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2018年 2月 4日 1412点热度 0人点赞
音频

经文
 

诗 31:1耶和华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凭你的公义搭救我。
诗 31:2求你侧耳而听,快快救我,作我坚固的磐石,拯救我的保障。
诗 31:3因为你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所以求你为你名的缘故,引导我,指点我。
诗 31:4求你救我脱离人为我暗设的网罗,因为你是我的保障。
诗 31:5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耶和华诚实的 神啊!你救赎了我。
诗 31:6我恨恶那信奉虚无之神的人,我却倚靠耶和华。
诗 31:7我要为你的慈爱高兴欢喜,因为你见过我的困苦,知道我心中的艰难。
诗 31:8你未曾把我交在仇敌手里,你使我的脚站在宽阔之处。
诗 31:9耶和华啊!求你怜恤我,因为我在急难之中;我的眼睛因忧愁而干瘪,连我的身心也不安舒。
诗 31:10我的生命为愁苦所消耗,我的年岁为叹息所旷废,我的力量因我的罪孽衰败,我的骨头也枯干。
诗 31:11我因一切敌人成了羞辱,在我的邻舍跟前更甚;那认识我的都惧怕我,在外头看见我的都躲避我。
诗 31:12我被人忘记,如同死人,无人记念;我好象破碎的器皿。
诗 31:13我听见了许多人的谗谤,四围都是惊吓;他们一同商议攻击我的时候,就图谋要害我的性命。
诗 31:14耶和华啊!我仍旧倚靠你。我说:“你是我的 神。”
诗 31:15我终身的事在你手中,求你救我脱离仇敌的手和那些逼迫我的人。
诗 31:16求你使你的脸光照仆人,凭你的慈爱拯救我。
诗 31:17耶和华啊!求你叫我不至羞愧,因为我曾呼吁你;求你使恶人羞愧,使他们在阴间缄默无声。
诗 31:18那撒谎的人,逞骄傲轻慢,出狂妄的话攻击义人;愿他的嘴哑而无言。
诗 31:19敬畏你投靠你的人,你为他们所积存的,在世人面前所施行的恩惠,是何等大呢!
诗 31:20你必把他们藏在你面前的隐密处,免得遇见人的计谋;你必暗暗地保守他们在亭子里,免受口舌的争闹。
诗 31:21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因为他在坚固城里,向我施展奇妙的慈爱。
诗 31:22至于我,我曾急促地说:“我从你眼前被隔绝。”然而,我呼求你的时候,你仍听我恳求的声音。
诗 31:23耶和华的圣民哪!你们都要爱他。耶和华保护诚实人,足足报应行事骄傲的人。
诗 31:24凡仰望耶和华的人,你们都要壮胆,坚固你们的心。

 
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
 
大卫这首诗,显然是在说“信靠”。约拿引用第六节所发“绝命诗”(拿2)的主旨,也是如此。
 
信靠当然在苦难中更为重要。这首诗提到了诸般苦难:敌人暗设的网罗(4),无神论的仇敌(6),眼睛忧愁干瘪,身心不得安舒(9),生命被愁苦消耗,年岁被叹息旷废,力量衰败,骨头枯干(10),被人羞辱,众叛亲离(11),被人忘记(12)、谗谤、攻击(13)。
 
苦难就是这样具体,就和罪孽一样。所以大卫只得不住地呼求。全诗24节,共用了15个“求”字。在呼求中大卫得着信靠,在信靠中大卫继续呼求。他呼求上帝的拯救,也呼求仇敌受惩罚——然而本诗的核心与高峰当然是他对上帝主权的全然“信靠”与交托,也就是第五节:
 
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
 
这就是至高的信靠,终极的信靠,因为神一定会拯救我们的灵魂——即便他允许那不能杀灵魂的,杀我们的身体。所以第5节也是主耶稣的十架七言之一,体现着一样的“终极信靠”。
 
