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我们》——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双重人格》后作 | 郭暮云

2017年2月22日 476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我们都是月球

有一面永不示人

是化身博士

是六耳猕猴

是华山派掌门

是戈利亚德金


撒加以宙斯双子为记

黑色教皇袍下

内衬黄金圣衣

这不是漫画

是平面国的入口

是三次元传送门


我们受缚于三维

皮囊遮盖内心

面具绑架面孔

羊群领导牧人

双手指挥大脑

照着自己的形象与样式

制造自我纠缠的局外人

然后抛光打磨

称它为神


我们是俄狄浦斯

忘了斯芬克斯的谜底

与本我超我联合执政

定意寻找灾难的起因

及至寻见

又恨我们

为何生在世间


于是乔峰将断箭插入

萧峰胸口

一支为天下

一支为她

然后

和瞎了眼的哥林多王一起流浪

和眼瞎了的阿紫铁丑一起合葬

人们说,你们这是何苦

却不知,这是何等的苦


我真是苦啊

愿意为善的时候

就有恶与我同在

智慧之王

我当如何脱离取死之身?


所罗门说,那就一刀两断吧

所以妈妈含泪放弃:

耶洗别,给你

牠却狞笑:

也不归你,也不归我,把他劈了吧!

杀不了你的灵,至少要你的身


流浪或者合葬

成仁或者投降

牠见缝插针

劝我带病生存

我呼求主名

请牠回到猪群


在底比斯的雁门关外

在彼得堡的雷音寺旁

平面国的哲人一本正经

测量善恶的彼岸

消费偶像的黄昏

他们的口

是粉饰的墙,敞开的坟


我是我自己的门外汉

又是我自己的克隆人

我伏在我所出之地

面朝黑暗中的镜子

查看到底谁转了我的基因


就在那时天上打雷了

白光照亮大马士革

耶路撒冷黑云压城

人们跌下马来昏昏欲睡

何烈山荆棘烧起

各各他千里传音


祂知道人的苦

更知道人的心

祂要道成肉身

祂将拯救世人


祂要在水面行走,伸手医治麻疯

开瞎子的眼,聋子的耳

让瘸子行走,死者复生

给一切不能理自己发的理发师理发

拯救沦陷于递归式谎言的克里特人


梯子要从天降下

灵与肉不再二分

善恶的定义权被收回

旋风中的上帝

高举起约伯的天平


月之暗面发红像血

从神的肋旁流出

水洗净祂的新娘

神还是神

我们不再是我们


诗:《我们》——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双重人格》后作 | 郭暮云


郭暮云的半导体

诗:《我们》——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双重人格》后作 | 郭暮云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诗:《我们》——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双重人格》后作 | 郭暮云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