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落在神手里

2020年03月22日 793点热度 2人点赞 0条评论
音频
经文

 

【撒下24:10】大卫数点百姓以后,就心中自责,祷告耶和华说:“我行这事大有罪了。耶和华啊,求你除掉仆人的罪孽,因我所行的甚是愚昧。”

【撒下24:11】大卫早晨起来,耶和华的话临到先知迦得,就是大卫的先见,说:

【撒下24:12】“你去告诉大卫说,耶和华如此说:‘我有三样灾,随你选择一样,我好降与你。’”

【撒下24:13】于是迦得来见大卫,对他说:“你愿意国中有七年的饥荒呢?是在你敌人面前逃跑,被追赶三个月呢?是在你国中有三日的瘟疫呢?现在你要揣摩思想,我好回复那差我来的。”

【撒下24:14】大卫对迦得说:“我甚为难。我愿落在耶和华的手里,因为他有丰盛的怜悯,我不愿落在人的手里。”

【撒下24:15】于是耶和华降瘟疫与以色列人,自早晨到所定的时候,从但直到别是巴,民间死了七万人。

【撒下24:16】天使向耶路撒冷伸手要灭城的时候,耶和华后悔,就不降这灾了,吩咐灭民的天使说:“够了,住手吧!”那时耶和华的使者在耶布斯人亚劳拿的禾场那里。

【撒下24:17】大卫看见灭民的天使,就祷告耶和华说:“我犯了罪,行了恶;但这群羊作了什么呢?愿你的手攻击我和我的父家。”

【撒下24:18】当日迦得来见大卫,对他说:“你上去,在耶布斯人亚劳拿的禾场上,为耶和华筑一座坛。”

【撒下24:19】大卫就照着迦得奉耶和华名所说的话,上去了。

 

引言

 

俞心樵有首诗被人唱过: 

今生今世要死

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此歌字面意思,颇与今天经文里大卫心声暗和:要死,就死在神手里。

 

因为这一定是最好的死法。

 

况且,今生今世之后,还有永生永世。

 

所谓天灾

 

综览圣经可知,饥荒、刀剑、瘟疫,的确是上帝降灾的最主要三种方式: 

【结7:15】在外有刀剑,在内有瘟疫、饥荒;在田野的必遭刀剑而死,在城中的必有饥荒、瘟疫吞灭他。

【启6:8】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有权柄赐给他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瘟疫”或作“死亡”)、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但自古以来,各族各民面对上帝的降灾,反应从来不一。

 

法老不悔改,大喊埃及加油。尼尼微悔改,全民披麻蒙灰。英国搞群体免疫,给你自由,告你后果。美国设立全国祷告日,并且秀出各种黑科技。意大利的表现与二战时类似,阳台上唱歌,然后到处抄作业。

 

还有些特殊的表现,只能用摩尔斯电码或玛雅文字发。我还没学会,所以先不发。

 

不过圣经预告,到了真正的末日,面对上帝的降灾,人的反应其实会更加不堪: 

【启9:20】其余未曾被这些灾所杀的人,仍旧不悔改自己手所作的,还是去拜鬼魔和那些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走,金、银、铜、木、石的偶像;

【启9:21】又不悔改他们那些凶杀、邪术、奸淫、偷窃的事。 

【启16:8】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日头上,叫日头能用火烤人。

【启16:9】人被大热所烤,就亵渎那有权掌管这些灾的 神之名,并不悔改将荣耀归给 神。

【启16:10】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兽的座位上,兽的国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头;

【启16:11】又因所受的疼痛和生的疮,就亵渎天上的 神,并不悔改所行的。

 

具体来说,三灾中的刀剑之灾包括战争,但不止是战争。实际上灾难当中,死于暴民和流寇的更多。并且刀剑、饥荒、瘟疫通常还会结伴而来,所谓祸不单行。

 

基督徒历史学家雷海宗曾说,这三灾是“历代人口过剩时的淘汰方法”。并且他认为这是民间从佛教领受“劫数”观念的原因之一。百姓认为,黄巢之辈属于懦夫杀星,任务就是下凡收人,所以他花开后,你就在劫难逃。

 

雷的观点其实并不雷,甚至并不能说这是他的观点,因为他大抵只是在陈述。当然我无从判断他如此论述之时,受了多少圣经的影响,但生于牧师家庭并身为信徒的他,断不可能完全不知圣经提过这三灾。