除了约拿外,这篇诗还影响了不只一位圣经人物和历史人物。13节出现在耶利米的呼求中。司提反殉道时的祷告也是引用第五节。这一节还有很多圣徒在临终时说出,有天主教的,有圣公会的,还有苏格兰“杀戮时期”(一六八三──一六八八年)的盟约派。
 
还有本文的主角,扬·胡斯长老。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在《新教五圣》系列的前三讲,我们分别讲了马丁路德威克里夫诺克斯。这三位,包括我们最后要讲的加尔文,虽然都因着坚持真理激烈反抗天主教而招致天主教的逼迫,但他们都得了人所谓的“善终”。
 
或许这给了我们一种错误的暗示,以为坚持真理并不至于死。那么胡斯的结局就及时地证明:为真理而死其实才是常态。 
 
 
最伟大的捷克人
 
用今天的话来说,胡斯是捷克人。
 
不知大家对捷克是否熟悉,但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应该至少看过捷克动画片《鼹鼠的故事》。很多人还知道比尔森啤酒和百威啤酒,还有菠丹尼化妆品以及斯柯达汽车,虽然未必知道这些也都是捷克的。
 
在2005年捷克官方电视台组织评选的“一百位最伟大的捷克人”中,胡斯排名第七。排第五的是稍晚于他的著名胡斯派领导人扬·杰式卡将军。排第四的是著名教育家夸美纽斯,他在加尔文宗的大学受教育,后来成为胡斯教派的摩拉维亚兄弟会的最后一任主教,在三十年战争爆发后沦为宗教难民。
 
这个排名或许可以从侧面说明胡斯对捷克的影响力。所以在我来看,胡斯才是最伟大的捷克人。
 
波希米亚的兴起
 
不过在胡斯的时代,捷克并不叫捷克,而是叫波希米亚。今天很多人对于这个词的印象,大致是指一种穷艺术家所喜爱的宽松、邋遢但很有范儿的穿衣风格。
 
波希米亚地区的东南西北四邻分别是斯洛伐克、奥地利、德国、波兰。此地在罗马帝国时期有一支叫“波希人”的凯尔特人聚居,由此得名波希米亚。公元前1世纪日耳曼人迁入并自此成为统治阶级。此地后来也有斯拉夫人等民族迁入。
 
日耳曼人在9世纪照自己的习惯法选举了国王,建立波希米亚王朝。1306年王族绝后,哈布斯堡家族的鲁道夫一世以外戚身份继承了波希米亚王位。40年后,卢森堡王朝的查理四世当选为波希米亚国王,不久后(1355)又当选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此人就是刚才提到的那个排名里,排名第一的捷克人。他把神罗的首都签到了布拉格,从此波希米亚成为14世纪的中欧强国。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查理四世(1316年5月14日-1378年11月29日

 
查理四世作为神罗皇帝最著名的决定是颁布“黄金诏书”。这部诏书是对当时德意志现实的承认,是对日耳曼人习惯法的遵循,从法律上摆脱了教皇对神罗皇帝选举的干涉。按照黄金诏书,神罗境内的七大诸侯称为选侯,意即“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诸侯”,分别是:美因茨大主教;科隆大主教;特里尔大主教;波希米亚国王;莱茵-普法尔茨伯爵;萨克森-维滕贝格公爵;勃兰登堡藩侯。大概可以理解为战国七雄可以轮流选举和被选为天子。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黄金诏书

 
这个制度深刻影响到了后来宗教改革的进程,萨克森选侯和马丁路德的关系详见本系列第一篇文章
 
查理四世大力建设布拉格,于是布拉格成为欧洲乃至全世界最美丽富庶的城市。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今日布拉格

 
1348年查理四世还建立了中欧第一所大学“布拉格大学”。这所大学在历史上出过很多著名人物,比如第谷,开普勒,马赫,特斯拉,爱因斯坦也曾在这里做过研究。文学家方面则有里尔克,米兰·昆德拉,以及弗朗茨·卡夫卡。
 
