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2017年7月23日 2550点热度 3人点赞 0条评论
经文


拿 1:1耶和华的话临到亚米太的儿子约拿,说:

拿 1:2“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呼喊,因为他们的恶达到我面前。”


释经


稍加观察可知,这两节经文中有四个主要信息:


  1. 亚米太的儿子约拿。他是谁?

  2. 尼尼微大城。这是哪里?哪个尼尼微?什么时候的尼尼微?

  3. 他们的恶达到神面前。他们的什么恶?

  4. 你去呼喊。呼喊什么?


让我们逐条分析前三个问题。第四个留到以后。


一:约拿是谁?

圣经已经给我们提供了答案:


王下 14:23犹大王约阿施的儿子亚玛谢十五年,以色列王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在撒玛利亚登基,作王四十一年。

王下 14:24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一切罪。

王下 14:25他收回以色列边界之地,从哈马口直到亚拉巴海,正如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借他仆人迦特希弗人亚米太的儿子先知约拿所说的。


王下14:25所提到的这位先知,显然就是约拿书之约拿。他既然是在以色列王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二世)年间说话,那么根据耶罗波安的年代就可推定他的年代,而前者作王是在公元前783年到753年之间。所以约拿活动时间大致也在此期间。


约拿是“迦特希弗人”,约书亚记19:13提到过这个地方,在西布伦的边境上,位于加利利海以西约十二英里,拿撒勒东北三英里之处。


所以,从地理位置来看,他是主耶稣的老乡。故此,耶稣直接将自己将要死而复活的神迹,比喻为“约拿的神迹”,十分合理,因为他肯定从小就听过很多这位同乡先知的故事。


并且约拿来自加利利这个事实也啪啪地打了法利赛人的脸,因为他们曾讽刺尼哥底母:你也是出于加利利吗?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没有出过先知(约 7:52)。可见这帮法利赛人其实不学无术。加利利当然出过先知,除了约拿,还有那鸿(加利利的迦百农,意思就是“那鸿之村”),而且这两个人都和尼尼微大大有关(《那鸿书》的主旨就是宣告对尼尼微的审判)。

 

二(1):哪个尼尼微?


有了约拿的信息,就也可以得知,约拿书里的尼尼微,是哪个尼尼微。


首先大家想必知道,这个尼尼微就是古时亚述帝国的首都。近几年来这个名字重新被人提起,主要是因为伊斯兰国(ISIS)的缘故,因为被牠们占领为自己大本营的伊拉克城市摩苏尔,就在古尼尼微的对面。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2014年和2017年的尼尼微(摩苏尔))


不过约拿书提到的是“尼尼微大城”。这个略显特殊的称呼,得到了近代考古发现的印证。1845年11月,英国考古学家亨利·奥斯滕·莱亚德来到亚述遗址,当他听到至今当地人都称这个地方叫做“尼姆鲁德”,熟稔圣经的他立刻意识到,这个“尼姆鲁德”其实就是“宁录”。随后的挖掘工作果然大有收获。当然,虽然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挖掘的是尼尼微,但后来各种出土的证据都表明,他挖出的其实是尼尼微大城的四个组成部分之一的,一度也是亚述帝国首都的“卡尔胡城”,即上述经文里的“迦拉”。就是说,除了名为尼尼微的那座城以外,紧挨着它的还有三座城,四城构成了一个四方形,合在一起被称为“尼尼微大城”。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奥斯丁·亨利·莱亚德(Austen Henry Layard,1817年3月5日-1894年7月5日),英国旅游家、考古学家、楔形文字专家、艺术史学者、绘图家、收藏家、作家及外交官。他以发掘尼尼微以南的尼姆鲁德闻名于世。


然而何谓“尼尼微大城”其实早已记载在圣经中:


创 10:8古实又生宁录,他为世上英雄之首,

创 10:9他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所以俗语说:“象宁录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

创 10:10他国的起头是巴别、以力、亚甲、甲尼,都在示拿地。

创 10:11他从那地出来往亚述去,建造尼尼微、利河伯、迦拉

创 10:12和尼尼微、迦拉中间的利鲜这就是那大城。


就是说,所谓“尼尼微大城”就是指宁录所建的尼尼微、利河伯、迦拉、利鲜四座城,这四座城加起来,“就是那大城”。这是圣经在指导考古学方面,并非首先和最后的例子。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尼姆鲁德挖掘现场)



二(2):何时的尼尼微?


