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2017年 11月 26日 1179点热度 1人点赞

经文

 

书 9:3基遍的居民听见约书亚向耶利哥和艾城所行的事,

书 9:4就设诡计;假充使者,拿旧口袋和破裂缝补的旧皮酒袋驮在驴上;

书 9:5将补过的旧鞋穿在脚上,把旧衣服穿在身上。他们所带的饼都是干的,长了霉了。

书 9:6他们到吉甲营中见约书亚,对他和以色列人说:“我们是从远方来的,现在求你与我们立约。”

书 9:7以色列人对这些希未人说:“只怕你们是住在我们中间的;若是这样,怎能和你们立约呢?”

书 9:8他们对约书亚说:“我们是你的仆人。”约书亚问他们说:“你们是什么人?是从哪里来的?”

书 9:9他们回答说:“仆人从极远之地而来,是因听见耶和华你 神的名声,和他在埃及所行的一切事,

书 9:10并他向约但河东的两个亚摩利王,就是希实本王西宏、和在亚斯他录的巴珊王噩,一切所行的事。

书 9:11我们的长老和我们那地的一切居民对我们说:‘你们手里要带着路上用的食物,去迎接以色列人,对他们说,我们是你们的仆人;现在求你们与我们立约。’

书 9:12我们出来要往你们这里来的日子,从家里带出来的这饼还是热的;看哪!现在都干了,长了霉了。

书 9:13这皮酒袋,我们盛酒的时候,还是新的;看哪!现在已经破裂。我们这衣服和鞋,因为道路甚远,也都穿旧了。”

书 9:14以色列人受了他们些食物,并没有求问耶和华。

书 9:15于是约书亚与他们讲和,与他们立约,容他们活着;会众的首领,也向他们起誓。

书 9:16以色列人与他们立约之后,过了三天,才听见他们是近邻,住在以色列人中间的。

书 9:17以色列人起行,第三天到了他们的城邑,就是基遍、基非拉、比录、基列耶琳。

书 9:18因为会众的首领,已经指着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向他们起誓,所以以色列人不击杀他们。全会众就向首领发怨言。

书 9:19众首领对全会众说:“我们已经指着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向他们起誓,现在我们不能害他们。

书 9:20我们要如此待他们,容他们活着,免得有忿怒因我们所起的誓临到我们身上。”

书 9:21首领又对会众说:“要容他们活着。”于是他们为全会众作了劈柴挑水的人,正如首领对他们所说的话。

 

引言:基便之约的意义

 

据说犹太拉比是这样教导学生的:


你们要祈求上帝,赐你们正直与智慧。正直,就是即便与人立下严重损害自己利益的约,也要守约到底。


而智慧,就是不要立那种约。

 

所以看起来,以色列初民至少还有正直。几百年后,当扫罗王违背此约杀害一些基遍人,咒诅就临到了以色列地。大卫王为了守约,便将扫罗的几个后裔交给基遍人法办,方才止息上帝的愤怒(事见撒下21)。

 

或许从此之后基遍人才真正与以色列人不分彼此地融合了,因为他们认识到,以色列人真的会守约,即便这约来自欺骗,即便守这约会让他们付出沉重代价。


但这种“不分彼此的融合”而非“保持边界的联合”,恐怕才是真正让以色列人付出的沉重代价。后来那个试图煽动以色列人的民族主义情绪起来反抗尼布甲尼撒的基遍假先知哈拿尼雅若不是及时死去(耶利米书28章),就会让以色列人彻底亡国灭种,停靠巴比伦七十年的方舟势必提前毁灭。

 

其实,双方自愿立下的约,如果还能双赢,应该说对任何人来说都并不难守。所以恰恰是这种基便之约,才真正检验一个人或一个民族是否真有契约精神。所以以色列人的守约,近乎神迹,足以显明神恩所在,这并不是以色列人自有的,更不是基遍人配得的。

 

