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2019年 10月 20日 1308点热度 1人点赞
音频

经文
申 11:10你要进去得为业的那地,本不象你出来的埃及地,你在那里撒种,用脚浇灌,象浇灌菜园一样。
申 11:11你们要过去得为业的那地,乃是有山、有谷、雨水滋润之地;
申 11:12是耶和华你 神所眷顾的,从岁首到年终,耶和华你 神的眼目时常看顾那地。
申 11:13“你们若留意听从我今日所吩咐的诫命,爱耶和华你们的 神,尽心尽性事奉他,
申 11:14他必按时降秋雨春雨在你们的地上,使你们可以收藏五谷、新酒和油。
申 11:15也必使你吃得饱足,并使田野为你的牲畜长草。
申 11:16你们要谨慎,免得心中受迷惑,就偏离[正路],去事奉敬拜别神。
申 11:17耶和华的怒气向你们发作,就使天闭塞不下雨,地也不出产,使你们在耶和华所赐给你们的美地上,速速灭亡。
引言
上次的主题是“不惑”,知者不惑。然而这个“知”并不简单。知“道”,谈何容易。经上说,属灵的人参透万事。意思就是,万事以道观之,方能看透。若没有道,盲人摸象就是上限。
加尔文说:

他们(注:外邦的“智慧人”)就如穿过田野的夜行者,刹那间因闪电看得又清楚又远,转瞬间又看不见,在他跨出下一步之前又落入深沉的黑夜中,根本无法借此光引领他的旅程。此外,尽管在哲学家们的著作中偶有真理之光闪现,但也有许多可怕的大谎言污染!简言之,他们从未体验过神恩待的确据(没这确据,人的理智只充满无止境的迷惑)。
《基督教要义》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无止境的迷惑是因为没有神恩确据。故此,想要不惑,还是要先从恩典重生,先从基督那里晓得真道。
然而保罗在完全人中也讲的“智慧”,既然紧接的下文就是“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自然也就包含了那万世之前被神所预定给选民的,知晓万物的智慧。
套用加尔文的比喻,就是对选民而言,暗夜闪电已成明月朗星(将来还要如艳阳高照),不再是刹那火花。所以田野间的道路已经显明,而田野本身的一切,也不可以故意视而不见。
是的,我的意思就是:那些孤高决绝、自我避世的“完美人”,刻意割裂“田野”和“道路”,却以为自己行得最正,看得最清。对此我可以接纳,却不敢苟同。
海子说,“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这电光照亮的片语温暖而珍贵,本该是普遍恩典中的健全共识,然而似乎可以吸风饮露的清真派对此却不闻不问,与孔夫子一道视之为“鄙事”。
然而,阡陌终点的盼望与广袤田野的希望,都是真实存在的。这是关心律法问题也关心粮食问题的旷野以色列人所知道的。上帝对他们而言是那样属天又“接地气”,远非如今这种被架空的一治两国。
丰饶的咒诅
所以摩西对比埃及和迦南农事的时候,就像他讲述上帝的属性时一样自然。他谈论上帝时就像他谈论庄稼一样亲切,他谈论五谷时就像他谈论上帝一样神圣。他从未想到为何要将创造与救赎故意分割,所以并不在意被人斥为新加尔文主义者的可能。
埃及农业极其早熟、发达。中非雪山和沿途支流常年稳定输入,尼罗母亲河哺育了这片大地。大河一年一泛滥,但这洪水富含营养,退散后就给两岸留下沃野千里。于是埃及土地肥沃程度后人难以想象,仅满洲黑土或可比拟。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相比之下,近代的黄河每次泛滥,留下的都是泥沙和盐碱。黄泛区赤地千里。于是苟活其上的人民最优秀的品质,便是精打细算。一位刚刚冥寿百年之老人的子女回忆道,过去河南的地主,腌咸菜都不用“大盐”(就是食盐),而是用从盐碱地里淘洗出来的“小盐”。
所以富饶中东流传的民谚“盐若失了味,还有什么用呢”,对他们而言实属天经地义。但他们可能想不到,那些丢在外边按照迦南地标准已经失了味的盐块,在东方淘洗淘洗,水还能用来腌咸菜。
