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做事,我父安息

2019年 5月 5日 749点热度 0人点赞

经文

 

创 2:1天地万物都造齐了。

创 2:2到第七日, 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

创 2:3神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 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

 

创 2:15耶和华 神将那人安置在伊甸园,使他修理看守。

 

引言

 

在名为“劳动节”的节期却去旅游放松,没有比这更好的解构。而之后的安息日被串休霸占,也没有比这更糟的亵渎。

 

不过这正是这个不敢辜负的时代的最好写照之一:在纪念劳动的日子出去浪,在纪念青年的日子回来丧。

 

劳动青年们一旦事业有成就开始膨胀,膨胀大劲了就辞职: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劳动青年们一旦前途迷茫就开始绝望,绝望大了同样辞职,不再狗血加苟且,一把扔掉泡着枸杞的保温杯:我要去追逐诗和远方。

 

然而到了远方没多久,很快就不得不托人把保温杯快递过来。

 

因为世界的真相本来就是:堕落之人一定会把世界的一部分看做万恶之源,同时把另一部分看做救赎之神。所以相隔千里的人们不堪忍受本地的折磨,在幻想中,渴望在彼此的远方找到救赎。

 

于是只要你的盼望还在这世界,一切远方都不过是镜花水月,此消彼长。只要你还在用“一边神化一边黑化”的辩证法观看这个世界,世界就已经赢了,因为它成功地把自己摆在了中心位置,那个本该上帝所在的地方。

 

于是你若没有超越性的各各他对世界以及工作的拯救和更新,当然就只能在这平面国里接受或逃离996甚至007的咒诅和捆锁。

 

没有耶稣的“福音”,就只有马云的“福报”。

 

这就是我们探讨“基督徒工作观”的开宗明义。


我父做事,我父安息

 

世界之初,工作本善

 

世界若真是希腊诸神创造的,那劳动或曰工作——特别是体力工作——基本上就是咒诅,就像西西弗斯的滚石,或滚石翻唱的《像一块滚石》:

 

How does it feel?

How does it feel

To be without a home

With no direction home?

Like a complete unknown?

Like a rolling stone?

 

想不起过去,看不清未来,于是能把握的只有现在。那么再无意义的事情——比如工作——也要强行给它赋予意义。

 

怪不得,加缪萨特他们,直接把西西弗斯当做存在主义的图腾。


我父做事,我父安息

 

然而幸好,世界不是希腊神设计发明的,也不是达尔文说有就有的,而是三一真神在永恒的约定中创造的。

 

所以世界不是诸神相争之后的战争残骸,不是进化大展拳脚的无情舞台,而是上帝这位大艺术家的完美作品。

 

所以祂创世之后才说这一切都好,都甚好。

 

因为这是祂完美的工作。上帝喜欢工作,上帝在喜悦中工作。


祂的创世工作是在头三天搭好框架(昼夜,天地,海陆),在后三天填充内容(光体,生物,人类)。上帝自己给“框架”起名,祂称光为“昼”,称暗为“夜”,称空气为“天”,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


我父做事,我父安息


然后他邀请祂所造、祂所爱的人跟祂一起工作。祂邀请亚当,像祂给天地命名一样,给祂所造的动物命名。并且吩咐他修理看守伊甸园,预备自己,将来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

 

这便是我们常说的“文化使命”。

 

之后神又与人约定:

 

创 2:16耶和华 神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

创 2:17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这便是“工作之约”。其意义正如西敏信条七章二节所说:

 

上帝与人所设立的第一个圣约是工作之约(The covenant of works)(加3:12),以完全和个人的顺服为条件(创2:17;加3:10),将生命应许给亚当,以及在他里面的后裔(罗5:12-20;10:5)。

 

总而言之:起初,工作是好的。


因为上帝工作,上帝喜悦工作,上帝邀请人工作,上帝吩咐人工作,并且给他具体的工作,让他自由去行,但又给他的自由加上边界——就像吩咐鱼儿只在水里遨游——就是“那”棵树的果子不能吃。

 

工作在堕落前就有,这意味着它本不是咒诅和惩罚,而是祝福的一部分。工作就像食物、美、休息、友谊、祷告、性爱一样,是人类的基本需求之一。工作不仅是为了糊口,我们需要工作,才能活得充实。就像多萝西·塞耶斯所说:工作应当是工作者能力的充分体现,是将自己献给上帝的方式。

 

工作被造时的目的已经显明,它并不是为了惩罚人类,而是为了让人类模仿上帝去创造、去充满,就是将祂的形象与荣耀,繁衍、扩张到全世界——即完成文化使命


我父做事,我父安息

 

因为上帝的工作既有脑力劳动的给昼夜天地命名,也有体力劳动的分开空气,分开水土。所以人类的工作也同样既有脑力劳动的“给动物命名”,又有体力劳动的“修理看守”。

 