所以,以色列人被神赐下契约精神,并不意味着基遍人的做法就是对的,更不意味着犯罪可以没有代价。正像茨威格论及玛丽·安托瓦内特时所说:


“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世代劈柴挑水,便是标给基遍人的可见价格之一。痛苦以缓释胶囊的形式慢慢释放,不知是否符合基遍人初衷里的预期。

 

可以说,这段经文并无太多费解之处。经文没有任何暗示基遍人“骗得巧妙”的意思,也绝对没有鼓励罪人去消费圣徒的契约精神的意思。另一方面,上帝对以色列人的要求,也仅仅是要守约:既然答应了不杀,就真的不能杀。至于“以基遍人为奴”,圣经并未给予以色列人任何谴责,或许这是俗语“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的正确应用。

 

不过到了今日,对这段经文,似乎基督徒们已经不能、不想或者不敢满足于字面的简明意思了。因为今天是一个政治正确的年代,是一个将“平等”置于首位(特别是在欧美)的时代,是一个特别怕被人扣上“歧视”大帽子(不止在欧美)的时代。


而这段经文的极具代表性就在于,以殖民问题和奴隶制问题为代表的所谓“不平等”和“歧视”现象,在其中多有体现,并且要求基督徒必须在“圣经叙事”和“政治正确叙事”中做出判断。


在圣经叙事中,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但人间自有秩序。人间文明固然多元,但正确与错误的确可以而且应该分辨。文明有优劣之分。犯罪必须付出代价,无论这罪是说谎还是背约。


而在政治正确的叙事中,欺诈的基遍人反成了受苦受难的受害者,守约的以色列人倒成了邪恶的殖民主义者和加害人。而以色列人的能够守约,被认为无需褒扬,因为今日的最新时代精神和鸡汤配方对他们有更进一步的要求,就是“爱”你的仇敌,或者至少,要学会“感谢基遍人”——因为应该“感谢伤害你的人”,因为看起来是基遍人让以色列人成长了。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那么这种叙事和要求真的合理吗?或者说,“感谢伤害你的人”是合乎圣经的吗?“作恶以成善”真是可能的吗?这便是本文试图探讨的问题。


而这种探讨,就从刚刚过去的感恩节开始吧。

 

司空图与斯昆托

 

晚唐诗人司空图有一首诗相当著名,名叫《河湟有感》:

 

一自萧关起战尘,

河湟隔断异乡春。

汉儿尽作胡儿语,

却向城头骂汉人。

 

“萧关”在宁夏固原东南。盛唐的边境曾直抵中亚,那时萧关是后方大本营。然而安史之乱后,吐蕃就占领了这一地区。从此黄河、湟水成了界河,河西、陇右的唐人与吐蕃人杂居,后来便被同化。汉人的孩子从小学的都是吐蕃语言,就渐渐忘记了自己的母语和身份,在两国交战时理直气壮地用吐蕃语骂自己曾经的同胞。

 

不过在这里引用这首诗的意思,暂时和汉胡问题无关,而是想说,每年的感恩节,我都会听到有人——而且其中居然有不少基督徒——正义凛然地要给大家科普,说感恩节第一是美国节日,中国人不应该过;第二这个节日也非常血腥,因为当年印第安人好心帮助清教徒渡过难关,结果清教徒却恩将仇报,屠杀了印第安人……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那么套用这诗,可以说这类说法其实就是:信徒尽作白左语,却向历史骂先贤。

 

因为“清教徒屠杀印第安人”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彻头彻尾的谎言。遗憾的是,包括许多基督徒在内的当代人,已经像学胡语的汉儿一样,学会了外邦人的叙事模式,忘记了基督教的历史渊源。政治正确和白左病毒已经深深塑造和异化了他们的思维,而其中一些并无自知之明的人还总愿意到处代表基督教道歉,没事就要替基督教反思反思。

 

