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城 | 申命记系列(五)

2019年3月31日 3598点热度 1人点赞 0条评论

经文

 

申 4:41那时摩西在约但河东,向日出之地,分定三座城,

申 4:42使那素无仇恨,无心杀了人的,可以逃到这三城之中的一座城,就得存活。

申 4:43为流便人分定旷野平原的比悉;为迦得人分定基列的拉末;为玛拿西人分定巴珊的哥兰。 

申 19

1“耶和华你 神将列国之民剪除的时候,耶和华你 神也将他们的地赐给你,你接着住他们的城邑并他们的房屋,

2就要在耶和华你 神所赐你为业的地上,分定三座城。

3要将耶和华你 神使你承受为业的地分为三段,又要预备道路,使误杀人的,都可以逃到那里去。

4误杀人的,逃到那里可以存活,定例乃是这样:凡素无仇恨,无心杀了人的,

5就如人与邻舍同入树林砍伐树木,手拿斧子一砍,本想砍下树木,不料,斧头脱了把,飞落在邻舍身上,以致于死。这人逃到那些城的一座城,就可以存活,

6免得报血仇的,心中火热追赶他,因路远就追上,将他杀死;其实他不该死,因为他与被杀的素无仇恨。

 

血亲复仇

 

人类中第一个被杀者是亚伯,但血亲复仇原则在彩虹之约中才第一次明确出现:

 

创 9:6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 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

 

后来律法中一切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可以说全是源出于此。在古代以色列社会,报血仇甚至不能说是一种“权利”,而是“义务”,具体而言要落在“郭叶尔(goel)”,就是至近亲属的身上去执行。也就是说,郭叶尔不单有义务为死者留后留产业,若死者是被杀,还有义务为其报仇。

 

然而众所周知,第一个谋杀者该隐,只是被神放逐,并未被处死。但他的免除死刑,更多是因为血亲复仇原则尚未明示,与今天要分享的逃城制度恐怕并不相同。

 

逃城制度

 

逃城制度首现于民35,再现于申19,今天的经文是首次落实,而书20则是全面落实。

 

律法的落实,当然在旷野已经持续了四十年,但其中的逃城制度,却是在将要重申律法之前,由摩西第一次实现。这一充满恩典的做法,在即将全面进入迦南之前先被执行,再次显明律法的精意,本是爱神爱人。

 

具体来说就是,在血亲复仇的公义法则一直有效的前提下,上帝做出了司法解释:要区分谋杀和误杀。逃城(或避难所、庇护所)就是为后一种情况设立的。

 

综合几段相关经文,我们可以得出有关逃城的几件事:

 

  • 逃城是为误杀人者设立的避难所,谋杀犯不在保护之列

  • 逃城一共有六座,河东河西各三座,均匀分布在以色列全境,有通达的道路可以前往

  • 六座城全是利未人的城市,误杀人者无论任何原因离开逃城,即自动失去保护

  • 误杀人者被保护的时限,等于大祭司的寿命

 

下面分别讨论这几方面

 

误杀

 

申19专门举了个例子,斧头脱把致人死亡。这就是标准意义上的误杀。这种误杀被特别强调为,杀人者与被杀者素无冤仇,甚至本来是亲朋好友。所以血亲复仇法则虽然仍可由郭叶尔去应用,但误杀人者却有一个避难所可以去。

 

误杀,顾名思义是无心之失,这个解释或许并不能让所有人服膺,特别是国人,否则不会有那么多医闹。但关于误杀,还有或许更让人震惊的经文解释:

 

出 21:13

人若不是埋伏着杀人,乃是 神交在他手中,我就设下一个地方,他可以往那里逃跑。

 

神的主权与旨意奥妙难测,此处可算一个代表性例证。信心的突破,对神认识的进深,正在这些地方。若我们的生死观导致我们难以接受上帝的生死观,需要改变的是我们,不是上帝。这就叫敬畏祂,顺服祂。

 

亚比雅的死,显明死亡可以是一种祝福:

 

王上 14:12

所以你起身回家去吧!你的脚一进城,你儿子(亚比雅)就必死了。

王上 14:13

以色列众人必为他哀哭,将他葬埋。凡属耶罗波安的人,惟有他得入坟墓,因为在耶罗波安的家中,只有他向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显出善行。

 

希西家的活,显明痊愈可以是一种祸患:

 

王下 20:1

那时希西家病得要死。亚摩斯的儿子先知以赛亚去见他,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当留遗命与你的家,因为你必死,不能活了。”

