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灾害过去

2022年4月10日 2923点热度 148人点赞 14条评论

音频

 

(大卫逃避扫罗,藏在洞里。那时,他作这金诗,交与伶长。调用休要毁坏。)

【诗57:1】 神啊,求你怜悯我,怜悯我!因为我的心投靠你。我要投靠在你翅膀的荫下,等到灾害过去。

【诗57:2】我要求告至高的 神,就是为我成全诸事的 神。

【诗57:3】那要吞我的人辱骂我的时候, 神从天上必施恩救我,也必向我发出慈爱和诚实。

【诗57:4】我的性命在狮子中间,我躺卧在性如烈火的世人当中。他们的牙齿是枪、箭,他们的舌头是快刀。

【诗57:5】 神啊,愿你崇高过于诸天,愿你的荣耀高过全地。

【诗57:6】他们为我的脚设下网罗,压制我的心。他们在我面前挖了坑,自己反掉在其中。(细拉)

【诗57:7】 神啊,我心坚定,我心坚定。我要唱诗,我要歌颂!

【诗57:8】我的灵啊,你当醒起!琴瑟啊,你们当醒起!我自己要极早醒起。

【诗57:9】主啊,我要在万民中称谢你,在列邦中歌颂你;

【诗57:10】因为你的慈爱高及诸天,你的诚实达到穹苍。

【诗57:11】 神啊,愿你崇高过于诸天,愿你的荣耀高过全地!

 

英雄如大卫,也有落难之时。此时的大卫逃避的是人祸。他像沙番一样屈身于山洞,在暗中的微光里写下这金诗。然而他没有丧志。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写诗的英雄把诗交给敬拜主席,就是带诗的弟兄,或曰伶长。

逃亡中的大卫已经狼狈如灵长类,居然还有伶长?!这是什么守素安常,礼乐不辍?!

诗是用来唱的。唱给神听的才永远不会毁坏,无论是否刻在磐石上。

因为磐石穴再坚固,也不如神的翅膀下安稳。祂是至高,却降落于旷野,温柔又坚定地护庇祂受伤的孩子。孩子的要求总是琐碎,核心却无外乎爱与安全。无论如何,大卫知道他的父已经、正在、将要为他“成全诸事”。“成全诸事的神”希伯来原文仅有三个词,或可意译为“如意神”?

3节中“要吞我的人”,意为“践踏我的人”、“对我穷追不舍的人”:

 

【撒上23:25】扫罗和跟随他的人去寻找大卫。有人告诉大卫,他就下到磐石,住在玛云的旷野。扫罗听见,便在玛云的旷野追赶大卫。

【撒上23:26】扫罗在山这边走,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在山那边走。大卫急忙躲避扫罗,因为扫罗和跟随他的人,四面围住大卫和跟随他的人,要拿获他们。

 

面对追兵,大卫知道玛云不能保护他。他只能呼求他的神“从天上施恩救我”、“ 向我发出慈爱和诚实”(3节)。

然后他就“忽然”就蒙了应允,因为:

 

【撒上23:27】忽有使者来报告扫罗说:“非利士人犯境抢掠,请王快快回去。”

【撒上23:28】于是扫罗不追赶大卫,回去攻打非利士人。因此那地方名叫西拉哈玛希罗结。

【撒上23:29】大卫从那里上去,住在隐基底的山寨里。

 

天上的神会使用地上的人来“成全诸事”,有时候用非利士,有时候用俄罗斯。于是已到绝境(悬崖边)的大卫忽然发现扫罗追了一半不追了。当时的他未必晓得具体原因,可他仍可以凭着信感谢父神。非自觉状态的信徒也会蒙恩,西拉玛哈地感谢神,过后就忘了;但自觉的圣徒会以合宜的方式纪念恩典,所以大卫将那地命名为“分隔之崖”(“ 西拉哈玛希罗结”之意,又作“逃亡之崖”)。奇迹般获救之后,大卫才有机会继续向死海方向进发,居住在与世隔绝的隐基底山崖的亚杜兰防人洞里。

心有余悸的他回忆道:

 

【诗57:4】我的性命在狮子中间,我躺卧在性如烈火的世人当中。他们的牙齿是枪、箭,他们的舌头是快刀。

 

然而身体受困的他灵魂依旧高昂,呼喊道:

