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约 | 申命记系列(十五)

2019年9月29日 731点热度 2人点赞 0条评论
音频

经文
 
申 10:12“以色列啊!现在耶和华你 神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敬畏耶和华你的 神,遵行他的道,爱他,尽心尽性事奉他。
申 10:13遵守他的诫命、律例,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为要叫你得福。
申 10:14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地和地上所有的,都属耶和华你的 神。
申 10:15耶和华但喜悦你的列祖,爱他们,从万民中拣选他们的后裔,就是你们,象今日一样。
申 10:16所以你们要将心里的污秽除掉,不可再硬着颈项。
申 10:17因为耶和华你们的 神,他是万神之神,万主之主,至大的 神,大有能力,大而可畏,不以貌取人,也不受贿赂。
申 10:18他为孤儿寡妇伸冤,又怜爱寄居的,赐给他衣食。
申 10:19所以你们要怜爱寄居的,因为你们在埃及地也作过寄居的。
申 10:20你要敬畏耶和华你的 神,事奉他,专靠他,也要指着他的名起誓。
申 10:21他是你所赞美的,是你的 神,为你作了那大而可畏的事,是你亲眼所看见的。
申 10:22你的列祖七十人下埃及,现在耶和华你的 神使你如同天上的星那样多。”
 
引言
 
有人说,自己最紧张的时刻,就是妈妈喊他全名的时候。通常这表示妈妈生气了,或者有重要的话跟你说。
 
类似地,当摩西用“以色列啊!”开始说话,就表示他很生气,或者下面的话特别重要,比如著名的示玛篇。
 
12节开始,跟在“以色列啊”后边的这个“现在”,意思是“而现在”,或者“那么现在……”就是说,听众需要做决定了。这样的决定通常是让你在祝福和咒诅之间做出选择。
 
耶和华你的神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意思就是:你在上帝面前,当尽的责任是什么呢?你有什么能给祂呢?
 
肯定不是物质。因为祂是造物主,祂是个灵,不需要物质。甚至所罗门营建的圣殿,也不是神需要,而是人需要。
 
祂要的,是你的心。只要你:敬畏耶和华你的神,遵行祂的道,爱祂,尽心尽性事奉祂,遵守祂的诫命律例(12-13)。
 
而这一切,最终又并非上帝需要,好像能加增祂什么,却是为了“叫你得福(13)”。
 
神的爱就在此显明了。
 
释经
 
天和天上的天,地和地上所有的,都属耶和华你的神(14)。所以,你不能把属于神的夺过来再献给神,以此当做奉献。就像如果有人把本来属于你的土地抢走,再卖、或者说租给你七十年,你并不该为此感谢它。
 

我和我的上帝

 
神爱你,与你无关。特别的爱,给了不特别的你。这是我们常提到的“无条件拣选”,意思是拣选这件事,与被拣选者的任何个人条件无关。就像神拣选以色列的列祖,不是因为他们繁荣昌盛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相反,以色列人在古时,差不多是万民中最弱小的一支。
 
但“无条件”不是说神在掷骰子。在祂的角度,当然是有条件,或者说有原因的。只是全部的条件和原因,祂并没有告诉我们。祂启示给我们的,是祂拣选人,是出于祂的爱,就是上边所说那特别的爱。
 
然而也不是说神的爱心泛滥,不给出去自己受不了,并且完全不要任何“回报”。若是说在爱你拣选你之前,这爱“与你无关”,那么在祂爱你拣选你之后,你就和祂有关了。这种关系,就叫做“圣约”。祂先爱了你,用祂儿子的命救了你,用祂的灵生了你,从此你有了和祂立约的资格以及履约的可能。
 
这“履约”,若是一定要称为是某种“回报”,从人的角度或许也可以理解和接受。但要记得,你履约,仍是上帝为了“叫你得福”。在这个履约的过程中,你赞美祂,感谢祂,祂就得了荣耀。但你不感谢祂不赞美祂,也不代表祂的荣耀会因此少了一些——因为在祂的审判临到忘恩负义者的那日,祂的荣耀那不可或缺的部分,公义,就会因此得以彰显。
 
16节提到这“履约”的具体行动。“将心里的污秽除掉”,原文是“割除心中的阳皮”,就是给你的心受割礼的意思。圣经中的割礼,其原始意义与引申意义,都是“去除罪的遮盖”之意。
 
所以,“未受割礼的耳朵(耶6:10)”就是指被遮盖不能听见神的话的耳朵,“未受割礼的口(出6:12)”就是指拙口笨舌。同样,未受割礼的心,就是指心被罪覆盖包裹,以至于顽梗刚硬,不能被神的话感动,不能顺服神的旨意。
 
