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贪恋

2021年4月25日 798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音频

 

经文

 

出 20:17 “不可贪恋人的房屋,也不可贪恋人的妻子、仆婢、牛驴,并他一切所有的。”

 

但申命记的平行经文中,第十诫是这样的:

 

申 5:21 “‘不可贪恋人的妻子,也不可贪图人的房屋、田地、仆婢、牛、驴,并他一切所有的。’

 

两者有一个小差别,就是到底“房屋”和“妻子”,哪个应该在前边?实际上神学家认为两者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因为“房屋”一词很可能指的是“家庭”,而妻子是家庭中最重要的一位。但这个字面上“妻子还是房子”的小差异在今日的我国好像真的成了一个问题。我们知道很多人会为了房子假离婚,并且最后居然弄假成真。怪不得古代会把妻妾称作长房二房三房。这说明东亚的日光下,真的没有新事。

 

人已经有了一个妻子却不知足,还想要三妻四妾,这就叫贪恋。第十诫的意思,正是要人警惕自己不知足的心,和不正确的欲望。贪恋一词的原文直译是“渴望”。圣经从来没有说过无家可归者渴望房屋、独居不好者渴望妻子、亲手劳力者渴望财富有什么不对,所以这里的关键词是“别人的”。在这个意义上,第十诫是在呼应第八诫“不可偷盗”,因为同样明确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并且第十诫的特殊性在于,它是十诫中唯一禁戒内心动机的。如果仅仅是为了强调保护私有财产,其实第八诫已经够了,但摩西十诫却以一个指向动机而不单是行为的“不可贪恋”作为结束,于是不仅呼应了第八诫,而且呼应了第六诫与第二诫。因为贪恋配偶之外的女人(或男人)就是奸淫,贪恋耶和华之外的神祗就是拜偶像。正如新约正确地指出的那样:

 

罗 1:27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已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

弗 5:5因为你们确实地知道,无论是淫乱的,是污秽的,是有贪心的,在基督和 神的国里,都是无分的;有贪心的,就与拜偶像的一样。

 

因着明确地指向内心(这绝不是说前九诫就不管内心),所以“不可贪恋”这一诫命具有一种大的超乎想象的涵盖性。毕竟,所有的罪都是来自于“不正确的欲望”。罪正是来自于对“眼睛明亮、如神一样(创3:5)”的欲望。有人说汉字“贪婪”的“婪”,就是一个女人,坐在两棵树下边,一棵是生命树,一棵是分别善恶树。这个字的另一种写法是“惏”,两棵树旁的一颗心。这虽然很可能是望文生义,但在不至于误导人的前提下,倒也算意味深长。古往今来无数文学作品描述过贪恋之人,《指环王》中的咕噜对至尊戒的贪恋,刻画就极为生动且摄人心魄。

 

不可贪恋

 

因此相对于更关注外在行为的律法主义犹太教,更强调内心与动机的耶稣的福音,对这一诫命有着更深刻的阐释就并不奇怪了。我们来看福音书中相关的经文——但在开始之前想问问未婚的姊妹们,假如有这么一个弟兄,年少多金,事业有成,信仰认真,品行优良,并且有耶稣爱他的明证,那么你愿不愿意考虑他?在回答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圣经是如何叙述对他的,然后你感受一下。之后再想想,他究竟会带你去哪里。

 

太 19:16 有一个人来见耶稣说:“夫子(有古卷作“良善的夫子”),我该作什么善事,才能得永生?”

太 19:17 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以善事问我呢?只有一位是善的(有古卷作“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 神以外,没有一个良善的。”)。你若要进入[永]生,就当遵守诫命。”

太 19:18 他说:“什么诫命?”耶稣说:“就是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

太 19:19 当孝敬父母,又当爱人如己。”

太 19:20 那少年人说:“这一切我都遵守了,还缺少什么呢?”

