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分 | 申命记系列(四十)

2020年08月02日 311点热度 2人点赞 0条评论

音频

经文

 

【申24:5】

“新娶妻之人,不可从军出征,也不可托他办理什么公事,可以在家清闲一年,使他所娶的妻快活。

 

不分 | 申命记系列(四十)

 

从军出征

 

之前证道已经提过此事。字面意思就是新婚丈夫可以豁免兵役:

 

【申20:5】官长也要对百姓宣告说:‘谁建造房屋,尚未奉献,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阵亡,别人去奉献;

【申20:6】谁种葡萄园,尚未用所结的果子,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阵亡,别人去用;

【申20:7】谁聘定了妻,尚未迎娶,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阵亡,别人去娶。’

 

经文固然有“不够成熟的不可去打仗”的意思,但更强调即便这男人够成熟,也得先顾私事——就是他刚建立的家庭,然后再说公事。

 

每年十月十九号我都会和弟兄姊妹分享一个“拯救大兵丈夫”的故事: 

1948年7月28日,原本已经请假要回家乡结婚的陈燊龄,因为任务需要而被要求紧急驾战斗机,掩护运输机进入被包围的长春上空空投大饼。虽然终身大事要紧,但是陈燊龄仍硬着头皮接受了任务。然后就在执行低空压制任务时被击落迫降长春。

虽然幸运地没被俘虏,但是在重重包围之下,陈燊龄仍无法离开长春回到后方。陈燊龄的长官副队长乔无遏将军非常着急。向来最重视下属性命的乔无遏认为,此事不仅让自己的一位手下爱将陷入险境,而且还要耽误陈燊龄的终身大事。由于婚姻日期被订在8月3日,乔无遏决定不顾一切将陈燊龄救出。

取得长官的同意后,他亲自率领五架P-51D野马式战斗机,掩护由李焕白中尉驾驶的第10大队C-47运输机前往长春。见到如此大阵仗的国府空军飞行编队出现,围城军立即以防空火炮,还有步枪、机枪与手枪一切可以用来射击的武器往空中射击。乔无遏为了确保任务顺利,立即命令五架P-51分散开来,对地面实施火力压制。

李焕白中尉则利用P-51战斗机吸引炮火的空檔,驾驶着C-47运输机紧急降落于长春机场的跑道上。印入眼帘的,是让李中尉惊呆了的画面,因为他看到了大量老百姓往跑道方向跑来。原来在包围下,长春已经因为无法运入粮食而產生了大饥荒。看在老百姓眼中,国军的飞机毫无疑问是他们逃出生天的唯一机会。

看到民眾拚了命的想搭飞机逃离,李焕白中尉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为围城军的炮兵在看到C-47降落后,居然开始往机场开炮,飞机根本不可能停下来接纳这些百姓。即便可以停下来,一架C-47也不可能载走所有的人。然而长官下达,只能接出陈燊龄一人的命令,却又让李焕白放下了所有的悬念,开始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搜索营救目标。

所幸在C-47后方的机工长眼明手快,认出了陈燊龄并及时伸手一把将其拉入机舱里面。紧接着,李焕白就马不停蹄的驾驶C-47起飞升空,并与乔无遏率领的五架P-51会合后返航,此次任务圆满完成,陈燊龄也顺利返乡成婚。 

春雨牧师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关于何谓“拣选”的例子。我看这也是一个很适合解释“新婚不从军”律法的例子。

 

救他的这位乔无遏将军,可算为以行动执行了这条律法。他同样是一位传奇空战英雄,参加过飞虎队,击落过日本战机。后半生在美国度过。他文武双全,晚年有诗: 

往事愁多白发生,江南塞北万里心。

骥老枥前空怅望,策身无路费侦寻。

笕桥湮没生秋草,芷江荒凉对暮云。

雁行中断增惆怅,淡泊归隐志平生。

 

不分 | 申命记系列(四十)

(右为乔无遏)

 

办理公事

 

