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无盐的结局

2023年 8月 26日 5397点热度 44人点赞

按:应该是2011年写的。


无盐的结局

 

南郭先生置身于王家管乐团中自嗨吹竽时,不知有没有空瞟一眼齐宣王田辟彊身边的那个女人。自然,无论有没有,恐怕都无损也无益于他的演奏技艺。我只是想,他若是有一次当真睁开眼看而且竟然看到了那个女人,是否会当场落荒而逃,进而因为时间的单向性以及因果律的影响,从根本上杜绝后来“滥竽充数”这个典故的出现。

 

如此追思往事,是因为齐国的王后便是在《列女传》中也留下了记录的“钟离春”女士。她的另一个名字叫做钟无盐。后来的历史中,“无盐”两个字是或轻薄或厚重的人士用来对女子容貌进行描摹时的一个含蓄而又恶毒的词汇,具体意思就是表达一种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的状态。

 

田辟彊之后二百年的刘向似乎心有余悸一般这样描写过无盐王后的相貌:“其为人也,极丑无双,臼头深目,长壮大节,卬鼻结喉,肥项少发,折腰出匈,皮肤若漆。”

 

彼时的齐国虽被称为东夷之地,但毕竟也基本属于中华文化圈,人种上来说应当与炎黄子孙区别不大,所以,钟无盐女士的相貌应该是个特例。何以会长得如此惨绝人寰,其中理由还真是暗昧不明。时至今日,恐怕也只能从她的名字上来试着考量一番了。之所以被称作“钟无盐”(其实或许该叫做“钟离无盐”,因为钟离春女士的姓是复姓),是因为她来自于齐地的无盐(今山东东平)。莫非是因为那地方没有盐,人民常年扯淡直到嘴里淡出个鸟来进而代谢紊乱电解质流失造成了钟离春这种容貌方面的惨剧?

 

然而这个推理近乎完全站不住脚。如果说某些内陆国家缺盐还可理解,但要说东临大海以鱼盐之利富甲天下的齐国会缺盐,那可委实不可思议。毕竟,当时大海以东的倭国还没有形成大核民族,更加没有可能污染到海水进而将海盐变成不可食用的辐射物,不至于让田辟彊出来变成田辟谣,举着一撮盐语重心长地询问:“海盐哪,你说我这些老百姓是不是傻?”

 

对不起,我还是穿越了。其实我一开始就想说这件事儿来着。那么时间还是正式落实到2011年3月24日罢了。事情的经过是:13天前发生了日本大地震,大地震带来了核电站的辐射泄露,因此(此处用“因此”这个词实在是对因果律的亵渎)随后在中国造成了一场浩瀚而又辽阔的群体性事件,炎黄子孙一夜之间变成了盐荒子孙。不到半天,所有商店都一盐难尽,无盐以对。面对那一幕癫狂状景,国际社会普遍表示无解。毕竟,中国的国情是世界上最为奥妙难明的一样物事,故此,别人在为日本哀哭时,中国有人放鞭炮喝酒庆祝;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联合国授权的法国以牙还牙地给敢于出动轰炸机炸老百姓的卡扎菲当头一击时,别国老百姓都叫好,这边却有相当一部分老百姓自发同时被外交部发言人代表着表示:不该干涉别人的家务事。

 

不过我还是先不说这些闲话,回过头来继续说说咸话。

 

群体性癫狂有时被称作集体癔症,发病原因似乎是缺了某种微量元素,不知是锌还是锝什么的,或许当年导致钟离春变成钟无盐的某些原因再次出现了,只不过这次影响的不是一个人,并且变异的是脸皮里边包着的那团冻豆浆一样的东西。于是哪是因哪又是果现在也搞不清了,反正是谣盐一出人民就开始抢盐,一如当年非典时抢板蓝根甲流时抢大瓣儿蒜。从这个角度说,这个世界的确是缺某种盐,而且缺的很严重。若把这个世界比作一个人的话,要是长期这么缺少盐分,那各种电解质势必都会慢慢流失,于是所有器官都会渐渐无法正常工作,最终这些器官的宿主将不可避免地丧命。

