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事

2018年5月11日 1059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三十一:天上的事


经文:出埃及记25章~31章


读经:出24:15~25:9


出 24:15摩西上山,有云彩把山遮盖。

出 24:16耶和华的荣耀停于西乃山;云彩遮盖山六天,第七天他从云中召摩西。

出 24:17耶和华的荣耀在山顶上,在以色列人眼前,形状如烈火。

出 24:18摩西进入云中上山,在山上四十昼夜。

出 25:1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出 25:2“你告诉以色列人,当为我送礼物来,凡甘心乐意的,你们就可以收下归我。

出 25:3所要收的礼物,就是金、银、铜、

出 25:4蓝色紫色朱红色[线]、细麻、山羊[毛]、

出 25:5染红的公羊皮、海狗皮、皂荚木、

出 25:6点灯的油,并作膏油和香的香料,

出 25:7红玛瑙与别样的宝石,可以镶嵌在以弗得和胸牌上。

出 25:8又当为我造圣所,使我可以住在他们中间。

出 25:9制造帐幕和其中的一切器具,都要照我所指示你的样式。


天上的标准


我第一次遇到学习方面的困扰,是在三年级的美术课上。那时老师要我们画太阳。按着他在课堂上指示的样式,首先我应该画一个圆。然后给它加上光芒。最后涂色。可是第一步我就卡住了。因为我画的那个形状,怎么看都不配叫做“圆”。当然我知道用圆规就能解决这问题,可既然别人都是徒手,我也就不好意思动兵刃。并且我这作品的真正问题还不在于不够圆。因为小伙伴们画得其实都不太圆,可人家的太阳即便不怎么圆,却都有一种萌萌哒美感。而我的太阳,却更像帕瓦罗蒂的相貌而非嗓音。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在美术方面是毫无天赋了。画画成了我的一个隐痛,每念及此都黯然神伤,那滋味应该与很多文科生梦到考数学(醒来发现真在考数学)相去不远。


不过长大学了数学后我才知道,在绝对意义上,其实人间所有的圆都不是真正的圆,包括用最精密的圆规画出来的那种形状。因为只要放大足够的倍数,你就一定能看出它的边缘并不规则。并且无论什么画布和纸张都不是绝对的平整光滑,因此坐落其上的圆在微观尺度仍然此起彼伏。或许有人会想到:那就用电脑,电脑画圆的能力一定远强于人的双手加画笔。然而电脑画圆的方式,其实是在用多边形去逼近真正的圆。边数越多就约逼真。只要你的cpu够快,内存够大,这种逼近就总能达到你所要求的精度。而称之为“割圆术”的这个方法,也是求圆周率值的重要方法之一,而大家应该都知道,π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你可以无限逼近,却永远不能得出π的准确数值。所以在人间,圆的本体也只能无限逼近,却不能最终达到。

天上的事


因为,人间一切的美丽花园,都是对伊甸乐园的回想与模仿。同样,人间一切的伟大建筑,也都是对天上圣城的逼近与致敬。当代最伟大的建筑奇迹,很可能是巴塞罗那的圣家大教堂。它从1882年开始修建,至今还未完工。因为它的设计师安东尼·高迪雄心勃勃,试图不断逼近“教堂”这一建筑形式的终极本体。高迪有一句名言:“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 解构一下,就是中国话里的“天圆地方”,我的意思是:真正的圆在天上,地上的人只能用多边形去逼近它。我们又有话说“无以规矩,不成方圆”,可是规和矩的本体仍然在天上。这就是上帝给人所定的规矩。

天上的事

天上的事


然而高迪的话其实也不完全正确。因为曲线固然属于上帝,但直线其实也不属于人类。我们形容直线时会说“笔直”,可是究竟这指的是哪一款笔呢?而且无论什么笔画出的直线,也没有自然界的光线直。但物质所发出的光线也不是绝对的直——因为爱因斯坦告诉我们,引力会让光线弯曲。而引力在宇宙中是无处不在的。所以,方圆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然而,人虽不能用双手构造绝对的形状,但却在脑海中具备“绝对”的观念。人总是极力照着那个现实中并不存在的“绝对的圆”去画他那“相对的圆”。这事本身已经意味深长。对我而言,这已经证明了“绝对性”是一种上帝赐给我们的非物质性文化遗产,存在于我们深深的脑海里。于是这种绝对性的存在就指向了绝对者的存在。


