首先的,胜过这世界的。我们将来都会胜过这世界。这世界都不存在了,你当然胜过了,但你关于这世界的记忆还在。这是一个安慰。尤其是今天这个时代,一个人怎么能活出这种平安。这个问题本身就有点问题。如果你没有正确理解,问题就会变成你怎么装出这种平安。

 

平安不是装出来的,甚至也不是活出来的,而是信主之人自然流露出来得。有个童话《纳尼亚传奇》,阿斯兰教导马车夫怎么当国王。其中一条就是,越是饥荒遍地的时候,笑得越大声。意思就是你是国王,国家有灾难,民中有饥荒了,你不能先垮。如果你先垮了,百姓不更完了吗?越有苦难,越要穿得体体面面、平安喜乐。这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王者之风。

 

你要真的知道你是上帝所生的儿女,你是君尊的祭司。君尊就是国王。你就有王者之风。面对灾难,你要淡定。潇洒都不足以形容。就是从神来的喜乐平安,胜过这个世界。有个著名的信徒,爱迪生。你可能听过他的名字,但未必知道他是信徒。他是个发明家。他一生发明了很多东西。晚年去做电影胶片、电影工厂。有一天,他的实验室、电影厂失火了。他的财产全烧了。但是他拉着他的妻子在旁边笑着观看,你看这个火烧得蛮好看的。这不是装的,如果这个时候还能装,他就是疯了。他是真的觉得,上帝给我的,上帝收走,这没有什么问题。那是上帝的事情。事已至此,我的任务就是欣赏这场火焰,这场焰火晚会。这不是失焦,是王者之风。如果你的什么烧了,就活不下去,那就说明被烧的是你的神。到底你信的是谁,爱迪生已经告诉你了。烧了没什么问题呀。能拉着妻子看火焰,妻子不是还在吗?上帝不是还在吗?上帝给我的脑子不是还在吗?发明家难道不是脑子和智慧更重要吗?这就是真正的平安喜乐。

 

六:相爱 |《约翰福音》讲座6/8

相关阅读:

一:天梯 |《约翰福音》讲座1/8

二:重生 |《约翰福音》讲座2/8

三:天粮 |《约翰福音》讲座3/8

四:时候 |《约翰福音》讲座4/8

五:复活 |《约翰福音》讲座5/8

六:相爱 |《约翰福音》讲座6/8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本次讲座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六:相爱 |《约翰福音》讲座6/8

暮云

【哈2:4】惟义人因信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