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安事变

2019年 12月 12日 1002点热度 0人点赞
音频

经文
 

诗 2:1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
诗 2:2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
诗 2:3说:“我们要挣开他们的捆绑,脱去他们的绳索。”
诗 2:4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
诗 2:5那时,他要在怒中责备他们,在烈怒中惊吓他们,
诗 2:6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
诗 2:7受膏者说:“我要传圣旨。耶和华曾对我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
诗 2:8你求我,我就将列国赐你为基业,将地极赐你为田产。
诗 2:9你必用铁杖打破他们,你必将他们如同窑匠的瓦器摔碎。’”
诗 2:10现在,你们君王应当省悟,你们世上的审判官该受管教。
诗 2:11当存畏惧事奉耶和华,又当存战兢而快乐;
诗 2:12当以嘴亲子,恐怕他发怒,你们便在道中灭亡,因为他的怒气快要发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

 
1-3节:逆天的联盟
 
诗篇第二篇,在犹太传统中,是一首“加冕诗”,就是在国王登基的时候唱的诗,作者是大卫。据说在加冕仪式中还会有戏剧表演,就是每一节诗歌均由圣殿的诗班和各班祭司念诵并演出,例如地上的君王举行秘密会议(第2节),挣开捆绑(第3节),神在天上发笑(第4节),跟着有一位祭司说:‘那时……’,并且指出锡安圣山宝座上的新君王(第6节),又由另一位祭司诵读撒母耳记下二章七节之经文(第7-9节),神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最后,一些人扮演外邦的君王,亲吻新登位的君主的脚(10,11节)。这最后的一幕,由戏剧性的呼喊──‘现在……!’开始表演,演出列王纪下十一章十二节所记载的动作。这是一个凯旋得胜、欢欣鼓舞的时刻!
 
然而很显然,这首诗中所提到的君王与辉煌,根本无法完全对应任何一位以色列国王,包括大卫和所罗门。他们捆绑过谁?何时得了“列国”为产业,田产直到“地极”?何时用铁杖打破过列国?分明是被列国用铁杖打破才对。
 
所以,基本上连犹太人都得承认,这诗不完全,甚至根本就不是指着以色列的国王们说的,而必定是指向将来的弥赛亚。当然他们现在还在等,而我们已经知道,这诗篇里所说的“受膏者”、“神之子”、“大君王”,单单是指耶稣基督。
 
新约的圣徒们在圣灵默示下,就是这样来解释这首诗的:
 

徒 4:24他们听见了,就同心合意地高声向 神说:“主啊!你是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
徒 4:25你曾借着圣灵,托你仆人、我们祖宗大卫的口,说:‘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
徒 4:26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也聚集,要敌挡主,并主的受膏者。’
徒 4:27希律和本丢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这城里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圣子耶稣,
徒 4:28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预定必有的事。

 
圣徒们很直接地指出:因着对上帝的仇视,以及对上帝的受膏者耶稣的仇视,以东人希律与罗马人彼拉多联合,犹太人与外邦人同盟,在这耶路撒冷城中,共同发动了这场锡安事变,杀死了耶稣。但这恰恰成就了上帝的预定!
 
这实在是个巨大的奥秘,非常理所能测度。素来敌对的希律与彼拉多,竟在对付耶稣的事上成了朋友(路23:12),这实在是比GG两D因着共同对付日本人,而在吸氨事变后成了朋友更为奇特的事。GG是在面临日本人或MJ党的威胁时做了朋友,可圣经却说,世界各国在面临从天而降的耶稣的威胁时,也会捐弃前嫌做朋友,结成一个逆天的联盟,好一起抵挡神的受膏者。
 
或许你觉得这似乎和事实不符,因为今天的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自称是基督教国家,有三分之一的人口自称是基督徒。然而,敌意与仇恨,其最高表现形式通常不是愤怒,而是冷漠。
 
如今的万国仍然在一起谋算虚妄的事,他们在一起宁可谈论气候,也不谈论耶稣。但这就是在抵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了!当万国步步为营地要在一切领域逐步消除耶稣的影响时,他们就已经是在抵挡神的受膏者了!当他们说这是政治,这不是宗教,所以不要谈论耶稣;当他们说这是经济,这不是宗教,所以不要谈论耶稣;当他们说这是科学,这不是宗教,所以不要谈论耶稣;当他们说这是教育,这不是宗教,所以不要谈论耶稣……那么他们究竟要在哪里谈论耶稣?
 