经上记着说:我亲爱的弟兄们,不要看错了。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 1:16-17)


使徒称呼我们为亲爱的弟兄,同时郑重地提醒我们:不要看错了!他告诉我们,美善与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是从创造光芒以启示直线的众光之父而来,是从转动万物以启示曲线的不变之神而来。就是这个从上头来的启示,使我们有了“价值观的存在”和“价值观的方向”。


所谓“价值观的存在”,就是当两个人在争论一件事的是非时,即便他们的判断标准并不相同,但他们仍要“争论是非”这件事本身,就说明他们至少相信“是非本身”是存在的,否则为什么要争论呢?然而如果没有超越这个世界的上帝,没有这位作为“是非的标准”和“标准的标准”而存在的上帝,我们怎么又可能产生是非、对错、黑白、善恶等观念呢?20世纪最著名的哲学家维特根斯坦也说:


世界的意义必定在世界之外……使它们(世上的一切)成为非偶然的那种东西,不可能在世界之中,因为如果在世界之中,它本身就是偶然的了。它必定在世界之外。(《逻辑哲学论·6.41》)


而所谓“价值观的方向”,则是说刚才吵架的那两个人,必然有至少一位的价值观是不够“全然美善”的。“至少一位”的意思是,可能两个人都错,但不可能两个人都对。当“价值观本身成了价值观”,价值观就失去了方向。没有方向的价值观也就不再是价值观,而是价钱观。“你是照着神的形象被造的”,这是价值观。“给你年薪十万”,这是价钱观。不做年薪十万的风水师,宁可做月薪一千的看门人,这是价值观。谁给我一千就给谁看门,这是价钱观。价钱观没有方向,只有数量。而价值观首先强调方向,其次才是数量。


所以你若认为“勇气”本身就具有价值,可以仅仅用“多少”和“大小”就能度量而无需考虑方向——那么你就无从分辨在斗兽场殉道的基督圣徒和自愿成为人体炸弹的绿教暴徒究竟有什么区别。价值观是一件天上的事。地上的事若与天上的事断了联系,人生就没有价值,于是也就没有了意义。标准是不是“上帝”,方向是不是“上头”,就是判定某种价值观是否真的“配”被称为价值观的天上的“规”和“矩”。


天上的样式


在西奈山上,上帝也指示了规矩,祂指示了摩西制造会幕的规矩。出埃及记的25-31章记录了所有细节。那么旷野的会幕和圣家大教堂究竟有什么不同呢?这份西奈山建筑设计院的会幕项目计划书,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新约希伯来书正确地指出了这个意义:


来 8:5 

他们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象,正如摩西将要造帐幕的时候,蒙神警戒他,说:“你要谨慎,作各样的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


所以会幕的确有重大意义,因为它从空间的角度指向天上的圣所,在时间的方面预表将来的基督。


这一大段圣经非常详尽地介绍了帐幕和各样器具的制作方法,包括:约柜、桌子、灯台、会幕、祭坛、院子、燃灯、圣服、胸牌、佩饰、香坛、铜盆、圣膏、圣香,此外还提到了与会幕事奉息息相关的祭司、祭物、捐献、技工、安息等事项。

天上的事


五百年后坐落于耶路撒冷的所罗门圣殿无论样式和用途,都与旷野中的会幕大同小异。如果说圣殿是圣城的中心,那么圣所就是圣殿的中心,至圣所又是圣所的中心,而至圣所的中心——也是整个旧约敬拜系统的中心——是“约柜”。


约柜的作法是这样的:


