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成终的福音

2018年6月29日 470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出埃及记第三十七次证道:创始成终的福音


出 34:1耶和华吩咐摩西说:“你要凿出两块石版,和先前你摔碎的那版一样;其上的字我要写在这版上。

出 34:2明日早晨,你要预备好了,上西乃山,在山顶上站在我面前。

出 34:3谁也不可和你一同上去,遍山都不可有人,在山根也不可叫羊群牛群吃草。”

出 34:4摩西就凿出两块石版,和先前的一样。清晨起来,照耶和华所吩咐的上西乃山去,手里拿着两块石版。

 

很多人都有过玩电子游戏的经验,特别是男生。大多数游戏都有一个机制,叫做“存档/取档”,英文是“Save/Load”,意思是在某个拿不准的十字路口或者打不过的凶恶怪物面前先存个档,然后再去探索战斗,迷路或失败的话就读取刚才的存档,于是刹那间回到从前,一切都好像没发生过一样,那些迷路和失败被完全抹除,你可以若无其事地重新出发。因此很显然,只要不是智商过低或操作太差,用这种S/L大法是可以打通任何游戏的,因为战斗毕竟有限而存取可以无限。有一部电影叫《明日边缘》,汤姆克鲁斯主演,也把这个思想表现的淋漓尽致。

创始成终的福音

 

然而还有一类游戏,是没有这种Save/Load机制的。在这种游戏里,死了就是死了,死了就得从头开始。“从头开始”的意思,真的就是字面意思的“从头开始”,比如游戏有一百关,你带着满身极品装备打到了第99关,却因为一个愚蠢的失误死了——那么对不起,请从头开始,就是从第一关开始,从第一关那个你还啥也不是的小白人开始。很多人就因为玩这种游戏并遭遇这种惨剧而愤怒地砸坏了不少鼠标键盘。

 

现在的我当然早已经过了玩电子游戏的年纪。不过在我还玩游戏的年间,我个人是更喜欢第二类游戏的,比如《NetHack》。因为它更真实,更像人生。没有后悔药的人生哪里会有个存盘点可以让你昨日重现呢?永远不完美的人生又怎能无限存档取档好让你不断刷分呢?你可以在高考前存一个档,考得不好就取档重考吗?不能。你不能在人生中取档,你只能被招生办取档。刘翔能在结婚前存一个档,然后在发现婚姻中的手榴弹后取档重来吗?不能。他虽然能跑出1288的世界纪录,可他跑不赢时间,不能超越光速让时空逆转。在上帝所创造的现实世界,时间是无情地单向流逝的,一切事情都会留下它永恒的印记。钉子钉进去,钉子拔出来,钉子不在了,可是钉痕却永远留下了。绕了一大圈,回到了起点,起点虽然还是那个起点,人却老了四十年。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创始成终的福音

 

旷野中的以色列人用了四十年也没有完全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西奈山前的(两次)四十天当然也不能让他们真正明白。因此,毋宁说那些事虽是呈现在他们面前,实际却是要给后来的我们看的。

 

四十天前摩西在山上领受了律法,上帝亲自在两块石版上写下十诫并交给他。然而以色列人在山下犯了大罪,他们铸造、崇拜金牛犊,于是愤怒的摩西将石版在他们面前摔碎了,并呼召利未人挺身而出击杀了三千首恶分子。处理完金牛犊事件后,软弱不堪的摩西在磐石穴中见证了上帝的荣耀,之后他受命重新上山,重新立约。再一次的立约仪式乍看好像没什么变化:石版还是两块,代表还是一人,场所还是山顶,天数还是四十,圣山还是清场。

 

然而真的什么都没有改变吗?难道这是一次完美的读取存档吗?莫非一切都跟四十天前没什么不同?

 

当然不是。先前的两块石版,已经和金牛犊一样完全粉碎了。现在的两块石版并非用之前的碎石粘起来(虽然那两块很可能是上帝亲自凿出来的,意义非凡),而是摩西重新凿出来的,也就是说,不是上帝凿出来的(对照34:431:18),其上的字也将是摩西所写而不是上帝亲自书写(3427节)。现在的以色列人,比四十天前少了三千人。现在的利未人,不再是之前的利未人。

 

然而既然已经不可能完全一样,为何还定要重头开始呢?为何不为了方便起见,干脆省略那些仪式,就重新凿两块石版,把十诫重新写上就好?为何还要花四十天重新传达,而不是直接重申十诫,最多把以色列人违背了的第二诫加黑加粗用大字体刻上就好呢?为何一切仪式都要重头来一遍呢?

