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口 | 文:郭暮云

2017年6月4日 1130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经文


创 32:22他夜间起来,带着两个妻子,两个使女,并十一个儿子都过了雅博渡口。

创 32:23先打发他们过河,又打发所有的都过去,

创 32:24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个人来和他摔交,直到黎明。

创 32:25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交的时候就扭了。

创 32:26那人说:“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

创 32:27那人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雅各。”

创 32:28那人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 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

创 32:29雅各问他说:“请将你的名告诉我。”那人说:“何必问我的名?”于是在那里给雅各祝福。

创 32:30雅各便给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就是“ 神之面”的意思),意思说:“我面对面见了 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

创 32:31日头刚出来的时候,雅各经过毗努伊勒,他的大腿就瘸了。

创 32:32故此以色列人不吃大腿窝的筋,直到今日,因为那人摸了雅各大腿窝的筋。


引子


渡口,从来都是一个深具象征意味的地方。离我家乡不远的风陵渡,就被赋予过很多意义,比如“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蔡琴姊妹在她的《渡口》中也幽幽地唱到:“直到思念从此生根,华年从此停顿。”


雅博渡口边的雅各,也不得不停顿了下来。少小离家老大回,二十年后归来,已经不是少年。并且他惊魂未定:妻子偷了父家的神像,自己也谋了人家大批牛羊,若不是上帝亲自介入(创 31:24夜间 神到亚兰人拉班那里,在梦中对他说:“你要小心!不可与雅各说好说歹。”),他可能已经在基列山死在拉班手里。好容易就要到家,可他目前的情绪也绝不是什么近乡情怯,因为背负夺嫡之恨的哥哥带着大队人马正要赶来。


白天他聊尽人事,遣人给哥哥送去厚礼,计有:母山羊二百只、公山羊二十只、母绵羊二百只、公绵羊二十只、奶崽子的骆驼三十只、各带着崽子;母牛四十只、公牛十只,母驴二十匹,驴驹十匹(创 32:14-15)。安排妥当后,他让大家先过雅博河,自己却独自在渡口留了下来。


现在的情况是:退路已绝,前途莫测。文言词叫进退维谷,现代话叫中年危机。


我被聪明误半生


这一夜他到底在想什么,似乎可以猜到。怎么就弄到了这般境地?半生聪明,何以困窘如斯?二十年了,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逃跑总不是办法,逃得了拉班,逃不过以扫。


截止到这一夜,雅各之前的人生,可以说是“算计”的一生、“精明”的一生。雅各,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抓住”,他刚一生出来就抓住哥哥的脚后跟不放。所以“雅各”的确名副其实,一直在算、在抓,甚至在骗:用红豆汤骗哥哥出卖了长子名分;用羔羊皮骗取了父亲祝福;用奇怪的杂交术骗来大批斑点肥羊。


渡口 | 文:郭暮云


甚至有懂熟读圣经的数学家认为,他白天送哥哥的礼物,都隐藏着心机。山羊220只,绵羊也是220只。数学上有一种数叫亲和数,头一对就是220和284,因为220的全部因子相加等于284,284的全部因子相加等于220,所以很早的时候地中海沿岸的人们就知道220和284是表示友好的数字,特别是能表示弟兄之爱。所以如果以扫回礼284头羊,那就最美不过,可以象征兄弟重归于好了。

渡口 | 文:郭暮云

亲和数


当然我们不可能知道雅各是不是真懂这个数学问题。但就算不懂,他的性格仍然可以说是精于算计、善于抓取。典型的商人性格,不愧是犹太人的祖先。


但他也知道,这些精明的算计,一旦遇上彪悍的猎人哥哥,是没有什么用的。所以他焦虑,焦虑这是不是他和他一家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夜。


到了这般绝境,或许他应该隐约领悟了些什么。从小娇生惯养的他,有一种投机性格。相对豪夺,他更喜欢巧取。实话实说,这个性格其实是相当令人讨厌的,我相信如果单说交往,恐怕多数人更愿意和豪爽的以扫交朋友。