当世界的创造者被排斥出世界,当万国的统治者被客气地架空,当在一切本应先谈论耶稣的地方都不再谈论耶稣,这个逆天的联盟就已经悄然成型。对他们而言,耶稣是个可怕的威胁,是对他们自我主权的威胁。福音是种致命的捆绑,是对他们自由意志的捆绑。对于这个逆天者联盟的全体加盟国而言,耶稣和祂的福音就是这样一个不可容忍的捆绑与束缚。他们宁可被罪捆绑而不愿被道约束,宁可任性地自我掌权,也坚决拒绝让耶稣掌权。他们完全否认神的绳索是慈绳爱索(何 11:4我用慈绳爱索牵引他们,我待他们如人放松牛的两腮夹板,把粮食放在他们面前),他们在内心深处,甚至公开场合都宣称,这绳索是对他们的主权与自由无法容忍的限制。
 
提姆凯勒牧师说,我们对上帝的敌视有两种最狡猾的方式,分别是“冷漠”和“虚构”。冷漠如前所述。而虚构,则可能是比冷漠更可怕的方式。
 
第一种虚构的、能够隐藏我们心中敌意的错误上帝观是:祂遥不可及,高高在上,宽容慈爱,能够接受一切事情。这样的上帝观会大大安抚我们的心,隐藏我们的敌意。我们会感到非常温暖,相当感动,因为这个上帝对我们没有一点要求。
 
第二种虚构的、能够隐藏我们心中敌意的错误上帝观是:祂在律法上有严格要求,但只要我们达到了祂的要求,祂就必赐福我们。这也会让我们心里火热。然而,这是一个更加不可靠的上帝观。因为如果我们达到了祂的道德要求,祂却没有回应我们最诚心的祈祷,我们就会无比愤怒。所以,总体而言,一个要求品行的上帝也同样是一个没有威胁的上帝。因为祂可以被好行为“收买”。
 
这两种虚构而出的,貌似相当有理,貌似不再冷漠的上帝观,就是“相对主义”和“道德主义”的上帝观。这两种上帝观都显露了人们对上帝的属灵敌意。但圣经上的上帝不仅仅是完全圣洁,也是充充满满有恩典的。祂不仅告诉我们要顺服祂的律法,也告诉我们,我们无法顺服祂的律法,必须单单依靠祂的恩典才行。
 
换句话说,面对真神上帝,我们无法保留一点点自己的主权。我们在这样的上帝面前没有任何权利。祂对我们好得无比,为我们做的那么完全,也就没有什么是祂不能要求我们的了。这就是还没得救的人灵魂深处所不能忍受的:我们没有办法忍受威胁我们自身主权的任何事物,我们要作自己的主、自己的神。故此,耶稣基督,福音中的真神上帝,对世人而言的确是最“强势的”,也是最“具有威胁性的”。
 
所以,我们对上帝的敌意,以及万国对上帝的敌意,共同源头都是我们对恩典的过敏,因为恩典是对我们的骄傲与主权的冒犯与威胁。因为我们骨子里相信的,是我并没有那么糟糕,并且我自己可以救自己——只要我想。于是,不必说外邦人,即便是自称为基督徒的我们,即便是自以为和上帝关系不错的我们,一旦祷告不蒙应允,强烈的愿望被神否定,我们立刻就会怒不可遏,想要逃离上帝。这就显示出,我们对上帝的真实态度,可能和外邦人并无本质区别。
 
 
4-6节:锡安的圣子
 
那么神的计划是什么?神的心意是什么?上帝与世人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力量对比?那就是俗话所说,也是这经文所说的: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所谓逆天的联盟,在上帝眼中究竟算是个什么呢?肯定比水滴眼中的地球舰队还要可笑。上帝既然一句话就能创造人类,这就意味着祂当然一句话就能毁灭人类!
 