所以,惟有让心受割礼,脖子才能弯下来。百姓硬着颈项,并不是因为脖子硬,而是因为心硬。心若污秽,被罪包裹,就会硬如顽石。这种顽梗悖逆污秽,如此黑暗,如此刚硬,除了基督的血,没有任何东西能使之软化、洁净。
 
所以保罗才说:
 

腓 3:3因为[真]受割礼的,乃是我们这以 神的灵敬拜,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着肉体的。

 
我们不以自己的肉体和行为夸口,正是因为,若没有基督耶稣的救赎,若没有圣灵的感动和带领,我们根本无法做到任何神所喜悦的事。没有祂的恩典,祂那先行的恩典,我们就无法做到本段经文开始时那些“耶和华神向你所要的”。
 
具体而言,祂所要的,就是要你履约,要你效法祂,特别是祂的:公义与慈爱。
 
公义
 
耶和华我们的神,是“万神之神、万主之主、至大的神、大有能力、大而可畏(17)”,这是祂的属性,是祂一切公义与慈爱的保障和前提。
 
祂的绝对公义,经文以两个方面来描绘:不以貌取人,也不受贿赂。
 
不以貌取人,直译是“不抬脸”,意译就是“不徇情面”、“不徇私情”,平等客观,一视同仁。
 
一切公义都来自公义的神,人类对于公义的概念也都是从圣经启示的这位公义的神所定下的绝对标准衍生而来。西方的法院门口常常立着一个“正义女神”的塑像,形象是一手拿天平,一手拿宝剑,并且紧闭双眼,或者在眼睛上蒙着布条。这个形象虽然是来自希罗神话,但也反映了人类对“公义”的普遍理解:“紧闭双眼”就代表不徇私情,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我和我的上帝

 
而我们理应知道,法律来自上帝,所以这“平等”的本义,就是指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
 
如果“徇私”是指因着特殊关系而扭曲甚至破坏公义,那么“贿赂”之所以是罪恶,道理也是同样,因为它同样会破坏公义,正如经上所说:
 

恶人暗中受贿赂,为要颠倒判断。(箴言17:23 和合本)

 
“贿赂”这一行为的背后是有神学的。支持这一罪恶的“神学”就是:钱能通神,钱就是神。贿赂是拜玛门者的标记。拜玛门的人,相信没有什么事是用钱摆不平的,如果真摆不平,那就是出价不够高。
 
年轻时我读过一遍《官场现形记》,印象最深的,就是里边所描写的那个完全以贿赂支撑起来的社会体系。人人受贿,人人行贿,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即便最上边那个皇帝真的不贪,那这个社会也不过是,最上边有一个人无需受贿,最底层有千千万万老百姓无处受贿,而中间的所有人,只要有下级就会受贿,有上级就会行贿。
 

我和我的上帝

 
到了今天,有一些社会仍是如此。贿赂可以撤销罚单,可以晋升工作,可以挂专家号,可以买学区房,可以进国家队,可以拿金鸡奖。
 
你可以认为我说的是刚果布拉柴维尔。
 
而在比非洲更先进的某些地方,贿赂早已精巧隐蔽到令人称奇的地步。比如某地产商想行贿某主管领导,绝不会明晃晃地拎一麻袋钱过去。他会找到领导太太,和她签一份买房合同,然后收她200万,随后转手就把这房子卖给别人。官太太当然得到法院起诉地产商违约,法院就判决退还200万定金,另赔200万违约金。地产商当然痛快同意。于是在完全合法的情况下,领导就赚了200万。
 
这种地方之所以会出这种事,根源还是在于信仰。有一位体制内的高级将领刘将军,曾经很感叹地对比过东西方的神。他说,东方的菩萨和弥勒佛就是公然受贿的,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你花的钱越多,神佛越给你办事,莫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甚至能使磨推鬼。所以在东方,弥勒佛脑满肠肥,老百姓瘦骨嶙峋。这不能不反映出那个社会的真实状景。而在西方的教堂,进去礼拜的人,各个衣冠楚楚,而他们敬拜的上帝,却瘦骨嶙峋,挂在十字架上。刘将军认为,这就是东西方的本质差异。
 
这种认知,并不能因为他的身份,就不是真理。
 
没有收买不了的人,这就是《教父》世界的黑社会思维,和弥勒佛国度的日常思维。他们甚至觉得连美国总统也可以收买。尴尬的是,对于某些中产律师出身或者政客世家出身的、没有真正信仰的总统,好像还真是这样。
但也并不总是这样,比如说行贿者发现新一任总统自己就是超级富豪,就傻眼了。他有的是钱,至少比你有钱的多,收买不了。
 
那么你理应知道,如果说富豪总统就已经基本上无人可以收买他,那么创造天地的上帝岂不更是这样?
 
