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一体教义初阶(中)|《返璞归真》第四章讲座

2019年12月4日 870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根据同名讲座录音整理,大约一万三千字。整理者:黄智慧姊妹

音频


欢迎大家又来到我们当中,我们继续进行《返璞归真》的分享。

这一本书是CS.路易斯在当年面对二战之后,心灵遭受极大伤害,急需去重整他们的心灵,重建他们信仰的英国大众所做的一个系列的广播讲座。他是透过BBC的广播电台向全国广播,来跟老百姓重新去分享基督教信仰究竟意味着什么。他是从一个平信徒的角度去分享,娓娓道来,而且是非常的贴近当时英国人的生活。所以路易斯就常常被称作“平信徒中的护教家”。他在20世纪给了全世界人非常大的影响,能够将这古老的信仰以比较新的方式呈现出来。

既然是一个古老的信仰,我们就知道它有许多历史的传承,这些传承当中的一项,就是我们基督教的核心的教义:三位一体。它究竟意味着什么?上次我们有过一次分享,今天是第二次。三位一体的教义,就按照它的样子,分三次分享。感觉比较恰当是吧?

所以我们在今天继续来看三位一体的教义是什么?以及和我们有怎样的关系?

面具与伪装

我们可以想象这样的一个场面,你们有没有看过打篮球?最近好像不让看了是吧?如果你看过,就有一些球员经常在场上鼻子打坏了,鼻梁歪了,或者脸上有破损,他需要戴一个面具,是吧?带一个护具去继续打球。那么鼻子歪了以后,你戴着的护具,让你鼻子的位置是正确的,对吧?所以他这样的一直戴,戴到一定的时候,鼻子也就正过来了,是吧?它也就长好了。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面具到底是一个好的东西,还是一个坏的东西?我们大家一般提到“面具”,你马上想到下一个词叫“伪装”,是不是?因为人要是戴上一个面具,蒙上他的脸,他似乎是在伪装什么?好吧,这又是一个好像最近不太方便谈的话题。但是恰恰我们今天确实有这个主题,就是“伪装”。你一听到“伪”这个字觉得可能就是坏事,但是路易斯恰恰他在这个书里边给我们讲到了,伪装也分两种,有良善的伪装,也有我们通常以为的邪恶的伪装。

比方我们很多弟兄姊妹为了矫正牙,戴过一种东西叫什么来着?牙套是不是?戴上它之后,时间长了,它会帮助你的牙回到它正确位置,这相当于是对非正常秩序的归正,或者我们说这是一种规训,是一种塑造。你要理解这个概念,就会有助于我们理解接下来的第一个话题。

成为一个基督徒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我们跟我们所说的这一位伟大的上帝,居然有了关系。有了关系之后,他怎么表达这种关系?其中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叫做祷告,祈祷。基督徒会向上帝祈祷,每一个人的祷告可能不尽相同,但是我们所有基督徒都知道,主曾经教导过我们的祷告,是叫做主祷文。如果大家多少知道一点主祷文,你应该记得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在天上的父”是不是?现在来说,当你说你们在天上的父,我在天上的父,你这样讲的时候,你真的明白自己在讲什么吗?也就是说你这样说的时候,已经把自己摆在了上帝的儿子这个位置上,对吧?要不你怎么讲,他是你天上的父?

可是你是上帝的儿子吗?我们说上帝唯一的独生子就是主耶稣基督,这是在讲三位一体的时候,我们上次讲“生”和“造”之间的区别大家记得吗?第一位格和第二位格的关系,天父生了他的爱子,独一的爱子耶稣基督。严格意义上来说,祂只有这一个儿子。我们说“我们在天上的父”的时候,你就是在说你是上帝的儿子,换言之,你在假装你是上帝的儿子,假装这个字在这儿出现了。每当你这么说的时候,你就意识到自己不是上帝的儿子。你跟圣子耶稣不一样,圣子所关注的事,所关心的事和圣父一样,可是我们的心中却充满着太多的恐惧、贪婪、自私、嫉妒......各样的罪恶。所以我们怎么能说我们是上帝的儿子呢?用路易斯的话讲,在某种意义上,人这样假装自己是基督,简直是一种厚颜无耻。可是最奇怪的是基督就命令我们这样做,他就命令我们这样祈祷。

主祷文是主教导我们如此祷告的文字,我们就是要用主的教导去祷告的。所以说到底我们去假装是上帝的儿子,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说其实我是个演员吗?好像圣经也有说我们成了一台戏,演给世人和天使观看,但是说我们是演员吗?是让你去假装吗?或者说一个人要伪装成他其实不是的那种人。你觉得这个是好事还是坏事?根据你的直觉和我们的文化处境,一般而言,你就会觉得这是一件坏事。可是这里边你就要做一点区分了,不要太轻率的就来去给它定性。