既然约拿大概是活动于BC783~BC753,那么根据现有的亚述学资料,就可以对照亚述年表来看看约拿书的故事可能发生的区间。选项无外乎新亚述帝国时期的这几个王年间:


1.阿达德尼拉里三世,前811年 - 前783年(萨穆-拉玛特(摄政),前810年 - 前805年)。在他统治期间,迦勒底部落最终向亚述俯首称臣,被迫向亚述缴纳贡物和赋税。在他统治的前五年,一直由他母亲垂帘听政,这位太后就是希腊人传说中的“塞弥拉弥斯(Semiramis)”。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塞弥拉弥斯接到巴比伦发生叛乱的消息》,1756年安东·拉斐尔·门斯绘制)


2.萨尔玛那萨尔四世,前783年 - 前773年。在此期间,乌拉尔图已经成长为重要的强国,他们不断地与亚述发生摩擦,叙利亚人(亚兰人)也乘机重新组织起反亚述的联盟。乌拉尔图人沿着几乎整个亚述北部边境前进,他们不仅牢牢地控制了挨近乌尔米亚湖以南的地区,更严重的是,他们从亚述人手中夺去了卡尔凯美什以北和以西几乎全部土地,从而控制了小亚细亚的金属贸易,以及成为亚述军队主要依靠的马匹供应。商路的被切断不仅使亚述丧失了对叙利亚的控制,也使亚述的经济陷入了困境。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乌拉尔图王国统治变迁图)


3.亚述-丹三世,前773年 - 前755年。他统治时期,贵族影响力越来越大,特别是军队统帅的干预,使他的君权受到严重限制。公元前765年亚述发生瘟疫,公元前763年突发叛乱,持续至公元前759年再次发生瘟疫止。并且在他统治期间(前763年6月15日)国中发生日食。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公元前763年6月的日食,尼尼微的亚述丹三世正在观看)


4.亚述尼拉里五世,前755年 - 前745年。他统治时期,君权进一步旁落。公元前746年起义爆发,他于次年兵败身亡。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亚述尼拉里五世年间的泥版)


5.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前745年 - 前727年。他就是圣经里列王纪下15:19的“亚述王普勒”,以及列王纪下15:29的“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和历代志下 28:20的“亚述王提革拉毗尼色”。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提格拉毗列色三世像,出土于尼姆鲁德中央王宫(现藏于大英博物馆))


(以上历史资料来自维基百科和网络,以及《巴比伦与亚述文明》(于殿利著)一书。下文也有很多资料来自本书)


首先,约拿时代的“尼尼微王”不大可能是最后这个提格拉毗列色三世,因为这位大帝非常生猛,在他任内实现了 Make Ashur Great Again,东征西讨,战无不胜。就在他死后两年,北国以色列就被他儿子萨尔玛那萨尔五世攻陷。


然后,也不太会是前811-前783的那个阿达德尼拉里三世(以及塞弥拉弥斯太后)年间。一是因为他比约拿的年代早了不少,二是因为那时的亚述还很强大,对周边各国仍有统治力,不大会让耶罗波安二世收复失地(虽然是从亚兰人手中),三是正因为很稳很强大,那么这就与约拿书所暗示的当时尼尼微的氛围很不相符。


约拿书暗示了什么氛围呢?有这么几个细节非常值得注意:


拿 3:6这信息传到尼尼微王的耳中,他就下了宝座,脱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

拿 3:7他又使人遍告尼尼微通城说:“王和大臣有令,人不可尝什么;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

拿 3:8人与牲畜,都当披上麻布,人要切切求告 神。各人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


这三节经文是很不同寻常的。


6节“尼尼微王”的称呼就很奇怪,因为显然叫“亚述王”更恰当,就像列王纪和历代志的称呼。这就暗示着,其时亚述王君权旁落,“政令不出尼尼微”。


7节印证了这个判断,因为居然是“王和大臣有令”。这说明国王已经不能大权独揽。这根本不是亚述帝国标志性的中央集权,而差不多已经是贵族共和制了。这个亚述王实在像极了失地王约翰,不知那时有没有过亚述版大宪章。


