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有凋零日,人将再少年

2020年04月12日 398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音频

经文

 

林前 15:19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林前 15:20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林前 15:21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林前 15:22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

 

杏花

 

我家楼下那株杏树,每年4月20号准时开花,以可见的方式提醒众人,春天已经到来。无论寒冬多么严酷,无论它曾如何衰败凋零,到了时候,就会醒来。

“杏”谐音“醒”,这并不仅是汉语的文字游戏。实际上希伯来文的“Shaqad”,也恰好兼具“杏”和“醒”的双重含义。

 

这正是可拉事件之后,百姓挑战亚伦权威时,摩西所做的那个试验的深意所在(民17)。他让十二支派的族长,各自将自己的手杖放在约柜前,然后过一夜再来,看看会发生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杖”的原文“matteh”也可以翻译成“支派”。做手杖的“枝”与不同支派的“支”,又是一个对应。

 

结果是,第二天一早,亚伦的杖结果了。开了花,结了果。果子是熟杏,所以开的当然是杏花。

 

夜里睡去,早晨醒来。按时结果,枯木逢春。道,就这般以可见的方式,和不可见的谐音一起,铭刻在人心。

 

当然,希伯来语和汉语的关系,或许就像杏花杖与杏花村的关系,一个预表神胜过罪,一个遥指醉胜过人,恰好是复活节与清明节的距离。

 

花有凋零日,人将再少年

 

杏花杖事件暗示着,一切的争端,都会在夜晚过后,得到裁断。于是死亡不过如同睡去,所以每夜的入睡,都不妨称为一次对死亡的预尝,正如每天早晨的醒来,遥指复活。

 

枯干已久的树枝才好做成杖。按照人的常理,它的身体已经朽坏,再也不会在4月10号或者任何别的日子醒来、开花、结果。然而在人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所以亚伦的杖开了花,结了果,给想要在祭司权柄上两开花的百姓一个明确的结果。

 

若你想到,亚伦的杖还曾吞掉埃及术士变出来的蛇,你可能会更加肃然起敬,因为这位手杖曾战胜魔鬼的权势。枯干后开花的它既然又预表死人的复活,那么在并不算完全灵意解经的层面上,它简直与十字架遥相呼应。

 

起初的亚当

 

当已经游园,尚未惊梦的亚当在给动植物中的杏树起名时,不知他特意使“shaqad”有了双关的含义,是否来自神启。当然,这样说的前提,是如很多人假设的那样,人类最早的语言,类似或者就是希伯来语。

 

花有凋零日,人将再少年

 

而从沉睡中醒来的他,第一眼见到的,是上帝,这又可算为对“复活”最早的预表。

 

上帝还领过来一个女人。于是他出口成章,说出人类的第一句情话和诗。之后——当然也可能是之前——他的神又告诉他,你要与你的妻子成为一体,你的后裔也要如此行,并且在那之先,离开他们的父母,也就是离开你们。

 

但这当然并不是在暗示,没有肉身父母的亚当夏娃,应该离开生命的父母,上帝,专注于去经营他俩的二人行,以及由之而来的人间世。

 

遗憾的是,这成了后来他们二人的真实想法与行动。

 

实际上,人类历史的第一个真正的“严肃时刻”,并非夏娃受诱惑吃下果子之时,而是她将此事告诉丈夫的那一刻。

 

此刻,这完美的始祖,受造之人中初熟的果子,这尚未堕落的亚当,面临着惟有客西马尼园的耶稣能真正体会的一场决断:到底是求我的意思,还是祂的?

 

就是说,他“本可以”带领妻子不再拨草寻蛇,而是悬崖勒马。从人的角度来看,救赎本可以在那一刻就发生。

 

然而,亚当后来的抉择证明,他终于还是做了和饮下苦杯的耶稣相反的抉择。

 

或许他曾痛苦地挣扎过:我深爱的妻子吃了禁果。而上帝说过,吃的日子必定死。那么,她会死去,只剩我一个人,重新孤独。可是上帝岂不是还说过,我独居不好?祂岂不是曾让我离开父母,和妻子成为一体?“不可吃……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吃的日子必定死……”,主啊,这些话,究竟要先顺服哪个,后顺服哪个?!

 

最后他终于决定,我宁可死,也不能重回孤独。我要和我爱的人同去,无论生死。只要眼睛明亮,知道万事,只要我们彼此相爱,荣辱与共,有没有上帝,又能如何?