路易斯就讲有两种的伪装,一种叫做良善的伪装,一种是叫做坏的伪装。所谓坏的伪装,就是你企图用伪装的东西来代替真实的东西。现在朋友圈到处发照片是吧?还有各种的美颜相机,这种东亚四大邪术什么的,都是这个类型,它是用假的东西来掩盖真的东西。或者一个人说,兄弟你既然这事找到我了,那没问题,那哥这个忙肯定帮,绝对帮你,没问题,明天我就去。然后实际上他就溜了,他不帮你,这叫做一种不好的伪装是吧?他用虚假的诺言承诺给你,实际上他不那么做。这种伪装,我们都知道这个是不好的。

但是也有一种叫做好的伪装,它会让你那个伪装起到正面的作用,或者说这个伪装,最终会导致真实的事情发生。

比方来说,当你不太喜欢跟别人打交道,你对别人不是特别友好的时候,可是你跟一个人就见面了,你又知道自己应该要对他友好,是不是?于是你就假装,你对他挺友好的。就是说按照你实际心里的想法,你可能最好就跟他擦肩而过,不去跟他沟通比较好,但是你知道应该跟他友好,所以你假装你跟他友好,你在行动上表现出来的比你实际的要好。如果你这样做过,经验就会告诉你——我原先就特别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但是当我这样做了之后,我发现几分钟之后,你就会觉得自己好像的确可以比较真心的对他好一些了。起初是好像有点假装,但是你这样去做的时候,你就会好像让自己转换到了一种你应该的处境当中。所以你就好像在行动上仿佛拥有了,至少是部分拥有了这种品质一样,拥有了这种友好一样。

所以你观察过小孩做游戏吗?小孩做游戏不是总演小孩,是总演大人,你扮演爸爸,我扮演妈妈,他演大人的目的是什么呢?他假扮成大人,他不断假扮大人,打仗、做买卖、过家家,他在这个过程中却在不断的真的成长,锻炼他的肌肉,锻炼他的脑筋,最终他真的就成长为像大人,最后是大人了是吧?你发现孩子也在假装,所以我们这里特别的用这个词,有助于你警醒一下,不会觉得又是一个老生常谈的大道理。

其实路易斯所说的良善的伪装,就是平常我们经常提的让你效法基督,你学习祂,就像小孩去效仿大人,你觉得没问题,但效法很多时候就是让你假装你是大人。实际上论你的心理来说,你真的并不到这个程度。

比如你心怀恶念,你现在讨厌一个地方,恨不得一把火把它烧了,但是你约束自己不这样做,这个时候你就等于是在假装自己是一个不会纵火的坏蛋。然后这个过程就会使得你渐渐的可以明白自己的恶在哪里,让约束有一个边界。所以说这叫做良善的伪装,是一种规训。

路易斯的意思是说,一旦你在用主祷文祷告的时候,你觉得你是在假扮基督,假扮成上帝的儿子,以至于说我们在天上的父。如此称呼的时候,你很可能就会发现,你这所谓的伪装渐渐的就变得不那么虚假了,就更接近真实了。也就是说你真的开始试着以基督的心为心了,你就开始真的会明白一些,原先你在你这个层面不去想的问题。因为现在你就在想说如果我是上帝的儿子,我该怎么做?这不就是俗称的所谓WWJD(What Would Jesus Do)对吧?如果是基督,他会怎么做?所以当你再这样做的时候,你就会突然明白,可能我现在最需要的不是在这背主祷文,或许是去写一封信给我好久都没有见面的朋友,或者是帮我的妻子去洗衣服去,或者是帮我的舍友打一份饭......你马上就会明白了你真正要做的是什么,因为你转换另一个思路过去,这样的时候你就在以基督的心为心。

前一阵我们分享工作观的时候,我也特别讲过,说让你以上帝的心为心,不光是说从一个比较道德的善恶角度看待工作,你光想的是基督面对这个工作,似乎只有两个选择,就是做还是不做?有没有主日,有就做,没有就不做,好像就这么简单,是吧?但其实很多时候的工作可能更需要你明白,创造天地的上帝是在怎么想,意思是你在面对艰难的工作的时候,你在充分的祷告,好像那个时候你自己完全无能为力,只有祷告祈求上帝的帮助。以后当你真的在面对工作的时候,就要像路德和奥古斯丁都说过的,这个时候就好像你是必须自己承担,无人帮助一样。你想过没有,上帝祂在创造世界的时候可以向谁求助?可以向谁祷告?我们可以向祂祷告,祂向谁祷告,对吧?刚才咱们那个歌也是唱过,祂跟谁商量?祂要去创造性的用爱,用创造力去解决问题,这是我们人应该效法的。