出 25:10 “要用皂荚木作一柜,长二肘半,宽一肘半,高一肘半。

出 25:11 要里外包上精金,四围镶上金牙边。

出 25:12 也要铸四个金环,安在柜的四脚上,这边两环,那边两环。

出 25:13 要用皂荚木作两根杠,用金包裹。

出 25:14 要把杠穿在柜旁的环内,以便抬柜。

出 25:15 这杠要常在柜的环内,不可抽出来。

出 25:16 必将我所要赐给你的法[版],放在柜里。

出 25:17 “要用精金作施恩(或作“蔽罪”,下同)座,长二肘半,宽一肘半。

出 25:18 要用金子锤出两个基路伯来,安在施恩座的两头。

出 25:19 这头作一个基路伯,那头作一个基路伯,二基路伯要接连一块,在施恩座的两头。

出 25:20 二基路伯要高张翅膀,遮掩施恩座。基路伯要脸对脸,朝着施恩座。

出 25:21 要将施恩座安在柜的上边,又将我所要赐给你的法[版]放在柜里。

出 25:22 我要在那里与你相会,又要从法柜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间,和你说我所要吩咐你传给以色列人的一切事。


希伯来书又补充道:


来 9:3 第二幔子后又有一层帐幕,叫作至圣所,

来 9:4 有金香炉,有包金的约柜,柜里有盛吗哪的金罐和亚伦发过芽的杖,并两块约版;

来 9:5 柜上面有荣耀基路伯的影罩着施恩座。这几件我现在不能一一细说。

天上的事

天上的事

中文的“约柜”这个词可能不足以使我们产生一个本应有的联想。英文圣经将“约柜”翻译为“Ark of Covenant”,这个“Ark”就是翻译“方舟”的那同一个词。而“方舟”的希伯来原文“tebah”,又和放婴儿摩西的那个“箱子”是同一个词。方舟、箱子、约柜,这三者绝不仅仅是形似而已,更重要的是它们都指向了救赎:方舟将人类最后的血脉从洪水中保存下来;箱子将带领犹太人出埃及的摩西从水里拉上来;约柜则被明确定义为“神人相会之所”,因此直接指向了实现以马内利之应许的耶稣基督。这就是制作约柜的原因。

天上的事

天上的事

天上的事


存放约柜的帐幕,中文将其译为“会幕”,这是非常恰当的。“会幕”就是“神人相会的帐幕”之意。而英文的tabernacle更多强调了“帐篷”这个方面,却没有体现出“mishkan”这个希伯来单词的“相会”、“同住”之义。约柜指向救赎,指向相会,指向同在——因此指向基督。并且约柜中的地上之物也全都指向天上的主:


吗哪:这是天上的粮食。经上记着: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那从天上来的粮不是摩西赐给你们的,乃是我父将天上来的真粮赐给你们。因为 神的粮,就是那从天上降下来,赐生命给世界的。”他们说:“主啊,常将这粮赐给我们。”耶稣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约 6:32-35)。他接着说:我就是生命的粮。你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吗哪,还是死了。这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粮,叫人吃了就不死。(约 6:48-50)这样耶稣就清楚而完整地解释了吗哪的预表意义。


手杖:这是天上的记号。经上记着:第二天,摩西进法[柜]的帐幕去。谁知,利未族亚伦的杖已经发了芽,生了花苞,开了花,结了熟杏。(民 17:8)……耶和华吩咐摩西说:“把亚伦的杖还放在法[柜]前,给这些背叛之子留作记号。这样,你就使他们向我发的怨言止息,免得他们死亡。”(民 17:10)这个神迹是在可拉一党挑战亚伦的叛乱失败之后施行的,显明了神对亚伦和利未支派的拣选(民17:5)。这记号证明人的罪,但也显明主的恩(止息人的怨言,免得他们死亡)。并且做手杖用的木头当然是死了很久的树枝,可是居然又能发芽、开花、结果,而且亚伦的杖曾吞过术士的蛇(出7:12),也就是曾战胜魔鬼的权势,这都是再明显不过的复活的预表。另外圣经明确说这杖所开的花是“杏花”,“杏花”的希伯来文意思是“苏醒的人”,因此对希伯来人来说,杏花就象征着觉醒、复活和希望。如经上所说:林前 15:20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树上的果子有一颗开始熟了,就意味着其它果子也将要成熟。开了杏花、结了熟杏的手杖,就预表着基督,而基督这初熟的果子又显明了我们在末日都要复活。


