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得记》系列证道 | 郭暮云

2022年2月13日 3529点热度 115人点赞 7条评论

音频

《路得记》咏

十年凋零事,去留两彷徨。

大田遗滞穗,天意怜孤亡。

有恩真梁柱,无义非豪强。

神民履神律,圣约引圣王。


讲章概述


一:饥荒·人生

道路胜于聪明。智力平平之人,若能够谨守遵行上帝的旨意,在上帝命定的方向上坚定前行,总体而言总会取得远胜外邦人的人生结果:在今世得百倍,在来世得永生。反之,自以为聪明的人,实际上认为自己那颗不到三斤重的大脑比创造天地的主更值得敬拜,所以就会在处心积虑地追求自己以为的完美人生的歧路上渐行渐远,最终误了卿卿性命。在错误的方向上,技术的精湛和细节的精准并不能拯救你的命运,正如同无论你的技术多高,越来越快的俄罗斯方块都终将填满屏幕,之后你就会Game Over,而这个结局是从你一开始决定要玩这个游戏时就已经确定了的。

如果时空真可以穿越,如果以利米勒有机会明白“道路胜于聪明”,那么他就应该知道,在他具体的人生境遇中,唯一可取的正确路径就是:牢牢抓住以笏带来的和平机会,即便有饥荒,也绝不移民,坚定地留在应许之地,和波阿斯等人一起,在圣约共同体中遵行律法,彼此相爱,共渡难关,荣耀上帝。

当然历史没有如果,最终上帝拣选了其他人来显明祂的旨意,因此在这一幕戏剧中,以利米勒只是配角。

以利米勒一家的故事显明,历史的真正方向就是神意对人意的胜利,是伯利恒对摩押的胜利。律法与福音超越自然和人心的疆界,必将一步一步穷尽上帝预定的轨迹。在饥荒、战争、瘟疫级别的决断时刻,万国万民早晚都要面对摩西给出的命题来做出抉择:“今天我把生命和福乐、死亡与祸害,都摆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拣选生命,使你和你的后裔都得存活。(申30:19)”



二:拾穗·神律

真共同体,就是一盘散沙的反义词。在真共同体当中,每个人都要对上帝负责,每个人也要对彼此负责,这就叫金律银律,荣神益人。而当一个社会开始流行“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之类格言时,你就可以判定,这个共同体已经崩溃,原子化、散沙化的个人从此只能像郭巨一样光怪陆离地在暗黑段子里挣扎着活下去。

 

个人经历,总是在宏大叙事中显得更加意味深长。路得记首先是一个有关圣约传承的故事(这是系列讲道第四讲的主题),其次也是一个关于圣约共同体的故事。神已经赐下律法,赐下保障,赐下应许,甚至具体到她,还给她赐下粮食,赐下丈夫,赐下儿女。这就是路得记的大背景。失去了这个背景和前提,路得记就会和《北京人在纽约》没什么不同,成为一个摩押女人在犹大的个人奋斗励志故事。恩典决定了道路,道路决定了命运。若没有上帝,若没有律法,路得要么会被众星捧月地塑造为感动中国的刘慧芳,要么会被细思恐极地勾勒为攀上土豪的邓文迪。

 

敬虔胜于勤劳,敬虔胜于一切。真正的敬虔人才能效法基督,奔向基督,不被谎言蒙蔽,不被情绪掌控,不自以为义,不游手好闲,由恩典而生,凭信心而行,用人生见证神律,以拾穗抵御饥荒,将平安带给人,将荣耀归于神。


三:土豪·柱石

所谓土豪,要点就是土和豪。土,是说他的势力离不开乡土和乡亲,他有固定的归属,固定的信念,是社会的稳定力量。豪,是说他虽然村里有地有房,但仍然下马能干,上马能战,既有恒产又有恒心,既有文教又有武德。这样的人,就是避免民族和社会水土流失的大树,没有他们,人民和百姓迟早会荒漠化、散沙化。

 

