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 | 申命记系列(六)

2019年4月14日 193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经文

 

申 4:44摩西在以色列人面前所陈明的律法,

申 4:45就是摩西在以色列人出埃及后,所传给他们的法度、律例、典章。

申 4:46在约但河东伯毗珥对面的谷中,在住希实本亚摩利王西宏之地。这西宏,是摩西和以色列人出埃及后所击杀的。

申 4:47他们得了他的地,又得了巴珊王噩的地,就是两个亚摩利王,在约但河东向日出之地。

申 4:48从亚嫩谷边的亚罗珥,直到西云山,就是黑门山。

申 4:49还有约但河东的全亚拉巴,直到亚拉巴海,靠近毗斯迦山根。

 

引言

 

“西宏”和“噩”,简直像孟良焦赞,在经上总是结伴出现。


查考原文,“西宏”是“勇士”的意思,而“噩”是“长脖子”,颇为符合他们“巨人族”的身份。


不过我在网上看到一篇解经奇文,说“西宏”,就是“凶”,噩就是“恶”,这两人代表“凶恶”,所以圣经反复说他俩,是表示神能带我们脱离凶恶。

 

看来这位解经者还是地道的老北京,能把“西宏”读成“凶”,就像把“西红柿”读成“胸柿”。

 

然而这个神奇的解经法,是典型的“推理不对答案对”。胡乱操作猛如虎,答案反倒挺靠谱。

 

仔细思想,你会发现这仿佛正是人类历史的隐秘线索:罪人歪打,恩典正着。

 

西宏与噩的身份

 

西宏(SIHON)。根据民廿一26-30及耶四十八45,西宏战胜了摩押人,并从他们手中夺取南至亚嫩河的地土。他的藩属包括五个米甸首领(书十三21)。他的领土由南面的亚嫩河北至雅博河,由西面的约但河东至旷野(民廿一24;士十一22)。在今日的底班(即圣经中的底本城)以南,有一山名西罕山,正以亚拉伯文保存了西宏王的名称,这山也坐落于西宏一度管治的领土内。巴比伦的他勒目(TB Niddah 61a)载有一项圣经以外的传统,声称西宏是噩王(也是亚摩利王)的兄弟,且是传说中那堕落的天使闪哈赛(Shamhazai)的儿子亚希雅(Ahijah)之子。
《圣经新辞典》

 

噩(巴珊王)(OG),在以色列人征服巴勒斯坦的时期,他是巴珊地的亚摩利王,属于身材高大的利乏音族(民廿一33;书十三12)。他的王国强大,共有六十座城,“都有坚固的高墙,有门有闩”(申三4-5),从黑门山伸展至雅博河,其中包括亚斯他录和以得来两座王城。以色列人在以得来战败巴珊王噩并把他杀掉。他的国土分给了留在约但河东的玛拿西半支派(申三13)。他的床(`eres)因以黑玄武岩造成而具盛名。有人猜测这是指一个石棺──虽然这字在其他出处中从没有这意思;不过在那地区却发现不少这一类的石棺。这床似乎落在亚扪人的手中,并且存放在拉巴(申三11)。
《圣经新辞典》

 

这些资料中最奇特的,恐怕是声称这二王是洪水前堕落天使与人类女子所生的巨人族(所谓“纳菲力姆”)之后。不过这种神秘解释恐怕难以回答,巨人族是如何躲过挪亚洪水的。

 

但二王的确是巨人,无论“长脖子”的名字,还是四米五(九肘)的大床,都可为佐证。


河东 | 申命记系列(六)



西宏与噩的丧国

 

二王丧灭的过程,刚才的资料已经提到一些。圣经的记载主要是在民21。


他俩被灭的过程,统共分三步:

 

1敬酒不吃

 

其实一开始以色列人并没有想要消灭西宏,他们先礼后兵,先去向他借路,并且承诺一定秋毫无犯,还可以按照市场价购买补给(申2:28)。但西宏拒绝,并且主动出击,最后覆灭。噩的情况类似。

 

