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 | 申命记系列(十二)

2019年 8月 25日 879点热度 0人点赞
音频

经文
 
申 9:1“以色列啊!你当听:你今日要过约但河,进去赶出比你强大的国民,得着广大坚固、高得顶天的城邑。
申 9:2那民是亚衲族的人,又大又高,是你所知道的;也曾听见有人指着他们说:‘谁能在亚衲族人面前站立得住呢?’
申 9:3你今日当知道,耶和华你的 神在你前面过去,如同烈火,要灭绝他们,将他们制伏在你面前。这样,你就要照耶和华所说的赶出他们,使他们速速灭亡。
申 9:4“耶和华你的 神将这些国民从你面前撵出以后,你心里不可说:‘耶和华将我领进来得这地,是因我的义。’其实耶和华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去,是因他们的恶。
申 9:5你进去得他们的地,并不是因你的义,也不是因你心里正直,乃是因这些国民的恶,耶和华你的 神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去,又因耶和华要坚定他向你列祖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所应许的话。
申 9:6你当知道,耶和华你 神将这美地赐你为业,并不是因你的义,你本是硬着颈项的百姓。
 
引言
 
上大学时有一门课我记得叫“自动控制原理”,超难,并且上这门课的老教授是我校四大名捕之首。求情不敢,硬考不会,同学们纷纷表示我太难了。最后可想而知,按照卷面分其实大家全挂了。但教授法外开恩,规定29分就算及格。死里逃生的电子青年欢呼雀跃之后,就开始嘲笑各位二十八分生。
 
其实这就是以色列人笑话迦南人的校园版。这反映了人性,罪人骨子里就有自义倾向。这种故事有很多版本,比如“五十步笑百步”,以及回答骆驼有三条腿的认为自己比回答两条腿的更接近真理。人类对自己的误会实在太深,习惯于跟别人对比来刷存在感和骄傲感,而且偏偏不跟好的比。比如你说我不好可是我现在比Nazi和苏联不是强的多?没出息。
 
所以五要义第一条就是:人性全然败坏。全然败坏的意思就是所有人都是坏人,并且人之为人的各个层面都被罪污染了。
 
换言之,我们都是垃圾,只是分类不同。这才是真正的: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不堪 | 申命记系列(十二)

 
尽人事
 
第一节吹响了军号,要神的圣军做好准备,横渡约旦河,赶出散送冥,坚城拿来住,地留人不留。第二节引用当时的迦南成语“谁能在亚衲族人面前站立得住呢?”,这是符合曾经的事实的,因为迦南人的确曾经强大,犯我迦南者虽远必诛,其中高大威猛的亚衲族人更加出众,人人能打NBA。
 
只不过上帝与选民的四百年之约到期之日,就是迦南人气数已尽之时。如果气数已尽,身高体重或城墙厚度都无关大局。
 
上帝亲自作战,身先士卒。那些先行的黄蜂、瘟疫、闪电、冰雹,已经令迦南人元气大伤,所以以色列人随后的进攻,其实不过是打扫战场。正确的画面就是:上帝将仇敌击倒,选民将尸体抬走。
 
人干不了上帝的事,但上帝也留下了一些事让干人事的人去干。“速速灭亡”或可译为“轻松消灭”,这是圣军打扫战场之任务的另一种描述,是人当尽的人事。
 
自义的水仙
 
如果说申命记之前几章是写给胆怯之人,那么本章就是写给骄傲之人。
 
上一次证道提到,以色列人在拎包入住迦南美地之后,就按着自满、自大、自义的三自路径,发展出一种人本神学,开始像希腊神话里那个顾影自怜的水仙,爱上了自己,最后落水而死。
 

不堪 | 申命记系列(十二)

 
以色列人开始真诚地认为,所有成功都是凭着自己的能力得来的,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这是救恩论中的阿米念主义泛滥到其他领域的表现。全然败坏的罪人太容易忘记:你的一切都是神给的,没有什么不是领受的。
 
甚至网上流传的灵魂六问,都比阿米念和以色列人的人论神学更接近真理:
 
配钥匙师傅:你配吗?算卦的:你算什么?食堂师傅:你要饭吗?快递小哥:你是什么东西?上海阿姨:你是什么垃圾?滴滴司机:你搞清楚自己的定位没有?
 
