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子 | 申命记系列(二十五)

2020年02月09日 739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音频

经文

 

【申15:19】“你牛群羊群中头生的,凡是公的都要分别为圣,归耶和华你的 神,牛群中头生的不可用它耕地;羊群中头生的不可剪毛。

【申15:20】这头生的,你和你的家属,每年要在耶和华所选择的地方,在耶和华你 神面前吃。

【申15:21】这头生的若有什么残疾,就如瘸腿的、瞎眼的,无论有什么恶残疾,都不可献给耶和华你的 神。

【申15:22】可以在你城里吃,洁净人与不洁净人都可以吃,就如吃羚羊与鹿一般。

【申15:23】只是不可吃它的血,要倒在地上,如同倒水一样。”

 

引言

 

摩西五经被统称为律法书(妥拉)。看上去完全是历史书的创世记其实也是律法书,证据就是,许多西奈律法,都在创世记里早有体现。

 

之前讲《十一》的时候提过,亚伯拉罕和雅各早就开始献十一。同样,今天的经文是另一个例子,牲畜头生的要归神,这并不是在西奈山才有的。这条律法的源头比亚伯拉罕更早:

 

【创4:4】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

 

甚至这节经文已经在暗示我们,“头生归主”的律法正如后来的规定一样,是普适于动物和人的。人的头生,就是长子,也要归神。

 

当然我们知道,亚伯比该隐更配称为长子。然而“谁才是真正的长子”的奥秘,藉着恩典的律法和律法的恩典,最终在福音中才完全显明。

 

这也将是我们今天证道的主旨。

 

释经

 

动物和人的长子都属于神,要献给神,无论死活。这样做的原因,还可以从另一本看起来像历史书的律法书,就是出埃及记里找到:

 

【出12:12】因为那夜我要巡行埃及地,把埃及地一切头生的,无论是人是牲畜,都击杀了,又要败坏埃及一切的神。我是耶和华。 

 

这是逾越节的来历。以色列人的第一个新年,就在大年夜,天使击杀了埃及一切头生的,又败坏了埃及一切神明。唯独放过了以色列人,只要你在门框门楣上刷上羔羊的血。

 

前几天我读笛福写的《瘟疫年纪事》,里边写道,1665年伦敦大疫时,教会和市政会给没有染病的家庭门上刷上一个红十字,代表他家没事。这也算是效法逾越节定例。

 

长子 | 申命记系列(二十五)

 

不过今天你家门上要是有这个记号,你反倒可能有祸,因为防疫物资进不了你家了。

 

逾越节的意义就是:按着圣洁和公义的原则,其实以色列人和埃及人一样有罪。你敢说埃及的假神你没有拜过?埃及的罪恶你没有沾过?所以本来都该被击杀,甚至不止长子。但按着恩典和怜悯的原则,上帝却放过了以色列人,不但放过,还拣选,还拯救。

 

这就是行公义好怜悯的神。神要我们也这样做,与祂同行。

 

但以色列人切不可自高自傲自义,不可以这么三自。刷个红门框就能免灾,这最明显不过地告诉了人类:让你得救的不是你的义,而是逾越节羔羊的血!

 

这就是福音。逾越节的福音。

 

总之从此,“头生归主”就正式成为以色列人的重要律法。具体执行方式得分着看。

 

对牲畜而言,长子(头生的,公的)要分别为圣,归给上帝,就是献祭。不能用它耕地(对牛而言),不能剪它的毛(如果是羊)。就是不能用于经济用途。

 

献祭的意思就是在神面前宰杀,献为牺牲。这两个汉字最适合望文生义,因为形与义都和律法的意思接近。杀掉之后,用为爱筵的肉,以色列人可以吃。

 

但有一个豁免或者例外条款,就是这牛羊的长子如果有残疾,就不能献给神了。不过这不是说它不洁净,它的肉仍然可以吃,就和一切洁净的肉一样,只是不能献祭了。因为献给神的,理应是最好的。

 

今天的教会,不少人家里有个家具或者电器用不上,淘汰了,就奉献给教会。很少人说我买个最新的,拿个最好的给教会。这个做法放在摩西时代,就违背了律法。

 

但无论是献祭是吃肉,血都不能吃,这仍旧是底线,代表生命是属神的。

 

这是有关动物长子的律法。

 

至于人类长子,相关律法的精意其实和动物长子一样:

 

无瑕疵的,被献;