打仗很重要,许多时候也是必须的。但新婚的丈夫,不可以让他从军打仗。这就显明了任何律例都不可偏执解释。

 

并且也不可以派这个新郎去办理什么公事。意思就是说,不可以逼他推着小车去运粮援军,或者扛上沙袋去抗洪抢险。

 

这就显明了上帝的心意当中,价值次序如何排列。显然是信仰>家庭>社会。

 

一国之君可能会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但一个普通的以色列家庭所关心的大事,可能只是“祀与农”。这个家庭的男性家长有责任带领家庭敬拜,并且参加公共敬拜。其余的时候,他当然更关心自己的这个小家。对他来说,家事重于公事。他的家,就是说他的房子他的地,他的园子他的妻,才是他要负首要责任和具体责任的。他只是个农民,关心的是农妇、山泉、有点儿田。就像霍比特人一般。

 

中国文化呢?似乎更加鼓励你三过家门而不入。

 

治水的大禹忙到完全不能顾家。所以他的家事,以崎岖的方式在神话中保留了下来: 

《淮南子》

“禹治洪水,通轘辕山,化为熊。谓涂山氏曰:“欲饷,闻鼓声乃来。”禹跳石,误中鼓,涂山氏往,见禹方坐熊,惭而去。至嵩山脚下化为石,禹曰:‘归我子!’石破北方而启生。”

 

不分 | 申命记系列(四十)

 

这莫非是“瞅你内个熊样”的来历?意思就是光忙着治水不顾家,老婆就会气到石化。她显然是很不快活的。

 

然而看起来,自古以来的正史都是在弘扬大禹这个公而忘私的精神的。不过既然正史都出于官方,那也显然就是代表官方。百姓的真实心声,或许在诗歌里保留的更多。这是要重视神话和文学的意义之一。

 

诗经里有好几篇就论及“公事”,并且情感和今天的基层疲劳公务员没有太大不同,比如《召南·小星》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嘒彼小星,维参与昴。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 

翻译一下就是:

 

小小星辰光朦胧,三个五个闪天东。天还未亮就出征,从早到晚都为公。彼此命运真不同。

小小星辰光幽幽,原来那是参和昴。天还未亮就出征,抛撇香衾与暖裯。命不如人莫怨尤。

 

还有《召南·采蘩》: 

于以采蘩,于沼于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

于以采蘩,于涧之中;于以用之,公侯之宫。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还归。

翻译: 

什么地方采白蘩,沼泽旁边沙洲上。采来白蘩做何用?公侯之家祭祀用。

什么地方采白蘩,采来白蘩溪中洗。采来白蘩做何用?公侯之宫祭祀用。

差来专为采白蘩,没日没夜为公侯。差来采蘩人数多,不要轻言回家去。

 

大致就是“命苦不敢怨政府”的意思。所以“夙夜在公”在今天的意义,小星、采蘩的作者们应该是没想到的。

 

不分 | 申命记系列(四十)

 

中国历史上的“征夫”题材诗歌更是比比皆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小雅·采薇)”,很美,但它说的正是新婚从军、多年始回的悲哀。东山、伯兮、击鼓、四月、卷耳、小戎、汝坟等同样言此,其中酸楚,并非“哀而不伤”而已。

 

后来古诗十九首里的《十五从军征》更是著名: 

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

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

遥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

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

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

舂谷持作饭,采葵持作羹。

羹饭一时熟,不知贻阿谁!

出门东向看,泪落沾我衣。 

而杜甫的《新婚别》虽然说的也是这事,却要分辨着看了。

 

一开始他也是陈述事实: 

兔丝附蓬麻,引蔓故不长。

嫁女与征夫,不如弃路旁。

结发为君妻,席不暖君床。

暮婚晨告别,无乃太匆忙。

…… 

晚上结婚,第二天一早就走。这也太可怜了些。

 

但随后老杜的儒家气质就涌了出来,他以新妇的口吻说: 

勿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

妇人在军中,兵气恐不扬。 

无语。

 