然后,8节中提到,牲畜也要禁食和披麻蒙灰。这个奇特风俗在亚述历史中,只有发生重大灾祸,比如饥荒、瘟疫、地震、日食(当时的人认为这也是灾祸)时才会如此行。


将这几处奇特的暗示与之前几位王的简介对比一下就可以得知,约拿书的故事大概是发生在萨尔玛那萨尔四世、亚述-丹三世、亚述尼拉里五世这三王年间。这三王都是之前的阿达德尼拉里三世的儿子,是兄终弟及式的分别即位。非要确定一下,则更可能是在亚述丹三世年间,因为就在他统治年间(BC772~BC755),不仅君权旁落,贵族兴起,而且国中爆发过瘟疫,BC765一次,BC759又有一次。还发生过日全食(如今能够推算出,是BC763年6月15日)。


就是说约拿书3:6-8节暗示的所有现象,在亚述丹三世年间都出现了。


而这些事情都构成了尼尼微人奇迹般悔改的重要背景,即便约拿的道传得那么勉强。你甚至可以认为,这些“乱象”,正是上帝差遣约拿前去传道之前,亲自做的预工。没有神的灵亲自动工,根本无法想象约拿那心不甘情不愿的传道,何以取得了在以色列人中也没有的成功。


当然,上帝派约拿去传道的起因,是“尼尼微人的恶达到了神面前”。那么这“恶”到底指的是什么呢?这就要从圣经和历史中追本溯源了。


三:尼尼微之恶


前边已经提过,尼尼微的建造者是宁录。让我们重温一下圣经对宁录的记载:


创 10:8古实又生宁录,他为世上英雄之首,

创 10:9他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所以俗语说:“象宁录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


圣经称宁录是世上第一位“英雄”,这个翻译并没有错,但是很可能会给有病态英雄崇拜的人一种错误的暗示,以为圣经是在夸他。实际上,如果翻译成“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强人”,可能更有助于我们的理解。当然,如果你本身也崇拜强人,那就没办法了。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英雄”的原文及解释)


我使用“强人”这个词,是看中了它恰好有歧义,既可以指“强大的人、独裁者、大军阀”,也可以指强盗。当然宁录更可能是前者,也就是恺撒、亚历山大、萨拉丁、成吉思汗、拿破仑乃至人民币君那种人。至于强人到底是英雄还是强盗,庄子的“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相信有助于你的理解。


而“宁录”这个名字,据东方学者罗森茂勒(E. F. C. Rosenmüller )说,是来自希伯来语“马拉德”(ma·radh′)一词,意思是‘他反叛’、‘他叛逆’。”那么他反叛了谁呢?答案并不难找。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因为这个宁录除了建造尼尼微大城,圣经还提到他国的起头,是著名的“巴别”,意思就是他是首先在巴别等地建国的。所以宁录其实就是建造巴别城和巴别塔的人类叛党首领。


宁录的精神传人:萨尔贡大帝


上一次讲道中我已经总结过,巴别塔精神,就是团结、人为、通天、反叛、逃避的“逆天精神”。巴别精神,逆天精神,也就是宁录精神。


口音变乱之后,根据圣经记载,这个宁录就出了巴别、奔向亚述,并且在那里建立了尼尼微四城。他之后的人生就不见载于圣经了。而根据《苏美尔王表》,洪水之前苏美尔地区共有“五城,八王,共作王241200年”,之后“洪水冲过”。洪水过后,“王权自天而降在基什”,基什王朝“二十三王共计24510年3个月又3天半”。这些长的惊人的年数究竟什么意思,目前的研究还不能确知。


如今可以知道的是,巴别塔倒掉之后若干年,两河文明特别是苏美尔文明,已经按着上帝的心意,出现了星罗棋布的诸城邦(基什,埃利都、吾珥、乌鲁克、舒鲁帕克、西帕尔、拉伽什、乌玛、阿克沙克、拉拉克、阿达布、尼尼微、马里、埃什努那……),文明之花竞相绽放。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不过,人类想要重建巴别塔的努力一直没有放弃。正如历史学家Georges Roux所言:


“重建统一,是美索不达米亚历代君主们的梦想。从公元前第三千年中期开始,一直到公元前539年巴比伦城陷落,古代伊拉克的历史就是一部君王们不断尝试统一的历史,期间有成功有失败。”