法版:这是天上的话语。约柜里面的放着写十诫的石版,而整个律法放在约柜旁边(申 31:26“将这律法书放在耶和华你们 神的约柜旁,可以在那里见证以色列人的不是;)神的话语成了“见证”(这也是会幕的又一层意思:见证之幕)。在旧约中,“见证”既是“律法”的同义词,也是“约”的同义词。神的律法和神的约,都“见证了以色列人的不是”,也就是见证了人的罪。


但如果这就是约柜的一切,我们就有祸了。因为纵然以色列人吃过吗哪,看过开花,受过圣约,可他们的罪还是会让他们灭亡。因为忌邪的神不能和罪恶同在。但幸好,约柜之上还有:施恩座。


“施恩座”这个字的直译就是“盖子”,约柜的盖子。它盖住了十诫!因此它最明显不过地见证(借着代表见证之意的“两”位天使)和预表了耶稣基督的赎罪之恩。恩典胜过了审判,神与人得以相会(21~22节)。基路伯不是那种可以做人仆役的天使,而是在神的宝座前寸步不离服侍上帝的至圣的天使。因此这地上的施恩座,就象征着天上的宝座,它预表了以马内利之神那救赎的恩典,这恩典会让神与人和好(罗5:10~11),正如经上所记:来 4:16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天上的事

天上的约


明白了会幕特别是约柜的真实意义,我们才能真正理解希伯来书的这一段落:


来 8:1 我们所讲的事,其中第一要紧的,就是我们有这样的大祭司,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

来 8:2 在圣所,就是真帐幕里,作执事;这帐幕是主所支的,不是人所支的。

来 8:3 凡大祭司都是为献礼物和祭物设立的,所以这位大祭司也必须有所献的。

来 8:4 他若在地上,必不得为祭司,因为已经有照律法献礼物的[祭司]。

来 8:5 他们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象,正如摩西将要造帐幕的时候,蒙 [神]警戒他,说:“你要谨慎,作各样的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

来 8:6 如今耶稣所得的职任是更美的,正如他作更美之约的中保;这约原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

来 8:7 那前约若没有瑕疵,就无处寻求后约了。

来 8:8 所以主指前约的缺欠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

来 8:9 不象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因为他们不恒心守我的约,我也不理他们。这是主说的。”

来 8:10 主又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 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

来 8:11 他们不用各人教导自己的乡邻和自已的弟兄,说:‘你该认识主;’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

来 8:12 我要宽恕他们的不义,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愆。”


人所支的地上的帐幕,指向主所支的天上的帐幕。地上的大祭司,指向天上的大祭司。地上的供奉,指向天上的供奉。地上的应许,指向天上的应许。地上的旧约,指向天上的新约。


天上的事


天上的事


关于“天上的事”,圣灵还曾借着保罗如此说:


西 3:1所以,你们若真与基督一同复活,就当求在上面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 神的右边。

西 3:2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

西 3:3因为你们已经死了,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 神里面。


“你们当求上面的事,你们当思念上面的事,你们当活出上面的事。”这就是神给我们这些称为基督徒之人的明确要求,好显明我们是真的向着罪死了,向着主活了。我们的确还活在地上,也要接触很多地上的事,可我们不能用过程取代了目的,用影子替代了本体。要记得地上的事,尤其是那些美善的事,都是从上头来的,都是与天上的事相呼应的。所以既然是天国的子民,我们理应多谈天上的事——然而我们却常把闲谈称之为“谈天”或者“聊天”。然而那并不是在聊“天”。我们需要真的聊“天”,需要真的谈“天”。不但要谈,还要祈求天上的事,思念天上的事,活出天上的事,哪怕我们因此被世人讥讽为“不接地气”。我们的生命一定要死去,让过去的老我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我们的生命更要复活,让重生的新人将来与基督一起坐在神的右边。


