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逻辑,不辩论,无相爱,不逻辑》的后续,以及“献凡火”问题

2017年 3月 17日 1271点热度 1人点赞

上文(点击这里查看)发出之后,收到了一些回应,绝大多数回应是好的,也就是说,“带着善意”。其实,无论就什么话题展开沟通,只要沟通方式是彼此相爱和彼此尊重的,那么有没有逻辑、有没有同样的逻辑反倒是其次。历史已经显明,最有逻辑的人未必最有力量——否则,白左已经统治世界。


而在主流信仰的框架下,能够持守自己良心自由的真基督徒,才是信仰与文明的真正基石。我深信坚持只唱诗篇和不同意只唱诗篇的宗派中都有这样的人,就像三四百年前的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荷兰、瑞士、美国,虽然都是改革宗,却又多少有所不同,但总体来看却是百花齐放、兰桂争芬,共同奠定了今日改革宗的深厚根基。


《无逻辑,不辩论,无相爱,不逻辑》的后续,以及“献凡火”问题

(至少我们都爱TULIP)


比如我和齐宏伟牧师的沟通,虽然到最后也不过只是双方各自陈述立场——我认为已经找到了至少一个反例,他认为推导的过程并不严密——但这样的沟通还是美好和愉快的。详细过程如图所示,是非曲直,是否严密,是否误会,留给弟兄姊妹自己思考,或者留言互动。


《无逻辑,不辩论,无相爱,不逻辑》的后续,以及“献凡火”问题


(和齐牧师关于“大卫之后的公共崇拜(不包括典礼)是否能唱非诗篇的赞美诗”的讨论)


但图中被我涂抹掉名字的这一位所发表的观点才是真正让我忧虑和警惕的。鉴于他并未直接回应我,我也就先不提他的名字。又鉴于毕竟还是要有个指代,而且他看来非常喜欢用“献凡火”来指代其他以非诗篇赞美诗真心敬拜上帝的弟兄姊妹,并且还自认为是在使用“献凡火”“最明显的意思”——那么,就让我暂时用他喜欢的方式和逻辑,称他为“凡火哥”吧,因为最明显的意思不过就是指“一位喜欢使用‘凡火’这两个字的大哥”。


凡火哥的详细观点如下图,被我描红的是他之所以可以被称为凡火哥的理由。不过感谢主,我也算是终于看到了一个公然主张这种理论的人,以前毕竟只是风闻。


《无逻辑,不辩论,无相爱,不逻辑》的后续,以及“献凡火”问题


凡火哥的敬拜观和诗篇论,在我文章下留言的一位弟兄回应得很好:


我们是唯唱诗篇派。可,申命记记载摩西吩咐会众的诗歌是非诗篇? 哦!我们是大卫之后唯唱诗篇派。可,马丽亚尊主颂,及天使报佳音时,都是非诗篇? 哦哦!我们是大卫之后,公众正式聚会唯唱诗篇派。可,启示录中的天上那场公众正式大聚会,唱的是非诗篇? 哦哦哦!我们是大卫之后,圣徒升天之前,公众正式聚会,唯唱诗篇派。 大卫之后敬拜已经完全,不能再唱非诗篇了。 可,大卫不是预表基督的吗?基督已经来了,救恩完成了,我们知道基督就是耶稣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在公众正式聚会时,直接称颂耶稣基督的名呢?为什么我们要一直等到天上正式公众聚会,才能直接称颂耶稣基督呢?


并且即便“唯唱诗篇派”的观点真的就是“大卫之后的公共崇拜(不包括典礼)都只能唱诗篇”,正如前文所述,我在和齐牧师的讨论中已经算是各自表述清楚自己的意思了:


  • 如果以斯拉和会众在公共崇拜(不止是典礼)时唱了不见载于诗篇的“他本为善,他向以色列人永发慈爱(拉3:11)”,那么唯独诗篇派的观点可以休矣。

  • 即便退一步,就照齐牧师所说,“文字有差异但意思和诗篇一样的就算是诗篇”,那这也正是我方的理论,就是公共崇拜中的赞美诗只要精神和诗篇一样,文字有差异是没有问题的,是可以用的。早期教会和加尔文的教会既然都可以在公共崇拜中唱颂《基督颂》、《荣耀颂》、《三一颂》等“非诗篇”的赞美诗,那么今日的改革宗教会当然也可以唱这些赞美诗。


然而凡火哥的“在公共崇拜中以非诗篇的赞美诗来敬拜就是献凡火”的观点,我想请包括凡火哥在内的相信“唯独(唱)诗篇”的弟兄姊妹出来解释一下,这是否代表你们的主流观点。在正式的解释出来之前,我也先不继续回应,免得误伤友军。


《无逻辑,不辩论,无相爱,不逻辑》的后续,以及“献凡火”问题


郭暮云的半导体

《无逻辑,不辩论,无相爱,不逻辑》的后续,以及“献凡火”问题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无逻辑,不辩论,无相爱,不逻辑》的后续,以及“献凡火”问题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