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但与妓司

2019年 8月 28日 1035点热度 0人点赞


经文:士17-18

 

士师记的最后五章没有士师。没有士师是因为没有外敌,然而没有外敌恰恰暗示内鬼猖獗。

 

这几章的主题是“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不过这并不是在暗示百姓太乱,迫切需要建立个强力政府来管理。以色列其实有王,就是上帝,但以色列人忘了。


于是人人都是任我行,个个不再向问天。

 

所以士师记作者在这两章里以超绝手法描摹的一众鬼魅人物,可以用《连升三级》的结尾概括。

 

米迦的名字意思是“谁像耶和华?”这是个好问题。在他那个时代,答案就像奥德修斯回复独眼巨人的答案一样:“Nobody”。

 

米迦的母亲是个富婆,丢钱都能丢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这么多。但从她有意让她儿子听见咒诅来看,她大概知道钱去哪儿了。知子莫若母。

 

在古时,父母的祝福和咒诅是很重要的,并且大家都相信解铃还须系铃人,谁的咒诅只能由谁的祝福来中和。所以听到咒诅的米迦赶紧承认是自己偷了钱,免遭不测。

 

于是像任何溺爱儿子的母亲一样,米迦若无其事的认罪反令她不知所措,继而喜出望外。剧情立刻翻转:她把对偷钱者的咒诅改变为祝福(2节)。

 

但她本来声称那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是要奉献给神的,失而复得之后,她却只肯拿出二百。多年之后死在彼得脚前的撒非喇算是与她遥相呼应。

 

以赛亚嘲讽式提到过偶像的来历:一段木头,劈一半当柴烧,又劈一半坐在屁股下边当板凳,还剩一点儿料,那就做个神像拜起来吧。

 

米迦建立家庭神堂的过程与此类似。他用那明受咒诅又暗遭克扣的二百银子,一部分置办设备,一部分铸造偶像。后文提到他的家庭神堂里各种像都有:以弗得,铸像,雕像,神像……琳琅满目。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神堂和偶像都有了,就差个祭司。后文显示米迦还是知道祭司当受极大尊重的,就是说要像尊重父亲那样(10节:我以你为父、为祭司),然而在后来那位伯利恒少年人没来之前,他居然先立了自己的一个儿子做祭司(5节)。

 

于是他称儿子为父,儿子管他叫爹。各论各的。

 

再后来,那位少年出现了。他来到以法莲,被米迦发现。他根正苗红,自带编制。于是米迦如获至宝,一方面承诺“我以你为父(10)”,一方面待这情愿与他同住的少年人如儿子一般(11节)。

 

再次各论各的。

 

至此,得意洋洋的米迦以为大功告成:“现在我知道耶和华必赐福与我,因我有一个利未人作祭司。”(13节)

 

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自己实际的定位,就是“韭菜”,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他忙忙活活经营的一切,都在等候比他更坏的人前来收割。

 

于是坏人如期而至。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镰刀过来了。

 

这群坏人就是但人。

 

不过且慢,他们跑到以法莲来干什么?约书亚记19章40-46明明描述了他们应去征服的地业是在南方啊!

 

然而但人说我太难了。因为圣约中分给他们的土地,此时内有亚摩利人,外有非利士人,没法正面硬刚,只好猥琐发育。他们手中没有圣剑,只有镰刀,而南方的这届韭菜又不行。于是他们被逼上梁山,放弃了自己的土地,跑到北方打游击。


就是说: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欺软怕硬,自己家被占了不敢吱声,却跑到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欺负又蠢又坏的土财主米迦,掳掠与世无争的拉亿城百姓。

 

所以但人是真的坏,是不折不扣的坏但。

 

但人往拉亿派遣的五个探子路过米迦家时,发现了那个利未人。可能他正宗的南方犹太口音出卖了他。

 

这个少年人名叫约拿单(18:30),是摩西的孙子。18:5-6已经显明他的邪恶:米迦不知道神的律法也就罢了,他作为神的祭司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一定知道应许之地的范围,知道但人的地界在哪里,知道侵略与世无争的居民是大恶。

 

然而当坏但的探子向他求问时,他竟然奉神的名祝福他们将要施行的恶行(18:6)!