不过,布拉格大学最杰出的校友却不是以上这几位,而是胡斯。
 
胡斯出身农家,少年丧父,寡母非常敬虔,认为教育是重中之重,便用尽全力供他上学。1390年,胡斯不负母亲期望,进入布拉格大学学习,先后获得文学学士(1394年)和文学硕士学位(1396年),1401年成为布拉格大学神学部主任,1409年更成为校长。他一生大部分时间在布拉格大学教书,并在学校附近的伯利恒礼拜堂讲道。
 
威克里夫的传人
 
查理四世的女儿安妮嫁给了英王理查二世,在英国她接受了威克里夫的教训(点击查看本系列有关威克里夫的文章),悔改信主,并从此将许多威克里夫的作品带回波希米亚。就这样,胡斯也读到并接受了威克里夫的思想。所以从宗教改革史的角度来看,胡斯的思想可以说是上承威克里夫、下启马丁路德。
 
不过在天主教占据统治地位的神罗和波希米亚,胡斯的思想纯属胡思乱想。虽然他宣讲的教义在今天身为新教信徒的我们来看再平常不过。这些教义有:
 

  • 人人都应当读圣经(当时只有神甫们能读)
  • 圣经应当被翻译成各民族的语言(当时只准读拉丁文圣经)
  • 教会的头不是教皇而是基督(和今天的家庭教会立场完全一样)
  • 不符合圣经的传统不是真理(五大唯独之“唯独圣经”)
  • ……

 
和他承上启下的两位一样,胡斯同样大力抨击赎罪券制度,并谴责神职人员的道德堕落。并且他出语惊人,有一次竟公然说:
 

高级教士是蓄意曲解圣经的撒谎者,扬言凡事必须听从教皇。事实上,大家都知道,有不少教皇是传异端者,还有一个教皇是女人。我们为何要凡事听从他们呢?

 
这个“女教皇”是什么鬼?其实这个事件是天主教最讳莫如深的禁忌之一。根据13世纪后期波兰的道明会会士特拉波的马丁(Martin of Troppau)所著的《教宗和皇帝的大事记》(Chroniconsummorum pontficum et imperatorum)第三校订本,这个女教皇原名琼··安格理克斯,本是英国人,女扮男装和情人一起到了雅典。在那里,她学习并精通了神学,程度之高据说无人能及,成为教士后还到罗马授课。她的言行和知识在罗马得到高度评价,最后居然在853年被选为教皇。不过就在当上教皇时,她怀了情人的孩子,更加尴尬的是就在从圣伯多禄大殿到拉特兰的例行游行中当街早产。之后仓皇逃走。她做教皇前后共两年。不过天主教会史从不承认她的存在,并且把前任教皇的卸任日期往后推了两年以掩盖此事。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传说中的女教皇)

 
胡斯所指应该就是此事。后来在康斯坦茨大公会议上,胡斯再次提到女教皇问题,但奇怪的是,当时竟没有人质疑此事——这甚至是胡斯所有观点中唯一未受质疑的。换句话说,那次大公会议实在邪气十足:胡斯言论中最可能不太靠谱的观点反倒最不受质疑,其他完全正确的观点却被百般批驳。
 
胡斯之死的背景
 
胡斯其实可以算是威克里夫的同时代人,因为他15岁时威克里夫才去世。所以他的时代背景和威克里夫的背景大体相仿,也就是都处于“教会被掳阿维尼翁”的七十年加上之后双教皇并立的四十年时期。其间的1409-1414年间,天主教教廷更是荒谬绝顶地同时有三个教皇。
 
这个局面直到刚才提到的1414-1418年在康斯坦茨召开的大公会议中才得到解决:三个教皇同时被废,另选了一个马丁五世出来。
 
上述背景和这场会议,与胡斯之死密不可分。简单来说,就是这次大公会议的议题就两个,一个是解决三个教皇的问题,另一个就是正式定威克里夫为异端。而在威克里夫被定罪之后,秉承他思想的胡斯当然也就成了异端,要执行火刑。
 
