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路易斯论爱情与婚姻 | 讲座录音与文字

2022年2月14日 2606点热度 89人点赞 6条评论

音频

 

文字根据《返璞归真》第三讲讲座录音整理,整理者张承弟兄。

当我们谈论婚姻的时候,我们是在谈论什么?

这取决于你对婚姻的定义和看法。按照SJ的说法,婚姻是夫妻二人,一男一女,永远的结合,两人是成为了一体。成为了一体的意思,你就不妨理解为是字面上成为了一体。他们两个完全合二为一,好像一个人一样。所以婚姻一旦要解除,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离婚,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们必须指出这一点,虽然现代人可能已经太习惯于随随便便就离婚,但是我们仍然要指出离婚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离婚就像是一场外科手术,就像把一个活生生的身体切开,把一个人劈成两半。我们承认其实不是每一个教会对于婚姻,尤其是对于离婚的看法都是完全一样的。但是所有的JH都一致地承认,这个手术太大了!最好不要进行。有一些认为这是不得已的时候的一个补救的办法,有一些认为这个是什么情况下你也不可以采取,但是大家都承认离婚可绝对不是两个生意伙伴散伙这么简单,是吧?它实际上来讲,甚至都不像说是你上阵打仗,然后你逃跑,做了一个逃兵,并不是。

它就是刚才那个字面意思,它比较像把你的双腿给你锯断,这样的意思。可是现在的人不这么看了,现在很多人离婚有一个主要的理由,叫做“我们不再相爱了”。婚姻中的一位,他认为他爱上别人了,那么这就成了离婚的理由。不知道是不是大家也这样认为。但是我们想告诉大家,JDJ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相爱是婚姻的唯一理由”,你认同这句话吗?相爱或者爱情是维系婚姻的唯一理由,你同意吗?或者说至少它是最重要的理由,也可以有别的理由,对吧?但是爱情是维持婚姻的最重要的理由,你同意吗?

其实当我们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多时候你不知道你在讲什么。如果有人甚至更进一步说,相爱就是维持婚姻的那个唯一理由,那么你这个就没有给誓言,或者叫约定留下任何的位置。

我们过去都知道,当两个人非常的相爱的时候,他们会有山盟海誓,是吧?这个所谓的山盟海誓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两个人两情相悦还不够?为什么他们一致认为还要以某种誓言、某种约定来作为一个加强的保障?

所以可见人的心里都有这个概念,就是相爱并不是唯一的理由。如果它就是,它就没有给诺言留下任何的空间,所以当两个相爱的人真的是在继续相爱的时候,他们会比别的任何人都承认,他们需要誓言。需要一个盟约来去维持他们的婚姻!他们就有这种自然而然的倾向,就会彼此山盟海誓。全世界所有的爱情歌曲都充满着这种坚贞不屈的誓言。

所以当我们说JDJ认为神圣的约定是婚姻的真正根基的时候,并不是在给人的这种自然感情加上了一个条条框框的限制。

实际上这正是反映了我们对于人类这个心理本性的某种承认,并且对它予以了一个成全和圣化。所以当两个人相爱的时候,其中一方或者他们彼此说我要永远爱你,我要永远对你忠贞。那么这句话在你们真的特别相爱的时候,执行起来毫不费力,是不是?但是当有一天双方或者其中一方真的已经不爱对方的时候,这句话还是有效力的,对吧?这才是婚姻能够维持住的真正原因。人只能承诺我永远对你忠贞,意思是我不背叛你,我不会出轨。但是人其实不能承认、承诺我永远爱你,因为没有任何人可以承诺自己永远保持着某种感觉,对吧?如果那个爱是一种感觉,你认为你可以,最终你会发现你不可以,但是一个决定和一个诺言,你是应该做也可以做,也能够守住它。

这就是我们在谈论婚姻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想要谈的。

现在的人却每个人都觉得好像是说,如果你找到了一个相爱的人,这就是合适的人。合适的人就可以结婚,然后呢,结了婚就可以永远的相爱下去。一旦他发现不再相爱了,他就会觉得我找错了对象,然后换一个人就可以了,还可以再相爱。那么他其实很快还会发现,这个爱也会消失,而且通常第二段比第一段消失的更快。第三段比第二段消失的更快,对不对?

