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粮未泯——评曹鹏话剧《白露为霜》

2016年 12月 25日 724点热度 2人点赞

吃人秘法

 

直到吃下第一口之前,胡丰年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喜欢吃人肉。或者也可以说,他基因中潜伏千年的人肉渴望,终于在弹尽粮绝的白头山绝境被催逼出来,指导宿主无意识地将“吃掉妻子”接纳为正常人无法想象的选项。魔盒一旦打开,余下的就只是从未遗忘,所以驾轻就熟的技术细节,比如一定要再喝两碗血,原汤化原食。

 

这是本剧不可言说、不可演绎的底层叙事。


天粮未泯——评曹鹏话剧《白露为霜》
 

雷海宗们早已从史料中读出了中国的人口周期性大灭绝。那么,在兵荒马乱、赤地千里,而且没有联合国和默克尔的年间,中国人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呢?答案并不是新王朝建立初期的休养生息,而是在那不久之前的,不可言说。

 

民初军阀,犹如唐末藩镇,这甚至不需要剧终时的聂隐娘配乐来暗示你。黄巢作乱,以人为食,他手下半官半贼、时叛时降的蔡州节度使秦宗权,更是公然在行军时车载着腌渍人尸充作军粮,又四处掳掠百姓小民,任意烹杀。

 

魔盒一旦打开,剩下的就只是技术细节。比如宋人庄绰甚至曾如此总结过食人之法:“老瘦男子谓之饶把火,妇人少艾者名之下羹羊,小儿呼为和骨烂,又通目为两脚羊。”

 

后世,半官半贼、时叛时降的张献忠们也继承或者独立领悟了这秘传心法。鲁迅的狂人与杨继绳的墓碑所发现的,其实并不值得惊奇,而且活下来的、沉默的大多数,实际上会对他们的惊奇不胜惊奇。

 

因为如今说汉语用汉字的人群,一定不是腌军粮和两脚羊的后代,而正是秦宗权和张献忠的后代。


就是说,我们都是背叛者和吃人者的后代。

 

背叛与吃人,是这个国度得以维系的隐秘法则。黑暗森林中,谁能更快突破底线,谁就将率先获得生存优势。而这些需要被突破的底线正是不能吃人、不能背叛等等“陈词滥调”,绝对入不了一代新人的法眼。魏军门和曹副官就是先后脱离了底线束缚的准新人,在第一次但不是最后一次的背叛中尝到了人肉的奇异滋味,同时生发了快快赶上城外晋匪之境界的革命上进心。

 

胡丰年自称是“蔡将军”手下,我的理解,就是说,是蔡州节度使的手下。不过他实在不是节度使的好传人,因为他不能毅然、坦然并且盎然地吃人。他居然在纠结,像拉斯科利尼科夫一样纠结,所以他一定不会成为拿破仑或大救星。

 

因为这个民族的基本法就是:没有不可言说的胡作非为,哪有如你所愿的盛世丰年。

 

而且张献忠若在,一定会愤怒到语无伦次:胡丰年,你这个XX,中贼儒的毒太深——吃人,还要理由? 还得说是为了孩子?!

 

天粮未泯

 

那么,胡丰年这么XX,上帝知道吗?

 

三一堂薛华牧师所传,并被胡丰年接受的福音,其要点就是:承认前半句,相信后半句。


天粮未泯——评曹鹏话剧《白露为霜》
 

人若想要真正平静安稳地活下去,要么就得无罪。要么,就得在犯罪之后,学会解释和遗忘。可这两样都并非危城中的胡丰年所能为。于是走投无路的他自悔自怨,自伤自虐,受困于良心,受制于巫婆。

 

然而,深明大疫并准备弃暗投匪的曹副官,虽然嘲笑胡丰年的软弱与不识时务,内心深处却似仍有纠结,这体现为在他开展一系列革命行动时,做派相当做作。他和被揭穿背叛经历时居然还会恼羞成怒的魏军门一样,姿势水平亟待提高。


而城外的赤匪在连屠九城后就早已蜕变为一代新人,所以牠们完全不明白胡大帅为何纠结。


就是说,不同能级吃人者之间的生态位,随着对良心消灭或曰改造程度的不同,会逐级跃迁至不同维度。而不同维度自有其不同架构的价值体系,并且彼此之间不可,也不能沟通。


这是完全无需显式声明的另一隐秘禁忌。


若无外力输入,这些自发生成的隐秘法则就会一直统治下去,直到最后一个宿主也被吞没。

 

然而,福音就是从天而降的外力,以大能击穿了不同维度间的能级壁垒。

 