不打他俩的原因,或许如本系列第一讲里提到的,他们占有的土地,是对他们勇气的奖赏。具体来说是西宏打败了摩押人,因此某种意义上继承了摩押人的土地所有权,而那时上帝明令以色列人不得侵扰以扫和罗得后裔,就是以东人、摩押人和亚扪人。

 

还有人认为,河东二王之地,似乎不是那么明确地属于上帝给亚伯拉罕的应许之地,所以上帝一开始只是让以色列人去借路。但当二王主动攻击时,以色列人自卫反击并且得胜,那么作为战利品,河东之地从此就被算在了应许之地里边。

 

2心中刚硬

 

二王为何敬酒不吃吃罚酒?摩西简单地形容为:

 

申 2:30

“但希实本王西宏不容我们从他那里经过,因为耶和华你的 神使他心中刚硬,性情顽梗,为要将他交在你手中,象今日一样。

 

“神使他心中刚硬”这种措辞,像极了另一处经文:

 

出 9:12

耶和华使法老的心刚硬,不听他们,正如耶和华对摩西所说的。

 

但这个说法的实际意思,需要与别的经文对参:

 

出 9:35

法老的心刚硬,不容以色列人去,正如耶和华借着摩西所说的。

 

就是说,法老要心硬,上帝不阻止,任凭他如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可以叫做“上帝使他心硬”。

 

西宏的情况也是如此。

 

3作死打野

 

具体到战略战术层面,西宏和噩也颇为不智。他们的优势显然是城防和后勤,以色列人则是远道而来的野战军,因此坚壁清野、固守城池应该是上策。


但二王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扬短避长,主动出击,在城外与以色列人决战,终致国破身灭。

 

西宏与噩的意义

 

无论如何,战胜“凶恶”,是新以色列人的头一场胜仗。这场胜利的影响非常深远,在往后的以色列历史中不断被复述。

 

摩西以此勉励以色列人:

 

申 31:3 耶和华你们的 神必引导你们过去,将这些国民在你们面前灭绝,你们就得他们的地。约书亚必引导你们过去,正如耶和华所说的。

申 31:4 耶和华必待他们如同从前待他所灭绝的亚摩利二王西宏与噩,以及他们的国一样。

 

喇合因此前来帮助:

 

书 2:8 二人还没有躺卧,女人就上房顶到他们那里。

书 2:9 对他们说:“我知道耶和华已经把这地赐给你们,并且因你们的缘故我们都惊慌了。这地的一切居民,在你们面前[心]都消化了;

书 2:10 因为我们听见你们出埃及的时候,耶和华怎样在你们前面使红海的水干了,并且你们怎样待约但河东的两个亚摩利王西宏和噩,将他们尽行毁灭。

书 2:11 我们一听见这些事,心就消化了。因你们的缘故,并无一人有胆气。耶和华你们的 神,本是上天下地的 神。

 

基遍人因此前来投降:

 

书 9:8 他们对约书亚说:“我们是你的仆人。”约书亚问他们说:“你们是什么人?是从哪里来的?”

书 9:9 他们回答说:“仆人从极远之地而来,是因听见耶和华你 神的名声,和他在埃及所行的一切事,

书 9:10 并他向约但河东的两个亚摩利王,就是希实本王西宏、和在亚斯他录的巴珊王噩,一切所行的事。

书 9:11 我们的长老和我们那地的一切居民对我们说:‘你们手里要带着路上用的食物,去迎接以色列人,对他们说,我们是你们的仆人;现在求你们与我们立约。’

 

耶弗他在面对摩押人时援引此事作为以色列人定居迦南的法理依据:

 

士 11:19以色列人打发使者去见亚摩利王西宏,就是希实本的王,对他说:‘求你容我们从你的地经过,往我们自己的地方去。’

士 11:20西宏却不信服以色列人,不容他们经过他的境界;乃招聚他的众民,在雅杂安营,与以色列人争战。

士 11:21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将西宏和他的众民都交在以色列人手中,以色列人就击杀他们,得了亚摩利人的全地:

士 11:22从亚嫩河到雅博河,从旷野直到约但河。

……

士 11:26以色列人住希实本和属希实本的乡村,亚罗珥和属亚罗珥的乡村,并沿亚嫩河的一切城邑,已经有三百年了;在这三百年之内,你们为什么没有取回这些地方呢?