及时的失败


然而妈妈利百加应该很早就告诉过他上帝的话:耶和华对她说:“两国在你腹内,两族要从你身上出来;这族必强于那族,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创 25:23)”上帝的确是拣选了奸诈的小儿子雅各,而不是豪迈的大儿子以扫。


不过这并不是说上帝就会放任他不管。正如巴刻所说:


雅各整个人生的态度是不敬虔的,非改不可。雅各必须摆脱倚赖自己的聪明而倚靠神,必须学习憎恶自己那自然而发、玩弄手段的诡诈。因此,雅各必须被逼感受到自己完全的软弱和愚妄,被带到完全不信任自己的境地,以致他不再试图损人利己。雅各的自信必须彻底消除。神用忍耐的智慧(因他总是等候适当的时机),准备在雅各灵魂的深处留下不可避免、不可磨灭、决定性的“无能无助”的烙印。


上帝管教他的最初方式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雅各总是算计别人,于是他也总被别人算计。老眼昏花的父亲被他欺骗,错认雅各为以扫。然而眼睛明亮的雅各同样在新婚之夜被舅舅所骗,错认利亚为拉结。不知看着“眼睛无神”的利亚时,他有没有想起父亲无神的眼睛。


渡口 | 文:郭暮云

雅各骗取父亲的祝福


“恶人自有恶人磨”,拉班就是神安排来专门治他的。拉班连哄带骗,让这个外甥兼女婿给自己打工打了足足二十年,不光成功地把家里的剩女嫁给了他,还“十次改了他的工价(创31:41)”,同时自己的财富大大加增。要说玩手段,舅舅实在不知道比他高到哪里去了。就连貌似忠厚老实的利亚和显然精明狡黠的拉结,有一次也事实上联袂摆了他一道,私相授受,土地换和平,风茄换爱情(创 30:16到了晚上,雅各从田里回来,利亚出来迎接他,说:“你要与我同寝,因为我实在用我儿子的风茄,把你雇下了。”那一夜雅各就与她同寝)。甚至多年以后连他的十个儿子也合伙骗他,派人拿着件血衣问他,“我们捡了这个,请认一认,是你儿子的外衣不是?”(创 37:32)让他悲痛欲绝,万念俱灰。


渡口 | 文:郭暮云


正如经上所说:纯洁的人,你以纯洁待他;心术不正的人,你以计谋待他。 (撒母耳记下 22:27 当代译本)


这的确是上帝护理的方式之一,甚至可以说是最常见的方式。所以当你总是遭受某种特殊类型的对待时,你要反思,是否这正好反映了你对待别人的方式。经上又说:“你们所听的要留心。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并且要多给你们(可 4:24)。上帝隐秘而公正,所以你种什么就会收什么。只要时间够长,距离够近,你就会发现,最终所有人对待你的方式,基本上是符合牛顿第二定律的,是你对待别人之方式的合理反馈。


然而你仍要感恩,因为这说明上帝多少还在护理你。如果他完全不管你,任凭你,你就会随心所欲,放飞自我,在弯曲悖谬的路上取得饮鸩止渴式的成功,貌似轻松愉快,实际却是没有方向感,没有安全感,既升华不上去,又安定不下来,圣经说这是“无云的雨,无果的树,癫狂的浪,流荡的星(犹12)”,小说家说这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老人家说这是大风吹跑婆婆丁。


渡口 | 文:郭暮云


神若爱你,就不会任凭你在歧路上一帆风顺下去。在罪恶充盈的世上,若无神的恩典保守,没有人能有意义地活着,所以,“任凭”的意思,就是让你自生自灭。没有祝福,就等于咒诅。


就像心机深沉的世人所说,对付一个傻瓜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继续傻下去,当某人坚持“三八二十五”时,给他点个赞,千万别让他发现真相。