 

于是,他吃下了妻子递过来的果子。

 

那一刻,魔鬼笑了,耶稣哭了。

 

就从那一刻开始,亚当夏娃的灵性灭亡了。

 

他们并不是在吃了分辨善恶之果后才有了理性。因为未有夏娃之先,亚当早已可以起名、作诗、修理、看守,理性具足,无可加添。

 

真相其实是:人类的灵性先灭亡之后后,理性才被分别为“剩”,静候死亡。就好像他们的灵魂死去之后,身体的死去,随后跟上。

 

于是就在那严肃时刻之后,世界改变了,因为他们改变了。温暖的园中,竟起了凉风。惊骇的始祖,风闻有神,慌忙躲藏。

 

死,就是这样,由亚当一人而来(林前15:21),在他里边,众人都死了(林前15:22)。

 

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罗5:14)。

 

末后的亚当

 

救赎的一种表达方式就是:就在起初的亚当跌倒的地方,末后的亚当站住了,胜利了。

 

亚当接受的,祂拒绝了。

 

亚当拒绝的,祂接受了。

 

亚当躲在木头后边,祂被挂在木头上边。

 

亚当觉得羞耻,把叶子围在腰上。祂更加羞耻,把荆棘戴在头上。

 

亚当的鼻孔接受了神呼出的气,成了有灵的活人。祂呼出最后一口气,成了叫人活的灵。

 

亚当竭力逃离的,祂竭力向之奔去。

 

亚当穿上了被杀羔羊的皮,遮盖自己;祂成了被杀的羔羊,遮盖许多的亚当。

 

亚当被逐出乐园,身后火剑旋转。祂只身穿越火剑,复得乐园。

 

一样的是,天都起了凉风。耶稣的那一次,更加上了遍地的黑暗,比曾经隔绝上帝与亚当的,更加黑暗。

 

于是那十字架就像火炬,又像利剑,却毫无转动之影,直插入地,定了这世界的罪。却又像圭,像权杖,耸立向天,宣告王者已至,王者再临。

 

这支矛盾之极的十架,就这样插在名为天地的会幕之间,耸立在名叫各各他的约柜之上,静候众人散去,静等黑夜来临,默默等待第三天的黎明,那睡了又下去的一位,上来,醒来。

 

事就这样成了。世界从此再也不同,因为祂已来过。

 

花有凋零日,人将再少年

 

若比众人更可怜

 

所以,在这祂已来过的世界寄居的你,如果和从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原因并不在身外。就像亚伦手杖的十一位同侪,之所以不能开花,并非因为不是身处会幕里、约柜旁。

 

就像并非“春天的时候复活节来了”,而是复活节的时候,春天来了(彼得·克拉夫特语)。

 

保罗说,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这里边一定有你。然而,基督的血为多人流出,这里边未必有你。

 

怎么知道自己是否在基督用血所立的约书里那份名为“生命册”的白名单上?

 

答案或许就是:你活的是不是很可怜。如果是,就不在。

 

因为保罗说过,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林前15:19)。

 

重生得救,被主拣选,名字录在生命册上的人,活的当然不可怜,他们或许曾经枯干,如今却靠着主,醒了过来、活了过来,开出杏花,结出熟杏,生命无比丰盛。

 

花有凋零日,人将再少年

 

而“比众人更可怜的”原因,是“只在今生有指望”,就是说,不信复活。

 

不信复活的意思,就是不信复活。或者虽然嘴上说信,身体却很诚实,不经意间,不断流露着与不信复活之人一样,甚至更可怜的气质。

 

你一定见过“只在今生有指望”的人。他们的一切所作所为,具体实际、与时俱进。几十年前杏花开放时只能想到斗争,(于是)几十年后杏花开放时只能想到拍照。

 

而且一定得上树拍。

 

花有凋零日,人将再少年

这样的人显然可怜。然而,若信了基督,却仍然只在今生有指望,保罗说,你就比上树的人更可怜。

 

可你同时又觉得那些真基督徒走位飘忽,太过硬核。你心里觉得兄弟我实在跟不上。然而承认这一点又有点儿难,有点儿不好意思,所以不如轻省一些:改变“走位”的定义便是。超过我者,就是越位。

 

意思就是,当信奉爱国教的这些人觉得正常的基督徒太直太硬核时,真相不过就是你已经跌倒或者软弱了。然而他们当然是不可能承认自己软弱的,他们必须证明,我这样当然才是正好,比我硬的都算刚硬。我们都跪的好好的,凭什么你非要站着呢?还敢说你不是寻衅滋事?

