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拣选者李文亮

2020年 2月 8日 27709点热度 486人点赞
被拣选者,完全身不由己
 
他是普通人。
他上有老下有小,还养条狗。
他不胖也不瘦,戴副眼镜。
他学历不低也不高,当了医生。
他初为人父,但还是个大男孩。
他好像跟任何大词儿都不搭噶。 
他是东北人,满族。好像东北人不管是不是满族,都挺容易满足。
他的辽宁老家冬暖夏凉。所以07年他曾发博嘟囔,说自己不太喜欢武汉,又干又热。
可是13年后他却为武汉而死。
他就像《三体》里那位1379号监听员,本本分分地干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却在偶然捕捉到一个信号后,随手转发了一下。
他又像霍比特人弗洛多。人生理想,本来只是在自己的夏尔屯袋底洞里,喝着啤酒,吃着点心,跟朋友们一起扯淡。做梦也没想过拯救世界什么的。那是甘道夫他们的事。
但他的身上,又有那么一点儿正直和情怀。在安全的前提下,他也愿意力所能及地,发出一点儿声音。
所以他在亲友同学群里,从专业角度,写了几行字。
于是无意之间,他成了吹哨人。
不过他的小正直小情怀,也并非突如其来。多年前他曾转发对动车事故的调查。
那是他的第一条微博,为温州动车的吹哨人而发。
冥冥中自有天意。
但他的正直和情怀,真的一定要以安全为前提。
所以当他被训诫后,很快就怂怂地说:能,明白。然后按上手印。纹路清晰,用力均匀。正是有着一双稳定的手的眼科医生,应该按出的那种手印。
他好像是挺怂。但他的表现,也就是每一个你我实际会有的表现。
无论我们在网上如何激昂。
有武汉弟兄说他是慕道友,甚至参加过查经聚会,但应该并未受洗。
这太正常了。这几年来,受过洗的,不是也多有不敢来、不再来教会的?
他还是党员。即便已经病重,仍然报名上一线。
他挺护旗手,撑港警。但现在那边的人民一样在深切悼念他。
他是炸鸡控,但还没有实现车厘子自由。想吃橘子,只好让身为吃货的自己停在这里,不要动,让身为大男孩的自己,雨中狂奔千米,喜悦购得。
他喜欢数码,就是那男人的浪漫。但他没时间倒腾,因为门诊太忙,从早到晚。
他有颈椎病,但病人一安慰,他也就受了安慰。
他的颈椎病不知道和常年重度使用手机有没有关系。他在网上什么都关注,美食、知识、电影、萌宠、搞笑、地理、钓鱼、音乐、英语。
标准东北小伙的作风。
很多人嘲笑东北人,说我们只会玩儿,没正事。但我觉得他们有没有正事尚未可知,但不会玩儿看来倒是一定的。
他玩儿微博,是微博转发狂。总相信:万一中了呢。
但他多年转发的唯一战果,不过一包湿巾。
然而为这包湿巾,他还专门感谢厂商。
所以谁说这届粉丝不行。
他爱玩儿,老是不想上班。好几个星期一,他发张图片,图中被拖进大楼里的狗,一脸生无可恋。
他爱玩儿,虽然身形微胖,面目稳重,却能在抖音上跳妖娆的舞蹈。如果再发展发展,或许会成为女装大佬。
他爱玩儿,他追剧,他催更,他挺小鲜肉。同时也翻出去,偷偷Follow一个专发小黄图的推主。
他爱玩儿,也爱孩子,为做纸飞机的小视频点赞,在“不敢生三胎”的视频下悄悄评论“男的说不要的都是自己真正带过孩子的”。
他就这么满足于自己的小清新,小确幸,小家庭。努力、认真、谨慎地为家庭、为自己编织着安全网。他就是这么个普通人,在网上也关注各种各样的普通人。
但他却在这个鼠年,完全被动地,被带着花冠的蝙蝠,激起狂风,卷上云端。
他和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所以每个人都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
他的确最能代表,这世代的国人。
因此,他的死,引发了全民哀悼。无论上中下,不分左中右,都被他的哨声和殉职,震醒过来。
所以,他成了这伟大的罩国里,平庸的英雄。
被拣选者,起来执行天命
 