然而以色列人显然搞不清自己的定位。他们根据成王败寇的自然原理,想当然地开始骄傲地认定:我坐了江山,当然就是因为我有“义”,耶和华将我领进来得这地,是因我的义(4节)。
 
这里的义有忠心、清白、善良等含义,总意就是“好”。因为我好,所以我赢。我以德配天,我受之无愧。这个思路和多年之后遥远东方的周公治国理政思想出奇的相似。
 

不堪 | 申命记系列(十二)

 
恶贯满盈
 
可是正如《尚书》所记:商罪贯盈,天命诛之。这就是“恶贯满盈”这个成语的由来。意思简直和申命记这里一模一样:商朝灭亡,是因为他们恶,不是因为你周人“义”。你只是替天行道,执行天命。你不过像亚述一样,是神的棍,千万别想歪了变成神棍,以为你能操纵神。(赛 10:5亚述是我怒气的棍,手中拿我恼恨的杖。赛 10:15斧岂可向用斧砍木的自夸呢?锯岂可向用锯的自大呢?好比棍抡起那举棍的,好比杖举起那非木的人。)
 
迦南人恶贯满盈,气数已尽。他们的“恶”,在原文中恰是上文“义”的反义词。的确,只有“恶”,才是名副其实的反“义”词。
 
希伯来文的“恶”,有两个方面的意思,第一是“专行恶事”,第二是“被定有罪”。这两个定义都以上帝的存在和正义为前提,因为若是一群人自我评定自己的所行,那他们断不会觉得灵魂六问之类有什么意义。我想咋地就咋地,不用你们外人说三道四。同理,若没有超乎人类之上的一种权柄存在,谁能定谁有罪呢?你也是人我也是人,你根据你的法治定我有罪,我还根据我的国情定你有罪呢。
 
因此,自古以来,恶人都会指责义人甚至上帝是“反义”。马王堆出土的《黄帝四经》里有这么一段记载:
 
黄帝身遇蚩尤,因而擒之。剥其革以为干侯,使人射之,多中者赏;翦其发而建之天,名曰蚩尤之旌;充其胃以为鞠,使人执之,多中者赏;腐其骨肉,投之苦醢,使天下人唼之。上帝以禁。帝曰:毋犯吾禁,毋流吾醢,毋乱吾民,毋绝吾道。犯禁、流醢、乱民、绝道、反义逆时。
 
意思就是:
 
黄帝与蚩尤大战,并且擒获了蚩尤。剥下蚩尤的皮制成箭靶,令人射之,射中多的给予奖赏。剪下他的头发来装饰旗杆并将这种旗子高高的悬挂,标之为“蚩尤旗”。在他的胃中用毛塞满制成皮球,令人踢之,踢入坑多的给予奖励,把他的骨头剁碎,掺在加苦菜的肉酱中,令天下的人来吮吸。黄帝以上帝的名义向臣民设立禁条。黄帝说:不要废坏我所立的禁规,不许倾倒我所赐给你们的肉酱,不要扰乱民心,不要背弃我所秉执的天道。废坏禁规、扰乱民心、弃绝天道、违背信义悖逆天时。
 
如此残酷之人居然能以上帝名义说出“反义逆时”四个字,何等惊心动魄。
 
迦南的诅咒
 
黄帝这种对付敌人的办法,两河流域的诸族早就干过。这其中应当是有师承关系。迦南之恶上次我们也提到过。其中的“恶中之恶”,最被上帝恨恶的,是邪神摩洛。
 
这个邪神大致就是一个牛魔王的形象,坐着伸出双手。迦南人“将儿女经火”的仪式就是把摩洛的双手烧热,然后把婴儿放在上边烫死,再扔入火炉焚烧,同时周围人拼命敲锣打鼓,一方面掩盖婴儿哭声,一方面营造气氛煽动情绪。
 
如果说这是计生式死祭,那么或许更可怕的,是将孩子献给摩洛为活祭。从小敬拜偶像,效法邪神,拒绝真理,拥抱暴力,抵挡光明,热爱黑暗。恶(è)与恶(ě)总是相伴相随,势力强大时前者居多,势单力孤时后者居多。以前提过摩押王的城头献祭,厌胜之术,细想一下其实这种做法人人都是无师自通。小时候买一根雪糕,怕同学要,就当着他们面先舔一遍,恶心到他们,他们就不来要了。其中的道理就是:自我污秽(降维)之后,别人就躲着你走,然后你就暂时安逸了。
 
迦南的恶咒至今在这世上存在。若费青现在就能因着论文不合格便下套举报自己老师,就能从弟吧和饭圈出墙捍卫自己被墙的自由,就能开着Ferrari离岸爱国,就能狂喷四字真言口吐莲花,他们这些白莲花上长出的真魔童哪吒,将来掌权之后又将有何作为?这些天赋异丙醇之辈固然有一些是拿钱办事,出恭不出力,但也有一些是真拜偶像邪神,偏行旁门左道,故意行恶,自招咒诅。
 

不堪 | 申命记系列(十二)