好多人可能都听过下面这个故事。老年间,有个恶霸家的小孩儿,没有家教,总站在村口的大树上往行人头上尿尿,没人敢说他。然后他家的仇敌盯上了他,准备算计他。那人就总是故意从树下边走,不出所料地被尿到后,不但不生气,还笑呵呵地给这孩子糖,告诉他这样做很好,大人很喜欢,童子尿能给大人带来祝福云云。多次之后,有一天就告诉这孩子,明天会来一个人,穿一身军装,他最喜欢小孩尿他,你要使劲尿,尿得越好他给你糖越多。第二天这个人果然来了,是个土匪头子。小孩当真就去尿他。悍匪勃然大怒,掏出枪来,一枪把孩子毙了。


惯子如杀子,差不多也就这个意思。所谓你不收拾熊孩子,将来有人替你收拾。


然而在上帝面前,我们都是熊孩子,是彻底的罪人,油蒙了心,不受教,不服管,记吃不记打,上帝点到为止的提醒总是不能领会,非得等着上帝重拳出击。当然,上帝的管教,即便是重拳,仍然可以说是对你最大的祝福之一,显明你虽然是熊孩子,但还是神的儿女,不是外人,所以祂还管教你。


而上帝对祂悖逆儿女的管教和祝福,常常体现为,让你在自己一意孤行的路上,及时失败。


鲁滨逊及时的失败


前一阵读书会分享了《鲁滨逊漂流记》。鲁滨逊和雅各一样,也是家里的老儿子。从小各种作(zuō),各种叛逆。长大了就出海,跟着水手学坏,无恶不作。几次出海都遇险,可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总是不忘作死的初心。最后终于如愿以偿:大船彻底翻了,自己也漂流到一个荒岛上。


在那之前他根本是不信的,虽然去教堂,但完全不走心。不过在岛上他慢慢开始信了,先学会的是祷告。祷告也是被逼的,主要就是有一次岛上发生了大地震,他太害怕了,就穷极呼天,求上帝救他。于是开始每天固定有祷告。


可是地震过后,情况稍有安定,他就又懈怠了。忧愁,焦虑,牢骚满腹,甚至愤怒。抱怨上帝:我这么优秀这么好,为什么落到这般绝境?上帝你不公平,为什么让我受苦,为什么?!


然后他做了个梦。他梦见金光闪闪一个人,拿着长矛,非常恐怖的样子,就指着他,说话了,大概意思是:难道所发生的这一切,还不能让你忏悔吗?那现在取你狗命吧!把他吓醒了。然后他的心就好像突然打开了。他这才注意到自己是多么不知道感恩。跟你同船的十二个人,十一个死了,就你活了下来,而你却不知感恩。并且你竟然还有启动物资,大船里那些东西,让你能维持生命。而你却不知感恩。想到这儿他就开始害怕了。


他人生的决定性转变,是得大病那次。应该是疟疾。热带最危险的就是淋雨,淋雨后热量又不能散发,病毒发作,内外夹攻,打摆子。越来越虚弱,不能吃饭,不能打猎,就要断炊,就要死。


他在垂死病中惊坐起,回想这一生,从小自己如何违背父母,坚决要出海。出海,上帝给过他教训,连续三次,每次九月一号出海,船就会沉。但他还是要出海。难道上帝没有提醒过你吗?记吃不记打。那时他毫不在意自己及时的失败。他再想到自己如何和那些水手鬼混,甚至参与贩奴之类勾当,什么坏事你没有干过,你还敢说你没有罪?


