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贞德与玫瑰战争——《亨利六世》读书笔记

2018年 5月 21日 1243点热度 0人点赞

引言


亨利五世虔诚勇武,却英年早逝。之后法兰西领土沦陷,阿金库尔的成果丢失殆尽。

 

英格兰人至少自黑太子时期起,就以“猛将如云、战士如雨”闻名,法国人称之为“骨瘦如柴的恶棍”。亨五之后的典型代表塔尔博,又一位矮小巨人。虽勉力支撑也不能挽狂澜。目睹战友萨利思伯雷伯爵被大炮轰掉半边脸,仍鼓舞对方:太阳不就是用一只眼睛看着整个世界的吗?雄豪如此。他念念不忘自己秉承的骑士精神:

 

列位大人,当初建立这个制度的时候,佩戴绶带的骑士都是出身高贵、勇敢正直的人,他们都是身经百战、建功立业、具有豪迈的气概,他们都能临危不惧,临难不苟,在极端困苦之中,勇往直前。如果有人缺乏这种品质,混进骑士的行列,这种人就是盗窃名位,亵渎骑士的高贵称号,依我看来,我们对于这样的人,应该像对待一个冒充世家子弟的村夫那样,褫夺他的职衔。

 

温彻斯特主教居心叵测,仰仗教皇,妄图干政,操控幼主亨利六世。

 

其对头护国公葛罗斯特相对而言正大光明,但受累于自家的严夫人作死以及权贵党争,终于惨死。


然两派私斗时仍能听从法律,尊敬市长权柄,让人不禁感叹不列颠伟大传统之难能可贵。

 

妖女贞德

 

莎士比亚笔下的贞德,一淫乱女巫而已,不虔(敬拜鬼魔)不孝(不认父亲),荒淫糜烂(跟查理太子、阿朗松等人)。称之为“圣女”,恰是法国式叙事,意义恰如汉语称她的同类人为“神女”。


其貌似神奇的能力,多数出于鬼魔,如兵败安吉尔斯后的自述:

 

贞德:英国总管得胜了,法国军队崩溃了。各种各样的符箓咒语,你们救救我吧;向我预报未来事件的鬼魂们,救救我吧。(雷声)北方鬼王的大小神差们,你们是能救苦救难的,也来解救我这次的危急吧。  众幽灵上。


贞德:你们听我召唤,立刻就来,可见你们还和往常一样,是愿意为我出力的。众位熟识的精灵们,你们都是从地下王国精选出来的,请再帮一次忙,使法国获胜。(幽灵等来往走动,默不作声)哎呀,别老不开口呀!我以前用我的血供养你们,我这一次要砍下一条胳膊送给你们,来换取你们对我更大的帮助,请你们俯允,救我一救吧。(幽灵等将头低垂)无法挽救吗?如果你们答应我的请求,我愿将我的身子送给你们作为酬谢。(幽灵等摇头)难道用我的身子、用我的鲜血作为祭品,都不能博得你们素常给我的援助吗?那么就把我的灵魂,我的躯体,我的一切,统统拿去,可千万别叫法国挫败在英军的手中。(幽灵等离去)不好了,他们把我抛弃了!看起来是运数已到,法兰西必须卸下她颤巍巍的盔缨,向英格兰屈膝了。我往日使用的咒语都已不灵,我无法抵挡来自地狱的强大势力。法兰西哟,你定是一败涂地了。(下。)

 

妖女贞德与玫瑰战争——《亨利六世》读书笔记

有些出于常识,比如一眼认出瑞尼埃假扮太子,不过显明她也有匈奴使者看出捉刀人的眼力。


有些出于诡计,比如假扮成卖苞米的混入卢昂。


也有女巫当然会有的魅惑力,离间勃艮第将军背叛英格兰即为一例。


贞德能解奥尔良之围依靠巫术,如塔尔博所说:


我的头脑好像陶工的辘轳盘一样在打转。我不知道我此刻是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我是在干什么。这巫婆如同当年汉尼拔使用火牛阵一般,取胜不是凭着兵力,而是凭着制造恐怖,把我们的军队压迫回来。

 

但塔尔博并不气馁,毅然宣称:


好吧,让他们扮神弄鬼好啦。上帝是我们的堡垒,凭着上帝的威名,让我们下定决心攀登那座石城。

 

标准法兰西风格:反复无常


比如查理,获胜时奉贞德为女神,遇挫时讽贞德为女神经。剧中多人有此作风。比如勃艮第公爵,造王者华列克,克莱伦斯公爵。所谓法兰西风格正如法兰西的好女儿贞德所说:


真像一个法国人干的,今天吃东家,明天吃西家,说变卦,就变卦。

 

玫瑰战争


妖女贞德与玫瑰战争——《亨利六世》读书笔记

红玫瑰约克党:约克公爵理查·金雀花,三个儿子,华列克(造王者,保奏理查恢复公爵地位,后背叛)等。南方势力。


白玫瑰兰开斯特党:王室(亨利六世),王后玛格丽特,萨姆塞特等。北方势力。


妖女贞德与玫瑰战争——《亨利六世》读书笔记

约克从舅舅莫提默那里得到继承权。详情见后文。

 

约克与萨姆塞特之争延续到法国战场,萨姆塞特扮演了不列颠潘仁美,拒不派救兵,欲陷杀约克,此事确属罪大恶极。勇将塔尔博便死于这红白之争的开端。临死前塔尔博父子的对话,英风烈烈:

 

塔尔博:如果我们两人都不走,两人都必死无疑。

约翰:那就让我留下;父亲,你速走莫迟。您身系国家安危,您的生死关系非轻;我若死了却不算什么损失,因为我尚未成名。法国人杀了我,并不能借此来夸张战绩;您如遭到不幸,他们就会大肆吹嘘,而我们的一切希望也将成为泡影了。您的盖世勋名不会因为一次退却就受到玷辱;我还寸功未立,若是离开阵地,就成为莫大污点。您如撤退,人人都能谅解,说是出于战略的要求;我若退让一步,大家定将骂我胆怯。如果我第一次遇到危险就逃避不遑,以后就再也不能指望我坚持到底了。我这里跪告苍天,唯求一死,决不肯含羞忍耻,苟且偷生。

塔尔博:难道叫你母亲的一切亲人同归于尽?

约翰:哎,宁可如此,也不能叫她死后蒙羞,九泉抱恨。

塔尔博:我为你祝福,我命令你赶快逃生。

约翰:叫我作战,我愿意;叫我逃命,万万不能。

塔尔博:你有活命,你父亲就通过你而部分得救。

约翰:那并不足百世流芳,只能万年遗臭。

塔尔博:你还没有建立勋名,所以不致于声名扫地。

约翰:是呀,您既已功名盖世,退却一次又何足芥蒂?

塔尔博:你逃生是出于父命,人家不能对你苛求。

约翰:可是您已为国捐躯,谁来为我证明原由?既然死亡迫在眉睫,我父子就一同逃走吧。

塔尔博:难道留下我的官兵,叫他们作战至死吗?我活了这把年纪,从未做过这样丢人的事。

约翰:难道我这年轻小伙子反而不顾羞耻?无论情况如何,我决不离开您的身畔,犹如您自己不能把自己劈成两半。留也罢,走也罢,您怎么办,我也怎么办;您如果献身报国,我也决不苟延残喘。

塔尔博:那么,别了,我的好儿子。你生不逢辰,今天下午就是你授命之日。好,我们肩并肩,臂靠臂,同生同死;在这法兰西的土地上,我们父子的灵魂要一同飞上天庭。

 

教皇操弄的英法合约,使得英格兰的在法权益丧失殆尽。雪上加霜,亨六在萨姆塞特操纵下娶了萨氏情妇,空头国王的女儿玛格丽特。红白之争正式开始。

 