所以呢,生活中的每一个领域都有类似的情况,还真不是爱情和婚姻而已。我的儿子总跟我说,他想让我带他坐一次飞机,他当然还没坐过,他正因为没坐过,所以他才会对坐飞机这么渴望、这么激动是吧?但是我告诉你,任何的小孩子,你带他坐了一次最多两次之后,他也就再也不会对坐飞机很有兴趣了,是不是?那个新鲜劲就过去了。等他长大真的加入了空军,天天飞行训练的时候,就会觉得有点厌倦了是吧?就不一定那么喜欢飞行了。

当你第一次在网上或者是在书上看到了某一个你觉得特别浪漫特别美的地方,比如说什么法国、什么普罗旺斯啊、还是什么玻利维亚,有一个那种能反射天空的像镜面一样的盐湖是吧?你看到那你觉得好美啊,你就想长住在那个地方,可是等你真的去一次之后你就会大失所望,或者你不会产生第一次那个激动了。

我当年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特别总梦想着去一个地方叫做林芝。它在西藏的喜马拉雅山南麓,海拔很低,号称是青藏高原上的江南。我对那个地方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憧憬,觉得好,一生要能定居在那就好了。

2013年我真的去那地方呆了一周。回来以后,从来没有梦见过它。也不想再去第二次了,说实话。

所以我们想强调的JDT对于婚姻的看法有很多很多种,但是重点在于爱不是唯一的理由,甚至不是最重要的理由。

听起来很惊人,是吧?那就取决于爱是什么?接下来我们还会谈到这个问题。

为什么妻子要顺服丈夫

然后我们特别又会谈到一个问题,在JDT的婚姻当中,可能很多人听过我们讲的一句话,叫丈夫要爱妻子,甚至要为妻子舍命,对吧?妻子呢,要顺服丈夫,也就是以丈夫为她的头啊,她要听她的丈夫,要顺服她的丈夫。这个话在现在是特别“政治不正确”是吧?是不是在东北尤其明显一些是吧?我们东北女孩喜欢在家里管家,是不是有这样的倾向?其实不光东北,好像全国都这样是吧?

可能很多人就会产生一个问题,说这话讲得我就不喜欢,为什么夫妻二人不应该平等来做事呢,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人是头?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不能男女两个人,夫妻两个人平等?为什么一定要讲丈夫是头,妻子要听他的?

首先我们要说,如果丈夫和妻子永远意见一致,那就不存在谁是头的问题,对吧?我们也承认,也希望永远是这样。就是在婚姻当中你们俩大事小情意见全一样。我说的是真心一样,而不是这个丈夫已经被虐得怕了你了,你说咋的都行,你高兴就好。不是这种,是他俩真的就是一样。如果是那样就不用谈这个问题,不需要说谁是头,对吧?

可是问题就在于真的发生争议的时候该怎么办呢?你说好好沟通一下嘛,谈一谈是吧?谈一谈,或者在那晾一晾,搁置一段时间,过一阵再说。可是如果好好谈过了,也过了一阵,过了两阵过了三阵,事儿还得解决怎么办?你想过这个问题吗?你说那投票呀,可是你这个议会只有两名成员是吧?一人一票怎么办?哪怕你是三个人,你还可以有一个多数票存在,可是你只有两个人,一人一票,那么下面就有两种情况了,要不就各持己见,各奔东西,谁也不用同意谁,离婚就完了,对吧?要么就得其中的一个是头,他来投决定票。好让这个婚姻能维持下去,好让他们的共同的决定能够继续下去。

这就是我们所讲的。所以为什么要谈论谁是头?因为一个没有章程的联盟,是永远不可能真的持续下去的。在一个家里总会有那么一些时候,那么一些事情,要由一个人来做决定。总会有的,而这个人圣经说他是丈夫。

那你说那我不同意,为什么非得是男人不可呢?可不可以女人做头?我们家我俩都协商好了,就是我们是丈夫要顺服妻子,以妻子为头,妻子会承诺爱她的丈夫,为他舍命,我们就这样约定可不可以?为什么非得是男人,不能是女人?