有瑕疵的,被吃。

 

当然我们知道,只有耶稣是无瑕疵的上帝长子。因此只有祂才完全圣洁,配被献祭。

 

与祂相比,一切人类的长子都是有瑕疵的。

 

但即便如此,被献与被吃,仍然是所有长子的使命。

 

人类长子的被献,具体的做法通常而言当然不是直接杀掉。让我们捋一捋这个逻辑:

 

  • 按着公义,第一个逾越节,其实以色列人的长子也要被击杀。
  • 但并没有。
  • 然而,你那个属于神的长子虽然没死,如果你要想领回自己家养,你就得把他赎出来,用献祭的方式赎买出来。
  • 献羊就行,如果家里穷,就献斑鸠(就像约瑟马利亚他家那样)。
  • 但这当然都是象征,代表你的长子本应该被献祭,同时又预表上帝的长子将献为祭。

 

为了不让人误会,为了更显明福音的意义,律法书里还有一个规定与此相关,就是利未人要算作以色列人的长子,他们和他们的牲畜要献上。然后要按着数目,精确找平:

 

【民3:40】耶和华对摩西说:“你要从以色列人中数点一个月以外凡头生的男子,把他们的名字记下。

【民3:41】我是耶和华,你要拣选利未人归我,代替以色列人所有头生的;也取利未人的牲畜代替以色列所有头生的牲畜。”

【民3:42】摩西就照耶和华所吩咐的,把以色列人头生的都数点了。

【民3:43】按人名的数目,从一个月以外,凡头生的男子,共有二万二千二百七十三名。

【民3:44】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民3:45】“你拣选利未人代替以色列人所有头生的,也取利未人的牲畜代替以色列人的牲畜。利未人要归我,我是耶和华。

【民3:46】以色列人中头生的男子,比利未人多二百七十三个,必当将他们赎出来。

【民3:47】你要按人丁,照圣所的平,每人取赎银五舍客勒(一舍客勒是二十季拉),

【民3:48】把那多余之人的赎银,交给亚伦和他的儿子。”

【民3:49】于是摩西从那被利未人所赎以外的人取了赎银。

【民3:50】从以色列人头生的所取之银,按圣所的平,有一千三百六十五舍客勒。

【民3:51】摩西照耶和华的话,把这赎银给亚伦和他的儿子,正如耶和华所吩咐的。

 

仔细默想这些律法,靠着圣灵的帮助,已经有全本圣经的我们就可以明白福音的意义,长子的意义。

 

不过说长子的意义之前,先看一些“长子的榜样”。

 

长子的榜样

 

圣经里有很多靠谱的长子,但的确,好像不靠谱的更多。杀兄弟的该隐,卖名分的以扫,与小妈通奸的吕便。献凡火的亚伦长子,造反的大卫长子,乃至耶稣“浪子比喻”里那个自义的长子。

 

我们山西有一个县,名字就叫“长子”,据说是尧的长子丹朱的封地。按着正史,这个长子也不咋靠谱。

 

不过在约瑟的故事里,“长子”的意义以一种深沉的方式显明了。

 

少年约瑟太过“嘚瑟”,得罪了哥哥们。一帮人趁他在旷野,要杀他。

 

大哥吕便想保护约瑟,于是提议先扔到井里。回来发现人不见了,悲叹。后来去埃及籴粮时说,我不是说不要杀他吗?被约瑟听到。他又愿意以自己的两个儿子担保便雅悯。就事论事,至少在约瑟的事上,吕便还是有大哥样的。

 

四哥犹大也提议不要杀,而是卖掉。这或许是缓兵之计。多年以后去籴粮时,他也向父亲雅各提议,愿意以自己担保便雅悯的性命。

 

那么起初到底是谁带的节奏呢?个人分析,很可能是二哥西缅。证据之一,西缅利未联手屠城示剑,残忍凶狠,被父亲咒诅,永远分散。证据之二,籴粮时约瑟单挑出来一个捆上,捆的正是西缅。多年之后,西缅支派分散,融入犹大。但三哥利未的支派却是分散祝福选民。利未支派命运的逆转,应该就是在西奈山下,奉摩西之名起来杀拜金牛犊之人的时候。

 

大哥吕便奸淫,二哥三哥分散,从血统而言,四哥犹大就成了大哥,承受了父亲最“高”的祝福,将来弥赛亚从此而出。

 