 

他自己的观点,叫做“大增大减律”: 

历代人口的增减有一个公式,可称为大增大减律。增加时就增到饱和点甚至超饱和点,减少时就减到有地无人种有饭无人吃的状态。人口增多到无办法时,由上到下都感到生活困难;官吏受了生活恐慌心理的影响,日愈贪污,苛捐杂税纷至沓来。民间的壮健分子在饥寒与贪污的双层压迫下,多弃地为匪,或入城市经营小本工商,或变成无业的流民与乞丐。弃地日多,当初的良田一部成为荒地,生产愈少,饥荒愈多。盗匪遍地之后,凡不愿死于饥荒或匪杀的农民,也多放弃田地,或入城市,或为盗匪。荒地愈多,生产愈少,生产愈少,饥荒愈甚;饥荒愈甚,盗匪愈多,盗匪愈多,荒地愈广。这个恶圈最后一定发展到良民与盗匪无从辨别的阶段,这就是流寇的阶段。 
长期的酝酿之后,人口已经减少,再加最后阶段的流寇屠杀,当初“粥少僧多”的情形必一变而成“有饭无人吃”的局面。至此天下当然太平,真龙天子也就当然出现。大乱之后,土地食料供过于求,在相当限度以内人口可再增加而无饥荒的危险。所以历史上才有少则数十年多则百年的太平盛世:西汉初期的文景之治,东汉初期的中兴之治。唐初的贞观之治,清代康熙乾隆间的百年太平,都是大屠杀的代价所换来的短期黄金境界。生活安逸,社会上争夺较少,好弄词藻的文人就作一套“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理想文章来点缀这种近于梦幻的境界。 
但这种局面难以持久。数十年或百年后,人口又过剩,旧的惨剧就须再演一遍。

 

最后这句话最是细思恐极。无论你对他的历史学观点如何看待,他所描述的这一明显的历史事实恐怕已是众人的共识。

 

那么,究竟该如何脱离这种历史定律或者叫历史咒诅呢?

 

答案或许就藏在大卫的故事里。

 

料民之罪

 

今天经文中大卫获罪之因,是数点民数。《国语》记载,周宣王也曾“料民于太原”: 

宣王既丧南国之师,乃料民于太原。仲山父谏曰:“民不可料也!夫古者不料民而知其少多,司民协孤终,司商协民姓,司徒协旅,司寇协奸,牧协职,工协革,场协入,廪协出,是则少多、死生、出入、往来者皆可知也。于是乎又审之以事,王治农于籍,蒐于农隙,耨获亦于籍,狝于既烝,狩于毕时,是皆习民数者也,又何料焉?不谓其少而大料之,是示少而恶事也。临政示少,诸侯避之;治民恶事,无以赋令。且无故而料民,天之所恶也,害于政而妨于后嗣。”王卒料之,及幽王乃废灭。

 

虽有仲山父劝谏,如约押劝谏大卫,但宣王依旧数点了百姓。最后左丘明意味深长地给此事赋予了历史意义:

 

王卒料之,及幽王乃废灭。

 

大卫数点百姓时的背景,与摩西数点民数迥然不同。所以并非“人口普查”这件事本身自备道德属性。对还是错,取决于动机和处境。

 

对大卫而言,这是一生敬畏上帝、合神心意的他,两次重大犯浑之一。他数点百姓的动机,不外乎是想学习周边的强国,确认自己的兵力。

 

然而他忘了,他一生战功赫赫,哪一次是依靠强力取胜?甩石击毙歌利亚时的初心哪里去了?

 

我愿落在神手里

 

如果说谋杀乌利亚勉强还可算是“个人性”犯罪,惩罚只及于他家而未扩大,那么此次料民之罪就成了恶性公共事件,大卫的愚蠢举动,使得全民遭殃。

 

但也不要马上就下结论,认为人民是不幸被他代表了。至少该想到,大卫攻城略地,给上阵打仗和看守兵器的都发战利品,甚至给一点儿不参与的百姓也发福利之时,并没有人抱怨是“被他代表”了。

 

就是说,至少在王政时代,王就是代表你的。代表你和上帝立约,代表你和别国立约。代表你并带领你得祝福,也代表你并“连累”你受惩罚。

 