尼希米记中的利未人在认罪悔改并追忆历史时同样不忘此事:

 

尼 9:21在旷野四十年,你养育他们,他们就一无所缺:衣服没有穿破,脚也没有肿。

尼 9:22“并且你将列国之地照分赐给他们,他们就得了西宏之地、希实本王之地,和巴珊王噩之地。

 

诗篇中更是多次提及:

 

诗 135:10他击杀许多的民,又杀戮大能的王,

诗 135:11就是亚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并迦南一切的国王。

诗 135:12将他们的地,赏赐他的百姓以色列为业。

诗 135:13耶和华啊!你的名存到永远;耶和华啊!你可记念的名存到万代。 

诗 136:18他杀戮有名的君王,因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诗 136:19就是杀戮亚摩利王西宏,因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诗 136:20又杀巴珊王噩,因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诗 136:21他将他们的地赐他的百姓为业,因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诗 136:22就是赐他的仆人以色列为业,因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所以,“击败西宏和噩”成了以色列人的典故,成了耶和华战纪的标志性事件,不断传颂,永志不忘。

 

西宏与噩的故土

 

胜利之后,河东二王故地,被吕便、迦得及玛拿西半支派所得。


从军事和政治角度来说,这样做对以色列人无疑是有利的,因为西边有地中海天险,所以主要的危险还是来自于东线,因此若有两支派定居拱卫,安全系数一定大增。


河东 | 申命记系列(六)

 

但两个半支派具体的得地经过,却颇为复杂,值得思考。

 

河东支派的功过

 

如前所述,拿下西宏和噩,对以色列民族来说当然是有好处的,并且这些地方甚至有可能本来也属于应许之地。


但吕便和迦得支派想要这块地方,却并非是想到了以上两点。圣经是这样记载的:

 

民 32:1流便子孙和迦得子孙的牲畜极其众多,他们看见雅谢地和基列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

民 32:2就来见摩西和祭司以利亚撒,并会众的首领,说:

民 32:3“亚大录、底本、雅谢、宁拉、希实本、以利亚利、示班、尼波、比稳,

民 32:4就是耶和华在以色列会众前面所攻取之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你仆人也有牲畜。”

民 32:5又说:“我们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把这地给我们为业,不要领我们过约但河。”

 

所以,他们是贪恋这里水草肥美,可供放牧,所以才临时起意,想要留下。


更深层次的原因,至少对吕便支派来说,可能是因为自己长子的名分被废(创49:3-4),预估进入河西也拿不到最好的产业了,不如另立山头,独立发展。

 

也就是说,两支派想要留在河东,出发点是眼目的情欲、肉体的情欲、今生的骄傲。

 

尤其令人心惊的是他们对摩西说的最后一句话:不要领我们过约旦河。


还记得四十年前吗?十二探子回来之后,以色列人正是因为贪生怕死,不敢进击巨人,才招致神的愤怒,旷野流浪四十年?四十年后,难道当年的一幕又要重演?吕便和迦得支派此举,无疑是在大大动摇军心,因为最明确的应许之地正在约旦河西,如今他们却说“不要领我们过约旦河”。

 

摩西现在面临艰难抉择。如果每个支派都是这样,打下一块地就留下,不再管别人,整体的以色列人岂不很快就要分崩离析?两支派的这种要求,会不会成为整体反叛的前兆?十二支派的共同使命,难道从此只能由剩下的十个甚至更少的支派去完成?会不会因此招致又四十年流放,甚至比这更重的审判?

 

所以摩西立刻对他们说:

 

民 32:6摩西对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说:“难道你们的弟兄去打仗,你们竟坐在这里吗?

民 32:7你们为何使以色列人灰心丧胆,不过去进入耶和华所赐给他们的那地呢?