可我们是如此眷恋地上的事。每当提到天上的事,我们实际的态度更像是敬而远之。这正如旷野中得到自由的以色列人,却哭喊着要回埃及去做奴仆。正如生在笼中的鸟,会认为飞翔是一种病。可是想要飞翔并不是病,即便对不会飞翔的人类而言。


所以我很喜爱下面这个有关飞翔的故事。


拉利是一位卡车司机,但他毕生的理想是飞行。他高中毕业后便加入了空军,希望成为一名飞行员。很不幸,他的视力不及格,因此当他退伍的时候,只能看着别人驾驶着喷气式战斗机从他家后院飞过,他只有坐在草坪的椅子上,幻想着飞行的乐趣。


有一天,拉利想到一个法子。他到当地的海陆军剩余物资店买了一桶氦气和45个探测气象用的气球。那可不是颜色鲜艳的气球,而是非常耐用、充满气体时直径达4英尺大的气球。


在自家的后院里,拉利用皮条把大气球系在他草坪的椅子上,他把椅子的另一端绑在汽车的保险杠上,然后开始给气球充气。接下来他又准备了三明治、饮料和一支气枪,以便在他希望降落的时候,可以打破一些气球,然后缓缓下降。


完成准备工作之后,拉利坐上椅子,割断拉绳。他的计划是慢慢地降落回到地上。但事实可不是如此。


当拉利割断了拉绳,他并没有缓缓上升,而是像炮弹一样向上发射;他也不仅仅是飞到200英尺高,而是一直向上爬升,直停在15000英尺的高空!在那样的高度,他不敢贸然弄破任何一个气球,免得失去平衡,在半空中突然往下坠落。于是他停留在空中,漂浮了大约14个小时,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到地面。


终于,拉利漂浮到洛杉矶国际机场的进口通道。一架泛美航机的飞行员通知指挥中心,说看到一个家伙坐在椅子上悬在半空,膝盖上还放着一支气枪。


洛杉矶国际机场的位置是在海边,到了傍晚,海岸的风向便会改变。那时候,海军立刻派出一架直升机去营救,但救援人员很难接近他,因为螺旋桨发出的风力一再把他自制的新型机器吹的越来越远。终于他们停在拉利的上方,垂下一条救生索,把他慢慢地拖上去。


拉利一回到地面便遭到了逮捕。当他被戴上手铐,一个电视记者大声地问他:“华特斯先生,你为什么这样做呢?”拉利停下来瞪了那人一眼,满不在乎地说:“人不能总是无所事事吧”。

天上的事


拉利先生在某种程度上很好地说明了什么叫做祈求上面的事、思念上面的事。并且他一直在为上面的事做准备。他不能容忍自己无所事事。


可是我们所说的天上的事,分明比飞翔更美,我们所要思念的上面的事,显然比一万五千英尺更高。然而我们却从不为此做什么准备。我们不祈求,也不思念天上的事。我们在地上无所事事。我们活得好像永远不会死,我们死的时候好像从来没活过。我们忘了,那些美善和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面来的。哪有人只满足于预告,却惧怕正片?哪有人喜欢部分胜过喜欢完全?哪有真基督徒更喜欢地上的事而不是天上的事?!所以我们真的需要耶稣。我们需要祂让我们活过来,让我们的心眼睁开。否则我们就不能看清楚地上的事,究竟是如何与天上的事对应,否则我们就没有能力离弃地上的事,追寻天上的事。