所以这两个层面都告诉我们这种良善的伪装是什么。所以你不要觉得这种良善的伪装是今天流行的一个话,是“让你倾听内心的声音”,或者让你的良心来引导你。我们反复说的是用外在的东西来吸引你,规训你,不是你内在有什么良善,你要听了你的良善,听了你自己所谓内心的良心,你就有祸了。因为基督教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你,人的良心被玷污了,人的良心只会把你引到错误的方向上去。当年楚汉相争,最后项羽为什么走到了乌江边?他本来想去另一个地方的,结果他问乡下老大爷这个路怎么走,大爷就故意给他指一个错误的方向,他就走了。走到了乌江那边去,成为了他的死路,自杀了。你的良心就像乡下的大爷一样,总会把你往错的地方带的。所以我们的良心是靠不住的,

刚才所说的这些让你假扮成谁,效法谁,不是让你听你内心的声音,声音靠不住。现在说的正是,有一个活生生的人,又是一位真实的神,他叫耶稣基督,就在你的眼前,在你的面前。这个说法不是让你去遵守一套规则,就好像是说好像让你去临摹一幅画像一样,你要去效法这个生命,你要跟着他走,他怎么做,你怎么做,这是基督教对人的真正要求。他是让你去被另一个生命去影响,或者叫感染,而不是让你去把他说的几条规则,按照某种程序员的思路去理解去操作。我们讲的由内而外,又由外而内的这位基督才能真的吸引我们,引导我们,感染我们和塑造我们。

被塑造的人,他就好像安徒生童话里边那个小锡兵,就好像是神把小锡兵变成了活生生的人。让生命的部分慢慢的进去,让他身上锡的部分慢慢被改变。从上帝的角度来说,使他重生了,使他改变了,使他成为一个新造的生命。当然从他自己的角度,他会发现自己的某个部分开始死去,最后是完全属于他的锡,全都死去了。他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那是他的感受。

这个也跟基督徒的感受是很像的。当你真的信主,你就会发现身上你给自己保留,不想被剥夺的那个部分慢慢的被改变,然后你越来越像那位高过你的那位生命。也许你会说我不觉得是基督帮助了我,我倒是感谢一些弟兄姊妹,教会的哥姐姨叔,他们帮助我,甚至我良善的邻居,我慈祥的亲戚,我睿智的老师,这些人都帮助过我。路易斯也是举这个例子,他说就好像在二次大战的时候有一位家庭妇女,她说即便是面包匮乏,这也不会影响我家的生活。因为我们家从来不吃面包,我们吃吐司。吐司不就是烤的面包吗?所以她这个话就好奇怪,你没有面包哪来的吐司?又像我们国家历史上晋朝有这么一皇帝,大家可能都有听过。大臣告诉他,民间老百姓都快饿死了,都没有粮食吃,他说你何不食肉糜?意思就是说没有大米时为什么不喝肉粥呢?为什么不用肉做成酱吃呢?他就觉得好奇怪。这个人是不食人间疾苦的。

这个道理一样,你没有觉得基督帮助过你,但基督对人的帮助是不是可以透过很多的方式?可以透过别人,甚至透过不信的人,透过他创造的世界,透过他创造的这一切美善之物,直接或间接地帮助你,终极而言都是基督在护理你,引导你,规训你,塑造你。

这是我们说的上帝对人的护理,可以是正常的方式,也可以是超常的方式,甚至有的时候可以是反常的方式。你觉得一位称为基督徒的弟兄,每周跑到教会来在这儿全程睡觉,和一个自己觉得不配是基督徒,但是他觉得自己不够圣洁,不敢来教会,不好意思来教会,但是他总是偷偷摸摸来听教会讲道,渴慕地来到上帝的面前。你其实很难讲哪一个更加接近于基督的要求,对不对?所以说反常的方式也可能是存在的。就是好像以不来教会的方式,他来了教会,是吧?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基督护理人帮助人,引导人,规训人,让你好像可以去效仿他,可以假装是他,从而变得真的越来越像他,是透过很多的事情完成,透过很多的人完成的。在这个过程中,他人就好像是载体一样,有些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载体,他将那种好的感染力,甚至在他自己都不自觉的情况下,传给了你,他自己都没得着,但他传给了你,这是完全有可能的。有没有人有过这种经验,有很多根本不是基督徒的人,却帮助你信了基督教,对吧?他虽然不是基督徒,但他觉得基督教的很多阐述都很好,实际上他很支持你去教会,他真的把你领到教会来,他自己最后都不信,但你信了,对吧?就是有这样的例子。

