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天宣庆,景宿告祥

2018年12月23日 61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经文

 

太 2:1当希律王的时候,耶稣生在犹太的伯利恒。有几个博士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说:

太 2:2“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

太 2:3希律王听见了,就心里不安;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

太 2:4他就召齐了祭司长和民间的文土,问他们说:“基督当生在何处?”

太 2:5他们回答说:“在犹太的伯利恒。因为有先知记着,说:

太 2:6‘犹大地的伯利恒啊,你在犹大诸城中,并不是最小的;因为将来有一位君王,要从你那里出来,牧养我以色列民。’”

太 2:7当下希律暗暗的召了博士来,细问那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太 2:8就差他们往伯利恒去,说:“你们去仔细寻访那小孩子;寻到了,就来报信,我也好去拜他。”

太 2:9他们听见王的话就去了。在东方所看见的那星,忽然在他们前头行,直行到小孩子的地方,就在上头停住了。

太 2:10他们看见那星,就大大的欢喜;

太 2:11进了房子,看见小孩子和他母亲马利亚,就俯伏拜那小孩子,揭开宝盒,拿黄金、乳香、没药为礼物献给他。

太 2:12博士因为在梦中被[主]指示,不要回去见希律,就从别的路回本地去了。

太 2:13他们去后,有主的使者向约瑟梦中显现,说:“起来!带着小孩子同他母亲逃往埃及,住在那里,等我吩咐你;因为希律必寻找小孩子,要除灭他。”

太 2:14约瑟就起来,夜间带着小孩子和他母亲往埃及去,

太 2:15住在那里,直到希律死了。这是要应验主借先知所说的话,说:“我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

太 2:16希律见自己被博士愚弄,就大大发怒,差人将伯利恒城里并四境所有的男孩,照着他向博士仔细查问的时候,凡两岁以里的,都杀尽了。

太 2:17这就应了先知耶利米的话,说:

太 2:18“在拉玛听见号啕大哭的声音,是拉结哭她儿女,不肯受安慰,因为他们都不在了。”

太 2:19希律死了以后,有主的使者在埃及向约瑟梦中显现,说:

太 2:20“起来!带着小孩子和他母亲往以色列地去,因为要害小孩子性命的人已经死了。”

太 2:21约瑟就起来,把小孩子和他母亲带到以色列地去;

太 2:22只因听见亚基老接着他父亲希律作了犹太王,就怕往那里去;又在梦中被[主]指示,便往加利利境内去了。

太 2:23到了一座城,名叫拿撒勒,就住在那里。这是要应验先知所说,他将称为拿撒勒人的话了。

 

三个预言

 

本段经文多次强调,生而为王的耶稣基督,祂的降生应验了先知多次多方的预言。其中最重要的有三个:景星,伯利恒,埃及。

 

一:景星

 

仅见于马太福音的这段记载,《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中如此叙述:

 

于是我三一分身㬌尊弥施诃戢隐真威,同人出代。神天宣庆,室女诞圣于大秦。㬌宿告祥,波斯睹耀以来贡,圆卄四圣有说之旧法,理家国扵大猷。

 

大意是:

 

因此,三一真神派遣光明荣耀的圣子救主弥赛亚,隐去荣光,降卑为人。神差遣天使报佳音,宣告童女玛丽亚怀孕生子于大秦(叙利亚)。景星出现为吉兆,波斯博士看见星象便带着礼物来朝拜圣子,应验二十四位先知的预言,使民族和国家走上治理的大道。

 

沿着中古一路一带从波斯逆向而来的聂斯托利派教士,很喜欢“景”这个汉字,并以此为名。他们以相当俯就的中国化姿态写下的“道成肉身,童女生子”的基本教义,在不失正确性的同时,两三句话,就将圣经的基本教导、自身的波斯渊源、大唐的现实诉求巧妙结合了起来,可谓文质兼美。


具体书写这碑文的“朝议郎前行台州司参军吕秀岩”,有日本学者考证,认为就是吕洞宾。最强力的证据,是吕洞宾写的道教书籍里,有一段非常奇怪的看起来是咒语的颂词,千年来一直不能知道意思,近年却在精通汉语和古叙利亚文的学者破译下,发现赫然是一首基督教的颂词。不知景教士是否曾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像东方博士一样“理家国扵大猷”。


神天宣庆,景宿告祥

 

景星的预言,最早出现于民数记24章,假先知巴兰就像他的驴一样被神使用,说出真预言:

 

