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魔退散!

2020年12月6日 724点热度 2人点赞 0条评论

音频

经文
 

路 10:17那七十个人欢欢喜喜地回来,说:“主啊!因你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们。”
路 10:18耶稣对他们说:“我曾看见撒但从天上坠落,象闪电一样。
路 10:19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
路 10:20然而,不要因鬼服了你们就欢喜,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

 
赶鬼这件小事
 
面对欢欢喜喜的门徒,“不必大惊小怪”,看上去好像是耶稣要表达的意思。毕竟,两两结伴(路10:1)被耶稣差派出去的这七十人,首要目的是传讲“天国的福音(路10:9)”,这布道活动至少要包括祝人平安(路10:5),医治病人(路10:9),宣告审判(路10:10-16)。
 
而“赶鬼”并未被明确提及。当然,赶鬼很可能是那一时代“医治病人”不可或缺的部分,也是耶稣事工中极为常见的环节。
 
耶稣高屋建瓴的提醒,有劝勉门徒“不要失焦”之意,毕竟“‘就是’鬼也服了我们”这种说法,意即“居然”、“甚至”鬼都能靠耶稣的名赶出去,显明门徒似乎认为此事比罪人信主更为不可思议。
 
然而正如在面对那位被朋友们抬着褥子从房顶坠到耶稣面前的瘫子时,医治他之前,耶稣先“赦免他的罪(可2:5)”,然后问了围观群众一个“价值判断”问题:
 

可 2:9
或对瘫子说:‘你的罪赦了;’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行走;’哪一样容易呢?

 
哪一样容易呢?世人的自然反应当然是赦罪简单,治病困难,因为赦罪不过是你上嘴唇碰下嘴唇,看不见摸不着的事;治病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毕竟瘫了好久的人要能站起来,那才是有图有真相。
 
然而,如果耶稣的价值判断和世人一样,祂也就不必道成肉身来传扬天国了,完全可以说声“你们欢喜就好”完事儿。事实上祂的重大价值判断,当然和世人(甚至包括有些时候的门徒)完全相反。
 
因为:治病需要的不过是祂的能力;而赦罪,却需要祂的生命。
 
所以完全类似的问题就是:“鬼被赶出”和“名在天上”,哪一样容易呢?哪一样更值得欢喜呢?
 
门徒显然认为赶鬼比较难,不然不会在他们的述职报告里有那个带着比较级的说法。然而完全相同的逻辑是:赶鬼只需依靠耶稣的能力(名,权柄),罪人的名被记录在天却要靠耶稣的生命。
 
当然,耶稣绝不是在否认赶鬼、治病、祝福的重要性——不然就不必多次(包括这次)提到祂“已经”赐给门徒权柄能力可以践踏蛇蝎、战胜仇敌——祂提醒门徒的重点在于:能力大小或者事工果效,没有你们竟能“有幸”得着能力、参与事工重要。
 
用今天更常见的话来说,就是:上帝的恩典没有上帝重要。
 
基督徒应当知道的一条类似的价值判断链是:
 
事没有人重要,人没有神重要。
 
具体到此处,就是赶鬼成功(事)固然可喜,但没有你们有资格(人)赶鬼可喜。业绩没有身份重要。前者是奴仆的心,后者是儿女的心。既然获得了传天国福音的资格,那么远不如这个的医病赶鬼恩赐,被你们不自觉地得着并用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类似于:神连祂的独生子都赐给你了,你怎么还总在纠结远不如祂的那些东西呢?你都有资格传道了,怎么还会为你竟能赶鬼而感到惊讶呢?你都获准开航天飞机了,为什么要对拿到C2自动挡驾照欣喜若狂呢?
 
对此,我个人也深有体会。我是说赶鬼事小、传道事大这方面。
 
曾有一位阿姨在我们当中聚会,但来聚会(来的时候应该还没有信)之前有多年拜偶像的经历。甚至已经来了教会,某些早该砸碎丢掉的当灭之物还保留着。
 
然后有一段她总背痛,并且自己说就好像“总有个黑影压在背上”。之后我就去为她祷告,因为她知道我是传道人。了解她的情况后,当时我就认为这绝不单纯是肌肉拉伤之类的问题。按手祷告之后,她立刻就好了,说那个黑影离开她了。不过离开的那个后来见故居没有圣灵居住,又回来了。
 