当然,是不是真有这样的爱国妇女会这样说话?我不能说没有。毕竟到了今天,新婚之夜抄党章的都有,新婚之夜说几句正能量自然也不是不可想象。

 

不分 | 申命记系列(四十)

 

清闲一年

 

本条律法要求新婚丈夫清闲一年。实际上还可能更久。因为参考“葡萄未结果的也不要出征(申20:6)”,那有可能长达四五年:

 

【利19:23】“你们到了迦南地,栽种各样结果子的树木,就要以所结的果子如未受割礼的一样。三年之久,你们要以这些果子,如未受割礼的,是不可吃的。

【利19:24】但第四年所结的果子全要成为圣,用以赞美耶和华。

【利19:25】第五年,你们要吃那树上的果子,好叫树给你们结果子更多。我是耶和华你们的 神。

 

所以新婚头几年做丈夫的要“清闲下来”,以使妻子快活,使家庭和睦。

 

托尔金所写的霍比特人,大概可算为“清闲生活”的代言人。这些袋底洞中人,健壮乡民,看似身材矮小,温和无力,只喜爱美食、家园、啤酒、歌舞,却也能,甚至说更能承担天命,将精灵、战士、侠客、巫师都不能承担的使命扛起来,为了生,选择死。

 

不分 | 申命记系列(四十)

弗罗多特别是山姆证明了,若一个人从不曾热爱并享受日光下的美好,就不会有保护美好之事的动力。这里边的道理恰如未曾恨过的人,大约也不懂爱。“淡仇之人必定寡恩(野夫)”。

 

实际上正是这种霍比特人,这种淳朴、温和的农村小伙、乡镇青年,就是那种看起来只关心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真打仗时,他们才会勇敢无畏地冲向敌军。他们是土味豪杰,软弱英雄。而那些只会开嘴炮的键盘侠,言谈只有公事,那其实是因为别的他也干不了。天天不顾家却只爱微信论政抖音出征的粉红狼大叔,无论早上能做多少个俯卧撑,也都不能指望他真能为家庭负责。

 

但如果一位新婚丈夫就不想清闲,就要自愿为公事挺身而出呢?我想,如果真是自愿的,应该也可以。但怎么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自愿呢?那要看是否受迫,是否别无选择。

 

另外,即便是自愿,若他是教会弟兄,教会也有义务得劝勉劝勉他,让他好好想想家庭和妻子。如果妻子不同意,你全职都不能,何况其他。“公事”都可如此类推。

 

而从律法角度说,结了婚就跑这种做法,甚至都不是妻子不同意,而是上帝不同意了。新婚的丈夫,你必须明白,你得先建立、维护好你的夫妻关系。

 

不分 | 申命记系列(四十)

 

使妻快活

 

马太亨利解释这条律法时说: 

这个律例,是紧接在离婚律例之后。这恰当地说明,如果他们新婚开始就有彼此相爱的感情,就会避免将来的离婚。

1.在丈夫妻子之间保持热爱的感情极其重要;应当尽力避免一切干扰分心的事情,使夫妻二人疏远,尤其是在他们新婚的时候。因为,若在他们之间没有热爱,那就会引致以后的许多罪恶与悲伤。

2.亲人、夫妻之间应当彼此欢欣鼓舞、鼓励;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都应彼此帮助,彼此喜乐;因为喜乐的心,好似良药。 

加尔文也说:

这里给出的豁免权的目的是唤醒彼此的爱,这种爱可以保留夫妻之间的忠诚。如果丈夫婚后马上离开妻子,新娘很容易爱上别人。丈夫也有类似的危险。因为在战争和其他远征中,会有许多诱使人犯罪的事情。因此,上帝将通过他们的交往来培养丈夫和妻子彼此的爱心,整整一年,这样他们之间可以建立起相互的信任。 

所以是古人更加知道这律法的重要。

 

甚至外邦人也是如此。希腊神话中,刚结婚的奥德修斯就装疯逃避从军讨伐特洛伊的征召:

 