太 19:21 耶稣说:“你若愿意作完全人,可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

太 19:22 那少年人听见这话,就忧忧愁愁的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

 

同观福音书对此事有几个重要的补充:

 

可 10:17 耶稣出来行路的时候,有一个人跑来,跪在他面前,问他说:“良善的夫子,我当作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

可 10:21 耶稣看着他,就爱他,对他说:“你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

路 18:18 有一个官问耶稣说:“良善的夫子,我该作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

 

可以拿什么来比拟这个少年呢?他大约就好像今天所谓的富二代——比如王撕葱——并且又刚刚当选政协委员。也就是传说中的高富帅,天生的学霸,人生的赢家。在唯物主义与世俗主义统治的我国,这样的人会让人或嫉妒或叹息。因为你还在为了成功而奋斗,他已经在思考成功之后的人生意义。你能劲劲儿地活着是因为你还在路上,他能若有所思是因为他已经到终点了。如同传道者一样,这个少年领悟到了“虚空的虚空”,并且看来他领悟的比所罗门还要早很多。可以试想,如果一个人30岁就到达了他人生的顶点,那么接下来他该怎么办呢?或许只能走下坡路了吧。

 

无论这个少年是因为空虚寂寞冷,还是因为真想得永生,总之这少年来求问耶稣了。他的态度是谦卑的(跑来,跪下),但是根据他问的问题,以及他提问的方式,我们知道,他的心并不谦卑。因为真正的谦卑是完全倒空自己,由神来掌权。而这个少年是有前提和预设的,因为他的问题是:

 

太 19:16 有一个人来见耶稣说:“夫子(有古卷作“良善的夫子”),我该作什么善事,才能得永生?”

 

他的预定义是:得永生必须依靠善行。他的问题只是,具体该做什么善行?耶稣的回答首先让他小小地惊愕了一下,因为主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 神以外,没有一个良善的。”当然这已经在暗示:现在回答你问题的这一位,就是神。但紧接着耶稣的回答可谓正中他下怀,因为耶稣说:“你若要进入[永]生,就当遵守诫命。”

 

这看起来刚好契合了他的预定义。他正是这么想的,他所受的宗教教育告诉他,得永生当然要靠遵守诫命。而遵守诫命就是善事。他的问题只是:还有什么诫命和善事是我没做的?所以他先是谨慎地窃喜,并且为了确定而多少有些明知故问地问:“什么诫命?”然后就再一次听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就是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当孝敬父母,又当爱人如己。”于是他真的得意了。他可能开始觉得,名声在外的加利利先知原来也不过如此。但能借着先知之口来印证自己虽还难称完备、但总体上早已成熟的救赎论,也是一件美事。当他以一种贵族特有的真诚式傲慢回答:“这一切我都遵守了,还缺少什么呢?”时,他已经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了。他问的是“还缺少什么”。或许他想听到的答案,应该类似于:你得再去读个神学院(或者捐建个神学院);你要建立一所麻风病人收容院;你要成立一个能持续帮助穷人的基金会;你要投身环保,保护藏羚羊或者救助流浪狗;你要在贫困山区捐赠几所以你命名的希望小学……

 

然而耶稣早就看穿了他,他却一直没有参透耶稣。万万没想到,耶稣的回答,是给他的灵魂来了个釜底抽薪:“你若愿意作完全人,可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

 

这是主耶稣亲自对第十诫“不可贪恋”的全面诠释。

 

少年之前的所有想法,包括他所以为的善事,其实都有两个隐含的前提:一是他的生活水准不能改变。二是他的生活方式不能改变。这就是他釜底的薪,也是他伏底的心。对他这样的有钱人而言,没钱就不能任性。可是耶稣的目的,正是要人不再任性,而是认信。耶稣就是要改变你的生活水准,从高富帅变成跟从者;就是要改变你的生活方式,从任我行变成向问天。

 

耶稣给他的答案,其实就是随后对门徒所讲的同样的话:

 

太 19:29凡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亲、母亲、(有古卷添“妻子”)儿女、田地的,必要得着百倍,并且承受永生。

 

“……并且承受永生”,这就是耶稣明确的应许。可惜少年还没有听到这个答案,就已经自我判定他做不到这个前提,如同之前他自我判定他已经做到了所有前提一样。耶稣代表天国来到人间,召唤天国的儿女回国,少年欣然前来应诏,最终却黯然离去。因为他在地上的财产很多,难以割舍,于是终于反认他乡是故乡,安居在地,乐不思天。