 

怪不得当年耶稣在他著名的登山宝训中要郑重其事地对他的门徒们说:

 

“你们是世上的盐。”[1]

 

因为在耶稣的心目中,能够践行他教导的门徒们是应该在世界上起到“盐”的作用的。所谓盐的作用,想写出三百种恐怕也不是办不到,但若说下面这三种是最重要的,恐怕也不至于引起太大争议——其实就算引起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继续讨论就是,反正咸着也是咸着。

 

耶稣的希望就是:

 

第一:他希望门徒能成为警世通盐。盐是用来杜绝扯淡的。当寡淡的世界风行扯淡时,就需要有真正给力的人物出来给大家提提神,以掷地有声的“就是这个味儿!”一般的声明让世人的无力感多少去除一些。当年钟无盐之所以能成为王后,正是因为她“年四十,行嫁不售,自谒宣王,举手拊膝曰:‘殆哉!殆哉!’曰:‘今王之国,西有衡秦之患,南有强楚之仇,外有二国之难,一旦山陵崩弛,社稷不安,此一殆也。渐台五重,万人罢极,此二殆也。贤者伏匿于山林,谄谀者强于左右,此三殆也。饮酒沉湎,以夜继昼,外不修诸侯之礼,内不秉国家之政,此四殆也。”有此金玉良言才被宣王敬重进而与她结下金玉良缘。真正的贤人——不是闲人——就是要有点儿咸味的,并且勇于在必要的时候像黄钟大吕一般敢于发言,而不是一到关键时刻就像个肿胀的前列腺一般感染发炎。

 

第二:他希望门徒能成为喻世明盐。盐还是用来调和滋味使人和睦的。[2]当世界遍布戾气,民与民、国与国之间因着各种原因尖锐对立剑拔弩张谁都伤不起的时候,若是自称是耶稣的门徒,那就应该像耶稣一样“柔和谦卑”[3],以切实的行动和真正的爱心影响他人,而不是一味自我欣赏自我标榜自我孤立,整天说神话而不会说人话。盐只有在“世上”才能真正发挥盐的功用,若盐们整天只是以上述三个“自”的方式聚在一起,那么最终的结局就是大家借着洗礼的水凑一块儿变成了死海。咸倒是够咸了,甚至能让任何人都在这有着巨大浮力的海面上行走,但却完全不能有任何鲜活的生命在其中生存,最后守着自己的教义一起齁死了事儿。

 

第三:他希望门徒能成为醒世恒盐。盐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是用来防腐。墒不断增加着的世界需要有盐的存在才能让腐败的速度多少放缓一些。当年的所多玛要是哪怕有十个正直人恐怕也不至于遭到灭亡。[4]今日的我国要是能多些真正的正直人恐怕也不会被当做国际笑柄或国际威胁。基督徒存在的意义正是要这个世界朽坏的趋势不那么凶猛,毕竟,有一天世界要是朽坏到不能再朽坏了,那种状态可不能算是“不朽”。

 

耶稣虽如此对门徒们抱有殷切的希望,但他也同时郑重警告他们:

 

“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

 

基督徒这些世上的盐要是没了盐味儿,下场就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锤,而且这还是耶稣允许的。钟无盐名无盐实则非常之有盐,因此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并且青史留名。号称世上盐的耶稣门徒们名为盐实则相当一部分早就“失了味”,真不知他们将来在天上准备如何见耶稣。

 

因为,那必定是个无言而且无颜的:

 

无盐的结局。

 


[1]新约圣经马太福音 5:13“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

[2]新约圣经歌罗西书 4:6你们的言语要常常带着和气,[好象]用盐调和,就可知道该怎样回答各人。

[3]新约圣经马太福音11:29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4]旧约圣经创世记18:32亚伯拉罕说:“求主不要动怒,我再说这一次,假若在那里见有十个呢?”他说:“为这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


暮云

愿你们在祷告中纪念我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