逆天者联盟被神责备、嗤笑,上帝看这万国的联盟就如同看曾经的巴别塔。然而上帝的心意又岂是这些世上的国与民所能测透?上帝曾借着祂的儿子,指教那些属于祂的人这样祷告:“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天国,从不能拔地而起,而只能从天而降。
 
一个国,必定有国王、国土、国民、国法。这世上的国,也就是这逆天者联盟之国,它的国王就是魔鬼撒旦,国土就是陆地洋海,国民就是全体人类,国法就是无法无天。而上帝的国,首先到来的是它的国王:上帝已经立这位王在锡安山上,就是耶稣基督,祂要来宣扬这天国的国法,召聚这天国的国民,并且借着锡安事变,一举摧毁魔鬼的权势,将被掳于魔鬼之国的选民赎买出来,由此正式宣告天国开始降临。之后父与子又差派圣灵正式建立天国的先遣队与大使馆,就是教会,在选民心中立定圣殿,指定那被赐予八福(太5:3-10)之恩典的重生圣徒来承受天国的国土与国法,并正式宣布展开对这地上之国的征服行动,直到天国元帅到来的那一日发动最后的总攻,赢得最后的、彻底的胜利。
 
7-9节:掌权的圣子
 
而接下来的三节,就是天国之王,耶稣基督,亲口宣告的天国大宪章。
 
这一大宪章早在创世之前就已经在三一神彼此之间以圣约的形式立定:三一神的第二位格将取肉身,降卑自己,借着向三一神的第一位格祈求,并顺服这位被祂称为“天父”之神的一切命令,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以此来荣耀父。这场万世之初就已经预定的锡安事变正式确立了圣子的王权,之后从父和子而出的圣灵便开始运行全地,建立教会,彰显王权,塑造国民——直到如今。
 
因此无论世人是否能意识到,如今圣灵都在列国运行,彰显圣父的主权,宣示圣子的王权,施行圣灵的治权。所以并没有哪些事情,即便是所谓的国家大事,是出于三一神的预料之外。一切事情都是为着天国的降临与展开而服务的。这就是基督徒的历史观。
 
这一点在整个人类历史上不断得到验证,有一个特别明显的例子,就是三一神对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使用。公元前八世纪,北国以色列败坏时,上帝使用亚述攻灭、掳掠撒玛利亚作为刑罚。将近一百四十年后,当南国犹大,就是大卫家也败坏时,上帝就使用同样的方式、但不是同样的工具和力度来刑罚他们。巴比伦固然也残忍无情,但相比穷凶极恶的亚述,实在可以算是礼仪之邦。并且上帝借着先知耶利米等人的口,明确宣布,尼布甲尼撒就是祂所使用的仆人,要求南国犹大臣服这巴比伦王。在西底家拒绝接受这旨意后,巴比伦攻陷犹大,毁灭了圣殿与锡安。那也是犹太人刻骨铭心、永志不忘的“第一次锡安事变”。
 
锡安事变
 
然而就是这个被神使用的、称为神的仆人的尼布甲尼撒,一度也曾骄狂起来,以为自己的文治武功、空中花园,全是凭自己的能力得到,以至于夸口:
 

但 4:30-32他说:“这大巴比伦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为京都,要显我威严的荣耀吗?”

 
立刻他就得到了上帝的管教:这话在王口中尚未说完,有声音从天降下,说:“尼布甲尼撒王啊!有话对你说,你的国位离开你了。你必被赶出离开世人,与野地的兽同居,吃草如牛,且要经过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
 
锡安事变
后来这巴比伦王复原之后就赞美说:
 

但 4:34日子满足,我尼布甲尼撒举目望天,我的聪明复归于我,我便称颂至高者,赞美尊敬活到永远的神。他的权柄是永有的,他的国存到万代。
但 4:35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无人能拦住他手,或问他说,你作什么呢?
但 4:36那时我的聪明复归于我,为我国的荣耀威严和光耀,也都复归于我;并且我的谋士和大臣,也来朝见我。我又得坚立在国位上,至大的权柄加增于我。
但 4:37现在我尼布甲尼撒赞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为他所作的全都诚实,他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动骄傲的,他能降为卑。

 
所以,第一次的锡安事变,以及事变中的圣殿被毁、圣城被毁,绝不是一个偶然事件或者政治事件而已,而是单单出于神的意思,要彰显祂公义的烈怒,借着尼布甲尼撒刑罚犹太人。但作为工具的尼布甲尼撒若是违背上帝,也会被立刻管教。并且第一次锡安事变更是预表着第二次锡安事变。第一次被毁的是神的圣殿,第二次被毁的将是圣殿的神。第一次锡安事变中圣殿的毁灭和七十年后的重建,促使犹太人回归信仰;第二次锡安事变中圣子的毁灭和三天后的复活,将会让天国开始降临,福音传到万邦,在万国中施行祂从天父而来的权柄。
 
