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忆李寻欢

2018年9月21日 379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作者按:今天(9月21日)是古龙的忌日。发旧文一篇以为纪念。


碧绿的眼睛,忧郁的气质。纵酒的探花,多情的剑客。就好像李杜合一,又洒了些古龙水。

孙老先生目中闪动着笑意,道:“你身子里除了酒,难道就没有别的?” 李寻欢叹息了一声道:“也许还有一肚子的不合时宜。”——好吧,李杜苏。

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书香门第,家财万贯。心肠柔软,武艺高强。爱护女士,不畏豪强。敬畏信仰,忠于国王。这一类人,西方叫骑士,东方叫侠客。

可是,秦汉之后,真的还有侠客吗?

因为游侠如同游士,已经脱离了共同体。就好像没有王的骑士,只能叫浪人。所以给李寻欢披上浪子、酒鬼的外衣,并非没有道理。

李寻欢劝诫阿飞:“江湖中人心之险恶,只怕你难以想象的。”说得多好啊,就像劝诫儿子的箴言。又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说得多好啊,就像坚固信徒的预定论。

他与阿飞、郭嵩阳、铁传甲、吕凤先的友情,略可比大卫与约拿单。但在彩虹旗飘扬的世代,他们都会被算作深柜。

阿飞与荆无命,互为共轭。只不过一个是初民,一个是末人。一个是意义尚未产生,一个是意义已经丧失。他们都找到了生命中的父亲,只不过一个是父知道子也知道;一个是父不知道子知不知道。

引导阿飞的是母亲,引诱阿飞的是女人。“你一定要成名!”母亲言之切切。“别人都可以,唯独阿飞不可以”,林仙儿笑意盈盈。悲剧就在于,两个人成了一个人。然后酒变成了汤,剑铸成了犁。孤鹰便折了翼。

林仙儿征服了所有可以征服的,丢失了唯一不能丢失的。她主动成了耶洗别和塞壬的合体,也被迫加入妲己和褒姒的行列。

泪或许可以不是酒,可爱却必然带着伤。林诗音毕竟不是钗黛合一。不过,是又怎样。她左右了他的命运,可谁又左右了她?

最后古龙就借着孙小红说:永恒之女性,引导我们上升。

他应该知道,这是浮士德的结尾,和现代人的开端。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这里无需分析,何以晚期肺结核患者的手竟仍不抖。因为飞刀在这里本就超越了武器,而代表绝不落空的上帝审判。

上官金虹不信邪,也不信神,所以一定要挑战例无虚发的神话。然后他就死了。就像声称上帝已死的哲学家,抱着马头痛哭之后,也死了。

然而代表上帝的,并不是上帝,就像指示牌不等于目的地。飞刀毕竟不能真的例无虚发,却只能一遍遍地雕刻偶像,或者被偶像雕刻。

兵器谱是个有趣的排名体系,就像福布斯或者985。不过它无法安放作者的位置,否则就要陷入罗素悖论。于是百晓生荒谬之极又非常合理地死了,就像GM死在了NPC手中。

龙啸云是被卷入了赫尔辛根默斯肯的无辜路人。所有试图道德审判他的人,需要先自我祛魅。

可是若没有从上边来的能力,有谁能脱离诸般凶恶呢?

龙啸云道:“但你的痛苦还不够深,因为一个人若是肯牺牲自己,成全别人,他就会觉得自己很伟大,这种感觉就会将他的痛苦减轻。”——或许,这才是真相。虽然人并不能因为掌握了有关真相的知识而得救。

对面的林诗音泪又流下,道:“无论你做过什么事,你至少也是为了要保护你的家,保护你的妻子,所以……你也没有错,我绝不能怪你。” 龙啸云凄然笑道:“也许我们都没有错,那么错的是谁呢?”林诗音目光茫然遥视着窗外的风雨,喃喃道:“错的是谁呢?……错的是谁呢……” 她无法回答。

没有人能回答。 世界上本就有许多事是人们无法解释、无法回答的。——这就是所谓“终极问题”,因此的确没有“人”能解释和回答。

所以阿飞就怎么也想不通,后来又“忽然想通了”。古龙居然把这一章称为:重生。这一刻,或许感动约翰的灵,也略微感动了他。

煎臭豆腐的,卷棉花糖的,煮馄饨的,炸油条的,卖膏药的,卖针线的,算命的,要饭的……这些貌似毫不相干的人,却在仇敌踏入小镇的那一刻,不约而同地拔出藏了二十年的刀。他们总算等到了他们共同的呼召。


郭嵩阳死了,仍要说话,说只有李寻欢能听得懂的话。为朋友死,或者有敢做的,嵩阳铁剑就是一位。


上官金虹,李寻欢;荆无命,阿飞。林仙儿,孙小红。他们共同证明了一件事:恨虽然有效,爱才能持久。

李寻欢缓缓道:“一个人的武功若是到了巅峰,心里就会产生一种恐惧,生怕别人会赶上他,生怕自己会退步,到了这种时候,他往往会想法子逃避,什么事都不敢去做。”——若只从优胜劣汰的需要追求力量,强到了极致,就会开始不可遏制地渴望无力。若只从道德文章的角度追求圣洁,圣到了极致,就会开始不可遏制地渴望无耻。若只从巴别巨塔的方向追求智慧,智到了极致,就会开始不可遏制地渴望无知。

面对林诗音,李寻欢勉强笑道:“大嫂,你好!”——这是对“勉强”二字最好的中文注释之一。这场景虽不如鲁智深刚见林冲便问“阿嫂可好?”那般惊心和神秘,却至少不次于至尊宝称小甜甜为“牛夫人”的辛酸与荒唐。

林诗音道:“因为……我要是也和你一样有勇气,和你一样坚强,今天就不
会有这样的结局。” 孙小红道:“可是你……”林诗音道:“我现在才知道我本就不配做他的妻子,只有你才配得上他。” 孙小红垂下头,道:“我……”林诗音根本不让她说话,又道:“因为只有你才能安慰他,鼓励他,无论他做什么,你对他的信心都不会改变,而我……” 她黯然叹息,眼泪又流下。

所以,觉得配不上的时候,就配得上了。因为信心是一个决定,就像相爱一样,从天上来,往天上去。


漫忆李寻欢


郭暮云的半导体

漫忆李寻欢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我的全部文章)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漫忆李寻欢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