所以,只要还在人群中,你就一定会被代表的,主动或被动,有意识或无意识,被这人或被那人。

 

绝对意义上的个人主义者,不存在的。

 

如果真不愿意被王代表,你就得说话,或者找人代表你说话。

 

大卫之幸就在于,他两次犯浑,都有先知出来,不光代表民,更是代表神,向他说话。之前那次是拿单,这一次是迦得。

 

先知的话很简单:你有罪了!你选个灾!灾难结束后,又指示大卫去筑一座坛。

 

大卫不敢抢夺先知的哨子,听到神的话,立刻认罪了。

 

他的认罪首先体现为自责: 

【撒下24:10】

大卫数点百姓以后,就心中自责,祷告耶和华说:“我行这事大有罪了。耶和华啊,求你除掉仆人的罪孽,因我所行的甚是愚昧。”

 

这比东方古代帝皇的罪己诏更为诚恳。他知道只有上帝能除掉他的罪孽。

 

之后,在这道送命选择题面前,他的选择,真正体现了他对上帝无条件的依靠: 

【撒下24:14】

大卫对迦得说:“我甚为难。我愿落在耶和华的手里,因为他有丰盛的怜悯,我不愿落在人的手里。”

 

他真认识上帝。他知道上帝会击打,但更会缠裹。上帝才是最有怜悯的!所以,落在神的手里的“听天由命”,实际上是三难困境中的最佳选择。

 

相反,他深知,落到人的手里(饥荒、刀剑),才是更可怕的。

 

于是,有丰盛怜悯的上帝,降下了瘟疫。七万人的死亡虽然触目惊心,但相较动辄死亡数十万数百万的饥荒、刀剑,这已经是最轻的惩罚。

 

当然,七万人的死亡,不是说有一个宏观的七万人,死了一次,而是一个人的死亡这件事,发生了七万次,这仍是可怕的惩罚,沉重的后果。

 

看到这惨状,大卫的认罪更加迫切。虽然貌似有所质疑,但他的质疑马上转变为“承担责任”:他祈求上帝,以自己和自己家来代替百姓受罚: 

【撒下24:17】

大卫看见灭民的天使,就祷告耶和华说:“我犯了罪,行了恶;但这群羊作了什么呢?愿你的手攻击我和我的父家。”

 

当然,在他如此求之前,满有怜悯的上帝就已经叫灭命的天使住手了。

 

我愿落在神手里

 

然而,一方面,大卫自己本就有罪,有罪之人岂能替人担罪?

 

另一方面,其实群羊也不见得无辜。想想旷野当中降下瘟疫的时候,民众是如何表现的。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这一次的黑暗民数记,百姓真的完全无辜吗?难道多数不也忘了上帝,却得意忘形地为自己的武力骄傲,为以色列国的强大自豪?这一百三十万勇士(以色列拿刀勇士八十万,犹大五十万)难道都是无辜的雪花?又或许即便瘟疫已经降下,是否仍有不少以色列百姓奔走相告“是非利士人投毒”,并且疯狂抢购以色列真理报高调宣传的牛膝草?

 

我们弟兄家乡教会去发口罩,结果当地百姓就有传言,说基督徒故意往口罩上弄了病毒发给他们,要害他们。

 

但无论如何,大卫这个“承担责任”的态度还是值得肯定的。他没有甩锅,没有派约押或者迦得或者撒督去。也没有自罚三杯,敷衍了事。

 

终于,灾难止息了。大卫没有立刻开庆功会或者出本诗集自夸,而是听从先知指示,筑起一座用于敬拜的圣坛。

 

这坛就是后来所罗门圣殿的前身。

 

瘟疫的意义

 

有一些天灾——或者说全部“天灾”——确实是上帝直接发出。但这灾又完全、确实是因“人祸”而来。

 

并且至少在大卫惹祸的这一次,瘟疫是可能降下的诸般天灾中,最轻的一种。这是因着上帝的怜悯。

 

我并不知道,我们经历的瘟疫,是不是本来可能降下的诸般灾祸中,最轻的一种。我希望是。我希望满有怜悯的上帝还在怜悯我们。

 

我们落在神的手里,总好过落在人的手里。

 

但灾难的目的和意义不能忽略,不可遗忘。

 

它最大的目的之一,就是叫人认罪,叫人回到自己的本位,将荣耀归给神。

 