并且,一开始声明保护他的三个教皇之一的约翰二十三世,自己也在这次会议上被废了,因此自身难保。而同样一开始答应保护他的神罗皇帝西吉斯蒙德也在这次会议上见风使舵后背信弃义,没有履行承诺,而是把胡斯交给了红衣主教团。
 
于是这个邪恶的会议最后正式定胡斯为异端:
 

最后,最圣洁、神圣的宗教会议发布如下决定、宣告和命令:约翰·胡斯过去是、现在仍旧是一个地地道道、罪恶昭彰的异端分子,他公开传讲错谬和异端,藐视教会的权柄和禁令,在该错误中顽梗不化、心思刚硬达数年之久;他还要向至高的审判者主耶稣基督发出申诉,此冥顽不化之举令忠实的基督徒尤为愤怒。

 

基于上述理由,本宗教会议判定约翰·胡斯为异端分子,其申诉具有危害性、冒犯性,是对教会司法权的藐视,当严加谴责;本宗教会议判定,胡斯不仅以其著作和讲道迷惑基督徒,并非耶稣基督福音的真正传道人,而且他还硬着颈项,一意孤行,不肯回到我们圣母教会里来,也不愿放弃他所公开传讲、捍卫的错误及异端。故此,最神圣的宗教会议下令,废黜约翰·胡斯原有的教士尊严及职位。

 
剥夺教士职位后紧接着就是移交世俗法庭,执行火刑。执行之前还要先照例侮辱一番,首先要给胡斯剃头。不过剃头时,主教们却为用什么工具,是剃刀还是剪刀,彼此争执不下,起了纷争。这时,约翰·胡斯转身面向皇帝,说道:“我真是感到惊讶,他们在心思残忍方面如此同心合意,但用什么方式来表达残忍,倒彼此相持不下。”最后,他们同意用一把大剪刀,把胡斯头顶上的一块头皮剪了下来。然后又给他戴上一顶纸糊的高帽子,上边画着三个魔鬼,写着:头号异端分子。(蚊格批斗的做法或许是从这儿学来的)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福克斯《殉道史》胡斯殉道插图

 
所以,被邪恶定为邪恶,或许正是圣徒已得荣耀的最佳见证之一。
 
烈焰焚身时,胡斯开口,高声唱到:“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怜悯我吧!”唱了几遍后,风把火焰吹到他脸上,胡斯一下子窒息了。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又动了起来,坦然念诵着诗篇31篇,特别是那句“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就这样结束了他在世上的苦难。
 

(节选自电影《胡斯传》)

 
当所有木柴烧光之后,他的上半截身体还悬在链条上。仇敌把他的残躯从柱子上扔下来,又重新燃起一堆火来烧。他们先将胡斯的头颅剁成碎片,好更快烧成灰烬,又从一堆内脏中捡出他的心脏来,用棍棒使劲敲打,然后把它挑在一根尖尖的棍子上,在旁边燃起的另外一堆火上烧烤。当胡斯被烧成了灰烬,教廷还不放过他,他们说,绝不能让胡斯的任何一部分回到波希米亚,于是把他的骨灰撒到空中,随风而去。
 
(以上部分内容引自福克斯《殉道史》,苏欲晓、梁鲁晋译) 
 
就是这次会议,同时也下令将威克里夫挖坟掘墓,挫骨扬灰。然而他们不能想到,水中的威克里夫和风中的约翰胡斯,最终却被如水如风的圣灵亲自使用,开启了主耶稣洁净自己教会的行动。
 
浴火重生黑天鹅
 
胡斯临死前在牢房里说:“今天, 你们烧死了一只鹅(捷克语中‘胡斯’的意思),但是一百年后,你们将会听到一只天鹅的鸣唱,这是你们无法烧毁的,到那时你们将不得不聆听它的歌声。”
 
