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与止疼药

2021年1月10日 395点热度 2人点赞 0条评论

音频

 

经文

 

【太10:28】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

 

前言

 

上个月我做了个手术。这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圣经上有记载,是非利士的礼物,埃及的病,还曾经要了约兰的命。宋尚节博士也得过,他的英年早逝与此有关。

 

不过到了医院,医生说,这个病,十个男的九个有,还有一个马上有。区别只是轻重。

 

我其实自认为还不重,觉得还可以坚持一下。但精神虽然还想挺,身体却很诚实,自作主张地放了挺。所以最后还是顺服老婆和医生的建议,老老实实接受手术。

 

手术是局麻。但麻药对我不太有效。补了两针,还是很痛。医生的每个动作我都知道,用的什么器械也能分辨出来,有刀,有针,有激光。

 

术后恢复期的疼痛更甚于手术。日常的生活、动作竟成了酷刑。每天的换药更是遭罪。那一刻我真的明白了,为何人总说,这世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相对而言,每天的打针就轻松愉快多了,虽然也有比我还紧张的实习小护士总找不到我的血管,扎一针送三针。但有一个富态的小护士手法特别好,后来我就指定她来给我扎了,稳准但不狠,一针不见血。我郑重对她说:“下一任护士长就是你了。”过两年我准备去回访一下,看我的预言有没有应验。

 

三周住院期间,弟兄姊妹排了班,按着班次,有人看孩子,有人做饭,有人送饭。彼此相爱就以如此具体的方式临到我。仅从吃饭一项,我就能体会到大家风格的不同。哺乳期的姊妹送来的就是恐怕她也在吃的月子饭,有乌鸡有山药有百合。家里有老人需要伺候的,送的就是二米粥,并且不止二米,我看得有七八种。南方的姊妹就煲汤,北方的姊妹就煮面。他们也是知道我是山西人,不吃米饭。细心的就去掉水果的籽儿帮助我消化,豪放的就送来爱心辣酱帮助我下饭。

 

当然,最辛苦的是我妻子。日夜陪护,清洗整理。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郭牧师前一阵做了胆囊手术。我就跟他说,现在是你丧胆,我断肠,一对病友牧群羊。

 

身体终将衰残

 

总之,这场病真没白得,感谢主。现在身体机能已经基本恢复,虽然全面康复可能还需要时日。我也愿将期间我的一些思考分享给大家,不枉费这场手术。

 

我首先体会到的,就是我们的身体终将衰残。出于尘土的,必归于尘土。

 

如今天的经文所说,我们的身体会被攻击,会被杀。那么谁能杀我们的身体呢?

 

魔鬼可以,约伯为证。恶人也可以,古往今来的殉道士与义人为证。疾病和意外同样可以,这个不用证,人人都知道,从老到少。

 

罪更可以。罪是对神所造的完美秩序的偏离。偏离虽不一定带来疾病,有些疾病却确实由偏离而来。坐有时,站有时,睡觉有时,起来有时,非不守时,就会得我这病,上帝让我这伪知识分子变成真姿势分子,被迫不停切换姿势,换取片刻安舒。饮食习惯也是病因。外部的大环境,市面上提供的食物多数高糖高脂高热量,缺乏植物纤维。自己的小固执,无肉不欢,不肯“吃草”,三餐不定,饥饱随心,得病实属迟早必有之事。

 

所以,哪怕只说身体,人类古往今来也都一直活在痛中,活在病中,活在罪中。身体是最明显的记号,不断提醒我们,一个没有恩典的生命,一个没有基督的世界,本来应该是什么样子。没有神的同在,梦中的百草园就成了现实的百草枯。

 

而我们的身体被伤甚至被杀,圣经明说,是神允许的。终极而言,是我们的原罪与本罪直接间接导致的后果。疾病不是出人意料的灾,而是神所命定的律。

紧接着今天主讲经文的,就是有关“神允许”的道:
 

 

【太10:29】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吗?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

 

祂若不许,麻雀不会掉在地上。然而祂允许。去年春天,我家孩子就在小区里捡到一只巢里掉下来的麻雀。

 

神允许我们得病。正如神允许约伯浑身脓疮,允许保罗眼睛坏掉。因为祂甚至允许祂的儿子被杀。

 

灵魂可以不朽

 

然而我们的身体虽然终将衰残,但使我们与世人不同的,却是有了神的同在之后,“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诗73:26)”。从此我们的肉体虽然朽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前4:16)”。

 

真是如此。患难与疾病中的信徒,特别能体会到神是我永远的力量与福分,并且因着困苦,自己对神对人的爱,竟能在恩典中天天增长,每日更新。

 