很多人批评那平庸的恶,说雪崩的时候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
这话并没有错。
然而事情还有另一面。
至善的那一位,同样也在许多平庸的雪花身上,留下一点平庸的善。
比如在他身上。
他妈妈说他就是不会撒谎。
说真话,就是他平庸的善。
却也因此成了他的原罪。
因为若想安全而确幸地活下去,光戴口罩当然是不行的。
因为房里有头大象。有头大象,呼吸不畅。
但不能说。为什么不能说,也不能说。别问,问就是二十四字真言护体。
于是大象、房子和人都病了。
因为太安静了,于是太麻痹了。因为太干净了,于是太脆弱了。
就像城里那个一尘不染的孩子,到乡下喝一口井水就几乎丧命。又像死海,能办很多大事,能让活人浮起,却寸草不生,没有生命。
于是连李医生这样弱弱的,怂怂的,只想安安分分过日子的人,都在死海里沉没了。
他远远称不上顶天立地的汉子。因为个儿高的,块儿大的,几千年来都被逐个放倒了。
于是不知不觉之间,李医生,被站了出来。恰似《三体》里一脸懵逼的罗辑。
他是眼科医生。前一阵被砍的陶弟兄一样是眼科医生。
我认为他俩都是最好的眼科医生,因为他们治好了国人的眼睛。
至少治好了几个小时,几天。
这就是他的天命。
有人说,他的墓碑上应该刻上那份训诫书。
其实,我想,不如刻上:
他曾尝试拯救地球。
如果当初那八位能被高度重视,立刻上报,把那2018年刚建成的4小时响应系统用起来,今年的地球,或许能逃过一劫。
然而并没有。
于是八人封口,九州闭户。
于是在大灾当中,又听到他的死讯。人民就像吃下双倍的黄连,痛苦莫名,不吐不快。
不知谁把Remdesivir,极为信达雅地翻译为“人民的希望”。
然而人民真正的希望,本该是上下通畅。
然而还没有。至少不够有。
于是武汉八谣,没能拯救武汉和世界。
于是我们没有方舟,只有方舱。
人民痛悼李医生,因为李医生曾试图拯救世界。
可是任务失败。
于是他回去了。
 
被拣选者,自觉踏上征途
 
所有被拣选者的共同特征,都是在刚被拣选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像至尊宝大喊:是我吗?不是我吧?认错人啦!
就像发起宗教改革,改变历史与文明的马丁·路德。
有人形容他就像一个小男孩,黑夜在教堂尖塔上攀登螺旋的阶梯,在黑暗中他伸出手臂平衡自己,手却抓到一根粗绳,立时钟声大作,反倒令他大吃一惊。
有人公开批评李医生,说他不算英雄,因为他没有第一时间向公众预警,只是在亲友同学群里转发了,只顾着提醒身边人注意安全。
那我想问问你们这些心怀天下的,可曾像他一样,先爱了邻舍?为什么你一有想法,就很反人性地,第一时间先想到要对遥远而虚拟的公众喊话?
的确,李医生只是平凡的英雄。但经上太多的英雄都是平凡的。比如帮助乃缦的婢女,比如献上五饼二鱼的男孩。
历史上的太多英雄也是平凡的,就像布鲁塞尔的撒尿小孩,泰坦尼克号上的非著名牧师。
但恩典就是要在这些平凡人身上运行,好显出,那真是恩典!
无人可用时,甚至拯救罗马的鹅,都可以成为吹哨人!
李医生的确是英雄,是好汉。即便只是胸无大志的英雄,软弱无力的好汉。
但他同样经历了一个渐渐觉醒的过程,从被动的好汉,成为自觉的英雄。
就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
起初他说,能,明白。
后来他想,能,但我不明白。
再后来接受采访时,他已经在婉转地表达:我不会再能了,因为我不明白。
于是最后他真的能,真的明白了。
有人要给他申请某诺奖,就是他某个东北老乡曾经得过的那个。
殊不知,死人是不能得奖的。
但这个行动或许仍有意义。
因为,屠呦呦之前,中国人其实得过四个诺奖,分别是:
不能说,不好说和不敢说。
哦,唯一一个可以说的,他居然叫“莫言”。
所以,愿他的不能和不明白,能让所有人真的能,真的明白。
并在万民哀悼之余,记得他的遗嘱,也是身为医生的他,留给这个病了的国家,最后的医嘱:

被拣选者李文亮

  
若能记住,他就不算白死。
吹哨的预警系统是安全体系里不可或缺的部分,就像感受疼痛的神经是免疫系统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他们都是是守护生命的哨兵。
疼痛,发热,都是免疫系统提供的信号。而先知和吹哨人,就是预先替国民疼痛和发热的人。
若一个社会开始堵住吹哨人的嘴,或把先知关个九年,它就会渐渐失去疼痛感。
而怎么都不疼,并不是钢铁侠。
这叫麻风病。
但我仍相信,事情的终局,强如事情的起头。我仍为李医生不住感恩,因为这表示祂似乎还没有放弃我们,认为我们还可以抢救一下。
然而,何时才能真的料峭春风吹梦醒?
我不知道,我只能战战兢兢地等着。
我只想说:武汉甚至中国,欠他一座铜像。
然而,我更愿没有铜像,而是将铜像之铜,化作千万只铜哨,吹起来,吹起来,此起彼伏,响彻云霄。

被拣选者李文亮

被拣选者李文亮

被拣选者李文亮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被拣选者李文亮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