后来她离开长春去了外地。情况在她经历亲人去世后恶化了。有一次,住我家隔壁的教会几位年轻弟兄姊妹正一起祷告,她打了电话过来,语气十分奇怪,说着她从来不会说的普通话,并且腔调几乎和她去世的亲人一模一样。几位年轻人有些害怕,就过来找我,正好她也点名要找我。
 
我过去之后接过电话。她继续阴阳怪气但字正腔圆地跟我说话,内容就不必详述了。弟兄姊妹在一边祷告。我在祷告后就反复问她: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她就说自己是XXX(她死去亲人的名字)。继续追问,同时祷告,渐渐地她就不说话了,后来挂了电话。我回家之后,忽然外边风雨大作,狂风居然把关紧的卧室窗户吹开了,窗台上十分沉重的大花盆被吹了下来,摔了个粉碎。
 
不过据我所知她现在已经真的信主,也在外地有稳定的聚会。所以我现在才真的欢喜,这欢喜远比能赶出曾附在她身上的鬼所有的欢喜更大。因为既然能蒙召传道,奉耶稣的名赶鬼本来就是传道人的分内之事。
 
另一个经历是在16年十月底,我在南方服侍的时候也参与了一次赶鬼。被鬼附的那个女生是他们神学院的学生。我只记得她很瘦小,也就80多斤的样子,但发作的时候力气十分惊人,我只能勉强按住她。说实话具体细节都忘得差不多了,因为并不觉得很重要。这两天因为要准备这篇讲章,需要用到这个例子,我才特意求证了当时参与其事的一位弟兄。他回我的信息描述了当时的情形: 

细节没有记录。大致记得,她看见几位老师的时候就害怕,包括您。然后她会想办法让老师们不要祷告。包括说类似:你不能祷告,你祷告没有用的,我和你打仗到底,你们烦死不要祷告,我太痛苦了,求你不要,只要你(老师)不祷告就行,学生祷告没有关系。神态上她害怕,想躲。躲不过的时候,就挣扎,表现出极大痛苦嚎叫,求不要祷告。然后意图挣脱其他同学的手,用暴力攻击带领祷告的老师。此外还用言语攻击挑衅其他同学的祷告,说他们祷告像挠挠痒一样,对她不管用。当挣扎祷告少则半小时,多则几小时后,她会慢慢神情放松,慢慢歇在同学的手中就睡着了,身体不会随着祷告而产生痛苦反应。然后我们通常停止祷告。她醒了之后,就很正常,礼貌都很好,逻辑很清楚,表达感谢。但是和她对话,有时聊着聊着,就发现有些神色不对头,只好继续祷告,重复一遍。只要不祷告,她就不痛苦。但她清醒的时候,请求我们不要放弃她,为她祷告。她解释自己被捆绑在里面,连祷告力量都没有。另外有东西在压制她真实的自己,好像关在监狱里面。 

除此之外,我能想起来的细节还有:她家里先有人被鬼附了;并且她在老家的时候就曾经被鬼附过;甚至有她的同学和老师认为鬼是从安徽跟她过来的。
 
实话实说,我不怕鬼。毕竟信主前是绝对无神论,连神都不信,哪会信鬼。比如东北有一个民间陋俗,就是崇拜黄鼠狼(本地叫黄皮子或者狐黄二仙什么的),甚至很多弟兄姊妹现在看到黄鼠狼都会害怕。我就不会,我小时候在老家的山上常常提几桶水去灌黄鼠狼的洞窟,它被淹得受不了一冒出头来我就给它一把薅住,拿绳捆上,用于玩耍。玩腻了就丢给猫吃。
 
当然我绝对不是在说你怕黄鼠狼或者怕鬼就是不对,毕竟大家信主的路径不同。从绝对无神论、无神有鬼论、泛神论、不可知论等不同背景信主的人,对待这种事的态度显然会有不同。
 
关于赶鬼,众所周知的一些细节是,首先真正重生得救的信徒是不可能被鬼附的。第二就是赶鬼没有什么特殊方法,就是照着主的吩咐,奉主的名祷告,或者禁食祷告。被鬼附的人对于祷告有没有反应,或许是检验他/她到底是被鬼附还是精神病的重要标志之一。最近我们教会开始为一个比较奇怪的人祷告,对方后来的一系列强烈反应证明,或许不能排除被鬼附的可能。
 
不过今天的重点当然不是赶鬼的细节,而是赶鬼等事情所代表的意义,以及耶稣的福音如何更新这个世界。
 
鬼的来源与表现
 
这段经文中主有一句话似乎是在说鬼的来源:
 