王下 20:2

希西家就转脸朝墙,祷告耶和华说:

王下 20:3

“耶和华啊!求你记念我在你面前怎样存完全的心,按诚实行事,又作你眼中所看为善的。”希西家就痛哭了。

王下 20:4

以赛亚出来,还没有到中院(“院”或作“城”),耶和华的话就临到他,说:

王下 20:5

“你回去,告诉我民的君希西家说:‘耶和华你祖大卫的 神如此说:我听见了你的祷告,看见了你的眼泪,我必医治你。到第三日,你必上到耶和华的殿。

王下 20:6

我必加增你十五年的寿数,并且我要救你和这城脱离亚述王的手。我为自己和我仆人大卫的缘故,必保护这城。’”

王下 20:19

希西家对以赛亚说:“你所说耶和华的话甚好!若在我的年日中,有太平和稳固的景况,岂不是好吗?”

 

神的旨意高过人的旨意,在一切事上都是如此,当然包括生死。这是我们在祷告时,特别需要留意的。

 

有两句诗我相信大家都听过: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龚自珍当然不是基督徒,但这两句诗的字面意思,大概也可以理解为,他是在祈求上帝展开行动,降下各种各样的人才,好改变“九州风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惨淡国运。

 

他有一个儿子叫做龚橙,也是一个人才,不仅懂诗书,还懂英语,后来在英国领事馆当幕僚。据清末多人记载(易宗夔、李伯元等),龚橙还直接带英法联军去烧了圆明园。

 

不知在他父亲眼中,这算不算一位不拘一格的人才。

 

当然也有人(《孽海花》)说,这正是他报血仇的方式,因为他父亲据说是死于宗人府满洲同事之手,因所谓“丁香花疑案”。


逃城 | 申命记系列(五)

 

六城

 

以色列并不大,并且从任何角度说,也很难说误杀率要远高于别的民族。因此居然有六座逃城,数量之多非常醒目。


逃城 | 申命记系列(五)

 

实际上在众多邦国中,都有某种“避难所”的设定,其中神殿是一个当然的选项。约押曾经跑到圣殿里抱住坛角,就是这个意思。当然他这种罪犯,并不在逃城和圣殿保护之列。希腊人逃避追杀者,也是可以跑到神殿里去的,俄瑞斯忒斯的故事就建基于此。

 

而六座逃城(根据经文的暗示,随着开疆拓土,还要继续增加。只是历史中就只有六座)的设定,应该并不是说一座圣殿不够庇护,更可能是在反映上帝的恩典浩大,恩门广开。经文中提到以色列人需要好好“预备道路”,好让人可以方便地跑到就近的逃城,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以赛亚所预演的施洗约翰的工作,他正是预备道路,好让人可以跑到耶稣那里去。

 

示剑

 

六城全都是在利未人的城中,甚至书20显示是先确定了哪六城是逃城,然后书21利未人在全以色列人的产业中去拈阄,抽签结果也是把这六座城抽到了自己产业中。果然签放在怀中,定事由耶和华。

 

其中尤为引人注目的一座城,是示剑。

 

在雅各时代,这城发生过一件大事。雅各的女儿底拿被示剑城的少主人示剑玷污,于是底拿的同母哥哥西缅和利未(都是利亚所生)用计屠戮了全城。此事让雅各甚是憎恶。


逃城 | 申命记系列(五)

美剧《Red Tent》就是基于此事改编

 

所以雅各在临终前给十二个儿子的预言中这样说他俩:

 

创 49:5

“西缅和利未是弟兄,他们的刀剑是残忍的器具。

创 49:6

我的灵啊!不要与他们同谋;我的心哪!不要与他们联络;因为他们趁怒杀害人命,任意砍断牛腿大筋。

创 49:7

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他们的忿恨残忍可诅。我要使他们分居在雅各家里,散住在以色列地中。

 

只是他应该没想到,上帝会如何不拘一格地应验这预言。一方面雅各说的没有错,从此利未的确分居散住在以色列全地,但他没料到的是,这分散的意义和目的。

 

因为利未人是以悔改了的圣徒的身份,散居在以色列全地的。从暴徒到圣徒的转折点,就是金牛犊事件。下山的摩西怒摔法版,利未人相应他的号召,起来用刀杀了三千首恶之徒。可以说他们曾经的暴力之剑,此刻被神所用,就成了正义之剑。

 

所以摩西临终前给以色列人祝福时,利未人得到的预言已经与雅各给他们的大大不同:

 