圣经特别是旧约圣经中的土豪更是不胜枚举。比如亚伯拉罕,就是一个常常被误会的、不折不扣的土豪。人们总能记得他在法老面前的谎言,软弱到说自己的妻子只是自己的妹妹。但大家也应该记得,罗得被仇敌掳走之后,土豪亚伯拉罕是如何带着318位家里的壮丁,勇敢地追击刚刚凯旋归来的四王联盟,并且成功击败对手的(创14)。所以,亚伯拉罕这样的土豪,绝非一言不合就移民的惊弓之鸟有产阶级,而是一位族长或者说酋长,是圣约的受约人,是共同体的真核心。这种有圣约的土豪,可以称为圣土豪。

 

归根结底,如果说社会的凝结核是以有恒产者、独立法官、好义商人、医生教师等为代表的土豪,教会的凝结核是以长老牧师以及广大圣徒为代表的柱石,那么土豪和柱石、社会与教会的共同凝结核,就是我们共同的这位郭叶尔、救赎主——耶稣基督。祂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离了祂就既没有教会,也没有社会,既没有家庭,也没有个人。

 


四:尘世·圣约

这跨越士师时期、被掳时期以及新约时期的相似经文,在历史长河中三重锁定了一个主题:大卫之约。个人的悲欢离合被放在了圣约历史的大背景当中。人生是否有意义,最高的判断标准是“是否完成了上帝预定的历史使命”。对此,波阿斯和路得都可以站在上帝面前说:那托付给我的,我已经守住了。

 

脱鞋党的风格概括一下,就是“顺着属世的情欲,效法世上的常规,随从今世的风俗,直到世界的末了”。他们是滚滚红尘中的尘世之子,与圣约终究无关。他们是没有任何营养的土壤,是失去了滋味的盐块,连附着于真凝结核的想法都已经失去,成了没有根基和方向的散沙尘埃。

 

圣经中始终存在着两条路线,该隐之城与上帝之城不断较力。尘世是脱鞋党喧嚣的狂欢乐园,并且看起来党员越来越多。而圣约是上帝牵引祂选民的慈绳爱索,使我们在漫天尘霾中还能铭记历史、把握现在、盼望未来。这圣约历经亚当、挪亚、亚伯拉罕、摩西和大卫,终于来到了基督用祂的血所立的新约,从此,我们彻底清楚地知道,神是怎样的神,父子圣灵究竟做了什么,身为圣约选民的我们又该信什么、做什么。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

  • Eva cool

    郭牧,我是跟随你多年的一个信徒。请帮我这个嘚瑟的英文怎翻译成英文?

    2022年2月13日
  • Philip

    郭牧,您好!您的分享让我很受益,感恩!另,我想请教您三个问题:1)得四章7节看上去似乎是说~脱鞋乃是当时持续了很长时间的一种见证方式,即定夺事情、赎回交易的见证记号。请问从申廿五章的律法如何发展到这样?是否可以理解为属灵状况的走下坡?2)波阿斯从路得所生的长子俄备得是否应该归在以利米勒的名下?如果是这样,为何最后末尾的家谱却是归入波阿斯的后裔?如何理解这个记载?3)是否有证据支持“在犹大和他玛的时代已经具备郭叶耳的精神”?感谢!

    2022年3月24日
    • 暮云

      @Philip 1,士师记时代的属灵黑暗是很显然的。2,【得4:16】拿俄米就把孩子抱在怀中,作他的养母。——可见并不算为以利米勒的。3,创世记也是摩西五经之一,属于律法书。实际上绝大多数西奈律法都在创世记里能找到根据,比如十一奉献,就大概来自于亚伯兰给麦基洗德奉献。

      2022年3月24日
      • Philip

        @暮云 多谢郭牧耐心的解答!1和3我明白了。
        其中第2个问题,我想多问:若是这个孩子不算为以利米勒的,那么是否与申25:6相矛盾?即“妇人生的长子必归死兄名下,免得他的名在以色列中涂抹了”。或者是否说明俄备得不是波阿斯和路得的长子?

        2022年3月24日
        • 暮云

          @Philip 圣经自己的经文显示俄备得不算以利米勒的。具体理由可能还需要仔细查考。

          2022年3月27日
          • Philip

            @暮云 多谢!

            2022年3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