首先我想问,有谁真的希望这个头是女人,即便你是女人。有谁真的希望对内对外你自豪的宣称在我家就是我说了算,我家老爷们不管事。有谁希望这样讲,并且希望事实就是如此。你的心都已经告诉你了是吧?其实即便是那种自己在家做头的女人,她往往看到别人家的女人做头的时候,她第一个觉得很不舒服:你看那家都做都过成啥样了,那家老爷们一点不管事,都得女的在那指手画脚是吧?其实她自己就这样,她都自己这样了,还见不得别人那样,可见她也知道那个不对是吧?

所以丈夫不做头,妻子来管辖丈夫,这里一定有一些什么不自然的地方,一定是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丈夫呢就不说了,就是妻子,她都会对此觉得有点羞愧,不好意思。而尤其在对外的时候,丈夫通常要比他的妻子公正得多。女人一旦成了家,她的利益她的诉求就是以丈夫和孩子为中心的。她对外的一切都是要来抗争,来保护她的丈夫,她的家庭,她的孩子,她看待问题的时候常常是不公正的。有一个强烈的爱家主义,是吧?而丈夫相对来说就冷静得多,不会太被这种情绪所牵引,搞得太偏执。

这个意思很简单的。我就问你,假设你家养一狗,把邻居家孩子咬了,或者是反过来,邻居家的狗把你家孩子咬了,这个情况下,你觉得出面谈这个事儿,是由两家的女主人谈比较好,还是两家男人谈比较好?你想想这个场景。两家女人谈,你就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场面,是吧?两个男人谈,就会比较冷静的把这个事协商着去解决。或者再说一句话,就你家狗单方的把人家孩子咬了,把人家的那个门挠了,或者把人家什么东西弄坏了,你是更愿意跟那家的男主人沟通解决这个事儿,还是跟那家的女主人。你自己想想吧。

所以很多时候有一些东西不能拿那些个大道理在那去想。常识和你的直觉和上帝给你的良心就会告诉你正确的方式是什么。

所以这个不要再展开来谈了,我们就说到这里。这是JDT对婚姻的看法,相爱不是唯一的理由,要有个头,这头是男的。

宽恕与爱

接下来说的这个问题是关于宽恕的,夫妻离婚也有一个很重大的原因,就是他做了一件我无法原谅的事情,对不对?我无法宽恕的事情,这个当然不止在夫妻当中,你扩大到人际关系当中,人和人最终的伤害能够造成,就是因为你觉得有些事情你宽恕不了。当有人说你应该宽恕他、原谅他、赦免他的时候,有时候这个正在伤害情绪当中的人就会更加的愤怒是吧?说你这个话讲得也太……这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他伤害的可不是你是吧?你这个话太让人恶心了。

比如,如果是二战过后,现在你跟一个被屠杀了多少同胞,甚至自己的亲人就被德国人杀了的这个犹太人,你跟他讲你要赦免纳粹,你要宽恕德国人,你觉得他会怎么理解呢?

所以很多人说你们JDJ别的我都接受,就这个宽恕,这个爱仇敌,我实在理解不了。

但是,有人会真的做到宽恕吗?我说实话,我如果真面临这个情景,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宽恕。

这就好像是说我承认,我应该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背叛SD,都应该承认我是JDT,对吧?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没有经历过,如果真的有人拿枪指着我的脑门,我要是再承认SD,他就一枪崩了我,那个时候我会不会否认?我没有经历过是吧?所以我也没有办法跟你讲,我在遇到了那种犹太人那个情境的时候,我会不会去宽恕。

但是我们现在谈论的不是我能不能做到,而是说我应不应该做到?SD是不是吩咐我们要去宽恕别人?当你去从这个角度看问题的时候,你就发现SJ里实在有太多的话是明确这样讲的。

SJ告诉我们说,要这样祈祷: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你如果从不原谅别人,你觉得你应该来寻求SD的原谅吗?你从不宽恕别人,你觉得你应该让SD宽恕你吗?所以在整个西方的JDJ传统当中,人都在临死之前,至少我要宣称我赦免宽恕这一生当中那些我怀有仇怨的人,好让我的灵魂平安上TT,对吧?

当年鲁迅先生就在他临死之前的前五天,写了最后一篇文章,叫做《死》,在这篇著名的文章里,他就写我的那些仇敌,我一个都不宽恕,就让他们恨我吧。这个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我想一个人就剩几天要死了,不至于开玩笑,可能就是真实的想法。可能他就是说因为我做不到也不该做,所以我不宽恕。

但是我们谈论的是JD是不是让我们宽恕?而且当我们一说到宽恕这件事的时候,你别上来就说他杀了你全家你能不能宽恕?这个就等于说你学数学,你是从微积分开始学吗?你是加减乘除开始学的嘛,对不对?