当然,给动物命名绝不仅仅是脑力劳动,至少走到动物面前,或者把动物抓到你面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纯书生做不到的。正如修理看守也绝不仅是体力劳动一样。

 

同时,圣经在后来提到利未人的工作的时候,他们的“侍奉服侍、谨守遵行”,用的正是与“修理看守”一样的词汇。

 

就是说:上帝在设立工作时,不但没有划分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这是古希腊人和孟子的划分,所谓高级的劳心者、低级的劳力者),甚至也没有划分属灵工作和属世工作。

 

非要说上帝是以什么职业形象呈现在世人眼前的,那么创造时的祂,是个园丁,救赎时的祂,是个木匠。

 

耶稣在三十岁之前,是个称职的木匠。出来服侍之后,祂是牧者,是祭司,是医生,是老师,甚至为了人的喜乐和饱足,偶尔也像真正的厨师,提供迦拿婚宴上的美酒和旷野里喂饱五千人的五饼二鱼。圣职,俗职,体力,脑力,他都有,他都做。

 

并且正如经上所记,圣灵的工作同样有好几方面:

 

约 16:8他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

约 16:9为罪,是因他们不信我;

约 16:10为义,是因我往父那里去,你们就不再见我;

约 16:11为审判,是因这世界的王受了审判。

 

诗 65:9你眷顾地,降下透雨,使地大得肥美。 神的河满了水;你这样浇灌了地,好为人预备五谷。

诗 65:10你浇透地的犁沟,润平犁脊;降甘霖,使地软和;其中发长的,蒙你赐福。

诗 104:30你发出你的灵,它们便受造;你使地面更换为新。

 

祂既有属灵的工作,让人被圣灵审判、被圣灵重生、被圣灵更新,就是给人的灵魂施洗。同时祂又做物质性的工作,就是在上帝所造的世界上庭除洒扫,刮风吹散雾霾,浇水滋润大地。

 

这就是三一神的工作性质,无分灵肉,无别圣俗,视物质世界与属灵领域一样宝贵。

 

我父做事,我也做事

 

所以,工作绝非咒诅,本是祝福,本是命定。上帝自己就做各样工作,祂喜悦工作,也邀请我们工作,吩咐我们工作。故此身为基督徒,我们理应像主耶稣一样说:我父做事,我也做事。

 

因此,相对希腊不事生产的哲学家们反复强调的“赋闲”是一切艺术和智慧得以产生的必要条件,希伯来的上帝则反复强调工作的重要,并且人间美善之事正是在各样工作中得以被创造出来。古希腊、古中国,或者干脆说绝大多数的异教文化里的圣职与俗职、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划分乃至对立,在基督教特别是新教当中本应是不存在的。

 

所以,基督徒们,你本不该像世人一样,划分白领蓝领,认为管理岗就比工人岗好,或者划分圣职俗职,认为全职传道就比小学老师好。


世人(特别是我们这边的人)有财政编崇拜和办公室崇拜,所以常有花几十万挤进高速收费站去挣每个月两千多块的奇葩,他宁肯如此也不愿拿几万买个五菱宏光去送快递一个月挣两万。


一些基督徒还有圣职崇拜和全职崇拜,内心因着鄙视世俗,悍然走向那危机四伏的呼召。过后才后悔不迭,发现入错了行,继续,无力,还俗,怕羞。

 

这种对于某一类工作的“羞耻感”,不是从神来的。因为前边已经说过,上帝自己既做脑力劳动,也做体力劳动,既做属灵事务,也做世俗事务。

 

就我自己而言,当大学老师或教会牧师,与开个面馆卖饸烙面并无高下之别。事实上我的确也开过面馆。没有高下之别,只有呼召不同。我和郭牧师也曾交流此事,他同样坦承,如果不做牧师,就去教英语或者卖馒头,同样能够自食其力,养活家人,这也是神圣无比的事。


我父做事,我父安息

 

前些天有个奇闻出现在(外)网上,就是某山东土豪,居然花了650万美元给中介,用一些国内常见的办法,试图把女儿送进斯坦福。事情败露之后贻笑天下。

 

可是我们在笑话他的同时,是否想过,我们自己是否也有名校情结?有大学情结?是否同样觉得白领金领就是比蓝领好,上大学就是比上技校好?卖烤瓷牙就比卖烤冷面好?在办公室当码农就比在玉米地当老农好?

 

如果你也有六百五十万美金,你是否也会做同样的事?甚至你并没有,也会做、也在做同样的事?

