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使命

2018年4月15日 504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创造时的“文化使命”


创 1:26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

创 1:27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创 1:28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上帝所造之生灵以人类为最高峰,因为人类是按照神的“形象和样式”造的,与其他生物迥然不同。

 

这“形象和样式”所指为何,历来众说纷纭,但最大公约数不外乎:人有敬拜之需求,有团契之需要,有道德之约束,有理性之能力。

 

故此,人惟有靠着神所赐的福,敬拜真神、彼此相爱、圣洁尊贵、智慧聪明,才是完全显扬了三位一体神(神在此处已经以复数自称)的“形象和样式”,从而也就实现了小要理问答第一问的要求:“荣耀神,以神为乐,直到永远”。当然,无人,特别是堕落之后无人可以具足各项,如果没有神的救赎与护理的话。

 

而这“显扬”的“方式”,也明确出现在神的“顶层设计”中,即:

 

创 1:28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此即神学意义上“文化使命”(或称“文化御令”)的由来。其实若称“文明使命”可能更符合现今语境,但为尊重传统,本文仍采用“文化使命”一词。

 

此处神所赐之“福”,想必至少涵盖上述“敬拜、团契、道德、理性”四方面。又因“文化使命”出现在人类堕落之前,所以可以确定和婚姻制度一样,与罪无关,是上帝对人类最重要的要求与诫命。并且说起来,其实婚姻制度本身也是践行文化使命的重要方式之一。所以亚当在伊甸园的“修理看守”,为动物命名,包括娶妻,都是在践行这一诫命。故此,虽然可以承认犯罪延缓甚至扭曲了文化使命的目的和方式,但绝不可认为犯罪中断、取消了文化使命。

 

文化使命并未被取消,这一点在挪亚之约中有明确体现:

 

创 9:1神赐福给挪亚和他的儿子,对他们说:“你们要生养众多,遍满了地。

创 9:2凡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都必惊恐,惧怕你们;连地上一切的昆虫并海里一切的鱼,都交付你们的手。

创 9:3凡活着的动物,都可以作你们的食物,这一切我都赐给你们,如同菜蔬一样。

创 9:4惟独肉带着血,那就是它的生命,你们不可吃。

创 9:5流你们血、害你们命的,无论是兽、是人,我必讨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

创 9:6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 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

创 9:7你们要生养众多,在地上昌盛繁茂。”

 

相似的措辞不仅是在重申文化使命,也印证了上边的观点,即“人类的犯罪没有取消上帝吩咐的文化使命”。所以,每一个人都有“义务”去践行文化使命,特别是基督徒。或者,即便按照通常分类,文化使命大致属于“普遍恩典”,但“文化使命是来自堕落前的上帝命令”,这本身就已经说明,抛开普遍恩典或文化使命而单单追求(自以为)的救赎恩典或“大使命”,本身已经在违背神的诫命——除非认为神的主权和命定并非那么不可更改。

 

正面来表述就是:马太福音28章的“大使命”,当然包括“传福音、建教会”,但绝不只是“传福音、建教会”,如果这里的“传福音”只是指“个人布道”等的话。实际上耶稣所传讲的一直是“天国的福音”,他所传的福音从未脱离“天国的”这个重要的定语。而“文化使命”在起初的设计中,显然正是在地上显扬天国的方式。

 

因为“大使命”的经文是这样说的:

 

太 28:18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

太 28:19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太 28:20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能够看到,大使命和文化使命至少有这些相似之处:

 

  • 都来自三一神的吩咐。大使命提到“奉父子圣灵的名”,文化使命中神则以“我们”自称。

  • 都需要依靠神的恩典。大使命提到所有权柄都已经赐给耶稣,“所以你们要去……”,意思是他也将一些权柄赐给我们。文化使命则提到“神就赐福给他们”。

  • 都提到传播的广泛性。大使命提到“去使万民做主的门徒”,文化使命则提到“生养众多,遍满地面”。

  • 都强调使命的全面性。大使命说要教训人遵守主的一切命令,文化使命则说要人“治理全地、管理万物”。

  • 都宣告见证的目的性。大使命要人成为主的门徒,就是跟随主、有主的样式的人,文化使命则是要照着神的形象与样式被造的人,遍满全地。

  • 都承诺命令的永恒性。大使命强调主会与人同在直到世界末了,文化使命则如前所述,在堕落前堕落后都有清楚提及。

 

