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2020年03月19日 4361点热度 5人点赞 0条评论

暮云按:我有个朋友叫那仨牛。今天他写了篇文字发给我,逼我自愿发。我看了一遍,觉得总体不错,但有些地方可能有些刻薄了。我怎么说也是个牧师,本来可能不适合发这种文字,但又拗不过他。于是只好替他发在这里。

 

我争取下不为例。

 


 

谢谢暮老师帮我发文!因为我没有公众号,博客又早就关了。

 

我认识他好多年了。所以知道他信耶稣以后,除了研究圣经牧养教会,还很关注教育,关注文法逻辑修辞什么的,那我就投他所好,从这三个角度回应一位高中生吧。

 

哪个高中生?还能有哪个,就是给方方写信的那位自称十六岁的高中生啊。

 

文法

 

那么,我就称不敢署名的高中生为“少年”吧。这个词比较中性,并不特指男生,因为女生同样可以叫做“青少年”,而不会被称为“青少女”。况且少年你的信里还提到你有个好朋友,是个女生,你俩关系好到她都能给你分享他爸他妈晚上动静大的事。所以如果你居然并不是女生而是男生,如果你们学校纪律严明,应该会有和你一样正能量的同学反手就给你一个举报,告你早恋吧。

 

然后我会称呼你“拾六碎”,你就当是个为了和你拉近关系的绰号吧,是和你开个小玩笑。毕竟你公开暗示你方方阿姨禽兽不如什么的,语言非常幽默,心胸非常宽广,所以你自己不至于开不起玩笑的是吧。

 

为什么称十六岁的你是“拾六碎”?第一,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玩谐音梗儿,连我自己这个“那仨牛”的笔名都是谐音梗。第二,又因为你的立场与方向,的确大致和近来忽然跃迁为正能量代言人之一的六六老师相似。只是你的文笔还稚嫩,我看了两遍,你基本上只是在拾人家六老师的牙碎——哦不——牙慧。

 

所以就这么称呼你吧,这是正能量的,所以当然是没有恶意的。不过虽然你是理科,鉴于你还挺喜欢舞文弄墨,那我推荐你,在你繁忙的学习生活那不存在的闲暇里,可以买一册《蜗居》研读,好好看,好好学,将来有望比六老师还六,一定更能章口就来,更加大疫凛然,不再阴阳怪气。

 

不过我又突然想到,你一个高中生,应该已经开学了吧?国外全失控了,那些“兽(这是你自己对外国人的称呼)”都惨到没书念了,你这么岁月静好,能上网课,怎么不好好注视老大哥注视你的摄像头,忽然关注起方方日记这么不正能量的东西了呢?还能有空写这么长的信?你不怕落下进度,到时作业都没得抄吗?

 

所以拾六碎少年,你应该可以理解吧,为什么大家都怀疑你其实不是高中生,而可能是抠脚大汉。不过既然你方方阿姨已经在她日更的文字里艾特你,并且没把你当抠脚大汉,那我也就不当你抠脚大汉吧。不过还是觉得,你写得这么努力这么用力,摄像头里的正能量又那么bling bling地一直晃你,可能你已经热得满身大汉了吧。而且疫情期间,还是温馨提醒你,抠脚之后要洗手,不要直接摸键盘,否则容易手足口。不知道你生物老师教过你没有。

 

说了这么多,好像奇怪的词汇量增加了呢是吧?

 

那就再给你增加一些吧。来都来了。

 

我写这篇文章的初心,是因为你在信里提到:

 

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作为16岁前就把鲁迅全集撸过五六遍的人,我觉得先生的棺材板有点儿摁不住了,所以跃跃欲试,就试着以他的口吻,替方方阿姨给你讲讲吧。

 

就是说,我会试着告诉你,在一个平行宇宙中,鲁迅会怎么回答你。如果你觉得这是在骂你,又怕骂你的词你在百度找不到,那我告诉你,关键词是《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你可以去搜,这篇文章非常常见,以至于连百度都是搜得到的。

 

而且我没做什么大不了的改动,只是替换了一些关键词,具体来说就是把“抗日”换成了“抗疫”,把“革命”换成了“正能量”,把徐换成了你之类。这个操作并不难,你既然学理科,会打字,甚至会写公号文章,那你应该明白吧,懂事如你。

 

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其实就像我的朋友暮牧师总爱说的:“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我很同意这句话。

 

那么正文开始。


《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昨天看到拾六碎高中生给方方的一封信,其中全是教训我和攻击她的话。自然,人们看得出:这发信者是有些“恶劣”的青年。

 

但我有一个要求:希望认真写作的方方等先生不要学拾六碎的样。因为这信中有攻击他们的话,就也报答以牙眼,那恰正中了他的诡计。在疫情当头的现在,白天里讲些冠冕堂皇的话,暗夜里进行一些离间,挑拨,分裂的勾当的,不就正是这些人么?这封信是有计划的,是他们向没有加入他们的人们的新挑战,想这些人们去应战,那时他们就加你们以“破坏正能量”的罪名,“汉奸”的罪名。然而我们不,我们决不要把笔锋去专对几个个人,这不是我们的办法。