而他们之中第一位真正的成功者,就是阿卡德的萨尔贡。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萨尔贡大帝像)

公元前2334年,在离巴别塔遗址仅12公里的基什城邦,基什王乌尔扎巴巴(Ur-Zababa)的酒政夺权自立,他就是后来的阿卡德(即宁录所建的“亚甲”)大一统帝国的开创者,萨尔贡大帝。他是美索不达米亚乃至人类历史上,第一位真正的“统一者”。


意味深长的是,“萨尔贡”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合法的王,正义的王”。一个显然非常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名字,因为只有篡位者才会特别敏感并一再强调自己的合法性。后来的亚述帝国也有两个使用这个名字的王(其中之一即以赛亚书20:1提到的亚述国王“撒珥根”),并且他们都跟萨尔贡大帝一样,因为合法性不足,而特别愿意强调自己的合法性。


也就是说,这些虽然强大但并不合法的萨尔贡们其实都是僭主,就和宁录一样。


何谓僭主


僭主的特色,就是要不断以自己的强大、成功来证明自己的合法性。真正的君主和贵族则“生来就是”,不大有这种急于证明自己的僭主心态。


历史学家刘资中对何谓“僭主”有过极为精彩的论述,转述在此:


僭主只能成功,不能有任何失败。美女何患无夫,成功者何患无民。婚姻定义即为色衰而有夫如故,法统定义即为身败而有民如故。故而,爱情证明婚姻、政绩证明法统,实乃小三、僭主自我安慰伦理。拿破仑政权必须永远胜利始能固位,然此事等于要求妇女永远美丽;而奥地利皇帝、吉米·卡特之流无论如何弱智,无须担忧其黄脸婆地位。僭政只承认事实政权,而且自命为事实政权,否认虚伪形式主义,其政治理论公然认为赤裸暴力为政权唯一依据。 正统君主制或其他法统政权可以立宪成功,而僭主纵然立宪,其存在仍然仅仅依赖胜利而非法统。


多有不信的世俗学者,认为宁录其实就是这个萨尔贡大帝。这个说法因为在年代上的巨大出入因而不可能成立,但某种意义上的确有几分道理,因为僭主萨尔贡,其实正是僭主宁录及其巴别塔精神的继承者和发扬光大者,也是“尼尼微之恶”的始作俑者。


身为僭主的萨尔贡大帝,为了证明自己的合法性,或者为了实现自己的英雄梦(这两句话其实意思差不多),确立了如下体制:


  • 统一列邦。他结束了苏美尔持续7个世纪的各自为政、诸邦体系时代。而苏美尔的诸邦体系,其实就是巴别塔事件之后,人类分散全地居住的模式,也就是上帝所要求的模式。他征服了从“日出处(东部埃兰(圣经里的“以拦”,今伊朗的胡齐斯坦及伊拉姆省))”到“日落处(叙利亚和以色列)”,并且志得意满地在波斯湾洗刷了他的兵器,表示再没有地方可供他征服了。这个举动被后来的各种征服者在不同的海岸反复模仿。

  • 自封为神。他自封“太阳神安努选定的祭司”、“恩利尔伟大的统治者”——这是苏美尔城邦的君主们自古以来就使用的称号。

  • 郡县制。征服的列邦,都成为帝国的行省。个别城邦原来的统治者“卢伽尔”和“恩西”,仍保留总督头衔和一定的权利,新征服的地区,则直接由中央委任流官治理。

  • 常备军。萨尔贡在位期间,成立世界军事史上第一支常备军,约有5400人,并且不断向外扩张。

  • 书同文。会计账簿的泥板形状和设计,相关楔形文字符号的样式,都由中央政府统一规定。为了财政记录能够一致,在全国统一实行“年名制”记录方法(每年选择上一年所发生的最著名的事件来为这一年命名)。

  • 统一税收与度量衡。中央建立了统一的税收制度,各行省都要把收入的一部分上交中央政府,一部分留作地方政府需用。计算大麦容积的单位统一为阿卡德的“古尔(gur)”。

  • 发展经济,大搞基础建设。萨尔贡亦甚为注重国内建设,大力发展经济、文化和农业灌溉技术,使两河流域的经济更进一步,为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经济体。