约克自述自身继承权的合法:

 

事情是这样的:当年爱德华三世老王有七个儿子。长子是爱德华黑王子,封为威尔士亲王;次子是哈特费尔的威廉;三子是里昂纳尔,封为克莱伦斯公爵。下边一个是刚特的约翰,封为兰开斯特公爵。五子是爱德蒙·兰格雷,封为约克公爵;六子是伍德斯道克的托马斯,封为葛罗斯特公爵。温莎的威廉是第七个也就是最小的儿子。爱德华黑王子在他父亲生前就去世,留下一个独子叫理查,理查在爱德华三世驾崩以后,承袭王位。后来刚特约翰的长子及继承人亨利·波林勃洛克继承了兰开斯特公爵的世职。他起兵篡夺了王位,废弃了合法的君王,自己加冕为亨利四世。他把理查王的可怜的王后送回法国娘家,把理查王送到邦弗雷特,后来无辜的理查王就在那里被弑,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华列克:爸爸,公爷讲的全是事实,兰开斯特家族是这样把王冠弄到手的。 约克:这顶王冠是他们用强力霸占而不是合法继承的。因为理查王是长房长孙,他死之后,应由二房的子孙继承王位。  

萨立斯伯雷:可是哈特费尔的威廉死时,没有留下嗣子呀。

约克:然而三房的克莱伦斯公爵却是有后代的,我要求王位,就是因为我和这一支有着血统关系。克莱伦斯公爵的女儿菲莉裴和马契伯爵爱德蒙·摩提默结了婚,爱德蒙有一个儿子罗杰继任为马契伯爵。罗杰有一儿两女:小爱德蒙、安和艾丽诺。

萨立斯伯雷:据我在史书里看到的,这个爱德蒙当波林勃洛克在位时期曾要求继承王位,当时若不是被奥温·葛兰道厄所击败,是有希望当上国王的。他失败以后,被葛兰道厄囚禁起来,终于瘐死。此后又怎样了呢?  

约克:小爱德蒙的长姊安成为王位的继承人,她和五房的剑桥伯爵理查结了婚。这个理查是爱德华三世的第五子爱德蒙·兰格雷的儿子。安的父亲是马契伯爵罗杰,她的祖父是爱德蒙·摩提默,摩提默和菲莉裴结婚,成为克莱伦斯公爵里昂纳尔的爱婿。因此安是三房的继承人,而我就是安的儿子,我是作为这一支的后裔来要求王位的。如果按照房分的顺序继承大统,那就该轮到我做王上。

 

妖女贞德与玫瑰战争——《亨利六世》读书笔记

(根据理查自述绘制)


一句话概括就是:三房唯一女继承人与五房男继承人结合的后代约克公爵,向四房亨利六世的王权合法性提出挑战。


但约克党决定后发制人,等待机会。恰好王后与护国公葛罗斯特公爵夫人早生龃龉,白玫瑰党也不满葛罗斯特专权。葛公爵死于白玫瑰后党之后,约克被外派爱尔兰平叛,得到等待已久的带兵机会,其意义恰如更始帝外派刘秀经略河北,放虎归山。于是平定爱尔兰后,约克便以“清君侧”(声讨萨姆塞特公爵)名义向伦敦进军。同时还操纵一匪类凯德造反,此人貌似莫提默,此举为借机观察民心是否在红玫瑰一边。

 

进京之后,听说萨姆塞特被囚,约克本准备散去兵马,但旋即发现被骗,便正式发难。圣奥尔本战役,约克第三子驼子理查击杀萨姆塞特。约克逼迫亨六发誓立自己为继承人。此为英格兰又一贵族传统。


亨利六世一贯懦弱,连打仗前喊一声“圣乔治”的动员口号都不能。但热爱教育,1440年,亨利六世创建了伊顿公学和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剧中虽未提及,但亨六有间歇性精神病,这也是玫瑰战争的导火索之一。

 