民 32:8我先前从加低斯巴尼亚打发你们先祖去窥探那地,他们也是这样行。

民 32:9他们上以实各谷,去窥探那地回来的时候,使以色列人灰心丧胆,不进入耶和华所赐给他们的地。


又提醒他们沉痛往事:


民 32:10当日耶和华的怒气发作,就起誓说:

民 32:11‘凡从埃及上来二十岁以外的人,断不得看见我对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应许之地,因为他们没有专心跟从我。

民 32:12惟有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儿子迦勒,和嫩的儿子约书亚,可以看见,因为他们专心跟从我。’

民 32:13耶和华的怒气向以色列人发作,使他们在旷野飘流四十年,等到在耶和华眼前行恶的那一代人都消灭了。

民 32:14谁知,你们起来接续先祖,增添罪人的数目,使耶和华向以色列大发烈怒。

民 32:15你们若退后不跟从他,他还要把以色列人撇在旷野,便是你们使这众民灭亡。”

 

然而两支派的回答多少出乎摩西的预料。也不知他们起初就是这么设计的,还是急中生智说出这番话来:

 

民 32:16两支派的人挨近摩西说:“我们要在这里为牲畜垒圈,为[妇人]孩子造城。

民 32:17我们自己要带兵器,行在以色列人的前头,好把他们领到他们的地方;但我们的[妇人]孩子,因这地居民的缘故,要住在坚固的城内。

民 32:18我们不回家,直等到以色列人各承受自己的产业。

民 32:19我们不和他们在约但河那边一带之地同受产业,因为我们的产业是坐落在约但河东边这里。”

 

刚才还又怂又贪的两支派,现在看上去忽然大义凛然起来:兄弟不安家,我们不回家。

 

全盘衡量之后,摩西同意了他们的计划,并要求他们信守诺言。

 

但同时,摩西似乎对他们是否能守住河东也不是十分有把握,因此又对以利亚撒和约书亚说:

 

民 32:29说:“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凡带兵器在耶和华面前去打仗的,若与你们一同过约但河,那地被你们制伏了,你们就要把基列地给他们为业。

民 32:30倘若他们不带兵器和你们一同过去,就要在迦南地你们中间得产业。”

 

由此可见摩西的恩慈:即便两支派反悔,他也愿意按照最初的方案,在河西给他们一些产业。他不愿让神家统一的十二支派,变成“10+2”支派。

 

实际上,吕便迦得支派带的这波节奏,已经起了作用。至少可以看到,起初发起动议的只有这两个支派,但一看摩西居然同意,玛拿西半支派也立刻凑了上来,提出类似要求。后来他们得到了巴珊王噩的土地。

 

好在神的恩典浩大,河东两个半支派还是信守了诺言,后来一直和兄弟们共同作战,江山平定之后才凯旋河东。

 

正像一开始所提到的:罪人歪打,恩典正着。

 

谨慎地说,河东支派这种“特立独行”(若不说是反叛)的风格是很容易招人误会的,或者说自带招黑体质。后来的证坛风云也是如此:


书 22:9于是流便人、迦得人、玛拿西半支派的人,从迦南地的示罗起行,离开以色列人,回往他们得为业的基列地,就是照耶和华借摩西所吩咐的得了为业之地。

书 22:10流便人、迦得人和玛拿西半支派的人,到了靠近约但河的一带迦南地,就在约但河那里,筑了一座坛;那坛看着高大。

书 22:11以色列人听说流便人、迦得人、玛拿西半支派的人,靠近约但河边,在迦南地属以色列人的那边筑了一座坛,

书 22:12全会众一听见,就聚集在示罗,要上去攻打他们。


他们也不预先和别的支派打个招呼,忽然就在河东筑了一座坛,引发河西兄弟的猜疑甚至愤怒,以为河东支派要敬拜别神,几乎引发内讧。


好在非尼哈及时去沟通,这才知道,河东支派只是想更方便地在河东敬拜耶和华,没有任何要拜偶像的意思。河西这才打消疑虑,放下刀剑:


书 22:30祭司非尼哈与会中的首领,就是与他同来以色列军中的统领,听见流便人、迦得人、玛拿西人所说的话,就都以为美。

书 22:31祭司以利亚撒的儿子非尼哈,对流便人、迦得人、玛拿西人说:“今日我们知道耶和华在我们中间,因为你们没有向他犯了这罪,现在你们救以色列人脱离耶和华的手了。”