因此,无论是在神学意义还是政治意义上,萨尔贡都是第一个重建了巴别塔的强人。虽然他的帝国持续时间不到150年,但却为该地区乃至全世界,树立了建立大一统集权国家的先例,所以他就是全世界“秦政”的首创者,是宁录的巴别塔精神的继承发扬者。


从阿卡德到亚述


阿卡德帝国末年,埃兰、乌鲁克等城邦纷纷独立。最后给阿卡德致命一击的是蛮族古提人,古提人一百多年的统治(前2250-前2120)被称为两河流域的黑暗时期。但被破坏较为严重的是北方的阿卡德地区,南方苏美尔诸邦(拉伽什、乌玛、舒路帕克、乌鲁克)破坏较轻,因此纷纷摆脱古提人统治而复兴。他们没有对外征战、开疆拓土,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发展经济和文化方面。


前2120,乌鲁克揭竿而起,攻击残暴的古提人,诸邦纷纷响应。乌鲁克联军大获全胜,首领乌图赫加尔建立了乌鲁克第五王朝,但七年之后就被他兄弟建立的吾珥第三王朝取代。这一王朝是苏美尔文明最后的辉煌,完全继承了阿卡德帝国的版图。不过同样的情况继续上演,帝国末期(前2028年开始),各行省纷纷宣布脱离吾珥独立,并在帝国被亚摩利人等民族灭亡之后,再次复兴了苏美尔诸邦。


有200年之久,两河流域南方的伊新、拉尔萨与北方的马里、亚述和埃什努那共存。起初尚能抵御亚摩利人,后来式微之后,亚摩利人就逐渐占领了巴比伦尼亚诸邦,前1894年,其中一位酋长苏姆阿布姆(Sumu-Abum)选择了巴别城作为首都,此即古巴比伦王国的兴起。


古巴比伦的头五位王用一百年时间,逐步征服了原阿卡德帝国统治范围。两年后,第六位王汉谟拉比登基。不过在他统治早期,两河流域北方亚述的沙马什阿达德比他更为强大。不过后来汉谟拉比还是以军事外交并重的方式,逐步征服了列邦,再次实现统一。


古巴比伦王国于前1595年被赫人攻陷,赫人退回故乡后,巴比伦又被加喜特人占领,是为巴比伦第三王朝。而两河流域北部被胡里人统治,后来建立了米坦尼王国。


前1365年,北方的亚述开始崛起,逐渐击败了米坦尼和巴比伦,此为古亚述王朝。短暂衰落后甚至被征服后,于前1113年,亚述再次独立,并且统一了周边,是为中亚述王朝。此时亚述与巴比伦北南对峙,互有攻守。此后再度衰落,直至前990年。


之后,亚述人率先进入铁器时代,周边王国此时也纷纷衰退,于是亚述开始复兴,进入了“最辉煌”的新亚述时期。


约拿时代的大一统帝国:新亚述


而新亚述,就是阿卡德帝国灭亡后,兴起的另一个真正可以与之相比的大一统帝国(虽然已经相隔千年)。如同汉袭秦政,亚述沿袭的,正是阿卡德政。亚述以与萨尔贡大帝完全相同的方式,东征西讨,统一列邦,烧杀抢掠,横征暴敛,不仅完全继承了萨尔贡大帝的暴政,而且还有许多“创新”:


  • 军政府。所有成年男子都要入伍,所有国家官职都为军队和军事需要而设立。在国王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前746—前727年)时代,亚述人建立了一支当时世界上兵种最齐全、装备最精良的常备军,分为战车兵、骑兵、重装步兵、轻装步兵、攻城兵、工兵等。作战时,将这些兵种作适当编组,发挥各自的威力。亚述人还用急行军来争时间、抢速度,懂得使用各个击破的战略战术,比如他们善于使用充气的皮囊渡河。这种皮囊可以联结起来,安置在河面上,从这岸排到那岸,上面再铺上树枝,就成了一条军用的浮桥。