而十一哥约瑟的所作所为更不用说,是神使用的器皿,被差往埃及,救了全家,而且不计前嫌,饶恕哥哥们。约瑟的作为才是真正的长子风范。所以他承受了父亲最“大”的祝福,十二支派,约瑟家独占两个。从产业来说,约瑟才是长子,故此经上说:

 

【代上5:1】以色列的长子原是流便,因他污秽了父亲的床,他长子的名分就归了约瑟;只是按家谱他不算长子。【代上5:2】犹大胜过一切弟兄,君王也是从他而出,长子的名分却归约瑟。 

 

在约瑟的故事里,没有完美的长子。包括约瑟在内。他也只是接近完美。

 

但某种意义上,吕便、犹大、约瑟,可以说是共同诠释了长子的意义,预表了将来那位真正的长子。

 

长子的权利

 

以上说长子的时候,似乎大多是义务方面,又献又杀的,让人觉得身为长子好惨好辛苦,如果能重来,我要当二胎。

 

但其实长子还是有很多权利的。

 

古今中外,除了成吉思汗时期的蒙古族等少数群体外,长子继承法才是常例。

 

在家里,这意味着长子要多得甚至全得产业。在王室,在正常秩序还能运行的时候,嫡长子继承制也是天经地义的。

 

所以长子的权利其实不用太过渲染,一说就懂。长子才能成家长、族长,才能登基,还想怎样。

 

长子的义务

 

有权利,就一定有义务。如果非要较真,问你首先应该说权利还是说义务,那我们可以清楚地回答:义务先于权利。尽义务的才有权利。

 

刚才说了,身为长子,不论是牛的,是羊的,还是人的,义务都是相似的:被献和被吃。

 

甚至对神的长子来说也是如此。

 

长子要被献祭,或死祭,或活祭。死祭是被杀被吃的意思,活祭是负责任、有担当的意思。这就是长子的义务。

 

周文王的长子伯邑考,被纣王做成了肉羹。他的被吃,算是为周人献祭了。

 

亚伯拉罕献上嫡长子以撒为祭,是信心之父的高光时刻,更是福音恩典的高光时刻。上帝自己预备一头预表耶稣的公羊,代替以撒被献祭。

 

在此意义上,以色列算是万族万国的长子,利未人是以色列的长子。他们都被献祭。

 

秦腔里有一出戏叫《金沙滩》,里边有一段叫《舍子》,说的是杨老令公的长子杨大郎,长得和宋太宗相似,于是替他赴死,这才让太宗相信了他家的忠诚。某种意义上,杨家的这个献祭也甚是意味深长,因为是替不值得的赵光义去死。就是那个在斧声烛影里暗昧不明的赵光义。

 

我现在在东北服侍,住在东北的时间已经超过二十年,老婆东北人,孩子东北人,我也算是多半个东北人了。我对此很自豪。

 

但可能不是所有东北人都像我一样自豪,因为似乎东北人常被全国人嘲笑。

 

不过我想你一定听说过,东北被称为“共和国的长子”。所以你嘲笑他,某种意义上,就像发达了的弟弟妹妹,嘲笑他们那个在农村种地供养他们,牺牲了自己发达机会的憨厚大哥。你大哥其实就是为你的缘故被献祭了,你还笑他。这个共和国的国歌都在致敬东北你知道吗?你知道歌里的“义勇军”指的是谁吗?东北义勇军。

 

辽宁的重工业,吉林的玉米,长春的一汽,黑龙江的北大荒,大庆油田,没有这些,哪来的后来这些关里弟妹的发达?

 

不过这就是献祭的意义:死就是牺牲,活就是担当。

 

长子耶稣

 

当然,世间一切长子,都无法与耶稣这位长子相比。只有祂放弃了一切长子的权利,承担了一切长子的义务。

 

如今这位长子回到了父那里,将来还要再来。这位大祭司,大先知,大君王,完美体现了长子的意义,配得赞美,理应居首,正如经上所说:

 

【西1:15】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 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

【西1:16】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

【西1:17】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

【西1:18】他也是教会全体之首,他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

【西1:19】因为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他里面居住。

【西1:20】既然藉着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着他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

【西1:21】你们从前与 神隔绝,因着恶行,心里与他为敌。

【西1:22】但如今他藉着基督的肉身受死,叫你们与自己和好,都成了圣洁,没有瑕疵,无可责备,把你们引到自己面前。

【西1:23】只要你们在所信的道上恒心,根基稳固,坚定不移,不至被引动失去(原文作“离开”)福音的盼望,这福音就是你们所听过的,也是传与普天下万人听的(“万人”原文作“凡受造的”)。我保罗也作了这福音的执事。