所以你先别说那么高大上的,你先说就从你身边的丈夫、妻子、父母、儿女、同学、同事、弟兄姊妹、朋友、邻居。你先从宽恕他上周得罪你的那件事儿,说的那句伤害你的那句话开始,看你能不能做到。你会发现光这个就够你忙活一阵子了,别在那想什么杀你全家那种事是吧?他就是骂你一句,你看你能宽恕他吗?你操练一下,你试一试。然后你就会知道SJ里有一句话,他说你要爱别人,就像爱你自己一样,这叫爱人如己,是吧?

你得罪人了以后,无论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你希望别人宽恕你吗?希望是吧?那你就去宽恕别人,这就是SJ的教导。可是有时候你觉得我做不到,我怎么可能对一个做了这么错的事情的人,我还能宽恕他,甚至于更进一步要爱他?大家可能听过一句话,说JDT应该恨罪,但是不要恨罪人,是不是?就是恨罪,不要恨人。但这个真的做得到吗?你应该恨这个坏人的行为,但你不要恨这个坏人本身,不要恨这个人。其实通常是做不到的,因为你人和事儿,它总是捆绑在一起的。坏人做坏事,坏事是坏人做的,你恨坏事就自然会恨坏人,恨罪就自然恨罪人,对吧?但是,这句话仍然可以去仔细分析,有没有他的道理,就是可不可能恨罪却不恨罪人。

路易斯指出,至少世界上有一个人,就是你恨他的罪,但却不恨这个人。谁呢?就是你自己。你觉得你办的坏事、办的错事、办的龌龊事多不多?多吧,你恨吗?你也恨自己那些事儿,但是终极而言你恨你自己吗?你其实相当爱护你自己,你对你自己特别好,对吧?所以SJ说爱人如己的时候,你就想一想,你是怎么宽容自己的?你看你能不能同样宽容别人?你对于你自己的错误一笑置之,你对于别人犯的还不如你1/10的错误揪住不放,是吧?所以你在你自己的身上已经证明了你是可以那么讨厌你自己的懦弱、自负、贪婪,甚至无耻,但你却仍然同时那么爱自己,是吧?你做得到的,你从来没有勉强过自己,从来没有不爱自己。甚至于你恨那些事儿,正是因为你那么爱自己,爱到一个程度,你就恨为什么能做出这个事来,是吧?你的恨都是因为爱。

所以JDJ从未要求我们减少一丝对于那些个罪和坏事的恨。恨恶、厌烦你不应该减少,但他却同时教导你,你不要恨人,就像你不恨你自己一样。

如果你把这个恨罪上升到恨人,恨就会生长,最后超出你的想象范围。

比如我们举个例子,假如你在报纸上或者网上看到一个新闻,说哪地震,呼啦一下,压死了800个人,对吧?你觉得很惨。过后呢,这个新闻又出来说啊,其实那个统计失误那个是有点计算的问题,其实只压死了一百。你的心情是什么?高兴吧,通常一般人会高兴。

但是有没有一种情况,你自己扪心自问,在你心里的隐秘深处,有没有那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当人死少了,有时候你都觉得有点失望,不那么刺激了这个事儿。是吧?原来不那么耸人听闻,不那么震惊。有时候你都觉得这个东西正常了。

那这就是很可怕的。

假如说报纸上报道说纳粹杀人怎么样杀,结果后来另一个报道说,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怕,虽然不是说在给纳粹开脱,但当你看到你的敌人原来不是那么可怕的时候,你是有点失望,还是高兴啊,甚至你会觉得失望!你希望你的敌人越残暴越好,让你对他的攻击越发显得光明正大!