  • 大迁徙。为加强对被征服地区的统治,亚述统治者采取了把当地居民大规模迁徙的政策,尤其是自公元前8世纪之后更是如此。据估计,在亚述帝国统治的三百年间,迁移的人口达到四百五十万人之多。这是亚述帝国的独特统治术(后来的秦迁天下富户至咸阳与此类似),是维持大一统帝国统治的有效手段,因为一来人民离开故乡,势力势必大减;二来移民势必与迁入地区土著发生矛盾,降低了他们反抗的可能性,同时使他们对中央政府更加依赖,因为在陌生环境下只能靠政府解决许多实际困难。第三,移民也为帝国提供了很多专业技术人才和劳动力。以色列十支派的消亡就是拜这个政策所赐,这也是尼尼微之恶最显著的特色之一。

  • 行省制。为了削弱地方总督的势力,提格拉毗列色三世和萨尔贡二世将全国的20个行省变为25个。并且原先的被征服地区有的还可以保留国体,到了这二帝年间,则一律划为行省。

  • 散沙化。地方军队的“总指挥官”一职被分成“左军”“右军”两职。然后,高级政府职位越来越多地任命宦官,以防止世袭土豪的出现。


在这些政策指引下,亚述越来越强大,同时越来越凶恶。亚述的罪恶在先知那鸿的书中有详细描述:


鸿 3:1祸哉!这流人血的城,充满谎诈和强暴,抢夺的事总不止息。

鸿 3:2鞭声响亮,车轮轰轰,马匹踢跳,车辆奔腾,

鸿 3:3马兵争先,刀剑发光,枪矛闪烁,被杀的甚多,尸首成了大堆,尸骸无数,人碰着而跌倒:

鸿 3:4都因那美貌的妓女多有淫行,惯行邪术,借淫行诱惑列国,用邪术诱惑多族


所以亚述可以说是“加强版大一统邪术”的发明者,并因此产生了历史上有名的一些暴君。亚述君王亚述纳西帕二世的碑刻铭文,这样讲到他对美索不达米亚和叙利亚的洗劫:


我用敌人的尸体堆满了山谷,直达顶峰;我砍去他们的头颅,用来妆饰城墙。我把他们的房屋付之一炬,我把他们的皮剥下来,包住城门映墙;我把人活活砌在墙里,我把人用木桩钉在墙上,并且斩首。


亚述士兵凶猛残暴、杀人如麻,手拿当时最先进的铁制兵器,所过之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亚述将士功劳的大小,以所斩敌人的首级的多少为标准。因此,所掳战俘,大多斩首。对战败一方的贵族,处置更为残忍:有割耳割鼻的,有断手断脚的,有五马分尸的,还有剥皮剐肉的。这些酷刑的记载并不是来自敌方骇人听闻的传说,而是亚述人自己史官的记载。这说明在亚述人看来,这不是残暴,而是一种荣耀,体现了亚述士兵的英勇。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以斩敌首级数论功”,秦政与亚述“邪术”的关系)


这便是那达到上帝面前的罪恶。约拿书1:2所谓“他们的恶达到神面前”,所指就是这些。尼尼微之恶,一言以蔽之,就是巴别塔式的大一统,以及由大一统而带来的残暴与破坏。


恩典临到的方式:变乱


然而就是对这个邪恶之极的尼尼微,上帝竟也赐下了恩典!并且赐恩给尼尼微的方式,恰如赐恩给巴别塔的方式,那就是:“变乱”:


创 11:6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

创 11:7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


上帝对天使的叹息再明显不过地显示了祂的心意:分散全地的命令必须执行,团结一致的反叛必须镇压。这已经足以显明,上帝厌恶大一统,喜悦诸邦制。但上帝仍以恩典对待巴别塔下的罪人,就是变乱他们的口音,拆毁他们的恶谋,分散他们到列邦,预备好接受恩典和福音。


上帝对待约拿年间的尼尼微也是如此:兴起周边列国,削弱亚述的政经实力。兴起国内贵族,削弱亚述的独裁君权。兴起地震、瘟疫、日食击打亚述,就像曾经兴起十灾击打埃及一般。然而不同的是,埃及没有悔改,尼尼微却悔改了! 