他们以理性客观中立、举世皆浊我独清的姿态,用他未经批判的批判性思维指指点点,热衷挖掘解构,以自认成功看见并指出古今圣徒眼中之刺的迷之清醒,彰显自己有效滤出蠓虫的学术智慧。其实这不过是俗话所说的:吃着基督教的饭,骂着基督教的娘。是的,我就是在说,所有骂清教徒的(无论信与不信),都是在享受着清教徒丰厚遗产的前提下骂他们的。而对于其中同有此种姿势水平的“基督徒”们而言,可以说他们更是在不遗余力地锯自己骑不稳的树枝,拆自己下不来的台,没学会挨打就先想打人,试图将自己和教会的生命推向未富先老、未老先衰。

 

据说谎言重复千遍就要成为真理。所以如果不加澄清,许多心肠软眼窝浅的弟兄姊妹就要热泪盈眶地每年替清教徒向印第安人道歉。因此很有必要先弄清楚,感恩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我们讨论“感恩节”时,或许有必要首先知道一个常识,那就是有关五月花号和第一个感恩节,目前最可靠的资料就是《普利茅斯开拓史》。这本书是五月花号的乘客之一,后来担任普利茅斯总督三十多年的威廉·布拉福德所写。这份当事人的权威记录里边还保存了很多当时的档案、信件、公文的内容,是研究那一时期历史事件的最有价值,事实上也是唯一的资料。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我在阅读全书之后,确认这篇文章(点击查看:印第安人与清教徒之间的那些事)的说法是可靠的。

 

在这里只列举几个要点:


1:司空图(Squanto)。好吧,其实这个人通常译为“斯昆托”。他是个印第安人,并且是基督徒。五月花到来的几年前,他的部落爆发瘟疫,他是少数幸存者之一,后来被一位叫亨特的船长带走,准备卖到西班牙当奴隶。但他中途逃到了英格兰,被一个伦敦商人收留,在那里归信基督教。再后来,他为一个英国船长德摩尔做翻译和向导,才又回到了老家。因此,他在与清教徒接触前已经会说英语。斯昆托教会清教徒很多事情,除了怎么种植印第安玉米,还有怎样施肥,到哪里可以捕鱼,如何与印第安人交易等等。清教徒感慨他是“上帝为了我们的益处而特别派来帮助我们的人”。但这个人后来也妄自尊大,以清教徒代理人自居,仗着清教徒的势力在部落中招摇撞骗威胁恐吓以便为自己谋利,也曾被清教徒们警惕并责备。但瑕不掩瑜,总体而言他还是给了清教徒很多帮助。他死于1622年,以基督教仪式安葬。


2:大屠杀。历史学家William M. Osborn 统计了北美殖民开始到1890年的所有“暴行”(atrocity)受害者:欧洲人残害印第安人共7193人,印第安人残害欧洲人共9156人。


3:“淳朴善良印第安。他们给清教徒的见面礼是破坏与攻击,并且这种行为不断持续,愈演愈烈。除了斯昆托的酋长马索萨及其部落,大多数印第安人对清教徒并不友好,尽管清教徒所求的仅仅是和平与贸易。印第安人给他们的第一个招呼就是射来的箭;他们还没呆满两年,就得到了弗吉尼亚的白人被印第安人屠杀殆尽的消息;他们对印第安人背弃协议司空见惯;就连他们后来相处很融洽的那个地区,土著们也在他们抵达的三年前抓获了几名帆船失事的法国人(其余的则被他们杀了),从一个酋长手头转到另一个酋长手头,供他们戏弄玩乐,待遇连奴隶都不如——至于马萨索酋长有没有参与其中,《开拓史》没有谈,不过马萨索的部落确实在跟英国人交好前请巫师诅咒过他们。