民 24:17我看他却不在现时,我望他却不在近日。有星要出于雅各,有杖要兴于以色列,必打破摩押的四角,毁坏扰乱之子。

民 24:18他必得以东为基业,又得仇敌之地西珥为产业。以色列必行事勇敢。

民 24:19有一位出于雅各的,必掌大权,他要除灭城中的余民。”

 

这星那时当然还隐而未现,但却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清晰。雅各临终前已预言,这星将要出于犹大支派。到了但以理统领巴比伦术士、博士的时代,他将这“雅各之星”的预言传告给他们,然后在“七十个七”之后,东方(巴比伦、波斯)博士终于看到了景星出现。

 

所谓会观星象的博士,类似于同时期汉朝的“天官”。《史记》卷二十七《天官书》记载:“天精而见景星。景星者,德星也,其状无常,出于有道之国。”这有意无意的暗合,显示更东方的博士似乎也知道,道已经成了肉身,降临在彰显大猷之国,景星为记,弘道明德。

 

至于“景星”的天文学意义,则说法众多,或曰九星连珠,或曰新星爆发,或曰彗星出没,或曰木星上行。无论具体是哪种,当然都出于神的命定与护理。

 

然而景星出现的核心意义不在于天文学,而是宣告天国之王降生了,祂来显明大道,执掌大权。

 

二:伯利恒

 

第二个应验的预言,是这王会生在伯利恒。


圣经的叙事模式本身,已经显明,关于生而为王的那位,祂降生的地点远比降生的时间重要。众所周知,今日所谓“圣诞节”,几乎可以确认并非救主真正降生的日子,正如祂应该也不是生在公元零年。当然这绝不妨碍基督徒因势利导,在世人以为最可以代表基督教的这日子,传扬福音。虽然论到我们,只为自己的话,应该是不必过圣诞节的。


伯利恒,古时曾名以法他,雅各在此地葬了拉结,路得在这里遇到波阿斯。作为大卫之城,它城门旁的井水曾被逃亡中的君王渴想。


弥 5:2

伯利恒以法他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

 

先知弥迦将雅各之星出于犹大的预言,进一步落实到大卫家。于是百姓便盼望着,将有一位比大卫更伟大的君王在大卫之城诞生,祂是神的受膏者,弥赛亚、基督,祂带来黄金时代,祂将使万象更新。

 

三:埃及

 

第三个应验的预言和埃及有关。童年耶稣的下埃及特别是出埃及,应验了何西阿等人的预言,显明祂类似却超越摩西的形象与使命。

 

其实,逃亡埃及是那时代犹太人的常规操作。每当暴政、灾害或逼迫临到的时候,他们至少还有个埃及可去。所以基本上埃及每个城市都有犹太侨民,特别在亚历山大城,竟有百万之众,某些城区完全成为犹太自治社区。所以约瑟到埃及后不会太过陌生,就像华人在哪里都能找到唐人街。

 

何况东方博士所送的黄金、乳香、没药恰可变卖后作为在埃及的生活费。

 

逃亡埃及的细节,圣经中并无太多描述。根据一则传说,约瑟与马利亚逃往埃及的路上遇到了强盗,有一头目要立刻杀死他们,抢去珍宝。但在婴孩耶稣的身上,彷佛有些东西使强盗之一的狄斯玛斯深受感动,于是他不让同伴伤害耶稣和祂的父母。他望着耶稣说道:“最有福的孩子,假使以后有机会,请怜悯我,记念我,不要忘记这个时刻。”后来,耶稣与这个狄斯玛斯的再会,就是在各各他山的十字架上。

 

还有一个传说,是说约瑟与马利亚在逃往埃及的路上,临近黄昏,十分困倦,便找到了一个山洞作为藏身之处。当时天气寒冷,地上结了白霜。一只小蜘蛛见到婴孩耶稣,很想为祂作一些事,使祂在寒冷的夜晚感到温暖。它唯一能作的,就是在洞口织网。很快,希律的追兵来到,恰好走近这个洞口,正要进去,队长注意到洞口织满了蜘蛛网,地上还盖了一层白霜,就对其余人说,你们看,这里的蜘蛛网一点也没有破,洞里面绝不会有人,因为任何人进去,一定会把网弄破,或在地上留下脚印。于是兵丁们就走了,耶稣的全家因为一只小蜘蛛在洞口所织的网,得以安然无恙。据说后来圣诞树上悬挂的银丝,就是纪念埃及途中山洞口那一面盖着白霜的蜘蛛网。


神天宣庆,景宿告祥

 

这两个传说虽然不知真假,但其中意味,颇合真道,它们形象地告诉我们当年耶稣一家逃亡埃及的凶险,以及上帝预定如何预定强盗的救恩,以及如何使用网络来施行护理与遮盖。

 