这位万国真正的统治者,会使用铁腿般的罗马(但2)为铁杖,来击碎那些沉沦在偶像崇拜中的国家,包括他自己从万民中拣选出的以色列国。又使用匈奴王阿提拉(他在历史上被相当“神学正确”地称呼为“上帝之鞭”)打碎罗马人那罗马城坚不可摧的迷梦,让已经基督化的罗马帝国看清,上帝之城与罗马大城的致命区别。之后上帝甚至会使用穆斯林世界将败坏不堪的东罗马帝国也打破,却又借着西欧的宗教改革、文艺复兴、科技革命来重整山河,限制伊斯兰世界的疯狂扩张,带领人类进入新的历史阶段。
 
所以同理,上帝在80多年前的长安也在掌权。那一次事件的主角是J,以及他背后的GMD和英美。还有Z与M,以及他们背后的酥镰。还有ZXL,YHC,以及一时搞不清状况的日本人。事变发生前8个月那次关键性的谈判,即ZEL、LKN、ZXL、WYZ、LD五人参加的那次谈判iaoming,是在一个教堂里秘密进行,即便仅从象征意义上来看也实在意味深长。密谋捉蒋的三方,即DB军、XB军还有H军,自称是“三位一体”,这一点更加意味深长。
 
是的,他们以为是自己在导演一出大戏,然而背后却是三位一体的上帝在决定着历史的进程。作为历史人物的ZXL将军在他36岁那一年就死了,但作为个人的ZXL弟兄却活到106岁。他承认自己真是千古罪人,罪人中的罪魁,但同样确信上帝已经救赎了他。所以他的墓碑上刻着的墓志铭就是:
 

约 11:25耶稣对她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

 
另一位关键人物,J,经过这一次事变,也真正相信了上帝,事变那几天他的日记已经可以见到一些端倪:
 

1936年12月15日
雪耻。住同前。以至暂至轻之痛苦,换得永久永生之胜利,小子勉之。
1936年12月17日
雪耻。住同前。读圣贤书,受圣水礼,此时不树万世之楷模,其将何以对生我之天地与父母也。
1936年12月19日
雪耻。住同昨。
昨日以前,上身骨髓疼痛难受,今日则臀部亦大痛,几不能起坐也。鼎镬在前,刀锯在后,人生死亡不过五分钟而已。十字架之受难,余不承辱,谁複承受?威武不能屈。庶乎我无愧受洗礼矣。看《墨子》完。
1936年12月22日
雪耻。其爲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
今日唯静盼飞机与炮声能早入余耳鼓。昨夜张之状态,叛军必于惨败,中央军进展必速也。不料待至傍晚,仍无所闻。而贤妻忽于下午4时馀飞到西安营救,相见时悲痛不可名状,惊讶。余切属子文劝妻万不可来西安,乃不料其竟冒万险而入此虎穴也。妻见余,强作欢颜,而余则更爲之忧。以今后所作,乃须顾虑妻之安危,而本身之生死早已置之度外也。
是日爲冬至,清晨早祷告完毕,翻阅圣经,恰至“耶和华要”一节,其文句爲“耶和华要做一件新事/即以女子护卫男子也”。妻先告余外间各方情况,幷劝余能先设法出去再说。余曰“妻来此/须知爲公而非爲私/爲国家安全而非爲夫君/决不可允其有签字违法之事/如签一字/则余即违法/更无离此希望/即使离此/则余虽生犹死也”。妻曰“余决不使夫君签字或违法事/夫可安心/但余来/夫有共患难同生死之人/君亦可以自慰矣”。
1936年12月25日
雪耻。本日4时由西安飞回洛阳,5时半安全到达。感谢上帝保佑。

 
当然,XA事变的最大受益者,不是ZXL,也不是JZZ,而是M。穷途末路的H军死里逃生,从此背靠酥镰,隔岸观火,养精蓄锐,中流砥柱,八年后黄雀在后,一举逆袭成功。于是很多民国粉每到12月12号这一天就悲叹:ZXL真是千古罪人(虽然张弟兄自己也这样说)!然而基督徒就大可不必这么讲(这当然不是说张在那次事件当中没有责任),因为我们理应知道:上帝在掌权,上帝在掌权,上帝在掌权!他可以使用亚述王,可以使用巴比伦,使用马其顿、罗马、匈奴、伊斯兰、蒙古、希特勒、苏维埃,那么他当然也可以使用M,这位以上传统的集大成者,来施行上帝要在中国展开的计划,虽然M本人未必意识得到。
 