 

【诗57:5】 神啊,愿你崇高过于诸天,愿你的荣耀高过全地。

 

这才是小要理问答第一问的正确用法。这样的虔敬、高贵、超越,本身就是一种胜利,是对抗仇敌戾气的利器。

或许大卫曾绝望,曾丧胆,但神的及时拯救让他重新得力,重新鼓起勇气。他在洞里就察觉到,仇敌的结局将是掉进他们给人挖的陷阱里。这是一种真正的“洞察”力。

他忽然在灵里看清楚,真正的困难不是山洞,而是煽动。困在山洞里的他无人给送菜,差遣人去找他素来出力保护的拿八,却被这受了扫罗煽动的憨憨(“拿八”的意思)一顿羞辱。寻索大卫的扫罗做了很多这方面工作,包括但不限于限制出行(为我的脚设下网罗)、辱骂恐吓(压制我的心),于是情况对大卫而言正如以西结描述的末世光景般“灾害加上灾害,风声接连风声【结7:26】。”

须知,咒诅出于神,恶意却出于人。灾害出于神,风声却出于人。所以,风声连连之时,特别要警惕伴随灾害的次生灾害、惯例人祸。所谓人祸,就是有时候,解决方案会比要解决的问题本身更可怕。就像卧室里有老鼠所以放进去一群蛇,又像橄榄葡萄无花果不兴起,荆棘就作了王。他们叫醒睡熟的病人吃安眠药,招聚人挤成一团来做不可聚集的检测。史蒂芬·金的《一切混乱的终结》说的也是这事。

人祸都来自自招的咒诅。人世间曾有过的最毒的反向谶语之一就是:人定胜天。有限的人若假定自己为神,就会想当然地在神位谋神政,把手中的权力按需分赃。于是基层的傻地主拿八、举报者多益之流就会兴起。一旦白毛令箭在手,本来只有平庸之恶的普通人就摇身一变自愿成了白卫兵和疫核团。然后他们就敢给翻墙的剃阴阳头,殴打百米外不戴口罩的行人,把隔离业主的爱宠拉出去打死,把阳性的婴儿和母亲分开,任命在旦夕的肠梗阻或透析病人在医院门外苦苦哀求,让不会接龙的独居老人自生自灭,拖欠建方舱外地民工的工钱,并在他们感染几例之后关在一切最后全部中招。

你若说这些只是个例,不可以偏概全,那我要说的是,有一些恶,其恶劣程度远超其它的恶,就是哪怕只有一例也令人发指,显明礼崩乐坏。铁链女应该有几个才够呢?!况且正如有识之士所指出的那样:因着医疗资源的严重倾斜,每一名奥密克戎确诊者背后,就有14位等待手术的住院病人和1531名普通病人等着。

19世纪的美国基督徒作家梭罗在他的名篇《消极抵抗》中说“我衷心地接受这箴言——‘管得最少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我相信这箴言等于说——‘不管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当然紧接着他就把自己这过激的观点略加收敛,改用委婉的口吻说:“我不是要求即时取消政府,而是要求立即有个较好的政府。”从而表明了自己绝不是无政府主义者。但他的弦外之音显然就是,政府要是逼迫人民去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人民就应该拥有消极抵抗的权利。他这应乡民要求做的演讲后来不胫而走,远播海外,启发并激励了甘地和马丁路德金等人,可算是现代“非暴力不合作”的精神鼻祖之一。

不过感谢主,我看到我们很多弟兄姊妹在这多事之春,不温不火,不卑不亢,劝志愿者如劝慕道友,劝网格长如劝明白人,劝小区物业如劝兄弟,劝朝阳大妈如劝母亲。有礼有节,有义有爱。又有弟兄姊妹给只会泡面的大学生做饭、给楼上楼下的邻舍老人送菜。我为大家感恩。你们的风度,坚忍,温和,气节,为我们的父我们的王做了美好的见证,就像困在山洞里的大卫一样。无论有什么不便,大家基本不针对具体的工作人员,韭菜何苦为难韭菜。

就像大卫知道自己的敌人不是拿八和多益,而是他们的王。困住他的不是网罗,而是扫罗,甚至不是扫罗,而是摩罗(扫罗所见那隐多珥女巫所拜的迦南邪神)。能胜过万万的他当然不会怕小千千,但他仍从拿八的结局领悟到:恶贯满盈之仇敌的归宿,不是也不该是自己的刀。他们既然多行不义,就必自取灭亡。