所以埃及农民的工作异常简单:撒种,看着,收割。就像富二代的生活一样朴实无华,枯燥且乏味。然后小麦就会超级大丰收,完全吃不完,多的就用来酿酒。后世考证,其麦芽汁浓度高到令人发指,甚至可以说埃及啤酒已经近乎于啤粥。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好吧,丰收之前,其实也不是那么简单地“看着”就可以。一般认为,10节这里的“用脚浇灌”是精确无比地点明了埃及灌溉方式,就是他们那种名为“Shaduf”的民族特色器械。农民从尼罗河里打水,打上来的水沿着事先挖好的沟渠分流到田地各处。灌溉完毕,用脚堆上泥土,封闭水道便是。再需灌溉,就踢开堤坝。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所以,这也叫“看着”,照看的“看”。身为埃及农民,你的主要工作就是从岁首到年终,眼目看顾你的地。
还有一种对“用脚浇灌”的解释,更富意趣。就是说这里的“用脚浇灌”其实是种委婉说法,原意是那地肥沃无比,以至于撒泡尿庄稼菜蔬就能疯长。
总之,曾经的埃及米粮川就是这么美观,好像东北。一年就干一季,一季顶别人一年。所以东北一年倒有半年农闲,天气又冷,不愿意打工(通常也没必要打工)就猫家里唠嗑吧,唠来唠去,嘴皮子就越来越利索,一代代下来,就渐渐称霸了文艺界和直播界。
然而,这种枯燥的埃及丰饶,极容易给人一种危险的错觉。埃及农田既然还是需要人力不断维持(虽然这种“维持”远非“面朝黄土背朝天”那么辛苦),埃及人就非常容易以为,这一切丰盛收成,都是因为我的勤劳。我的勤劳和我的收割,一刻也不能分割。
那么这种貌似不无道理的道理,到底有没有道理呢?
曾有一位科学家做实验,训练小白鼠的条件反射。就是把它关在一个箱子里,箱子顶端有个进食物口,底上有个踏板。如果小白鼠无意中踩动踏板,科学家就投一粒食物进去。不出意料,很快小白鼠就学会了这个技术,踩一下吃一粒,踩两下吃两粒,多踩多得,少踩少得,不踩不得。
这只不断用脚耕耘的小动物,或许就此和埃及人一样悟出了一种神学,认为这一切丰盛收成,都是因为我的勤劳。我的勤劳和我的收获,一刻也不能分割。
然而箱子之外的我们可以看出,这种一切功劳归自己的鼠本主义神学,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就是他们的食物是从天而降的。
埃及的小麦和啤酒同样也是从天而降的,自从彩虹之上的上帝应许说,从此稼穑永不停歇那一刻开始。
多年之后,东方的周人开始流传“天雨麦”的传说,以此掩盖始祖后稷从西方引进麦种的实情。然而语源学里“麦来”同音同源的事实(正如迷离、朦胧、命令),保留了麦子西来的真相。
然而有意无意说出“天雨麦”的周人并不比埃及人更高明,因为从此他们崇拜土地的社神和被神化的后稷农神,并在被他们征服的诸华夏族中普及“社稷”信仰。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颠沛的平安
相对而言,迦南地不是一马平川的埃及三角洲或松嫩平原。那里“有山有谷”,除了流进死海的约旦河,没什么河。所以迦南的农业,高度或者说完全依赖于天时、取决于降雨。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摩西说,如果你们听从这一切诫命,爱上帝,事奉祂,祂就必“按时降秋雨春雨在你们的地上,使你们可以收藏五谷、新酒和油”。
这里的“秋雨”是指每年十月、十一月间所下的大雨,而春雨则是三、四月间的暴雨。秋雨滋润干旱了一个夏天的土地,使之可以耕作。春雨则对果树最为重要。有了雨水,农夫便能收成五谷、葡萄、橄榄,供给人民作为食粮、新酒和油。有了雨水,田野牧草丰足,也能养活牲畜和野兽。
而这一切不是由人去“看着”,而是被神所“看顾”,应许之地“是耶和华你神所眷顾的,从岁首到年终,耶和华你神的眼目时常看顾那地(申 11:12)。”
这就是摩西的神学。是不是顺服神,是不是爱神,对选民而言,和他们能不能吃上饭喝上酒有直接关系。
这也是圣经一以贯之的神学:

摩 4:6“我使你们在一切城中牙齿干净,在你们各处粮食缺乏;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摩 4:7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们那里;我降雨在这城,不降雨在那城;这块地有雨,那块地无雨;无雨的就枯干了。摩 4:8这样,两三城的人凑到一城去找水,却喝不足;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摩 4:9“我以旱[风]霉烂攻击你们,你们园中许多菜蔬、葡萄树、无花果树、橄榄树,都被剪虫所吃;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