 

获得如此对待,是因为少年是李天一式的纨绔子弟,目中无人态度骄横吗?不,刚才已经提到经上记着他“跑来,跪下”。那是因为耶稣有仇富心理所以讨厌他,因此故意为难他吗?不是,经上写着耶稣“看着他,就爱他”。那耶稣其实是对事不对人,因为自己穷,所以从无产阶级立场出发,要求少年把财产散尽才能加入天国队伍吗?不,他对可能更有钱的撒该、尼哥底母等都没有提这种要求。那耶稣为何要这样打击人、破碎人呢?为何不像我们今日已经习惯了温情脉脉的基督徒们一样,说一些不刺激人、能建造人的温和话,提一些慢慢来、不伤筋动骨的小要求呢?

 

因为,福音不是一针麻药,而是一场手术。人的罪如同一颗毒瘤,在体内不断疯长,最终会毁掉你,并且是毁在地狱里。所以人才需要救赎,需要信仰。然而麻药式的信仰代价小,痛苦少,短时间内好像也能解决问题,基本上它鼓励你带瘤生存。但是福音却毅然决然地要彻底解决毒瘤本身。福音代价极大,痛苦极大,短时间内好像还把一切都搞砸了,但最终它才真正能救你的命,让你进入永生。

 

这少年的肿瘤就是贪恋。贪恋就是第十诫所指出的罪。贪恋本身就是罪,至于具体贪恋什么,倒不是最重要的。所以即便你不贪恋钱财——其实我认为这个“即便”根本就不成立——你也会贪恋人家的妻子、名声、地位、恩赐、才能、爱戴、拥护等等。

 

看着少年的背影,耶稣和门徒有了接下来的对话:

 

太 19:23 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财主进天国是难的。

太 19:24 我又告诉你们,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 神的国还容易呢!”

太 19:25 门徒听见这话,就希奇得很,说:“这样谁能得救呢?”

太 19:26 耶稣看着他们说:“在人这是不能的,在 神凡事都能。”

太 19:27 彼得就对他说:“看哪!我们已经撇下所有的跟从你,将来我们要得什么呢?”

太 19:28 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这跟从我的人,到复兴的时候,人子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你们也要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个支派。

太 19:29 凡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亲、母亲、(有古卷添“妻子”)儿女、田地的,必要得着百倍,并且承受永生。

 

少年的问题是:我该做什么“善”事?那么我们想一想,耶稣给他的答案,是一件“善事”吗?为何要变卖“所有”呢?为何不能细水长流呢?再退一步,把财产分给穷人毕竟还是善事的话,那么“你还要来跟从我”也是一件善事吗?也就是说,耶稣是否同意少年的救赎论?耶稣是否真的认为得救就是要靠遵守诫命,并且遵守到祂所要求的这种程度?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耶稣的回答,实际上斩钉截铁地否定了一切靠行为得救的可能,因此否定了一切世俗宗教,包括法利赛人的犹太教。善行是好的,然而却不是全部。“你还要来跟从我”,这才是真正的答案。如果说“变卖所有”是“破”,那么“跟从耶稣”就是“立”,不破就不能立。所以你会看到耶稣破除人的心魔与缠累时,方法多种多样,因为罪虽然是一种,但罪的表现却有多种多样。但耶稣在“立人”的时候,所要求的却完全相同:“来跟从我。”这正如“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耶稣是“道路、真理、生命”,当他要你“跟从他”时,就意味着要你在方式、目的、动力三方面都由他做主,要你在美、善、真三方面都尊他为大。

 

这里我们需要略加分辨“真善美”这三个概念。

 

需要指出的是:“美”针对感觉,“善”针对意志,“真”针对理性。三者结合,客观上称为真道;三者统一,主观上叫做信心。真道与信心的指向是上帝,中保是耶稣,动力是圣灵。经上说,

 

提前 1:5 但命令的总归就是爱;这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

 