祷告的时候我们称神为“我们在天上的父”。在教导儿女的时候我们效法天父教导我们的方式。我们祈求祂的公义彰显在地上,因为知道祂的旨意已经行在天上。我们不去买守不住婚姻的人所写的《守得住才是爱》来学习婚姻之道,而是通过默想基督与教会的关系去学习爱与顺服。我们不再在意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是七十年产权还是所谓的永久地产,因为“我们原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 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林后5:1)”。我们也不再积蓄地上的财宝,而是正确管理、使用神所赐的钱财,施行善事,周济别人,“为自己预备永不坏的钱囊、用不尽的财宝在天上,就是贼不能近,虫不能蛀的地方(路12:33)。”我们也不再只羡慕和追寻财富、知识、名誉、地位、健康、爱情、儿女、恩赐等地上的福气,因为我们凭着信知道“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 神,他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弗1:3)”


天上的福


而最大的天上的福气就是:


弗 1:4就如 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

弗 1:5又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


创天造地的上帝拣选我们,拯救我们,洗净我们,收养我们——还有什么福气能和这个福气相比?还有什么恩典能和这个恩典相比?还有什么爱能和这个爱相比?但我们是否真的如诗人一样:“我倚靠你的慈爱,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乐(诗13:5)”?!我们真的明白什么是神的爱了吗?我们真的明白神和我们是什么关系了吗?


天上的爱


很久以前,在罗马统治下的以色列流传这样一个故事:某日在翻新谷仓的时候有人发现墙角有一个老鼠洞。于是众人用烟熏入其内逼里面的老鼠出来。很快老鼠就纷纷逃窜出来。众人正估计大概已经逃光可以上前打扫之际,却见有两只老鼠仍在洞口推挤逼碰,然后很辛苦地双双走出来。令人奇怪的是,两只老鼠出了洞口以后,却不立刻逃走,而是在洞口附近团团转着互相追赶,像是要咬掉对方的尾巴似的。众人都很好奇是什么缘故,于是走上前去细看。这才发现——原来其中一只老鼠是看不见的,而另一只老鼠正设法使对方咬着自己的尾巴,好带领同伴一起逃走。众人见状,都默然不语,各自陷进了沉思当中。吃饭的时候,有人开始讨论刚才的两只老鼠。严肃的罗马官长说:“我认为刚才的两只老鼠是君臣主仆的关系。”众人思考一会儿后都说:“原来如此”。聪明的犹太人说:“我认为刚才的两只老鼠是夫妻的关系。”众人又想一会儿,觉得不错,连声称是。强调律法的法利赛人说:“我认为刚才的两只老鼠一定是父子的关系。”众人又思考了一会儿,更觉合理,又都连声称赞。单纯的撒玛利亚人却蹲在地上双手托着下巴,呆呆的望着众人问道:“为什么两只老鼠一定要有什么关系呢?”空气在刹那之间静止凝固了。众人呆呆的望着这个撒玛利亚人,不发一语,却见先前说话的罗马官长、犹太人和法利赛人,都脸有惭色地低下头不敢作声。

天上的事


有一种爱,不是建基于利益、情义和血缘的关系上,而是基于“没有任何关系”。正如经上所记:


因我们还软弱的时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 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6~8)。


一切人间的爱,都是对这天上的耶稣基督救赎之爱的模仿与效法。一切人间的关系,都是对天上的三一真神彼此之间亲密关系的模仿与效法。没有关系的爱,就是天上的圣爱。没有关系的关系,就是天上的圣约。


刚才提到的那位拉利先生,1993年在他44岁的时候自杀了。最终,他的勇气还是没有找到真正的方向,找到天上的父亲。他的梦想还是没有超越浓密的乌云,看到云上的太阳。


愿我们能被这圣爱改变,能被这圣约引领,稳行高处,在地如天。愿神的爱充满我们,好使我们能给身边那些痛苦的人以勇气,给有勇气的人以方向,可以将神所拣选的人带到神的面前,因为我们知道,属祂的人,祂一个也不会失落,祂会保守我们,从现在直到永远。


天上的事


相关阅读:


三十:神圣的约


天上的事


郭暮云的半导体

天上的事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本次证道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天上的事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