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再次舍了船

2022年1月23日 1795点热度 75人点赞 2条评论

音频

经文

 

【太4:18】耶稣在加利利海边行走,看见弟兄二人,就是那称呼彼得的西门和他兄弟安得烈,在海里撒网。他们本是打鱼的。

【太4:19】耶稣对他们说:“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

【太4:20】他们就立刻舍了网,跟从了他。

【太4:21】从那里往前走,又看见弟兄二人,就是西庇太的儿子雅各和他兄弟约翰,同他们的父亲西庇太在船上补网,耶稣就招呼他们。

【太4:22】他们立刻舍了船,别了父亲,跟从了耶稣。

 

引言

 

被彼得、约翰、马太等犹太使徒按着习惯和乡愁叫做加利利“海”的,见过大世面的路加在他的福音书中称之为“湖”。几年前我曾造访此地,泛舟湖上,追忆历史。那天午餐的主菜,饭店老板说叫做“彼得鱼”。然而那老板并非犹太人,摩押沙漠干燥的热气与地中海湿润的风,给他半希腊半阿拉伯的脸孔赋予了白与黄之间的肤色。

 

他们

 

当年的加利利也像如今一样混杂,远没有南方犹大地那般古板而正统。其混融程度或许仅次于臭名昭著的撒玛利亚,故有拿但业“拿撒勒能出什么好的吗”这样的地域黑问题。

 

甚至彼得兄弟的名字都反映了这种混杂。“西门”是犹太名,但“安得烈”却是标准的希腊风(约12中有希腊人求见耶稣,是托安得烈传话,暗示他有希腊名字并非偶然)。就像过年要回东北老家的王建国弟兄,在上海的公司里被同事们称为史蒂芬·Wong,翠花和大凤姊妹则分别是aya和maya。当然,这两个名字连起来读,似乎也能唤起她们的乡愁。

 

彼得兄弟俩是伯赛大人(和另一使徒腓力是老乡)。此地到加利利颇有一段距离,但彼得兄弟以及下文的雅各约翰兄弟却都定居于此,显然是因为加利利海丰富的渔业资源。

 

实际上,渔夫当然不能和撒都该人之类既得利益者相比,但其生活水平却远高于普通犹太农夫。平行经文(可一20)提到,西庇太家不但有船,甚至还有雇工,算是颇为殷实的中小企业家,堪称当时的中产阶级。

 

故此,当耶稣呼召他们时,他们的“立刻舍弃”,并非没有付上代价。

 

立刻

 

然而,经文虽特意两次强调他们是“立刻”舍了网,“立刻”舍了船,但彼得、安得烈、雅各、约翰却并非初次和耶稣见面。

 

实际上,在约翰的福音书中,第一章里清楚记载,他们本来是施洗约翰的门徒,曾与耶稣打过交道。而路加对此事的记载中也提道:

 

【路5:3】有一只船是西门的,耶稣就上去,请他把船撑开,稍微离岸,就坐下,从船上教训众人。

 

这同样暗示耶稣与西门之前就认识。

 

所以,四位使徒“立刻”的抉择,并非一时冲动。圣灵的恩召,人心的预备,共同造就了这刹那间的神圣时刻。

 

舍了船

 

不过,他们的抉择也不是“水到渠成”那么简单和自然。

 

首先,当时的确有不少人,甘为门徒,跟从某位夫子,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门徒去找夫子,而不是像耶稣这样,夫子来呼召门徒。被动接受基督的主动呼召,似乎显得个人存在感不是那么强,多少有些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感觉。

 

其次,正如上文所述,他们并非走投无路,在社会上混不下去,才只好来混教会。实际上他们的工作很不错,收入颇丰,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恰恰是通常来说最没有动力、最不敢冒险、前怕狼后怕虎的中产阶级&中年危机家庭。这个年纪的人,上有老下有小,最想换工作,又最怕丢工作。

 

