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VS浪漫地球:情人节真爱指南

2019年2月13日 609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流浪地球》原著里,面对巨大的生存危机,人类的三观都已经异化。文史哲彻底被废,数理化大行其道。爱情无人问津,婚姻名存实亡。奇葩的是,男主的父亲告诉家人他要去出个轨,并且明说出轨对象就是孩子的小学老师。包括妈妈在内,大家都没什么反应。几个月后他回来了,大家,包括他自己在内,全都若无其事,无动于衷。于是所有人继续过日子,就是继续过时刻关注近日点和远日点的那种日子。


或许这上不得荧幕的桥段才是理解刘氏科幻世界的关键。


大刘一贯的意思就是,在随时会氦闪的太阳或随时会袭来的水滴面前,人类伦理一定会“进化”。地表极夜极寒,地下极度压抑。当太阳的位置成了全人类唯一会时刻关注的事情,爱情什么的或许的确非常可笑。


所以在他这样的工业党看来,情人节之类可能实属吃饱了撑的。爱情和婚姻,至少在他设想的那些极端情况下,除了繁殖后代,就没有更多意义。所以他的书里基本没有爱情戏,极少数“买颗星星送给你”之类的情节只能说是例外。


可是毕竟大多数人并不关心太阳和星空,他们更关心怎么在地球上生活,不管是流浪还是成家。如果说大刘世界是“反浪漫”的极端,那么现实世界却更像是“以浪漫为神”的另一个极端。于是本来合乎中道的情人节,在现实世界就渐渐成了情人劫,至少对单身族来说。


情人节往往还和春节混在一起,“每逢佳节被相亲”的青年们在被这双节棍打的节节败退之后,到底该如何绝地求生?以下要点可以了解一下。


情人节来自于宣传。所谓宣传就是,那些你觉得分明已经是常识、为什么总还有人要跟你说的东西。或者那些一开始惊诧于怎么可以这么说、后来却觉得这分明就是常识的东西。总之,无论你现在认同的常识究竟从何而来,宣传的目的是达到了。所以宣传就是,解放前人民没有幸福,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刚才最后一响是北京时间十八点整,二月十四号你得为巧克力担心。在强大的宣传攻势下,每到今天,你就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在过节,同时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和你有过节。


情人节来自于市场。它是卖给爱斯基摩人的冰箱,和特供少林寺的梳子。市场的力量隐秘而强大,你有需要它就满足你的需要,你没有需要,它就制造出你的需要。玫瑰与贺卡在这一天比翼齐飞,饭店和旅馆在这一夜举杯同庆。情人节称形单影只的宅男剩女们为单身狗或Damn Single,让他们黯然神伤,让他们觉得在这一天实在没脸见人。情人节还让不知此节的恩爱夫妻有些愕然,以至要思考一下在洗脸之前,脸究竟是否存在。


情人节来自于文化。分不清丘比特与霍比特的青年们,也迫不及待地拥抱这圣瓦伦丁节。在这个将兰陵改称枣庄、将汝南更名为驻马店的时代,在这个圣诞节卖苹果、劳动节不上班的国度,本来因捍卫婚姻而出现的这个节日,竟成为破坏婚姻的全民狂欢。于是脑容量不知究竟几个比特的荷尔蒙宿主,就要“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于是远古的走婚制,在这一天从伊甸园禁果里的虫洞穿越而来。


然而情人节存在的最大原因,还是来自于人心对浪漫的不懈追求。


在今天,浪漫不再是“Will you?I do!”而是“You jump, I jump!”。浪漫不再是坐在摇椅上陪你慢慢变老,而是坐在宝马里对你眉花眼笑。浪漫不再是拎着刚下树的苹果去你家看你,而是拿着刚上市的苹果去找你自拍。


“情人”是个暧昧而危险的定义,它暗示着一种不以婚姻为标尺的爱情观。“浪漫”是种危险而暧昧的状态,它享受微醺,拒绝清醒。它享受心痒,拒绝心痛。它享受约会,拒绝约定。它享受虚无,拒绝实在。今天的情人节之所以成为情人劫,正是因为这以浪漫的名义破坏婚姻的“爱情浪漫主义”。


然而:


真爱只会在婚姻和指向婚姻的关系中存在若非如此,起初所谓的二人浪漫,后来一定成为一个负责浪,一个负责漫,最终激情变为狗血,童话沦为笑话。


真爱就是对神圣婚姻的盼望。有人说,一切不以婚姻为目的的搞对象都是耍流氓。所以想想那个只想和你睡觉却不想和你结婚的流氓吧,情人节或许是个分手的好日子。也问问那个被父母所逼才急不可耐要赶快和你结婚的姑娘吧,她的家人究竟会在你们最好不要开始的婚姻中扮演什么角色。因为婚姻若不是指向彼此委身的永恒盟约,就成了有效期不过几十年的合法卖身条款。婚姻必须是对爱情的圣化与成全,而不是对情欲的妥协与包装。