但驼子理查提醒父亲,这种誓言靠不住。约克也觉不妙,再次进军。孰料白玫瑰党已经率先声明誓言作废。战前,白玫瑰党克列福残忍杀害约克幼子鲁特兰。约克在战场被擒,王后玛格丽特以沾满鲁特兰鲜血的手帕羞辱约克,后更亲自动手杀死约克,并将其首级悬挂与约克郡城头。


但约克公爵的三个儿子看到天空出现三个太阳,便继续作战。一举击溃白玫瑰党。长子爱德华登基。

 

亨六的自述悲哀莫名:


悲惨时代,父子相杀,骨肉相残:一桩惨事接着一桩惨事!这种惨事真是出乎常情之外!唉,我宁愿用我的死亡来阻止这类惨事的发生。唉,慈悲的天主,可怜可怜吧!这人的脸上有两朵玫瑰花,一红一白,这正是我们两家争吵的家族引起许多灾祸的标记。红玫瑰好比是他流出的紫血,白玫瑰好比他苍白的腮帮。叫一朵玫瑰枯萎,让另一朵旺盛吧。倘若你们再斗争下去,千千万万的人都活不成了。

 

然爱德华不顾大局,色迷心窍,在派遣华列克向法国公主求亲的同时,硬娶伍德斯托克家的绝色寡妇伊丽莎白(葛雷夫人),逼反认为遭到羞辱的华列克。而且伍德斯托克家是众所周知的兰开斯特白玫瑰党。


兄弟驼子理查虽也不满,看出如此淫棍难成大事,但不动声色。他的自述中已经言明自己对王冠的觊觎,预告了《理查三世》的内容。

 

华列克和王后带着法援来袭,海斯廷斯真知灼见:

 

只能利用法国,不能信赖法国。我们应该依靠上帝支持,依靠上帝为我们设下的天险——我们周围的海洋。我们依靠这些,就能保护我们自己。我们的安全建立在天助与自助之上。

 

但爱德华骄傲轻敌,加之兄弟克莱伦斯公爵临阵背叛,导致自己被活捉。但华列克的兄弟约克主教看管爱德华过于疏忽,被理查将其劫走。回到老巢约克郡,约克党再次起兵。其实此时爱德华已经有所踌躇,但蒙特哥麦里和驼子理查等都怂恿他称王。

 

亨六复位时,看到亨利·都铎,以官方剧透的方式预言他能为王。亨利·都铎是亨利六世同母异父弟里士满伯爵埃德蒙·都铎和兰开斯特公爵冈特的约翰的曾孙女玛格丽特之子。并且相当可能是私生子。但后来被视为兰开斯特派首领,击败理查三世后开创都铎王朝。

 

爱德华虽是淫棍,但仍继承了金雀花家族的另一特征:能打。一举击溃华列克和王后一党。见势不妙,克莱伦斯公爵又临阵叛变回来,为自己死在下一集(《理查三世》)埋好伏笔。华列克兵败被杀,“翻云覆雨的华列克再也不能翻覆了”。

 

然约克三兄弟杀亨六之幼子威尔士亲王爱德华实属过分。玛格丽特王后疯狂的诅咒后来算是一一应验。

 

驼子理查入伦敦塔杀害亨六,预告了下一集里驼背魔王的诞生。


玫瑰战争,贵族死伤殆尽。但不幸中之万幸,或许是因此延缓了兼并和社会阶层固化,避免了法国大革命在英国发生。


妖女贞德与玫瑰战争——《亨利六世》读书笔记

相关阅读:

扎心了,老铁!——对“驼背怪物杀人狂”的新辉格式解释

妖女贞德与玫瑰战争——《亨利六世》读书笔记

郭暮云的半导体

妖女贞德与玫瑰战争——《亨利六世》读书笔记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点击“阅读原文”访问我的网易云电台收听录音)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暮云的半导体):妖女贞德与玫瑰战争——《亨利六世》读书笔记

暮云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