一百年后,萨克森州的马丁·路德发现了这个预言,并且认出,他就是胡斯所预言的对象。路德在1531 年这样写道:
 

约翰·胡斯在波希米亚牢房中预言的那只天鹅就是我。当时他说:他们今天会烧死一只鹅,但一百年后他们将听见一只天鹅的鸣唱,而且不得不听。是的,若上帝喜悦,这只天鹅将会持续不断地歌唱下去。

 
就这样,虽然威克里夫死了,胡斯也死了,但他们所持守的真理,终于借着马丁路德,以众人都意想不到的方式,如黑天鹅一般展翅上腾,改变了教会,改变了世界。
 
布拉格拋窗事件
 
然而胡斯的故事还没有完。
 
胡斯死讯传来,波希米亚人民无比愤怒,支持他的地方贵族及民众开始激烈抗议教廷,最终教廷对波希米亚发布了“禁行圣事”的处罚禁令。1419年,以胡斯信徒为主的布拉格市议会更是被强制解散,还有人被逮捕,代之而起的是以天主教徒为主的新市议会。胡斯信徒非常愤怒,7月30日,他们在神父扬·柴利夫斯基的率领下走上街头示威游行,人潮聚集至新市政厅前的查理广场(今天的布拉格广场),要求释放被逮捕的胡斯信徒。随着游行群众情绪的高涨,反胡斯派也逐渐不满,突然有人由市政大厅的窗口向胡斯信徒丢掷石块,局势立刻被引爆。狂怒的胡斯派冲进新市政厅楼上,将市长及市议员共7人自窗户扔向楼下一大群手持长矛的抗议者,这就是“布拉格第一次拋窗事件”。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第一次拋窗事件)

 
之后暴动更加激烈,胡斯派开始攻击天主教教堂及相关人物,导致神圣罗马帝国出兵镇压,于是胡斯信徒全面起义,就此开始了长达15年的“胡斯战争”。
 
胡斯派推举贵族扬·杰式卡领导他们。1420年7月,杰式卡率部在布拉格城郊维科山粉碎了西吉斯蒙德发动的第一次进攻。1422年初他领导胡斯军,在库特纳霍拉和涅梅茨布罗德采用迂回包围战术,再次击败第二次进攻。
 
 

点击欣赏胡斯派战歌《你们是神的战士》。
 
歌词大意:

 
 

你们是神的战士,和他的律法
祈求神的帮助,保持对他的信仰
和他同行,你们将看到胜利曙光
 
你们为基督的牺牲是值得的,他将百倍偿还于你
如果你为他而牺牲,定能得到永恒的生命
为真理奋战的人必得福祉!
 
主吩咐你不要害怕身体受到伤害
并嘱咐你,要为了你所爱的兄弟而牺牲
 
无论是弓兵弩兵,还是提着长戟的骑士
亦或者是镰刀匠,执权杖者,以及从事所有职业的人
不要忘记仁慈的主与你们同在
 
不要害怕你的敌人,也不要在意他们的数量
常将主保留在心中,并为他而战
在大敌当前,你无需逃离
 
这个国家过去的捷克人曾说过,并将其当做座右铭:
如果这个领袖十分优秀,那么这段旅程将十分愉快
 
铭记你们所有的密令
服从队长的命令,并保全自己的战友
集中注意,并保持阵型!
 
你们这些乞讨者和罪犯,记住你们的使命
贪婪和偷盗将使你们命丧黄泉
不要去关注那些所谓的“战利品”!
 
满心欢喜对着他们喝道:你们将要被击败!
举起你们的武器,并宣誓:神是我们的主!