从那一刻起,他真正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于是悔改了,相信了,靠着神,渡过了他的渡口,渡过了他的中年危机、信仰危机、生命危机。他重生得救了。他的失败如此及时,显明神的恩典如此浩大。


渡口 | 文:郭暮云


心版上的旧刻痕


所以,上帝的恩典,对雅各这样精于算计,总是去“抓”的人来说,究竟会如何表现呢?让他屡抓屡中?让他的算计都能得逞?不,神不会那样任凭他下去。祂已经借着别人对他的反应,用以牙还牙的方式提醒过雅各,不要再这么做(和“作”)了。可是雅各似乎就是不明白。几十年形成的思维定式和行为惯性,没那么好改。这套聪明机智的诡诈活法,他已经得心应手,积习难改。抓、抓、抓,这个习惯性动作已经深深刻在他心版之上,牢牢锁定了他的人生路径。


这心版上的烙印,既是心的伤痕,也是罪的刻痕,刺激亚伯拉罕习惯性说谎,刺激摩西按捺不住脾气,两次击打磐石。即便以色列民的肉身已经进入旷野,他们被埃及塑造的三观仍然难以改变。


若不是来到雅博渡口这样的绝境,雅各恐怕仍是不思悔改。如此生活四十年,直到大厦崩塌。而他崩塌后的人生,即将彻底改变。


因为上帝阻挡拉班的追杀,放慢以扫的脚步,就是特意要领他到这里,面对面,单独教导他,好让他永远记得这神圣时刻。神既然爱他,命定了要拣选他,就爱他到底,于是在雅博渡口给他来了一次特殊的博雅教育。雅巍,雅各,雅博,这一幕和梦天梯(创28:12)一样,将永远刻在他重生后的心版之上,抚平那曾经的刻痕,归正他以后的行为。


痛恨并倒空自己


“雅博”,这个希伯来词的意思是“倒空”。多么意味深长。上帝医治你的方式,就是让自满的你,倒空自己。虽然雅各当时未必注意得到这个名字的含义。但他仍旧很快知道了“倒空”究竟意味着什么。


神的使者来和他摔角。一生都在“抓”的雅各,对他来说,摔角恐怕是最适合的运动,因为这项运动的要诀就是需要不断地抓。三百回合过后,天使看他还颇为难缠(“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就直接把他大腿关节弄脱臼了(当代译本)。不过雅各的抓取劲头人生中最后一次——也是最有意义的一次——发挥了功效:虽然腿瘸了,他仍然紧紧抓住天使,跪求祝福。


神知道:成了。因为此刻的雅各终于学会了,痛恨自己。他生平第一次全心全意地憎恨自己那虚浮的聪明。这“聪明”使以扫憎恨他,拉班算计他,现在这“聪明”好像使神都不愿意祝福他,因为那和他摔角的对他说“容我去吧!”(创32:26)连神都好像要撇弃他,离他而去!


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下那个画面:腿瘸了,却俯伏在地,用手紧紧抓住天使的脚跟(是的,如同他出生的时候抓住哥哥的脚跟),苦苦哀求:“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


渡口 | 文:郭暮云


意想不到的祝福


从这一刻开始,神终于得着了他,或者说,他终于得着了神。于是神的使者在鼓励他之后(“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正式将祝福赐给了他,这祝福有两个内容:


1:曾经的应许正式落实,从此你不要再叫雅各(抓),而要叫以色列(神的儿子)

2:刚伤的大腿正式瘸了,从此你不能随意走来走去,拄拐吧!


是的,是彻底弄瘸他,而不是医治他。因为肉体的缺憾常常能不断提醒人灵魂的软弱,就像保罗的那根刺。大腿疼痛的时候,他就会想起雅博渡口,想起自己的新身份,新名字,想起“以色列”究竟是什么意思。以色列,意思就是:神的儿子。神的儿子就要依靠神,不是依靠人。从此你不能再依靠自己的抓取和算计。怕你忘记你内里生命的逆转,所以给你个外在记号,就是让你大腿瘸掉,从此必须拄拐。曾经名叫雅各的以色列从此拄上了上帝送给他的拐,一生扶杖而行,不断提醒自己:惟有上帝才是他的杖,他的竿,能够引导他到青草地、溪水边!