三件礼物

 

黄金、乳香、没药,是东方博士所献的三样礼物,后人多据此认为博士是三位。其实圣经并没有这么说。当然很有可能的确是三位。

 

这三件礼物,传统上解释为:黄金献给君王,乳香献给祭司,没药献给死者。这种说法当然颇有可取之处,但若从“先知、祭司、君王”的三重职分来看,很难说没药可以对应先知。

 

实际上,参看旧约的话,三样礼物其实都是献给君王的,包括没药。比如:

 

诗 45:6神啊!你的宝座是永永远远的,你的国权是正直的。

诗 45:7你喜爱公义,恨恶罪恶;所以 神,就是你的 神,用喜乐油膏你,胜过膏你的同伴。

诗 45:8你的衣服,都有没药、沉香、肉桂[的香气];象牙宫中有丝弦乐器的声音,使你欢喜。

 

黄金和乳香自然更是:

 

赛 60:1兴起发光!因为你的光已经来到,耶和华的荣耀发现照耀你;

赛 60:2看哪!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盖万民,耶和华却要显现照耀你,他的荣耀要现在你身上。

赛 60:3万国要来就你的光,君王要来就你发现的光辉。

赛 60:4你举目向四方观看,众人都聚集来到你这里;你的众子从远方而来;你的众女也被怀抱而来。

赛 60:5那时你看见就有光荣,你心又跳动又宽畅,因为大海丰盛的[货物],必转来归你;列国的财宝,也必来归你。

赛 60:6成群的骆驼,并米甸和以法的独峰驼,必遮满你;示巴的众人,都必来到。要奉上黄金乳香,又要传说耶和华的赞美。

 

所以,事情的重点是:东方(三)博士是谨记当年但以理传递的“雅各之星”预言,随着景星前来朝拜“君王”。虽然他们所献的,确实也有献祭、安葬的意味。

 

我们也信也知道,这位王统治的方式,是爱,是拯救,是怜悯。祂登基的方式,是被钉十字架。祂全部的生活都指向于此。Holman Hunt 的那副画正是取此意味:做完木匠活的耶稣在阳光下满足地伸个懒腰,马利亚却惊讶地发现墙上的背影赫然如同被钉十字架,那一刻她悲不自胜,心如同被刀刺透。


神天宣庆,景宿告祥

 

祂全部的生活(而不仅是最后的一周)都有着十字架的形状。跟随祂的人,需要会意。

 

三种君王

 

总而言之,所有的预言,各样的礼物,都在证明:那位王已经降生。只不过,这位王的统治方式,不同于古今中外任何一位世上君王,祂和祂的福音无意满足犹太人对于第二个能征善战的大卫王的狭隘想象,同时却又对自认为神的凯撒之流构成毫不妥协的冒犯。

 

大希律,虽然是罗马走狗,却也有着凯撒梦。他父亲以以东人的外族身份,借助罗马势力猝然得国,一直对自己的合法性无法建立三个自信。“希律”这名号虽然意为“英雄世家(Herod)”,但他们一家其实都是色厉内荏、外怂内暴的狗熊。大希律的父亲曾救过凯撒大帝一命,于是被凯撒慈父特准统治以色列故地。随后马加比家族联合安息帝国一度复辟,大希律的父亲被杀,哥哥自杀,他独自逃亡埃及求助罗马,最后带兵返回重新占领以色列,并与马加比家族的米利暗公主结下政治婚姻。

神天宣庆,景宿告祥

所以,当他听说最正统、最合法的真命天子、“犹太人的王”居然降生了,心中何等不安、为何不安,不难想见。他此时当然杀机已动,但他一定也考虑到,大动干戈效果未必好,并且公然派兵跟随东方博士,恐会引起国际纷争,甚至被安息、贵霜乃至罗马制裁,所以才假意让博士们先去,号称自己随后也要去拜这位真正的王。

 

然而东方博士得了梦兆,从另一条路回国了。于是大希律气急败坏,大开杀戒。不过,那时的伯利恒其实只是一个小村庄,所以圣经专家估计,被希律屠杀的婴儿,大概不会超过二十。当然这并不能减轻他的罪恶。

 

此人之残暴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王权稳固后,先是怀疑妻子(米利暗公主)会夺权而处死妻子。事后又后悔,便迁怒曾对自己妻子有非分之想的四个朋友,把他们尽数杀死。晚年他又杀死了自己的几个儿子,因为觉得他们都想谋朝篡位。

 

罗马皇帝奥古斯都曾评价说:


做希律的猪(hus),比做他的儿子(hurios)更好。

 