耶稣道成肉身,揭开并打破了隐秘禁忌。祂以醒目的方式公然言说那不可言说之事。面对极度敬虔,在饮食方面比安息日会更清真的犹太人,耶稣平静地说:我的肉,是可吃的,我的血,是可喝的。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

 

不但法利赛人满座皆惊,甚至连他的门徒,从此都多有退去的。

 

因为从来没有人敢公然谈论这隐秘的禁忌。虽然他们都知道,罪,正是人类的生存秘诀,彼此吞噬是其中最不可言说的秘传心法。罪启蒙了人类,这启蒙就表现为谭婆式预言对心智的魔魇,秦张式秘法对人肉的利用,副官式背叛对秩序的破坏。


而人类的致命困境就在于,不知道或者不使用秘传心法,就会沦为两脚羊。用了,就会化为食人魔。

 

所以,耶稣来了。祂用自己的天地穿越、血肉燔祭和死而复活,破除了禁忌与困境,好将因吃人而非人的胡丰年们,恢复为人。


经上记着说:


出 16:14露水上升之后,不料,野地面上有如白霜的小圆物。

出 16:15以色列人看见,不知道是什么,就彼此对问说:‘
这是什么呢?”摩西对他们说:“这就是耶和华给你们吃的食物。

 

剧中那可以止血的白露,无法止住素云之血的控诉,如同吗哪的不能救赎。它们只能和死人活人一起切望等候那真正的生命之粮,前来废除代代冤仇。

 

天地福音

 

许霑这样的儒生,面对那许多的不可言说,没有足够的精神资源和合格的解释体系。他们可怜而徒劳地试图用中医驱除污鬼,用礼乐征服秘法。这种强行在486上破解阿尔法狗的僭妄,一定会遭受差序势能的无情惩罚。所以若没有在维度冲击中自爆,他们最好的结局也就只能是被秘法传染,成为吃人心法的官方洗地机或干练办事员。在最体面的时候,他们也只是僵尸化的肉鸡,所以当他们说“天下一统是为了你好毕竟蛮夷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或者“头上有霾并不要紧只要心中有氧世界照样清新”时,只不过表明自己可以并且已经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增添了丰富的新样本。


天粮未泯——评曹鹏话剧《白露为霜》
 

萨满,其实比儒家更有群众基础。他们或许才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吃人者后裔实际的精神导师。他们比儒家深刻的地方在于,至少承认有一个超自然世界的存在。但他们比儒家危险的地方就是,他们想创造某种仪式,或借助某些物体,来操纵这个并非他们创造的世界。这就是巫术。然而谭婆对白灵鼓槌的喜爱,和曹副官对牛皮帐篷的计算,都显明他们其实和晋匪一样,是只关心粮仓的唯物主义者,因为他们同有一位从天上摔落下来的父,名叫撒旦。


天粮未泯——评曹鹏话剧《白露为霜》
 

胡丰年困守愁城,被外魔内鬼交相加害。健全常识将要泯灭,吃人本能似要再兴。但就在此时,恩典,毫无逻辑地临到了他。耶稣拯救了这个不能自救的罪人,藉此宣告没有一种罪会大到连上帝都赦免不了,只要恩典借着信临到这人。


胡丰年的得救同时暗示,一定有更多不知悔改的吃人者终究不能得救,因为他们已经被自己所包围的完成了反包围,就在他们越过那些不可逾越的节点之后。

 

所以,病床前的布道,危城中的祈祷,葬礼前的婚礼,都是对节点的修复,是对秩序的回输。曾经的白头山与现下的石头城,都远非礼崩乐坏足以形容,但唯一的不同,是这一次有福音降下,于是城中那预定得永生的人,就信了。

 

谭婆的谶语和晋匪的统战依次成功,显明这世界实在受了咒诅,惩罚尚未结束。而被烧毁的地上粮仓和被屠戮的第十座城,却再次反照天粮已经沛然下降,福音终将逆转乾坤。代表恩典媒介的吗哪与白霜尚且要在太阳升起之后安然灭没,受造为遭毁之器皿的匪与魔又怎能挺过百二十年。因为人间的秘法终究不能胜过天上的秩序,那只在时间中诞生与消亡的,唯一存在的意义,就是反衬创始成终者的荣耀与大能,和祂赐给选民的赦免与永生。


天粮未泯——评曹鹏话剧《白露为霜》


天粮未泯——评曹鹏话剧《白露为霜》


郭暮云的半导体

天粮未泯——评曹鹏话剧《白露为霜》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天粮未泯——评曹鹏话剧《白露为霜》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