 

因为,律法犯了一条就是犯了众条(雅2:10),犯了第二诫就是犯了十诫,就是犯了全部律法。所以这已经告诉我们:没有人可以真正遵守律法。因为遵守律法的意思是在全部时间、全部意义上遵守全部律法。

 

摩西第二次要领受的约,内容上虽与前约一样,法理上却已经是另立的新约。所以他这立约的代表仍然要重新上山,上帝仍然要四十天之久一丝不苟地向他传达律法(即便我们可以合理地假设传达的内容摩西都已经知道),西奈山仍然要重新被分别为圣,人畜都不得靠近。换言之:拜金牛犊之罪,使得以色列人必须彻底重头再来,必须像两块石版一样被完全破碎、完全更新。

创始成终的福音

 

如马太亨利所说:“当和平被打断而需要更新时,不是从那被打断的地方开始,而是要重新开始。”也就是说,并非总是“在哪里跌倒,(就能)在哪里起来”的。人生旅途都不是这样,天路历程更不是这样。我们不能假设天路是一条平坦的、没有坡度的路,不能假设在哪里跌倒,你就理所当然地可以停留在你跌倒的地方,喘口气休息休息然后再出发。如果真是这样,犯罪倒成了安息、跌倒变形为充电了。事实当然并非如此。天路实际上会极其陡峭。天路实际上是逆水行舟。一旦跌倒,你就不可能留在原地,而一定会顺流或者顺坡直下。在罪中跌倒之人,正如同被安置在“滑地”(诗73:18)一般,若不悔改,就会沉沦。

 

所以启示录里有两节写给以弗所教会的经文是这么说的:

 

启 2:4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

启 2:5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

 

保罗在《以弗所书》中曾这样论到启示录之前三十年的以弗所信徒:

 

弗 1:15因此,我既听见你们信从主耶稣,亲爱众圣徒,

弗 1:16就为你们不住地感谢 神,祷告的时候,常提到你们,

 

这就是启示录当中提到的以弗所教会“起初的爱心”。以弗所教会起初的见证是那样荣耀上帝、帮助圣徒,然而三十年后她还是坠落了。不过我们今日的教会常常根本挺不到三十年,许多的教会和信徒大概三年左右就坠落了。

 

请注意圣灵的话:回想你是从哪里跌倒的,并要悔改。可是悔改的定义并非“从跌倒之处爬起”,而是:行起初所行的事!圣灵没有给以弗所教会在跌倒前自动存个盘,好让他们以貌似比较小的代价退一步、改一处就好。一旦坠落,就要从头开始。这就叫悔改。

 

以弗所的问题是爱心冷淡(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但她的悔改不能从只研究怎么“恢复爱心”开始。她要悔改,就得回到放着灯台的“原处”,从“行起初所行的事”,而在三十年前的起初,他们是“信从主耶稣、亲爱众圣徒”的。所以,他们跌倒的现象是离弃了爱心(不再持续亲爱众圣徒),然而他们跌倒的原因却是离弃了福音(不再完全信从主耶稣)。

 

所以,你在情绪问题上跌倒了,你在诚信问题上跌倒了,你在金钱问题上跌倒了,你在情欲问题上跌倒了,你在真理问题上跌倒了,你在公义问题上跌倒了,你在顺服问题上跌倒了……所有的跌倒都必须悔改,然而真正的悔改,不可能只从你跌倒的地方做起就好。这不是一个可以借着不断存盘取档、步步推进的游戏,这实在是一条崎岖坎坷、步步惊心的灵程。让我说得更具体些:如果你真的能原地满血站起,那说明你并没有真的跌倒,而只是暂时软弱了。当然,“软弱”这个词在现今的教会已经被滥用了,事实上已经成为了“犯罪跌倒”的一种较体面和委婉的说法。真正的犯罪和跌倒,是一撸到底,从头练级,净身出户,白手回家。

 