所以,完全可以认为,两个使命其实是一个,虽然好像侧重点有不同,但并没有本质差异,所以不妨合起来,称之为“文化大使命”。当然这个词可能会给40岁以上的国人一些不好的联想。

 

总之,正如苏格兰启蒙时代的开明牧者、学者们所信、所行的那样,文化使命与基督教本身是密不可分的:

 

罗伯逊等人认为,基督教的教义正是现代精神的核心。罗伯逊说:“基督教不仅净化我们灵魂的罪孽,而且完善我们的行为修养。”休•布莱尔论述说,宗教“促使人类文明化”。文明改良和礼仪的意味现在不是局限于礼貌的举止或对服装和音乐的良好品位,还涉及一个历史进程,在这个进程中,社会的整体文化构架——包括政治、道德以及文学和艺术——反映了通过相互作用和激发而释放出来的相同力量。通过商业社会的复杂联系,人类的“精神获得了新的元气,力量和才能得到拓展”,“工业、知识与人性紧密联系在一起,难分难解”。它使人类自由,增强了人类行善的能力,道德与启蒙运动相辅相成,共同进步。对于爱丁堡的开明教士们来说,基督教既是这一文化进程的缩影,又描述了它的最终目标。基督教的道德说教可以是实现他们的文化理想的捷径,但是前提是教会要体现那种文化理想。(《苏格兰:现代世界文明的起点》)

 

所以,不列颠基督徒似乎对“大使命与大诫命”的结合做的比较好。他们在传福音的同时也“传文明”,在印度等地劝阻甚至禁止当地人按照自己的传统风俗烧死寡妇。在中国发起禁烟协会,最终推动英国国内立法禁绝鸦片贸易。还推动废奴运动,并由皇家海军出面打击西班牙葡萄牙和阿拉伯人的贩奴罪行。


文化大使命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深信,这些邪恶做法绝不是“治理这地、管理万物”的正确方式。

 

文化使命的核心之一:婚姻制度

 

刚才提到,婚姻制度其实也是服务于文化使命的顶层设计的。这一制度的目的至少有:

 

生男养女。显然自亚当夏娃以降,人类惟有借助两性关系才能产生后裔。神所吩咐的文化使命中,繁衍后代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而达成这一目的的手段,必然要借助两性关系——而且是一男一女,婚姻中的两性关系。因为正如玛拉基书所说,上帝的心意是要人得“虔诚的后裔”,所以淫乱虽可以有后裔,却不可能虔诚;而再虔诚的人,若不在婚姻里真正连合,也不可能有后裔。所以若没有特别的理由,两个基督徒结婚却定意不要后裔,就也是违背了神在婚姻上的旨意。所以所谓的丁克一族,不宜称为婚姻,可以叫做搭伙。并且生养还得“众多”才好,所以如果计生时代你只敢生一个,单独二胎时代你只敢生两个,那么你对婚姻之繁衍后代的意义仍然受计划生育国策,或你自己定义的生活标准的限制。惟有至少比国策多生一个,你才显明了你有真正从神来的信心。当然这是个鼓励,而不是命令,我也愿神赐给大家这样的信心。

 

教男育女。一男一女的婚姻还指向敬虔的教育。一男一女的婚姻本身就是一件神圣而敬虔的事。神要借着这神圣敬虔的事得着许多敬虔的后裔。想要敬虔,就要敬拜。既然虔诚的后裔需要敬拜上帝,所以夫妻就必须要教导孩子属灵知识。既然分散的后裔需要治理这地,所以夫妻就有义务教导孩子属世知识。所以婚姻里的生育从来不是只生不养、只养不教、只教知识而不教圣经,或只教圣经而不教知识。鲁迅当年就曾写文章探讨《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他尚且明白并不是会生就会养,会养就会教的。我们现在却少有机会去学习怎么为人父母,于是我们不出意料地像他们一样,理所当然地放弃了自己的本位,在家庭里奶奶扮演妈妈,妈妈扮演爸爸,爸爸扮演房客。特别是父亲,大多丢掉了自己做父亲的责任,就是把父亲的“国王、祭司、先知”三大角色,也就是“带领、敬拜、教导”这三大角色丢到一边,将自己矮化成了一个饭票提供者和学费供应者。所以在这里我要邀请大家,尤其是我们这有家庭有儿女的,开始有自己的家庭敬拜,好来践行神设立在婚姻中的这个神圣目的。