 

这经文的要义就是:

 

耶稣是上帝的长子,因这位长子的缘故,教会成为世界的长子。长子就要有长子的样式,承担长子的使命,就是保罗所说“福音的执事”。

 

既然是长子,就要被献祭,或死祭,或活祭。长子就要勇敢地死,坚忍地活。就要勇于承担,勇于牺牲,去寻找失丧的兄弟,而不是坐在家里遥控,让仆人甚至父亲去找。

 

既然是长子,就要被使用,被燃烧,成为盐,成为光。我们熟知弥迦书6:8,但你可能没太注意,它前边的两节经文,正是在讲长子和献祭:

 

【弥6:6】我朝见耶和华,在至高 神面前跪拜,当献上什么呢?岂可献一岁的牛犊为燔祭吗?

【弥6:7】耶和华岂喜悦千千的公羊,或是万万的油河吗?我岂可为自己的罪过献我的长子吗?为心中的罪恶献我身所生的吗?

【弥6:8】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 神同行。

 

意思是:凭着自己,我们什么也做不了。终极而言,我们能拿上帝的东西献给上帝,然后当做自己的功劳吗?我们能够戴罪献祭吗?都不能。

 

但如今我们能做一些公义怜悯的事,是因为真正的祭,耶稣献了。祂献上自己为祭。如此祂便用重价赎买了我们:

 

【林前6:20】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 神。

 

所以我们要传福音,但也要,或者说更要谦卑,与神同行。并要知道,我们即便做到一些公义怜悯之事,也是本分,并且是靠着神才做到的,没什么可夸。但如果我们不做,就是有祸了,是再次亏缺了神的荣耀。

 

我们是有瑕疵的长子

 

在如今的大灾中,我们常常指责外邦人没有尽到这个责任,没有承担那个义务。可是弟兄姊妹,为什么你会对罪人有这么大误会呢?我们从前死在过犯罪恶中的样子,难道你已经忘了吗?你为何假设他们“应该”公义,“应该”怜悯呢?

 

若那些应然都是已然、当然,为何耶稣要被献祭呢?

 

故此我想说的是,这场灾难,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降下,我们都必须要和这国这民一起承受。这国有祸了,教会也有祸了!因为我们指责外邦人的那些话,几乎一样不差地都可以用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骂他们没有担当,但我们担当了吗?我们笑他们贪生怕死,但我们勇往直前了吗?我们指责他们见武汉人色变,我们不也一样拉黑了所有湖北甚至外地人吗?不一样把他人当地狱了吗?我们和不信之人的区别真的很大吗?我们活得像是被重价买出来的样子吗?难道很多时候,不是和从前一样卑贱吗?

 

前几天我说,不让一座城戴口罩,现在全国都戴上了口罩。可这罪真的单单只与有权柄者有份吗?即便他们的罪更大,难道我们就没罪吗?回想一下当时,你是不是和他们一样,不公义,不怜悯呢?

 

上帝用十灾击打埃及时,好几灾都放过了歌珊地。可是我们显然并没有被放过,所以,出埃及的比方,我看并不适用于我们。我们并不在歌珊,更可能是在所多玛,在尼尼微,在巴比伦。一切的灾难,因着我们共同的罪,我们都必须和这地这民一起承受!若不悔改,还将继续一起承受!

 

我们是有瑕疵的羊,有瑕疵的长子。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被吃。祭,耶稣已经献了,为我们献了,就是理论上来说,我们已经有永生了。

 

有永生的基督徒,世界的长子,任务就是被吃,也就是牺牲和担当。若我们已经有永生,那有永生之人当然的样子,就是愿意将活下去的机会,留给别人。

 

《爱在瘟疫蔓延时》里有句名言:

 

我对死亡感到唯一的痛苦,是没能为爱而死。

 

然而这本来指的是爱情!我们对神对人的爱能胜过这个吗?