把上帝带到了人的里边,把人带到了上帝的面前,这都是上帝主动的工作。不是人根据你的良心,根据你的行动来做。当然这说的是比较反常的现象,正常现象,上帝带领人信祂主要就是通过信他的人,就是通过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带领不是基督徒的人来到上帝的面前,相信他。在这个意义上,教会就是这么的重要。为什么重要呢?如果你一个人你在跟随,在效法这一位基督,你好像有时候只能感受到一倍的力量。另一个人他也在跟随基督效法基督,想要被他外在的生命感染规训,他也感到自己只是一个人。然而当你们两个人一起来跟随基督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些奇妙的反应出现了。你在跟随基督,他在跟随基督,然后现在你知道他也在跟随基督,他知道你也在跟随基督。当你知道他也知道,你知道他在跟随基督的时候,你就更加得了激励,那么他也是一样。就变得不是一倍的力量,变成了两倍四倍八倍,用路易斯的话说至少是16倍的力量。你可以自己推算一下为什么是16倍。

这还只是两个人一起来跟随基督的时候。如果是2000个人,2万个人呢?今天的世界有22亿人。按照保守的估计,有1/3地球人是信基督的,对吧?你想这个力量是何等的大,就是这样的意思。因为人在群体当中的这种共识的建立和与同一位神之间的个人关系和共性关系产生的奇妙的反应,那是难以用数字来衡量的。

好,说了这么多,我们想说的这种所谓良善的伪装,用圣经自己的话说就叫做披戴基督。披戴基督的意思就好像是你把基督当作了一件衣服穿上。但是我们刚才解释过,不是把祂当做一个盔甲什么的,套上,他更像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就在你的旁边,在你的前边,引导你,并且真的把他的能力加给你。

所以我们说跟随基督的时候,不是说你在跟随孔夫子,跟随柏拉图,或者跟随马克思那个意思,不是拿着他们的几个教导过来看,12345条,这边是八条,这边17条照着做就可以了,做到什么地步?孔子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对吧?是靠自己的。我们已经反复说了,不是靠自己,领进门是靠基督,走下去还是靠基督。基督把你领到他的这条路上,还是要不断的把他的生命传递给你,感染给你,把他的能力带给你,好让你能够来披戴,或者让你能够在他的要求之下,你就好像你也是上帝的儿子一样去行事为人。他对你生命是有击碎和介入的。他不断这样的介入,就使得你的生命就不断的真的改变,最后你就真的成了一个基督徒。

基督徒这个词的字面意思就是跟随基督的人或者叫做小基督。你就好像是一个高仿版的基督一样,在很多的方面与他相似,这就回到了上帝起初造人时候的样子。造的人形象和样式与祂相似。我们就开始与祂相似,你当然永远不可能与神相等,但是与祂相似是可以的,而且是他的命令和要求。所以当人真的开始越来越像上帝的时候——至于怎么像上帝上面已经说了——就是,良善的伪装或者叫披戴基督。

本性

你开始在这个过程里不断地进行下去,你内在的生命不断地被基督改变成他的生命的时候,你就开始注意到很多的事儿。一开始你信主一定对罪很敏感,但是你主要是对罪的行为敏感,可是慢慢的你会对罪性本身敏感,不光是罪行,而是罪性。

路易斯说他自己每天回想,每天晚上祷告的时候,回想他白天一切的罪,他就发现他所犯的一切的罪当中,最明显的都跟缺乏爱心有关。跟这个人说话紧绷着脸了,跟那个人讲话粗声大气了,跟同行写文章讨论问题的时候,带着恶意的讥讽和嘲笑,对于他看不上的人有太多的冷落和怠慢,对于熟悉的,但是又让常常惹自己发火的这一位又大发雷霆。结果他总结下来,发现其实就是一个原因,不是这几个行为做的不好,而是一个根的罪性,就是没有爱心,他表现出的症状有这些具体的表现而已。人起初是很抵挡这种想法的,他说我这个人脾气其实是挺好的,只不过这个人太墨迹了,就这么一个话,在我面前说了13遍,我都数着的12遍,我都可以忍他,他第13遍还说,我就大发雷霆了。我们这样讲话的时候就是想告诉别人,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你让我毫无防备,一时之间没有办法镇静,突如其来,出乎意料,对吧?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需要好好准备才能跟人好好说话?为什么突如其来,猝不及防地让你暴露本性的时候,你默认的反应就是大发雷霆?难道一个人不就正是在毫无防备的时候露出来的形象才是他的本相吗?你到你家的地窖里,地下室里边,你突然打开手电筒或者打开个墙上的灯,你发现墙角好几只老鼠嗖的一下就窜开了。老鼠就是你那个想法:为什么不让我做好准备?突然猝不及防的闯进来,弄的人家很尴尬的,没有办法去预备自己。