讨伐者还需劝伊塔卡国王莱尔忒斯的儿子奥德修斯参加远征,因为他足智多谋。奥德修斯不愿意离开伊塔卡,他与美貌的佩涅洛佩新婚不久,长子忒勒玛科斯也刚刚出生。他可不想告别安逸的生活和娇妻爱子,远赴特洛伊城,万一这一去再也回不到故乡该如何是好。因此,当奥德修斯得知,墨涅拉俄斯、阿伽门农、涅斯托耳以及帕拉墨得斯已经抵达伊塔卡时,他已想好了应付他们的办法。他装疯卖傻,把犍牛和驴一起套犁耕地,向农田里播撒盐粒。帕拉墨得斯一眼就识破了他的伎俩,逼他认错。帕拉墨得斯把襁褓中的忒勒玛科斯抱来,放到垄沟里。奥德修斯只得放下了手中的活计,他是想躲在家里逃避远征,可是不能不管儿子的死活呀。就这样,把戏被帕拉墨得斯拆穿,奥德修斯不得不告别故乡和妻儿,踏上了讨伐特洛伊的征程。从那时起,奥德修斯便对逼他参战的帕拉墨得斯怀恨在心。

希腊神话(国民阅读经典)

作者:【俄】尼·库恩 译者:荣洁,赵为

 

不分 | 申命记系列(四十)

 

后来的事情证明他起初的逃避是有道理的。因为他再见到自己的妻子儿子,已经是二十年后。

 

的确,佩涅洛佩后来成了贞洁妻子的代名词。但你能要求所有妻子都是佩涅洛佩吗?面对各式各样求婚人的软磨硬泡,真的能顶得住吗?

 

甚至假如这事发生在教会,你丈夫真的已经失踪了二十年,音讯皆无,如果你来问我的意见,我都倾向于觉得你不如视之已死,再嫁为好。

 

其实,原著中有一段极精彩的描写,反映了即便贞洁如佩涅洛佩,也曾有过剧烈挣扎。请看她自述自己做过的一个梦:

 

《奥德赛》(第十九卷,535-550)

 

我有二十只肥鹅,散养在家院,吃食麦粒,

摇摆在水槽边旁;它们的活动,是我爱看的景状。

然而,一只硕大的鹰鸟,曲着尖爪,扫下山脉,

拧断它们的脖子,杀得一只不剩,全都

堆死宫中;大鹰展翅飞去,冲上气空。

其时,我开始哭泣,虽说还在梦中,大声哭喊,

发辫秀美的阿开亚女子过来围在我的身旁,

鹰鸟杀死家鹅,使我悲楚哀伤。然而,

雄鹰飞转回来,停驻在突出的椽木,

以人的声音讲话,对我说道:

“别怕,声名遐迩的伊卡里俄斯的女儿。

这不是睡梦,而是个美好的景兆,将会成为现状。

鹅群乃求婚的人们,而我,疾飞的雄鹰,

眼下正是你归来的丈夫,我将

送出残虐的死亡,给所有求婚的人们!’

他言罢,蜜一样香甜的睡眠松开了沉迷的束绑,

我左右观望,只见鹅群仍在宫中,还像

先前那样,吃食麦粒,摇摆在水槽边旁。

 

不分 | 申命记系列(四十)

 

佩涅洛佩知道自己的软弱。雄鹰迟迟不归,渐渐注目肥鹅。若不是海伦殷鉴在前,真不知她会有何等选择。她害怕自己成为另一个海伦。不过,这不该让我们觉得她不值得同情,因为在荷马的笔下,甚至海伦都值得同情。

 

圣经如此形容这种情况: 

【林前7:5】夫妻不可彼此亏负,除非两相情愿,暂时分房,为要专心祷告方可;以后仍要同房,免得撒但趁着你们情不自禁引诱你们。

【彼前3:7】你们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软弱(“比你软弱”原文作“是软弱的器皿”),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这样,便叫你们的祷告没有阻碍。 

姊妹的这种软弱,弟兄通常不懂。并且这种软弱会在长期分房甚至分居后放大。

 

故此上次我就讲过,我们的章程里有一条规定是这样的: 

29-5. 在会友有以下情形时,教会不应为其举行婚礼或应推迟婚礼,以免上帝的道在众人面前被轻看(弗5:3):

……

6、 双方决定在婚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不能生活在一起(创2:24;林前7:5;彼前3:7)。

 

意思就是,如果不能长相厮守,干脆就不要结婚。

 

结语

 

经上有话说:

【提前3:5】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 神的教会呢? 