书 22:32祭司以利亚撒的儿子非尼哈,与众首领离了流便人、迦得人,从基列地回往迦南地,到了以色列人那里,[便将这事]回报他们。

书 22:33以色列人以这事为美,就称颂 神,不再提上去攻打流便人、迦得人,毁坏他们所住的地了。

书 22:34流便人、迦得人给坛起名叫[证坛]。意思说:这坛在我们中间证明耶和华是 神。

 

所以,自带招黑体质的河东支派,他们的的做事风格非常“现实”:因为自己人多牲畜多,就不去河西分地了;因为去河西献祭麻烦,就自己在河东弄个坛。


他们是方便了,但不能否认,这种风格如果招人误会,真不能说都是别人的错。


但河东人的机敏之处在于,他们能及时把事情圆上,一番解释加几番操作之后,整件事看上去居然无可厚非了。而且真正值得称道的是,他们言出必行,能够兑现承诺,所以最终还是赢得了河西兄弟的谅解甚至称赞。

 

所以,或许他们的气质就是如此?无论如何,对这样风格的人,也要教导、沟通、接纳,就像摩西和河西所做的一样。

 

这就是恩典和怜悯的意思。

 

恩典先至,能力后发

 

而这恩典,总是行在选民的前面。


其实在以色列人消灭西宏与噩之前,他们先经历了恩典,就是铜蛇事件(民21:4-9),铜蛇高举起,仰止劫波渡。而我们应该知道,铜蛇正是对耶稣基督清楚的预表。


河东 | 申命记系列(六)


耶稣是在回答尼哥底母的问题时以旷野铜蛇来自比的,而尼哥底母的问题是:怎能有这事(由圣灵重生)呢?


所以铜蛇典故的关键在于,它预表了耶稣和祂的救恩:


民 21:9

摩西便制造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凡被蛇咬的,一望这铜蛇,就活了。


这“望”,就是“信”的意思,而这都是来自于神的恩典:若没有这恩典,无人能“望”,也无人能“信”。


你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依靠恩典;有了恩典,你又什么都能做。这就是恩典的双重意义了。


故此耶稣才说:


约 3:14

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

约 3:15

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


铜蛇之后,上帝又以比珥的井水供应了百姓(民21:16-18)。固然百姓向着井歌唱了,首领和尊贵人用圭用杖挖井了,但能喝上水的本质原因还是:


民 21:16

以色列人从那里[起行],到了比珥(就是“井”的意思)。从前耶和华吩咐摩西说:“招聚百姓,我好给他们水喝。”说的就是这井。


这就是恩典的运行方式。

 

所以,一如往常,百姓战胜西宏和噩之前,神的恩典再次先行:借着火蛇与瘟疫击杀最后的不信一代,医治愿意仰望铜蛇的信士。


更新过后的以色列人从此成为精兵,上下一心:首领带头挖井,百姓放声歌唱:


民 21:17当时,以色列人唱歌说:“井啊,涌上水来!你们要向这井歌唱。”

民 21:18这井是首领和民中的尊贵人,用圭用杖所挖所掘的。以色列人从旷野往玛他拿去。


于是比珥井水涌出,以色列人身心灵都得以恢复、更新,为之后的战胜仇敌做好了预备。


罪人歪打,恩典正着

 

所以,我们都是靠恩典而活,靠恩典行事。甚至,恩典之所以为恩典,有时候恰恰就体现为,借着人的过犯,也可以成就神的旨意。


就像马太·亨利所说:


神在统管世界和属他的教会的时候,也常借着、使用人的思想意念,来服务于、成就于神自己的旨意与道路。

 

河东支派得到西宏和噩土地的经过,便是如此。

 

所以,不要过度纠结于人做得对不对、好不好。不是让你不在乎,而是说,不要太过纠结。河东支派就是不跟你过约旦河,又能如何?就是要在河东割据,又能怎样?神若都许可,你为何仍愤愤不平?你是否真的相信,他纵然百般不对,仍可能是在被神使用?