也就是说,迦南的农业,就是彻底的“靠天吃饭”。并且比埃及农业更明显是上帝所赐的,借着极有规律的秋雨春雨、终年看顾。颠簸,但是充沛。这样的大环境相对而言更有助于人仰望上帝、倚靠上帝。或许海洋民族比大陆民族更容易信靠上帝,也是类似缘故。
所以,粮食问题可不是小事,这不仅是“与神学有关”,这就是神学。吃粮吃粮,靠天吃粮。这么信也这么行的,可以叫做天粮未泯。反之就是丧尽天粮。
精神出埃及
然而,危机在于,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貌似有一方神。如果埃及的鼠本神学实质上是拜自己,迦南诸族的金牛神学就是篡夺真神的权柄与荣耀。以色列人前有牛,后有鼠,若不虔诚信靠,极易分不出子丑寅卯。
摩西警告他们:

申 11:16你们要谨慎,免得心中受迷惑,就偏离[正路],去事奉敬拜别神。申 11:17耶和华的怒气向你们发作,就使天闭塞不下雨,地也不出产,使你们在耶和华所赐给你们的美地上,速速灭亡。

太过安逸丰饶,人容易归功于自己,自我崇拜。如果每天就当锻炼似的踢踢土坝就能衣食无忧,万事不求人(更不求神),怎能不发展出散沙式的个人主义生活态度?完全靠天吃饭,但若不一起信靠、敬拜从天而降依旧在天的真道和真神,人又怎能不陷入迷惑、崇拜偶像?
牛鼠之间的以色列人,就是同时有这两种危机。他们离开埃及时并非净身出户,不但带走了牛羊,还掳掠了埃及人的金银。但可悲的是,随着埃及财富一起跟他们出去的,还有埃及的咒诅。所以,从来都是肉身出埃及易,精神出埃及难。(不信你去中文主内推特看看)。
因为埃及千不好,万不好,毕竟全民有低保。考古发现,修造金字塔的民工,每日饮食是十分丰盛的,顿顿有肉,餐餐配酒。美酒佳肴实在比微甜泉水和清淡吗哪好吃太多。于是旷野“出一代”怨望不断,每日柔情似水煮肉片,心乱如麻婆豆腐。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考古还发现,正常的埃及人基本是不吃鱼的。然而鱼却赫然是“出一代”怀念的几种美食之一:

民 11:5我们记得在埃及的时候,不花钱就吃鱼;也记得有黄瓜、西瓜、韭菜、葱、蒜。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这里的“不花钱就吃鱼”,委实意味深长。为什么不花钱就能吃呢?因为人家不吃,反正也得扔,你要就免费拿走,权当垃圾分类。就好像,正经好肉、新鲜豆浆平头百姓吃不到喝不上,就把下水杂碎和发酸豆汁当成了至高美味。又好像,欧美江河里鲤鱼生蚝大闸蟹泛滥成灾形同生化危机,于是紧急呼吁我国网友出国进行国际主义救援。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人已在旷野,心不能忘鱼,便是这埃及咒诅的表现形式之一。
有部纪实电影叫《回来的路》,讲的是二战期间一群古拉格囚犯从西伯利亚逃跑,经过一年跋涉,徒步6500公里,一路穿越冰原,戈壁,青藏高原,喜马拉雅,逃到印度。堪称当代出埃及记。其中有个意味深长的细节:在古拉格昏暗、危险、狭窄的矿道中,要靠人的肩膀与颈部,来把满载矿石的沉重小车拉出矿道。队伍中一位老人对正在和他一同负轭的拉脱维亚神学生说,我们所负的轭,与古埃及人所用的是一模一样的。神学生问道:大概是古埃及的马所负的轭吧?老人说,不不,这式样是给人用的。老人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我曾是列宁格勒大学的埃及学教授。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这种古拉格“人轭”,也就是曾在埃及黑砖窑做苦工的以色列人曾经背负过的重轭,以及其他与古拉格和黑砖窑相似的咒诅之地的奴隶们所背负的,有形无形的重轭。
“出一代”曾经痛苦哀号,渴望完全自由。然而上帝真带他们脱离重轭后,他们又痛苦哀号,渴望剁椒鱼头。
精神出埃及的困难就在于,人太容易习惯,太喜欢安逸。香浓啤酒,香甜面包,大葱卷饼,黄瓜蘸酱,地雷西瓜,免费带鱼。这埃及的一切都在从动物性的角度,诱惑并消磨人的信仰与精神,历经旷野三十八年,仍然无力胜过。
他们的危机,就好像毕士大池边,被主耶稣问“你要痊愈吗?”的那位瘫痪了三十八年的瘫子。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瘫痪是对行动能力的捆绑,痊愈是重获行动的自由。然而,一个人若瘫痪三十八天,他一定渴望痊愈;瘫痪三年八个月,他更加渴望。可是如果瘫痪了三十八年,他的心气儿就磨没了。
别管他之前是做什么的,在犹太社会,瘫痪就只能要饭。他已经做了三十八年乞丐,全部的人生经验就是做乞丐。你现在让他痊愈,好他站起来了,可是种地,他不会。抄写,没学过。他什么都干不了。他的问题就是,肉体痊愈容易,精神痊愈困难。
坐在圣殿外边,别人会给他钱。虽然不多,可是你也不用出大力。他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这种生活是安逸的,虽然是这么low的安逸。所以“你要痊愈吗”?这个问题不是那么好回答。因为这个意思,是要改变你的生活状态。
所以这个三十八年的瘫子,完全可以呼应旷野漂流三十八年的出一代。就像使徒行传里那个瘫痪又痊愈的以尼雅可以呼应罗马国父埃涅阿斯。三十八年这位,后来虽然痊愈,在耶稣“从此不要再犯罪了,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厉害”的警告之后,仍然显明他的精神没有出埃及。所以他掉头就把耶稣举报了。
马上要重映的《肖申克的救赎》里,摩根弗里曼演的那个老人家,同样服刑四十年,假释出来,在超市当收银员,每次上厕所都要向店长打报告,店长批准他才去。必须如此,不批准就解不出手。因为监狱里必须这样做,他已经适应了。他的肉身固然已经自由了,但他的精神,至少精神的某个部分,已经受了永久性伤害。正常生活过不了,有自由也不会用了。不用翻墙,肉身出墙,反倒不知道要看啥了。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这就是,肉身出埃及容易,精神出埃及难。若没有恩典,两样都就出不了,也不用你难上加难。
或许只有后来的五月花一系,才是两样都出了埃及的。富兰克林设计的初代美国国徽(虽然没有被正式采用),形状是:“摩西站在岸边,双手伸向海面;头戴王冠、单手执剑的法老,坐在敞篷战车上,被海水席卷。层云笼罩,投出一束火柱,光华四射,摩西沐浴其中,以此证明摩西秉承神意。”
暂且毋论他个人信仰如何,但他正确地认识到,清教徒建立的这个国度的立国之本,就是“精神出埃及”。
总结
上次讲道的经文里提到,上帝“将他们(埃及)灭绝直到今日(申11:4)”,意思是摩西离开之后,埃及从此一蹶不振。
这甚至包括他们一度引以为豪的农业和诸般经济。
一些研究表明,正是从公元前13世纪之后(摩西出埃及的年代),埃及的气候从湿润变为干旱,于是土地再不像曾经的那样肥沃。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高贵埃及人也不得不开始试着吃鱼了。
但是,今世科学家将埃及的衰落之归结为气候改变,全球变暖。殊不知,圣经却说埃及的衰落是从他们恶待选民开始的,是从十灾的第一灾,摩西变水为血,制造尼罗河上的惨案开始的。
毕竟,日光之下的世界,有哪里不是靠天吃饭呢?当上帝的恩典离开,就是让乞力马扎罗的雪不再汇入尼罗河,让地中海温暖的风不再吹拂北非,你踩水车就算能比自行车冠军更快,又能有什么用?上帝就是这样咒诅了曾经的埃及。
自由的五月花号在出埃及之后,损失了一半人口。但存活下来的这些圣徒、农夫、教师、商人、战士组成了小而坚强、穷而圣洁的群体,就是北美初代教会。于是他们在自己的应许之地活了下来,并且从此开始渐渐成为山上的城,世界的光。
所以,你愿做自由的勇士,还是安逸的奴隶?愿依靠神诸事顺遂,还是悖逆神,招致咒诅遍地,灭亡速临?
愿这摩西之问,我们都能倚靠基督,用我们的身体和灵魂,给出真正的答案。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相关阅读:

再会 | 申命记系列(一)

大国 | 申命记系列(二)

铭刻 | 申命记系列(三)

真神 | 申命记系列(四)

逃城 | 申命记系列(五)

河东 | 申命记系列(六)

十诫 | 申命记系列(七)

示玛 | 申命记系列(八)

沙玛 | 申命记系列(九)

圣战 | 申命记系列(十)

不忘 | 申命记系列(十一)

不堪 | 申命记系列(十二)

碎梦 | 申命记系列(十三)

初心 | 申命记系列(十四)

履约 | 申命记系列(十五)

不惑 | 申命记系列(十六)

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证道录音,链接是电台总的入口地址,最好能下载“网易云音乐”app打开,在里边找到最新录音。因为网易后台审核的缘故,通常录音要比文章晚几小时才能更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忘鱼 | 申命记系列(十七)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