爱上帝,爱教会,爱老婆,爱孩子,这是我太晚才认识到的事。借着这次的病,我发现我真的更爱我妻子了。我相信十年之后会更更爱,因为又老了十年的我,那时会因着神的恩典,内心又更新了三千六百五十天。

 

圣经从不反对我们保养顾惜自己和别人的身体。就连耶稣都取了肉体,并且留下圣餐礼,让我们以物质的方式与祂相交,与祂同在。

 

但圣灵担忧的是,我们总是将美好的事,当成最好的事,我们关注身体过甚,以至于忘了灵魂。

 

宋尚节博士一生的传讲,都是认罪悔改,灵魂得救。他甚至抬一具棺材上讲台,为要提醒人们,身体终将在这棺材里,但灵魂可以被神拯救,脱离一切的捆绑束缚。

在不断内卷的世代,人们发现自己活成了韭菜。若灵魂不能得救,生命的终点就是被放在骨灰盒里,成了韭菜盒子。
 

 

婴儿摩西的蒲草箱,从形状到用途,本来都是口不折不扣的小棺材,却因着神的恩典和大能,成了拯救他、拯救以色列人的方舟。“摩西”这名字的意思是“从水里拉上来”,而先被拉上来的是他的身体,四十年后再被拉上来的,是他的灵魂。第一次是从埃及大河的水里,第二次是从西奈荆棘的火里。

 

挪亚的方舟拯救了全体人类祖先的肉身,耶稣的福音要拯救所有选民失丧的灵魂。同样,第一次是从普世的洪水,第二次是从地狱的烈火。

 

耶稣生怕我们颠倒了主次,所以向我们大声疾呼:

 

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

 

然而魔鬼的诡计和我们的罪性正在于,让我们的聚焦点偏移,让我们的价值观扭曲。

 

网友说,今天的精致父母养孩子,要熟读21本育儿书,为了分辨不同哭声的含义。囤满600+的法国植物精粹婴儿霜,在家有无毒无害不卡脚进口围栏,出门要可调节易折叠高端进口小推车,吃饭用SKP镀银小汤匙,玩具是黄金摇摆小木马,就这还得24小时专人看护。

 

然而又有多少人真的关心,孩子是否要进入圣约?是否要参加敬拜?是否要受主内教育?他们的灵魂是否会在那日子,安息在主里?

 

圣灵降下的那天,彼得说:

 

【徒2:38】“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

【徒2:39】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 神所召来的。”

 

躺在棺材里的摩西,离开空坟墓的耶稣,被圣灵充满的彼得,被上帝使用的宋尚节,他们一直传讲的信息,正是关乎我们的灵魂,我们儿女的灵魂,一切近处和远方,未曾听闻福音之人的灵魂!

 

我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这弯曲的时代让我们不去管灵魂得救,只在意身体健康。魔鬼在外试探,罪性在内蠢动,我们开始疯狂内卷,在无关紧要之事上钻研令人发指的细节,却在神所明示的古道正道前,踯躅不前。

 

总要守素安常

 

所以,下面的劝勉,我想,只对灵魂安定在天之人,才有意义。仍未得着福音、更可说仍未被福音得着之人,这些劝勉恐怕更会加深你生命的失焦,令你更加远离永生。

 

今天的经文说,那只能杀身体的,不要怕他们。那么,如何才算是不要怕呢?疼痛的时候喊叫了,哭了,就是怕吗?无畏地去死,就是不怕吗?

 

并非如此。

 

怕,终极的意思是,你被影响,被打垮,被制伏。 

 

经上说:

 

【来2:14】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

【来2:15】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

 

人怕生病,终极而言,是因为怕死。死,是掌死权的魔鬼最大的武器。人因怕死,就做了魔鬼的奴仆。

 

所以,那些灵魂得救之人,那些与道成肉身、十架赎罪、死里复活的主耶稣相交之人,就得了释放,不再惧怕魔鬼,不再惧怕死亡。

 

人若是惧怕死亡,就会极度担忧身体的任何风吹草动(他们通常却对灵魂的狂风巨浪无动于衷),从此战战兢兢为身体而活,不再关注其他事情,无论是神的荣耀,还是人的灵魂。这样,他就活成了奴仆的样式。

 

耶稣曾说,你禁食的时候,要梳头洗脸,不要让人看出你在禁食。我想这里有一个相通的道理,就是,你生病和受苦的时候也要梳头洗脸,不要让人看出你在生病、你在受苦。这不是让你强颜欢笑,更不是让你讳疾忌医,不要误会,而是说你不能被疾病和患难制伏。即便身体被困住,心也不能被制伏。如果身体软弱就改变了素常的生活状态,那就是变相承认疾病和患难真的影响到我了,全面影响到我了,已经大大改变我了。