七十岁时,大希律自知死期将近,就以捏造的罪名将耶路撒冷城内最有名望之人全部抓起来,下令自己去世那天把他们全部处死。理由是:


我知道没有人会为我的死悲哀,那我也要让你们在我死的时候流泪哀哭,纵然这眼泪不是为我而流。

 

所以,这么个僭主和变态,听说命中注定的君王已经降生,他当然“不安”。耶路撒冷的居民都很了解他,知道他一定会采取恐怖行动,所以才“合城不安”(太2:3)。

 

希律,可算是第一类君王:残暴僭主。

 

在一些传统中,东方三博士,也被称为“东方三王”,就是说他们也被认为是君王。以赛亚已经有这样的暗示(赛 60:3万国要来就你的光,君王要来就你发现的光辉)。这与他们“博士”的身份或许并不冲突,因为博士(magi)一词,也可以翻成“术士”或者我开头所说的“天官”。希罗多德说这些magi本是玛代族一个支派,曾参与推翻波斯的计划,事败后不再涉足政治,成了一个“祭司”支派,地位类似于以色列人中的利未人。


神天宣庆,景宿告祥

 

如果希律式君王可以称为“强人王”或者“英雄王”,那东方三博士式的君王或可称为“哲人王”或“智人王”。世间君王其实全都属于这两种,或属于两种成分不同配比的产物。就像今日一些国家的文官总统,同时也是三军总司令,另一些国家的首脑即便是军阀,也得自称有博士学位。这显明人王都想证明自己文武双全,配得崇拜,我是电,我是光,我是唯一的神话。

 

然而耶稣基督这位天国君王,虽然强却不是强人王,虽然智却不是智人王,祂在第一次到来时,更多地体现为一位“仆人王”。祂温和谦卑,满有怜悯,教化百姓,受辱受难。祂得胜的顶峰在人看是失败的顶峰,祂能力的体现是人以为的无能。人间君王的王位无论是巧取还是豪夺,一言以蔽之,都是“胜者为王”,然而天国君王却是生而为王、败者为王。

 

就像虽然也是暴君但真正可算是文(法兰西法典)武(征服全欧洲)双全的皇帝拿破仑所说的那样:

 

我告诉你们,我认识许多人,但耶稣不仅仅是一个人。查理曼大帝,亚历山大大帝和我虽然建立了帝国,但我们是靠什么建立的呢?武力!耶稣却用爱来建立了一个帝国,它的疆域无比广阔,也无比辉煌显著。我可以激励人去为我而死,但你可以想象一个人在我死后将近20个世纪后还能为我而死吗?然而如今世界各地的人都在做这件事(殉道),为了这个人,拿撒勒人耶稣。

 

(晚年在圣赫勒拿对蒙托隆侯爵所述 (Meteors that Enlightenthe Earth: Napoleon and the Cult of Great Men By Matthew D. Zarzeczny):)

 

所以,这位王在某种意义上,的确“与世无争”,但这是因为世界本就属于祂,祂当然不会把自己的创造物摆在与自己平起平坐的位置。整个世界都是祂的,没有一个领域、一寸土地不是属于祂的,所以这整个世界,祂要得着、祂会得着、祂已得着。

 

因此,天国福音的核心,就是宣告“耶稣是王”。福音被称为“好消息”,在原文原意当中,首先和着重指出的都是“天国之王已经登基”这个好消息,是“天国已经开始降临”这个好消息,这个好消息的重点是“祂已下来”,而不是“你要上去”。

 

三种反应

 

公元前后的世界,到处流传着“将有一位王从东方出现”、或者说“东方要出大救星”的传说,甚至罗马学者也都知道这一点。

 

苏埃托尼乌斯在他的《罗马十二帝王传》里《苇斯巴芗生平》一节里写道:

 

在整个东方,有一个根深柢固的古老信仰,有来自犹太地的人,命中注定要治理世界。

 

当然,他或许认为,这事后来应验在了攻克耶路撒冷然后又当上罗马皇帝的苇斯巴芗身上。

 

塔西佗也说:

 

有一种坚定的信念……到时候东方将强盛起来,来自犹太地的统治者将取得普世的王国。’(塔西佗:历史5:13)

 

约瑟夫更不用说:

 

‘到了时候,从他们的国中将要有一位出来作地上居民的统治者。’(约瑟夫:犹太战记6:5,4)

 

维吉尔在他的第四首牧歌里所写的,更有强烈的“准弥赛亚情结”:

 

库玛预言的最后时代已经到来

世纪伟大的周而复始也从新启动

处女星回来,还有沙屯的统摄

从高高天穹降临了新的一代

圣洁的露西娜啊,请你恩宠这婴孩

籍他的诞生,黑铁时代就要终结

黄金时代 又会重现人间

 