路 10:18
耶稣对他们说:“我曾看见撒但从天上坠落,象闪电一样。

 
一般认为这句话可能有三种意思:
 
1:耶稣在叙述魔鬼及仆役在当年的堕落
2:耶稣是在说魔鬼在这次宣教中的失败
3:耶稣是在预言魔鬼在末日的彻底灭亡
 
我认为三种意思可能都有,因为显然都是正确的。如果仅仅关注“来源”,那么需要指出的不过是:鬼是堕落的天使,鬼不是死人变的。即便它假冒死人说话,那也不过是它的诡计,而不是它的真实身份。
 
至于魔鬼及其仆役的能力与表现,从共性上来说,可能会直接附体掌控人,也可能间接影响操纵人。它们会利用、加剧人原有的生理、心理的软弱,会最大程度利用人的罪。鬼的主要动作就是引诱、搅扰、指责、控告、煽动、破坏。
 
使徒约翰说:
 

约壹 5:19
我们知道我们是属 神的,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

 
“卧在那恶者手下”,指的就是鬼对人类的或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再具体一些,或许可以从“个人性影响”和“社会性影响”来说明。
 
个人性
 
刚才已经提到,被鬼附的个人,共性是未重生、怕祷告。另外通常还有:有过拜偶像的经历,活在某种或某些特定的罪中,离群索居缺乏团契关系等。
 
直接被鬼附之人的例子与表现前边已经讲了,不再赘述。
 
需要补充的是:魔鬼是抵挡神的,是要杀害毁坏的,是说谎之人的父,是污秽的灵。所以魔鬼对人的间接影响也会从这些方面表现出来。
 
比如,某些很可能被污鬼影响(即便不是附体)的人,会知道一些正常Ta不该知道的事,并借着这些事日夜控告圣徒。他们似乎能非常准确地找到你生命中的破口,并极力利用。他们攻击搅扰,杀害毁坏,目的无非是要拆毁教会,毁灭圣徒,无所不用其极地想要消减上帝的荣耀。此外他们还会有一些非常反常的表现,就是反常到已经不能完全用他们个人的罪性来解释的表现,比如背一句经文打一个耳光之类。
 
社会性
 
的确,有时你很难用“人的罪”来解释一切邪恶及其细节。这一点在群体性、系统性、制度性的邪恶中尤其明显。罪固然是其必有成分,但邪灵也是此种邪恶的重要来源或者推手。
 
提姆·凯乐牧师说道: 

我们当代的文化依旧怀疑恶魔是否存在。如果一个人是无神论者,那么否认邪灵的存在是合情合理的。但对于相信上帝和超能力存在的人来说,拒绝相信邪恶的存在就是不合情理的。如果我们假定恶魔力量的存在,那么就可以解释我们知道的关于世界和人生的几点:

1)首先,恶魔势力的存在解释了心理的复杂性和不妥协问题。抑郁,恐惧,愤怒或内心麻木是如此深刻且难以处理,是许多不同原因造成的。我们的问题有可能来源于生理,心理,道德和恶魔。经上说,恶魔可以指责、诱惑和煽动,加剧所有其他因素的影响,让我们深困情绪渊底。
2)其次,恶魔力量可以解释系统性的社会弊病。邪恶的、不公正的社会制度可以统治文化,并带有巨大的邪恶和破坏性的影响,但没有单一的个体成员会认为压迫制度似乎“一切都是坏的”。个体当然可能充满仇恨或者性情邪恶,但他们加入一个系统所带来的恶,常比单个个体做恶的总和更甚。在卢旺达,许多基督徒进入到种族灭绝的愤怒中,加入一个部落,屠杀另一个部落。我们对此作何解释?圣经中显示邪灵可以操控人类组织,如政府或国家,并能够通过这些制度和机构产生恶果。 

总之,不可能完全解释在这个世界上个人的犯罪所带来的所有苦难和罪恶。在我们已献上给神的心中,邪灵极大地放大、加重我们的罪恶感,它在与我们争战。人卷入了邪恶、破碎的心理和社会性罪恶的深渊,圣经说是恶魔做工的结果。但耶稣显示祂的权柄可以治愈人类灵魂最深处最黑暗的烦恼——无论是个人的,还是团体的。祂可以对付那束缚我们的力量。 

耶稣的天国不仅仅指的是我个人服从他的旨意。耶稣进入我的生活不只是简单做一个规则制定者,更是作为一个解放者和医治者。祂不是设定简单的制度,而是带来一个新的具有治愈力的国度。(引自提姆·凯乐的《马可福音释经》) 