 

曾看过一个电影,在纳粹的集中营里,所有人都蓬头垢面,瘦骨嶙峋,苟延残喘。惟有一个囚犯,天天早上用碎玻璃片刮胡子。这是他唯一能做到的尽量保持仪容的方式。他拒绝被纳粹制伏,拒绝被软弱击败。刮胡子,就是他的梳头洗脸。后来只有他活着出了集中营。

 

所以,正常梳头洗脸,穿衣吃饭,聚会敬拜,是面对软弱与患难的最佳方式之一。在不正常的大环境和小环境中,仍能靠着神的恩典,竭力守素安常,这就表示,我没有放弃自己。而上帝那一边是当然不会放弃祂的儿女的。所以我这一边也不要放弃。禁食时梳头洗脸不要让人看出来你在禁食,意思就是不要人的夸赞,只要神的夸赞。同样,患难疾病中守素安常,不要人看出来,也是为了不扮可怜不秀悲壮,不要人的怜悯,只要神的怜悯。唯有神怜悯我,给我恩典,我才能不放弃自己。即便已被击倒,却仍不被制伏。虽然世界已经弯曲,却仍持守正道。虽然时代已经崩坏,却仍守素安常。

 

不要自动抬杠

 

但我必须马上补充一句:不要故意对立神的安慰与人的安慰。不要断章取义,说暮云牧师说了,不准要人的安慰!人的关怀牧养陪伴根本不重要!这就有点ETC了,自动抬杠。

 

耶稣让拉撒路复活,走出坟墓后,其他人当然要“解开,让他走”,还肯定会给他吃,给他喝,扶他回家。

 

耶稣将五饼二鱼变为能让五千人吃饱的饭后,门徒当然还是有义务去安排众人五十一行一百一行地坐好,给他们分饼。

 

耶稣变水为酒后,用人还是要去把酒舀出来给管事的尝一尝。

 

如果神的恩典和福音是手术,那么人的责任和安慰就是术前的麻醉剂和术后的止疼药。绝大多数时候,对绝大多数人而言,麻醉剂和止疼药是必须要有的。

 

但恩典与福音才是医治你身体特别是灵魂的关键。若没有主的福音只有人的安慰,就有祸了,因为人的爱,哪怕是真爱,最多是止疼药和麻醉剂,虽然的确有效,的确止痛,但若没有福音的手术,这些都将只有副作用,并且副作用会越来越大。它们最好的意义也不过是临终关怀,最坏的效果,却可能让没有福音的人,无痛下地狱。

 

如果已经有了福音,那么人的彼此相爱当然是美好的,是必须的。没有的话,真的痛苦难当。我在术后用了好多天止疼药,还算管用,但我却发现,弟兄姊妹来看我,真的比止疼药还好使。即便他们走后我又疼了。但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有了刹那间的守素安常,暂时忘记了病痛,似乎回到了正常。因为和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在一起,会让我更容易想到福音,想到神的恩典。

 

今天我终于回到公共崇拜中了,太高兴了。这是最好的恢复手段。

 

劝勉

 

过去的一年一言难尽,我相信对我,对大家,对世人,都是如此。然而2020的一切,都是神允许的,为要提醒我们,这世界和其上的一切,终将过去,惟有祂的道是永远长存。

 

我劝大家,不要枉费我们在2020经历的一切,就是上帝允许加在你我身心之上的疾病、困苦、艰难。

 

愿我们在2020后的世界,信下去,活下去,传下去。就是:抓住圣经,信下去;守素安常,活下去,抢救灵魂,传下去。

 

我们还有神要拜,还有人要爱。

还有许多神的旨意我们没有遵行,还有许多身边人的灵魂没有得救。
 
愿我们的灵魂都被福音的手术拯救,愿我们都被彼此温柔以待。愿得着恩典的我们,成为恩典的管道,将福音和爱带给那些正在向地狱狂奔的痛苦灵魂!
 

 

手术与止疼药

手术与止疼药

所有文章(包括被删的)在这个网站有备份:

muyunradio.com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访问


我的网易云电台已被封。弟兄姊妹可以去百度网盘下载、收听证道音频(不定期更新。手机上用百度网盘app就可以在线收听)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fsQk6yTeuL5trci5JjpQ3A  密码:bomp


有姊妹将部分证道传到了油管上,墙外弟兄姊妹可以访问: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wPtl7cIvGoSrTjAfL-PgQ/featured

暮云

【哈2:4】惟义人因信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