4:歧视。非要以今天标准来说,那么清教徒的确歧视印第安人,比如他们管印第安人叫野人,对他们总是高度提防,在印第安人间发现高尚之事时表现得很稀奇。他们也看不起印第安人的习俗。清教徒还不肯实行对等原则,无论哪边杀人伤人,都要求按清教徒政府的法律来处置……但若以当时的处境论,他们的表现太正常了。《开拓史》记录了两起新普利茅斯的谋杀案。第二起便是三名英国人谋杀抢劫一位印第安商人的案件,受害者当时没死,还爬回了自己的部落,于是,印第安人抓住了罪犯,向英国人的法庭起诉他们。经过审讯,出示证据,陪审团最终宣判他们有罪,并执行了死刑。对于此案,《开拓史》也如实记载了“有些无知的居民反对为了一个印第安人就要处死一个英国人”。所以,纯粹的歧视也是有的。


5:清教徒的善行。与马萨索的部落结盟后,清教徒过去送礼,才知道他们的人在三年前的一次瘟疫中大量死去,日子过得苦,还受大湾另一边的拿拉根塞人威胁。于是清教徒把锄头给他们,又教他们使用这种工具开垦,他们的玉米种植才增长起来。清教徒的无私精神在1634年印第安人爆发天花时也表现过。他们起初也害怕染病,但看到印第安人的惨状,就同情他们,每天给他们带去食物,帮他们生火、烧水,帮他们掩埋尸体,连续这样照顾了好几星期的病人,虽然无力挽救多少人,却获得了这一带听说此事的印第安人的敬意。


6:大丰收。清教徒找到的第一批种子,是在被印第安人抛弃(逃跑?)的营地里找到的,并且在后来找到这些人时给予了补偿。但农场头几年的歉收,最主要原因,中国人都能明白,就是清教徒起初采取了人民公社式的大锅饭制度。直到改成“包产到户”,才开始丰收。布拉福德总督后来写到:我们这几年建立的公共事业的失败证明了柏拉图以及其他先贤所描绘并被后人称赞的剥夺私有制,并代替以公有制的社会制度能让社会变的富足和快乐的设想是空洞的,人类的智慧岂能与神相比?


7:感恩节。所以什么印第安人教会了清教徒种玉米,甚至慷慨送来物资等等,纯属扯淡(贸易和馈赠并不是一回事)。清教徒的第一个庆祝丰收的感恩节是为了感谢上帝,当然也感谢帮助他们的基督徒斯昆托。所以感恩节不是为了感谢印第安人,但感恩节邀请了斯昆托和马索萨部落的人来联欢倒是真的。第一个感恩节吃了在旷野中猎取的火鸡,这一习俗也保留至今。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第一个感恩节

 

殖民主义”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比一下基遍人和印第安人并非没有意义。因为相对他们这些原住民而言,以色列人和五月花号清教徒看起来的确都属于强势外来移民。于是在今日的政治正确思维当中,以色列人进迦南和五月花号去美洲,当然都是“殖民主义”。

 

然而,使用“殖民主义”这个词,只不过显明了白左(以及中华田园左)们自以为不证自明的隐含前提,恰是“殖民主义原罪论”。因为词语的选择,就是立场的选择。如果大脑已经被白左思维格式化,那么给原住民建立的自治邦,就成了罪大恶极的隔离区,自由贸易就是强行通商,规训教化就是侵略殖民,抽水马桶取代旱厕(或随地厕)就是破坏民族文化与传统。


清教徒们到底是造福人类的探险家,还是殖民主义的急先锋?这本身的确属于立场问题。如果司空图看到“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时的悲愤算是合理,那么哥舒翰和安禄山的同胞们是不是也有同样合理的理由悲愤地说:“胡儿博得汉儿禄,却向边关杀胡人”?如果“直捣黄龙”的煽动让汉人血脉贲张是天经地义,那“攻取汴梁”的战果让金人得意洋洋又有什么不妥?