申 33:8

“论利未说:[耶和华啊]!你的土明和乌陵都在你的虔诚人那里。你在玛撒曾试验他,在米利巴水与他争论。

申 33:9

他论自己的父母说:我未曾看见,他也不承认弟兄,也不认识自己的儿女。这是因利未人遵行你的话,谨守你的约。

申 33:10

他们要将你的典章教训雅各,将你的律法教训以色列。他们要把香焚在你面前,把全牲的燔祭献在你的坛上。

申 33:11

求耶和华降福在他的财物上,悦纳他手里所办的事。那些起来攻击他和恨恶他的人,愿你刺透他们的腰,使他们不得再起来。

 

这就是上帝的奇妙作为。于是,当年的示剑故地,利未人曾大开杀戒的这城,居然成为了庇护误杀人者的逃城之一,并且有悔改后承载圣职的利未人居住其中,可以教导人如何敬畏耶和华。

 

这样的设定,岂能是人力所为?

 

大祭司

 

逃城都是在利未人的城中,所以进入逃城中的误杀人者,命运就和利未人的首领大祭司息息相关:

 

民 35:25会众要救这误杀人的脱离报血仇人的手,也要使他归入逃城。他要住在其中,直等到受圣膏的大祭司死了。

民 35:26但误杀人的,无论什么时候,若出了逃城的境外;

民 35:27报血仇的在逃城境外遇见他,将他杀了,报血仇的就没有流血之罪。

民 35:28因为误杀人的该住在逃城里,等到大祭司死了。大祭司死了以后,误杀人的才可以回到他所得为业之地。

民 35:29这在你们一切的住处,要作你们世世代代的律例、典章。

 

一方面,误杀人者蒙受恩典,可以在逃城中免遭追杀,他们在敬畏天命的同时,也当反思自己的那一部分责任,比如斧头把是不是可以拧得更紧一些。另一方面,误杀人者毕竟背井离乡,死罪虽免,活罪难逃,某种意义上形同被放逐。若大祭司高寿,这保护性放逐会相当漫长。但这终究还是保护,有明确的时空限制,所以他若居然敢擅自离开逃城,那么被死者的郭叶尔所杀,就成了他咎由自取的后果。

 

逃城与教会

 

如前所述,古时的逃城在“避难所”、“庇护所”的意义上,等同于扩大了的圣殿,所以不难想见,进入基督教时代,逃城天然就对应于教会。

 

《悲惨世界》和《巴黎圣母院》等名著里都有类似情节,冉阿让和爱丝美拉达等人若逃到教会里,就可以享有某种意义上的豁免权,官府不能随便进来抓人。


逃城 | 申命记系列(五)

 

而逃城里的利未人,显然也可以预表教会里的基督徒。他们是上帝的仆人,逃城的主人。他们的祖先曾是最残暴的杀人犯,却能够被神更新心意,改变命运,从此放下刀剑,成为选民中的圣职人员,可以包容、保护、教导、医治那些陷入悲惨境地之人,给他们一条生路。

 

曾经杀人的成了救人的,这岂不正是基督徒的写照?

 

逃城与基督

 

然而逃城真正的主人,显然是大祭司。只要大祭司还活着一天,那些真心悔改来寻求他庇护之人,就不会被定罪。

 

所以这是多么鲜明的福音场景和救恩画面:

 

犯了杀人罪的罪人,仓皇沿着明显的道路逃往庇护所,进入那始终敞开的城门。进去之后,他们的罪被赦免,但从此必须跟着利未人学习一切律例典章,更新自己,并且要在里边安居乐业,不能离开。大祭司健在一日,他就被保护一日。而我们当然知道:基督才是我们永远不死的大祭司。

 

小要理问答这样形容耶稣基督的祭司职分:

 

25问:基督怎样执行祭司的职分呢?

答:基督执行祭司的职分,是一次将祂自己献上为祭,满足了上帝的公义(来9:14,28),使我们与上帝和好(来2:17),并为我们继续代求(来7:24-25)。

 

“一次献上”自己的基督,永久满足了上帝的公义,使我们与上帝永远和好。以色列逃城的大祭司终究会死,而教会的大祭司耶稣基督永远不死,所以他的保护永不会过期。

 

逃城与你我

 

被负罪感捆绑的痛苦,我想大家都曾体会,不然你何以会以基督徒的身份坐在等同于逃城的教会里边。

 