这话的意思就是,没有小家,哪来的大家?若有人说,没有国哪有家?我只能说,这不是圣经的教导。正确的是:没有家,哪有国?就好像是先有业主,才有物业。并不是先有物业,才有业主。

 

使徒的教导是对“新婚不从军”律法的完美解释和成全:

 

【林前7:5】夫妻不可彼此亏负,除非两相情愿,暂时分房,为要专心祷告方可;以后仍要同房,免得撒但趁着你们情不自禁引诱你们。

【彼前3:7】你们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软弱(“比你软弱”原文作“是软弱的器皿”),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这样,便叫你们的祷告没有阻碍。

 

故此我要说,基督徒的价值判断理应是:

 

先敬神,再爱人,先小家,再大家。

 

如果上帝让你休息,国家却让你加班?如果上帝让你暂退,教会却让你服侍?那就想想神>人这个原则。

 

上帝当然重于一切,包括你的配偶。所以如果你配偶若像约伯媳妇儿一样让你别信了,让你咒诅你的神,你当然绝不可听从。

 

但除此之外,我们就必须说:夫妻关系重于其他一切关系。

 

故此,不可随意分居。无论你的理由是工作、生意、读书、服侍还是别的什么,都不可长期分居。若你问“多长算长期?”,那我就会问你“多大的火算着火?”

 

同理,不可随意分房。无论你的理由是作息时间不同,还是对方呼噜太响,或者你得陪孩子睡。习惯不同就调整。呼噜太响就去治,治不了就适应。并且孩子得自己睡,越早越好。

 

然后,不要只做一年。使你的妻快活,是一生的功课,不是一年的功课。你永远得记得,家庭重于工作和服侍。最好把你一家人的照片放在办公桌上如印记,设成手机壁纸为戳记。如果明天是世界杯决赛(当然不可能是足球),你是主力,然后忽然收到信息说你老婆生了。那你就回去照顾老婆孩子去。

 

最后,坚贞盼望基督。如果以上所说,让你听了觉得很不舒服很不爽,那你可以省察一下自己:你和基督的关系,莫非正处于一种事实上的分居状态吗?而祂曾说,祂是名为以马内利的神,是一直与我们同在的。

 

所以你得知道,将来祂的再来,是将现有的天地更新,将现有的关系成全——这不是说,到时祂会和那些本来就与祂没什么关系的人强行建立起关系。

 

但我承认,即便与耶稣有真实关系之人,真有耶稣同在之人,也常常会被感觉牵引,感觉不到祂的同在。此时的我们就都成了软弱的器皿,就像方才经文中的妻子一样。

 

所以,愿神赐给我们坚忍的心,等候的心,盼望的心。你要相信:我们的神比佩涅洛佩的神更大,是真神,是活神。所以,我们的盼望才是有意义的。我们的夫妻关系,正是在致敬、效法基督与教会的关系。到了时候,祂会回来,成全一切,再也没有任何事物能将我们分开。

 


不分 | 申命记系列(四十)


所有文章(包括被删的)在这个网站有备份:

muyunradio.com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访问


我的网易云电台已被封。弟兄姊妹可以去百度网盘下载、收听证道音频(不定期更新。手机上用百度网盘app就可以在线收听)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fsQk6yTeuL5trci5JjpQ3A  密码:bomp


有姊妹将部分证道传到了油管上,墙外弟兄姊妹可以访问: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wPtl7cIvGoSrTjAfL-PgQ/featured

暮云

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侍奉耶和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