所以说老鼠的藏在地窖里,这个事实不是由你突然打手电筒造成的,你打手电筒只是暴露了这个事实而已。于是你就能明白圣经所讲:光来到世界,黑暗却不来就光。它恨这个光。你暴露了它的本相,我本来活的好好的,结果你高清摄像头,带的多少倍的闪光灯一闪,你把我整个完全没有化妆的样子全部露出来了。大概就这个意思,没有伪装的样子,没有预备的样子。

路易斯总喜欢用突袭和老鼠来举例。在另一个场合他也说过,如果你是家庭主妇,在你家厨房里边,突然一只这么大的老鼠突然窜进来,你看到它第一反应你会怎么样?有人会骂脏话,有人会说妈,有人会说天,有人会说主,每一个人的反应就代表你的心理。你觉得你穷极的时候呼谁是吧?所以那个时候就是你的本相,本相的意思就是你的本性。当你思考到这个级别的时候,你会非常痛苦和沮丧地发现,本性即罪性。我们这些人的本性就是罪性。甚至于你开始去审视你所谓的很多好行为,你发现它的动机都有问题,你真的有多少好行为是出于完全如耶稣一般的动机,完全出于良善的动机的?你做一些事儿,有多少是惧怕舆论的压力,或者是你想要满足自己炫耀的欲望?我不断给她钱,是她真有需要,还是我想证明我是个好人?还是说舆论的压力之下,大家都觉得我挺有钱的,我不给我下不来台,对吧?是哪一种?自己要去思想。

加尔文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他说甚至于不信的人都可能行善。但是行善那个事儿本身是善行,但却有可能有四种原因。人可能因为羞耻感而行善。就刚才说的那种,我作为一个本地首富,这个事儿我不出手说不过去,羞耻的压力。还有一种是惧怕法律,他为什么不往饭里加地沟油,非得加金龙鱼?好吧,我不是软植入,就加任何一种好的油。因为法律不让你加地沟油,有食品安全法,外国更严。第三个是因为行善有时候对他是有好处的。我遵守交通规则,第一有惧怕法律的缘故,撞死别人总不好,但是对我也有好处,因为我也不想被人撞死,这是有好处的。第四可能是你的好胜心。刚才所说的这种炫耀就是好胜心。我为什么一定要跑得这么快,大家看过那个片叫烈火战车,对吧?主人公和另外同台竞技那个犹太人,我记得那个犹太人的动机就是我一定要跑得比你快,好胜。而利德尔说我是为了荣耀上帝。

你就会发现事儿是事儿,动机是上帝看重的,上帝看的是人的心。同样的一件事儿,它有可能有上帝的因素参与,有可能有魔鬼的因素参与,有人的因素参与,有好人参与,有坏人参与,每个人的动机都不同。所以同样在做着一件事,上帝给每个人不同的结果和审判。基督教看人的动机,这就是真正良善的只有上帝,只有祂的动机永远是良善的。我们的动机从来不会是良善的。你越深思越知道。为什么这样讲?我们说的这些很多的伪装,假装效法啦,跟随啦,这些个动词,不要给你一个误会,就仿佛现在是把压力全部放在了你这一边,好像一切都是要你自己去做的。然而实际上是上帝在做的。是上帝在做。你非要说伪装,其实是上帝在伪装。什么意思呢?是上帝在看到我们这样一个自我中心,又贪婪又败坏,又喋喋不休,好抱怨好叛逆的人,这种非常污秽的生物的时候,上帝在假装说,让我们来假装,这不只是一个坏蛋和一个受造物。基督曾经降世为这样的人,曾经跟这些人在某个方面非常的相似的人,所以让我们假装他就像基督一样,把他当作儿子。

也就是在这个意义上,不是你假装,是上帝在假装,上帝把你当作小基督。你说上帝这种假装,这听起来很奇怪,会是这样的吗?其实没有什么,你对你家养的小狗说话的时候,你说话的语气好像也把它当作人一样。对吗?是不是这样的?你是把它当做人一样。起来,蹲下,蹲好,祷告,要吃饭了,你可以训练它祷告了。你把它当做人一样,它其实不是。可是你发现当你不断地真的把它当作人一样,最后你家那个狗就跟通人性一样,起码你的指令好使。