所以大卫有机会也不杀扫罗,而是把他交给那位“如意神”,然后自己忍耐于洞中甚至敌营,等候并终于等到了灾害过去,就是扫罗的阵亡。

扫罗的自取灭亡不是第一次更不是最后一次证明,像他一样甚至比他更疯狂的那些骄狂自大、自以为神、向神叫板、以为自己能逆天而行、胜天半子的,不可能有好下场。装的太厉害是要遭雷劈的。

哦,这样说太苛刻,不属灵?那用经上的话说吧:

 

与耶和华争竞的,必被打碎;

耶和华必从天上以雷攻击他,

必审判地极的人,

将力量赐与所立的王,

高举受膏者的角。

(撒母耳记上 2:10 和合本)

 

所以雷劈有时是事实,但多数是比喻,只是表示“天谴”。上帝废掉一个,膏立一个。所以对大卫而言,灾害就是在扫罗被扫进网罗的那一刻过去的。然后他正式成了王。就像耶稣复活的那一刻,魔鬼的权势就被扫进了无底坑中,十架君王正式登基。

但写这金诗的大卫此刻还在困苦的等候中。山洞虽然安稳,但终非长久之计。大卫不是大圣,不可能一直在这隐基底洞府安居。被封控起来的逼仄幽暗的山洞很容易让人陷入怠惰迷茫,胆怯健忘,如柏拉图的洞穴比喻所言。

于是大卫向自己的灵、更是向上帝的灵呼喊:

 

【诗57:8】我的灵啊,你当醒起!琴瑟啊,你们当醒起!我自己要极早醒起。

 

他祈求神提醒、保守自己,不要放下琴瑟,不要怠惰,要唱诗,要歌颂,要和伶长一起带领弟兄们敬拜如常。并且他立志要心里坚定,极早醒起。

早晨是美好的,就像刚才提到的那位梭罗在他的代表作《瓦尔登湖》里所说:

早晨是一天中最耐人寻味的时段,是一觉醒来的时刻;那时候,我们一点儿没有睡眼惺忪的样子,至少在个把钟头里,我们不管白天黑夜里常有昏昏沉沉的部分感觉也都苏醒过来了。如果说我们不是由我们自己的守护神唤醒的,而是由某个仆从呆板地用肘子给捅醒的,如果说我们不是由我们自己的新生力量与内心的渴望,以及天上的仙乐与空中的芳香,而是被工厂的上班钟声所唤醒——反正没有灵感的白昼是不会把我们带到比我们睡前生活层次更高些的地方去;那么,这样的白昼即使美其名曰白昼,也不会有多少期盼可言。倒是黑暗反而会结出果子来证明自己有能耐,一点儿也不比白昼逊色。一个人如果不相信每一天都有一个他还没有滥用过的、更早更神圣的黎明时刻,那他对生命早已绝望,正在寻摸一条沉沦黑暗的道路。感官的生活部分间歇之后,人的灵魂,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人的器官每天都会散发出新的活力,他的守护神又会试探他能打造出何等高贵的生活。我敢说,凡是令人难忘的事情都在黎明时刻的氛围里发生。我们必须学会自己苏醒,使自己保持清醒,不靠机械的帮助,而是寄厚望于黎明,就算我们在酣睡之际,黎明也不会抛弃我们。

可是洞里乾坤毕竟有限,不见天日的时候如何能自觉早起?大卫委身的这亚杜兰洞虽名为“人的正义”,但起床难道真能靠一身正气?

当然不。真正能叫醒你的,是你的灵魂。而能叫醒你灵魂的,是从神来的风。

大卫深知,如果他在不停被追杀的过程中忘了自己是预定的王,感染了流寇习性,只顾苟且偷生,那无论扫罗是死是活,他都已经败了,因为扫罗成功证明了他的确不配作王。

提姆·凯乐在他的57篇诗篇灵修中如此祷告:

主啊!求帮助我得著洞察力,总有一天,祢的荣耀将兴起,成为终极的曙光,终结所有的暗夜时光和黑暗。我将复活,与祢一起活在永不止息的爱中和无法想像的喜乐里,求你开我心中的眼睛,让我看见这样的视野,阿们!