所谓系统性的恶,任何人略微了解一下纳粹和苏联就可以知道,因为明显的原因,就不在这里详细描述了。毕竟,能够自称为“飘荡在欧罗巴上空的灵”,已经足以显明它们的来源。陀老描述俄国早期贡韵的《群魔》,也正是取了这层意义,难怪会被高尔基称为“最恶毒的反革命文学。”
 

 
最近看了一些“义和团”相关的材料。可以明显发现,“鬼”的因素在它的起源、发展和持续至今的影响力中,无处不在。美国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周锡瑞在他的《义和团运动的起源》一书中搜集整理了许多相关史料,并对义和团现象有深刻的分析和总结。
 
他认为,义和拳的核心就是“降神附体”与“刀枪不入”两大仪式。并且降神附体(圣经常称之为交鬼,就是主动请鬼来附)可以说是山东自古以来就有的传统。周朝时齐巫就已经很著名,后来的赤眉、黄巾,都有齐巫参与。降神附体(交鬼)明显来自可以追溯到齐国的跳大神传统。
 
19世纪鲁西南的一位德国传教士对此有过记载。他描述了这样一个风俗:
 

在正月里,村子挑选4名青年男子,把他们带到庙里或其他合适的地方,在那里背诵顺口溜,请求"猴王"孙悟空露面,展示其武艺。这个顺口溜(咒语)是:
 
一匹马,两匹马,孙猴王来玩耍。一条龙,两条龙,猴王下凡逞英雄。
 
随后,这四个人脸朝下趴着,直到有时被猴王附体为止(在这种情况下,他也被称作马匹(暮云注:这应该就是东北的跳大神被称作“出马”的原因))。接着,降神附体的人被唤醒,拿着一把剑四处挥舞,在桌子、凳子上跳上跳下。直到主持仪式的人将点着的香灭掉,被神附体的人才精疲力竭地倒在地上。

 
这一显然的拜偶像与交鬼仪式,及与之类似的刀枪不入仪式(半夜喝符箓水然后用刀砍身体),后来在义和团运动中被广泛运用,显明庚子教难的一个隐秘但并非不重要的影响。至于鬼会以关公还是孙悟空的名义对拳民说话,掌控他们用大片刀还是U型锁攻击杀害,那只是细节问题。
 
 
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
 
以如此大的篇幅、如此多的细节来说明“赶鬼”相关问题,一是因为很少有机会谈到这个问题,那么既然谈了,就说透。但更是为了让弟兄姊妹知道,“灵界战争”或者说“属灵争战”的真实存在。保罗受默示写下的经文早已指出这场战争的真实性、长期性和复杂性:
 

弗 2:2
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
弗 6:12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在天国福音被传扬,或者说“文化大使命(这个概念可以参看这篇文章)”被践行的过程中,属灵争战是无处不在的,这应该是基督徒世界观的一部分。保罗进入欧洲传福音的时候,“不是对着空气斗拳”,希腊罗马神祗(就是各种鬼),真实地发挥着它们的影响力,抵挡着天国福音的展开。那个让保罗厌烦并被保罗赶出的附在使女身上的鬼(徒16:16),圣经称之为“巫鬼(注意,不是‘污鬼’)”,这里的原文其实是说这个女孩被巨蟒之灵所附,意思就是她被献给了阿波罗神(神话中阿波罗曾在德尔菲斩巨蟒)。
 
所以,对圣经的作者而言,一方面偶像是真实的(就是说,并非出于想象),另一方面又是不真实的(偶像不过是鬼,而不是它们自称的那样)。这就是为什么说,和它们的战斗,并非是和影子作战,以及为何“属灵争战”是真实存在的。当我说警惕义和团的时候,我不是说你要警惕猪八戒孙悟空,而是要警惕背后的邪灵。你去读《鬼》的时候,当然也不能仅仅把它看成是小说。
 
 

 
分不开的文化使命与大使命
 
对世界的真相有更全面、更深刻的认识后,才能更清楚地意识到我们身为基督徒的使命究竟是什么,意味着什么,我们传扬天国的福音,究竟要怎样行。
 
一开始我就提到,耶稣在判断“赦罪和治病哪个容易”、“‘鬼被赶出’和‘名在天上’哪个更值得欢喜”等问题时,答案与世人和门徒的不同。但必须紧接着指出的是:耶稣绝对不是在把赶鬼和传道对立起来——或者用今天的话:把文化使命和大使命对立起来。
 
祂明说,已经赐给门徒权柄与能力,可以践踏蛇蝎和仇敌,因为这是传福音不可获缺的部分,是必然面对的事情之一。祂所强调的只是:不要忘记目的与次序。祝人平安、医病赶鬼、战胜仇敌等等,是传福音的一部分,而非对立面。
 
你总不可能在一个人要渴死的时候,非得先让他听你讲完四个属灵原则再给他喝水吧?所以“渴了就给他喝”是不是传福音的一部分呢?如果是,那么推广开来,在你准备去传福音的缺水村落里先打井是不是传福音的一部分呢?
 