神学家论“文化使命”


许多神学家都对“文化使命”有过论述(虽然似乎以改革宗神学家居多),以下略举几例。

 

司提反·威乐姆博士:上帝按他的形象样式造人时,他不是漫无目的。他赐给我们那称作“创造界的文化使命”的命令。我们不仅从在地上的管理,我们经常与一种统治、君王性的功用联系起来的治理角度看,还要从祭司性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这对我们会有帮助。虽然那时罪还没有进入世界,创世记第2章已经有一些画面,把伊甸园描写成一种圣殿,园子的圣所,所以我们在创造界中的功用,就是把伊甸园的边界扩展到地极的范围。最终来说,那是在基督里,在新天新地里实现的。这祭司工作的核心就是敬拜,这样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上帝的荣耀,以行出那创造界的使命来事奉祂。其实这两个观念,敬拜与事奉,既是与君王性的工作,也是与祭司性的工作相联系。如此,我们在创造界中的文化使命是作管家,是与神有紧密关系的受造者,扩张那园子圣所,在敬拜、委身、顺服、探索他创造的一切资源方面如此行,这些当然最终也必将在新天新地里继续实施。

 

他所强调的是基督徒的“君王与祭司”角色,以及“管家”身份,并形象地将我们的任务比喻为是要“将伊甸园扩展到地极”,这也就是传扬“天国的福音”。

 

戈兰·斯高靳博士:我们在创世记看到文化使命。这是人的呼召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是关系到在上帝眼中我们的身份与所是,该如何活出生命的赏赐。我们当然绝不会在任何方面认为文化使命应该超过、或导致我们忽略福音使命。这两样都是从上帝而来,两样都是正当,两样都很重要。从根本来说,文化使命是一份极大的恩赐和特权。它在根本上就是护理的上帝邀请按他形象被造的人,承担分派给他们的责任,照管、管理和发展受造秩序的丰富潜能,作护理的上帝他自己忠心的使者、或授权代表。就这样,正如我们作为创造之主的形象应该成为有创造性的人,我们要在实现创造使命时作满有恩赐、慷慨和负责的护理者。

 

他则强调我们是使者、授权代表、护理者。

 

提摩太·凯勒:上帝呼召亚当和夏娃“治理”全地(创世记1:28),这被称为“文化使命”。这个呼召让我们“通过从事在世界的工作来模仿上帝的工作”。 这个呼召让我们发展尊崇上帝的文化并建立尊崇上帝的文明。种植(人类职业的起源)是文化发展的典范。园丁不会放着地不管也不会毁坏地,而是重新组织它以生产食物和供应人需要的其他东西。同样,艺术也是用声音和视觉和人类体验的原材料来产生音乐和视觉故事。技术是采用物质世界的原材料,医学是重新组织生物世界的原材料,诸如此类——全都是为了人类的繁荣。

 

凯勒牧师似乎是更具体地提到了在文化使命中我们应该有园丁、艺术家、工程师、医生等不同身份。

 

堕落之后的文化使命

 

堕落之后,“文化使命”的第一次隐性出现,是在该隐被逐之后:

 