瘸了的雅各,不但拐了,而且乖了。的确他必须拄着杖才能行动了,但这外在残缺恰恰成了他内在信心的标记,正如信心英雄榜所说:雅各因着信,临死的时候,给约瑟的两个儿子各自祝福,扶着杖头敬拜神(来 11:21)。他从此学会了不靠自己的大腿,也不抱别人的大腿,而是单单倚靠上帝,扶着他的拐杖,敬拜神!


这就是神赐给他的及时的失败,和盛大的祝福。他虽然瘸了腿,但是却保了命,很快兄弟和好,皆大欢喜。这是他眼前的祝福。他后来的祝福更大,因为他成了十二支派的祖先,那拯救以色列和外邦人的弥赛亚也是从他而出。


渡口 | 文:郭暮云


毗努伊勒


“雅博”渡口的意义至此终于彻底显明。太阳出来之后,雅各给这渡口另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毗努伊勒”,就是“神之面”的意思,他说自己见了神的面“竟”还能活命(创32:30,当代译本),一如他在梦天梯那一次感叹“耶和华真在这里,我‘竟’不知道!(创28:16)”


这两个“竟”,就是神恩典的证明。“竟”,就是不应该,就是不配得。然而他竟知道,他竟活命。神如此爱雅各,于是领他来到雅博渡口,让他彻底倒空自己,从此只能倚靠上帝,让他并不出人意料的中年危机,出人意料地兑现为及时的失败。“他使我的力量中道衰弱(诗102:23)”,但从此他就成了以色列,“神的儿子”。


这也正是上帝对待祂独生儿子的方式。主耶稣基督同样道成肉身,倒空荣光,肉体软弱,以至于死,且是死在十字架上,好显明祂真是不求自己的意思,单求上帝的意思,是靠着祂的话语,去生,去死,去活。


所以主的杯,我们也要喝。我们也要从软弱和失败中,看到祝福和荣耀。而神祝福我们的方式,常常也是让我们在错误的路上,及时失败。让我们面对自己的幻想,彻底绝望。彻底倒空自己,神的灵才能进入我们里面,好让我们活着不再是自己,乃是基督。基于同样的意义,当年今日,德先生和德女神没有能够拯救百姓,但人心也终于彻底被破碎、倒空,做好了迎接基督的准备,正如王怡牧师所说:枪声一响,福音就进了城


保罗的刺,我们或许都有。只是保罗的心,我们未必真有。所以可能你还是忍不住会问“为何我的苦难这么多?”、“为何我有这些难以接受的缺憾?”那么,你是想让上帝像回答鲁滨逊一样回答你呢,还是像回应雅各一样回应你?或者干脆沉默不语,直接把你忽略,任凭你问下去?


末了的呼吁


所以停下来吧,别再奔命了,别再谋算了!审视你的内心,你还不能对自己绝望吗?看看你的四周,现在你来到你的雅博渡口了吗?只剩你独自一人了吗?摸摸你的大腿,疼吗,瘸了吗?想想你的名字,是可怒之子呢,还是神的儿子?你走路已经一瘸一拐了吗?那你是还想另找一条大粗腿抱呢,还是谦卑下来,扶着神给你的拐杖,敬拜祂?!


倒空自己吧,神的儿女!看看真正的神之子耶稣基督,究竟是怎样倒空了自己?雅博渡口连着毗努伊勒,倒空自己方能见神的面!为上帝加给你的及时的失败不住感恩吧!为你瘸了的大腿感恩吧!为你那从神而来的绝望感恩吧!为你那从神而来的盼望感恩吧!为你见了神之面而居然没有死感恩吧!为你竟然成了神的儿女感恩吧!


渡口 | 文:郭暮云


渡口 | 文:郭暮云



郭暮云的半导体

渡口 | 文:郭暮云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

雅各、利亚、拉结悲欢纠结的爱情故事——《爱情的尽头》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渡口 | 文:郭暮云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