 

这些奇怪的划分,这些莫名的耻感,我们必须靠着圣灵借着圣经看清:都是从罪和堕落来的。


始祖犯罪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产生“羞耻”感,这羞耻,是一种因着背叛了神的标准,又不能确信自己的标准,所产生的对自我的深刻质疑与不安。随着罪的加深,也就是在背叛神的路上越走越远,在树立自己为神、为标准的路上越陷越深,人才开始像亚里士多德和孟子,以及今天的绝大多数父母一样,将神所设立的各从其类、各俱荣光的工作,强行划分出三六九等。

 

然而一切工作都是有尊严的。上帝创造各样动物,然后只吩咐他们繁衍生息就好,却在造人并给人同样吩咐之后,加上了文化使命和工作之约,这就显明:工作,是人和动物的最主要区别之一,是人性尊严的最主要体现之一。

 

所以当你拒绝工作时,你才真的成了禽兽。当你亲手劳力做正经事时,你就与动物迥然有别,满有尊严,无论你是将军还是门卫,是园丁还是省长,是勤杂工还是工程师,是全职牧者还是全职太太。

 

我父安息,我也安息

 

不过同样需要指出,007模式(早10点到晚10点,七日无休)的两种极端应用都是有害的。

 

前者,刚才已经提过,就是如果真像古希腊人想象的那样,年纪轻轻就整日赋闲,那是糟糕无比的。特别是,其实说这话的亚里士多德在他所谓的赋闲里,其实也在忙碌地当老师做研究写东西,并非不劳动。而今日的啃老族却是真正的提前四十年退休,什么劳动都没有。

 

另一个极端,就是996和007的本来意义了。早九点到晚九点,一周休一天,严格来说,虽然绝非马云说的福报,但倒也还算勉强符合圣经所说的“六日劳碌,一日安息”。更糟糕的是007,人无暇休息,没时间敬拜,这样的工作状态就真的成了咒诅。

 

因为同样,沿着刚才分享同样的路径,就可以说:既然我父做事,我也做事,那么我父安息,我也安息。

 

上帝既然将七日中的一日分别出来设立为圣安息日,既然又在十诫的第四诫重申这诫命,既然又差遣自己的儿子来到世间,借着复活将七日的第一日定为最终的圣日,我们就不可对之视而不见,以各样借口——其中最主要的借口就是“要上班”——来逃避主日敬拜的诫命。

 

工作固然美好,固然有尊严,固然不可或缺,但它同样有边界。上帝给工作设立的边界就是,六日劳碌,一日安息。

 

没有工作的生活没有意义,只有工作的生活同样,甚至更加没有意义。当你真成了工作狂,真的无法安息,你就成了奴隶。


我父做事,我父安息

 

安息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不可或缺。敬拜对基督徒而言,更是生命的中心。正如凯勒牧师在《工作的意义》一书中所言:

 

安息或休闲是一种心灵状态,在此状态下,你可以单纯地专注、享受事物本身,而不是考虑它们的价值或功用。因此,敬拜是休闲时的首要之事。你需要不时停下脚步,恢复身体,享受这个世界和平凡的人生。

 

你要是工作到根本停不下来,要么就是你以工作为偶像,要么就是工作以你为奴隶。


这都是犯罪。

 

无论偏到了哪个方向,偏到了何种程度,我们都当悔改,立刻悔改,回到主的面前,重新认识祂,重新认识祂的福音。也唯有在祂的福音里,我们才能张弛有度,动静有时。信徒永不背道,信徒永不为奴。

 

真正被圣灵重生,活在福音里的人,心里那抵挡真理的营垒就已经被福音的大能攻破,他就不该也不会再以世俗或自我的标准为标准,因此不再像如今的世人和曾经的自我那样去看待工作、从事工作。

 

被福音所生的人,恢复了和上帝的关系,同时也恢复了和人的关系、和世界的关系。


第一种关系的恢复,最常见的记号就是那救恩的印记,是永生的得着,这一点,神知道,你知道。

 

而后两种的恢复和更新,最主要的记号之一,就是你的工作观是否已经恢复更新。这一点,神知道,你知道,你身边的人也知道。

 

甚至可以说,如果你没有、始终没有后一个可见的记号,那前一个不可见的记号你是否真的拥有,就很值得反思。

 

那么,我现在就问你:你有这记号吗?

 

想知道答案,你去问问别人,问问上帝,最后问问自己吧。若是没有,就从你的工作观开始悔改,好让你从这个路径重新认识那更新一切的福音,认识创造工作、拯救工作的三一真神。

 

总结

 

  • 一个要点:工作是神所造,本是良善美好

  • 两种错谬:劳心胜于劳力,圣职强于俗职

  • 两种犯罪:根本挺不起来,根本停不下来


工作观归正了,工作才能归正。工作归正了,你人生的两件大事(婚姻和工作)就归正了一半了,你也就走在了荣神益人的正路上。


并且行路的过程绝非咬牙坚持,含泪忍受,而是花香满径,一路光明。真正做到了六日劳碌一日安息的基督徒,那种充实和释放,是美得无比的,满有尊严,满有自由。


所以,最后我要对所有还没信主,还没尝到救恩滋味的朋友们语重心长地说:


你以为基督徒都像你们想象的那么快乐吗?


你错了。


因为基督徒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我父做事,我父安息



我父做事,我父安息


(点击“阅读原文”收听本次证道)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我父做事,我父安息

暮云

愿你们在祷告中纪念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