其中,首先是君王要认罪。然而,大卫这样的君王并不多。更多的君王不能认罪。或者认罪也不能悔罪,悔罪也不能担责。

 

大卫说,愿自己和自己的家承担罪责。然而如前所述,他自己就是有罪之身,甚至可以说是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所以哪里有资格替别人担罪。

 

但他这话后来可以说仍然应验了,应验在他肉身的后裔,就是他所盼望的弥赛亚身上。大卫说,我愿落在耶和华的手里。耶稣临死之前,同样如此说: 

【路23:46】

耶稣大声喊着说:“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说了这话,气就断了。

 

耶稣成了肉身,上了十架,断了气,正是为祂的百姓担罪。祂本是无罪的,但正因为祂完全无罪,所以祂才有资格担罪。他是君王,是比大卫更伟大的十架君王,承担了本该由人间君王和百姓承担的刑罚。

 

其次,瘟疫的发生,也是要先知认罪。

 

大卫的先知敢于开口。但以色列后来的先知越来越不敢开口,成了哑巴狗。然而他们可能想象不到,在后来的后来,某地的某地,更有些自称先知的人不但不开口,还一边跪舔君王臭脚,一边去咬开口的人。

 

于是百姓以各种方式纪念发哨人和吹哨人。李医生最后一条微博的评论区,成了树洞甚至哭墙。不信主的体制内作家方方,成了民族的良心。当然也有貌似新六学代言人的作家,证明了她的境界正如她的代表作。

 

但当然,这不过证明,这世代的先知,就是传道人们,是更加有罪了。是的,就是包括我在内的,我们这些传道人和先知,有罪了。

 

因为除了那一位胖胖的先知,我们没有人再敢像拿单,像迦得,直接说:那个人就是你!你有罪了!

 

这次疫情,显明了这国最大的罪之一,就是沉默和谎言。上诈下愚,左奸右怂。于是女子开始护卫男子,最响亮的声音由嫂子们发出:假的,都是假的!老子要到处说!

 

我们这些奉上帝之命本应说话的,已经被嫂子们显出了我们的渎职。

 

因为我知道,照着我当说的,有太多话我没有说。我瞻前顾后,有意无意地在发文章之前,也自审一遍。我更是难以克服自己的性格弱点,或者说罪,就是说我很难主动向陌生人开口面对面传福音,除非人家主动问我。我也很不喜欢和我不认识的人沟通,无论线下还是网上。

 

那天我取快递时拿了两个口罩出去,想看看能不能送口罩传福音。但是没送出去。所以我知道,我虽然是牧师,但也是哑巴狗。

 

因此我也曾如此祷告:上帝,我愿落在你手里,由你发落。我相信你有丰盛的怜悯,有完美的公义。

 

最近我开始觉得,如今的情况,或许和当年耶稣来的时候有些类似。那时除了瘦瘦的先知施洗约翰以外,没有先知。

 

然后主耶稣自己开口,传起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

 

祂显明了,惟有祂才是真正的先知,只有祂,到处去说,你们的言语和行为都是假的,你们都是罪人,要悔改!

 

然而祂虽然宣告审判,却不搞道德审判。祂指出人类的罪,但同时愿意为其中的选民担罪。祂献上自己为祭,显明祂即是最大的祭司,又成了最大的祭品。

 

因此,从此,那些信祂的人,都成了祭司。

 

然而今日这地的基督徒们,多少显明,我们空有祭司之名,没有祭司之实。如果真是“信徒皆祭司”,那我们就都犯了渎职之罪。我们大多数人,没有活出上帝祭司的样式,没有像摩西亚伦一样,手拿香炉站在感染瘟疫的民中。

 

甚至让我们手拿口罩站在百姓当中,我们都不愿意。

 

我们需要悔改,需要仰望那位大祭司,求祂洁净我们,更新我们。使我们认清自己的本相,不再有任何莫名其妙的属灵骄傲。

 

绝望后的盼望

 

这世代,这百姓,这教会,需要悔改,不是加油。需要认罪,不是自夸。需要担当,不是甩锅。需要发声,不是沉默。

 

但不堪如我们,仍要感谢上帝,祂真是满有丰盛的怜悯!我们落在祂的手里,是莫大的恩典!因为这国这民行恶如此之甚,祂却只降下最轻的瘟疫,警戒我们,给我们悔改的时间。

 