 

但我在这里,有些话要说一说。首先是我对于抗疫的态度。其实,我已经在好几个地方说过了,然而拾六碎等似乎不肯去看一看,却一味的咬住我,硬要诬陷我“破坏正能量”,硬要教训我说我“对于现在基本的政策没有了解”,应该被关在牢里,或者默不作声。我不知道拾六碎们有什么“基本的政策”。(他们的基本政策不就是要咬我们几口么?)然而目前的抗疫政策,我是看见的,我大抵也是拥护的,那理由就因为我和方方等先生不但是作家,而且是中国人。自然,我们所使用的仍是一枝笔,所做的事仍是写文章,等到这枝笔没有用了,我可自己相信,用起别的武器来,决不会在拾六碎等辈之下!

 

但你们现在究竟干的什么勾当?我实在有点怀疑那些自称“正能量”以及拾六碎式的青年。因为据我的经验,那种表面上扮着“正能量”的面孔,而轻易诬陷别人为“内奸”,为“负能量”,为“汉奸”,以至为“禽兽”者,大半不是正路人;因为他们巧妙地格杀人民的力量,不顾大众的利益,而只借爱国以营私,老实说,我甚至怀疑过他们是否系敌人所派遣。

 

自然,事实会证明他们到底的真相,我决不愿来断定他们是什么人。但那拒绝友军之生力的,暗暗的谋杀抗疫的力量的,是拾六碎你们自己的这种比“白衣秀士”王伦还要狭小的气魄。我以为在抗疫战线上是任何抗疫力量都应当欢迎的,同时也应当容许各人提出新的意见来讨论,“揭露病态”也并不可怕。

 

因此,即使方方的日记曾被不正确的解释,本身含义上有缺陷,它仍应当存在,因为存在对于抗疫运动有利益。如果一定要以为“爱国”提出在先,这是正能量,那么就将话语权让给要正统的人们也未始不可,因为问题不在争口号,而在实做;尽管喊口号,争正统,固然也可作为“文章”,取点稿费,靠此为生,但尽管如此,也到底不是久计。

 

还有,在中国近来已经视为平常,而其实不但“助长”,却正是“恶劣的倾向”的,是无凭无据,却加给对方一个很坏的恶名。例如拾六碎的说方方,就是。方方他们究竟做了什么,拾六碎大概是奉谕知道的了,但我不知道,也没有见过,我不知道他凭着什么,来断定别人和禽兽无异?这拾六碎,竟可以如此信口胡说,含血喷人,这真可谓横暴恣肆,达于极点了。莫非这是“了解”了“现在的基本政策”之故吗?那么,可真要吓死人!

 

故此首先应该扫荡的,倒是拉大旗作为虎皮,包着自己,去吓唬别人;小不如意,就倚势定人罪名,而且重得可怕的横暴者。自然,抗疫战线是会建立的,不过这吓成的战线,作不得战。先前已有这样的前车,而覆车之鬼,至死不悟,现在在我面前,就附着拾六碎的肉身而出现了。

 

有些所谓正能量写手,其实是破落户的漂零子弟。他也有不平,有反抗,有战斗,而往往不过是将败落家族的妇姑勃谿,叔嫂斗法的手段,移到网络上。嘁嘁嚓嚓,招是生非,搬弄口舌,决不在大处着眼。这衣钵流传不绝。这其实正是恶劣的倾向,用毁谤来分散抗疫界的力量,近于“内奸”的行为的。然而也正是破落写手最末的道路。

 

我看拾六碎也正是一个嘁嘁嚓嚓的作者,和无良自媒体是有关系了,但还没有坠入最末的道路。不过也已经胡涂得可观。对于造谣生事,我固然决不肯附和,但若拾六碎们义正词严,认准方方有罪,我能替她一手掩尽天下耳目的吗?你想要她充军,还是杀头呢?在“抗疫战线”这大题目之下,是就可以这样罗织罪名的?

 

临末,也请拾六碎自己再细细的去读几遍方方日记,因为他阅读时似乎毫无所得,实有从新细读的必要。否则,抓到一面旗帜,就自以为出入头地,摆出奴隶总管的架子,以鸣鞭为唯一的业绩,是无药可医,于中国也不但毫无用处,而且还有害处的。

 

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逻辑

 

拾六碎少年有三个立论前提:

 

  1. 如今是光明时代,应该弘扬正能量 

  2. 家丑不可外扬,磕碜事别到处说 

  3. D是爸,国是妈,政府领导抗疫有功,人民要感恩

 

那么少年,老舅教教你逻辑吧,因为推理不是这样滴。又因为你虽然是理科,但据我所知,现在的中学并不学逻辑,就是到了大学也不学。

 

首先,你的前提一和前提二,冲突了。如果全是光明,哪来的家丑呢?满满正能量的话,哪来的磕碜呢?或许你会争辩,说你的意思是如今的光明要比黑暗多,就像鲁迅的时代黑暗比光明多,那我就要问你了,黑暗少,就是没有吗?弘扬正能量,不是有你吗?方方的角度就是写黑暗,怎么了?