第三,路加还给这次呼召补充了一些意味深长的细节:

 

【路5:3】有一只船是西门的,耶稣就上去,请他把船撑开,稍微离岸,就坐下,从船上教训众人。

【路5:4】讲完了,对西门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

【路5:5】西门说:“夫子,我们整夜劳力,并没有打着什么。但依从你的话,我就下网。”

【路5:6】他们下了网,就圈住许多鱼,网险些裂开,

【路5:7】便招呼那只船上的同伴来帮助。他们就来,把鱼装满了两只船,甚至船要沉下去。

【路5:8】西门彼得看见,就俯伏在耶稣膝前,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

【路5:9】他和一切同在的人都惊讶这一网所打的鱼。

【路5:10】他的伙伴西庇太的儿子雅各、约翰也是这样。耶稣对西门说:“不要怕!从今以后你要得人了。”

【路5:11】他们把两只船拢了岸,就撇下所有的,跟从了耶稣。

 

请注意第4节。这里耶稣下了一个指令。这个木匠出身的农村传道人居然下了一个有关打鱼的具体指令。所以你看到了渔夫西门前半部分的正常反应,他客气而委婉地说:我们已经忙了一夜了,我们一无所获。他的意思是,你知道的,这个季节鱼昼伏夜出,并且鱼喜欢在浅水区而不是深水区出没。我们是打鱼专家,我们懂这个。讲道或许是你行,但是打鱼?那还是让我们来吧。这是我们的专业。我们专注打鱼二十年。

 

西门前半部分的回答无疑是在对这种明显的“外行领导内行”的下意识抵挡。“既然你不会接受我这个渔民教你怎么打一套壁橱的建议,那你这个木匠为什么要来指导我怎么打鱼呢?”

 

这是一种隐性的多神崇拜。意思就是:他们认为耶稣只是讲道的神,不是打鱼的神;只是宏观的神,不是具体的神。你说说大道理,告诉我们彼此相爱什么的就可以了,但是打鱼这么专业的事情,还是让我们来吧。让我们有点儿专业精神。

 

这种想法虽然貌似仍然承认独一真神,但却无形中把神架空了。它将无所不在的神限定在了教堂中,将无所不知的神限定在了宗教中,将无所不能的神限定在了虚空中。这种隐性多神崇拜者只在一个极窄的频段接收神的信号,一旦进入了其它他们所谓的“专业领域”,就要立刻换台。永生的事当然得靠耶稣,但做生意还是要看松下幸之助、杰克韦尔奇。搞管理怎么能看圣经,必须要看德鲁克。心理辅导?教会和牧师靠边儿吧,这事儿得看弗洛伊德。在绝大多数事情上,实际上隐性多神崇拜者更信任专家。

 

好在彼得后半部分的回答显出了他的信心:“但依从你的话,我就下网。”信仰多数时候就是这样的冒险,就是这种只因相信、只因顺服而作出的貌似违反专业规律的事情。

 

而这么做的结果是,这些见多识广的渔民,这些什么大鱼没打着过的渔民,全为这深水中一网打上的鱼之多而惊讶不已。面对这样粉碎专业自负与自我价值的神迹,彼得心生无比的敬畏,立刻认识到了自己为何是个罪人。你若经历过,你就知道对彼得反应的描述是多么生动。

 

所以,这呼召之所以有效,根本原因并不在人,而是在神。当神的话语降下,那撒网和补网的就立刻舍了网。当神的能力临到,人就不再迷信自己的经验和能力。当神的呼召显明,那瞻前顾后、犹豫不决的人就别了他们的渔船,甚至父亲。

 

得人

 

耶稣呼召他们时说的话是:

 

【太4:19】“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

 

这位深谙天上秩序的神,援引自然界的秩序,引导使徒们开始明白人间的秩序,也就是社会和教会的秩序。这一刹那,三界秩序打通了,独一真神的荣耀彰显了。

 