 
杰式卡在西方历史上是与亚历山大大帝等六人齐名的、从未打过败仗的七位统帅之一。但1424年10月11日,他在率军围攻普日比斯拉夫时死于瘟疫。普洛科普继承了他的统帅地位,继续对抗罗马天主教会以及支持天主教的神圣罗马帝国。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扬·杰式卡将军(1360年-1424年10月11日

 
1430年代初,胡斯党人分裂为温和派(圣杯派)和激进派(塔博尔派)。经济和政治上较稳固的温和派开始与天主教阵营勾结,市民阶级和贵族公开背叛人民,其力量已占三倍优势。温和派在长期斗争中已掌握波希米亚经济并基本实现了他们的主张,所以不再能容忍激进的塔博尔派(由普洛科普领导)的继续发展威胁到自身的利益,于是转而投向敌人阵营。
 
1432年5月,圣杯派在天主教会和皇帝的支持下,在利帕尼与塔博尔派进行了会战。圣杯派出动了步兵二万五千人,骑兵数千人,战车六百辆,而塔博尔派只有步兵一万,骑兵八百骑和战车三百六十辆迎敌。圣杯派以优势兵力佯作强攻,继而退却,普洛科普判断失误,把敌人伪装的撤退当作真正的溃逃,就向敌人猛烈地扑去,从而削弱和破坏了大车防御工事的防守。这时,敌军骑兵突然攻击塔博尔军的侧翼,并袭击了几乎毫无防御的营地,塔博尔骑兵将领恰克率领骑兵临阵脱逃,导致全军的溃败,普洛科普等阵亡。胡斯战争至此基本结束。塔博尔派的残部一直坚持到了1437年,在西翁之战中才覆灭。塔博尔城则维护了相对的独立,直到1452年陷落。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胡斯派士兵盾牌)

 
相似的事件在200年后又发生了一次。
 
1617年,狂热的天主教徒斐迪南二世就任波希米亚国王,一上任便残酷迫害新教和胡斯党人。1618年5月23日,布拉格的新教徒发动起义,人们在图恩伯爵的率领下冲进王宫,将斐迪南二世派来的两名钦差从窗口投入壕沟,是为第二次布拉格抛窗事件。新教徒同时成立由三十位成员组成的临时政府,宣布波希米亚独立。次年6月,波希米亚起义军进入奥地利王国境内,兵临维也纳城下。已当选神罗皇帝的斐迪南二世迫于形势,表面上假意答允进行谈判,暗地里向天主教同盟求助,并答允将来把普法尔茨选帝侯的爵位转让予巴伐利亚公爵马克西米连一世,以换取天主教同盟出兵相助。不久,天主教同盟即出兵二万五千人,并赞助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大量金钱。起义军被迫于八月退回波希米亚,而波希米亚议会亦于该月选出信奉新教的普法尔茨选帝侯腓特烈五世为波希米亚国王。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普法尔茨选侯腓特烈五世(1596年8月26日-1632年11月29日

 
腓特烈五世的母亲是奥兰治亲王威廉一世(沉默的威廉)之女路易莎·朱丽安娜,妻子是英格兰国王詹姆斯一世的女儿伊丽莎白·斯图亚特。腓特烈五世的家族几代以来都是加尔文宗信徒,他的曾祖腓特烈三世曾于1563年委托加尔文宗学者和牧者制定了《海德堡要理问答》(海德堡就是普法尔茨选帝侯国的治所),其中第80问更是直接出自他的建议。腓特烈五世与伊丽莎白·斯图亚特最小的女儿后来嫁给了第一任汉诺威选帝侯恩斯特·奥古斯特一世,他们的后裔格奥尔格一世·路德维希在英国光荣革命之后,以第52继承顺位即位为英国国王,即英国汉诺威王朝第一任国王乔治一世。
 