当然,如果永远停留在打井,那的确“涉嫌”会成为所谓“社会福音”,但若完全不关心世界的悲惨现状,不关心人类的物质缺乏、公义缺乏、文明缺乏、圣爱缺乏,将所有这一切统统斥为“教会不能承受的文化使命重轭”,这又应该叫什么福音呢?“反社会福音”?
 
耶稣所传的,和耶稣吩咐门徒去传的,始终是整全的“天国的福音”。前边已经提到,这里再次强调,耶稣的确希望门徒更要“因你们的名字记录在天上而欢喜”,但这不是,至少不仅是指他们个人的得救。结合上下文,耶稣的意思其实是指:你们要因为参与了天国的展开(祝福、医病、赶鬼、传道都是这“展开”的一部分)而欢喜,你们要为自己竟然“有资格”参与天国的展开而欢喜。当然能够这样参与的前提,“理论上”来说的确是他们已经重生得救。不过你需要注意,这七十个人里,应该也有加略人犹大。
 
个人性和国度性的“生命册”
 
这样解经并非没有依据。“名字记录在天上”,这应该就是我们熟知的名字记录在“生命册”上。但“生命册”是单单指你个人得救吗?我们要看经文。 

诗 87:1耶和华所立的根基在圣山上。
诗 87:2他爱锡安的门,胜于爱雅各一切的住处。
诗 87:3神的城啊!有荣耀的事乃指着你说的。细拉
诗 87:4我要提起拉哈伯和巴比伦人,是在认识我之中的。看哪!非利士和推罗,并古实人,个个生在那里。
诗 87:5论到锡安必说:这一个那一个都生在其中,而且至高者必亲自坚立这城。
诗 87:6当耶和华记录万民的时候,他要点出这一个生在那里。细拉
诗 87:7歌唱的,跳舞的,都[要说]:“我的泉源都在你里面。” 

这首诗显明,“耶和华记录万民”,是以一种“国度”的角度来做的,显明了圣城或者说神国的荣耀。玛拉基的记载也是类似: 

玛 3:16那时敬畏耶和华的彼此谈论,耶和华侧耳而听,且有记念册在他面前,记录那敬畏耶和华思念他名的人。
玛 3:17万军之耶和华说:“在我所定的日子,他们必属我,特特归我。我必怜恤他们,如同人怜恤服事自己的儿子。
玛 3:18那时你们必归回,将善人和恶人,事奉 神的和不事奉 神的,分别出来。” 

启示录提到生命册时当然很明显地首先指向个人救恩: 

启 20:11我又看见一个白色的大宝座与坐在上面的;从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无可见之处了。
启 20:12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
启 20:13于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阴间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们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
启 20:14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
启 20:15若有人名字没记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 

但他同样指出,名字被记录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最终目的地,仍是新天新地的上帝之城: 

启 21:24列国要在城的光里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将自己的荣耀归与那城。
启 21:25城门白昼总不关闭,在那里原没有黑夜。
启 21:26人必将列国的荣耀、尊贵归与那城。
启 21:27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只有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进去。 

所以,大使命和文化使命,本是同一个使命的两种表述,是“天国福音”的两种描述方式。福音使命一定包含文明影响,文化使命一定包含宣教事工。具体到今天的主题,可以说:赶鬼也是传福音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赶个人性的鬼,还是赶社会性的鬼。后者,就是“赶社会性的鬼”,通常会体现为拆毁偶像、移风易俗、弘扬公义、传递文明等。
 
福音使命和文化使命是同一个使命,不可“圣俗二分”,不可以为布道最属灵,扫地就不属灵。写讲章属灵,写行政复议书就不属灵。除非你认为大多数事都和福音没有关系,上帝只在教堂里和人同在。
 