 

其次,你的前提三,和领袖的最新讲话冲突了啊。他说,武汉政府要感谢人民,不是人民感谢政府。他这话正确得很啊,因为政府领导救灾,不是理所当然的分内之事吗?为什么要感恩呢?所以少年你到底是不是低级红高级黑?你自己说说。

 

第三,你的逻辑错误比比皆是,我都怕一一拈来的话,隔着网线都能染上你的脚气。不过我还是戴上医用手套,举几个例子吧。

 

比如,你用百度来的“作家”的“正能量”定义,来指责作家方方为什么不写能被百度称赞的正能量文章。你这叫“循环论证”。你已经假定你的结论正确了,那你还论证什么呢在这儿?

 

再比如,你说:

 

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你这个叫做典型的“滑坡论证”。从“每个人都有权监督社会”,当然可以推出:方方也是人,方方也有权监督社会。可是你是怎么一下子滑到她的监督“满眼都是不足”这样一个武断的“全称”结论的呢?你知不知道,当你说方方“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什么场合,见面就指责人家不好”的时候,我只要找出一条方方“没有见面就指责”的证据,你这种武断的全称论证就被证伪了呢?比如她今天的文章里一开篇(见面)就写了:

 

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请问少年,她这是在指责谁呢?如果这不是指责,你凭什么说她“总是、每次”都指责呢?

 

又比如,你前边刚刚论证:

 

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然而没隔几段你居然就说:

 

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你这脸打得啪啪的啊你不知道吗?你刚说掐头去尾小视频是断章取义,马上就用一个“偶然”看到的小视频来论证你的观点?

 

所以我把你这两段话完整起来看,我真的快为你的逻辑着急哭了。现在的学校,究竟都教了你们些什么啊?!

 

修辞

 

下面说说修辞方面。少年,你这篇文章,文笔实在是太差了。真的,哪怕是写小黄书出身的六老师,文笔也不是你能比的。当然更不用拿方方阿姨跟你比了,因为用你的爱好挑战人家的专业,这对你不公平。

 

毕竟你方方阿姨已经提醒你了:那时的他们,就是现在的你们。

 

不过,你知道她说的“那时”是哪时吗?你知不知道,当年的宋兵兵比现在的各种冰冰风头更盛?白卷王子张铁生,比张铁林更像一代少年的偶像?然而他们现在哪里去了?

 

历史最大的教训就是,基本没人会汲取历史教训。

 

哦对了,我忘了你是理科生。理科高考不考历史的。那算我没说。

 

不过你的缺乏历史学习,缺乏经典阅读,也实实在在坑了你了。你文笔差没什么不对,但你明明差却偏要学人家在网上写文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别的就不说了,你最差的一点就在于,你的信里多次使用了“类比(并且是不当类比)”进行说理。

 

不过也难为你了,你又没学过逻辑。

 

但是,这仍然不是你乱用类比的充足借口。

 

比如,你把方方在网上写一些武汉“负面”信息,比作家丑,比作少女对他家客人们说她父母晚上动静太大。

 

那我想问问你了,你真觉得这个比方恰当吗?你知不知道,没有你父母当年弄出动静,就没有现在能在网上弄出动静的你?你觉得敦伦之事真的很负面,是家丑吗?所以少年,看起来你虽然应该已经进入青春期,但其实没接受过正确的性教育啊,你生理卫生老师是要谢罪的。

 

又比如,你说:

 

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然后你忽然就一个撑杆三级跳,问:

 

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少年,你这是说你阿姨呢,还是说你妈呢?你的意思是,方方的碗,是D爸国妈给的?那我问你,D爸国妈的碗是谁给的?他俩有没有教过你,是人民给的?那你阿姨现在为人民说两句话,就刺激得你一直你妈说你妈说的?

 

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最搞笑的,是你引用的那个吃面的故事。你是这么引用的: 

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其实我已经无力吐槽了。你将比你大差不多五十岁的老人家比作禽兽,同时尊称着“您”。

 

您真是太下作了。

但就照你自己所说,看视频,看文章,别掐头去尾。那么我现在告诉你,你引用的这个故事,“头”在哪里。我找到了,分享给你:

 

一个人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对父亲说:‘父亲,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他父亲就把产业分给他们。过了不多几日,小儿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往远方去了。在那里任意放荡,浪费资财。既耗尽了一切所有的,又遇着那地方大遭饥荒,就穷苦起来。于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个人,那人打发他到田里去放猪。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也没有人给他。他醒悟过来,就说:‘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吗?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于是起来,往他父亲那里去。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儿子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父亲却吩咐仆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他们就快乐起来。

 

这个故事,是从圣经来的。所以如果少年你真想知道这个故事的意思,你可以去找一个认真读过圣经的人问问。

 

而我,就衷心祝愿你能像这个故事里不知感恩的“小儿子”一样,早日找到你真正的父亲,或者被你父亲找到。

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鲁迅答拾六碎高中生

暮云

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侍奉耶和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