这就是拜了金牛犊之后,石版必须粉碎重写、圣山必须重新分别、律法必须上山重申的深意。对基督徒而言,这就意味着一旦犯罪跌倒,就必须回到起点。“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启2:5)”那个起点,就是福音。用之前的比方来说,就是对于基督徒而言,耶稣以生命为代价救赎了我们,为我们设立了唯一的一个福音存盘点,那就是我们在圣灵里重生的时刻与地方。这是真正意义上的“Jesus Saves”。

 

对于福音,我们常常有一种危险而错误的假设,就是认为它只是一种“入门功夫”,是福音会和初信班的课程,是信仰的小学甚至幼儿园阶段。而我现在圣经读过好几遍了,神学读过好几种了,教会去过好几间了,所以不要再跟我谈这入门的福音,我们还是来点进深的、实际的。人际关系出了问题,找为人处世的书看看。婚姻关系出了状况,找婚恋专家给调调。孩子管不了了,去听听教育讲座。和教会又有矛盾了,那就再换个教会。我们总是认为问题就出在你看到的问题本身,从未想到问题背后的问题是什么。然而如前所说,你虽然是在某些问题上坠落了,但那些问题只是表面现象。你坠落的真正原因,并不能在你跌倒的时刻与地方找到。你悔改的真正起点,必须是你起初所信的福音。你跌倒、坠落的原因,是起初的信望爱被丢弃了。我起初天天读经20章,现在不了,因为我觉得我都懂了。我起初火热传福音,现在不了,因为我觉得那并没有什么用。我起初谦卑顺服,主日听道觉得扎心就立刻认罪悔改,现在不了,甚至我会疑问:站前边那家伙说得对吗?圣经说的真的实际吗?我起初热心奉献,现在不了,因为我看到钱并没有照着我的意思用。我起初热心参加各种聚会,现在不了,因为我发现哪个聚会里都有我讨厌和讨厌我的人。我起初热心参加各种教会事工,现在不了,因为我不想欺骗自己说我有那方面负担/感动/呼召,而且我也有我自己的时间安排……这说的是你吗?现在的你,已经离弃了起初的信心、盼望、爱心了吗?如果是,那么圣灵启示给摩西的事就也是警告你的事,说给以弗所教会的话也就是说给你的话:圣约必须重立,圣殿必须重建,信徒必须重生,福音必须重申。无论在何时跌倒,都必须重新回到福音。无论在何处跌倒,都必须从福音再次出发。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中曾这样定义福音:

 

林前 15:1弟兄们,我如今把先前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告诉你们知道;这福音你们也领受了,又靠着站立得住;

林前 15:2并且你们若不是徒然相信,能以持守我所传给你们的,就必因这福音得救。

林前 15:3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

 

请注意这几个词:先前、当日。领受、传给。站立、持守。

 

所以福音就是那古旧的福音。它从不改变,却历久弥新。“福音不自我解释,也不毛遂自荐;福音不祈求,也不谈判;福音不威胁,也不允诺。无论何处,只要人们不是为了它本身而倾听它,它就会默不作声(Karl Barth)”你靠着它就必然站立得住,你不靠着它就必然迟早跌倒。你清楚认信并且能持守这福音,就必因这福音得救。你信得徒然并且不能持守,就必被这福音定罪。

 

然而这福音究竟是什么呢?这西奈山上软弱、痛苦、代表以色列人与上帝重立新约的摩西,和十字架上软弱、痛苦、代表天国子民与上帝另立新约的耶稣,究竟有什么相关呢?

 

保罗接着说这福音就是:

 

林前 15:3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

林前 15:4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

 

这是“福音的事实”,这事实完全准确。然而我们常常因为对这事实太过熟悉,就忘记了这事实所代表的价值,忽略了这事实所显明的意义。作为“历史事实”的福音,如果不能内化为重生你生命、重建你生活的福音,那它对你而言就不会有超出“历史知识”这一层次的意义。所以下边我要说说福音真正的价值与意义。

 

然而正如李白如何在黄鹤楼上感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我在想要表述“福音的价值与意义”时同样就在另一位牧师的文字面前木讷无言。我觉得我不能比他说得更好。所以让我直接引用他的话。

 

WY牧师说:

 

  • 福音不是我们向上帝提供的一份操行记录,福音是上帝的儿子为我们提供的一份完美无罪的记录。成为一个基督徒,就是拒绝在任何方面信靠自己,并在任何方面都信靠这份完美无罪的记录。