创 4:16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

创 4:17该隐与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

创 4:18以诺生以拿;以拿生米户雅利;米户雅利生玛土撒利;玛土撒利生拉麦。

创 4:19拉麦娶了两个妻:一个名叫亚大,一个名叫洗拉。

创 4:20亚大生雅八;雅八就是住帐棚牧养牲畜之人的祖师。

创 4:21雅八的兄弟名叫犹八,他是一切弹琴吹箫之人的祖师。

创 4:22洗拉又生了土八该隐,他是打造各样铜铁利器的(或作“是铜匠铁匠的祖师”)。土八该隐的妹子是拿玛。

创 4:23拉麦对他两个妻子说:“亚大、洗拉,听我的声音;拉麦的妻子细听我的话语: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或作“我杀壮士却伤自己,我害幼童却损本身”)。

创 4:24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

 

对此,提摩太·凯勒牧师如此评价:

 

首次回应上帝的呼召来发展人类文化发生在创世记4章,该隐“建了一座城” (17节)。紧接着,艺术发展起来,体现在犹八的音乐上(21节);技术体现在土八该隐的工具制造上(22节)。但是拉麦之歌显示该隐一族所建造的乃是死亡的文化(23–24节)。

 

所有的文化建设既可以用来荣耀上帝的名(创世记4:26)成为服侍上帝和邻舍的途径;也可以用来“传扬我们的名”(创世记11:4; 同样注意创世记4:17),结果就是一种宣扬人类骄傲、自我拯救、暴力、和压迫的文化 (创世记4:19–24)。该隐一族的城市产生该隐一族的文化。布劳赫(Henri Blocher)认为:圣经同时第一次提到文化建设与第一次提到城市建设,这不是一个巧合,并且他警告我们不要得出错误结论。

 

在创世记4章艺术和工程的进步来自该隐一族的“城市”,这无疑具有重大意义。但是,我们不能由此得出结论认识这种文明成果……是罪的果实。这种结论会导致摩尼教(manichaeism)或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的观点……圣经既不谴责城市(因为圣经以上帝之城的异象结束)也不谴责艺术或工程。

 

创世记说明人类建设文化和城市的目的是为了宣扬自己的名声,而不是荣耀上帝。与布劳赫(Blocher)一样,克莱恩(Meredith Kline)警告说我们不能因此得出结论认为城市本身是邪恶的地方。实际上,城市之所以有能力作恶,唯一的原因就是上帝给了城市形成文化的能力。使城市变得邪恶的不是城市的能力,而是人把城市的能力拿来用作什么目的。

 

创世记 4章说明城市的发展帮助人类履行文化使命,但这里关于文化建设与城市的关系还有一个更强有力的论点。亚当没有成功地回应上帝的呼召,他失败了;但第二个亚当——耶稣基督——将成全第一个亚当的使命。他将救赎一国民、使万有服他、并带来一个尊崇天父的文明(哥林多前书15:22–25)。当我们来到圣经的结尾,真实地看到耶稣救赎的结果:显然就是一座城(启示录21–22)。既然城市是第二个亚当工作的最终结果,我们可以认为这就是上帝给第一个亚当文化使命时呼召他去做的事情。他要亚当和夏娃扩展花园。

 

很多基督徒以为基督救赎的最终目的是让我们回到农村式的、园林式的、伊甸园那样的世界。照这个假设,基督徒的工作就不多了,只剩下传播福音和培训门徒。但启示录不是这样说的。因为那从天而降充满全地的不是一个花园,而是一座城。上帝对人类工作的期望是建立一座城市,一个文明,是荣耀他的城市文明,忠心看守上帝赏赐给这被造世界的许许多多无穷无尽的美好和富足。他的意图是推动我们朝着荣耀他的、城市化的、高度发达的文明前进。因此,康恩(Conn)写到:我们可以把文化使命称为“城市使命”,这一点不过分。

(提摩太·凯勒:《福音DNA手册》)

 

可以说论述的非常精到完整。概括一下就是:堕落之后,文化使命看起来虽然是从该隐一系开始,但不可据此认为文化使命就彻底败坏了。当然,文化使命被歪曲、败坏的最明显表现形式,就是巴别塔式的城市“文明”。但这并不是说城市文明本身就是错的,因为将来的新天新地,在启示录的异象中,正是一座城。所以不可因噎废食,“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并不符合文化大使命的要求。而文化使命的最初领受者亚当虽然败坏,但在第二个亚当耶稣基督这里,它被成全、更新了。