我相信大卫在洞里也曾有过与此相通的祷告。可惜,真正的灾害在后来找上了他,他开始睡到太阳平西才起床,大卫王成了平西王。再后来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

天灾人祸或是神的管教,或是罪的恶果,但无论如何,身处其中的圣徒可以依靠的,当然还是神的护佑而非人的忽悠:

 

【伯5:17】“ 神所惩治的人是有福的,所以你不可轻看全能者的管教。

【伯5:18】因为他打破,又缠裹;他击伤,用手医治。

【伯5:19】你六次遭难,他必救你;就是七次,灾祸也无法害你。

【伯5:20】在饥荒中,他必救你脱离死亡;在争战中,他必救你脱离刀剑的权力。

【伯5:21】你必被隐藏,不受口舌之害,灾殃临到,你也不惧怕;

【伯5:22】你遇见灾害饥馑,就必嬉笑,地上的野兽,你也不惧怕。

【伯5:23】因为你必与田间的石头立约,田里的野兽也必与你和好。

【伯5:24】你必知道你帐棚平安,要查看你的羊圈,一无所失。

【伯5:25】也必知道你的后裔将来发达,你的子孙像地上的青草。

【伯5:26】你必寿高年迈才归坟墓,好像禾捆到时收藏。

 

这话虽是以利法所说,倒也不必因人废言。

保罗曾描述自己:

 

【林后4:8】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

【林后4:9】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

 

这光景像极了如今长春和上海的基督徒。但我们不可忘记这两节经文的上文:

 

【林后4:7】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 神,不是出于我们。

 

能力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和大卫一样,都是瓦器,即便他是瓦尊我们只是瓦罐,但瓦罐也不是瓦砾,我们里边是同一位主,上边是同一位父。不可瓦解自己的身份,否则长春的弟兄会说你太瓦了,上海的姊妹会说你脑子瓦特了。

你不是大卫,但你也是王。虽然你只在机场听到过要你登基的呼叫,只在过生日或买了微博会员时戴过王冠,但你既然是神的儿女,所以你当然就是王子公主,无论你承不承认。我们不是凭着眼见,而是凭着信如此知道。真正的王者之风,就是甘于寂寞但一定不甘沉沦,偶尔怠惰但终将清醒坚定,越是灾难深重越是开怀大笑,越是处境艰难越要引吭高歌。这理应是你我的写照。

就像大卫接着说的:

 

【诗57:9】主啊,我要在万民中称谢你,在列邦中歌颂你;

【诗57:10】因为你的慈爱高及诸天,你的诚实达到穹苍。

【诗57:11】 神啊,愿你崇高过于诸天,愿你的荣耀高过全地!

 

一般人若像大卫一样被逼得走投无路藏进山洞,而敌人已经暂时撤退,就应该心满意足,无欲无求了。但颂赞中的大卫,他的心和他的灵已经冲出洞窟,超越山寨,纵横四海,翱翔九天。罗马书中保罗引用他这诗句来形容基督徒的彼此相爱与福音使命:

 

【罗15:4】从前所写的圣经都是为教训我们写的,叫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着盼望。

【罗15:5】但愿赐忍耐、安慰的 神,叫你们彼此同心,效法基督耶稣,

【罗15:6】一心一口荣耀 神、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

【罗15:7】所以你们要彼此接纳,如同基督接纳你们一样,使荣耀归与 神。

【罗15:8】我说,基督是为 神真理作了受割礼人的执事,要证实所应许列祖的话。

【罗15:9】并叫外邦人因他的怜悯荣耀 神。如经上所记:“因此我要在外邦中称赞你,歌颂你的名。”

 

这也就是我们今天的结论了。重点不是灾害如何,而是等到灾害过去,你将如何?