  • 罪,就是人将自己放在唯有上帝才配得的位置上。福音,就是上帝将自己放在唯有人才应得的境况下。福音是与世界相反的一个新世界,福音是反文化的一种新文化。福音是对抗一切国度的、属灵的国度。福音是脱离一切权势的统治的、恩典的统治。

  • 福音摧毁了我们的骄傲,因为上帝的儿子不得不为我们而死。除了让上帝的儿子流血,这世界竟没有任何方法可以使我们得救。福音也摧毁了我们的恐惧,因为在我们还是上帝的敌人时,他就为我们舍命。这意味着,从此没有任何敌人可以战胜我们,没有任何失败可以夺走我们已得到的爱。

  • 福音是一个颠倒众生的故事。上下颠倒,因为耶稣道成肉身。贫富颠倒,因为他的受苦。生死颠倒,因为他的十字架。里外颠倒,因为他的灵。在基督里面,所有赤字都被抹去。在基督以外,所有财富都被归零。在基督里面,所有失败的人都成功了。在基督以外,所有成功的人都失败了。

 

我特别感动的是最后的这个表述。福音具有一种“逆转性”。是“逆转”而非“翻转”。钉子钉进去,钉子拔出来,这叫“翻转”,虽然钉子是没了,可伤痕留下了。“逆转”却如同将视频倒放:钉子拔出,钉痕平复。福音逆转了在人看来不可逆的伤害,福音有真实的医治之能。因着最后一条所提到的各种“颠倒”,福音“逆转”了所有在人来看不可逆的事情:死人可以复活,罪人可以称义,破碎可以重建,失败可以重来。福音设立了一个永不会消失、永不被覆盖的存盘点,让被福音所生之人无论何时跌倒,都能够、都必须回到福音的起点。在这一意义上,福音是起点,是道路,也是终点。福音是动机又是动力,福音是内容又是形式。福音是战略又是战术,福音是生命又是生活。

 

因此至关重要的问题就是:你起初所信的,是真正的福音吗?你起初真的认罪了吗?你真的悔改了吗?你真的领受了吗?你真的信靠了吗?你真的持守了吗?你信的真是福音吗?是唯独恩典的福音,还是神人合作的福音?是因信称义的福音,还是因爱称义的福音?是荣耀上帝的福音,还是阖家幸福的福音?是耶稣救我的福音,还是天助我也的福音?是唯独耶稣做主的福音,还是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福音?是唯独耶稣是头的福音,还是自传自治自养的福音?是十字架的福音,还是十字绣的福音?是窄门小路的福音,还是宽平大路的福音?是圣经启示的福音,还是感觉暗示的福音?是救赎全然败坏之罪人的福音,还是医治牛皮癣患者或糖尿病人士的福音?是写在纸上、说在口中的福音,还是刻在心上、住在心里的福音?

 

人常说:“莫忘初心,方得始终”,可是你的初心究竟是石心还是肉心呢?是准备被福音改变的心,还是准备改变福音的心?你的石心曾像石版一样被完全破碎了吗?你的肉心是被耶稣的血肉重造的肉心吗?你的初心是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吗(腓2:5)?你的始终是被基督耶稣创始成终的吗(来12:2)?

 

说到“重建”,让我举一个例子。

 

在国外有一个教堂准备重新建堂。经过会友大会讨论形成如下三条决议:

 

1:考虑发展,同意拆除原教堂。

2:考虑方便,同意在原址建堂。

3:考虑预算,同意只使用原来拆下来的材料建堂。

 

如果真的这么执行,那么这个所谓的新教堂,究竟和原来的教堂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当我们在福音里谈到“破碎与重建”,那破碎既然指的是完全破碎,重建当然也是指彻底重建。也就是说,在重建时,并没有哪些你原先的材料是用得上的。重生的意思就是重新受造。重建的意思就是用全新的材料、全新的方式建立。重建不是翻新,重建更不是仅仅刮个大白遮掩一下。

 

认罪悔改就是彻底否认自我,否认你自己能救自己,否认你是你自己的主人。认罪悔改就是彻底破碎。不断认罪悔改就是不断彻底破碎。信靠福音就是背起十架跟从耶稣,不再寻求自己的义而是完全信靠耶稣的义。信靠福音的路就是不断回到福音的路,回到福音的路就是不断从福音出发的路。

 

福音之路上的坏消息是:无论你在何处跌倒,都必须回到福音的起点。

福音之路上的好消息是:无论你在何时跌倒,都能够回到起初的福音。

 

或许有人会想:这不可思议的应许是不是意味着,一个人只要信了福音,那么无论怎样作死,都不会失落永生?是不是有了这个保障就有了彻底的自由,从此就能看成败人生豪迈,因为最多只不过是重头再来?