 

或者如果“殖民主义”就是绝对错误的原罪,并且汉人就得站在汉人立场上讲话,那么某汉人网友的吐槽就值得我们好好反思一下了:从黄河流域的小部落,变成今日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公鸡——你真以为偌大领土都是充话费送的?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所以,实际上任何历史都是由人写的,而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立场,这就是世界的真相。人世间并不存在超然而绝对的理性客观中立。所以什么是“真实”的史料?就是不中立,不客观,不理性,由事件亲历者记录的,声明了立场的史料。因为真实的人性就是这样,真实的历史就是这样。非要不这样,反倒不真实。

 

所以,坐在书斋里编造“清教徒屠杀印第安人”神话的,不可能真实,因为他是根据三四手资料和他的政治正确在歪曲历史。

 

而真实的历史恰恰就存在于类似上边所引用的那种记录中,比如:

 

有些无知的居民反对为了一个印第安人就要处死一个英国人。

 

这句话的重点,既不是凸显布拉福德总督斥责那些居民“无知”的英明(这是当然的),也不是借着那些居民认为“英国人不该给印第安人偿命”而显出清教徒中也有种族歧视(这也是当然的),而是:殖民地的司法相当公正,没有故意政治正确,也没有故意政治不正确。

 

然而今日的白左黄左主内左仍然会情不自禁地与想象中的清纯无辜印第安人站在一起,即便最好的史料都已经证明了他们的虚妄。因为他们之所以如此,无非是在自觉或不自觉地践行村上春树那个著名的理论:在鸡蛋与高墙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一边。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而这种天然就会博取民众欢心的叙事方式及其实践,已经用整个20世纪证明了它到底会结出什么果子——最新的一个例子,或许是终于下台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非洲反殖民主义的“英雄”穆加贝,是如何成功地将曾经是非洲面包篮的白人统治的罗德西亚,变成了黑人当家做主但100亿元也买不起一个面包的非洲面包虫。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曾经的罗德西亚与如今的津巴布韦对比效果图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汇率赶不上冥币的津巴布韦元


永远站在鸡蛋和黑人一边,这就叫政治正确。但这种政治正确,不合圣经。因为圣经的原则(也是清教徒政府的法律原则)是:

 

出 23:2不可随众行恶;不可在争讼的事上,随众偏行,作见证屈枉正直;

出 23:3也不可在争讼的事上偏护穷人。

 

在政治正确的思维模式中,当然要不断警惕政府或法律“偏袒富人”,但圣经却特别指出,也不要“偏护大众和穷人”(当然同样也有很多经文提到“不可偏袒富人”)。


也就是说,上帝早已知道,今日所谓的政治正确,实在是罪人根深蒂固的罪性和倾向之一。所以此处和其他类似经文所明确指出的,就是并非“你穷你有理”,或者“你弱你有理”。而今天的政治正确恰恰就是,一定要偏向穷人,女人,黑人,同性恋,印第安人……

 

于是因着过分警惕恃强凌弱,就出现了许多“恃弱凌强”。因着过分警惕歧视女性,就助长了远远逾越圣经尺度的“女权主义”并造成事实上的歧视男性。因着过分警惕歧视民众,就造成事实上的歧视权柄。因着过分警惕歧视同性恋者,就造成事实上的歧视异性恋。因着过分警惕歧视异教徒,歧视基督教的各种反思各种黑就成了政治正确。

 

正如尉陈弟兄所指出的:


归正教会的教导同工都是弟兄,因着人性的软弱,弟兄在教导的时候,几乎必然倾向于站在自己性别的立场进行“男性自我批评”,如果姐妹不进行转化应用、而只是按字面来直接应用的话,就会严重耽误自身的成长与更新,更有甚者,男人在讲台上的自谦和讨好女人,居然成了女人在生活中的自义和攻击男人的根据。

 

你可以认为这种说法或有偏颇之处。但各位可以扪心自问——无论你是弟兄还是姊妹——如果你的男性牧者在讲台上公开强烈教导“姊妹一定要顺服丈夫”,你是觉得特别坦然呢,还是心里多少会咯噔一下?

 

基督徒应该“以德报怨”?