所以说终极而言,不是你假装,是上帝在假装。我们在开始之前放了一首曲子,曲子的名字就叫做《乔装的上帝》,是上帝假扮,上帝乔装,上帝微服私访来到人间。你喜欢要这样说也可以,我们叫道成肉身。他来到这个世间,以人的形象出现,所以上帝掩面不看我们真实的光景,而是说把我们当作祂的儿子。

你是不是又从另一个角度明白何为“被称为义”了?就是这样的意思。所以说做一个基督徒到底是困难还是容易?归结起来就是这句话,作基督徒的意思就是披戴基督。可是披戴基督,因为我们的文化背景,我们总是会把它联想到某种道德诉求。

我起初以为只有中国人才会这么想。我看路易斯的书,发现英国人也这么想,看来这种道德癖好是全世界人的共同状态。这个是什么意思呢?是很多人觉得成为基督徒之后,就意味着他不得不去拿出一部分时间,做上帝喜欢或者直接点儿说教会喜欢的事。然后做完了这些事之后,剩下的时间属于我,我就可以做我想做的事了。对他而言,道德行为好像是缴纳一笔道德税,他所得的收入当中有一部分要交道德税,我就乖乖的及时足额缴纳之后,我作为纳税人就可以享受我的世界和生活,人们很多时候会有类似于这种想法。可是你发现每当你这样做的时候,如果你真的在这样做,你会渐渐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你发现税收越来越高,你自己发现需要交的税越来越多,直到某一个节点,你必须做一个决断。

两个选择。第一从此放弃行善,或者继续行善,非常郁闷,很不快乐。如果你确实是把上帝给你的要求当作了一条道德规训,仅仅是道德规训,而不是让你披戴祂的生命,你就迟早会进入到两难的举动。那个时候你可真是要说我太难了。你要放弃行善吗?或者是以后咬牙切齿的行善,你要选哪一个?因为你发现你交的越来越多,你的自我,你身上小锡兵锡的部分越来越少,你越来越害怕,你的自我所剩无几,都不足以让你活下去,你越要听从良心的呼唤,良心对你要求越来越高,越来越多,你里边那个自我就会越来越到处地受阻,焦虑,最后你变得越来越愤怒。

所以你要么就会放弃行善,你开始追求快乐人生,要么你就会觉得活的没意思了,觉得我其实就是为了谁谁而活的。一般而言指的是儿女,我就是为了儿女而活的,没有儿女我就为我父母而活。所以你最后就会对生活非常不满,满心抱怨,最让你愤怒的就是为什么别人都注意不到我在为他们而活,为什么别人注意不到我为他们付出了多少,做了多少好事?你愤愤不平,也很抱怨,最终你会令每一个不得不跟你生活在一起的人觉得非常的厌烦,甚至于比你老老实实做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更让人厌烦,靠自己的悲剧下场就是这样的。

所以说不要把自己总看成殉道者,要警惕那种悲壮的感觉。你要总觉得你可悲壮了,你的意思就是我挣得这么少,我道德税为什么交的比富人还多?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就好像那一切事不该做一样。

然而若基督就是你真正的生命,是被你披戴上的。作为“小基督”你会觉得没有任何事值得保留,全献给他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这就叫成为活祭。你应该问的是为什么你还总想保留一些东西?所以这就是路易斯点出来的,给我们巨大的挑战。你觉得很悲壮吗?还是很快乐?快乐是哪一种?是放弃了行善的快乐,还是坚持在行善,在追求,竭力追求效法基督,但你仍然很快乐?如果你进入到了死胡同,真的是个二难的选择。

披戴基督

然而披戴基督并不是这个意思。基督实际上想告诉你的是,把你的一切都交给我,我不要你奉献多少的时间金钱和工作,我要的是你。我不是要总在折磨你自己的自我,而是消灭你自然的自我。不要在我这搞一个折中方案,不是从你树上劈下一条树枝给我,甚至你劈下了最粗壮最好的树枝给我。基督说我要你整个这棵树,不是在你的坏牙上边给你凿个洞,镶个边止个痛。他要的是把它整个拔出来,他要把你整个的自我全交给他,被他治死。然后他还给你一个全新的自我,这就是基督对人真正的要求。他会把他自己赐给你,让他的意志成为你的意志,最后你就会不再说你的意思,我的意思。最后就是我没有什么意思,你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所以我们总说基督教不是一个麻醉剂,而是一场大手术。假如你的膝盖很疼,十字韧带撕裂或者滑膜炎,一查病变,里边有一个地方骨头错位了,那么保守治疗就是一天一针杜冷丁。如果你疼到那个地步,让你的神经阻断,感觉不到,那有问题,对吧?这是一种办法。这就叫做佛系的拯救。你说你很痛苦,我告诉你没有问题,没有问题,你要笑一笑,你要开心一点,其实没有问题,都是空的,这样。