因为这三种秩序都是上帝制定的。所以,跟从主去得人,是让你跟过去的生活一刀两断,却不是要你跟自己的恩赐、才能、经验一刀两断。那些事情,也都是普遍恩典,同样来自上帝,属于互相效力的万事,可以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就像有人总结说,打鱼的经验和传福音、建教会的经验确有许多共通之处,因为,一位优秀的渔夫必然有如下素质:

 

(一)他必须忍耐。他一定要在鱼上钩前忍耐等候,如果他性情暴躁,急于求成,就决不能作渔夫。同样,在传道或教导的工作上,也很少能看到迅速的果效,所以我们也必须忍耐等候。

(二)他必须不屈不挠坚忍不拔。他一定要学习永不灰心,随时愿意‘再试一次’。好的传道人与教师在工作没有什么效果的时候,决不灰心丧志,他也必须时刻准备‘再试一次’。

(三)他必须要有勇气。他必须准备好冒险,不畏惧海中的狂风巨浪。好的传道人与教师必须意识到向人们传述真理的时候,也常有危险临到。传述真理的人常要将他的名誉、生命置之度外。

(四)他必须时刻留意最恰当的时机。聪明的渔夫知道什么时候捕不到鱼;他知道在什么时候撒网,也知道在什么时候收网。好的传道人与教师同样懂得选择时机。有时人们欢迎真理,有时人们怨恨真理;有时真理能够感动他们,有时候真理却使他们更刚硬。聪明的传道人与教师,一定知道“言语有时,静默有时”。

(五)他必须为鱼寻找适当的鱼饵。一种鱼饵适合一种鱼,另一种鱼饵适合另一种鱼。保罗说,只要有机会得人,他向什么样的人,就作什么样的人。聪明的传道人与教师知道,用同样的方式无法接近所有的人,他甚至知道并承认自身的有限;他也可能发现他自己在某些范围可以工作,另外的范围就不能工作。

(六)聪明的渔夫必须时时隐藏自己。如果他的存在受到了注意,即使是他自己的影子,鱼儿就决不肯上钩。聪明的传道人与教师,随时要介绍给别人的,不是他自己,而是耶稣基督。他的目的是要使人的眼光,专注在超乎他以上的那一位,而不是他自己。

 

那曾经呼召使徒的耶稣,复活升天之前,向每一个愿意跟从他的人发出呼召:

 

【太28:18】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

【太28:19】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或作“给他们施洗,归于父、子、圣灵的名”)。

【太28:20】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这呼召,我们称之为“大使命”。

 

所以,弟兄姊妹们,请认真面对上帝的呼召吧。庄稼已经发白,收割的工人却还不够。鱼儿已经翻腾跳跃,得人的渔夫却日渐稀少。自2018年条例颁行以来,教会生存环境愈发逼仄。大瘟疫流行之后,无数教会(特别是三自)关停并转。那曾经安逸舒适的温水鱼缸被打破了,鱼儿大多死去。残存的一些,就在仅存的一点水中相濡以沫,苦苦等待拯救。群羊流离失所,无人寻找,无人牧养。仍在竭力服侍的教会和牧人,分身乏术,精疲力竭也不能照顾到所有找上门来的羊。神的教会,现在无比需要工人。神的儿女,现在需要你们每个人挺身而出!

 

再有一个多月,《互联网宗教事务条例》将要实行。就是说,那些在家依靠网络接受“云牧养”的小羊,最后一根脐带和输氧管也将断掉。

 

那么弟兄姊妹,就让我们立刻舍了网,不再依赖网吧!让我们和群羊面对面,得人如得鱼吧!舍了你的船,别了你的父,来跟从主,来践行大使命吧,就从这“不得时”的2022年开始。

 

尾声:呼召再临

 

然而,必须提醒你们的是,这条服侍之路虽然无比美好,但也是一条十字架的路,要付上许多代价。你舍掉网,舍掉船,只是付代价的开始。

 