 

所以也要操练为他们感恩。摩西想的不错:的确所有支派都应该过约旦河。但他们仍然不过呢?在尽力教导、引导、沟通之后,终究还是要接纳吧。河东支派是在胡乱操作,是在歪打,可是神允许啊!我们不允许神施恩给人吗?我们嫉妒神做好人吗?


河东 | 申命记系列(六)

 

所以,终极来说,“恩典”的意思,甚至正是要借着人的“歪打”,才能特别显明神的“正着”。

 

这恩典,正是借着铜蛇预表的耶稣,并耶稣所传的福音,赐给我们的。若没有这恩典,谁能脱离“凶恶”,进入应许之地呢?

 

故此,我想这击败西宏和噩以及河东支派得地的历史,可以告诉我们的是:

 

  • 别像河东支派一样做事。贪欲不是总能被限制在边界之内,特立独行不是总能带来彼此合一。

  • 要像河东支派一样做事。就是要言出必行,履行责任,兄弟未安,何以家为。

 

而在忙着“做事”之前,更应该做的是:靠着恩典,靠着耶稣并祂的福音,识别并对付你生命中外部的西宏与噩,与心里的流便迦得。

 

这内部的私欲和外部的试探,也就是罪和撒旦,才是我们最大的仇敌。耶稣基督战胜了罪,救我们真正脱离了“凶恶”,我们理当从此活出不再一样的生命,并永远纪念、传扬祂的恩典,就像以色列人在几千年中,不断纪念、传扬“上帝击败了西宏和噩,因祂的慈爱永远长存”。

 

而这重生之生命的最重要表现,就是他是一个依靠恩典而活的人。更具体地说,他会以最严谨的律法对自己而不是别人,并且以最宽容的怜悯对别人而不是自己,就像摩西一样,就像主耶稣一样,就像教会历史中那千千万万的圣徒一样。他们看到河东风格之人胡乱操作,仍愿意去教导、沟通、接纳。他们相信罪人即便歪打,恩典仍能正着,神不会误事。

 

这就是由恩典而生的人,应有的样式,应有的信念。

 

河东支派的结局

 

河东支派的确信守承诺,与兄弟们并肩作战攻取了迦南全地,之后凯旋河东。


但是,他们却“……没有赶逐基述人、玛迦人,这些人仍住在以色列中”(书13:13)。从此他们和外族人杂处,渐渐被这些拜偶像之人同化。


多年之后,因为“他们得罪了他们列祖的神,随从那地之民的神行邪淫;这民就是神在他们面前所除灭的。故此,以色列的神激动亚述王普勒和亚述王提革拉毗尼色的心,他们就把流便人、迦得人、玛拿西半支派的人,掳到哈腊、哈博、哈拉与歌散河边”(代上5:25,26)。


从此河东支派不仅亡国,而且灭种,永远在历史中消失了。

 

所以,若我们曾像河东支派一样任性——即便被接纳、被怜悯——愿恩典带领我们,向神悔改。因为历史并非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随机运动,而是在上帝看护之下的救赎史、荣耀史,若不竭力跟从祂,而是继续一意孤行,那曾被神的恩典变为好事的坏事,终究还会变回原形。

 

愿主怜悯我们。神固然有恩典,能让万事互相效力,命中神所定的目标,但这不是我们可以不断歪打的理由。若我们做事不是因着爱神,而是因着爱水草肥美,爱我行我素,那么互相效力的万事虽然仍能使神得荣耀,但并不爱神的我们,不会得着什么益处。

 

愿神救我们脱离凶恶,被神恩待,以恩待人。愿一切的赞美、感恩都归给祂,因祂的慈爱永远长存!

 


河东 | 申命记系列(六)



相关阅读:


再会 | 申命记系列(一)

大国 | 申命记系列(二)

铭刻 | 申命记系列(三)

真神 | 申命记系列(四)

逃城 | 申命记系列(五)


河东 | 申命记系列(六)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本次证道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河东 | 申命记系列(六)

暮云

【哈2:4】惟义人因信得生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