菲茨杰拉德的一篇小说叫做《一颗像里茨饭店那么大的钻石》。情节当然是虚构的,但非常精妙。里边写到一个大富豪叫布雷多克·华盛顿,发迹的经过很特别,就是他发现了一座小山,这座山本身就是一颗大钻石,像里茨饭店那么大。他就精心把这座小山围起来,然后凿出一小部分钻石,到处开始售卖,没几年就成了超级富翁。富起来之后他很快意识到,对他来说最大的威胁,就是国土测量局,因为一旦巡查到他这座小荒山,他就完了。于是他:
 
 

……贿赂了州测量局整整一个部门;第二次他收买了修改中的合众国官方地图,那一下拖延了他们十五年。最后一次比较困难……让他们的罗盘处于人工所能设置的最强磁场之中。他搞了一整套测量仪器,造得只有很细微的一点误差,那样一来,这个区域便不会显露出来了,他用这套仪器替换了他们将要使用的那一套。然后他让一条河改了道,在岸边造了一片像村庄一样的建筑,那样他们看到它时,便会以为是溪谷上游十英里以外的一个镇子。

 
不过多年之后,他的宝石山还是被发现了。政府出动飞机和军队前来收缴。垂死挣扎之际,他做了一件奇特之极的事,就是这个从不信神的人居然在山顶筑了一座坛,然后放上了一件祭物,之后就开始仰天说话。书里这样写道:
 

难道华盛顿是在祈祷?约翰疑惑了一会儿。然后错觉消逝了:那人的整个态度中有什么东西与祈祷是对立的。

“啊,在上面的你!”
声音变得强劲和自信起来。这不是孤寂者的乞求。如果说有什么的话,其中有的是一种骇人听闻的屈尊性质。
布雷多克·华盛顿是在向上帝行贿!
就是这么回事,毫无疑问。他的奴隶用胳膊抬着的钻石是先期预付的样品,是一个许诺:接下来还有更多。
 
 

有一会儿,他的讲道采取了另一种形式:他提醒上帝别忘了,神明陛下曾经屈尊从人类那里接受过的这样那样的礼物──救城市于瘟疫之灾便会得到大教堂,人们献祭的没药和黄金,人命、美女和被俘的军队,儿童和妃子,森林里田野上的兽,绵羊和山羊,庄稼与城池,为得到他的姑息而以贪欲和鲜血的形式所献出的全部被征服的土地,为了换取缓解圣怒的酬报。现在,他,布雷多克·华盛顿,钻石之帝,黄金时代的王者和祭司,显赫与奢华的仲裁者,愿意献出一份他之前的王者做梦都想不到的宝藏,在骄傲而不是乞求中把它呈献出来。

 

他将给它安一个黄金打造的巨大穹顶,雕刻上精妙绝伦的图样,配上蓝宝石嵌蛋白石包面的大门。钻石中央将掏空成一座小教堂,其主导是一个用不断分解、永远变化的彩虹色的镭做成的祭坛。拜神者祈祷时只要抬起头来,眼睛就会被镭灼坏。在这祭坛之上,为供神圣的施恩者取乐,将宰杀他所选中的任何牺牲,即便是世间最伟大、最有权势的活人。作为回报他只要求一件简单的事,一件对于上帝来说易如反掌的事:只要让事态如昨日此时,永远不变。就这样非常简单!只要让天国的门打开,把这些人和他们的飞机吞进去──然后再关上。

 

他只疑虑他所行的贿赂是否足够大。当然,上帝有上帝的价格。上帝是以人的形象造出来的,所以据人家说:他必须获得他的价格。而他付出的价格是绝无仅有的:没有一座耗时多年的大教堂,没有一座成千上万劳工建造的金字塔,能与这一座大教堂、这一座金字塔相提并论。在他说话的过程中,他的头发渐渐地变白了,现在他向天空扬起了头,仿佛是古代的先知──疯狂之态极其庄严动人。

 
就是说,这个人许诺,只要上帝救他,他就会用钻石造一座大教堂献给祂。这个不信的人,他居然想贿赂上帝,收买上帝!
 
我觉得,这是文学作品里,对于拜玛门的行贿者最精彩的描写之一了。
 

我和我的上帝

 
当然,这人是不信的。然而,在真实的历史中,也曾有称为信徒的,在巨大的压力面前,选择了用贿赂而不是以敬畏来面对试探。
 

在罗马皇帝德基乌斯(201-251)执政期间,帝国对教会的逼迫加剧。他颁布一条法令,要求帝国臣民每年都必须向罗马皇帝的祭坛献祭,献过祭的人都会得到一张证书作为献祭的凭证。没有这个凭证就处死。由于基督徒拒绝执行这项法令,迫害就随即发生了。这场逼迫非常严峻,很多基督徒宁死不愿屈服,结果残遭杀害,有的甚至被活活扔进斗兽场。 
然而,也有为数不少的基督徒在逼迫中妥协了。有一些基督徒,特别是主教和长老,选择了逃亡。另有一些基督徒则采取蒙混过关的手段,从黑市购买献祭证书。
引自CETS《教会历史》第一课