 

政治正确在基督教会中蔓延开来,就出现了类似“要感谢伤害你的人”这种毒鸡汤和道德绑架,以及感谢天感谢地,就是不感谢上帝和好人的泛神论逻辑。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政治正确成了道德绑架,也与我们的文化传统有关。因为著名的中国四大宽容定律其实就是四大道德绑架定律:


1:来都来了

2:人都死了

3:大过年的

4:孩子还小


对此,网友的回复可以说相当精辟了:


来都来了,求你快走。

人都死了,你去陪他。

大过年的,就你添堵。

孩子还小,我帮你教。

(@Lemon叶色阑珊)


习惯道德绑架之后,面对受害者,我们不是谴责加害人并制定具体措施杜绝进一步加害,而是习惯性要求受害者赶紧饶恕,赶紧息事宁人,甚至丧心病狂地要求他们感谢加害者——特别是在受害者是人们眼中的强势一方时。


就像今天的美国,你骂穆斯林不行,骂黑人不行,骂女人不行,骂同性恋不行——于是唯一能骂的,就是所谓“基督教白人直男”,如果他居然还是总统,那么骂他就更是绝对的政治正确。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最灵敏的政治正确检测器

 

所以“感谢伤害你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要感谢伤害你的人?TA有功?因为TA“让你变成了更好的自己”?可即便你真的变成了更好的自己,那不也是上帝的功劳吗?与TA何干?你要感谢不也是应该感谢上帝吗? 扫罗死了,大卫是欢呼,而不是感谢他!

 

即便感谢人,也不该感谢伤害你的人,而是应该感谢爱你的人才对。应该感谢印第安人,但这指的是斯昆托等帮助清教徒的印第安人,而不是那些攻击、伤害清教徒的印第安人。


也不能因为伤害你的人事实上促成了你的成长和成功就要“感谢”TA。难道我们还应该感谢红黄蓝吗?因为他们教会了我们要重视儿童性教育?难道耶稣还要感谢犹大吗?因为是犹大“促成”了十字架的救赎?然而主耶稣说的却是:“这世界有祸了,因为将人绊倒;绊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绊倒人的有祸了!”(太18:7)。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放开孩子,我们来!

 

所以如果伤害你的人你都要感谢,那爱你的人呢?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所以为何要行义过分呢?为何要假装比上帝更宽容更有爱呢?

 

并且,“爱”你的仇敌,也绝对没有“感谢”仇敌的意思。爱仇敌,是指以合宜之道对TA,比如以色列人对基遍人,这就是爱仇敌的好例子。即便是主耶稣,他对伤害他的人,也只不过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是求父“赦免”他们,而不是“感谢”他们,好像没有他们的作恶,十字架的救赎就不能完成。而且,你应该仔细想想,最终上帝真的全部赦免这些恶人了吗?!

 

所以,对于伤害你的人,TA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们可以像主一样,把TA交给上帝,求上帝赦免TA。因为我们相信上帝的主权,祂要赦免就赦免,祂要惩罚就惩罚,祂的处理一定是公正的。也正因为惟有祂的审判是公正的,我们才不自己伸冤,而是将伤害你的人交给上帝发落,但这绝非在中国式宽容和中国式绝望中形成的那种,因自己的软弱无力而只好纵容恶人逍遥法外!

 

而对那些故意伤害、一而再再而三故意伤害你的人,你要么就躲开TA,要么就制止TA,而不能以某种说不清是大无畏还是小清新的姿态搞什么“感谢那些伤害你的人”。

 

经上记着说:

 

诗 50:14你们要以感谢为祭献与 神,又要向至高者还你的愿。

诗 107:22愿他们以感谢为祭献给他,欢呼述说他的作为。

诗 116:17我要以感谢为祭献给你,又要求告耶和华的名。

 

所以,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因为真正的感谢只能归给上帝,和那些真正爱你的人。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郭暮云的半导体

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阅我的全部文章)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不要感谢伤害你的人 | 郭暮云

暮云

愿你们在祷告中纪念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