 
愿神怜悯他们。
 
硬着颈项
 
迦南之恶固然令人发指不假,但这并不能证明以色列人就“义”,事实上他们一样不堪。你自控挂了,显明你的确学的差。但我自控过了,不代表我自控能力强,而是显明了老师开恩。
 
圣经对不堪的以色列人的专用形容,后来在圣经中多次出现,这个词就是:硬着颈项。
 
这几天我也一直硬着颈项,不过我是落枕了。但是游牧民族说“硬着颈项”,是观察那些不听话的牛后得出的。据说牛之所以会硬着颈项,有两个原因,第一是长期背负重轭,脖子压坏了,强直性颈椎炎。第二是顽梗悖逆,不肯负重拉东西。这实在像极了以色列人,四百年的埃及重轭,加上本身就有违抗上帝的罪性,使他们伏不下来。
 
上帝第一次用“硬着颈项”形容以色列人,恰是在他们于西奈山下铸造金牛犊之后,可谓惟妙惟肖,发人深省。
 
箴言说,人屡次受责罚,仍然硬着颈项,他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箴 29:1)。这正是以色列简史。自认选民之人若是故意硬着颈项,甚至以角抵触基督、伤害弟兄姊妹,公然卖主求荣,卖宣教士交投名状,她的败坏必顷刻到来,无法可治。
 
或许无需更多描摹。总意就是:迦南灭亡是因自己的恶。但选民得着迦南却不是因自己的义。他们不过是硬着颈项的恶人。
 

不堪 | 申命记系列(十二)

 
何以得胜?
 
经文明言,得着迦南原因有三:迦南太恶,上帝守约,上帝慈爱。
 
因着迦南人行恶,所以上帝使用以色列人把他们赶出去。但若以色列人行恶,上帝同样会使用亚述巴比伦把他们赶出去。上帝守约,断不会将四百年前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称为过时的无效文件。上帝慈爱,所以将以色列人领进应许之地。上帝的意思就是:我爱你,与你无关。你没有可爱之处,事实上非常可恨。但我仍然爱你这熊孩子,是因为我和你家大人有约。
 
这也正是救恩的真义:罪人灭亡是因自己的恶。但选民得救却不是因自己的义,而是因着基督的义。那些真正被拣选的,必然愿意低肩负重,背负基督的轭,因为他的轭是轻省的。
 
而那些不愿来到基督面前的人,因着不能背基督的轭,就会继续硬着颈项,背负自己四百年或四千年的轭与恶,罪无可恕,只能等候审判。他们自以为拥有的自由意志,只允许他们在灭亡前选择自己的棺材是翻盖儿的还是滑盖儿的。
 
总结
 
以色列人是神所爱的葡萄树,迦南人是邪恶的魑魅魍魉,这固然不错。但若离开了耶稣这真葡萄树,选民其实什么都做不了。别说倚天屠龙,是否会被龙一天屠掉都很难说。所以征服迦南,本质上是一场植物大战僵尸。植物当然不能发射子弹,实际争战的,是他们背后的神。
 
迦南固然邪恶,但我们的焦点不能转向迦南人。不能总盯着血腥玛丽或摩洛火爪。那被献给邪神为活祭的人也需要福音,更需要福音,需要神的选民去尽力挽救他们将要失丧的灵魂,将福音和一切主所吩咐的真理都告诉他们。
 
真理的开端是真相,认清真相的开端是认清自己的本相。我们的本相就是:我是全然败坏的罪人,在我里面毫无公义。我即或偶尔比别人稍好一点,在上帝的标准面前,我仍是完完全全的罪人。所以我没有任何理由自以为义。我若想归回自己应有的定位,就是回到人受造时应有的形象样式,惟有仰望依靠基督的义。我不是畜类,不能自甘五堕落,如蛆如虫。我更不是上帝,不能向上堕落,自以为义。
 
真正的“義”,是藉“羊为我死”而来。不堪之人唯独赖恩得救,是为不刊之论。我们一切信望爱的源头与目的,都本乎祂,借着祂,指向祂。
 
愿主恩待我们,不像迦南人一样自污,更不像以色列人一样自义。愿父子圣灵恩待我们,使我们靠祂称义,靠祂圣洁。
 

不堪 | 申命记系列(十二)

相关阅读:

再会 | 申命记系列(一)

大国 | 申命记系列(二)

铭刻 | 申命记系列(三)

真神 | 申命记系列(四)

逃城 | 申命记系列(五)

河东 | 申命记系列(六)

十诫 | 申命记系列(七)

示玛 | 申命记系列(八)

沙玛 | 申命记系列(九)

圣战 | 申命记系列(十)

不忘 | 申命记系列(十一)

不堪 | 申命记系列(十二)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本次证道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不堪 | 申命记系列(十二)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