基督教不是,基督教说那个问题存在,麻醉药只是暂时有用,终究无用。真正需要的是把腿切开,骨头砸断,重新接上。听着就可怕,对吧?但这是唯一有效的方式。所以我们所有人跟基督之间建立关系,经常想的是妥协,可是你妥协是更难的。基督要你把全然的自己交出来,然后再全部的还给你,其实是最简单的。所以基督有时候说的话就是必须这样理解,他有时候说你跟随祂特别困难,痛苦万分,有时候又告诉你,跟随祂极其简单。祂有时候就讲要背起你的十字架跟我走,祂自己怎么背十字架的,你知道那简直就是殉道进集中营,对吧?可他又明明跟你讲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这两句话不矛盾。不矛盾的原因就是说靠你自己就很困难,你靠他就很轻省。

在一个班级当中,老师总会说一句话:最懒的学生到头来学习最辛苦。老师今天就讲一个勾股定理。那些真正勤奋的学生会第一时间认真花力气去学,要弄懂它,把它搞懂了,然后以后这类型的一看就会。可是那些懒惰的学生却是浅尝辄止,满足于记住它,而不是搞懂它,这两个词是不一样的,对吧?因为只是“记住”,那是很省力的,可是要搞懂它是很困难的,很痛苦的。但是现在选择痛苦,竭力的把它搞懂了的人,将来就轻松了。你现在选择了省力的,到考试你可麻烦了。好学生备考的时候非常的轻松,做起来也得心应手,结果懒惰的学生要花无数个小时天天通宵上自习,在那赶工,苦不堪言地学习,结果最后发现懒人付出了更多的劳动。咱们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也是类似的道理。你把该做的事做好,你选择最艰难的,但是正确的事儿看起来痛苦,但最后你会发现通常才是捷径。无论去打仗还是去登山,你都会发现有一类的这种事是需要优先去做的。你如果选择了逃避,把它往后推,最后你会发现死得很难看。你会发现几个小时之后,你就处于更加危险的状态了,而提前做好了准备,做他当作的事的人,他就会发现过后反倒这个路比较轻省了,担子比较容易了。这个道理和基督徒的生活道路很相似。

一开始上帝给你的要求就好像非常可怕,好像不可能是让你把你所有的主权都交出来,把你整个的自我给他。可是我们都通常要多少给自己留一点自留地,我一方面想让上帝满意,一方面也不想亏待自己。一方面想要为善,一方面又想要快乐。他说的快乐就是金钱、野心,肉体的感官,这些快乐。他两项都想要,可是他又希望别人认为我诚实谦卑正派勇敢,这往往做不到。基督明确的告诉我们,这做不到的,他说荆棘上蒺藜上结不出无花果来。你这个地方只是长杂草的,它长不出麦子来。所以你生命有问题,你这不是麦子的生命,它长不出麦子来,你最后长得非常像麦子,耶稣说那叫稗子,对吧?因此你必须把你稗子的种子生命交给他,他彻底给你重生。比转基因厉害多了,对吧?变成了麦子的生命,还给你,再去长,那才是麦子。

所以基督徒的生活,路易斯讲,就好像每天早晨就能看出两个人的区别,一个基督徒和一个非信徒。每天早晨睁眼的第一件事,你会发现今天的压力忧虑,困难任务挑战,洪水一般猛兽一般向你汹涌袭来,立刻就觉得很丧气了。或者就带着这种咬牙切齿的愤怒,又走入这一天的苦难,或者一个基督徒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些洪水猛兽通通的挡在外边推回去,转而聆听另一个声音。基督的声音,用另一个视角看问题。我是基督的话,这一天怎么过?从而让你这个不怎么伟大,又很软弱,又很躁动不安的生命,被那一个伟大的有力的平静的生命流淌进来,占据塑造成型改变,全天都能如此,这样才能抛开一切的忧虑,抛开一切的虚无,你可以发现每天起初你只能坚持片刻这样做,多数时候做不到,或者说你这样的坚持只能让你好状态维持到上轻轨为止,维持半个小时左右。但随着操练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效期就越来越长。