无垢的清心指向美,无亏的良心指向善,无伪的信心指向真。所以真道不是“唯理达”,唯理性与智力才能到达;也不是“好易达”,凭行为与善事便能到达;更不是“美能达”,靠艺术和感觉就能到达。美、善、真必须被神引领,循序渐进,最终达到感觉、意志、理性的统一。这才是真正的信仰。

 

总体而言,美、善、真是有递进关系的,就是说美很重要,但善比美更重要,然而真比一切都重要。可这并不是说这样的话只要“真”或者只要“真善”就可以了。事实上缺了哪一个都不是真的完备。

 

我们的祖先最重视的或许是美。人生苦难,都从诗里边化解,于是艺术取代了宗教。犹太人重视善行,所以渐渐有了靠行为得救的宗教。希腊人重视智慧,于是相信只有理性能让人得救。只有基督的福音是神的大能,更新了艺术、宗教、理性,统一了美、善、真,是真正让人得救、让人得胜的信仰。

 

可是因着人的罪性,称为基督徒的我们,也常在这三者当中顾此失彼,甚至彼此攻讦。

 

让我用动物来打个比方。过分重视感觉的信仰如同水母,美丽飘逸却空洞无物,并且还有毒。过分重视善行的信仰如同黄牛,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但骨子里认为得救也是靠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所以婉拒恩典。过分重视理性的信仰如同鸭子,整天聒噪不切实际,并且煮熟了都还在嘴硬。

 

而真正的信仰如鸽子与鹿一样秀美端庄,如驴驹与羊一般温顺善良,如狮子与鹰一样威猛昂扬。

 

按照这个比方,这个少年比较像黄牛。首先他有钱有势,的确很牛,可算是个牛人,其次他的救赎论就是靠善行得救。然而骆驼穿不过的针眼,难道牛就能穿过?当然不能,黄牛固然不能,即便小很多的天牛、蜗牛也同样不能。“再牛也不能穿越”,这就是想进天国的财主们面临的绝境。这件事,你再有钱也不能任性。

 

门徒们也看到了这个绝境,所以非常希奇,并且发出疑问:“这样谁能得救呢?”耶稣却回答“在人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

 

那么,到底骆驼能不能穿过针眼?如果说“在神凡事都能”,那么神把骆驼穿过针眼,统共要分几步?

 

我们有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然而我想,瘦死的骆驼也穿不过针眼,所以并不如马大。我说的马大是拉撒路和马利亚的姐姐。无论怎样,常年接待主、被主所爱的马大一家应该是穿过了针眼,进入了天国。所以救赎的真相就是:并非你刻苦己身,努力修炼,把自己炼成一条细细的丝弦,就可以穿越这针眼大小、通往天国的时空奇点。并且我们应该记得,耶稣已经说过:就算骆驼能穿过针眼,这还比财主进天国容易得多。

 

穿越的唯一办法,是耶稣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将这个针眼撑大为一扇窄门,凡信他并且愿意进这窄门的,就能得到永生。这就叫“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之前我们说“福音代价极大,痛苦极大,短时间内好像还把一切都搞砸了”,但这极大的代价是耶稣付出的生命,极大的痛苦是祂被钉在十架。祂死亡的时候好像搞砸了一切,但祂复活的时候却成就了一切。

 

耶稣说,你们要进窄门。因此显然,如果你放不下的东西太多,也就是你贪恋难除,你就挤不进窄门。这就是耶稣要你撇下一切跟从祂的用意。所谓的“一切”,当然只论比例,不论多寡。所以寡妇的两个小钱比众人的都多,因为那是她的一切。信心就是,当你一无所有,你就一无所缺。恩典就是,当你什么都做不了,神就什么都做了。

 

昨天在准备这篇讲章时,我有感而发写了一首诗,叫做《唯物主义》。孔子说:“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你在很臭的地方呆久了,就不再觉得臭,并且“与之化矣”。如同西人所说,你问一条鱼“水是什么”,它会愕然不明所指。我们就生活在唯物主义的鲍鱼之肆,我们就生活在世俗主义的污浊浑水中,但我们若不是借着福音,就已经察觉不到这个现实了。