 

不过,就在多年前这位少年祭司甘愿为五斗米而事奉米迦的偶像时,他其实就已经不配称为祭司,只能被叫做妓司。因为他关心的不是律法,而是恰饭。所以他事奉的不是上帝,而是玛门。

 

于是理所当然地,在有更大的饭碗摆在他面前时,见利忘义就是这位妓司的必然选项。何况忘掉的那家本来也不咋义。

 

坏但诱惑他:一家的祭司变成一支派的祭司不好吗?(18:19)于是他没经过什么正经的思想斗争就答应了。他的想法很简单:放着省部级祭司不做,非做副科级,是不是傻?

 

而且他要做就做绝,直接把米迦家庭神堂里的以弗得、雕像、神像都打包带走了。可那是他的吗?那不是米迦用他妈的银子弄的吗?

 

总之,从此妓司和坏但就勾搭成奸,政教合一。18章的结尾说:

 

士 18:30但人就为自己设立那雕刻的像。摩西的孙子、革舜的儿子约拿单,和他的子孙,作但支派的祭司,直到那地遭掳掠的日子。

士 18:31神的殿在示罗多少日子,但人为自己设立米迦所雕刻的像,也在但多少日子。


圣经的这种笔法之高妙,无以言传,只好原文照录。

 

莫名其妙来到的妓司,莫名其妙地走了。米迦一发现家里出大事了,就赶紧和邻居一起去追。只是看起来他的邻居不多,就和拉亿一样。追是追上了,但米迦他们没有,也不可能有亚伯兰三百一十八勇士的能力。坏但稍一威胁(18:25),米迦就秒怂了。

 

放过韭菜的镰刀继续向拉亿进发。独立的城邦就此覆灭。

 

其实拉亿人实在让人不忍苛责,因为毕竟比较和平善良。但非要说的话,他们也不是一点儿问题没有:你独立,你跟谁都不联系,然而你又不是瑞士,搞什么与世无争?瑞士雇佣军在欧洲杀伐了多少年?闯下赫赫威名之后,人家才有资本搞和平中立的好吧。

 

最终,这两章里所有的人物,可以说都应验了大卫的诗:

 

诗 57:6

……他们在我面前挖了坑,自己反掉在其中。

 

意思是,恶人的标准结局就是作茧自缚:

 

米迦的母亲惯坏了儿子,损失了银子。

 

米迦拼命想得祝福,无视示罗会幕的存在,无视上帝律法的禁令,偏行己意,私设神堂,敬拜偶像,自立祭司。最后人财两空,诱惑来的妓司被人诱惑走。自招咒诅,他和他的家难逃上帝最终的审判。

 

妓司约拿单背弃上帝,辱没先人,服侍自己的肚腹,最后这一家世世代代都事奉偶像(士18:30)。后来北方支派拜金牛犊的传统,屡陷百姓于罪中的耶罗波安之恶,就是从他开始。

 

坏但欺软怕硬,舍近求远,侵占与世无争、求救无门的独立城邦拉亿——多年之后自己被亚述侵略时,他们或许才想起并亲身体会当年拉亿人的痛苦与悲哀。坏但罔顾律法,无视圣约,拉拢失节妓司与自己狼狈为奸,开北地拜偶像风气之先,最终被亚述所灭,在历史中消失,甚至名字在启示录对以色列人的点名中都不见踪影(启7:4-8)。

 

任意而行的各人,就这样以自己的悲惨结局,印证了上帝的话:

  

出 20:5

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 神是忌邪的 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


诗 16:4

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

 


坏但与妓司


坏但与妓司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坏但与妓司

暮云

愿你们在祷告中纪念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