 

事情若只到这一步,尚有挽回可能,这是真正的可怜人。然而可怜人一旦开始喜欢别人跟他一样可怜,开始论证可怜的合法性,他就几乎不可逆地踏上了可恨之路。

 

从此他们就特别喜欢说顺服君王,驯良如鸽。然而驯良如鸽哪能形容这等宗教界伪老炮,潜伏界真影帝。他们就像当年的李储文,使命就是维持住鸽的形象,然后鹦鹉学舌,不断为有司背书,可谓能鸽善鹉。

 

同时灵巧像蛇也不足以形容他们,因为他们常年灵巧,早已成蛇,开始蛇形走位,魔鬼步伐,一步一步向着所多玛摩擦摩擦,自干(五)堕落之后还爱上了“毁”人不倦,最喜欢的论证套路正是和当年那位一样的“即便……也不一定……”。

 

活成这样,这么纠结,无论是可怜,还是比可怜更可怜的可恨,根本原因,还是不信复活。具体来说是怕死,总结来说是贪生。他们死活也想不明白,真理比死活重要。他们活得就像不会死,所以死的时候就像没活过。他们那干枯的手杖从不开花,除非是要把别人打开花。他们不知道活着是为了生命,生命不是为了活着。他们不相信生命之外还有生命,就像不相信死亡之后还有死亡。

 

那么,这就叫不信的。是四种土地里的前三种,是天国筵席时的门外汉。

 

复活的真实

 

今天的证道,重点不是“基督复活的真实性”。当然,祂的复活是真实的,是天地创造与天地灭没之间,曾经有过的最真实的事。圣经对这真实性多有论述,保罗列举从矶法到使徒,从使徒到五百多弟兄,从五百多弟兄到雅各,到众使徒,到自己,都是这件事的见证人。《铁证待判》等书籍也是从这个进路,从理性,去证明基督复活的真实性。

 

然而,这样做的前提,是认为“证明”非常重要,或者说,理性非常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因此只要能证明某事为真,相信就会随之而来。

 

然而实际情况当然并非如此,从古到今都是这样。这样的进路,或许只对极少数表里如一的理性之人是明显的。

 

举个例子。假如你是个苏联人,你教逻辑学,你是否敢于宣讲这个肯定正确的三段论:

 

大前提:所有人都是罪人

小前提:斯大林是人

结论:斯大林是罪人

 

好好想想这个例子,你就知道,真实的存在和证据未必能带来真实的相信与行动。有太多别的东西拦阻着人的信。

 

实际上,面对如此多的有关耶稣复活的事实和证据,仍不信或不能信,正是理性被玷污的明证。就像灵性死亡的亚当只剩下理性,没有灵性支撑的理性,就是跛足的理性,是污秽的理性。

 

诗篇14篇写道: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他们都是邪恶,行了可憎恶的事,没有一个人行善。

 

所以,不信神就会愚顽,越愚顽越不信神,当人悍然否定上帝,也不打算遵守自己的承诺,他就是做好了干一切坏事的准备。

 

所以,理性问题,或者说证明问题,是解决信仰问题的重要路径,但不是唯一路径,甚至不是第一路径。

 

我信复活

 

保罗在其他关于复活的讲论中,告诉我们有关复活的一些细节,是我们当信的。

 

首先,复活有先有后。从次序上来说,基督先复活,我们后复活。祂是初熟的果子,我们是祂结的果子。从秩序上来说,亚当是灵魂先死,身体后死。我们是灵魂先复活,身体后复活。也就是说,根本而言,末日不是复活的开端,重生才是。重生之人已经复活了,并且里边的生命一天新似一天,虽然外边的肉体渐渐衰残。

 

其次,复活只有一次。每个人都会复活,这复活只有一次,不是零次,不是两次,不是多次。

 

这句奇怪的话,是为了回应一些奇怪的观点。

 

如前所述,不信神的“可怜众人”当然不相信有复活,或者说认为复活是“零次”,对他们暂时不必多言。

 

而今天的教会,很多人相信有两次复活,具体来说是义人先复活,罪人后复活。

 

对此,伯克富说:

 

前千禧年派的人认为义人的复活与恶人的复活前后相隔一千年。他们所谓圣经的根据是林前15:23—28;帖前4:13—18及启20:4—6。然而这些经文没有一处能真正证明他们的观点。第一处,并没有提到恶人的复活。第二处,只提到那些活着的圣徒被提到云中与主相遇之后,死人都要复活。第三处,根本没有提到身体的复活。然而圣经其他的经节提到义人恶人都要复活时,却一点也没有说两者的复活要相隔一个极长的时期。圣经明明的教训说:义人与恶人的复活都要等到末后的日子(约6:39、40、44、54,11:24)。

