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焦的我们是只配被莆度的众生

2017年2月20日 1104点热度 2人点赞 0条评论

《新约圣经·路加福音》第十三章1-5节:

正当那时,有人将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搀杂在他们祭物中的事,告诉耶稣。耶稣说:“你们以为这些加利利人比众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这害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人;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

赴京群众面对耶稣的回复,想必也是愕然,或以为是求玫瑰花反得了猫头鹰。然而基督对时政的态度,不宜分以“左右”,而应标以“上下”。祂在意的,不是肉体的失丧,而是灵魂的失焦。祂的答案,拒绝民众的误导,超越问题的层次。这就是说,如果耶稣今日复临,有人告其近日莆田百度之事,想必祂仍不会立刻回应舆论关切或迅速锁定责任各方,而恐怕还是要说:“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换个说法就是,人类的灵魂之眼早已近视并散光,度数早已跌破百度的下限,因此只能看得见表面上明白无误的谎言,却看不到海面下深不可测的真理。我们并不知道肉体的问题来自灵魂,总以为七步之内就有解药。这便是斯宾格勒意义上的费拉末民,在玛土撒拉去世前的应然表现。我们丧失的不只甄别正确答案的眼光,更是提出正确问题的能力。

据说有僧名延参者,曾讲过段子一则:

老虎说:“现在是白天”。动物们先抬头看见满天星星,然后便低头沉默不语。这时狐狸说:“老虎是对的。我们之所以看见星星,是因为现在正在发生日全食。”随后狐狸详细解释了日全食的原理,动物们于是纷纷信了。那么这个故事的中心思想是:当谎言以真理形式出现时,撒谎靠暴力,圆谎靠骚货。

他以绳命原创或转发的这段子,辣么回晃,入刺井猜,恰好借着日全食理论注释了何谓灵魂的失焦。失焦的疯狂动物城既是冷酷乌托邦,又是奇幻黑森林。利比亚人若继续用卡扎菲的绿宝书体系反卡扎菲,卡扎菲就永远不死;朱元璋和张士诚既然不再关注反元复宋,赵家人才从此真的绝嗣。

礼崩乐坏后,不光战龙在野,巫史同样也会下野,从此或者写谤书,或者说相声。所以郭德纲的一个碎段子一样意味深长地谈起了失焦问题:“有一天我要是当了皇上,于谦,我就封你为我的大太子;高峰,我就封你为我的二太子。”然后本与他平辈的于高二人便开始为“究竟谁有资格当大太子”争吵,以及郭若是皇阿玛,从学术角度说他们俩就不应叫“太子”而得称“阿哥”。

郭德纲显然比延参更加深刻而浅显地解释了,何谓灵魂的失焦,以及发生在黑夜的日全食。散沙化末世顺民的失焦癌,其肿瘤标志物之一,就是不再管皇上姓赵姓郭,而只在意自己是否太子阿哥,以及座次如何。所谓失焦,就是只问前程,不问是非。就是专注肉体,忘记灵魂。就是只看病灶,不管病根。就是只问苍生,不问真神。

人类一失焦,魔鬼便欢喜。失焦的人类日暮途穷,意义丧失殆尽,只好慨叹乡关何处,追忆早熟而早衰的昔日荣光。未有意义之先的老聃尚且知道:“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丧失意义之后的末民关注的早已不是上帝和祂的真道,甚至也不是德仁义礼,而是赤裸裸的利与力。

这,就是耶稣所说的罪。上帝的道成了肉身,直面这利力罪民,呼之以悔改,警之以丧亡。罪人早已全然败坏,世人皆亏上帝荣耀,不分老幼,毋论贤愚,明季的君子和小人一起祸国殃民,外邦的君王和臣宰联合抵挡真神。

魔鬼无法引诱无罪之人,正如雷管永远不能引爆奶粉。即便相信世上本无鬼的,理由多半也是因为知道,恶鬼未必比恶人更恶。王阳明尚且知道外贼不如内鬼难除,福音书的预设读者又怎能假设,魔鬼遍地游走,所要引诱或吞吃的世人竟然无辜。世界的败坏,本是人心败坏的外延,它们互为因果,递归循环,仿佛想知道莆田事件进展的负国墙民,仍得要徒劳地百度一下。因为莆田体系所隐喻的,远非福建一省,正如被百度之鬼所附的,绝不只有网民。

在现今格局下,魏则西的意义最终不会高于孙志刚,五月初的出离愤怒会在两周左右不出所料地被下一个热点(如附录所列)替换,并在段子手偶尔的消费式调侃中给各个营销号贡献些余热后,终于被大家心照不宣地忘记。始于愤怒,继以段子,终以遗忘。如此的循环往复,便是吾国与吾民被锁定的路径,是凭己力无法超越,在咒诅中进退失据的魔比乌斯环。于是环环相扣的我们只能如麻风病人一般麻木而坚强地活着,貌似不再疼痛地最终的溃烂。

所以我们不配问,苦难来临时,上帝在哪里。因为我们真正的问题是,上帝对亚摩利人四百年的耐心,我们是否配得。上帝对埃及全地的十大审判,我们能否幸免。如果公然以作恶为统御之术和生存之道的国与民竟能在审判中豁免,上帝是否应该向所多玛道歉?如果我们得救的终极盼望仍在于中纪委和网信办,那“这届人民不行”的论断是否真有本质错误?

五百年前的清教徒在对儿女进行的教义问答中有这么一则:

第二十问

问:你除了身体之外,是否还有灵魂?

答:是的——我的灵魂永不灭亡。

若是将莆田与百度放上这架天平,詹林陈黄和李彦宏们能否坦然无惧地说,他们除了身体之外也有灵魂,并且他们的灵魂永不灭亡?!而与他们并无本质区别的,这“神州”大地上的十数亿生民,又能否通过这同样公正的灵魂质询?!

我们若不悔改,便是只配被莆度的众生。我们若能悔改,必成为离罪得赎的新民。

 
附录:
失焦的我们是只配被莆度的众生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失焦的我们是只配被莆度的众生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