这不能不让我们开始反思,所谓恩典,究竟是什么意思。然后你会发现,恩典临到基督徒的方式,也就是恩典临到尼尼微的方式。尼尼微有多么邪恶,从前死在过犯罪恶当中的我们就有多么邪恶。上帝如何以“变乱”的方式在还未悔改的尼尼微动了预工,就也如何以“变乱”的方式在我们还未悔改的生命中动了预工!你可以认真想一想,如果按照你还作罪人时候的既定方针走下去,也就是如果你的人生规划没有被神“变乱”,那现在的你会是个什么样子?你之所以成为今天的你,就是因为上帝介入了你的生活,改变了你的道路,然后恩典沛然下降,你才会悔改相信,死里复活。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世人常问:你信上帝是不是因为遇到点儿啥事儿啊?这句话其实很有道理,尤其对于第一代基督徒而言。因为变乱、击打,正是上帝破碎罪人的骄傲、自义最有效的方式,你在错误道路上的失败有多么及时,就显明了上帝加给你的恩典有多么及时。


然而,尼尼微悔改之后不久,还是迅速堕落了。它堕落的方式,恰恰就是世人所说的“复兴”。这复兴成了亚述的回光返照。


提格拉毗列色三世结束了之前几十年的“乱局(注意,这正是上帝祝福亚述的方式!)”,他和他的继任者西拿基立等人再一次东征西讨,肆意妄为。虽然取得了貌似惊人的成功(包括灭掉了北国以色列),但这绵延千年的亚述帝国终于在前612年被巴比伦所灭,结束了自己罪恶的历史。


这便是尼尼微之恶的缘起、经过与终局。


从尼尼微到各各他


不过,尼尼微虽然灭亡了,但上帝的恩典仍与祂曾拯救过的尼尼微人同在。从约拿传道开始,尼尼微便开始有人敬拜真神。邪恶的亚述帝国灭亡之后,甚至在千年之后的伊斯兰洪水淹没中东之后,尼尼微都一直有一群亚述裔基督徒,勇敢顽强地在异教环绕的险恶环境中敬拜、生活,摩苏尔(尼尼微)至今都是伊拉克国内基督徒最多的城市。

(一首亚述赞美诗)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今日的亚述基督徒)


日光之下,无新鲜事。我们抚今追昔的目的,并非为了增添茶余饭后的谈资,我们默想尼尼微,实在是为了各各他。因为主曾明说:


太 12:41

当审判的时候,尼尼微人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尼尼微人听了约拿所传的就悔改了。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约拿更大。


因此,约拿所要传给尼尼微的道,同样也要传给我们这个世代。但如果我们不悔改,我们将要承受的,将会比尼尼微更重,因为现在向我们传道的,是比约拿更大的主耶稣!我们必须悔改,因为我们的恶不仅与尼尼微相似,而且比尼尼微更恶。因此真正的悔改就应该是:


第一:为你生命中的“变乱”感恩。不要误会恩典临到的方式。恩典临到巴别塔的方式,就是推翻宁录的统治,变乱罪人的口音,将他们分散到列邦。恩典临到尼尼微的方式,就是集权帝国的权势被削弱,大一统的独裁被打破,瘟疫、地震接踵而至,然后福音临到。所以,如果你曾求过神,让祂在你的生命中动工,那么神动工的方式,很可能就是“变乱”和击打,因为顽梗骄傲的罪人只有在软弱、破碎时才能真正信靠神。所以,神若是任凭你骄傲下去,那就是准备消灭你,反之,如果祂不断击打你,管教你,这反倒可以证明你是祂的儿女,所以祂一定要塑造你、改变你、拯救你,绝不放弃,直到你在祂面前降服。


第二:为你生命中所有的罪悔改。尼尼微人的一度悔改证明了神的慈爱,亚述帝国的最终灭亡证明了神的公义,而摩苏尔基督徒的存在则见证了神测不透的恩典。所以不要说我的罪恶太大、太多,以至于无法悔改,因为你的罪恶总大不过尼尼微人的罪恶,他们尚且悔改,得了救赎。你的罪恶再多也不会多过耶稣宝血救赎之能,祂比约拿更大,祂是上帝之子,我们得救的盼望唯独在祂。只要真正悔改,即便我们将要承受和尼尼微一样的结局,我们也会得救!这得救或许是、也或许不是“劫后余生”,但得救的终点却一定是天国中的永生!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相关阅读:



巴别塔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零】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郭暮云的半导体

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其他文章)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尼尼微 |【约拿书系列证道之一】

暮云

【哈2:4】惟义人因信得生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