 

《瘟疫年纪事》里那场大灾,是从英国南部的伦敦开始,却没有蔓延到北方。为什么呢?是因为一个村子的献祭。这个德比郡的亚姆村,位于南北要冲,必经之路。

 

伦敦瘟疫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本来村民们也想往北撤离,但威廉牧师第一个提出反对。他认为,如果逃,可能会把瘟疫带到北方。如果留,或许可以阻止瘟疫继续向北蔓延。

 

村民们,这些基督徒们,最终同意了牧师的建议,留下了。

 

他们知道,逃,虽然也可能死,毕竟还是有活的希望;但留,就一定会死。但他们更知道,自己的使命,就是去死。他们是一群基督徒,在南北必经之路上生活,牧师已经发出了先知的话语。于是有永生的他们,就活出了有永生之人的样子,践行了上帝造他们的目的:成为英国的长子,为这国这民,勇敢而痛苦地死去。

 

在自我隔离四百天后,瘟疫终于散去。全村344个村民,死去267人。活下来的多数是特别被保护在教堂的16岁以下孩子,但因着巨大的恐惧和亲人离世的痛苦,因着被囚禁的煎熬,多数孩子后来患上精神疾病,或郁郁而终,或不堪痛苦而自杀。

 

曾经繁荣的小村,如今墓碑遍地。墓碑上的铭文写给后人,要他们纪念:

 

矿工莱德写给女儿的是:亲爱的孩子,你见证了父母与村民们的伟大 

医生写给回娘家的妻子:

原谅我不能给你更多的爱,因为他们需要我

 

牧师威廉写的是:

善良需要传递下去 

 

后来,国王查理二世知道了这个村子的事迹,当场落泪,下令让亚姆村世代免税。但村民拒绝了。后来的几百年,各界无数次想要补偿他们,也都被拒绝了。

 

村民只是简单地说,我们可以养活自己。还有更多人比我们更需要这些钱。

 

(以上片段,引用自公众号“行走在陌路”相关文章)

 

 

长子 | 申命记系列(二十五)

(今日亚姆村) 

 

亚姆村的弟兄姊妹,为英国人民献祭了。他们是死士,是烈士,但他们更是有永生的圣徒,是天父的儿女。因着后两个身份,他们才能坦然承担前两个身份。

 

若我们和他们一样有后两个身份,我们也一定能活出前两个身份。

 

可是我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

 

若是有,基督徒们就能在生死抉择中,把活下去的机会留给还没信的外邦人。圣徒的义若不能胜过党员的义,断不能进神的国。

 

我们当然也软弱,也惧怕,但我们有上帝,有耶稣,有圣灵,有教会,有永生啊!他们有什么?

 

让耶稣在凡事上居首位,对我们而言,就是教会要在牺牲和受苦的事上居首位。

 

但刚才已经说过,截止到目前而言,大体上,其实我们和外邦人的表现区别不大。也和过去几十年一样。

 

所以我们已经有祸了。愿我们能在这灾祸中及时惊醒,赶快悔改!

 

或者神会收回这灾,也未可知。

 

愿天父长子耶稣基督的生命,显明在我们里面。愿圣灵大大地充满我们,使我们勇敢地死,坚忍地活!

 

愿人因此都尊父的名为圣!

 

 

长子 | 申命记系列(二十五)

 

长子 | 申命记系列(二十五)

 


我的网易云电台已被封。弟兄姊妹可以去百度网盘下载、收听证道音频(不定期更新。手机上用百度网盘app就可以在线收听)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fsQk6yTeuL5trci5JjpQ3A  密码:bomp

 


有姊妹将部分证道传到了油管上,墙外弟兄姊妹可以访问: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wPtl7cIvGoSrTjAfL-PgQ/featured

相关阅读:

再会 | 申命记系列(一)

大国 | 申命记系列(二)

铭刻 | 申命记系列(三)

真神 | 申命记系列(四)

逃城 | 申命记系列(五)

河东 | 申命记系列(六)

十诫 | 申命记系列(七)

示玛 | 申命记系列(八)

沙玛 | 申命记系列(九)

圣战 | 申命记系列(十)

不忘 | 申命记系列(十一)

不堪 | 申命记系列(十二)

碎梦 | 申命记系列(十三)

初心 | 申命记系列(十四)

履约 | 申命记系列(十五)

不惑 | 申命记系列(十六)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泰誓 | 申命记系列(十八)

圣所 | 申命记系列(十九)
血肉 | 申命记系列(二十)

梦话 | 申命记系列(二十一)

分别 | 申命记系列(二十二)

十一 | 申命记系列(二十三)

松手 | 申命记系列(二十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长子 | 申命记系列(二十五)

暮云

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侍奉耶和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