当你发现这种情绪在心里蔓延的时候,你就知道人就是这样变成魔鬼的。他开始越来越觉得,越残忍越好,恨越大越好,明明是白色的东西,他开始要看成灰色,本来就是灰色的,他渐渐就看为黑色,甚至于他最后就希望这个世界上全都是黑色,不要有灰色,更不要有白色。

这样的情况就叫做有“苦毒”了。

而你如果总是恨人,不断的恨就会把这个东西固化在心里,形成了这个苦毒的状态。所以JDJ说你爱仇敌爱仇敌,不是说不惩罚他,就像说你爱你自己,也不是说不惩罚自己,甚至于你自己犯了死罪,你都应该去承受死刑,是吧?然而这仍然不代表你不爱自己,你正是因为爱你自己才让他接受当得的惩罚。

所以当我们说你要爱仇敌的时候也是一样,你爱仇敌不代表不惩罚他。但是这里想强调的是,必要的时候你都应该可以杀人,如果你是战士,你是法官,你是行刑的人,但是也不要恨人,恨人比杀人更可怕。杀人只是执行一件事情,而恨人这个会让你最终变成魔鬼。那个怨恨的感觉,那个想要报复的感觉,如果你不去摧毁它,它最终就会摧毁你,把你变成魔鬼。

所以JDJ讲的意思就是,即便你是在执行审判惩罚你的仇敌的时候,你对仇敌也应该尽量的像对你自己一样。

所谓不恨,就是你是希望他好的。大家明白吗?你永远希望他好,即便这个人是个坏人,你也希望这个坏人能够比他之前的状态要好一些,因为你对你自己就是那么看的。所以我们希望他好,我们做一些事情能让他变好,而不是让你去恨他。希望他好,也不是让你去喜欢他,也不是让你在他不好的时候硬说他好。我们说爱仇敌,说的就是你永远以善意待人,你希望他好,这个意思。你不愿意总是见他不好。你希望他成长,希望他改变,这是我们在谈论爱仇敌的意思。

所以这个原则同样是放在婚姻中的。在婚姻中你都可以打打闹闹吵架,但是不要恨对方。当你一旦产生了恨,你就会各种的去坏他。然而爱的意思是你要希望她好,你做点什么让她好,如同你就是这样对自己的。

所以爱仇敌往往就意味着去爱一个毫不可爱的人。你说这个太难了,但是问题在于你自己有什么可爱的地方呢?你这么爱自己是因为你可爱吗?其实仅仅因为你是你,就因为你是你自己,所以SD就希望我们用同样的方式也去爱所有的人。他爱我们,就不是因为我们可爱,而是因为他决定要爱我们,我们也是这样爱自己的。所以SD说希望你在接受了祂的爱之后,你也能这样爱别人。这就是我们在谈论宽恕和爱的时候,我们真正想说的。

暮云

他以安静为佳,以肥地为美,便低肩背重,成为服苦的仆人。

文章评论

  • 芳笑

    郭牧好,以前听有人讲“自卑是另一种骄傲,因为是骄傲不起来才自卑”,我也相信了。在现实中,当自卑感来的时候,这种“被定义为骄傲”的自责感随之而来。而您在信息中讲到这两样是不同的。您可以再多讲一点两者的区别吗?或者说应当怎样理性正确地看待这两样?

    2022年2月18日
  • 小小小鱼🐠

    郭牧,请问下这些新频怎么下载呀?有些可以有些好像不可以诶 :cry:

    2022年2月25日
    • 暮云

      @小小小鱼🐠 右下角那个向上的箭头

      2022年2月27日
  • 佳诺

    很受益,谢谢作者。

    2022年4月26日
  • 塔娜

    太落地了👍 感谢您郭牧,从昨晚听到现在三遍了、“做不到”一直是我的痛苦、我也不知道怎么倚靠神。谢谢您让我明白爱不是要行出来而是要先行出来!才能产生对神对人的爱、我一直以为仇恨是我里面的恶性肿瘤、但现在看来骄傲更可怕,我的孤芳自赏就是要掩盖自己的自卑和受伤因为我又特别在意别人的看法评价~~今天听明白您所讲的现在可以好好地去看慕安德烈的《谦卑》了因为能看懂、之前看不懂。真的感谢您讲得这么透彻落地、我知道不是您不能讲得深奥而是您迁就我们希望我们能真正听得明白而不是表面知道、我真的感受到您将神的话语掰开揉碎了成为丰富的养分的牧养,感谢您郭牧♥️♥️哦哦问一下路易斯的这本书叫什么呀哪里能买到

    2022年5月5日
    • 暮云

      @塔娜 感谢主。书是《返璞归真》,应该各大书城都能买到。

      2022年5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