作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斐迪南当然不能容忍波希米亚人自行选出国王,于是在解除维也纳之围后随即出兵反攻,而天主教同盟之一的西班牙亦出兵进攻普法尔茨。1620年11月8日,波希米亚和普法尔茨联军在白山战役与蒂利伯爵所统率的天主教同盟军决战,联军虽占有地利,但因装备落后,终为天主教同盟军所败,27位新教领袖在布拉格广场被杀,腓特烈五世逃亡荷兰,而波希米亚则重新纳入神圣罗马帝国的版图。波希米亚约有四分之三的贵族土地落入神圣罗马帝国之手。而神罗更强迫波希米亚的百姓改信天主教,逼迫所有新教徒限期离境。从那时开始,波希米亚就成了一个天主教国家,直到如今。
 
(史实部分引自维基百科)
 
结语
 
所以,上帝的旨意不是我们能完全揣测的。改教事业一度最为兴盛的波希米亚,最终被天主教复辟。一度岌岌可危的英伦三岛却成了新教最坚强的核心之一。同受强势选帝侯保护的马丁路德和胡斯,一个安度晚年,一个却壮烈殉道。
 
不过,虽然今天的捷克已经是一个天主教国家,但胡斯仍被捷克人民认为是他们的民族英雄,本文开篇时提到的那个“最伟大的捷克人”排名算是证据之一。胡斯的精神指引着世世代代的捷克人民寻求独立自主,捷克著名音乐家斯美塔那的交响诗组曲《我的祖国》就有两个乐章使用胡斯战歌的主旋律来致敬胡斯和胡斯派,至少同样著名的捷克音乐家德沃夏克也写过一首《胡斯派序曲》。
 
 

(点击收听斯美塔那《我的祖国》第五乐章“塔博尔”(胡斯派最后牺牲之地)和德沃夏克《胡斯派序曲》)

 
不过,不是所有音乐人都了解胡斯。蔡依林有一首《布拉格广场》(周杰伦谱曲,方文山作词),歌词中有一句:“我就站在布拉格黄昏的广场,在许愿池投下了希望”。然而布拉格广场并没有什么许愿池,方文山可能错把布拉格广场上胡斯雕像基座的“许愿墙”误会成了烧死他的仇敌所在的罗马的许愿池(特莱维喷泉)。2014年,布拉格市政府对胡斯雕像进行维修,清洗了基座上的纸条,周围设了围栏,于是从此连“许愿墙”也没有了。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布拉格广场的胡斯塑像)

 
而胡斯真正许下的愿望,就刻在他塑像的周边:
 

Věřím, že po přejití bouří hněvu vláda věcí Tvých k Tobě se zase navrátí, ó lide český !(我相信在跨越愤怒以后,你们的权利必将失而复得,捷克人!)

 
波希米亚的天鹅所发的预言实现了,无数战争与逼迫之后,今日的捷克终于跨越了愤怒,像丝绒一般,平滑实现了改变。
 
更重要的一句则是:
 

Milujte se, pravdy každému přejte(彼此相爱,愿真理给每一个人)

 
胡斯为坚持真理,为彼此相爱,付出了生命。而面对相似的逼迫,其实我们还远远未曾抵挡到胡斯一样的地步。但胡斯给曾受并且将受逼迫的我们的最大安慰就是:无论我们的身体是否会像他和威克里夫一样破碎,我们的灵魂都可以安然交托在上帝的手中。
 
据说,每一个犹太母亲在晚间教导儿女祷告时要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好让他们能在可怕的黑夜沉沉睡去,在那喜乐的清晨安然醒来。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这便是我们信仰的根基,复活的道理。神的选民彼此相爱,主的真理终将得胜。天国的降临将要更新世上的邦国。在那天上的聚集中,那曾在逼迫中承认主名、不曾背叛的圣徒,他们那可以毁坏的身体与不能毁坏的灵魂,终将重新成为一体,和胡斯等先辈一起,永远与主同在,进入父的荣光。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相关阅读:

新教五圣之:南僧马丁路德

新教五圣之:北丐威克里夫

新教五圣之:西狂诺克斯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郭暮云的半导体

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其他文章)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新教五圣之:东邪扬胡斯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