 
虽然他们其实比今日那些主动求招安、主动用弟兄的血写投名状的恶徒还是好一些,但花钱买证之事,仍是不折不扣的犯罪。见证主名,变成了见证付款,那么主的名就被羞辱了。
 

我和我的上帝

 
总之,敬畏上帝、遵守圣约之人,首要之事便是要晓得:上帝是公义的神,祂不徇私情,不受贿赂。所以我们也要如此行:不徇私情,不受(行)贿赂。
 
慈爱
 
伴随公义的,总是慈爱,如诗篇所说:
 
 

慈爱和诚实,彼此相遇;公义和平安,彼此相亲(诗85:10)

 
上帝的慈爱,这里具体体现为:保护孤儿寡妇,怜爱寄居的。
 
孤儿、寡妇、寄居者,是古代社会最常见的三种穷苦人。所以圣经有多处提到上帝对他们的特别关注,比如:
 

诗 146:6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他守诚实,直到永远。诗 146:7他为受屈的伸冤,赐食物与饥饿的。耶和华释放被囚的。
诗 146:8耶和华开了瞎子的[眼睛];耶和华扶起被压下的人;耶和华喜爱义人。
诗 146:9耶和华保护寄居的,扶持孤儿和寡妇,却使恶人的道路弯曲。

 
所以上帝要求祂的子民也如此行。
 
针对“怜爱寄居者”,祂特别细致入微地提到一个百姓应当如此行的理由:因为你们也曾做过寄居者。
 
这就是耶稣所教导之银律的核心意思: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你就怎样待人。你在寄居时希望别人怎么善待你,你就要善待那些寄居在你们中间的人。
 
试想,有谁平白无故就甘愿寄居他乡?最常见的原因,岂不就是故乡的官长忙着收受贿赂,不愿看顾孤儿寡妇?
 
所以,上帝的意思就是,你要有同理心。有同理心的意思,就是不要像董卿,你让你的孩子做这一套,却公开劝别的孩子做另一套。人如果活得如此分裂,去哪儿都好不了,因为她的背井离乡,指的是,她把从前观天时坐的那口井,也背到他乡去了。
 

我和我的上帝

 
想一想亚伯拉罕如何接待客旅,于是不知不觉间就接待了天使。上帝就是常常差派一些天使去你那里,看你是不是愿意接待。身为坐地户,你应该意识到,谁是上帝要你接待的客旅,是打工者,是大学生,还是刚刚进城,举目无亲的邻居。如果你连他们都不能接待,你如何能说,你是活出了上帝对你的爱呢?想想波阿斯如何对待路得。你要知道,上帝要我们做这一切,最终仍是要“使我们得福”。想想天使带给亚伯拉罕的祝福,路得带给波阿斯一族的祝福,我们也照样来接待、怜爱我们当中的寄居者吧,因为天使就在他们当中,祝福的管道就在他们当中。
 
总结
 
公义和慈爱是上帝最重要的特性,祂的圣约既公义,又慈爱。所以神是怎样的神?一言以蔽之:祂是守约的神。22节的意思就是,祂曾应许给亚伯拉罕的约,如今已经实现了。
 
那么现在,神向我们所要的是什么呢?就是要我们做守约的人。要我们做有公义、有慈爱的人。
 
足可以和今天的经文形成对比的,是那节我们理应非常熟悉的经文:
 

弥 6:8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 神同行。

 
行公义、好怜悯,这就是耶和华我们的神向我们所要的。如此行,就是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就是履行了圣约。
 
愿我们这些与神有约的人,都能行公义:以神为神,不以金钱等任何其他事物取代神的位置。愿我们这些得蒙拯救的人,都能好怜悯:以基督的心为心,既然承受了恩典,就活出这恩典,成为祝福的管道,让一切和我们有关系的人,得着更丰盛的恩典。

我和我的上帝

相关阅读:

再会 | 申命记系列(一)

大国 | 申命记系列(二)

铭刻 | 申命记系列(三)

真神 | 申命记系列(四)

逃城 | 申命记系列(五)

河东 | 申命记系列(六)

十诫 | 申命记系列(七)

示玛 | 申命记系列(八)

沙玛 | 申命记系列(九)

圣战 | 申命记系列(十)

不忘 | 申命记系列(十一)

不堪 | 申命记系列(十二)

碎梦 | 申命记系列(十三)

初心 | 申命记系列(十四)

我和我的上帝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证道录音,链接是电台总的入口地址,最好能下载“网易云音乐”app打开,在里边找到最新录音。因为网易后台审核的缘故,通常录音要比文章晚几小时才能更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我和我的上帝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