我也曾是奔入逃城之人。我的母亲因她生母去世早并饱受继母苦待之故,性格孤高乖僻,所以我从未从她身上得着母爱。随着年纪渐长,和她争吵很多。一方面每次离家去学校都有悔意,觉得无论如何不该如此对她,何况她体弱多病。然而一旦放假回家,不几天就会故态复萌,争吵不休。如此循环不止。在我上大学的那个学期,期末前我忽然被一个噩梦惊醒,梦中的母亲脸色通红,看上去十分痛苦,然后她就忽然狠狠咬了我一口。第二天,我就接到了家人通知她忽然脑溢血去世的电话。

 

从此,那如同误杀人者一般的负罪感将我牢牢捆绑。我不断拷问自己:是否是我的无理吵闹,气死了她?“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每思此句,就悲不自胜,痛不欲生。还有何处可逃?此罪如何得脱?剧烈的痛苦持续了一年,直到我遇见耶稣基督,这位掌管逃城的大祭司,救赎主。

 

我知道,这也是你的故事,是每一个基督徒的故事。你我都是误杀人者,甚至更正确的说,都是故意杀人者。因为主曾明说:

 

太 5:21

“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杀人,’[又说]:‘凡杀人的,难免受审判。’

太 5:22

只是我告诉你们:凡向弟兄动怒的,难免受审判(有古卷在“凡”字下添“无缘无故的”五字);凡骂弟兄是拉加的,难免公会[的审断];凡骂弟兄是魔利的,难免地狱的火。

太 5:23

所以,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

太 5:24

就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后来献礼物。

 

你曾恨人吗?曾向弟兄姊妹动怒吗?甚至辱骂殴打吗?如果是,那你就是谋杀犯。所以,我们的罪远非“误杀人”那么无辜,实际上我们被包括谋杀罪在内的各种罪牢牢掌控,死有余辜。如果你明知有人甚至是有弟兄姊妹向你怀怨,你何以竟能不悔不改,若无其事地来到教会,自称敬拜上帝?

 

对于真心悔改之人,耶稣的恩典却远比逃城更大,一切的罪恶,都能被祂赦免,由祂承担。祂是真正的逃城,死有余辜的我们只有逃到祂那里,才能免罪。而到达祂的道路就是施洗约翰所预备的悔改之道,是基督和使徒所传扬的因信称义的福音之道,是圣灵亲自设立的大公教会之道,是三一神赐下的各种蒙恩之道,这道离我们不远,并不难找,就像每个以色列人身边几十里内就必有一座逃城,寻找的,必能寻见。

 

逃城预表耶稣,耶稣超越逃城,因为祂是永远不死的大祭司。我们那些真心悔改的罪,祂已经完全赦免涂抹,从此我们不必再继续背负重担,不得喘息,从此我们理应并且能够将罪轭卸在祂面前,背负起祂给我们的轻省之轭,就是祂的十字架,好使我们能紧紧跟随祂,寸步不离,只要不离开祂这真正的逃城,我们就不会被那报血仇的追上。

 

这一切不是出于我们的感觉,而是出于天父的预旨和誓言,就如经上所说:

 

来 6:18借这两件不更改的事,神决不能说谎,好叫我们这逃往避难所,持定摆在我们前头指望的人可以大得勉励。

来 6:19我们有这指望,如同灵魂的锚,又坚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内。

来 6:20作先锋的耶稣,既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成了永远的大祭司,就为我们进入幔内。

 

这因父之名的不变指望,这通往幔内的灵魂之锚,你是否已经拥有?你是已经进入了避难所,还是仍在逃亡的路上?你是否已经身在避难所,还是正想要逃离基督?

 

悔改吧,若应当逃往避难所的你仍贪恋罪中之乐,硬着颈项!不要等那公义的复仇之神追上你,因为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

 

悔改吧,若应当安居的你却又蠢蠢欲动,想将灵魂之锚自提上来!人生之船的航向岂能由你掌控?船上若没有基督,毁于哪一场风浪岂能由你做主?

 

相信祂吧,你若已经悔改,祂的赦免之恩就完全将你的罪恶涂抹;投靠祂吧,你若已经相信,祂那“因信称义”的至高应许就永远不会落空!以祂为乐吧,只要不离开大祭司和祂的城,复活在天、永活之主的祝福与保护就永远与你同在!



逃城 | 申命记系列(五)


相关阅读:


再会 | 申命记系列(一)

大国 | 申命记系列(二)

铭刻 | 申命记系列(三)

真神 | 申命记系列(四)


逃城 | 申命记系列(五)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本次证道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逃城 | 申命记系列(五)

暮云

【哈2:4】惟义人因信得生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