或许你下意识地想到,等到灾害过去,我要换个大冰箱,或者更狠一些,学习种菜。这个是很容易想到的。如果你在农村有地就更好了,至少再有疫情可以申请农业豁免,毕竟奥密克戎奉旨不准克农。有机会我们是可以学一学全民大种菜,开发绿化带。我们这个初见雏形的主内社区已经有人在这么做了。我家种了豆苗,已经吃了两茬。那天群里还有接龙拼单种豆芽的,我说我跟你们拼了。学学种菜挺好,毕竟不会种菜的汉人就像不会说唱的黑人,是浪费了自己的种族天赋。现在学习分辨栽子和秧子,就有更大机会平稳度过下一次灾殃。

但这种刻在骨子里的实用技艺毕竟容易学。不容易学的是那些形而上的。我看到上海一个短视频,小区栏杆的这一边,有人带头喊“我们要吃饭!”,大家喊“我们要吃饭!”,接着那人又喊“我们要上班!”,大家跟着喊“我们要上班!”,最后他喊“我们要自由!”——忽然大家都静默了。

这已经说明了我们到底缺什么,以及究竟为何吃不上饭,上不了班。忘了李文亮是怎么死的了吗?若不废言,哪来的肺炎?!灵魂深处闹自由,得先让福音彻底搅动、翻转灵魂。

另一方面,也不要太形而上学。大卫因着信,荣耀上帝,以祂为乐,直到永远,所以他写下、唱出这诗篇。可他该敬拜敬拜,该练兵练兵,该吃饭吃饭,都不耽误。但我们很多弟兄姊妹,包括曾经甚至现在的我,却有意无意很鄙视种菜。孔子曾说过:“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这话原本没什么褒贬,但经过后来千百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价值观的歪曲,已经变成了当农民就低人一等,干体力活就没出息。即便是基督徒也有这个倾向。

还是《瓦尔登湖》,里边有一段说得好:

我想深入地生活,汲取生活中的全部精髓,要坚强地生活,像斯巴达人一样,摈弃所有一切算不上生活的东西,开辟一块又宽又长的地,精心地侍弄着,让生活处于区区一隅,使生活条件降到最低限度,如果说它被证明是毫无价值,那么就要闹清楚整个毫无价值的真相,随后昭告世人;或者如果说它是崇高的,那就以亲身经历去了解它,在我的下次出游时能对它作出真实的描述。因为在我看来,大多数人对生活都吃不准,闹不清楚是属于魔鬼还是属于上帝;他们却又颇为草率地下了结论,认为人生的主要目的,乃是“永远崇拜上帝,热爱上帝”。

的确如此。我们常常轻浮地使用第一问,莫名其妙地藐视生活本身,明明成了神学孔乙己,却自以为是属灵婆罗门。

比种菜更重要的,是这个可以一起种菜的社区,是这些一起传福音、一起敬拜神的人——是赐命令给他们同时也给他们开出路的神。所以我们更应该说的是:

等到灾害过去,我要建立家室。等到灾害过去,我要生养众多。等到灾害过去,我要广传福音。等到灾害过去,我要复兴教会。与此同时,我们要种菜,我们更要写诗。

大卫这首诗调用“休要毁坏”。灵意解读一下,就是生命终将胜过毁坏,建造比拆毁重要。所以要建造,要前行,要敬拜,要相爱。

不过我们都应该听过另一首诗,这首诗在中国远比大卫的诗篇57更有名: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单看文本,甚至我可以承认我这证道的一半信息已经让他更好地说完了。可是写完这首温暖又昂扬、宏大又具体的诗没多久,作者,诗人海子就在秦皇岛外的山海关卧轨自杀了。

自杀是最大的毁坏之一。这也显明,他真正需要的,是另一半信息。

他的遗物只有四本书。一本是《康拉德选集》,我读过他的《黑暗之心》(电影《现代启示录》的原著),写反思殖民主义的。一本《孤帆重洋》,写五个北欧人乘木筏横渡太平洋的纪实作品。第三本就是刚才提到过好几次的梭罗的《瓦尔登湖》,写的是他简朴隐居两年的故事。

最后一本,是《圣经》。

天才少年査海生(海子原名)15岁考上北大,19岁在中国政法任教,同时渐渐成为著名的诗人。他死的时候25岁。

生命的最后几年,他沉迷西藏密宗、特异功能还有气功。他渴望、事实上也过着梭罗一样的简朴生活。他名叫海生,笔名海子,应该和那几位“乘桴浮于海”的横渡者一样热爱大海。可是他那黑暗的心终究没有“道”,他没能从他携带至终的《圣经》里找到那永生之道。这怎能不让人悲痛而叹息。他已经开始写诗,他想要学习种菜。他一直不缺思考,但他渴望相爱。