 

唯物主义者的一生基本是这样的:生孩子不是靠信心和“生养众多”的诫命,而是看是否符合计生政策,是否能达到自己设定的生活标准;堕胎与否不是根据“不可谋杀”的诫命,而是根据自己的身体、前途与存款;教育的原则不是根据申命记第六章,而是根据义务教育法第六章;择校不是根据神所定的是非,而是根据自以为的利弊,根据学区、师资和学费;找工作不考虑安息日,而只看是否有五险一金;工作方式不在乎神的诫命,只在乎领导的看法和同事的关系;找对象不管信不信,而只看房子车子,身高学历;结婚不管教会辅导、神前立约,而是你情我愿,甚至奉子成婚;建立家庭不管“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的命令,而是放弃自己男人的责任,让妈妈和太太彼此攻击,两败俱伤;对成功的标准不是基于圣经的话语,而是基于马云的演讲;对幸福的定义不是喜乐平安,而是奔驰苹果,马尔代夫。唯物主义者关注健康胜过关注敬虔,关注自我胜过关注他人,关注生活胜过关注生命,关注世界胜过关注天国。

 


 

如果你不是奔跑争战的基督徒,而是躺着不动的基督徒,那么我想你已经躺枪了。已经被这把唯物主义的火枪打得遍体鳞伤。

 

唯物主义与世俗主义的泥沼中,最容易孳生的恶魔般的藤蔓,就是贪恋。这是世人最难以摆脱的罪,也是,或者说特别是我们中国人最难以摆脱的罪。如果耶稣亲自来我们当中传福音,我想他会把回答这少年富人的话,同样讲给我们。

 

自认为已经因信称义的基督徒们,如果你人生中的大事,从来只凭眼见而不凭信心去做,那么你有祸了。如果面对未来你从不关心异象而只关心现象,那么你有祸了。如果唯物主义这个邪神给你种下的贪恋之毒仍未除净,仍在指导你的生活方式,那么你有祸了。如果你的奋斗目标就是这位少年财主这样,那么你该好好看清他的结局,再来审视你的人生规划,看看你这条和他相似的路究竟通向哪里。如果已到终点的他都不能得救,那么奋斗中的你到底在忙些什么?

 

所以,第十诫在生命方面指教我们的,是要我们学会放弃,竭力进入天国。在生活方面指教我们的,是要我们学会知足,操练爱人如己。并且这两者的次序决不能颠倒。因为一个没有永生的人,你跟他谈什么知足、不抱怨、爱人如己,只会助长他的自我救赎情结,就好像耶稣在那少年财主身上破去的碎片,你又捡回,拼了起来。这个破碎的名叫玛门的偶像最终会领人下地狱。当然,只讲生命而不讲生活也是不行的,这会让人产生一种类似考上中国大学之后的空虚感,好像任务已经完成了,从此任性地活着就好。要记得:窄门是天路的起点,而不是终点。如果说前者是根本没进这扇门,那么后者就好像一进这门就躺下了。所以会各种躺枪。

 

我们需要仰望神的恩典,得着生命的确据和生活的力量。祂的恩典不可测度。贪睡的人,神会给你定个你关不了的闹钟。贪财的人,神会给你一个无底坑般的花钱去向。贪色的人,神会像对待大卫拔示巴一样对你。贪恋的人,若神怜悯,他有各种办法破除你的各种捆绑,让你终于知道这世界根本无可留恋。等到你被破除完毕可被神用,愿那时的你能献上感恩。

 

如果你还未经历到这种破除,你要为此事恒切祷告。

 

愿我们能积攒财宝在天上,而不是积累财富在地上。愿我们能过信心的生活,而不是唯物主义的世人一样的生活。所以我为你们的祷告就是:愿大家失去一切的人脉,好能不仰望人,只仰望神。愿大家失去一切的缠累,好能不爱世界,单单爱神。愿大家今后的行为,能显出你真的不是唯物主义者。愿大家那看不见的心,无伪、无亏、无垢。

 

不可贪恋

不可贪恋

暮云

【哈2:4】惟义人因信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