真爱就是对婚内爱人的牺牲。爱就是舍己,爱就是奉献,爱就是付出,爱就是牺牲。爱就是献上自己为活祭。所以,如果你的婚姻不幸福,不是因为你技不如人,而是因为你祭不如人。当你开始理解并践行牺牲的爱,甚至在流行歌曲中就也能发现神学:“我恨我不能交给爱人的生命……”,即便是只想在地球上流浪的歌手,在刹那间的严肃时刻,也曾触及真爱的意义。


能为爱人舍命,才是真正的爱。而当你发现,其实你并没有这种爱,你才会认清自己的本相,才会真正渴望与那舍命之爱的源头建立连结——如此,你才是真正做好了进入婚姻与爱情的准备。


真爱就是对婚外浪漫的拒绝。如果情人节的“节”是指“节制”,它就接近了事情的真相。然而很不幸,这个“节”当然还是指节日,所以差不多也就是“节制”的反义词。古时的英雄、圣徒与骑士的标志是对性能力的克制,今日的土豪、情圣和偶像的特征却成了对性能力的炫耀。小布什上手术台前向妻子承认,虽未实际出轨,但他的确曾对女国务卿动过感情。当然莱斯不是莱温斯基,此事始终都与她毫无关系。而本质上不比他的前任更好的小布什之所以能够忏悔,其原因甚至都很难说是因为他对妻子有真爱,而唯独是因为那测不透的恩典在守护他们的婚约。


是的,拒绝浪漫需要恩典,进入婚姻需要恩典,守护婚姻需要恩典,经营婚姻需要恩典。牺牲的爱,需要恩典,活活牺牲的爱,需要更大的恩典。不“过”情人节需要恩典,不被情人节“过”也需要恩典。两个人在婚前婚后的共同成长,更是每时每刻都需要恩典,二人同行、共负一轭的美好并不会自然而然地发生,彼此搀扶、彼此等待,才是彼此相爱的基本操作。否则你要么就会在静若死水的生活中郁闷沮丧,要么就会在“对方正在输入,你却原地踏步”的变化中惶恐不安。


所以,惟有在恩典之中,我们才能发现我们的软弱与需要,发现我们自身与我们彼此并不是我们存在的终极意义和理由。在恩典之中,我们才能真正认识圣瓦伦丁为之生为之死的那一位,并像瓦伦丁一样,相信并践行神圣婚姻的法则。


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中,佐西马有这样一段论述:


“积极的爱和幻想的爱相比,原是一件冷酷和令人生畏的事。幻想的爱急于求成,渴望很快得到圆满的功绩,并引起众人的注视。有时甚至肯于牺牲性命,只求不必旷日持久,而能象演戏那样轻易实现,并且引起大家的喝彩。至于积极的爱——那是一种工作和耐心,对于某些人也许是整整一门科学。但是我可以预言,就在您大惊失色地看到无论您如何努力也没能走近目的,甚至似乎反倒离它愈远的时候——就在那个时候,我可以预言,您会突然达到了目的,清楚地看到冥冥中上帝的奇迹般的力量,那永远爱您、永远在暗中引导您的上帝的力量。”


或许将这段话作为这篇文章的结束,是最适合不过的了。祝各位圣瓦伦丁节快乐,愿天下有情人,都能从幻想的爱进入积极的爱,即便流浪,也先结婚再和爱人一起去流浪。


刘慈欣描述的那种完全没有“浪漫”的黑暗森林式婚姻固然恐怖,如今这种极度迷恋浪漫的粉红地球式爱情同样危险。因为若没有真正的爱,无论科技多么发达,人类也不可能熬过2500年的漫长路途,在浪到半人马座之前,他们就会在无爱的地狱里同归于尽;相反,若没有真正的爱,无论看上去多么浪漫,建基于粉红气泡之上的“婚姻”,在真实世界的真实挑战面前也一定会彻底幻灭。


所以,愿那能使人真正相爱的至高恩典与每个人同在。愿每个人都能从“反浪漫”与“反反浪漫”的歧路,回归真爱的古道,进入婚姻的圣堂。


流浪地球VS浪漫地球:情人节真爱指南



流浪地球VS浪漫地球:情人节真爱指南


流浪地球VS浪漫地球:情人节真爱指南


郭暮云的半导体

流浪地球VS浪漫地球:情人节真爱指南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其他文章)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流浪地球VS浪漫地球:情人节真爱指南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