因此我们要求祂,求那降灾的神,收回击打的手。祂必垂听那忧伤痛悔如大卫之人的祈求,因为祂曾应许: 

【代下6:28】“国中若有饥荒、瘟疫、旱风、霉烂、蝗虫、蚂蚱,或有仇敌犯境,围困城邑,无论遭遇什么灾祸疾病,

【代下6:29】你的民以色列,或是众人,或是一人,自觉灾祸甚苦,向这殿举手,无论祈求什么、祷告什么,

【代下6:30】求你从天上你的居所垂听赦免。你是知道人心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待他们(惟有你知道世人的心),

 

感谢耶稣,祂在我们还不认识祂的时候,拣选了我们,在我们屡次跌倒的时候,搀拉我们,在我们软弱败坏,自己对自己都绝望的时候,仍然不放弃我们。

 

感谢圣灵,依旧在显明神的救恩计划。这地如此不堪,但却在20世纪末,诞生了家庭教会这样一个全世界最大的保守信仰群体,承认基要真理,坚持圣经无误,捍卫传统价值。主啊,这是我们不配得的,这是你的大能做到的!

 

但同时,这祝福里也隐藏着巨大的危机。中国教会同样不知从何时起,开始被这世界的风气所影响,同样开始好大喜功,我们也开始数点百姓,自夸中国基督徒有两千万,五千万,八千万,甚至一亿!

 

所以,二百年来特别是四十年来,中国教会只是从无到有,从有到多,却还没有从有到优,从多到精。

 

一开始提到的那首诗,头两句是: 

不是你亲手点燃的

那就不能叫做火焰

 

最近我开始反思,燃烧了四十年的这火焰,究竟是不是祂亲手点燃的。

 

接下来的两句是: 

不是你亲手摸过的

那就不能叫做宝石

 

最近我开始琢磨,打磨了四十年的这石头,究竟是不是祂亲手摸过的。

 

因此,如今神若是要借着逼迫和疫情挤去教会的水分,检验教会的工程是金银宝石,还是草木禾秸,这是好的无比的。

 

就像胖先知所说:松一松是为广传,紧一紧是为拣选。落在祂的手里,由祂亲自管教、雕琢,挤去水分,这是我们不配得的恩典。

 

但我不是说别人是水分。我想表达的是:也许我们教会就是水分,我是其中最大的一滴。是的,我们想往口罩袋里放福音单张的时候,居然发现我们的单张还没有口罩多。而且我所在的城市前天已经宣布解封了,我们居然还积压了不少口罩,没送出去。我是这教会的牧者,首要罪责就在我。我有罪了。并且因我的罪,连累了弟兄姊妹。

 

所以我学习大卫的祷告:我愿落在耶和华的手里。

 

当然,如果我只看自己,只看人,其实我已经绝望了。但我仍然相信上帝,盼望耶稣,并且还能感受到圣灵的同在。

 

这两者都是真实的。

 

故此我要祈求:

 

愿没有教会的,和身处假教会的,来到真教会,即便这真教会如此软弱,如此不堪。然而我们虽然不配,责任却已经托付给我们了,教会仍是神所设立的蒙恩管道。

 

所以愿我们从此只夸耶稣基督,不再有任何自夸,任何的好大喜功、数点百姓。因为照着我们当知道的,我们仍是不知道,照着我们当做到的,我们远远没做到。

 

愿神借着逼迫和疫情,挤去教会的水分,坚固教会的工程,使我们流出活水,活出见证,使教会真正成为这国这民的蒙恩管道和守望哨兵!

 

愿恩典临到这国,使君王低头认罪,谦卑俯伏;使先知放胆疾呼,广传福音;使祭司挺身而出,护佑苍生,使百姓认罪悔改,领受救恩!

 

 

我愿落在神手里

我愿落在神手里


所有文章(包括被删的)在这个网站有备份:

muyunradio.com

 


我的网易云电台已被封。弟兄姊妹可以去百度网盘下载、收听证道音频(不定期更新。手机上用百度网盘app就可以在线收听)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fsQk6yTeuL5trci5JjpQ3A  密码:bomp


有姊妹将大多数证道传到了油管上,墙外弟兄姊妹可以访问: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wPtl7cIvGoSrTjAfL-PgQ/featured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我愿落在神手里

暮云

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侍奉耶和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