然而一生面朝大海的人若不能脚踏大地,就终将沉没于心中的罪海。渴望春暖花开的诗人若没有圣灵遮盖,那脱了轨的人生就会终结于山海之间冰冷的铁轨之上。

罪的工价就是死。若没有福音,至终那场终极的灾害,无人可以等到它过去。无论精致还是平庸,人间诸恶只有十架之善可破,人心之毒只有福音灵药可解。

所以,我们要前行,这条路不能回头。灾害让人感伤,我也是如此。最近我常常想起2020年之前我可以随意旅行,并没有人禁止。想起街上没有人戴口罩,可以看到彼此的面容。更会想起那些小时候玩过的老游戏,听过的老歌,越老的显得越美。

但无论如何,伊甸园是回不去的。也不该回去。我们只能去新天地。这条十架之路,没有退路,只有天梯。

所以不要枉费这场灾害,要在其间积累更多隐忍的勇气与具体的智慧,好预备应对下一次更大的灾害。这就是末世的常态。不要自欺,不要凭空成为一个最天真的后千主义者。让我们恳切祈祷,全心投靠。让我们认清仇敌,忍耐等候。灾害当中,我们需要礼乐不辍,清醒坚定。灾害过去,更需谨记“休要毁坏,务要传道”。阴晴圆缺与春夏秋冬当然还会继续,但各样的灾害终将缠着我们,直到我们见主面、死亡被彻底吞没的日子。

 

附录

暮云逃避灾害,封在家里。那时,他改这首词,交与同侪。调用《定风波》。

 

莫听灾害连风声

何妨谈笑且徐行

见证如云终胜火

谁怕?

一世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灵醒

微冷

郇城袍泽却相迎

忘却向来萧瑟处

同去!

满地风雨满天晴

 

 

暮云

他以安静为佳,以肥地为美,便低肩背重,成为服苦的仆人。

文章评论

  • 如果

    在同样的患难中,郭牧的这篇讲道真的很鼓舞人心,肉体即便软弱,灵里也要刚强,牢牢抓紧救主耶稣基督,因为除此以外别无拯救,求主保守!

    2022年4月10日
  • 麦子

    我很久没有去教会,甚至做许多事忘记了自己是神的儿女,一个基督徒的身份。今天打开听这篇讲道,心里很受感动。谢谢你的讲道。在现在不能聚会的日子,还能在线上听讲道,真的特别感谢!也希望我从今天开始好好学习圣经,真的去好好生活。

    2022年4月10日
  • 安吉拉

    请问有备用号吗🌹好担心哪天突然听不到了。

    2022年4月12日
    • 暮云

      @安吉拉 这个网站就是备用号

      2022年4月13日
  • 曹lilly

    非常感谢郭牧的信息!我们夫妻都很受鼓励。我们今年刚刚开始进行孩子的HS,听到您说把孩子放在哪里很重要,对我们是很实际的。再则,您之前约翰福音的信息格式我可以考下来随时听,很方便,但其他的都下载不了,请问您以后的信息还考虑用约翰福音或以斯帖那样的格式吗?

    2022年4月14日
    • 暮云

      @曹lilly 感谢主。音频空间很难找。目前只能这样。

      2022年4月14日
  • Ruth

    感谢主,在这疫情灾害当中,能听到这么好的讲道,实在是安慰,主的道真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感谢上帝!

    2022年4月15日
  • 据应该也算得上权威的Strong's Concordance 的注释:
    Nabal(中译拿八)这个犹太人名的英语definition是Dolt。
    这符合历来素常所解释的"愚妄人"。

    不知文中解释的拿八就是"憨憨" 之据何来。当代中文的"憨憨" 应该是憨萌之意的褒义至少中性词吧?
    仅此点存疑。探讨交流。

    2022年4月18日
    • 暮云

      @。 在山西话里憨憨就是愚妄人

      2022年4月20日
      • 飞鸟1994

        @暮云 山西人表示正解

        2022年4月29日
  • 谭秦

    若是可行,能否把牧师的结束祷告也整理成文本一并发布呢

    结构上是一种完整和宣告,内容上又是那么经典,充满劝勉,盼望和力量!!

    2022年8月16日
    • 暮云

      @谭秦 这个有难度

      2022年8月16日
      • 谭秦

        @暮云 您的文字是讲道原稿是吧,那有难度的

        2022年8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