每个人的呼召与恩赐都不相同。所以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去读神学当牧师,也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去做学问搞科研,也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去踢足球得金牌,也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去从商从政——但各从其类的时候,你为何要论断神给他的呼召呢?你为何要论断主的仆人呢?当政治来关心你的弟兄姊妹的时候,你怎能将你弟兄姊妹的正当回应称为“搞政治”呢?你为何认为只有你在做的事,是宇宙中最重要的事呢?你这迷之自信是哪儿来的呢?岂能都做口呢?岂能都做手呢?岂能都做眼呢?而我们却悲哀地看到,一些自封、自命、自夸(另类三自)为专门“针砭”教会时弊的碰瓷型先知和游荡式牧人,真的像针一样,扎的弟兄浑身是眼,贬的姊妹手足无措。
 
这是天父世界,但世人又的确卧在那恶者手下。这就是世界的双重真相。不属神的,就属魔鬼,没有第三条道路。所以基督徒当然不可以将许多领域拱手相让给鬼魔和世人,无论是公众号还是电视剧,是体育界还是演艺圈。难道在那些领域里,不也有很多鬼要赶、很多道要传、有很多人等待被福音拯救吗?义和团之类的问题,真的和福音无关吗?辛条粒真的只是政治问题,和福音无关吗?为何你的眼光会如此狭隘呢?“岂不知属灵的人能够参透万事吗?”你真的属灵吗?你真的能参透万事吗?
 
福音是天国的福音,一切都与天国有关,因为上帝当然是在全地全领域,全时间掌权。传道、赶鬼、医病、工作、学习、婚姻、生养,经商,从政,治学,普法……都是,并且理应是天国福音的一部分,好让神在全地都得荣耀。
 
不要忘了,一切都是属灵争战。约伯遭遇的天灾人祸,有撒旦在天上的工作(在神允许之下)。但以理也亲自被天使告知,他所经历的变迁与争战,呼应着天上,天使与魔君的鏖战(但10)。
 
所以,不是说赶出鬼魔、胜过仇敌不应该欢喜,或者说,在“文化使命”(暂且保留这种不应有的区分)中的得胜不值得欢喜,而是要始终记得:不要只为你得到的“能力”而欢喜,更要为你得到的“身份”而欢喜!
 
总结
 

  • 狭义的赶鬼很重要,但没有“传道”重要。狭义的传道很重要,甚至是首要,但它不是唯一的事。
  • 因为赶鬼和传道,以及践踏蛇蝎、制服仇敌,都是“天国福音”的一部分。广义上来说:赶鬼是福音的预工,福音是全面的赶鬼。或者说,如果福音的真意就是宣告神在全地作王,那它同时就意味着宣告魔鬼的权柄被废除了——这就叫赶鬼。
  • 本质而言,一切都是属灵争战。福音是为了“赶鬼”,败坏魔鬼的一切权柄,让上帝得完全的荣耀;赶鬼是为了福音,见证神的大能,拯救卧在魔鬼权下的百姓,传扬神将要作王得荣耀的好消息。
  • 鬼的表现方式有个人性,有社会性。所以赶鬼有个人性赶鬼,也有社会性赶鬼。每个基督徒按着神的呼召,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其中。
  • 按着经上所记,生命册的意义,既关乎个人救恩,也关乎天国荣耀。
  • 天国子民理当广传天国福音。既关注人的灵魂,也关注人的身体,既关注个人,也关注社会,服侍时要传道,也要赶鬼,就像得病时要祷告,也要吃药。抵挡甚至驱逐魔鬼的权势,让神在全地得荣耀。

 
所以,让我们奉神的圣名,照神的呼召,去参与天国福音的广传吧!或以笔,或以口,或以勤劳耕作的犁,或以推动摇篮的手,或以刀,或以枪,或以老师的教鞭,或以律师的文件,在一切领域中,赶逐魔鬼,传扬福音,恢复甚至更新起初神要人“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的“文化大使命”,带领人靠着耶稣的名脱离魔鬼的权势,主所吩咐的一切都教训他们遵守,宣告上帝那收纳祂的选民进入荣耀天国的福音!


所有文章(包括被删的)在这个网站有备份:

muyunradio.com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访问


我的网易云电台已被封。弟兄姊妹可以去百度网盘下载、收听证道音频(不定期更新。手机上用百度网盘app就可以在线收听)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fsQk6yTeuL5trci5JjpQ3A  密码:bomp


有姊妹将部分证道传到了油管上,墙外弟兄姊妹可以访问: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wPtl7cIvGoSrTjAfL-PgQ/featured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