别的代价先不说,若你今天愿意回应神的呼召,加入我们这些牧人的队伍,“火线全职”,那你立刻就要背负巨大的风险,就是有可能会因为“偷越国境罪”、“诈骗罪”、“非法经营罪”之类莫须有的罪名锒铛入狱。

 

然而,若那“有效的恩召”真的临到你,如同临到使徒,你就会甘心乐意,满心喜乐地接受这一切。因为这些无理的毁谤和逼迫,他们也曾做在我们的主身上。若我们竟也同样承受,就该像主的使徒一样大大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徒五41)”.

 

又或者,有一些弟兄姊妹曾经服侍,却又黯然退出。并且他们的无奈退却主要还不是因为外在逼迫,而是因为受了内伤。于是心灰意冷,将曾经亲手舍弃的网和船,又拾了起来。

 

然而不要过分沮丧,因为,使徒彼得也曾这样做过:

 

【约21:2】有西门彼得和称为低土马的多马,并加利利的迦拿人拿但业,还有西庇太的两个儿子,又有两个门徒,都在一处。

【约21:3】西门彼得对他们说:“我打鱼去。”他们说:“我们也和你同去。”他们就出去,上了船,那一夜并没有打着什么。

 

这位耶稣的首席门徒,大使徒,此刻发挥他领导力恩赐的方式,居然是带领兄弟们重操旧业。这位曾声称要与他的老师同生共死的使徒,在不久前的那一夜,鸡叫之先,三次否认主。甚至,此时的他,已经见过复活的主。但他终究还是失却了勇气,冷却了热情,忘却了呼召。他决定不再得人,专注得鱼,重归平凡,了却残生。

 

然而,恩典再次临到,福音再次临到:

 

【约21:4】天将亮的时候,耶稣站在岸上,门徒却不知道是耶稣。

【约21:5】耶稣就对他们说:“小子,你们有吃的没有?”他们回答说:“没有。”

【约21:6】耶稣说:“你们把网撒在船的右边,就必得着。”他们便撒下网去,竟拉不上来了,因为鱼甚多。

【约21:7】耶稣所爱的那门徒对彼得说:“是主!”那时西门彼得赤着身子,一听见是主,就束上一件外衣,跳在海里。

【约21:8】其余的门徒离岸不远,约有二百肘(古代以肘为尺,一肘约有今时尺半),就在小船上把那网鱼拉过来。

【约21:9】他们上了岸,就看见那里有炭火,上面有鱼,又有饼。

【约21:10】耶稣对他们说:“把刚才打的鱼拿几条来。”

【约21:11】西门彼得就去(或作“上船”),把网拉到岸上,那网满了大鱼,共一百五十三条。鱼虽这样多,网却没有破。

【约21:12】耶稣说:“你们来吃早饭。”门徒中没有一个敢问他“你是谁”,因为知道是主。

【约21:13】耶稣就来拿饼和鱼给他们。

【约21:14】耶稣从死里复活以后向门徒显现,这是第三次。

 

七位门徒在这个四月的清晨,一定想起了三年多前被主呼召的那一刻

 

同样的加利利海,同样的春季清晨,他们同样整夜劳力,并没有打着什么,然后主说,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他们依言而行,就圈住许多鱼,网险些裂开。那一刻彼得跪下高喊:“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

 

于是此刻约翰大喊:“是主!”,于是彼得不顾一切,跳进海里,他像海面行走那次一样,奔主而去。

 

这是耶稣医治他的开端。

 

耶稣为着医治彼得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他直面过去:在炭火旁跌倒,就要在炭火旁爬起。这可真是“把炭火堆在他头上”。既然他曾三次不认主,耶稣也就三次在加利利海岸边这堆炭火旁,就是和大祭司院中那堆同样冰冷彻骨的炭火旁,问他:”你爱我吗?”