 

救赎后的文化使命

 

是的,耶稣来不是要废掉律法(虽然很多人想废掉),乃是要成全。同样,祂也绝不是要废掉文化使命(虽然很多人想废掉),乃是要成全。文化使命和大使命不是,也不应该是对立的关系,而是同一个使命(文化大使命)的一体两面。

 

正像傅瑞姆在谈到文化使命与大使命的关系时所说的那样:

 

【文化使命】我们可以在创1:28,亚当和夏娃被造记载之后看到文化使命的事。“上帝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这特别重要,因为这是上帝对全人类说的,在那时候全人类只有两人。这是给全人类的任务。

 

文化使命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上帝的祝福。文化使命不是一条负担沉重的命令,而是表达了上帝对我们的善意。第二和第三部分是命令。一条命令就是人要生儿女、孙子孙女,等等,这样就用人遍满地面。当然,这些人要荣耀上帝。文化使命并不预见考虑人的堕落。就是这样,亚当和夏娃要用迫切要行出上帝旨意的人遍满地面,所以这些人要活在上帝面前,活在他的祝福之下。第三个命令是“治理”这地,对这地行使“治理权”。意思就发挥地上万物的潜能,在人把荣耀归给上帝的时候,使它们服事人类。这不意味着掠夺这地。一些世俗的环保主义者把污染问题归罪于文化使命,因为他们认为“治理”意味着掠夺,为我们的私利夺取造物界中的一切。但治理当然是包括了保护和养育,例如我们在创世记2:15 可以看到这一点。如果地球被完全污染,人类就不能住在上帝所造的地上。所以上帝要求人防止这事发生,以此作为行使他们管家职分的一部分。

 

【大使命】然后我们来看上帝的第二条主要命令,大使命(太28:18-20)。耶稣复活之后对他的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人有时候会辩论,最根本的是大使命还是文化使命。我认为它们在本质上是相同的。大使命是文化使命在堕落人类身上的应用。正如我说的,文化使命并不预见考虑人的堕落。但是堕落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人们仍试图治理这地。在创世记第四章,我们看到在那为恶的该隐后裔中文明的发展。但是他们遍满地上,治理这地,并不是为了上帝的荣耀。所以结果就是战争、污染、疾病等等。如果人要实现文化使命,他们的心就一定要首先向上帝顺服,然后这地才能向人顺服。这就是大使命的工作。大使命带来对人的改变,好让他们可以为着上帝的荣耀去遍满这地,治理这地。

 

故此,我们可以总结说,耶稣基督的福音救赎、更新了一切,包括文化使命。所以大使命是更新、成全了文化使命,而不是废弃了文化使命。同时也不能说是“恢复”了文化使命,因为文化使命从未中断。

 

因此,任何以要“弘扬大使命”为借口而要废掉文化使命的说法和做法,都是对大使命和文化使命的双重误会,既不合圣经,也不合常识。

 

文化大使命对我们的身份给出了界定。前者强调我们是“人”,后者强调我们是“基督徒”。加起来呢?可以说就是“有血有肉有灵魂的尘世圣徒”。具体而言我们还会有很多的身份,在每一种身份里我们都可以弘扬文化大使命。

 

先知:传扬。

君王:统治。

祭司:敬拜。

管家:管理。

牧者:牧养。

父母:生养。

教师:教养。

学生:学习。

农民:种植。

园丁:修剪。

商人:买卖。

战士:征战。

……

 

而在每一种身份里,我们都应该守住自己的本位,在自己的身份中见证主名——用尉陈弟兄的话说就是:与你的身份和好。

 

同时不要忘记我们最本质的身份:我们是被神所造、有神的形象与样式的人,是被神救赎、借着圣灵重生、为见证基督、荣耀上帝而活的人。当这样的人开始遍满地面,并且以神的方式治理这地,文化大使命就开始被践行,神就开始得荣耀,天国就开始降临。



文化大使命


相关阅读:


天国生长

天国之光


文化大使命


郭暮云的半导体

文化大使命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本次证道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文化大使命

暮云

【哈2:4】惟义人因信得生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