这些期待,都随着景星指示的那位诞于马槽的婴孩的到来,实现了。

 

然而世人对这位王的反应,大不相同,或可概括为三种:

 

(一)希律王式的反应:憎恨敌对。希律王担心的是这个孩子将要扰乱他的生活、地位、权势与影响力,所以他的本能反应,就是除掉祂。很多人都想除掉耶稣,因为祂扰乱了他们的生活。他们只想任我行,但基督要求他们“向问天”,所以黑暗恨恶这光,要来杀害这光。他们深知自己的统治方式、生活方式、思维方式、行动方式没有合法性,深知自己就是自己或他人的僭主,所以面对“耶稣降生为王”的“好消息”,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恐惧愤怒,因为他们问题的核心就是:绝不能让耶稣做主。

 

(二)祭司长与文士的反应:漠不关心。基督的降生与他们毫不相干。他们整天忙着圣殿的仪节,律法的讨论,完全忽视了耶稣的存在。祂对于他们毫无意义。他们奉命参加大希律主持召开的犹太宗教工作会议,正确地指出弥赛亚降生的地点,却不打算对此有任何回应。除了或许与合城百姓一起“不安”了一下,再无动静。当然,这种不安促使他们在几十年后起来,极力攻击耶稣,其恶劣程度比外邦人更甚。他们爱自己的墨水超过爱圣徒的鲜血,关心暂时的地位超过关心永恒的归宿。他们根本不爱真理。他们忙着舞文弄墨,忙着神学正确,对救主本身的受难都不关心,当然更不会关心救主门徒的受难。

 

然而,正如先知耶利米的质问一样:


你们一切过路的人哪!这事你们不介意么?(哀一12)


你们这些祭司和利未人,真的眼瞎了吗?看不到躺在路上被强盗打伤的人吗?不但不加以援手,反倒落井下石,恶语中伤吗?

 

(三)东方博士的反应:虔诚敬拜。他们虽然地位崇高,在自己国中身为王侯将相,却渴望俯伏在耶稣脚前,献上他们所拥有的最尊贵的礼物。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东方博士才是真正热爱真理、愿意付上一切代价来寻求真理的人。恩典临到了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是学识渊博博士,因为耶路撒冷的博士为数更多,知识更大,但天使的佳音却只报给了目不识丁的穷苦牧羊人。

 

所以,知识的多少,地位的高低,与是否能够真正敬拜主耶稣,并无必然联系。恩典临到了谁,同样被打上恩典记号的人,一定认得出来。所以神天宣庆,向牧羊人,景宿告祥,召唤博士。他们虽然路径不同,却一同来到神的脚前,敬拜同一位君王。而希律及他的兵丁虽然和牧羊人一样粗鄙无文,祭司长和文士虽然和东方博士一样满腹经纶,却不能凭借这种表面的相似以避免自己在酒水和墨水中,走进无水的永火。


总结

 

那么,面对耶稣这位十架君王,我们又该有什么反应呢?我想,至少应该是博士们的反应。

 

然而,或许还不能止于此。

 

福音的核心,就是耶稣是王,是一位背负十架的王。所以你不能把祂伪装成暖心大叔或者知心大哥,不能把祂想象成神棍教师或者神学狂人。祂是王,祂在掌权,纵然背负十架,祂仍是王,仍有主权,将来再临时,更是要在全地掌权,在全地为王。

 

基督徒当然可以与耶稣基督为友,但在此之前,你要知道,祂是王。

 

英国海军中将纳尔逊(Nelson)对待他所征服的敌人,通常十分和善。于是在某次战役获胜之后,败军之将被带到纳尔逊将军的旗舰上。他素闻纳尔逊温柔和善,便跳上甲板,大大咧咧地以同辈姿态伸手就要与将军握手。然而的确素来和蔼的纳尔逊却并不伸手,而是严肃地说:“先行礼,然后握手吧!”


神天宣庆,景宿告祥

 

所以同样,我们必须先臣服君王基督,然后再说与基督为友。必须先承认祂是宇宙之王,然后再说是我个人救主。我们必须意识到,祂的到来,是要把我们从僭主的位置上赶下去,让祂在一切事上居首位、掌王权。从此我们才能看得出,那些和我们一起背起祂的十字架的,才是真正顺服这十架君王、敬拜这天国之主的,神圣选民。


神天宣庆,景宿告祥


神天宣庆,景宿告祥


郭暮云的半导体

神天宣庆,景宿告祥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本次证道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神天宣庆,景宿告祥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