 

对此想法,王明道先生曾有一番话,大意是:福音好比一瓶万能金创药,比如你刮胡子不小心刮伤了脸,抹上这药很快就好。那么:你会不会因为有了这瓶药,就会没事拿刀子在脸上划道子玩儿?

 

Facebook上也有一个类似的段子,一位先生这样写道:开始我求上帝赐我一辆自行车。后来我想明白上帝办事儿不是这个路子。于是我先偷了一辆,然后求上帝饶恕。

 

如果说王明道先生比喻里那个人的主要问题是愚蠢,是没有明道的话,后边自以为把着上帝脉的这位就是十足的不信,因此Facebook上的他是“非死不可”了。

 

对不明道先生,尤其是非死不可先生,我能说的只是:福音这个起点,他从未到达过。他玩得是另一个游戏,耶稣save的点,与他无关;耶稣save的人,不包括他。

 

然而我担心,我们当中也有没事儿在脸上划道子玩儿的。我更担心,我们当中有自以为把着上帝脉,每天重复“白天进入世界犯罪、晚上回到家中悔改”模式的。若真是这样,现在我不愿假设你是不信之人,我仍然要提醒身为信徒的你:你要留意,让你白天屡屡跌倒的那件事,并不是你就事论事就能解决的。如果你彻底回到福音,你就既得着福音,也解决问题。如果你只是就事论事,你就既解决不了问题,更不能得着福音。

 

因为我们已经看明,每一次犯罪都是把神圣的律法彻底破坏,每一次犯罪都是把立约的石版完全粉碎。若只对照上帝完全的公义与世人完全的败坏,罪人就一定会在这不断的破坏与粉碎中彻底粉身碎骨,没有重新开始的机会。没有的原因至少一部分是因为有也没有用,即所谓:道理我都懂,就是做不到。

 

的确,如果救赎是以你“做到做不到”为衡量标准的,那这就不是救赎道而是无间道了,因为你知道你永远做不到。然而这不断重复的绝望死循环已经被耶稣彻底颠倒,被福音彻底逆转了。罪恶的代价已经由耶稣一次付上,律法的要求已经由耶稣完全满足,天国的子民已经由耶稣永远护庇,死亡的权势已经由耶稣彻底胜过。

 

上一次摩西上山四十天,山下群龙无首的以色列人犯了大罪。然而这一次摩西依然撇下他们独自上山,依然在山上四十天之久(出34:28),一刻也不减少。莫非他不担心他们再次犯罪?莫非上帝故意要试验他们?

 

是的,神的确会试验祂的百姓是否真正悔改!所以,当你跌倒,回到福音,被破碎被重建,重新出发之后,之前的老问题一定还会再次出现,不要觉得奇怪!因为神要试验你的工程是否真的重建在磐石之上了,你出发的地方是否真的是耶稣的福音。以色列人上一个为期四十天的必修课挂了,现在他们必须重修。何时通过,何时算完。通不过就一直重修,而且学费越来越贵。事实上这一群埃及出来的以色列人重修了四十年——但是最终还是挂了。

 

然而基督徒们,福音的意思,就是当你真正信靠耶稣,无论你跌倒多少回、重修多少次,你都不会真正挂掉,因为耶稣替你挂了!是祂被挂在了木头上,承受了本该由你承受的咒诅,走向了本该由你走向的死亡!

 

愿我们将一切的荣耀颂赞都归给耶稣我们永远的救主!



创始成终的福音


相关阅读:


三十:神圣的约

三十一:天上的事

三十二:该隐的记号

三十三:金牛就在你心里

三十四:永远在一起

三十五:无限的神,永恒的约

三十六:像沙番一样的信仰


创始成终的福音


郭暮云的半导体

创始成终的福音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本次证道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创始成终的福音

暮云

【哈2:4】惟义人因信得生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