 

至于“多次复活”,是经由所谓“多重宇宙”假说推导出来的,认为死亡或者自杀都要以某种量子理论来考量,即便死于此宇宙,但总会在某个别的宇宙继续活着,并且这个过程可以多次甚至无限重复。这可算理性发展到癫狂的证据之一,再次证明了愚顽人不信有神并非是因为信神的证据不足,因为他们宁可相信这种比圣经更没证据的古怪宇宙论,也不愿信圣经所启示的神。

 

第三,身体也会复活。林前15章最后的数节经文详细讨论了这事的细节。至于很多弟兄姊妹好奇的,复活后的身体是什么样子,默想这些经文,以及那“初熟的果子”复活后的样式,可以让我们知道,大致来说,和现在的身体又像又不像。不像,是因为远比现在的身体强壮、荣耀,是不朽坏的,是灵性的。像,是因为仔细辨认,一定认得出来,就像把耶稣认作园丁的马利亚,听到主的声音,就说“拉波尼!”。并且尤为意味深长的是,耶稣复活之后的身体,仍有钉痕枪伤,可以看到,可以摸到,所以我们复活的身体应当也会保留着今世生活的痕迹,却不再有这些痕迹曾经代表的痛苦。

 

第四,天堂不是终点。接着第三点,我们知道,生命的终极形态是被救的灵魂与复活的身体结合起来的样子。所以,与许多弟兄姊妹潜意识中的想法不同的是:天堂是重点,但不是终点。已死圣徒的灵魂在天堂,身体在坟墓,这并非终极形态。它们都在切望等候主的日子到来,那时千万圣徒与千万天使将随着主耶稣一同到来,得胜,神的国降在地上,名字不在生命册上的罪人在复活受审之后永远沉沦,身体和灵魂结合起来的圣徒和耶稣一起居住在新天新地当中。

 

第五,今生必然受苦。那叫人活的耶稣的灵,就是圣灵,圣灵使人重生,就是灵魂复活,到了时候,圣灵还会让身体复活。让耶稣复活的当然也是圣灵。既然这一切都是同一位圣灵的作为,那么祂做在那初熟的果子耶稣身上的,也要做在所有属耶稣之人的身上。祂如何引导耶稣进入旷野,也如何引导我们忍受试探。祂如何引导耶稣走上十架,也如何引导我们背起十架。我们之所以能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正是因为这圣灵引导我们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林后4:8-10)。

 

人将再少年

 

真信复活的那些被神拣选的圣徒,当然“知道”并“承认”上述关于复活的细节,然而反过来就不一定。

 

就是说,单单“知道”甚至“承认”关于复活的细节,却活得完全不像在盼望复活,也不叫“信”复活。

 

提姆·凯勒牧师曾提到一位不幸高位截瘫的姊妹做的见证,她说,曾经看到弟兄姊妹能够跪下敬拜神,自己就无比痛苦。然而,一想到复活时自己就也能跪下了,她便开始生出无比的喜乐与盼望。

 

你曾有过类似的喜乐和盼望吗?

 

盼望复活不是让你厌世,而是让你能活得像个人样,自由,尊贵,喜乐,平安,不找死,更不怕死,不会被罪人和魔鬼用生活诱惑,以至于放纵堕落,不会被魔鬼和罪人用死亡威胁,以至于胆怯扭曲。

 

世人说,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而我们所信的却是,花有凋零日,人将再少年。

 

总会有一个4月20日,我家楼下的杏花不再能按时开放,而所有属基督的人,却必定在那末后的日子,永远醒来,彻底怒放。

 

花有凋零日,人将再少年

花有凋零日,人将再少年

相关阅读:

福音的大能

花有凋零日,人将再少年


所有文章(包括被删的)在这个网站有备份:

muyunradio.com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访问


我的网易云电台已被封。弟兄姊妹可以去百度网盘下载、收听证道音频(不定期更新。手机上用百度网盘app就可以在线收听)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fsQk6yTeuL5trci5JjpQ3A  密码:bomp


有姊妹将部分证道传到了油管上,墙外弟兄姊妹可以访问: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wPtl7cIvGoSrTjAfL-PgQ/featured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花有凋零日,人将再少年

暮云

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侍奉耶和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