 

这一次彼得不敢再和人比较谁的爱更深,不再自负地宣称:“众人虽然为你的缘故跌倒,我却永不跌倒(太廿六3)”,而只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主啊,你知道我爱你。”

 

耶稣没有提起彼得所犯具体的罪,而是针对他最根本的罪。这是医治的关键。耶稣没有说:“彼得,当时你为什么不认我?以后你还会不认我吗?”他却是问:“你爱我吗?”所以他的意思实际上是:“彼得,你是否已经明白,你不认我,是因为你实际上并不爱我吗?”

或许几十天前跌倒的彼得曾经这样想:“太可怕了,我是使徒,是首席使徒,可是我居然不认主!到底发生了什么?安得烈雅各他们这些软弱的人,跌倒是正常的,可是刚强虔诚如我,为什么也跌倒了?这不合理啊!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可是你怎么就不会做出这种事?难道“全然败坏”,不包括你吗?

 

所以如果只是为自己感到难受,这并非悔改,而是自怜。并且这样的自怜背后仍是自义。人常常在平安时自信,在软弱时自怜,在受伤时自义。“自信、自怜、自义”这三自,并不是真正的悔改。

 

曾经的彼得,常常利用基督信仰来使自己感觉良好。那时的他狂妄自大,说:“我和他们不一样。我绝对不会离弃袮。”所以他爱的其实是情怀,不是耶稣,他爱的是宗教,不是耶稣。他爱的,是自己虚构出来的高大上的自我形象。他爱的,仿佛后世杜撰出来的那个教皇彼得,而不是被炭火和鸡叫显明的背叛者彼得。

 

所以耶稣回来找他了。因为主亲自托付他的使命,绝不会落空。所以主前来兑现诺言,使他悔改,赐他信心。主再次差遣已经回头的他,坚固弟兄,牧养群羊。所以当彼得不再说“我当然更爱你”,而只是说“主啊,你知道我爱你”,就意味着他终于不再执迷于自我形象,而是将自己完全交给基督。

 

加利利海边的这一幕,就如同一个曾从火灾中逃生的人,被强行带回火灾现场。耶稣就是要彼得这样面对过去,面对似曾相识的炭火。这或许残忍,但却是“必要的暴力”。如果你的腿曾经骨折并且被错误地接合,那么真正医治的第一步,必然是把断腿的地方,重新砸开。

 

彼得的腿就被这样砸开了,他的心就被这样破碎,然后被细心地缝合。于是他悔改了。他虽然忧愁,却终于还是说:“主啊,我爱你!”福音的医治与更新重新赋予了彼得悔改的能力,爱的能力。这也是在主里做一切事的能力。耶稣告诉他:“如果你爱我,你就重拾呼召,牧养我的羊吧!”

 

这样的医治与更新当然也有代价。耶稣告诉他:“年少的时候,你可以随意来往,但有一天,你要伸出手来,钉上十字架,你要走一条身不由己的路。”那一天果然到了,彼得在罗马为主殉道;他也是上十字架,但他要求倒钉在十字架上,因为他说他不配与主的死法相同。

 

爱带给彼得使命,也带给他十架。爱总是附带着责任,也包含着牺牲。除非我们准备接受使命和十架,否则我们就不是真爱基督。但他们和我们的盼望都在于:那曾经救我们的主,要再次拯救,并保守我们到底。

 

于是,彼得,以及其他使徒,将曾经舍弃的船,再次舍弃。他们再次立刻舍了船。

 

愿那医治的恩典,呼召的能力,属天的慈爱,从我主沛然下降,浇灌我们,唤醒我们,激励我们,让我们或挺身而出,或重拾勇气,一起践行大使命,同背十架,同走天路。

 

赞美诗:《主爱在中国》(作词:王怡牧师)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

  • zongy

    郭牧,哪里可以批量下载你的讲道音频啊!

    2022年1月29日
    • 暮云

      @zongy 暂时没找到合适的云盘。只有分集的。

      2022年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