所以,XA事变的本质,就是上帝使用了剃头刀(赛 7:20“那时,主必用大河外赁的剃头刀,就是亚述王剃去头发和脚上的毛,并要剃净胡须)一样的M,来剃去了中国人的毛发与胡须,让我们这2000年来一直自以为力大无穷、智慧过人的礼仪之邦和天朝上国,发现自己其实只不过是力士参孙,而且仅仅是在负面意义上。我们头上的大辫子是由儒家、道家、佛家、法家、世俗主义、实用主义、道德主义这七条发绺织就,是我们自以为的力量来源,但猝不及防就被M氏剃头刀剃了个干干净净,从此软弱无力,空虚迷茫。但客观上这也使得中华民族打扫干净了屋子,真正可以迎接福音的到来了。好斗成性的M发动了无数运动,砸碎了一切传统,破除了一切权威,但同时又(几乎)统一了全国,稳定了局势,推广了普通话,降低了文盲率……客观上为福音扫清了道路。从这个意义上,我们那条参孙式的七绺大辫子,被以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剃掉,因此走不了明治维新之类的道路,这在上帝的心意中,其实是好事,因为这使得我们再也没有什么传统可以仰仗,因此也不至于变成日本式的高素质低道德,有福气无福音,表面上很好很文明,实际上很黄很暴力的当代迦南人。当然,现阶段我们连日本人其实也不如,但我要指出的是,因为我们有福音,因为教会在中国如此复兴,所以我们的未来,一定比他们美好。
 
既然这就是上帝的工作,就是借着XA事变的各方角逐显明了祂要拣选谁来做当时中国的执政掌权者,所以我们总体上应该明白,这就是上帝对待,或者恩待我们的方式,是神的福音要在神州大地传开的证据。所以我们才相信,如今借着国学热之类借尸还魂的儒家等终究成不了气候。散养在北京朝阳区的几万仁波切也成不了气候。而唯有神的旨意终将行在这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所以,我们一直相信:上帝在掌权!他可以使用巴比伦,也可以打碎巴比伦;可以使用罗马,也可以打碎罗马;可以使用苏联,也可以打碎苏联。而现在上帝的铁杖或许已经再一次举起,祂不光要查看空气的质量,祂更要查看人心的质量,好将列国,包括中国,真正赐给祂的儿子为基业!
 
10-12节:救赎的圣子
 
所以最后的10-12节指出,逆天者联盟里背叛的诸王,现在只有一条出路,就是向圣子投降。但此处所提出的不是最后通牒,而是一项邀请。上帝呼吁这些自以为掌权的君王悔改,呼吁这些自以为在维护公义的审判官省悟!我们不知道XL时代是不是个洗礼时代,但我们知道上帝的话安定在天永不改变,我们知道这一点已经被历史反复检验:顺神者昌,逆天者亡!投靠圣子、亲近圣子的必然蒙福!就是那锡安事变之后应许给信祂之人的福!而抵挡圣子、攻击圣子的邦国与罪人,也必将在祂的烈怒中灭亡!
 
最后这祝福的宣告使我们明白,是上帝的恩典促成了这样的呼召。世人因着恐惧与骄傲,而将神的管理描述为捆绑(3节),其实那本是祂应许给我们的保障与祝福!而得着祝福、免去烈怒的唯一方式,是“以嘴亲子”。如果没有耶稣,我们对上帝就谈不上真的爱和敬。所以犹太人和回教徒对上帝无论多么恭敬,若是不“以嘴亲子”,就仍是枉然。
 
耶稣被世人无差别地恨恶,是因为耶稣无差别地挑战世人的主权论与国度观,并且已经击破、将来更要完全击碎世人的逆天者联盟。因为两千年前以耶稣为主角的那场锡安事变,已经永久改变了世界格局与历史走向,从此上帝的国开始降临,撒旦的国开始灭亡。有人会恨恶耶稣,有人会投靠耶稣,而那在万国中真正执掌王权的圣子耶稣,必在一切的艰难困苦中保守属于祂、投靠祂的人,赐他们平安喜乐,穿越死荫幽谷,使他们将来与祂一同在神的国中作王!
 
(首发于2015年12月12日)
 
锡安事变
 

锡安事变

(识别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加入我的星球)


网易云电台已被封。需要收听、下载过往音频的弟兄姊妹请移步荔枝微课(不定期更新):

锡安事变

或者去百度云盘下载(不定期更新)

锡安事变

(提取码:1cyl)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锡安事变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