有一些人也喜欢追求时尚,也搞个纹身。其实那是假的,是拿个贴画,在胳膊上一贴,有需要的时候一贴就好了。尤其那种喜欢把女友的名字纹在身上的人,对他来说很不安全。因为你要换下一个的话,真洗不掉,多尴尬,是吧?但是真正的纹身你知道那个是要刻在肉里的。或者说有人染发。染发有人你可以选择用那种劣质的染料,染到头上,可能第二天自己就掉了。稍微好点,洗一次头掉了。但是真正强力的染发剂会给你彻底的染过来,除非剪掉生长出来是吧,它才能变色。所以上帝的对人生命的改变就是彻底级别的改变。人对自己生命的改变都是这种肤浅表面的贴画和劣质染料。所以生命的问题就是这样。我们是一个鸟蛋,还是一个真正的鸟儿,它有没有孵化出来,是怎样的生命?你如果永远停留在鸟蛋的阶段,你想要飞那就更困难,或者不可能。我们现在其实就是鸟蛋,你现在需要选择,你要永远做一只漂亮的鸟蛋,还是要进入生命的另一个阶段变成小鸟,而这个选择不是可以无限拖延的。

因为如果你不要变成小鸟,你过一段时间就变成了毛蛋,就是死了,你就孵不出来。所以我们再回过来说,基督教的全部要求就叫做披戴基督。除了这个目标以外,没有任何其他目标。就好像我们在说教会你很容易认的出来,他做很多事儿,他搞教育,还有一个大教堂,他常常举行敬拜仪式。就好像你看到一个国家也在搞很多的事情,有军事,有政治,有经济等等一样,但是其实情况简单的多。一个正常的真正的国家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增进或者至少保护普通人在普通的生命当中普通的幸福。国家的存在就是可以让丈夫和妻子能自由而安全的在你家的炉子旁边聊天,可以让两三个朋友在酒吧里喝一杯啤酒,玩玩飞镖什么的,就是让一个人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里边看书,能在自己的花园里决定,可以说自己想说的任何话,不伤害别人的话,可以跟自己志同道合良心一样的人共同来敬拜上帝,这就是国家的使命,它要保护和增进人的幸福。如果你不明白这一点,光在那谈论什么议会法庭法律军队警察都是浪费时间。

同样的道理,教会的存在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把人带到基督里边,让人披戴基督,让他们成为小基督。

如果不是这一点,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或者你不知道应该做这一点,无论说什么教堂,什么教牧人员,什么宣教布道,甚至于读经本身,什么中国化,都是浪费时间。上帝降世为人不是为了其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基督有形有体地住在他拣选的人里边,让人可以披戴祂,让人可以像他、效仿他,不断的去成长,真的如同最后变成小基督一样,借着各样的蒙恩的管道,而教会的存在会让这个事情更加的稳固和甚至于可以讲快速。

记得我们刚开始说的16倍的比喻,对吧?众人一同跟随和你自己单独寻求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这就是圣经告诉我们人怎么进入到基督之中。圣经还有许多其他的那些伟大的,新奇的,激动人心的暗示。当你进入到基督之后,你就好像有了一个不同的视角一样。我今天白天看一个视频,有人就在鹰的脖子上绑了一个微型摄像机,现在这个技术当然很简单了。然后他就看到了传回来的画面,你想鹰在天上给你开直播,这是什么感觉?你看到的鹰的视角,看着下边的阿尔卑斯山,雪山,碧绿的田野,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当人进入到基督里面,你会发现很多激动人心的事情真正要开始了,因为你开始可以以基督的视角,以圣灵的视角来看问题,就是叫做属灵的人,你开始要参透这个世界了,你开始要参透万事了,然后自然界当中的很多事物也就在你面前真的褪去了伪装,就好像要告诉我们噩梦即将结束,黎明将要来临。至于那黎明是什么,我们下次再来分享。 

三位一体教义初阶(中)|《返璞归真》第四章讲座

相关阅读:

宇宙意义的线索 |《返璞归真》第一章讲座

我们所信的 |《返璞归真》第二章讲座

论道德(上)|《返璞归真》第三章讲座

论道德(下)|《返璞归真》第三章讲座

三位一体教义初阶(上)|《返璞归真》第四章讲座

三位一体教义初阶(中)|《返璞归真》第四章讲座

三位一体教义初阶(中)|《返璞归真》第四章讲座

(识别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加入我的星球)


网易云电台已被封。需要收听、下载过往音频的弟兄姊妹请移步荔枝微课(不定期更新):

三位一体教义初阶(中)|《返璞归真》第四章讲座

或者去百度云盘下载(不定期更新)

三位一体教义初阶(中)|《返璞归真》第四章讲座

(提取码:1cyl)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三位一体教义初阶(中)|《返璞归真》第四章讲座

暮云

【哈2:4】惟义人因信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